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24.番外:十年之后,十年期

作者:燕子归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春光灿烂,暖日如夏,转眼间,十余年过去了。

    大晋国,自沈沧瑜登基后,便开始注重武事,十余年过去,虽然还是无法彻底改变大晋有些重文轻武的习惯,但多少的,国力还是强了一些。

    而洛楚尘,这位自沈沧瑜登基后,就屡屡被人诟病出身的皇后,也终于用铁血的手腕彻底压制住了后宫永平朝余下的那些个老油条们,甚至,还用四子一女的‘战果’,让前朝某些一直说要选秀,皇后才德不足以服众的朝臣们,彻底闭了嘴。

    话说,对沈氏皇族而言,子嗣代表一切,洛楚尘一个人的战果,在某种程度上,都压过百花遍地的永平帝了,谁还能说出什么来?

    能生了四个儿子一个女儿,莫说洛楚尘是伎子之女了,她就自身是那啥……朝臣们都会睁一眼闭一眼的。

    所以,综上来述,比之先前的风波无数,沈沧瑜和洛楚尘这十余年过的还很挺平静美满,尤其是洛楚尘陆续生下几个儿子之后,选秀压力大减,朝臣开始习惯沈沧瑜后宫独一人的情况,不在三番四次的请旨上奏,到让洛楚尘轻松下来,甚至都能偶尔请生母万兰春进宫见见面了。

    帝后恩爱十余年,后宫在无人,这在大晋国,甚至是列代史书上,都是极少见的,到让京城无数贵女们对沈沧瑜产生了迷之好感。

    尤其,沈沧瑜长的还那么俊俏,又的皇帝身份加成,哪怕人家不选秀,想跟他来一段儿的女子亦多如牛毛,不过,每到这个时候,都无需沈沧瑜说什么,只要洛楚尘办个宴会,将群臣家中的女眷小姐们招进宫来,露露脸儿之后……

    那些怀.春,立志上青云的女子们,大多都会默默掐了心头的念想。

    没办法,皇后长成那个‘样子’,肚皮还争气,生那么多孩子……她们进去干嘛,给人家‘送人头’吗?

    或许是生活过的顺心,洛楚尘是越长越好看了,原本沈沧瑜还能跟她相比,可如今……朝政事物繁多,他上位又不太光明正大,尤其,大晋国经过永平帝的‘统治’之后,国力当真不怎么样了,还太过重文轻武,为了不愧‘抢’来的皇位,额,不对,是大晋百姓,沈沧瑜自当了皇帝之后,完全可以说是在没有轻松的时候……

    每天早起晚睡,看折子看的两眼发花,这么十多年熬下来,虽然出门依然还是‘男神’模样,中年美男子,但比之无事一身轻,每天儿子膝下承欢,晚上还有丈夫陪着‘放松精神’的洛楚尘,沈沧瑜确实是有点老了!!

    他完全正常三十多岁的男人模样,而洛楚尘……却仿佛吸了精气的妖精似的,今年三十二,明年二十三……

    到把沈沧瑜衬得跟她爹一样!

    ……

    这一天,天气晴朗,万里无云,洛楚宁打理整齐,一步刚迈出正院儿,她的女儿,六岁的福儿就颠颠儿的奔过来,“娘,娘,你要去哪里啊?陪福儿玩吗?”合身扑到洛楚宁怀中,福儿撒娇着道。

    “娘要回你外祖家,等晚上回来在陪我们福儿啊!”洛楚宁赶紧笑着抱起福儿。

    “不嘛,不嘛,娘陪我嘛!”福儿不依的摇着身子,伸手肉呼呼的小手抱住洛楚宁的脖子,粉嫩的小嘴嘟着,“要不娘你就带福儿去外祖家,大哥和大姐姐都不在,福儿一个人不愿意在家嘛!”

    “不行!”洛楚宁笑着摇了摇头,伸手把福儿递给跑过来的奶娘,点着她的鼻尖道:“等你在大些,懂事儿了,母亲在带你去你外祖家。”

    “现在,你若觉得没人陪你玩儿,便去找你两个外祖母去!”

    “哼,好吧!”福儿抿着唇,感觉母亲态度坚决,怕是没有什么转还的余地,只能佯佯被奶娘抱在怀里,眼巴巴的瞧着洛楚宁,却在没说什么。

    把女儿送到生母柳恕儿——柳姨娘那里。洛楚宁坐上马车,前往安陵候府。

    坐在车厢中,眼睛望向窗外的景色,仿佛跟十年前没什么不一样,依然桃红柳绿,行人匆匆,但洛楚宁的心情,却早已完全不同了。

    当时,许家被满门抄斩后,洛楚宁就一直住在万兰春那里,后来又经洛楚尘相助,寻回了自己的生母,那个时候,她就觉得已经身处天堂。

    和离被家族除名的女儿,能够平平安安,衣食无忧,甚至还有跟生母相聚,她又能求什么呢?

    有做为摄政王妃的堂妹,能保她一世平安,洛楚宁早就别无求,她甚至已经就暗暗想过,堂妹因身份问题无法一直跟在万兰春身边尽孝,那么,做为堂姐,她就一直陪着万兰春,为她养老送终,报答堂妹的大恩好了。

    事实上,她是这么想的,她也是这么做的。无论堂妹是摄政王妃,还是做了皇后,她都安安份份的守在万兰春身边,只把自己当做有两个娘亲,体贴孝顺,事必恭亲。而万兰春,许是因为亲生女儿不在身边儿,到还真把洛楚宁这个跟女儿有血缘关系的堂姐,当成了自家晚辈看待。

    随后,慢慢相处着,感情逐渐加深,万兰春开始觉得,把洛楚宁一个妙龄女子‘绑’在自己这个‘老太婆’身边儿,似乎不大对。便开始劝洛楚宁‘在往前走一步’,而洛楚宁,受安陵候府教育,自幼学的是‘烈女不侍二夫’,虽然她的行为……说真的,在旁人眼中,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千古毒妇’,但洛楚宁自有自己的行事准则,根本不想在成亲。

    话说,自己带着两个‘娘亲’过的挺好,她根本不想在找个什么‘丈夫’管着她,经过许容诚之后,她有心理阴影啊!!!

    就这么着,磨了好几年,一直磨到沈沧瑜都登基了,洛楚宁才终于熬不过两位‘娘亲’——万兰春和柳恕儿的‘口若悬河’,听了她们的话,嫁了她们千挑万选的一个二十多岁的穷秀才。

    这个秀才是真穷啊!!无父无母,无兄无弟,自己光杆儿一个人,身体还不是特别好,二十多岁了,连娶亲都未曾过,不过幸而这人性情不错,天生温和好说话儿,洛楚宁虽然‘经历丰富’,在嫁了他之后,到未曾从他口中,听见过一字半句的不好。

    洛楚宁是带着不少嫁妆嫁给穷秀才的,当然,比之她还是安陵候府小姐的时候,肯定是比不得。但在穷秀才眼里,她的嫁妆简直就是‘天文数字’。靠着洛楚宁的嫁妆,穷秀才慢慢养好了身体,一路科考——举人,进士,封官,外放……直到如今,那穷秀才竟然已经官拜二品,成了礼部右侍郎了。

    水涨般高,随着丈夫步步高升,洛楚宁自然也成二品诰命夫人,重新回到曾经的‘阶层’,洛楚宁的那些往事,自然不会有人不知道。可碍着洛楚宁乃当今皇后的堂姐,且,她的丈夫亦没有半点嫌弃她的意思,到没人敢当着洛楚宁的面儿,说三道四。

    当然,背后闲言肯定是有的,但这么多年过去了,洛楚宁早就学会‘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这条准则了。

    洛楚宁浑不在意,日子也是越过越好,生了两女一儿,俱都健康长大。甚至,前几年,安陵候府还宣布将她重新记回祖谱,认祖归宗了。

    当然,对安陵候府那些所谓的‘亲人’,洛楚宁早就不在乎了,可人既生于世,那总不能肆意妄为,她还有丈夫儿女……哪怕为了孩子们的名声,她也‘欣然’接受了安陵候府的示好,父女相认,‘重归于赦’。

    当然,父女相认归相认,洛楚宁不可能在把柳姨娘‘还给’洛锦文,索性,洛锦文是个精明人,哪怕心知肚明自己‘姨娘’是怎么丢的,也揣着明白当糊涂,就那么含混过去了。

    如今,不管是柳姨娘还是万兰春,都跟着洛楚宁住在侍郎府,帮她看看孩子,弄孙为乐。而她的丈夫,那个穷秀才,本身性情便不错,又有当朝皇后的生母在那儿压着,到不敢说些什么,可是很恭敬的把柳姨娘和万兰春,当做岳母对待。

    她跟丈夫之间……爱不爱情的,洛楚宁不敢肯定,不过,选择在嫁,她到是不后悔!

    ……

    马车一路晃晃悠悠,很快来到安陵候府,如今每隔一两个月,洛楚宁都会回‘娘家’一趟,跟生父嫡母‘交流’一下。

    至于‘交流’的是什么……反正洛锦文和许氏都不觉得别扭,洛楚宁也就无所谓了!

    “哎啊,这不是我们二姑奶奶回来了吗?”到了安陵候府的正门口,已经得了信儿的许氏心腹李灵芝早早等在那儿,一眼瞧见洛楚宁,赶紧迎上前,满面笑容的奉诚道:“二姑奶奶快请进吧,我们夫人正等着您呢!”

    “这不是李家嫂子嘛,烦劳你带路了!”洛楚宁也笑着,迈步进了大门。

    坐上软桥,路过二门,进了内院,一行人没一会儿的功夫,便到了春晖院。

    洛老夫人依然还健在,只是年纪实在太大,精神明显不如以往,眼花耳聋。不过,对这位老祖母,洛楚宁依然还是有一些尊敬的。

    到底,就算这位并没维护她到底,却依然在她最艰难的时候,给予过她一些帮助。

    “宁儿见过老祖宗!”进了正屋,她笑着福身请安,又转身望向许氏,“拜见母亲,不知母亲近来可安好?”她笑眯眯的,丝毫不见十数年前,那个在许氏嫡母威严下,瑟瑟发抖的庶女模样。

    “到要谢谢宁儿惦记,母亲挺好的!”许氏垂头坐在上首,干巴巴的说。

    如今,安陵候府虽然有女为后,可本身,不知道为什么……却一直没有在显赫起来。当然,钻营了这么多年,洛锦文确实重回朝堂了,可内阁早就满了,他也不过得一闲职,到还野心勃勃,可时世早已不容他在有做为。

    十几年磨下来了,洛锦文在大的心劲儿都被磨没了,现在想的不过就是培养儿孙,只不过,安陵候府三代的孙子们……不管是大房还是二房的,资质都是平平,不管洛锦文怎么教导,如何扶持,都不过在六品五品之间‘游荡’,根本升不上来。

    府中第三代唯一出头的,乃是三房洛锦砚的儿子,在安陵候府三代中年纪最小,官儿却最大。如今正在刑部任职,正四品的官职,算是年少有为,可惜,三房早跟安陵候府分了家,断了道,三房的儿子就是在有能耐,亦跟安陵候府没多大关系了。

    当初,许氏是高高在上的候夫人,威风凛凛的嫡母,洛楚宁是她膝下庶女,见了她如同耗子见了猫,大声咳嗽一下都不敢。但如今……她成了落魄候府的主母,而洛楚宁却是堂堂正二品的诰命……

    当真风水轮流转。

    幽幽叹了口气,看着洛楚宁,许氏在拿不出嫡母的嚣张劲儿,反而笑的一脸‘温和’。

    “二婶近来还好吗?芬儿如何了?我这段日子挺忙的,到有日子没见到她了!”许氏不喜欢洛楚宁,洛楚宁难道会喜欢她不成?回安陵候府,不过是回给京中人看得罢了,她和许氏早就相看两相厌,问候一声,便不在想搭理她,反而转头望向二房裴氏。

    比之从前,裴氏可是老的多了,头发已经半白,就连丰腴高大的身子都有些瑟缩之感,脸上的皱纹增多,明显在没有从前的心劲儿。

    方才,不管洛楚宁是跟洛老夫人谈天,还是跟许氏说话,她都老老实实窝在角落里,眼睛都不抬一下。不过如今,听见洛楚尘唤她,问的还是她那守寡的女儿,裴氏嘴角到不由勾出一抹笑,颇有些真心实意的道:“到要多得宁儿你你惦记,芬儿挺好的,不过……你应该知道,几年前我那嫂子去逝,芬儿那丫头给她婆婆守孝呢,不方便出来。”

    “我记得她孝期到了啊!”洛楚宁挑了挑眉。

    “我芬儿孝顺,说她婆婆不容易,要给她婆婆守满三年,这还差一个多月呢……”裴氏抿了抿唇,神色多少有些不在意。

    见她如此,洛楚宁轻轻一笑,便也不在问了。

    其实,她心知肚明,什么要给淑惠长公主守孝……全都是扯蛋,淑惠长公主明明就是让洛楚芬气死的。给她守孝,洛楚芬就不怕人家变成恶鬼半夜来敲她房门吗?

    话说,自裴佐辰死了之后,淑惠长公主迁怒儿媳,洛楚芬在长公主府的日子过的极不好,可以说朝打夕骂,不过,自从洛楚尘做了摄政王妃,并且表露出多少有些护着这个嫡妹的意思之后,洛楚芬的日子便好过不少,偏她又是个张扬的性子,多少有点记吃不记打的感觉,淑惠长公主一朝示弱,没压住她,洛楚芬就开始‘作’起来了。

    尤其后来,洛楚尘还做了皇后,而淑惠长公主彻底落魄,只靠着个‘长公主’的尊位,老老实实的养孙女,洛楚芬一朝得了‘自由’,便更加过份,好在,她对淑惠长公主多少还有些个畏惧,虽然每日打鸡骂狗,到还不曾敢去招惹淑惠长公主和她那小侄女儿。

    如果日子就这么过下去,不过是恶人自有恶人磨,到也没什么,可偏偏不知怎地,前几年洛楚芬突然遇见了个‘真爱’,两人爱的死去活来,那男子坚定的要娶洛楚芬,而洛楚芬也要二嫁于她。对此,洛楚宁到是没有什么意见,毕竟她也是二嫁之女,洛楚芬的丈夫早就死了,又早早守满三年孝期,想在嫁人,谁都不能反对。

    毕竟,初嫁从父,二嫁从已。

    但,就淑惠长公主那脾气,又怎么可能容许洛楚芬‘背叛’儿子,在去嫁人。那个时候,当真是闹得天翻地覆,淑惠长公主宫里宫外哭天抹泪,甚至还哭诉到了沈沧瑜面前,闹了足有小半年……最终的结果,是洛锦文丢不起这人,强硬压下了洛楚芬在嫁的念头。

    在嫁不成了……可洛楚芬是那么听话的人吗?不让她嫁,她把人养在府里好了,反正她喜爱的那个男子是个戏子(这也是她在嫁不成的根本原因之一),养他在府中,对洛楚芬来说,毫无压力啊!!

    就这么着,两人不是夫妻胜似夫妻的在一起了,淑惠长公主哪怕气的肺疼,可闹也闹了,作也作了,儿媳都不在嫁……淑惠长公主也是毫无办法,只能强忍了下去。

    忍着忍着,时间慢慢过去,淑惠长公主身体越来越不好,便在三年前,终于给小孙女请封了个县主之位,并打发她出嫁之后,病死床塌。

    而做为她的儿媳妇,洛楚芬开始‘守孝’生涯。

    本来,做为儿媳,她只需为‘婆婆’守上二十七个月既可,算算两个月前就该出孝了,可她非要守满三年……到不是为了孝顺,事实上,洛楚芬对孝顺淑惠长公主,当真没有半点孝顺的心思,她之所以不出孝……不过是因为——她在坐月子罢了。

    不错,就是坐月子,自洛楚芬跟那戏子好上之后……人家夫妻般那么相处,自然不会没有孩子,事实上,他们早早就生下一子一女,儿女双全了……不得不说,淑惠长公主之所以会病死,跟这事也有很大的关系。

    毕竟,心里实在憋屈啊!!

    在淑惠长公主的孝期中,洛楚芬又怀了孕,前几天仿佛又生了个儿子。洛楚宁没细打听,隐隐听过一耳朵,随后便忘到脑后了。

    “既然是这样,那我到不好打扰芬儿了,待她出孝后,我在去看她吧!”打了哈哈,洛楚宁把这事儿辄过去,在没提起。

    在安陵候府用过午膳,拒绝了洛老夫人的挽留,洛楚宁打马回府,谁知到了家里之后,便有丫鬟上前禀告,说是皇后娘娘微服出宫了。

    真真把她吓了一跳,连衣裳都没顾上换,一路小跑来到正厅,刚好瞧见洛楚尘正笑眯眯的拿着九连环逗小福儿玩耍。

    而小福儿旁边,一左一右,正是她的两位娘亲——万兰春和柳姨娘。

    “皇后娘娘?您怎么突然来了,都不说一声。”洛楚宁赶紧上前行礼,“臣妇拜见皇……”

    “得了,别客气了,赶紧起来吧!”洛楚尘满不在意的挥挥手,嘴里还逗着小福儿,“来,福儿,叫堂姑姑……”

    “皇姑姑,我都六岁了,你这招不好使了啊!”福儿一脸黑线的瞧着眼前的九连环,表情惨不忍睹!

    “额……好吧!”洛楚尘抽了抽嘴角,佯佯收回‘玩具’。

    “福儿长大了,小大人儿似的精乖,你可不能在把她当成小孩儿看待了!”万兰春忍不住哈哈大笑,伸手抱起小孙女,“来来来,福儿到外祖母这边儿,外祖母抱你去吃点心,咱们不理你皇姑姑,她坏……”

    小福儿自幼是被万兰春和柳姨娘养起来了,对两位外祖母早就熟到不行,闻言乖乖跟着万兰春前去吃点心,屋里便只剩下洛楚宁和洛楚尘了。

    “你今儿怎么有功夫出来?”洛楚宁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疑惑的问。

    “宫里没什么事儿了,我便出来见见母亲,谁知她有了小福儿,就在懒的理我了!”洛楚尘弩了弩嘴儿,三十几岁的妇人,做出这个作动,却还如二八少女般,“你呢,我听柳姑姑说,你回候府去了?那边儿怎么样了,可有什么热闹能瞧?”

    她极八卦的问,复又皱了皱眉,“也就是你吧,还有闲心理会她们!”

    “你当谁都像你似的,想做什么做什么啊?不过敷衍他们几句,混个两相好看罢了!”洛楚宁耸了耸肩,浑不在意。将在安陵候府发生的事儿,说闲话似的说给洛楚尘听,甚至还重点点了洛楚芬,“她如今活的到真自在。京中虽多有人瞧不起她,不过在我看来,人活一世,草木一秋,自己痛快就成了,谁还管身后事如何?”

    想起京中那些长舌妇嚼的舌根子,洛楚宁嗤笑一声,复又叹息,“只不过,她这般行事,终归连累儿女,没个好名声。”

    “如鱼饮水,冷暖自知!”洛楚尘淡淡一笑,她跟裴氏母女之间的纠葛,洛楚宁并不知晓,平素聊天时亦并不避晦,只是今日,她不大想提起扫兴的事儿,便转了话题道:“不过,洛楚芬那般性格的人,如今到活的比六妹妹张扬,到也真出乎我的意料。”

    六妹妹——指的自然就是洛楚静。她在京效皇庄熬了三年,终于把废太子熬(折磨)死之后,在洛楚尘的帮助下,改名换姓,远走去了边城。

    本来,洛楚尘是想,待她在边城过个五,七年,模样改变之后,在想法子给她换个身份,接回京城。可谁知,洛锦砚和周氏得知此事后,竟然毅然决然,没有半点犹豫的随着女儿走了。

    洛锦砚甚至放弃了京中的二品提督之职,直接申请到了边城为将……

    要知道,多少外省官员为了回京费尽心血,而洛锦砚,却为了女儿,舍弃京中繁华,甘愿到偏远荒凉的边城……

    如周氏所说:他们这一辈子,最担心的就是女儿,他们的女儿受了太多苦,他们做父母的,哪怕不能相助,亦要时刻陪在女儿身旁。

    就这样,一晃七,八年过去,洛楚静在边城陪着父母,一家三口过的极和乐,不过,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或许洛楚静在废太子那里受了太多伤害,对婚姻有了畏惧之感,到在未成亲。

    而洛锦砚和周氏,却也没有逼迫女儿,到是商量着要给她过继个兄弟的儿子。

    “就算静儿不成亲,有你我在,还怕她没人养老不成?”提起‘六妹妹’,洛楚宁也忍不住笑了起来,那笑容比之方才,更多了几分温和关切,“不成亲便不成亲,也没什么不好,只要自己觉得过的好,不成亲又碍着谁的事儿了?”

    “可不是嘛!”洛楚尘点了点头,赞同了她的观点。

    两姐妹就这般闲谈着,偶尔嬉笑,偶尔吵闹。

    窗外,春日暖暖,窗内,岁月静好。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