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十三章 撩人(2)

作者:七里寻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说来很巧,世界赛小组赛开始的前一天晚上, 宋昉刷微博时正好刷到这条微博。

    “看什么?这么入神。”

    江既明刚从浴室里洗完澡出来, 身上有淡淡的沐浴露香味。他手环住她的腰, 下颚抵在她的肩胛骨, 柔软的短发贴在她的鬓角。

    “看你啊。”宋昉将手机屏幕往左偏,让他能看见手机。

    江既明略略扫了一眼,对那内容不甚在意。抱着她的力度更紧了些,整个身子都贴着她。“今天的武汉寺庙之旅怎么样?”

    RG的战队经理人阿奇有点迷信,只要RG比赛的地点有寺庙的话, 他必定要去求求拜拜各方神明的。

    今天江既明去训练, 宛宛又在准备世界赛的解说不能打扰。宅在酒店太无聊,便和阿奇他们一起去了武汉的大佛古寺,求签拜佛去了。

    “蛮好的啊,武汉很漂亮。就是——武汉的司机挺,挺彪悍的。”路上行驶的驾驶司机彪悍就算了,连公交司机也是。他们不像是在驾驶公交车, 像是在和其他车子比赛一样。“对啦,我今天抽到的签是上上签呢。你们会一路好运好运。”

    江既明笑, 嗯。

    聊了几句, 宋昉忽然又想起了什么。调出之前的那张网友P的照片,问他:“你那时候在想什么啊?”她太了解他,他这副表情内心绝对不止一个‘哦’字。

    “在想, ”他说,“如果你14号还没回来, 我就去A市把你绑回来。”

    “…这么狠毒的吗?小狼狗啊你是?”

    “小狼狗?”

    小狼狗是最近网上很火的词语。

    这词语有褒义有贬义,有人说这指的是年轻帅气身材健硕的男人,又有人说这指的是那些被上了年纪的女人包-养的男人。

    各有各的解释,但前几日宋昉在某论坛上看到有人说,她以为的小狼狗是那种特别凶残有暴力倾向的病娇,脑袋一抽还能上来咬你一块肉的男人。

    江既明这说辞——把她绑回来——不知道能不能归在那位论坛楼主认知里的‘小狼狗’内。

    “嘶——!”宋昉只觉右肩头传来轻微的一阵痛,被谁的牙齿咬的。转过头看身后的罪魁祸首,“你干嘛咬我啊?!”

    罪魁祸首不知错,反而笑着露出一排整洁白牙。“你说我是小狼狗啊。”

    得,这脑回路和那论坛楼主撞一起去了。宋昉真要怀疑那楼主的皮下是他男朋友本人。

    不过三秒,才被人咬了的右肩头又有唇贴上。这次不是咬,而是细细的吸吮,从肩头到后脖颈,一寸一寸移过去。那种从脊柱一瞬传到脑后的酥麻感让她的心跳失了节拍,大脑一片苍白。

    抓住最后一分理智,她缩缩脖子,说:“……江既明你又干嘛呢!”

    回答她的是连绵的亲吻,从脖颈一直顺着脊柱往下。略带凉意的大手探入睡裙衣摆内,贴着皙白肌理,往上游移。

    “恩……不行……你……你明天还有比赛。”

    身后传来一阵暗哑低沉的笑,“放心,我精力很好。”又咬住她粉红圆润的耳珠,轻轻的啃噬。

    最后一份理智也没了。

    沉沦之际,她双眼含雾,意识迷离八百里外。迷糊迷糊着,她看着在自己身上上下起伏的男人,心想,她男朋友蛊人的功力绝对能与有蛊后之称的某女港星相较一二。

    怎么他说什么自己都无法拒绝呢在以前就是,他只是看着她轻轻笑笑,她就觉得苏破天际。

    唉,不得了。

    江既明精力的确很好,第二日宋昉眼皮都撑不开。

    但又想着这是他第一场比赛,自己一定要去看的,一定要去看的。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他们一如之前季中赛时,她强撑着要起来,而他却将她重新塞回温暖被窝。

    俯身亲亲她的眼。话和上次一模一样。“放心吧,我会赢的。”

    他话说的满分满自信,宋昉却半分没觉得他在虚夸。

    因为他是江既明,因为他是AKOO。

    所以他说的一切,都会成真。

    因为他是江既明,因为他是AKOO。

    所以赢家一定是他。

    接下来所有的比赛证实了宋昉的想法没有错。

    他真的赢了,从武汉小组赛赢到广州八强赛,再到上海的四强争夺总决赛名额。

    网友们都在说,RG的比赛还用看吗?绝逼赢的啊,不赢我直播吃键盘好吗?

    网上对于RG一片赞声,尤其是在四强赛里,RG以三比零的大比分拿下LCK一号种子ZL后。全网通稿捧RG,很多媒体还将之前S4S5顶峰,S6崛起,S7重登高峰结合起来,又是一片令万人传颂的励志鸡汤文。

    RG这边一片赞声,而在C组的JKO却很不走好运。

    他们在小组赛发挥不好,从那时就备受质疑,最后在八强的比赛中,惜败外卡队,他们的S7之旅止步在广州。

    网友对他们没有半分仁慈,从他们输给外卡队的那一刻起,成为这么多年来LPL第一支输给外卡队的外起,网上就是铺天盖地的谩骂。

    什么中单头铁,估计是奥巴马的兄弟,奥铁头娃;上单玩什么都被压,简直就是敌方养在召唤师峡谷的一头肥猪;下路双人四局都在梦游;打野是放生型打野,能少打一个野我们绝不会多打!能不抓一个人就绝对不抓!停止杀戮,奉献自己,从我们开始!

    JKO止步八强,最后一站变成火车站。

    网上对于他们的非议没停止过,只要搜‘JKO’的关键词,入眼全是骂声。而且很反常的,这次,在电竞圈蹦跶的最厉害的JKO粉丝竟没有一个敢出头为JKO说话。

    这次他们烂到粉丝都不知道该怎么洗了。

    电子竞技,菜就是原罪。最大的原罪。

    LPL的第二种子停步在八强,第一种子RG和第二种子IO表现的非常好。

    RG作为一支LPL老牌强劲队伍,从在世界赛的比赛不用多说。最令人惊讶的是IO的表现。他们这是第一次打进世界赛,却没有半分的胆怯和害怕,从死亡之组脱颖而出,赛场上也完完全全打出了LPL的风采。

    很多次的比赛都让观众们惊呼。

    国内电竞粉丝们,欢呼着雀跃着,将RG和IO送入半决赛。大家都希冀着,最后在鸟巢碰面的是两只中国队。最美不过LPL在鸟巢打内战。

    而在此同时,鸟巢的英雄联盟世界赛总决赛被黄牛炒到天价,一票难求。

    黄牛爆出的价格令众人咂舌。甚至有人问,这价格,请问是坐在选手怀里观看比赛吗?

    大家对此又气愤又忍不住想剁手。

    直到——英雄联盟的半决赛的抽签出来。

    半决赛里,与LPL对决的是两只LCK的队伍。

    一支是三号种子QW,一支是RG的宿敌,FD。

    RG对阵QW,而IO对阵FD。

    RG不用说,S7夏季赛后大家向来对RG是百分百信任的。

    但IO——FD是LCK实力特别强的队伍,曾经在S6一举拿下有不灭王朝之称的RG。虽说他们这次在LCK的夏季赛中落败ZL,没能拿下夏季赛冠军。但他们在世界赛比赛这段时间来的表现仍令人赞叹,甚至比LCK的一号种子ZL还要好,与RG不相上下。

    面对如此强劲的对手,国内的电竞粉们虽不想说,但他们真的觉得,世界赛新生IO的半决赛,可能悬。

    10月28日,上海东方体育馆。

    RG和QW先打总决赛第一场。

    最终,RG以3-1的比分将QW打败。

    在RG赢的那一刻,宋昉听见耳旁是排山倒海的呐喊声。

    RG不仅代表着赢,甚至代表着一群人的青春。

    我们这几年,没有白费;我们这么多年来对你的支持,没有白费。

    比赛结束后,有一个漫画在网上被疯传。

    主角RG的五人。

    他们正顺着楼梯一步一步往上面爬。

    最顶端是一座奖杯,S7的冠军奖杯。

    他们离着奖杯还有最后一个台阶。

    “你等等我们,我们要回来了。”

    “好的,我等你们。”

    微博的转发很快就破万。

    而此漫画原作者,继他之前的代表作《关狗二三事》后,又多了一部被人热议追捧的作品。

    10月29日。

    IO和FD的比赛。

    这比赛的结果和昨天的一样,也是三比一的比分,但这次赢方不是LPL,而是LCK的FD。

    如之前大家所料想的一样,世界赛的新生,IO输了。

    比赛结束后,IO的官博发了一张漫画Q图。

    穿着IO队服的小人儿将一根接力棒递给穿着RG队服的小人儿。

    “兄弟,接下来的比赛一定要加油!”

    全村最后的希望。

    请你一定,一定要把奖杯留在中国。

    ……

    11月4日,英雄联盟总决赛在北京鸟巢体育馆揭开。

    黄牛虽将票价炒到上天,但现场来的人还是很多。可以说是座无虚席。

    甚至有很多之前已退役的电竞选手拖家带口的来到了现场。

    话说,比赛开始之前,宋昉从厕所补妆出来时,意外地撞见了RG的小迷妹们。

    迷妹们头上一个个带着发亮的RG头饰,脸上也贴着RG的贴纸。

    她们看到宋昉很兴奋。学着猴子胖子,A嫂A嫂的叫个不停。

    宋昉还是第一次被除了RG那群人这么叫,有点羞赧,但还是笑着应了,“你们好。”

    “A嫂你真人好美啊!哇哇哇绝了。”

    “A嫂,A嫂,AKOO现在状况怎么样啊?”

    “A嫂你皮肤也太好了吧,好白好白好白啊。”

    “A嫂你的座位是在几区啊?”

    “……”

    女孩儿们性子是自来熟,一个问题又一个问题。

    宋昉在美妆圈里是性格好出了名的。她也不会拒绝人,便将女孩儿们一个个都认真回答了。

    就这么问来答去,十分钟时间很快溜过去。

    宋昉一看手机时间吓了一跳。江既明可还在休息室里等着她过去呢。

    女孩儿们也懂事,一看她这副反应就知道怎么了。歉意地笑:“A嫂真不好意思耽误你这么长时间。你快去陪A神吧!”

    于是她也没多做停留,同她们挥挥手,说了byebye便离开了。

    RG的休息室里,不止宋昉这一个家属。

    还有猴子的老婆,宛宛,甚至连11的妹妹也在。

    胖子的女友去国外了,没能来。小情侣只能煲电话粥。

    宋昉自刚开始去厕所补妆就见胖子一脸羞涩蹲在门外打电话,回来时胖子还蹲在那个原地,连姿势都好似没怎么变。

    胖脸上一如既往的娇羞。

    她推开休息室的门,就见这热闹的休息室里,就江既明一人孤孤单单的坐在角落的电脑椅上玩手机。

    眉心一跳,这时,宛宛也凑过来,有点幸灾乐祸的模样。

    “我帮你数了的,自从你去上厕所后,A神已经看了二十三次表了。”顿了顿,见不远处的人再次抬腕,宛宛笑:“现在是二十四次。你惨了哟。”

    宋昉赶紧走了过去。

    拉了一把电脑椅在江既明身边坐下,还不等他那眼神过来,自己就先开口:“刚才在厕所门口遇见你的小粉丝了她们问了我一些问题所以才耽搁这么久才来。”一句话说完,连口气儿都不带喘。

    又牵着他的手,眨眨眼:“嗨呀,等下就要比赛了,你就别闹脾气了,保持好心情行不行?我等着你拿冠军给我看呢,A神。”

    江既明一瞬不瞬地看着宋昉,反握住她的手,力道加重了点。

    “只看我。”

    每次他都会这样,霸道却又有点像小朋友一样。

    “行行行,只看你大佬。”

    不大的房间里热热闹闹的,有人将这一幕拍到网上上传。

    众人夸11的妹妹貌美如花,也有人夸猴子和KOKI这两队真的好甜。但其实大家最多的关注点其实是坐在角落里的那队。

    女人满脸笑容,握着男人的手,叽里呱啦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而男人靠着电脑椅,认真地听她说的每一句话。眼睛里只有她。

    【啊啊啊啊啊我的天啊,这真的是那个传说中高冷的要命的电竞男神江既明?我日我日我日,他看他女朋友的眼睛里柔的能滴水啊!!!】

    【宋昉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吧……】

    【放开那个男人的手!让我来牵】

    【最近补了《关狗二三事》真的好甜啊。漫画甜,原型也甜。】

    【作为嗑这对cp的cp粉表示真的很幸福。天天都有糖嗑,而且还是货真价实甜的要命的糖】

    【嫉妒使我质壁分离】

    【要比赛了还谈恋爱,服了。唉,不说别的了,希望你RG能赢吧】

    【活捉楼上一只ky本人!一斤三毛!你们要几斤?!】

    ……

    没再腻歪多久。

    一刻钟后,工作人员来敲响RG休息室的门,通知他们即将要上台做好准备可以出发了。

    宋昉陪他们走了一段后台通道。

    临着要上场那阵,他却突然顿住步伐,转过身看着他。眸光闪闪,如星辰璀璨。“等我赢了,我就和你说一件事。”

    宋昉愣了愣,笑:“什么事?输了就不能说了?”

    “也能说。”他将她鬓角的发绕到耳后,语气低柔:“只是,我更希望我说那些话的时候我是赢了的。”

    “会赢的,你一定会赢的。”宋昉说,“我不是和你说了吗,我和阿奇他们前几天去雍和宫给你们求了签。签文和我们在武汉、广州、上海求的一样,都是上上签。你们会很好运的。”

    江既明笑,附身亲了亲她的额角。

    “借你吉言。”

    宋昉送江既明上台后,便和宛宛还有猴子老婆李筱、11的妹妹她们去观众席了。

    李筱虽之前随过几次队,但还是第一次随这种世界赛总决赛的场。瞧着舞台上只是试了几次音,台下就已有人在呐喊,她不免觉得惊讶:“天啊,这比之前的夏季赛春季赛还要疯狂。”

    宛宛:“因为这次比赛地点在中国吧,再加上这次夺冠机率很大的RG进了总决赛……你难道不知道,RG的那群迷妹迷弟们有多疯狂?”

    李筱可和那群迷妹迷弟们打过好几次照面,对于他们的疯狂行径她还是略知一二的。这下便也理解了:“也是也是。”

    正说话着,大屏幕上的倒数已从3变成了0。

    S7英雄联盟总决赛正式开始!

    震耳欲聋的音乐,激动人心的呐喊。宋昉看着台上的群舞,耳边能听到身后为RG应援的声音。她只觉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都已张开,血液在沸腾,很热血很热血的感觉。一如最初,第一次看他比赛,太激动人心,太震撼。

    伴着女歌手的歌声,FD和RG的队员陆续从后台出来,走到舞台中央,巨大奖杯的右边。

    那一列行走的五人中,宋昉第一个就发现了江既明。

    他站在第三个位置。

    对别人来说或许不显眼,对宋昉来说他却很显眼。

    因为在舞台上的江既明,身上永远像是散着光。

    能让你在第一秒就发现他。

    也能让你越来越喜欢他。

    一曲完毕,歌手和她的乐队的退下,大屏幕里闪出两队的纪录片视频。

    第一个出来的就是RG。

    有五位的队员的独白,以及从开始一路走到现在的酸与甜。这视频里的每一帧,不仅代表了RG的历史,还存有着这在座许多人的回忆。

    或许他们现在已经成家立业,但偶尔还是会想起,那些年熬夜和室友逃寝去学校外网吧开黑的青葱岁月;或许他们现在已经不再玩英雄联盟这款游戏了,但这款游戏带给他们的美好记忆这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宋昉看得认真,抬着脖子直到酸了才底下头。

    宛宛心跳很快,说:“啊啊啊,怎么办小昉我真的好紧张啊?!哦多kei!”

    宋昉吞了吞喉咙,耐心安慰好友。“别怕别怕。”

    宛宛伸出手,握住宋昉的手。手心贴着她的手心,略微的湿濡感,宛宛这才惊觉,原来好友比她还紧张,手心都出汗了。

    冗长的开幕式结束,各队的队员归位,现场的大屏幕也从视频转为至第一句BP画面。

    台上的解说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在解说着,宋昉却什么也听不见,只听得见自己快跳出来的心跳声。

    扑通,扑通,扑通。

    第一局。

    FD这边两个BAN位给到了中单。

    RG也BAN掉了几个FD在之前比赛中发挥的很好的几个英雄。双方都是老司机,BP拉开的差距不大,各有各的打法,但RG这边的对线压力比FD更大些。

    两队一开始皆稳扎稳打,没有贸然开团。

    RG在防守和进攻的同时细心做好视野。他们凭借这视野将一条土龙的攻下,而FD那边也不算亏,他们拿下了RG上路一塔。

    而RG凭借着视野的优势,成功将之后的峡谷先锋和土龙拿下。

    这时,大家略一扫地图,各个都惊讶,RG不知何时已扎下这么多个视野,简直多到可怕。

    多到可怕让RG逐渐建立优势,比赛的节奏点也渐渐归他们掌控。

    不多久,几人齐齐去打大龙。

    可不妙的是,大龙打到残血,FD的打野不知从何处赶来,只冲进大龙池,而RG方因纳尔的一个失误,大龙被敌方打野拿下。

    “Blue team has slain Baron Nashor”

    宋昉看着大屏幕中央的那排英文字体,一惊,心跳声更快了。

    大龙池里的两队还在奋战,江既明的蚂蚱已残血,宋昉看了两秒就不敢再看下去。

    收回目光,低垂着头,双手紧攥着拳头,旁人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哪位犯错的大学生。

    人在混乱之际,想的东西就越杂,甚至还会控制不住的望坏的方面想。

    不知不觉的,宋昉脑子里竟浮现出,几天前她在网上看到RG黑子的评论。

    “我预测,FD这次又可以把RG打的屁滚尿流,很有可能还会零封RG。”

    S6FD3-1RG就让RG被嘲了那么久。如果真被零封了,宋昉不敢想象网上的舆论会怎样。

    甚至更不敢想象,她的好胜心极强的男朋友会是怎样的反应。

    天啊,雍和宫拜托你显灵。

    我们抽中的可是上上签啊。

    一定一定要让RG赢。

    不不不,不用求。

    RG本来就会赢。

    RG不用靠神明庇佑,靠自己的实力也一样可以赢。

    兀地,只听见之前一直屏气凝神的观众席突然爆出巨大的呼喊声。

    一阵大过一阵,激动地像是要把体育馆给掀翻。

    “宋昉!你快看!快看!RG,RG,RG。天呐,AKOO太帅了,我的天啊,丝血反杀,那个走位,简直绝了好吗!”

    宋昉抬头一看,正好看见大屏幕中间的“triple kill”。

    再看蓝方那边的英雄头像,有四个已经成了灰色,在倒计时复活时间。

    RG成功的反杀四人,FD方只剩下一个有大龙buff的辅助苟延残喘的逃离。

    这波团战过后,RG掌握全场的节奏点,以势如破竹摧枯拉朽的姿态连端FD两条高地。

    两方原本不大的经济差距,现在已拉出巨大的差距。

    又是一波小团战结束,RG两个人头进账,之后又拿下一条水龙。

    此时,谁胜谁负观众们心中早已定数。

    三十七分钟,在观众们呐喊着RG的名字时,RG推平FD的基地,拿下了第一局的胜利。

    第二局比赛很快也开始。

    FD吸取上一局的教训,这局打的小心翼翼稳稳当当,唯恐被对方抓到一个失误。

    眼见着FD的势头越来越好,宛宛抓着宋昉的袖子的手力道越来越加重。

    直到,中后期一波团战交锋。

    RG终于抓到了FD一个细小的失误,之后凭借着这个失误对FD进行猛打,将FD的节奏慢慢带崩,而他们之前建立的所有优势也被RG慢慢蚕食。

    二十五分钟,RG开男爵,PE过来抢。几番交战,男爵最终归RG拿下,而最后一波团战RG还打出一波0换3的好成绩,彻底拉开优势。

    毫无疑问的,这盘RG赢。

    RG第一个拿到赛点。

    全场都是欢呼声,连解说台上的解说都是喜笑颜开的。

    “FD之前好像从来没有被零封过,不知道RG这次能不能创造这个第一呢?”

    “真的很期待啊,RG这两局打的太漂亮了。他们的操作像是一副艺术品一样,团战也打的漂亮的猛如画。”

    “很期待两队第三局的表现。”

    中场休息,宛宛已经为RG打call到喉咙发干。

    她咕噜咕噜喝了半瓶水,虚脱的靠在椅子上。

    这位女士比在台上的几位选手还要累些。

    “天,我发现网友说的没错,看RG的比赛真的要备救心丸。我天,我这小心脏要被他们吓死了。”

    11的妹妹是比宋昉还小白的电竞小白。

    她见着观众席里满堂的欢呼,疑惑问:“哥哥是要赢了还是要——”

    “要赢了,要赢了。”宋昉趁着小妹妹还未说出那两个不吉利的字前打断她。“RG一定会赢的,他们会赢的。”

    11妹妹更疑惑了:“……可他们不还是没打吗?”他们还没打,姐姐你就知道他们要赢了?

    宛宛凑过头来,眼中满是促狭的看着宋昉,笑:“你小心点她,这位宋小姐可是出名的江既明小迷妹。在她的眼里,男朋友无所不能所向披靡,只有赢的份从没有输的份。”

    小妹妹这才懂,颇为揶揄的看着宋昉‘噢’了声。拉长了尾音,还带着笑意。

    宋昉有些羞,佯装生气。“余宛宛,你别乱说话。”

    “宋昉,十几年的老友,和我还装。”说罢,又笑她,“诺诺诺,你看她,满满的小女人的羞涩,哈哈哈哈。”

    “余宛宛,你走开!”

    第三局。

    这一局对FD至关重要的一局。

    到底是被零封还是再续传奇让二追三,谁也不知道。

    现场不止舞台上的两队选手,连观众席都弥漫着紧张的气氛。

    众人抬着脖颈,看着大屏幕,有甚者连眨眼都不想眨。

    这局FD在前中期经济略占优势,但随之战况的推进,这唯一的优势也正被RG拉进,甚至超越。

    11在小龙坑偷龙被FD发现,但幸好很快RG众人的支援迅速到位。几人入场,11和AKOO打出很好的配合,一波完美的0换2。

    两个人头入账,美滋滋。

    不多久,猴子带着峡谷先锋将FD下路一塔推掉。本就开花的FD下路,局势更是岌岌可危。

    此时的人头比已经拉开被RG拉开了四个,但经济差距只差4k左右。

    双方的节奏都很快,尤其是RG,他们这个战队,只要你让他抓住了一个失误,他就会接着这个失误对你进行猛打。让你节节败退,方寸大失。

    FD是世界赛场的老人了,抗压能力极强。

    虽现在局面处于完全劣势,且肩上还压着‘极有可能被零封’的压力,但他们神色自如,仍按部就班的插眼排眼,寻找一切可能突破的机会。

    双方进入一个短暂的安静期。

    直到——RG三人将大龙偷到。

    FD入场时已为时过晚,RG已将大龙收入囊中。

    RG趁着大龙buff还在与FD展开一阵激烈团战。

    几个人头美滋滋入账后,乘胜追击,将FD所有的外塔端掉。

    FD已处于完全下风。

    三十三分钟。

    RG众人的装备已齐全,所有的优势均已建立。

    霞打出爆炸伤害,几人将下路水晶推掉后,继续推平中路水晶。江既明也紧跟其后,将FD的下路水晶的推掉。

    FD三路全破。

    在江既明推平FD下路水晶的那一刻,现场爆发出比之前更加激烈的喊声。

    宋昉身边这位余小姐也是。

    扯着嗓子呐喊。声音很杂乱,不像之前应援的那样整齐划一。

    “RG牛逼!”

    “RG直接一波!”

    “RG我爱你一辈子!!!”

    宋昉攥紧了手,呼吸都不敢呼了,双目紧盯着屏幕,已经忘记动作。

    FD仅剩四人苦守基地。

    蚂蚱大招正中亚索头上,亚索被其拿下。之后霞一个大招,收走对方C位。KOKI和猴子将剩下两人堵在泉水打。

    形势从劣势已变成无法挽回的定局。

    随着一声一声“RG牛逼”响彻鸟巢体育馆,江既明和胖子将FD基地点掉。

    蓝方军团获得了胜利!

    RG零封FD,再登冠军宝座!

    RG胜利的那一刻,宋昉耳边是全场的欢呼声与呐喊声。

    红色应援棒整齐挥舞,整个现场像一篇红海。

    几个解说声嘶力竭的解说,有个男解说甚至都已红了眼眶。

    “恭喜RG零封FD!让我们一起来说出这一句!恭喜RG!!!!”

    舞台大屏幕的已从游戏界面退出,切换到选手界面。

    江既明将耳麦摘下来,一贯没什么表情的他这会儿眉眼有笑,正偏头和身旁的11说着什么。

    终于,终于赢了。

    宋昉看着,不知为何,竟有些鼻酸。

    赢方RG起身与输方FD握手完后,走到舞台中央,那座银色奖杯前。

    此时天已全黑,露天的体育馆内只开了黄色的霓虹灯。

    开幕式的女歌声再次带着她的乐团出来。

    音乐节奏换成轻快的节奏,她一字一句唱着:“Legends never die ,when the world is calling you ,can you hear them screming out your name……”

    RG这一年走的太艰辛。

    从S6结束后的饱受质疑,再到春季赛夺冠,季中赛夺冠拿下LOL史上第二个大满贯,再到现在,零封曾经的宿敌,RG重回巅峰,这个巅峰甚至比以前的高度还要高。

    殊荣有过,非议有过。巅峰有过,低谷有过。

    正如宋暄画的那副漫画说的那样

    ——“你等等我们,我们要回来了。”

    ——“好的,我等你们。”

    你现在不用等了,他们已经迈上了那小小台阶,要迎你回家了。

    他们,没有辜负我们对他们的期望,真的将你留在了中国。

    无数双眼的瞩目中,无数的摄影机的镜头中,RG五人一同举起银色奖杯。

    大屏幕里的五人皆洋溢着笑颜,满目皆是神采飞扬与得意。

    是了,他们太值得我们骄傲了。

    他们成功地谱写了LPL又一段辉煌历史,而这段历史,将被现在的我们以及后人永远铭记。

    舞台上。

    11他们捧着奖杯很是兴奋。

    胖子忍不住亲了奖杯一大口。啊啊啊啊啊,终于又摸到奖杯了,这么多天以来的不眠不休没有白费,没有白费!

    亲的开心了,还想让别人亲亲。一同感受这快乐。

    他递给了猴子,11,KOKI。

    一一都在奖杯上印上自己的吻。

    最后递给的是江既明。

    “明哥,来亲一个吧!”胖子眨眨眼:“给我们的美丽小奖杯留下一个香喷喷的吻。”

    “你们亲吧。”

    “……欸,为什么?”

    “我现在只想亲她。”

    你们去亲奖杯吧,我现在只想亲亲她。

    ……

    后台的通道的门半敞开,仍能听见体育馆内振聋发聩的呐喊声。

    宋昉在这儿已等了小半会儿,心中默默思量,江既明他们还要多久好啊?在等他五分钟,五分钟他还没来她就——不不不,今天他赢了,那就等他久一点,再等他二十分钟,二十分钟他要是还没来,她就,她就,在考虑下要不要继续等下去。

    没有他在旁边的时间像是被拉长。

    宋昉百无聊赖地垂着头,脚尖点着地。

    在心中默念着。

    “一,二,三……三百三十五,三百三十六。”

    “在干嘛?”

    头顶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她心跳漏了个节拍。抬起头,是他眉眼蕴着笑的脸,如沐了四月的春风而来,温润柔雅。

    他难得有这么一面。

    “在等你。”宋昉说,“我等你很久很久了。”

    “抱歉,主持人的话有些多。”他解释道。

    宋昉憋住笑,说:“…你这解释未免有些太蹩脚。”

    江既明没有答话,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宋昉忽然想起他之前上台说过的话,问:“你之前不是说赢了要和我说一件事儿?什么事儿现在能说了吗,江先生?”

    他唇角微抬,俯身在她耳边轻声说了句什么。

    宋昉怔住。

    或许是门外传来的分贝太大盖过了他的声音,又或许是太过惊讶,宋昉不敢相信。“什么?”

    “我说。”他看着她的眼睛,她今天画的带闪片的淡红色眼瘾,眼尾叠加了人鱼姬色,整个妆容都粉粉嫩嫩的,很可爱。“今天天气很好。”

    “然后呢?”

    “然后——”

    宋昉一颗心提起来,屏住呼吸。她看见他的嘴唇翕动,缓缓说: “然后,我们明天去结婚吧。”

    她彻底滞住,整个脑袋一片空白。

    好半响回过神,心底是抑制不住的喜悦,却还要佯装镇定,抖着的声音却出卖了她。“喂,你这个求婚未免也太烂,换一个。”

    “那——”他笑着,亲了亲她的唇,做了半个小时前就想做的事。他的声音低柔:“我很喜欢你,很爱你,我们明天去结婚吧。”

    眼底的笑意再也忍不住,慢慢的全都涌出来,就快溢满。心里放起烟花,砰砰砰,像是初次见到他的手那次,想着,世上竟然有这样的手,那次,心里也在放烟花,砰砰砰。

    炸开灿烂一片。

    年少的时候曾幻想爱情。

    等待的越久,越感叹自己原来只是一个普通人,爱神并不眷顾的普通人。

    直到遇见他。

    才知道这世上还有这样的感情。

    她需要他的宠爱,他也需要她的陪伴。

    他们像是两个契合齿轮,刚刚好,恰恰好。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出现。

    从没有奢望过会有这样一个人的出现。

    太好了。

    实在太好了,能遇见他。

    哪怕花光一辈子的运气也不可惜。

    这是上天给我最好的礼物。

    她突然有些鼻酸,伸手环绕住他的脖颈,有些哽咽:

    “我也很喜欢你,很爱你。”

    “所以,好的。”

    “明天去结婚吧。”

    我喜欢你。喜欢在电竞场上所向披靡的你;喜欢身披国旗受万人瞩目的你;最喜欢温声对我说‘我好喜欢你’的你。

    两天后的下午,电竞圈炸出了个重磅新闻。

    刚拿下S7总决赛世界冠军的RG队长在微博公布了自己的喜讯已经退役消息。

    【RG-AKOO:职业生涯六年,这一路不容易且弥足珍贵。我很珍惜在RG六年的一切,我仍热爱电竞,但同时我也觉得我是时候要离开了。感谢一直支持我们的粉丝,谢谢。最后一个消息,我结婚了。@SF-小日方】

    微博配图是两个小红本。

    硕大的‘结婚证’三字,刺瞎一众女友粉的眼。

    这条微博刚出不过十分钟,微博评论区,电竞论坛都在议论此事。

    AKOO对于LPL的意义太过重大,他的离开意味着LPL一个阶段的结束,另一个新的篇章即将翻开。

    论坛里大多都是女友粉的哭诉。

    呜呜呜呜呜,那个美妆博主,怎么出手这么快啊,怎么就结婚了啊,结婚就结婚别退役啊你。呜呜呜呜呜,AKOO我会为你打一辈子的call!

    满屏都是刷这种的,但帖子的第二页却突兀的出现了条‘清水’贴。

    层主什么多余的话也没有说,只是贴了一段歌词——

    “Legends never die when the world is calling you

    当世界呼唤你的时候,传奇永远不会消失

    Can you hear them screaming out your name

    你能听到他们大声呼喊你的名字吗

    Legends never die they become a part of you

    传奇永远不会消逝,它们成为你的一部分

    Every time you bleed for reaching greatness

    每次你为达到伟大而流血

    Legends never die”

    传说永远不消失

    (正文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