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8章 番外

作者:南小井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还有几天便是过大年了, 这个平日里极其萧条的小山村里, 年轻人也逐渐回家过节、走亲访友, 只有中老年人在田地干活的小地方终于开始热闹了起来。

    鞭炮声响彻了几座山头, 家家户户都有孩子们的吆喝声,还有闲聊搓麻将的声音……

    就连平时焉秋秋的土狗们都吠得更欢了, 这个飞速发展的时代, 山上几个村子子里的年轻人都不愿意再在这个穷乡僻壤种地, 都远远地跑到了城市里去打工!

    不少老人好说歹说, 拦都拦不住,直说是老季家带坏了山里淳朴的风气。

    不过, 再尝到了打工赚钱的甜头后, 老人们便是三缄其口了。

    其实内里子, 就是羡慕季家有两个有出息的儿子,特别是考了一个大学走出这里的季星!山里各个都把他捧成文曲星, 暗地里教育自己的孩子要成为季星那样的大学生!

    就连在外面打工的季晨, 他们也觉得是老季家烧了高香, 有了那么一个孝顺懂事的大儿子!初中为了家计辍学, 在外面打工这么多年,指不着赚了多少钱呢!老季家真是深藏不露, 而且, 听说, 老季家这次过年,准备让隔壁村长家的胖妞儿和季晨处处看,野心大着呢, 日后肯定不得了……

    误入地下赌场,赌了一学期的季星好不容易抱了佛脚考了试,四处借了钱买了票才回了家。本来他在赌最后一把之前,还赢了好几万块钱呢,快把他输的钱都赢回来了!不禁还想多赢点钱,没想到便是输得精光,还倒欠了赌场几万块钱!

    不过,光一踏上这个他一直都很讨厌的小山头的时候,季星又背着双手,像个视察民间的土皇帝,洋洋得意的回来了。他可是A大的学生,前途无量着呢,不过是几万块钱而已!

    不就是几万块钱嘛,反正季晨过年肯定要跟着隔壁张叔回来,今年肯定存了不少钱。只要他回大学之前,随便编一个理由,再说些这些乡下人都听不懂的说辞,他父母肯定会眼巴巴地把钱给他准备好。

    谁叫他是这个村子里唯一一个出来的大学生呢!

    哼,他前途无量,他家里的父母肯定就指着他养老呢!季晨,那算什么,说的好听一点,是他的大哥,说的不好听一点,就是个穷打工的!

    一想起,自己以前仗着体弱身虚,哭着求父母把那个赞助人的名额给贪了下来,心里就得意得不行!现在,终于没有谁在他面前,说季晨到底有多么多么地优秀了!

    现在,两个人站在一起,根本就是一个天一个地!就季晨一个泥腿子能做什么……

    但是,刚回家被父母热情地关怀了一小会儿,季星就发现篱笆院子外面刚好走过来一个衣着光鲜的男人。天有些昏黄,季星有些近似,没怎么看男人的外表,只是下意识地开始从男人的穿着打扮打量走。才到外面读了一年的大学,季星从他那些个富裕有钱的室友里便是学会了怎么看人。

    乖乖,这个男人身上都是奢侈名牌,那手表也不知道是不是镶钻了,闪闪发光,都是钱啊!也不知道是哪家攀上的富亲戚,果然是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等会儿,他就去问问,这是谁家的亲戚,怎么着也能凭借着,好攀攀关系……

    没成想,这个穿着黑色大衣,双手揣进裤兜、模样英俊的男人就这么直直地推开了他家的竹门,背着夕阳,逆光走了过来。

    等走近了,季星直接被吓得不轻,直接从藤椅上杵起身子,站直了起来!大脑下意识地下命令,声音有些发颤地叫到。

    “大、大哥?……”

    看到季星用这种复杂的目光看向他,表情都抑制不住地扭曲了,季晨呼了一口白气,敛眸,微微笑到。

    “我可没有福气,有你这样的好弟弟。季晨,叫我季晨就好了,季星。”

    “你!!!哼,不入流的泥腿子!给你一点颜色,你还准备开染色坊了!哼,以后,这个家还不是要靠着我,倒时候指不着谁还得哭兮兮的求着我……”

    季星话还没说完,就被季晨浅笑着打断了。

    “是啊,也不知道之前是谁哭兮兮地求着我帮他还债。要是你父母知道了这件事,也不知道会是怎么样的表情。不过,这和我已经无关了。”

    “季晨,你没事吧,不是吃错药了吧?!你可别说我挑拨离间,等会儿爸妈出来的时候,就这问题,你就等着被他们好好修理一顿吧!”

    季星被季晨这句“你父母”吓了一跳,他心里“咯噔”了一声,想起了自己欠下一屁股赌债,为了还清赌债,他帮季晨回家拿出了户口本。不会是季晨在户口本动了什么手脚吧,不可能不可能,季晨一直那么愚孝,不可能做出那样的事情?!

    不可能的,绝不可能。再说了,季晨也没有户口可迁的地方,除了这个穷乡僻壤,他还能跑到哪里去。

    “啊呀,孩子他爸,季晨儿也回来了。”

    季晨的母亲老远就听见了两个儿子的争吵,连忙在围裙上擦了擦手,出门就看见了小儿子委屈可怜的小样子。想都不想原因,本来对季晨还是一脸好脸色,很快便是冲着季晨一顿臭骂。

    “怎么,不过是出去工作了几年,学会欺负你弟弟了啊!大过年的,两兄弟就吵得到处都听得见,之后还得走亲访友呢,也不嫌给老季家丢人!快,赶紧给你弟弟道歉!”

    “哼,我才不要白眼狼道歉呢。”

    季星是属于蹬鼻子上脸、得寸进尺的类型,看见母亲一如既往维护他的态度后,更是高高在上极了。

    “别说了,星儿,山里冬天不比大城市暖和,赶紧进屋暖暖。你大哥就是个打工的泥腿子,能懂什么道理,你别和他一般计较。快给妈说说,大学到底怎么样,有没有好好学习,这次期末考了多了多少分,有没有交到喜欢的女孩子?!上次,你匆匆忙忙拿了户口本就走了,妈都没有好好问问你呢……”

    季母赶忙像是卑微的婢女一样把自己的小儿子迎了回去,话里话外都只有季星,眼里根本就没把季晨放在眼里。

    就算是季晨打扮得再光鲜亮丽,在季母的心中不过就是季晨不懂得勤俭持家!光给自己买新衣服,竟然不给弟弟买一件好的衣服,一个泥腿子穿那么好干啥,简直浪费了这身好衣服!

    “反正说了,妈你也不懂,我懒得说。A大就那样吧,我老师说以后我不定还能出国留学呢,得给我多存点钱……”

    季星张扬跋扈地在自家大哥面前哼哼,就差明目张胆地嘲讽了。

    “哼,每次回来就知道钱钱钱!家里最多供你读完大学,最多的钱就没有了!再说了,你这个臭小子又不是不知道,你大哥赚那点钱不容易!”

    “星儿,别读了,在读媳妇儿都要跑啦!”

    季母溜了一圈,发现季晨穿着得体、双手却是空荡荡的,往常大包小包的年货也不见一点踪影,心里更是对这个木讷的大儿子不满极了!

    本来,之前季晨便是对他们因为打工的事情闹过断绝关系,虽然这件事被按下来了,季母心里还是带着怨恨的,觉得自己生了一个白眼狼的儿子!幸好小儿子体贴人,有能耐,要不然这日子真是难过!

    完全没有想过,能有现在小康生活、有点闲钱的季家,全都是从季晨身上薅下来的羊毛。

    “唉,爸妈,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有多能耐!要是未来我出国镀金成功了,以后赚的钱根本不是你们能想的,媳妇儿都要倒贴我们!咱们日后,肯定要搬离这座小山头,去大城市里买房子住!现在是苦哈哈的日子,但是以后,等我买了房子,我就接二老过去享福!”

    这么多年,季星早就摸清楚了他爹妈那点小心思,他在这记家根本就是个土皇帝。更别说,这十里八村的谁不知道,只有他季星有能耐地考上了大学!而且,还是个好大学!

    抽了几口叶子烟,季父露出了满嘴的黄牙,蹲在老旧的门槛上,饱经风霜的脸似乎这些年变得越发苍老狰狞了。满是茧疤的大手敲了敲烟斗,双眼在眼底溜了一圈,冲着季晨努了努嘴。

    “想出国留学,去求你哥去!求我们两个没赚钱那个能耐,你能不能留学,全看你大哥还有未来的大嫂。阿晨,你既然回来了,那等会儿吃了饭,你就和我们去瞅瞅那大姑娘,我和你妈都觉得挺好的……”

    话音还没说完,一直站在门外院中,吹着冷风的季晨便是打断了。

    “恐怕就不劳季星的父母你们操心了。”

    深冬大山里的风,就像是一把又锋利又冰冷的刀子,刮得人脸上生疼。但是,季晨却是笑了,呼出一口白气。

    “我的户籍已经迁走了,这次回来是正视和你们断绝关系。放心吧,村长那边,我已经打点好了,你们也签字盖印了……”

    季星是真的被季晨这几句吓傻了!那不是几张白纸吗,一向愚蠢的季晨竟然知道算计他了?!!!一想到,就为了那几万的赌债,他失去了季晨这颗摇钱树,还多了两个老人的负担,简直太便宜季晨了,顿时心里扭曲得不行,!

    “妈的,爸妈,你们看看,季晨有多白眼狼!你们生养了他这么多年,现在他都不想给你们养老了?!竟然,为了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还欺骗亲生弟弟,看他穿的这么好肯定是被城里有钱富婆给包养了,现在嫌弃咱们家了,呜呜呜……”

    季星气得眼圈都红了,旁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委屈地哭了呢!

    反观季晨,这个男人却是笑得很温柔,点了点头应了季星的胡言乱语。

    “嗯,的确是这样的。”

    季星:“……”

    “咱们老季家,没有你这么不要脸的种!电视上,那些富婆就是把你当小白脸!!哎哟喂,老汉儿我这张嘴,说出去都丢人……”

    “白眼狼!老娘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一个儿子,早知道就把你打掉了!呜呜呜,祖宗们要是听见你这句话,恨不得立刻气活过来!老娘怀你那么多月,生你的时候一脚踏在鬼门关里,不过让你养养家了,是不是有脾气了?!!!”

    两个老人听季晨这么一说,顿时谩骂起来了,直骂季晨是个没良心的!翻出了户口本,果然上面没有季晨那一页了,季父和季母两人脸色铁青恨得不行!

    季父气不过,还想上去狠狠地揍一拳,没想到刚一脚踹上去,就被季晨风轻云淡地拦下了!以前,那个瘦弱嶙峋、任由他们搓扁揉圆的孩子,仿佛一瞬间长成了苍天大树……

    “□□的密码写在卡上,我已经不欠你们任何的东西了。这些年,我也已经很累了。”

    季晨从裤兜里掏出一张□□,搁在季母的围裙兜里,看着季母边哭边闹的泪水落在他手背上也毫无感觉。大山的深冬实在是太寒冷了,寒冷到那滴泪水落在手背上的时候便结冰了,砸在手背上也是咯得微疼。

    转身吐了一口长气,季晨头也不回地走远了。

    季星被吓傻了,季父怔住了,季母呆滞了,三个人竟然傻乎乎地看着这个曾经的家人走远了。等到完全看不见季晨的身影后,季母又疯癫闹腾了,满脸泪水又是悔恨又是难过,满脸泪水地想要追了上去。

    那毕竟是她的儿子,那是她怀胎十月辛辛苦苦生下来的儿子!即便她再怎么不喜欢他,她们到底是血浓于水!现在,她的儿子不要她了……

    “阿晨!阿晨,别走!是妈不会说话,阿晨,妈的儿子……”

    “让他走!就当我们老季家没有这样的逆子!”

    对比季母的老泪纵横,季父反而气得脸色难看,直接将手中的烟斗摔了出去!跺了跺脚,恨恨地回了屋,只恨自己生了这么一个不忠不孝的孽障!

    “妈,别难过。那个白眼狼走了,不是还有我吗?”

    季星一个劲地拦住了他妈,一个巧劲把裙兜里的□□拿了出来仔细查看。想着,等会儿,怎么从他爸妈的手里,把□□骗出去,看看季晨到底给了多少钱!钱少了,他可不干!

    季家发生的大事,周围邻里都听得清清楚楚,不过是老村长不在,下山开总结会去了,就等着向老村长核实呢。

    不过,想想季家还有季星那样的天之骄子,其余的人也没觉得走了个季星怎么了!不过,都是笑话老季家居然出了一个小白脸,幸好季晨体他外婆生得俊,要不然可是连小白脸都当不起呢!

    过了几天后,老村长风风火火地跑了回来。光是听季晨回来了的半截话,后半句没听便是拎了大包小包的礼物朝着季家冲了进来,生怕季家后悔了那门亲事!

    季家正在吃饭,看见村长这么客气巴结,不由都有些诧异。一听,是为了季晨来的,心下有些不安,季晨当小白脸的事情怕是被村长知道了,这简直给村长家打脸了!

    但是,为什么带上这么多地礼物,这把季家给弄糊涂了!

    “哎呀!我和你们说什么话呢!季晨呢,我的好女婿呢?”

    村长开始催促道,也不满地对季家两口子说到,“你们家也太不诚实了,瞒东瞒西的,害怕我家的不实在,贪图你家东西啊?!好了好了,我都知道了,听县城里认识的机关干部说,你们家季晨能耐了!考上了名牌大学,而且还是个医生,听说还会炒股赚钱,这可不得了!他要和你们断绝关系呢,我也是蠢,信了他那句不想有拖累的话签了字,你们可得赶紧把人给拦下来啊……”

    季家像是坐了云霄飞车一样,心情一瞬间从云尖又坠入地里,然后云霄飞车跑出了轨道,全灭了。

    原来根本不是做了小白脸,而是儿子有出息了!季家老两口子,更是脸色变幻莫测,看着眼前的人儿脸上带上了杀父之仇的恨意!

    “好哇,就是你签了字,害得我们没有了儿子!”

    “晨儿,妈的儿啊……”

    这个冬天,季家注定不安生了。

    外面鞭炮声轰隆隆地作响,礼花在漆黑的夜空中绽放得绚丽多彩,大年三十,的确是合家团聚、欢乐祥和的时光。

    今年的冬天似乎尤其的冷,明明秋天的时候还有一些秋老虎的余热,不过是才过了几个月,就冷得某个富婆直打哆嗦。

    站在阳台上搓了搓有些僵的手,看着窗外开始有些开始下起雨夹雪后,萧林呼了一口白气,拢了拢有些薄的双面呢大衣。

    老人家了,身体就是禁不住湿寒了。但是,风骨不能断,萧林可舍不得那些个漂亮有型的衣服和首饰们。一想到,等会儿,还得在这种风雪交加的天气出趟门开车去机场,得在里面多贴几张暖宝宝。

    走进屋内,萧林看了看手机的时间,又稍微翻看了一下微信。

    原本一群精英白领丽人们,辛辛苦苦工作了了一年,刚拿了一笔不菲的年终奖,一般人都拾到拾到自己,买年货国家过节。但是,在回家过年享受阖家欢乐的好日子里,平日里趾高气昂、骄傲美丽的姐妹们顿时萎了下来,一群人天大地大竟然不知道何处消遣。

    一个,两个,几乎全是不愿意回家国家被父母和亲戚们逼问的窘况,还有见识奇葩相亲对象的妩媚。

    得了,她那些作妖的小姐妹儿正在外面蹦养生迪,跳霹雳舞呢!

    就连肩周炎、颈椎病都挨了出来,预约了盲人按摩的小姐妹都干脆不去,贴了几个狗屁膏药、擦了一点清凉油出去了!但是,没有一个人想约她一起出去?!!

    要知道,以前,她可是这些个姐妹儿里最受欢迎的了!现在,她只要一出声,就会被一群人攻讦,让她别来秀恩爱了qaq……

    从衣柜里找了一件厚实的羊毛衫,围了红色的围巾,又匆匆地在老腰上贴了好几张暖宝宝。安抚了一下狗屋里汪汪汪乱吠的小二哈,点了点鼻子,不安生的小东西,就和它爸一个德行~季晨刚下飞机,出了门,一眼就在稀稀拉拉的人群里看见了正在逗狗玩的女人。那是他生日的时候,两人一起去领的家族一员……

    从背后俯身抱住萧林,对方身上暖烘烘的,像是春日的暖阳一样,深冬的寒气似乎在逐渐地消散。

    “我回来了。”

    “欢迎回家。”

    作者有话要说: (一)

    小狼狗:好暖和,像太阳一样温暖。

    萧林:呃……想要暖宝宝,其实你可以明说的,等我撕下来,贴给你。

    -我发现,大家是没有发现,我上章为什么怕被打。那是因为完结了啊!!!我只用再写番外啊qaq……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