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十五章 像猫

作者:七里寻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宋昉这次呆在A市的时间是挤出来的,并不长, 仅短短四天。四天过后又要从A市直飞多伦多, 参加接下来的唐虞在加拿大站的巡演。

    江既明得知时嗯了声便不再说话。长臂环住她的腰, 下颚抵在她的肩胛骨上。

    鼻间呼出的气息喷洒在她的颈窝。

    像只猫。

    又乖顺又粘人。

    面前的灶台上炖着海鲜粥, 雾气腾腾,慢慢有香气溢出来。

    突然问他:“嗳,洲际赛现场的台湾观众真的和网上报道上说的一样?”

    洲际赛夺冠后,所有电竞论坛都在讨论着LPL夺冠的喜讯,同时也有报道说, 此次作为东道主的台湾观众对LPL反应极其冷淡。

    LCK在比赛中单杀一个人都能引起他们的欢呼雀跃, 而LPL就算是越塔强杀对方C位都引不起他们一点掌声。

    此时正逢大陆与台港关系紧张,此事爆出来引起网上热议。

    后又有人扒出总决赛前,台湾电竞粉在某电竞论坛上抨击LPL吹LCK的话。

    “差不多。”

    她侧过半个身,笑着看他的侧脸,“没事没事,他们不为你加油还有我呢, 我为你加油。”

    他挑眉,揶揄:“怎么加?在手机屏幕前边甩手边说‘江既明加油, RG好棒’?”

    ……完全被他说中。

    她还真的就是那样。

    想象那画面, 跟个白痴一样。

    但女朋友还是要面子的,转回身,不看他, 心虚地反驳:“……胡说,我才没有那样子。”

    “恩。”他说, “傻子才那样子。”

    又气又羞,“江既明!”

    他看着她气呼呼的脸,忍不住弯下脖亲啄了一口。

    宋昉赌气似的擦擦脸,说:“别亲傻子。”

    她话音刚落,某人又亲了一下。

    又擦,“离傻子远点。”

    抱的更紧了,而且又亲了下。

    “……”

    这人是存心和她作对。

    又气自己怎么这么不争气,就亲了三下而已,脸都红透了,像烧起来一样。

    转过身,不再看他,专心熬粥。

    再也不想和这个人说话了。

    海鲜粥是专门给这位不喜欢吃早饭的江先生熬的。

    宋昉端到餐桌时,忍不住又在心底夸了波自己真是善良,就算刚刚被男友那样嘲讽,还是给他煮了香喷喷的粥蒸了一,且专门送到他面前。

    大善人。

    以为他会细细品女朋友用爱满满心和善意熬的海鲜粥和包子,却没想到他只是三下五除二的快速喝完吃完。很赶一样。

    白碗见底,宋昉看的一愣一愣。

    对面的人抬头看她:“你吃了没?”

    “啊?我?吃了,下飞机吃了个面包。”

    “恩,好。”他点点头,站起来,又走到她面前牵着她的手,拉着她往主卧里走。

    宋昉一头雾水,“好,好什么啊?你就不吃了?喂!你往房里走干嘛?房里有吃的?”

    “读档。”

    “……哈?!”

    脑海中倏忽闪过一个画面——

    那次比赛完,她让他在门口等她,结婚她吃饭,江既明又在那儿闹脾气,她又哄又亲好一阵才把这人给哄好。

    而且被他亲的迷迷糊糊之时,似乎听见他说:“这一次存档,下次补偿我。”

    她好像还连声说了“好好好”……

    都那么久之前的事了!他怎么还记得呢!

    宋昉脑子跟浆糊似的,进了房看见那张大床,心里猛地一跳……

    她大概知道‘补偿’是什么意思了……

    被他一把扯进房门。他长手一伸,将房门关上。

    宋昉不解:“家里就我们两个人,关门干嘛?”

    江既明:“防狗。”

    防那只电灯狗再次破坏好事。

    那位兄弟可是个惯犯。

    宋昉:“…………”您总是想的这么周到。

    她还没来得及再开口说什么,已被他压在门上,细细的吻着,要说的话全囫囵进了肚。

    大手探入她的衣下摆,带着凉意的指腹摩挲她腰间的肌理,激地她一个激灵。

    和他吻着吻着又忘了换气,大脑缺氧,双腿变软。

    背后的扣搭被长指轻松解开。

    他离开她的唇,低喘着气,模样太诱惑。“宋昉,换气。”真怕女朋友因缺氧进医院,明日可上A市日报头条。

    宋昉有些不好意思。猛吸几口气,双手环着他的脖颈又上去,热情十足。像是在和他证明自己接吻能力其实是不错的。

    小别重逢,主卧战况有些激烈。

    这么说吧,宋昉一共就在A市呆四天,其中有三天的时间除了吃饭和喂德玛西亚吃饭的时间之外,其余时间都被江既明拉着在床上厮混。

    她这二十三岁半的老腰有点经不起折腾了……

    第四天没被江既明得逞是因为她晚上要去爸妈家陪他们吃饭。

    这次宋昉态度很坚决,就算江既明可怜巴巴看着她都没用。

    她甚至还义正言辞地说,江既明,你能不能把精力放到别的地方一点。

    没想到江既明这人太没脸没皮,将她拉进怀里,在她眼皮上落上一吻。而后薄唇贴在她耳边说了句极其不要脸的话,让宋昉瞬间羞红了整块面。

    放在漫画里此刻她头顶都在冒烟了。

    她是低能且极其不会看人。

    竟在之前觉得他是个清冷的高岭之花,现在看来,明明就是个不要脸的骚怪!

    她在衣帽间挑衣服。

    脖颈胸前都是红印,让原本简单的挑衣服环节变得无比困难起来。

    挑了半天,选了条深绿色长裙穿上身。裙子贴身,勾勒出细腰轮廓,只是领口面料不多,完全挡不住脖颈上的那些吻痕。

    这要让自己家那位最喜一惊一乍的老母亲看到……后果不敢想像。

    她看到这个就来气,转身对倚在衣帽间门口的人道:“都是你!!!”

    莫名被cue到的江既明也是一头雾水。又关他事?

    她指着自己脖颈,怒:“这!这!这!你让我怎么穿衣服!”

    江既明看到那些深深浅浅的红印,瞬间了解。

    轻轻噢了声。

    这个的确关他的事。

    宋昉听到那语气更气了,噢?你还噢?!我都头疼死了你还噢?!

    不同于她的急的跳脚,他平静的很,双手插在休闲裤口袋内,缓步朝她走来。

    灰色拖鞋停在她跟前。

    宋昉抬眸看他。

    她以为他要道歉,说些什么,“亲爱的我知道错了,我不够体贴没为你着想,我以后再也不会这么任性了”之类的话。却没想到,这厮竟然倾过身,在她脖颈上方又印下一吻。用力吸吮,白皙肌理上很快又多了一个显眼红印。

    宋昉完全没想到他会来这么一招,傻愣的忘记反抗,等反应过来后,见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才瞬间想起他刚才又做了什么混事儿。

    连忙转过身看镜子。

    新鲜的草莓印太打眼,刺地她不敢看。

    她真的要炸了。

    一拳用力砸在他的胸上,江既明,你混蛋!!!

    她生气时脸总是涨红,一双杏眼瞪的圆溜溜,一字一顿地厉声叫他的名字,奈何她声音又太柔,加上女友buff加成,在江既明眼里一点威胁里都无,似娇似嗔,可爱极了。

    宋昉最后穿了和黑色高领针织裙回了爸妈家。

    时值七月上

    A市温度不低,宋父看到女儿包裹严实的一身微微惊讶,“昉昉怎么穿这么多?不热吗?感冒了?”

    宋母一听‘感冒’二字菜都不炒,拿着锅铲焦急忙慌从厨房里冲出来,“感冒?!感冒?!囡囡你感冒了?!发烧没?流鼻涕吗?脑袋不晕吧?妈妈给你弄点——”

    宋昉连忙叫停,“没有感冒,没有感冒。”

    “那你怎么穿这么多?”

    “因为时尚。妈现在流行这个,高领,特别流行。”

    听到女儿没感冒父母都放下心,但还是忍不住训导几句:“我现在真是搞不懂你们这些小年轻,以前穿个烂裤子叫时尚,现在三十多度的天还穿个高领也叫时尚。搞不懂你们想什么。”

    宋昉默默接受训斥,不敢反驳。

    在心里骂江既明第一百二十五遍。

    宋暄在补习班补课,不在家。

    这晚饭话题中心自然落在回家的女儿头上。

    女儿现在事业有成,和大明星合作,还经常能在网上看见她,旁人都说她家的女儿出色。这么多人夸,宋母也渐渐认同了她曾经认为四舍五入相当于‘无业游民’的女儿的工作。

    但不念叨工作了,还是可以念叨别的嘛。

    宋母说的直接:“囡囡,你想去相亲吗?”

    这话让宋昉成功被噎住,咳的满脸通红。宋父赶忙递过来一杯水,让她喝下顺气儿。

    气儿顺通了,宋昉的心可没顺通。

    现在不说考银行了,开始说相亲了?母亲大人,我宁愿你说考银行。

    她吞吞喉咙,说:“妈,我想我现在是不怎么想的。”

    她又准备对这不想进行一番解释,却不料还没说话,宋母就说:“不想也没事,反正你还年轻,慢慢来嘛。”又担心女儿太过慢慢挑,补充句:“但不能太慢了,你今年二十四了,明年就二十五了,得在这方面留神点。”

    宋父看宋昉一眼,说:“你别催她,她现在忙事业,哪里忙的来。”

    宋母:“我哪里催了,我没催啊,我就提一提。”又喃喃:“再说了,小李那外甥呆头呆脑的,我也不喜欢,配不上囡囡。”

    小李的外甥?

    原来如此……

    宋昉懂了。

    又怕注意力再次拉到她身上,她默默低头扒饭,不敢说一句话,菜都不敢夹。

    宋昉临走前,宋父寻个借口把宋母支走,将女儿拉到一旁,低声问:“上次那个,你们还在一起没?”

    宋昉一愣,点头:“恩。爸,你没和妈说吧?”

    “没,给组织保密着呢。”又看她,问:“你准备什么时候和上级交代?”

    上级指的她妈。

    “快了。”

    “你可快点儿,我看你妈最近对这事儿可上心,我都快对付不住了。”

    “……好。”

    宋昉此次爸妈家之旅什么好运都没有,还多出了件让她头疼的事。

    她太清楚宋母,A市的天都没她变化的快。

    今天说不用急,说不定明天就领着她让她去相亲。

    难道真是时候将江既明带回家了?

    但要是妈妈不同意反对怎么办?

    江既明的夏季赛还在进行,不能让这些无谓的事情影响他的心情。

    回来后宋昉的心依旧沉沉,如一团乱麻一样,勒地她心烦。

    江既明自然注意到枕边人的异常。她一脸“我有事,但别问我发生什么,让我自己静静想一想”,所以他没问她发生了什么。但在晚上睡觉时,她辗转反侧睡不着时,果断伸出手,将她揽入怀中。

    吻吻她的发顶,嗓音悦耳,宋昉,别想了,睡吧。

    这声音像镇定剂,让宋昉焦躁的心瞬间安静。

    她靠在他的怀里,缓缓阖上眸。

    睡吧睡吧。

    别再想那些烦恼的事。

    男朋友的怀抱是全世界最舒适的地方。

    很快就睡着。

    且一夜好眠。

    送机的时刻总是很让人不好受。

    情侣最是。

    江既明不舍得她,宋昉又哪里舍得他。

    没办法,再舍不得也要说再见。

    人来人往的航站楼。

    他们已站在这儿许久,迟迟不挪步。

    宋昉觉得这样不行,狠狠心,先开了口:“你早点回去吧,等会儿不是还要回基地训练?”

    江既明嗯了声,说:“我等你走了我再走。”

    这次他好乖啊。

    又没闹脾气,没像个小孩子一样让她许诺下次归来的日期。

    终于像个大人一样了。

    这样的乖巧,宋昉应该感到轻松,但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鼻酸。

    踮脚,亲亲他的唇,“好。”

    拉着行李箱进安检门,没忍住又回过头。

    他站在人流中,隽朗挺拔。白衬衫解开第一颗纽扣,巨大落地窗在刺眼的阳光洒入,给他镀上一层暖黄光晕,他像是从画里走出来一样。

    她心忖,他穿白衬衫真好看。

    干净,清秀,看久了又能品出几分惊艳。

    安检人员见宋昉久久滞留原地不动,忍不住笑:“美女,别看男朋友了,过安检啊。”

    “抱歉,抱歉。”她脸红红,将目光收回,步伐往前走过安检。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