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终

作者:自在轻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正是清冷的早晨,声音从上而下传得很远。

    阴九渔一连喊了三声,那个白衣飘飘,貌似神仙的老者终于走了出来。

    “哈哈,果然是我徒儿来了。”冷玄极笑道。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阴九渔大声质问。

    “与其问为师,不如好好想想怎么接为师的招。为师早就跟你说过,若是有一天你能打败我,甚至打死我,我也很高兴。只要你有这个能耐。”冷玄极得意地道。

    阴九渔想起十年来与他相处的点点滴滴,都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这十年来,冷玄极虽然没有父亲那般的关爱,可也算尽了师傅的本分。

    钱随便花,她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从来没有打骂过她。

    因此,在她心里,依然把他当亲人般的存在。然而此时,他竟是造成这生灵涂炭的罪魁祸首,即便这场仗能打赢,自己这个冷玄极的徒弟又怎么存活于这个王朝?

    也就是说,在亲手养活自己的同时,这个人也在一步一步将自己掐死。

    “徒儿,再告诉你一件事吧,你玉佩上那个名字,叫那个名字的男人,也是我杀死的。冥界三公子,褚善。”冷玄极突然说。

    “什么!”阴九渔巨震。

    小公子是他杀的?

    他就是冥王口中的那个:魔神尊者。

    “哈哈哈……”阴九渔突然大笑,笑罢指着他,“好,既然如此,那我杀你也无后顾之忧了。”

    “很好,老夫就想看到你这个样子,哈哈哈。好徒儿,接招吧!”冷玄极也朗声笑道。

    当日,兽人发起大规模进攻,试图毁掉城墙。又有小股兽人不断被冷玄极送到城中。

    阴九渔决定不坐以待毙,带着左庭方的敢死队下到城下,主动与兽人战斗。

    阴九渔手拿战车上的超长战戟,远距离外就能灭掉兽人。与此同时,援军也从其他几个州赶来,以乾州为战场,厮杀成一片。

    “快回去,你已经三天三夜没合眼了,这样下去会死的!”左庭方冲上来拉她说。

    阴九渔一脸杀气:“就是死我也要杀了那个老头!”

    “怕就怕还没等到你杀死他,你先死了。”左庭方说,强行将她掳到城墙下,放入升降篮中提上去。

    敢死队也赶紧撤退。只是,一起下来的四十人,如今竟只剩八人了。

    阴九渔还在篮子里就睡着了。

    最终是在地动山摇般的震动中醒来,睁开眼睛一看,自己睡在城楼地上。

    迅速跑到城楼上,才看到兽人居然推着撞墙车,不断撞击城墙。一旦城墙撞破,兽人和猛兽就能大规模地涌入。而这撞墙车也是冷玄极给他们弄的吧。

    “来人!送我下去!”阴九渔大喊。

    让四名士兵拉住绳子,抓住绳子就滑了下去。

    从半空中一步跳到撞墙车上,俯身一把抱起这根几百斤重的大树,狠狠朝他们砸去。

    而此时,她已经是孤身一人深入虎穴,兽人早恨死了她,见她现在只有一个人,决定这次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杀死她。

    阴九渔一边跟他们交手,一边往他们的主阵营里冲,她要擒贼先擒王!

    只要杀掉冷玄极,兽人群龙无首,肯定会散去的。

    冷玄极站在指挥的高地身上,看着她不要命的朝自己的方向冲来。失望地摇摇头:“看了这么多年的兵书是白看了。”

    打仗什么时候是一个人就能解决的事?即便他冷玄极死了,也不可能阻止这场战争。这场战争自己谋划了十年,哪里这么轻易就能停下来?

    阴九渔果然被一群猛兽困住,犹如身陷沼泽,根本寸步难行。

    连自己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不断透支,犹如游戏中的人能量的血液一点一点地减少,最后GAME OVER。

    可是,一想到小公子就是被冷玄极杀死的,仇恨的火焰就燃烧得停不下来,无论如何,她一定要报这个仇。杀死那个温润如玉的男子的凶手,她一定要杀掉他!

    阴九渔大吼一声,将手中的大树一连旋转三圈,终于又击退了一圈敌人。

    就在这时,一只白虎忽然跳出来,“小怨灵,跟我走!”

    阴九渔一愣,这熟悉的声音……

    璩苍!

    那只陪伴她多年的“虎兄”,居然是冥界的璩苍转世!

    阴九渔一步跳上虎背。白虎带着她迅速往敌人少的地方奔去。

    “虎兄,朝冷玄极走,我要去杀冷玄极!”阴九渔大喊。

    “你杀不了他,别白白送死了,我还有其他法子。”璩苍说。

    一虎一人越跑越远,终于摆脱了敌人的势力范围。

    进入到山林中,白虎停下脚步,阴九渔才从虎背上跳下来。

    “你是冥界的璩苍对不对?”阴九渔下来就忙问它。

    白虎看向她:“想不到你居然是那只小怨灵,我还以为你在进入天原界的时候灰飞烟灭了。”

    “我也没想到你竟然转世成了白虎,而且你还能说话,可这么多年来,你怎么就没跟我说一句话呢?”阴九渔惊喜又纳闷地说。

    璩苍吐一口气:“要是被人发现我一头老虎会说人话,你认为我还能活得长吗?要不是今日听见冷玄极亲口承认就是他杀了小公子,我还真不敢相信他就是魔神尊者,可恨我还帮他联络了所有的兽人。”

    阴九渔也是一脸沮丧,“我不也当了他那么多年的徒弟吗。对了,告诉你一件喜事,我找到的小公子的转世了,他现在叫令狐珏,是当朝太师的外孙。性格已经跟之前的小公子完全不一样了,但是比之前的小公子过得快乐多了。还有胥娇和胥蛮也在他身边。”

    “哦,那就好。”璩苍淡淡地道。他的性格倒是依然没变。

    “所以,我更不能让冷玄极害死小公子第二次。”阴九渔坚定地说,“你刚才所说的其他法子是什么办法?怎么才能阻止冷玄极和兽人呢?”

    “嗯,我听冷玄极说天原界有一对阴阳眼,只有打开阴阳眼才能让阴阳相衡,兽人从天原界消失。而且这对阴阳样应该就在擎天,冷玄极也是用这个原因说动兽人联盟的。兽人为了不从天原界消失,已经决心直捣擎天毁掉阴阳眼。”

    阴九渔点头:“原来如此,我说怎么兽人这次这么齐心。那事不宜迟,我们赶回擎天,找到阴阳眼开启它。”

    璩苍点点头,无奈地叹口气说:“听说从天原界消失后就再没有来生了。唉,罢了,我已经厌倦活着了,走吧。”

    阴九渔也有一点怅然,不过转瞬又释然了,一切心愿已了,生死也无妨了。

    璩苍带她从一条秘密小道溜进乾州,趁夜赶往擎天。阴九渔才明白,那些进入乾州的兽人并非全是冷玄极弄进去的,他们是被他从密道送进去的。

    至于为什么不大规模进入密道,璩苍说,冷玄极挑起这战争也不是想帮兽人,他只是想看到世界都被他操纵在手中,所有人和兽都成为他的棋子。

    不过璩苍的背叛还是让冷玄极感到惶恐,白虎跟在他身边多年,能听懂人话,知道他很多秘密。在发现白虎没有带着阴九渔回来后,冷玄极越发感觉不妙,决定立即开启大规模的进攻。

    兽人大批从密道进入,乾州的士兵迅速溃败。

    与此同时,璩苍和阴九渔已经到达擎天脚下。

    “阴阳眼,太极八卦图。”阴九渔看着头顶的擎天柱自言自语,蓦然恍然大悟,难道阴阳眼指的就是太极图上的那两个黑白点?

    “万物生于阴阳,天地合而万物生,阴阳接而变化起。原来就是这个意思。”阴九渔心里暗道。

    “我们可能上不去。”璩苍忽然说。

    阴九渔无奈地看着擎天上方密密麻麻的军队,兽人迟迟不能打败,统治者已经准备保擎天而弃八州了。

    可被兽人这样围攻擎天又怎么守得住。

    “我去跟他们交涉吧。”阴九渔说。

    从虎背上下来,徒步走到城门前说明自己的身份。

    却没想到,冷玄极挑起战争的消息已经传到擎天,皇帝非常气愤,亏得阴九渔不在擎天,不然早把她给斩了。

    “如果你们不相信,可以先绑住我。”阴九渔自告奋勇说。

    三皇子轻蔑地笑:“谁不知道你力大无穷,区区几根绳子哪能绑住你。听说你对令狐珏一网情深,你这番回来其实是想带走他吧。我看绑你还不如绑他,对吧?”

    “要不是为了他,你以为我会冒死回来救你们吗?”阴九渔也冷声道。

    余子昂也跟三皇子在一起守在第一道城门上,听到这话心里极度不是滋味,为什么要对令狐珏那个草包那么好?看来这女人是真的疯了。

    这番争执传到擎天,令狐珏思虑一阵,让爹带自己去找外公,说自己愿意做筹码,换阴九渔进擎天来。

    群臣为此争论了一天。第二天早上,令狐珏以及顾冲等五人被绑,换阴九渔和白虎进擎天。

    进到擎天,闻太师单独见她,代表皇帝听她怎么说。

    听完她的讲述后,闻太师恍然大悟,立即进宫把情况告诉皇帝。的确,唯有阴阳眼之说才能让兽人联盟。

    接下来最重要的就是寻找阴阳眼的位置。

    朝中所有能人一起出动,最后认定阴阳眼就在碧玉千眼湖的位子。

    所有人一起匆匆赶到湖边。

    午后酉时,天空阴沉,冷风吹拂。

    碧玉千眼湖上碧波荡漾,层层涟漪相接,真的像极了眼波。

    “要怎么才能开启呢?”阴九渔问璩苍。

    璩苍看着湖面,“那自然是用天命之人做引了。”

    “我会是那个人吗?”阴九渔反问。

    “你能从冥界来到天原界而不灰飞烟灭,还能保留前世的记忆,多半就是你了。”璩苍说话向来直接。

    阴九渔却高兴地道:“那就好。”只要不是他就好,宁可自己死,只要他好好的,也就了无遗憾了。

    转身看向被绑着的几人,朝闻太师拱手道:“太师大人,请在民女开启阴阳之眼后,恕他们无罪。”

    “这个你尽可放心。”闻太师道。那也是,令狐珏是他外孙,应该是不会有事的。

    “那我能最后跟他们说几句话吗?”

    “不可太近。”

    阴九渔点点头,朝他们走几步,笑着说:“抱歉连累你们了,等会儿,不管发生什么事,如果我还活着那自然最好。如果我不在了,也从此忘了我吧。”

    “不行!阴九渔,你答应过还要跟我成亲的,你不能有事。”令狐珏眼眶红红地看着她说。

    阴九渔看向他笑着点头:“好,我尽量没事。不过,我们已经有了夫妻之实,倒也算夫妻了对吧。而且没了我你还有三个好妹妹,没什么的,不要伤心。记住我的话,我最大的心愿就是看到你每天都幸福快乐。”

    说完毅然转过身,不顾身后此起彼伏的呼喊声。

    阴九渔走到湖边,坐上虎背。

    “出发吧。”

    老虎迈出腿,往湖中走去。与此同时,阴九渔割破自己的手指,让鲜血一滴一滴地流进湖中。璩苍暗暗念起启动法阵的咒语。

    湖水渐渐变成黑色,并开始涌动,形成一道漩涡。

    碧玉千眼湖的湖水突然暴涨,小湖消失连成一个大湖,大湖又一分为二变成两个湖。一个湖面白如云朵,一个湖面黑如夜色。

    阴九渔和璩苍站在黑色的湖中央,胸前的玉佩不停跳动。

    阴九渔把玉佩取下来,看到它泛着微微的光芒,上面“褚善”两个字变得鲜艳血红,仿佛那人至善至忍的一腔热血。此时此刻,阴九渔忽然明白,令狐珏应该也不尽是小公子,他应该只是小公子的另一个面。

    而自己,因为对小公子的爱,终于完成了一场执念的救赎。

    走到这一步,自己终于放下了所有的执念。

    “执于一念,困于一念;一念执着,一念成魔;一念放下,天地自宽。”阴九渔自言自语地说,将玉佩握在手里深吸了一口气,忽然微笑起来。

    褚善,我好像做到了。

    突然,黑色湖面犹如魔鬼张开了一张巨大的口,一口朝阴九渔和白虎咬去。

    “阴九渔!”

    “渔姐姐……”

    “阴妹妹……”

    蓦然,两个湖面发出两道巨大的黑白光柱,直冲云霄。

    天空一半变成黑色,一般变成白色。

    片刻,黑白又迅速融合旋转,变成无数的漩涡流。

    过了一会儿,有东西不断从地面飞入那漩涡之中。众人望去,便是那不阴不阳的奇特兽人。

    原来,她真的做到了。

    只是,她又去了哪里呢?

    令狐珏看向空荡荡的湖面,眼泪逐渐模糊了眼睛……

    (全文终)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