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28章 平安喜乐

作者:元月月半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程灏想也没想, 脱口道:“当官要为民做主。”

    殷震一愣,随后笑道:“这可不容易。”

    “干啥都不容易啊。”殷昕昕道,“爷爷当警察差点没命。爸爸当副部长, 天天到处飞, 跟个空中飞人似的。程灏灏,别怕, 我支持你。”

    “谢谢昕昕。”程灏微微一笑:“有你支持,我什么都不怕。”

    殷昕昕的脸刷一下红了, 颇为不好意思, “别这样讲啦。我只能在精神上支持你。”

    “你不在精神上支持我, 难不成还要替我做事?那就不是我做官,而是你。”程灏说。

    殷昕昕仔细一想:“你说得对。爷爷,你支不支持程灏灏?”

    “我的支持重要吗?”殷震反问。

    “当然, 你有很多很多粉丝。”殷昕昕道,“比我爸还多。你支持程灏灏,你的粉丝也支持他。很多人支持,程灏灏相对来说会容易一点。”

    殷震摇头失笑:“那我支持他。”

    “谢谢爷爷。”殷昕昕抱紧殷震的胳膊,“爷爷, 冷不冷?昕昕待会儿去给你买热茶。”

    贺楚:“别闹你爷爷, 他不能喝外面卖的茶。你俩不准到处跑, 帮忙看着恒恒和悦悦。”

    “他俩就交给我们吧。”程灏嘴上这样讲, 下车后也把双胞胎拎在身边。

    直到腊八上午回到家, 程灏才放开双胞胎。

    殷小宝知道他们今天回来,中午便回家吃饭。看到双胞胎蔫头巴脑的躺在沙发上, 很是好奇:“不好玩?”

    “灏灏哥太烦人,我们走到哪儿他跟到哪儿。这个不准碰,那个不准摸,根本没得玩。”殷恒叹着气坐起来,“姐姐,以后别让灏灏来咱家。”

    殷昕昕点头:“好的。奶奶,程灏灏回家的时候没拿买的特产,我给他送过去?”

    “拿不完叫小丁跟你一起去。”贺楚开口道。

    “姐姐!”殷悦大怒,“你没听见哥哥说的话啊?!”

    殷昕昕道:“听见啦,不让灏灏来咱家,可是恒恒又没说不准我去程家。”

    双胞胎一愣,还可以这样?

    “蠢蛋。”殷小宝好笑,“以后在外面可别说是我儿子。”

    殷恒瘪瘪嘴,“爸爸!”

    “来爷爷这里。”殷震道,“跟爷爷下象棋能变聪明。”

    “真的?”殷悦不相信。

    殷震反问:“以前都是谁跟爷爷下棋?”

    “姐姐和灏灏哥。”殷恒说出来,跑去拿棋盘,殷悦坐到殷震对面。

    殷小宝坐在一旁,一边指点两个儿子,一边给殷初一打电话,提醒他晚上别去林家蹭饭,回家吃饭。

    话说回来,申城是国际大都市,在华国的地位等同于首都帝都。段子睿从西南平调到申城,做好应付万难的准备,怎料他在申城所遇到的问题,有时候没等他发话,下面已经解决好了。

    各部门全力配合,申城当地大部分企业家十分支持政府工作,以致于给申城市民造成一种,段子睿来到申城后,政府工作效率比殷震在申城当局长时还要高。

    二零五七年九月份,巡视小组到全国各地巡查政府公务人员,而重点查的自然是几位候选人。

    段子睿所在的申城是重点之一,巡视小组悄悄入驻申城,查出不少问题。当然,申城是个国际大都市,有问题是肯定的。不过,都是小问题,大部分市民对政府执行力还是很满意的。巡视小组便给段子睿一个赞。

    十一月底,全国大会结束,段子睿调到帝都,担任帝都一把手。

    这一波操作殷小宝看不懂了,于是就问他爸:“这是什么情况?段子不应该进常委班子吗?”

    “段子睿今年多大?”殷震问。

    殷小宝掐指一算,“我四十八岁,段子睿今年五十一岁。就算这样,五年后他也五十六岁,不年轻了。”

    “五十六岁搁在古代是个老人。”殷震道:“现如今人平均寿命男的八十五,女性八十八岁。即便五年后,段子睿也是正值壮年。如果我所料不差,上面让他担任帝都一把手,是想放在眼皮子底下,摸摸他的性子。”

    “他都五十一岁了,还怎么摸?”殷小宝诧异。

    殷震瞥他一眼:“申城的情况也就瞒瞒普通人,上面那几位看得清清楚楚。他们把段子睿调到申城是锻炼他,你们可倒好,赶在他之前把所有障碍扫平,锻炼段子睿的目的没能达到,自然得继续。

    “你告诉段子睿,不用担心。那几位如果舍弃他,也不会把他调来帝都。风老、程老、多多的爸、肖家都站在他这边,他来到帝都该怎么做就怎么做。明年是世界杯年,世界杯在帝都举办,世界杯圆满结束,他应该就上去了。”

    “华国队能取得个好成绩,对他来说也是好事。”殷小宝道,“我得给沈纪打个电话,好好管管他手下那帮小崽子。”

    殷震摇头:“沈纪是国足队长,他有分寸。你别老想着段子睿的事,你什时候转正?”

    殷小宝摊手:“这不是我能决定的。”

    “当初你跟我说两年。”殷震道,“过了今年就是四年了。昕昕都从初中到高中,你还是个副的。殷小宝,你不会又整了谁,别人故意压你几年?”

    “我也是这么想的。”殷小宝道,“听你刚才那么一分析,估计上面那位嫌我太能蹦跶。放心,我老老实实一年,估计就能转正了。”

    殷震瞪他一眼,“小小的外交部副部长,敢掺和上面选继任者,你还把自己当成雍亲王府的四阿哥了。”

    “这是什么梗?”沈绵绵好奇。

    殷震一凛。

    贺楚道:“你查查历史,雍亲王府的四阿哥是谁。”

    “乾隆啊。”沈绵绵道,“他们又不选小宝哥,爸干么这样说?”

    “你爸是说小宝把自己当成太子,而段子是太孙。”贺楚道,“虽然这个比喻有点损人,但你爸的重点是小宝。”

    沈绵绵明白了,“小宝哥太把自己当回事了。爸直说不就好了,还绕那么大一圈。”

    殷震噎住,“什么时候去林家商量多多和初一的婚事。”

    “下周日,初八,我和绵绵过去。”殷小宝道,“按照资历,爸比多多的爸高一辈,你们去不去他们都不会有意见。反正初一和多多已经领证了。”

    “林家有没有说打算放在哪天?”贺楚问。

    沈绵绵道:“林媛媛的孩子都生两个了,林家恨不得月底就把多多嫁到咱家。”

    “那就看看腊月有没有好日子。不过,年底酒店不好订。”贺楚道,“咱不能因为多多死心塌地跟着初一,就随便糊弄林家。”

    “搁国宾馆办。”殷小宝道:“腊月是不可能了,明年开春。初一,聘礼这方面你怎么想的?”

    殷初一道:“多多的爸和妈知道我有钱,比林媛媛结婚的时候多三成吧。不过,多多说她妈准备了陪嫁,我如果出太多,回头显得林家陪的太少,多多的妈肯定又不高兴。”

    “那我先列个单子。”殷小宝道:“如果多多的妈又念叨你不会过日子,咱们就减去一点。”

    殷初一耸肩:“我都没关系。就算全部给林家,多多也会想办法全带回来。”

    “多多婶婶真好。”殷恒羡慕,“我以后也要找个像多多婶婶对叔叔那么好的小媳妇。”

    “你才几岁!”殷小宝朝大儿子脑门上一巴掌,“作业写完了吗?”

    殷恒捂着脑袋,趴在殷震怀里,带着哭腔道:“爷爷,我都被爸爸打笨了。今年期末考差了,不能惩罚我不准吃饭。”

    殷震点头:“爷爷保证不罚你。不过,咱们大院里的人都知道你是爷爷带大的,你们哥俩考差了,爷爷没面子是小事,别人会觉得爷爷老糊涂,连自己的孙子都教不好。”

    “那我们就好好考。”殷恒站起来,“悦悦,听见了吗?”

    殷悦虽然觉得他爷爷骗人,也怕万一他们考砸,有人在背后说他爷爷老糊涂,“听见了,爷爷放心吧。姐姐,你今年要争取考第一啊。”

    “别跟我提第一。”殷昕昕很生气。

    中考前夕,殷昕昕拉着她的好朋友程灏灏复习功课,考试当天反复叮嘱程灏灏要好好考。

    程灏这次没让他好朋友失望,以第一名的成绩考上帝都一中高中部。殷昕昕是第二名。成绩出来,两人打一天的游戏作为庆祝。

    分班的时候,殷昕昕傻眼了。

    第一和第四名进高一(1)班,第二和第三进高一(2),以这种形式把高一年纪前八十名的学生分到(1)班和(2)班。

    程灏气的简直想找校长理论,谁他妈的馊主意啊。

    裴博然等人一直都知道程灏希望和殷昕昕同班。中考前,这一众年轻男女没敢刺激他,怕把程灏刺激的发挥失常,连累殷昕昕不开心,他们被殷副部长教做人。

    于是,不断祈祷程灏考试的时候粗心大意。考试结果出来,裴博然等人看到程灏不但没考砸,还很争气,别提多失望。

    分班情况一出来,比两人高两届的裴嫣然回家就向她哥汇报。峰回路转,裴博然等人乐的哈哈大笑,最近无论是见到殷昕昕还是程灏,就说:“别不开心,叫殷叔叔跟你们校长谈谈,下学期别这样分班了。”

    殷昕昕知道裴博然故意逗她,不想让他如意,就一直压着火。偏偏殷悦哪壶不开提哪壶。

    殷悦说完也意识到他踩着雷,“奶奶,我饿了。”

    “十二点半了。吃饭吧。”贺楚看一下时间,“有什么事下午再谈。”

    殷昕昕点头:“奶奶说得对,殷悦,下午咱姐俩好好聊聊。”

    下午一点半,双胞胎默契十足,背着书包跑去裴家写作业。

    双胞胎出去,程灏拎着书包进来。殷昕昕抓走程灏的书包往沙发上一扔,“陪我打游戏去。”

    程灏下意识看向殷小宝,谁又刺激你们家大小姐?

    殷小宝指一下他。

    我?程灏不敢置信,卧槽,谁又提中考成绩?!这事还有完没完啊。

    保重!殷小宝憋着笑,拍拍程灏的肩膀,喊沈绵绵去书房,商量下周日去林家商量婚事的礼单。

    十一月初八,上午,殷小宝和沈绵绵到达林家。林将军夫妇,林多多的两个哥和嫂子都在家。

    殷小宝递出礼单,附上找大师算的几个日期,林将军看日子,算在明年四月份。而林夫人看到礼单上的各色物品,即便有心理准备,也吓一跳。

    “这么多?”林夫人问,“你爸妈知道吗?”

    殷小宝道:“单子是我妈写的,我抄过来的。如果你们没意见,就按照这个来。”

    “我们没意见,初一也知道?”林将军又不指望嫁女儿发一笔财,殷家出多少,届时都会让林多多带回去,林将军看一眼就同意了。

    殷小宝道:“那两周后我们再过来。”

    “届时我可能不在家。”林将军说。

    殷小宝笑道:“我爸妈年龄大了,他们也不能过来。”潜意思,你们都不介意我们小辈过来,我们也没理由介意你在不在。

    林将军愣了一瞬,然后才想到,殷小宝是殷初一的哥,不是他爸,也忍不住笑了。

    农历十一月二十,也是阳历年的平安夜,殷小宝和沈绵绵来下定。第二年四月份,林多多嫁到殷家。

    七月份,世界杯圆满落幕。四个月后,全国大会结束,段子睿调到中央。半个月后,殷小宝转正的调令下来。

    二零五八年,元月一号,早上,全国人民打开手机的第一件事便是想亲朋友好友问候:“新年快乐!”然而消息还没来得及发出去,看到社交账号推送的文章,直奔社交网站。

    点开存在多年的微博,只见殷小宝的微博名字改成“外交部长殷晟”,简介是:华国外交部长,任职于华国外交部。

    数千万网友正打算恭喜,就看到殷小宝的微博上有一个消息:元旦快乐!后面还有个小视频。

    网友想都没有,点开视频,屏幕中出四个人,坐在沙发上,满头白发,精神状态依旧很好的两位老人,穿着一身喜庆的唐装。

    沙发后面站着一对中年夫妻,也穿着一身喜庆的唐装。而中年夫妻正是殷小宝和沈绵绵。两位老人是殷震和贺楚。

    随后,殷家四口拱手道:“祝大家元旦快乐,平安喜乐!”

    数千万网友心中一阵,望着殷震的笑容慢慢定格,鼻子莫名一酸,您平平安安,我们会欢喜快乐。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