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百九十一章 大结局(下) 相遇要趁早

作者:立行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兰心没有回答,掩面抽泣。

    跟着兰心而来的苏大年却冷笑道:“真有下辈子,我希望兰心和你不再相遇,而我要早一些遇上兰心。

    这样,兰心才真正会是我的兰心。”

    孔珠被陈老大亲手了结了,陈老大把孔珠和陈虎深的骨灰混在了一起,撒在了粪池子里。

    陈老大在兰岛呆了半个月,养好了伤,兰心亲自送他出了岛。

    十天之后,一则新闻震惊中外。

    雅库哈马与我国交界海域上一艘商船突然起火,大火烧了一天一夜,无法扑灭,船上所有人员均无一幸免。

    遇难者身份出来之后,再次引起了轩然大波,国际上关于此事的讨论经久不息。

    雅库哈马最有希望执政的库尔兄弟都在这孔家商船之上,而且身上都有弹孔,最奇怪的是,两人都没穿衣服。

    孔氏掌舵人,左右多国经济命脉的经商天才孔忆青也是被人一枪爆了头之后才烧死的。

    据目击者称,船上曾传来激烈械斗声,起火之后有救生船靠近,均被人乱射击轰走。

    调查结果显示,凶手也死于该船上,行凶原因不明,死前用小刀在自己身上刺了无数个血窟窿,写下了无数个对不起。

    雅库马哈大选在即,为争抢执政亲王的位置,各党派大打出手,各出奇招,一时之间闹得人仰马翻,风声鹤唳。

    雅库哈马内乱时期开始。

    旁边的弄本国趁火打劫,想要吞并雅库哈马,却因野心太大,实力不足,打了三年,把自己国内的财力兵力抽调一空,大本营被邻国与早就潜伏的间谍势力里应外合一锅端。

    打完仗苦哈哈回到国内准备休养生息的弄本国人傻了眼。

    国库空荡荡,大/便在里面。

    储备粮也被一把火烧了一个一干二净。

    现场还留下一行字:昔日训练谍子入我国,今日还你大/便千千万。

    外界这些风风雨雨闹得轰轰烈烈,林小满也没闲着。

    从孔忆青船上弄回来的鼎,她打算送回它们原来该在的位置去。

    九鼎撑起九州,九鼎在,九州安,那就各归其位的最好。

    这玩意儿忒他妹的沉,挖出来费老力,塞回去也折腾死人。

    不过徐卫国渐渐的发现事情有点不对劲。

    原本林小满说鼎归位后就立即回九里屯的,结果一个多月还没回来,打电话去找人,总说鼎不好放,位置不对,朝向不对,风水不对,各种不对。

    后来,当徐卫国亲自去抓人的时候,才发现一个背着婴儿满场欢快乱窜的小女人正玩得不亦乐乎,完全把他这个男人抛在了脑后。

    这哪里是事没完回不来啊,这完全就是野马一放出门就完全脱了缰。

    然后,徐卫国把人抓回来之后,就打了个申请,申请了一个星期的假期。

    请假事由是:在家相妻教女。

    林小满每天都在挨/炮。

    哭着喊着求饶,最终还是要挨。

    什么一炮泯恩仇,不存在的。

    徐卫国这个炮兵当得非常上瘾。

    等这七天刑满,林小满重见天日的时候,传达室就堆了一堆信件。

    有苏玛的,苏玛说苏一白得了脚气,去了。这脚气非常厉害,一个传染俩,死得非常快。

    有林英树和苏兰贞的,林英树说林小满离开后,兰岛上就来了个姓李的老头儿,这姓李的老头跟姓秦的老头十分的臭味相投,成天在一起嘀嘀咕咕的,不知道在密谋什么。

    有林英才和苏杨的,他们说喉药吃了一个来月,好像有点效果,他们能发一些简单的音节了,而且也教会了很多人哑语。

    也有一封信是宁墨的,宁墨说他爸真的找到了个厉害的医生,说他很好,说加利福尼亚的阳光很烈,他经常在玫瑰海岸漫布,国外的女人们很火辣很主动,热情得他吃不消。

    看这封信的时候,林小满是低着头的,看完之后,手就湿了。

    加处福尼亚的阳光的确很烈,可加利福尼亚却没有玫瑰海,玫瑰海在澳洲。

    看到林小满哭了,徐卫国心里也不好受。

    宁墨的谎话尽早也得被拆穿,林小满是个重感情的人,宁墨是她在这个时代最好的一个异性朋友,更是……她不知道的邻家小哥哥的延续。

    林小满哭得无法自已,泪水打湿徐卫国的衣服。

    “卫国,他死了,他死了,对吗?”

    徐卫国默默地看着林小满,叹了口气。

    “卫国,怎么会,怎么会这样?你们都说我是福星,能带给身边的人幸福。如果这是迷信,我也想迷信应验一回。

    我希望宁墨不要死。”

    徐卫国轻轻地拍打着林小满的后背,像在哄小孩儿那样哄着她。

    “其实没有人见过宁墨的尸体。宁墨最后出现的地方是泰山,他告诉别人他要去山顶看日出,然后走了就没回来。

    他所租住的那间院子的主人是个热心肠的人,他劝过宁墨,说山太高,宁墨身子骨太弱,只怕爬不到山上就会晕倒在某处,宁墨不听,坚持要上山。

    宁墨上山后,院主人不放心,也跟着去了。

    他说宁墨到了唐摩崖石刻以上,五岳独尊石以下,气象台以里广阔的平台上,宁墨说那里是封禅之地,还和院主人说了几句话,说他累了,想歇歇脚。

    院主人还说等他歇够了就背他下山,宁墨笑着说了好。

    然后院主人说山上突然起了一阵雾,雾散之后,坐在他旁边几步之遥的宁墨就不见了。

    他跑到山下的公安那里报案,没人信他所说的,还差点把他当成谋财害命的危险份子关起来。

    龙五更过去处理的这件事。

    龙五更说,宁墨或许真的没有死,他只是去了某个地方。

    小满,他可能遇上了和你一样的事,开始了他新的人生。”

    林小满抬起哭得又红又肿的眼,睨着徐卫国,“卫国,你这扯谎的的水平,快赶上我了。”

    徐卫国却异常严肃的摇了摇头,“我说的都是真的,每一个字都真。”

    林小满愣住了。

    心里突然砰砰地剧烈跳动起来。

    如果这是真的,如果这是真的,宁墨真的有可能没死!

    宁墨,不管你去了哪里,我都希望你能好好儿的,遇上的都是好人,好事,从此后的人生都只有美满健康,没有疾病苦难。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