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十八章 公开

作者:七里寻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唐虞低声喃喃的分贝虽小,宋昉却因和她靠的近, 一字不落全听着。那语气中带着笑, 杏眼里分明写着幸灾乐祸四个字。宋昉有些糊涂, 皱眉问:“什么?”

    宋昉说完, 脑海里不知怎的倒回到他们来日料馆之前的画面。

    今日参加聚会的人很多,乌央乌央一大群。

    众人分批坐了好几台车前往日料馆。

    宋昉分到了徐竭车上。她对此没有什么异议,坐车而已,哪台都一样。

    但不料当她刚打开车门,唐虞就踩着高跟鞋杀过来, 衣角带风, 气势汹汹,恍然间宋昉差点以为唐虞是来抓-奸的。

    宋昉看的一愣一愣。

    高跟鞋在马路牙子边站定。唐虞‘哗啦’一声提着自己的橙色杀手包抵在车门缝隙间。车门无法合上。

    徐竭眉心一跳,看着唐虞,心中实在没什么好气,却还是展露出一幅好好先生模样:“有事吗?”

    “没事。”话音刚落,唐虞牵起宋昉的手, 和她说:“你和我坐一辆车。”

    ……这叫没事????

    徐竭按捺住火气,维持表面笑容:“唐虞, 宋小姐和我一辆车的。”

    唐虞柳眉一挑, “噢,是吗?”一把将宋昉搂住,“那她现在和我一辆车了。”话音刚落, 也不待宋昉和徐竭反应,勾着宋昉的胳膊就往自己的那台红色卡宴走。

    步伐轻扬, 连头也不回一下。

    独留徐竭立在原地,直直盯着唐虞背影,眼神像恨不得从那身上剜下一块肉般狠厉。

    越想越气,深棕色皮鞋用力踹在腿边的黑色轮胎,咬着牙从齿间挤出一个操字。

    唐虞没有解答宋昉的疑问,单手支着下颚,好看的眼里蕴着促狭,一瞬不瞬地看着她。她的双颊边因酒精而染上两团红晕,眼皮半耷拉着又勉力撑起来,眼神稍不注意就慢慢涣散起来。

    得,又是一个不会喝酒又爱喝酒的。

    宋昉轻叹一声气,将她手中的小瓷杯拿过来放在桌上。“唐虞,你喝醉了,别喝了。”

    “我没喝醉,宋日方。”她忽然瞪大了眼睛,一本正经的和宋昉说:“你是个好姑娘,所以你一定要离那个混蛋远一点!那个混蛋,徐竭!”

    她靠着宋昉的肩,喝醉了的唐虞话比平时还要多。半阖着眸,忿忿道:“我是在节目开播之后才知道景子的前男友是他的,那个渣男竟然是他,妈的,他是真的渣。景子为他堕过胎,差点连自己的演艺前途都断送,可渣男完全没放在眼里,还对景子说,大家都是玩玩的,你竟然这么认真?玩他妈个鸟蛋,草。”

    唐虞一番话说的颠三倒四,零零碎碎拼凑起来宋昉倒能听懂七八分意思。

    虽只有七八分,但这信息量已足够让人吃惊。嘴张倒能塞进一个鸭蛋,久久不能将这讯息消化掉。

    许景子是唐虞的好友。是现今当红的四小花旦之一。

    她之前的星途坎坷,波折不断,花了好一番功夫才到达如今的位置。

    徐竭火之后,有八卦小料开始传他曾和比他大三岁的前辈许景子有过恋情。

    但众人对这小料的真实度持怀疑态度,因为在大家眼中,徐竭和许景子是怎么也没拉不到联系的一对,再说这小料又没有实锤,所以最后大家只当这是徐竭的黑粉又造谣,一笑而过了。

    谁都不会想到,大家以为假的不能再假的料竟然是真的,而且许景子还曾有过徐竭的孩子。

    ——难怪唐虞那么讨厌徐竭。看来许景子才是让她那么厌恶徐竭的原因。

    唐虞:“如果景子早点告诉我,我一定不会接这个节目……你不知道每次我在节目里让他吃瘪的感觉有多爽……徐竭他妈的就是个混蛋,人渣,你一定一定要离他远一点。”

    日料馆的包厢坐满了人,大家都喝了酒,酒精上头,三五成群的围在一起聊天。胡侃胡侃,人声喧嚣,分贝恰好能覆盖住唐虞那细细低喃。

    眼看着唐虞越醉越深,宋昉生怕她一兜不住又爆出什么惊天猛料,在她再次张开嘴前捂住了她的嘴。

    “祖宗你别说了,别说了,睡吧睡吧。我今天什么都没听见。”宋昉说。

    唐虞一只手扒拉上宋昉的,澄澄地眸子直盯着她,第一次认真叫她的名字:“宋昉,你是个好姑娘,你一定要离混蛋远远的。”

    那双眼闪着细碎的光,宋昉只觉心中一暖。

    她也渐渐明白了,为什么这几天里,唐虞一提起徐竭就草木皆兵的原因。她无奈地笑:“唐虞,我觉得你误会了,徐竭对我——应该不是你想的那样。”她这几日和徐竭有过交流和互动,但都在正常范围内,没有越矩。

    唐虞打了个酒嗝,眼神涣散,和她挥挥手:“不是的,不是的。你不知道他泡妹的方法,他就是喜欢打亲切牌……”之后她又咕哝了几句什么,声音太小,宋昉没听清。

    再偏过头看身旁的人时,才发现她已紧闭着眼,睡着了。

    恰时,唐虞的经纪人推开障子门进来。

    当他看见宋昉身上醉醺醺的唐虞时,只觉脑仁儿疼。一面走过来一面叹:“这,这祖宗是喝了几吨酒啊?!醉成这样。”

    宋昉笑了笑:“她没喝多少。”

    经纪人一嗤:“酒量不行还喜欢喝,喝醉了还不是要老子给她收拾烂摊子。我碰上这样的艺人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唉。”

    倚着宋昉肩膀上的唐虞也不知是不是听到了经纪人的话,嘤咛一声,用不小的分贝骂:“妈的,没蛋的混蛋……”

    经纪人一听黑了脸,看宋昉:“这他妈是真醉还是假醉?”

    “真醉了。”宋昉干笑两声;“她不是在骂你。”

    眉头一拧:“那她骂谁呢?”

    骂——

    宋昉下意识侧过头往徐竭那个方向看去。

    很巧,她一抬头就与他的视线对上。

    两人皆是一怔。

    也不知道徐竭这样看了宋昉多久。

    ……

    众人吃完喝完,准备离开。

    没醉的人离开倒是方便,抬抬腿就能走。喝的烂醉不省人事的人却麻烦,因为她已全然没了意识。

    唐虞躺在榻榻米上呼呼大睡,倒是苦了他的经纪人,要给她收拾烂摊子。

    经纪人担心狗仔偷拍到她醉酒的模样给她造成负面影响,便将唐虞捂的严严实实看不到脸,又找了好几个助理将她抬进车上。

    一番动作下来,额角都是汗。他边走边骂醉鬼:“唐虞,我以后要再让你碰一滴酒我他妈跟你姓!”

    唐虞成功运送上红色卡宴。

    车门啪的一声关响。

    几秒后,驾驶座的车窗落下来。助理小妹说:“宋姐,我们这台坐满了!”

    宋昉一顿,还没说话,身后响起两声车鸣声。

    她转过半个身子,看见一辆黑色的宝马,还有驾驶座上的徐竭。他眉目含笑,半只胳膊搭在车窗上,和她说:“宋小姐,上我这辆。”

    是句号结束,不是疑问号。

    宋昉刚想拒绝,但话只开口说了个‘我’字,就被不知道从哪里出来的助理小弟打断。他拉着宋昉的胳膊,将她往车上带,“嗳,宋姐上车啊,还愣在这儿。”,另一个徐竭的助理小妹也打着配合,挽住宋昉另一只胳膊,说:“嘿,这S市的天气真是说变就变,这晚上也太凉快了点吧……”说完一顿,看向宋昉身上的碎花黄长裙,惊呼:“宋姐,你穿的这么单薄肯定很冷吧,赶紧上车上车,车上暖和。”

    明明秋老虎刚过,这丫头说的跟要入冬了一样。

    就这样,宋昉被这一男一女给‘扛’上了徐竭的车,还是副驾驶座。

    都上车了,她也不好再矫情说什么。将安全带系好,偏头朝徐竭笑笑:“那——徐老师麻烦你了。”

    徐竭嘴角一抬,左颊边陷入一个小小酒窝。“没事。”

    宋昉和徐竭不怎么熟,就是想聊天也不知道聊什么。若车上只有他们两人必定气氛尴尬,一路无话,但好在这次后座还有助理小弟和小妹——宋昉和他们关系不错,之前聊过几次,挺合拍——他们充当调节气氛的角色,抛出一个个话题和梗,让车内气氛慢慢活跃起来。

    助理小弟小妹很有心,每次抛出的话题都是宋昉感兴趣徐竭也能插嘴说几句的,车前座的两位都兼顾,谁也不冷落谁。

    车停在酒店门口。

    几人下车,徐竭将车钥匙给酒店大门边的泊车人员。

    助理小弟和小妹悄悄瞟了面前两人一眼。小妹长舒一口气,压低声音和小弟说:“这僚机的工作可真不容易做啊。暧,你说回去他会给咱涨工资吗?”

    小弟给徐竭当了有小两年助理,深知徐竭的脾气。他看了宋昉半秒,兀自说:“如果成了肯定能加工资,而且还会有很多。”

    小妹眼睛一亮,又问:“那,如果没成呢?”

    “没成?”虽然这种情况以前从没有发生过,但如果真的没成——“我们就死定了。”

    一阵凉风吹过,灌入小妹的V领衬衫中,冷的她打了个激灵。

    ……

    四人站在酒店旁的香樟树下。

    树叶密密匝匝,枝叶中间隙露出几点银光,在陆地上泄下斑驳一片。

    小妹不知怎的,抱着肚子忽然说自己胃痛。眉毛紧皱在一起,挤出眉间几道深深沟壑,口里还伴随着不停的‘嘶——’。

    宋昉一惊,“小鹿,你怎么了?”

    “啊,我没事,可能刚才生冷的东西吃太多,又犯胃疼了。老毛病,老毛病,没关,嘶——”捂着自己胃的手又紧了几分,顿住脚步。

    这哪里是没事的样子。

    “小鹿,我陪你去医院吧。”宋昉走上前,想拉起助理小妹的手,可手还没碰到她的衣袖就被人截了胡。

    助理小弟将小妹扶起来,和宋昉笑:“宋姐,不用去医院,我陪她去买点胃药就行。她这老毛病了,我知道她。”

    助理小妹此刻也抬起一张脸,一派虚弱模样,像下一秒要断气:“宋,宋姐,你不用送我去,让他陪我去买个药,就行。”

    小弟有些看不下去,悄悄在小妹的腰间拧了下,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分贝低声道:“喂,姓鹿的,你这是胃疼还是胃癌晚期。别演的太过了。”

    助理小妹最终被助理小弟扶走。

    临走时还同宋昉和徐竭说:“宋姐,徐哥,你们不用担心她,她这胃痛吃点药就好了,没大事儿的。”

    宋昉仍有些担心,叮嘱几句:“行,小鹿你记住多喝点儿热水。”

    小妹‘诶’了声,“好的,宋姐。”

    两位活跃气氛的人走了,宋昉和徐竭一时无话。

    夜风徐徐,轻柔拂过每片树叶,带来短暂的沙沙声响。酒店大门前车水马龙,行人匆匆。立在街边的路灯亮着暗黄的光,将水泥地上两人的影子拉长。

    徐竭看了她半响,忽然开口:“还回去吗?”

    宋昉顿了半秒才反应过来,抬脸看他:“啊?”

    徐竭伸手指了指酒店。

    宋昉:“嗯,回去。”

    说完,她转身朝酒店大门那儿走去。

    当她从徐竭身旁擦肩而过时,徐竭嗅到她身上若有似无的香水味。不是俗气的香脂粉味,而是一种高级的香,如木质香一般清冽,却又比木质香多了几分高冷。恰如开在悬崖峭壁边的玫瑰,兀自盛开,高傲清雅,迷人眼。

    又是一阵晚风过,吹动树叶。

    徐竭听着耳畔的沙沙声,心忖,真适合她。

    徐竭追上宋昉的脚步,同她并肩走着。

    之前在车上听他们聊了很久,他大致将宋昉的喜好摸清了个囫囵,话题捡着她喜欢的聊,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倒也没尴尬。

    “宋昉。”

    两人站在酒店门前,他突然叫住她。

    “嗯?”宋昉停下脚步,看向身旁的男人。“怎么了?”

    夜色将他笼上一层淡淡银光,他没说话,嘴边噙着笑,缓缓朝她倾身。两人之前的距离不断拉近拉近,宋昉甚至能看清他的睫毛。这突然的亲近让她一时怔住,忘记反应。

    “你这里,有东西。”他嗓音清润,夹着笑意。手在她披散的长发上捏起一个小毛绒线团,很小的白色一点。

    夜色正浓,光影摇曳。俊男靓女的组合最吸引路人目光,时间正好,风景正好,画面也刚刚好。

    宋昉察觉到,萦绕在两人之间的气氛似乎正在往暧昧的方向驶去。

    她眉心一皱,往后退了一步,说:“徐老师,我先进去了。”话音刚落,高跟鞋已迈出,进入酒店旋转门往内走入。

    站在原地的徐竭一愣,滞在空中的手莫名一僵,连带着嘴边的笑也是。

    他疾步上前,再次追上宋昉的步伐。他叫她的名字:“宋昉!”

    宋昉停下脚步,高跟鞋踩在白瓷砖上哒啦清脆两声响。转过半个身子,脸上有笑,和他们第一次遇见时一样的笑,不,比那时还多了几分淡漠和疏离。“徐老师,您还有什么事吗?”

    她用的‘您’。

    徐竭一怔,转而缓缓笑开,看着她的眼,说:“宋昉,我什么意思,你还不知道吗?”

    宋昉嘴角一压,“徐老师,我真不知道。”

    徐竭全当她在装矜持,女孩子嘛,他理解的。眼中的笑意也愈深,他说:“宋昉,我喜欢你,这会儿知道了吗?”

    宋昉顿了顿,半秒后抬起眸对上他的眼,说:“谢谢。”

    徐竭心头兀然一晃,稳住表情,笑容却有些干:“‘谢谢’?这是什么意思?”

    “谢谢您能喜欢我。但,我有男朋友了。”

    原来是因为这个,徐竭放下心来,笑:“有男朋友又没有关系,我不在意这些的,宋昉,我——”

    “徐老师,除此之外还有更重要的一点。”

    “什么?”

    宋昉看着他,笑:“我不喜欢您。”

    “……”

    某人颊边陷入的酒窝渐渐消失,忘了动作。

    酒店外的草丛后。

    两名男人十分钟前就鬼鬼祟祟的举着摄像机趴在这儿,黑夜为他们做最好的遮掩。

    待徐竭进了酒店,他们才将摄像机关闭。

    男人A确认摄像机里的视频,边同男人B咂舌:“我操,这次收获真他妈猛。本来只是想拍个唐虞酗酒的视频,没想到引出来这么一遭。”

    男人A说:“要是之前做好准备就好了,这次突然没做好准备。”

    男人B一拍大腿:“就是!他妈的要是能拍到他们一起进房间,再录到他们什么时候出来,我的天,工资能涨多少你想想!”

    男人A:“算了算了,这次的料也够猛的。嗳——给我看看,你位置拍的对不对啊,拍出那种暧昧的感觉没?”

    男人B嘿嘿一笑:“当然啊!他俩没什么我都能给他们拍出点什么来。”

    ……

    宋昉洗完澡,刚躺上床,就接到了江既明的视频。

    她头发还没吹,湿漉漉的发丝贴在脸颊旁,江既明看到皱眉,说:“去把头发吹了。”

    “先躺一会儿,等下再去。”她一看见他的脸就笑眯眯的,双眸弯成两道月牙:“你不用集训吗?怎么有空和我视频?”

    这次的英雄联盟世界赛在中国举办。

    作为东道主的LPL,当然希望今年LPL能在自己的地方打出个好成绩。于是由IS牵头,联合着入围世界赛的三支LPL队伍,以及遗憾没有入围世界赛的几支LPL作为培训团来组成的一个集训。

    集训很忙,训练赛打完之后又要分析各队战术和不足,一天的时间排的满满当当,宋昉和江既明通话的时间都少了很多。

    “今天提前休息了。”

    “嗯,你辛苦了。”

    江既明听着她哄小朋友的语气轻笑出声,问:“什么时候回来?”

    “快了,还有一些收尾工作完成就能回来了。两三天的样子。”说完,好笑似地睨屏幕里的人:“江既明,我妈都没你这么催人。”

    他危险地眯眸:“嗯?你说什么?”

    怂包笑:“我说你真可爱!”

    ……

    昨日凌晨,由D社发起的#周二见#词条很快上了热搜第五。

    D社是国内一家很有名的狗仔报道社。它曾因爆出某影帝出轨某小花旦的八卦震惊整个娱乐圈,从而瞬间从国内一家不知名小八卦社,跻身进入中国一线狗仔行列。

    时逢九月,十-九大召开在即,按照广电下发的通知,十-九大召开后娱乐圈要风平浪静,不能冒出任何能盖过十-九大风头的消息。

    这意味着,临近十-九大观众们能吃到的瓜将一个比一个少,所以他们格外的珍惜目前的瓜。

    昨晚一看到D社发微博说周二有料要爆,更是睡都要睡不着,均翘首以盼希望能盼来一个八卦大料。

    宋昉今天也听到同事们在说。女孩儿们工作也不做了,就捧着个手机,不停的刷,嘴里还不断喃喃。

    “D社啊,D社,你怎么还没有爆料,我等着你爆料呢。”

    “D社啊,D社,你可千万别让我们失望啊,你他妈要再像上次一样说是大料,结果最后曝出来的是某某某相声演员出轨,老子一定会拿着刀去掀了你们的老巢。”

    唐虞来了后听到女孩儿们的议论也加入其中,还分享出自己的独家小料:“我昨天看到论坛里面说D社这次要爆的是一个现在最火的小生。”

    有人摆着指头在数小生的名字,念到第四个时戛然止住,抬头看唐虞,吞吞喉咙:“会不会是,徐老师啊”

    唐虞一听,心头一跳,原本笑着的脸瞬间也沉了下来,默了半响,她只说:“希望不是。”他们现在是合作炒CP的关系,一方如果爆出除对方外的绯闻关系,双方的利益都会受到巨大影响。

    安静了几秒,有个女孩儿开口:“你们不觉得很奇怪吗?一般来说这种八卦料,他们狗仔都会去和对方交涉的,如果金钱让狗仔满意,这份料就不会爆出来。但D社在昨晚说#周二见#时,还特意强调了‘这份料很新鲜,刚出炉’,这意思就是说他们直接放弃了和对方去交涉,要直接曝光。”

    大家附和同意:“对对对,没错。我觉得可能是那个被曝光的人之前得罪了人,有人要用这东西搞他。”

    “这四个小生里得罪人得罪的最多的是谁啊?”

    此问题一出,众人沉默几秒,而后皆抬头看向唐虞。

    现在最火的四位小生里,谁最是台上一面台下一面,谁对工作人员态度最不好,谁最喜欢沾花惹草连有妇之夫都不放过——答案不言而喻。

    齐刷刷的目光让唐虞心下慌乱。忽然,脑海里闪过了什么,她一把拉过宋昉,压低声音问她:“昨天你怎么回去的?”

    宋昉答:“徐竭送我去的酒店。”

    唐虞瞪大了眼:“就你们两个人?”

    宋昉:“还有他的两名助理。”

    唐虞这才渐渐放下心,但不过两秒又瞬间提起万长高。

    宋昉:“但后来小鹿说自己肚子疼,男助理就扶她去隔壁药店买胃药去了。”

    唐虞太阳穴突突的跳:“你别告诉我,最后是你们两个单独进的酒店?!”

    宋昉顿了顿,点头。

    唐虞觉得脑袋都要炸了:“我不是和你说了让你离徐竭远一点么!”

    “小鹿——”话音顿住,宋昉看着她愤懑的脸,不解:“怎么了吗?”

    怎么了吗?怎么大发了!

    #周二见#的内容还未公布,唐虞已让自己经纪人联系徐竭的经纪团队。

    经纪人起初还觉得她大惊小怪,于是唐虞将整件事情和经纪人从头到尾说了番,经纪人的脸色不断下沉,听完后没有说话,径自出去给徐竭的经纪团队还有自己经纪公司的公关团队打电话去了。

    唐虞领着宋昉在一个会议室坐下。

    宋昉一头雾水,“唐虞,到底怎么了?”

    唐虞坐在她身旁,也不掩盖,直接说出来:“我觉得#周二见#要曝光的人可能是徐竭和你。”

    宋昉惊讶,“我?!”

    “对,你们昨天一起进的酒店,我觉得D社可能是拍到了,想拿这个做文章。”

    “可是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生啊!”

    “没发生又怎么样。娱乐圈的这群狗仔,一贯都是白的能说成黑的,黑的能说成白的。”

    ……

    要说在D社还未爆料出具体内容时,宋昉对此事还抱着一份天真的希冀,而当D社真将视频动图PO出来,她看见动图里穿着黄裙子的女人时,那份希冀瞬间消失殆尽。

    她看着D社社长的配文‘深夜酒店沐春风,俊男靓女把欢言,恩恩爱爱亲密密,搂搂抱抱又亲亲,共同入住酒店内,良辰美景奈何天。’瞬间傻了眼。

    D社配了六张动图,五张是徐竭和宋昉在酒店外的互动,还有一张是两人一前一后进入酒店的动图。其中有一张动图里,摄像机位置架的极好,又加上两人之前靠的很近,摄像机离他们很远,模糊之间给人一种他们正在接吻的错觉。

    唐虞上下翻动手机,目光落在那微博配文上,一嗤:“D社社长这打油诗半分没有长进,我每次看到都想呕。”

    宋昉看着D社那微博,不过三分钟的时间,评论和点赞数已经快破万。她咬唇:“唐虞,这,根本就不是这样的啊!他们怎么能这么说啊!”

    唐虞乜她一眼:“我和你说了要你和徐竭远一点远一点,你不听吧。”本想凶狠的语气在看到她红着的眼时瞬间软了下来,“嗳嗳嗳,你别哭啊,放心放心,我已经让我经纪人去联系公关处理这件事了。”

    宋昉抿着唇,对唐虞认真的说了句谢谢。

    “没事,但——日方,你要做好心理准备,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你的微博里可能会比较的,吵。”

    唐虞口中的‘吵’宋昉很快就体会到了。

    网民们神通广大,扒八卦的本领也是一流。

    D社没有爆出视频里女子的身份,因为他们也不知道。但网民们聪明,他们知道。他们仅凭着那条显眼的黄色碎花裙,一路扒到唐虞巡演S站结束后的后台工作人员合照,果不其然在里面看到了那位黄色碎花裙。

    合照的照片可比那视频里的清楚多了。

    众人又从这合照一路又顺着爬到宋昉的微博。

    正好看见她昨天发的一张自拍——黑色中长发垂肩,一身黄色碎花裙贴身勾勒出曼妙娇躯。

    嗬!小三!往哪里跑!

    宋昉的微博评论区被路人、CP粉、吃瓜群众洗刷——

    【来来来围观小三,围观小三】

    【嗤,唐虞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贴身化妆师够贴身,直接贴到人男朋友床上去了】

    【虽说是路人,但还是想说一句,热评里说徐竭是唐虞男朋友?没有吧,他们只是恋爱节目的假象情侣而已,双方从来没有承认过他们在一起好吧,就你们这群观众喜欢yy……】

    【楼上的,你是宋小三请来的水军吗?给这种人当水军,赚来的钱不觉得脏吗?】

    【感觉那个像是唐虞的唯粉。说真的真的受不了你们,就这种时候你们还要出来证明你主子没和徐竭谈恋爱?受不了…】

    【说真的,你们不觉得那个视频的角度很奇怪吗,像是刻意为之一样……反正我对这件事情的真实性保持怀疑态度,谁的边也不站】

    【回复楼上:我操哥儿们,他妈的那么明显的视频你还觉得奇怪不相信?是不是非要D社拍到他俩上床你才肯信啊】

    【说不信的肯定就是宋小三的粉丝,别管他们,一群脑残粉,实锤都出来了还BB什么】

    【真不敢相信她是这样的人……我之前很粉她的,觉得她人好好。唉,人不可貌相啊】

    【之前宋昉和V家合作我就觉得很奇怪,这个妹子事业也忒顺了点吧,后来听我朋友说才知道,她这个V家的合作是靠睡V家的高层才得来的】

    【这个消息我也听我朋友说过,她是V家内部人员,这个料真实度很高。】

    宋昉之前累积的人气不少,粉丝也挺多的。

    但大家在看到那么重的‘实锤’后,一部分选择不做声,另一部分壮着胆子直冲上前和敌方正面刚,可惜,敌方阵容强大,完全刚不过。

    好事的观众们对此是如此评价的:这是一次饭圈对美妆圈粉丝的单方面屠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与徐竭宋昉和唐虞三人的热搜词条不断增多,不断上升。公关部在加班加点的在想策略。

    大家都火烧眉毛,焦灼不已,但身为当事人的徐竭却不见了踪影。

    唐虞发现后,气的要炸毛:“徐竭那丫呢,死哪儿去了?妈的,他惹出来篓子就躲起来了,要老子给他收拾?”

    一提起这个徐竭的经纪人也头疼:“他昨天晚上和我打个电话说要去散散心,就不见踪影了,打他电话也没人接,不知道他在哪儿。”

    唐虞冷笑:“玩失踪?呵,那个孬货,他也就这点本事了。”

    网上对于的宋昉的扒皮仍在继续,从一开始的‘小三’,慢慢演变成后来的‘V家合作是靠潜规则得来的’‘整容’‘淘宝店卖假货’等等等。

    在晚八点时,网上舆论再次达到高潮。

    原因是D社放出了这么一段录音。

    几名女子在交谈,前面的声音较杂,听不请什么,直到录音三秒时,很清晰的女声——“因为,那位打电竞的现在是我男朋友。我男朋友这点情感历史,我还是知道的。”

    那条微博除了这条录音,还配赠了一个图片和一段视频。

    视频里的主人公是RG的辅助胖子陈旭。

    那是他直播时的视频,里面他穿着的是件毛衣。

    镜头里,他笑着和观众说:“为什么笑的这么春气十足?哈哈哈,因为最近在喜欢上一个妹子,我这□□光得意。哎哎不开玩笑不开玩笑,说真的,兄弟们你们能不能帮我想个追妹子的方法。她是个美妆博主,你们知道怎么样才能追到美妆博主波?”

    接着是那张图片,

    那是夏季赛时,胖子和她在后台聊天的图,原本挺和谐的照片,加上之前那录音和视频的渲染,旁人怎么也不觉得只是和谐了,看他们这两人之间的暧昧电流,分明是,JQ满满啊!

    @D社:这些资料是一名知情人透露给我们的。真不知道宋小姐是一脚踏两条船呢,还是在踏上徐竭这条船后又把电竞选手那条船给踹了?

    这一招打了唐虞和徐竭团队一个措手不及。

    唐虞看到后,注意力放在了一个奇怪的地方。她抖着声,问宋昉:“之前每天在电话里和你撒娇,和你腻歪的男朋友就是他?!”唐虞试着想象了一下,这么一团肉,抱着手机用嗲声嗲气的语气和宋昉撒娇的画面——抱歉,她想象不出来,她还想活着。

    宋昉无语:“不是他,他是我男朋友的队员。”

    唐虞这才长舒一口气:“这我就放心了。”

    “…………”

    你放心个什么鬼啊!

    一直沉寂无声的电竞圈粉,因为这道录音瞬间炸开。大家都是黑人问号脸。不是,这他妈娱乐圈的事儿吗,怎么又和胖子那B扯上关系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今天够精彩,真他妈金九银十!九月已经这么精彩,十月你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

    【宋昉的这个口味,我是真的有些不大能理解了。一个这么帅,一个这么油腻,她,两极分化挺严重啊】

    【#宋小三脚踏两条船##宋昉疑似劈腿FG辅助##宋昉船王#】

    【回复楼上:楼上的饭圈小姐姐,我们这叫RG不是FG,刷词条的时候麻烦把队名确认一下行吗:)】

    【#陈旭是电竞界的耻辱##陈旭头顶上绿油油#】

    【还是我们AKOO好,洁身自好,从不和沾惹这些网红啊女主播什么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陈旭还在集训吧,那个B看到这消息估计会吓死去。】

    他们说的没错,陈旭的确快被吓死,倒不是因为热搜,是因为他们队长那淬着冰的目光。

    胖子往后缩了缩,朝江既明干笑了两声:“江,江哥,我这,我这可以解释的。”

    江既明眉毛一抬,不说话。

    “那个直播的确是我说的,但那是你们还没在一起之前啊!还有那个录音,A嫂明显说的就不是我啊!她说的肯定是您啊!是您!”见他面色稍霁,胖子松口气,又说:“那个照片里我和A 嫂就是单纯的聊天,很单纯很单纯的聊天,双方之间的距离一直保持在十厘米范围之外。天地良心啊!江哥,你相信我啊!”

    11看着哭天喊地的胖子笑出了声,“喂,你别折腾他了,再折腾下去,我们软萌的辅助要被你弄得提前退役了。”

    胖子擤擤鼻子,靠着11,泪眼汪汪:“11哥,还是你对我好!”

    这厢话音刚落,那厢猴子又捧着手机大声叫了起来:“卧槽,又有了,又有了,你们快来看。”

    几人凑上前围过去,手机里是他们队长和宋昉在机场接吻的照片。

    这可比D社的视频要拍的好,男女主的脸都看的清清楚楚。

    众人均倒吸一口凉气。

    11先开口问:“这又是那什么D社爆出的?”

    猴子摇头:“不是,这是我老婆发给我的。我听她说,这图片好像是在一个八卦论坛上爆出来的。”

    江既明看着手机屏幕里的照片,眸色渐深。

    S市。

    网络上因那张机场接吻照,舆论在今天第三次达到顶峰。

    宋昉的相关词条——#宋昉船王#荣登热搜榜第二位。

    这次的唐虞在看到照片后,又一次将注意力放错位置。她问宋昉:“这个是你男朋友”

    宋昉点头。

    又是长舒一口气,“这下我放心了。”

    “………………”

    这场八卦爆料之战,因为几方的角色不同,慢慢转变成了饭圈美妆圈电竞圈的三方厮杀。事实证明,之前宋昉屡次夸电竞圈的撕逼能力强是没错的,他们的战斗力真的很强,虽饭圈实力也不弱,但和电竞圈那一大波老油条相比,还是弱了一点。

    宋昉翻翻自己的微博,一眼看下去,全是指责她的评论。

    说什么她脚踏三条船就算了,还说她整容、淘宝卖假货、潜规则上位巴拉巴拉。

    一个个的说的像是他们的看到了一样。

    每句话前面加了个‘听我朋友说——’自己就不用负责。我可没有造谣,这都是听我朋友说的。

    呵,淘宝卖假货,她连淘宝店都没有开过,何谈卖假货?

    宋昉心情越来越down。

    唐虞不知又看到了什么,在座位上惊呼一声,拉着宋昉的手不停地摆:“宋日方,宋日方,看这个,看这个。”

    “是不是D社发的?我第四个男朋友出现了是不是?”宋昉以为是D社又发了什么,她已经懒得看。

    “不是,不是,哎呀,你自己看!”说完,她将手机一伸,递到宋昉面前。

    ——【@RG-AKOO:我女朋友@小日方-SF[图片]】

    那张照片是去年圣诞节前,他们第一次约会时路人帮他们拍的照的那张。

    巨大圣诞树前,冷杉树挂满装饰与彩灯,他穿着黑色卫衣,她穿着驼色毛呢大衣,与身后的绿色彩灯相映,没有半分违和,万分的和谐。

    宋昉看着那条微博,倏地瞪大了眼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