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91章

作者:白云非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天罚持续了整整九日, 九日之后,洁白云层间架起了一架虹桥,缤纷炫目。

    雨过天晴,长虹映日。

    从道门到众魔域的亭台楼阁塌了一堆,山河移位,留下一个个焦黑的坑洞。

    而废墟中幸存的修士惊魂未定,拍着胸脯扫了眼周边的尸骸, 一阵阵的后怕。

    上古之时, 道涨魔消, 不仅仅是因为道门传承悠久,更因为天罚之可怕令修士敬畏。

    这数千年来,却是魔涨道消,众魔域中,大大小小的魔头纵横, 连同道门修士也偷偷转修魔道,他们肆意杀戮, 天罚却弱的可怜,渐渐的, 便不把杀戮之劫放在眼中。

    这一次, 积压数千年的天劫一次性爆发,实在惊骇了太多人,察觉到冥冥之中的因果后,道修坚定了向道之心,幸存下来的魔头则决定三思而后行, 最近龟缩一段时间再说。

    天劫之下,九转阴煞之阵彻底摧毁,游荡于此的魂魄前往幽冥转世,此处弥漫的煞气死气被天罚清理的干干净净,唯留下至刚至阳的雷霆过后的纯净灵气。

    山丘塌了半边,树木焦黑还在噼噼啪啪爆着火星子,容渡月后背皮肉绽开,伤口已经结痂,他抱着一人缓缓起身时,伤疤再度撕扯开来。

    “母亲……”容渡月颤巍巍的呼唤,向来含着冰霜的面容上透出几分小心翼翼来。

    他稍稍调整位置,让怀中的夜姬躺着更加舒服一些。

    夜姬看上去没容渡月狼狈,衣裳整整齐齐,肌肤雪白毫无伤痕,却陷入沉眠之中,口鼻耳处渗出鲜血。

    容渡月从怀中抽出干净的手帕,轻柔细心的擦去眼角流淌至鬓间的血液,眼中的担忧之色不曾褪去。

    “月儿。”

    容渡月抬头,轻轻呢喃:“父亲……”

    一身素净衣裳妙微半蹲身子,揉了揉他的头发,柔声安慰:“没事的,我来看看。”

    言罢,手指抹过夜姬的手腕,神色先是慎重,随后叹了口气,眸光复杂。

    “你放心,阿夜并无生命危险,就是……修为连降两阶。”

    容渡月脸色一变,他刚刚便察觉到了,夜姬此刻只有金丹期修为,只不过他以为自己判断有误,不敢轻易下结论,妙微却给出了肯定答案。

    “合欢宫修行采补功法,本便是投机取巧的法子,更何况当初夜姬为了修为,不留余地,也不知多少修士死在她的锦帐之中,她能活下来,还是靠了仙器护体。”一位老者翁声念道。

    容渡月猛的抬头。

    老者撸了把下颌处的白胡子:“老夫所言皆是实话,你就是瞪我又如何?”

    “……”

    “何尊者。”慕容少兰出声制止,目光扫过妙微和容渡月两人。

    妙微是出了名的老好人,容渡月刚刚在战场上帮了他们,不说夜姬如何,他们两人的面子总归要给。

    何尊者卡住,把头扭过一边,吹了吹胡子,不再说话。

    随后,慕容少兰挽了挽披肩,温声提醒:“九转阴煞阵已破,魔修已经伏诛……”

    “我们该回去了。”她仰首,眸光流露出疑惑和担忧。

    当日情况可以说一脚踩进了幽冥地,最后随着一场天罚,那道裂缝反而消失了,昏沉的云层散去后,天光破晓,轻柔的落在每一寸土地上。

    仿佛九日前的一切都是一场可怕的噩梦。

    而他们身为道门尊者,便该整顿道门秩序,探明前因后果才对。

    妙微抿了抿唇,拉过了容渡月一只手,鼓励似的拍了拍:“好好照顾自己,也好好照顾你的母亲。”

    他转身离开,容渡月张了张嘴,本想挽留,最后却道:“我会的。”

    道门尊者断断续续离开,妙微抱琴跟上,向着天光离去,他似乎察觉到容渡月的目光,侧首弯了弯唇角。

    容渡月突然觉得安定了不少,抱着夜姬向着相反的方向离开。

    他们早便斩断情丝,再无瓜葛,便是最好的结果。

    悬崖边上,金瑶衣站了九日,乌云散去时,她挺直的肩背缓缓蜷缩,像只缩进自己壳中的玄龟,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颊。

    容丹桐抬手想要安慰她,却闻到了新鲜的血腥味。

    鲜红的血液自素净的指尖溢出,粘上了黑色发丝,容丹桐一瞬间觉得金瑶衣像颗易碎的珠子,他的手掌停在半空,疑心自己稍微重些,便会把金瑶衣拍碎。

    “你……别哭啊。”

    这是容丹桐第一次看见金瑶衣哭泣,默无声息,仿佛要将自己的情绪全部掩藏,他有一百种办法可以安慰自己的小弟子们,却觉得没一种可以安慰金瑶衣的。

    因为金瑶衣什么都懂,但是她太难受,难受到无法忍受。

    “道心留痕。”傅东风的声音清淡典雅,“你再胡思乱想下去,会毁了你自己。”

    容丹桐张了张唇,傅东风却用指尖在他掌心轻轻勾了勾,柔软的掌心酥酥麻麻的,容丹桐便阖上了嘴巴,想看看傅东风打算怎么说。

    “云清并没有死。”

    短暂静默之后,金瑶衣声线沙哑:“我知道。”

    一界之主,不死不灭,界心依旧在云清心脏处,云清自然不会出事。

    可是金瑶衣看着这片晴好景色,却觉得胸口前所未有的梗闷,一张嘴便是喉间涌上的鲜血。

    “我只是想,我还没来得及拔下红缨枪。”金瑶衣恍然回答。

    暗城沉入深渊,云清被她亲手钉死在暗城。他需要修补裂缝,需要承担修补裂缝的痛苦,便没有余力拔下胸口的长枪,很长一段岁月,他都只能躺在冰凉的石板上,在黑暗之中痛不欲生。

    金瑶衣觉得心间苦涩。

    “那就恢复实力,亲自去幽焰深渊接他回来。”

    金瑶衣抱着双腿,坚定的点了点头:“好。”

    声音自衣裙间沉沉传来:“我还想再待会,你们先走吧。”

    容丹桐两人站了一会儿,随后,确定了什么一般,连袂离开。

    踏出众魔域范围之后,大片大片的废墟之景终于转变为葱郁山林,两人却并未耽搁,直接去了天障之地。

    纪亭亭老老实实的待在沙丘上,然而容丹桐对上女子尖锐的眼神后,便知道这不是纪亭亭,而且丁刀刀本人。

    容丹桐逆着风沙走近,丁刀刀张口便道:“你既然来了,我便该走了。”

    “???”

    丁刀刀从容丹桐身侧走过,补充:“我醒过来时,手上拿着张纸条,让我在这里等你,既然你来了,我便该走了。”

    还真是自家表妹的风格。

    容丹桐同丁刀刀告别,转身便看到细白沙地上,白袍剑尊正在为季蕴疗伤,周边阵法宗师相互搀扶,敬仰的目光纷纷落在剑尊身上。

    傅东风缓缓起身,也没什么架子,从容在他们中间转了圈。他最后叮嘱了几句,转身离开时,那几位阵法宗师既乖又傻的狂点头,跟个激动到说不出话的孩子似得。

    待剑尊离开,数位尊者同他们汇合,才回过神来,便得意洋洋的说的刚刚的待遇。

    最后才附送一句:“对了,剑尊说天裂之事已经解决,让你们别操心了。”

    听闻之人先是狂喜,之后哭笑不得的瞪了他们好几眼。

    这种大事居然不第一句说!

    青草混合着泥土的风,拂散旧日血腥味,容丹桐侧首望向傅东风,突然特别想偷偷的瞧着他,却发现傅东风同样歪了歪头,认真打量着自己。

    “你看什么?”容丹桐率先质问。

    “你。”剑尊格外诚实。

    “有什么好看的。”

    “哪里都好看,哪里都不腻。”清隽温雅的面容上绽开笑意,傅东风眼睛亮亮的,声音柔柔的。

    容丹桐呆了呆,不甘示弱:“你也是。”

    “我很庆幸能够遇见你。”傅东风勾起了容丹桐的指尖,滑过他的指腹。

    “……我也是。”

    傅东风唇角上扬,眼中落了一点儿星光,荡开轻柔的笑意。

    容丹桐呼吸微滞,大约是美色误人,凑上去吻了吻傅东风的唇角:“我明天就去无为宗求亲。”

    “乐意至极。”傅东风眉梢眼角皆是愉悦之色。

    “还有。”容丹桐认真道,“我修为目前不及你,但是我会赶上去,你不用等我,迟早有一天,我会与你并肩而行。”

    “现在便是了。”傅东风捏了捏他的掌心。

    “还不够。”容丹桐坚持。

    “好,我等着那一天。”

    容丹桐眉眼微挑,笑容灿烂而张扬。

    傅东风心中微动:“到时候你说什么我都答应。”

    “奖励?”

    “嗯。”

    “那好,到时候你让我随便干。”

    “……嗯。”

    作者有话要说: 然后蛋筒便后悔了……

    【完】

    长达十一个月的连载,到今天正文终于完结了,长长舒了口气。接下来我会断断续续的补上番外。

    具体大概是女装play,回现实世界,大概还会见见上古之时的小剑尊(年纪小好调戏),妙微夜姬番外等。希望大家喜欢(?? . ??)

    ps:这是我第一篇文,有很多不足之处,很感谢小伙伴们的陪伴,我才能坚持下来。都到了最后了,潜水的小伙伴们不要潜水了,出来冒个泡,这里掉落一百个红包,再次感谢你们的陪伴。

    最后!

    推荐自己的接档新文,有兴趣的,我们下篇文见。大概11.20号开。么么哒

    《红娘系统【快穿】》

    病弱美人(伪)受x前温润如玉后大魔头攻。

    又名:魔剑和主人的快穿史

    《干掉死对头【修真】》

    清冷禁欲美人攻VS中二魔君

    卖萌求个专栏收藏,祝小伙伴们万事如意≧﹏≦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