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大结局(2)

作者:不负时光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越子期真的没有活着的希望了吗?”

    秦之时看着对面背手而立的叶远, 眼神复杂, 他曾经无数次的希望越子期赶紧消失, 这样他就能夺回小蛮,可当真的知道他可能死了,心里却没有得偿所愿的感觉。

    叶远也叹口气, 转身看着他,满脸的惋惜。

    “这件事情,最初我以为皇上只是随口说说, 谁知道居然真的就出手了,飞云山那帮山匪,当地的驻军都头疼,阴狠, 杀人如麻, 我看他活下来的希望渺茫。”

    “就因为,他当初拒绝站在皇上这边?”

    叶远目光深沉的点点头。

    “是,自古就是伴君如伴虎,就算当初我们选对了阵营,也不能松懈一丝一毫, 说来越府也可怜,如今剩下的都是孤儿寡母。”

    见秦之时发呆,叶远拧眉看着他。

    “我听说, 你对越府的少夫人有不一样的情愫。”

    秦之时回过神,随即苦笑一声。

    “只不过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而已。”

    叶远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你这样的, 还会有人看不上你。”

    他伸手轻轻摩挲着腰间的香囊,眼里有化不开的悲伤。

    “情爱这东西,本就说不清道不明。我想帮下她,却无从下手,越府上下似乎都瞒着她。”

    “当然是要瞒住,毕竟她已经身怀六甲了,哪能受得住这样的打击,皇上对越家的态度不明,你要帮,不能太明目张胆,免得波及你自己。”

    秦之时点点头,不在说话。

    三个月的修养,越子期身上的伤,已经痊愈了,但是他始终被困在那个小木屋里,周围一直有四个彪形大汉把手。

    他曾试图逃跑过,就算逃出了木屋,也逃不出附近的这片林子,无论他怎么走,都觉得像在原地打转。

    第一次逃跑的时候,他被抓回来,樊萝把他吊起来,用鞭子狠狠地抽打。

    第二次逃跑,还是被抓了回来,被几个山匪打断了四根肋骨,躺在床上休养至今才能起身。

    逃了两次,他都没能摸清这片林子,突然想起阿蛮当初就是这样迷路,围着在他看来,不过巴掌大小的林子绕圈。

    不知道阿蛮现在如何了?是不是为他整日忧愁,还有母亲和奶奶

    今日樊萝来了,告诉他,今天他们就成亲。

    他摸到枕下藏好的短刀,逃了两次,唯一让他欣慰的就是,偷到一把刀。

    他必须马上回去,阿蛮现在一定很担心他。

    木门被打开,越子期藏好刀。樊萝对身后的两个壮汉摆摆手。

    “上去把他捆起来,小心着点,他才刚恢复,别又给我弄伤,本姑娘今晚还要和他洞房。”

    一身灰衣的壮汉对着越子期啐了一口,动了动肩膀上结实黝黑的肌肉。

    “小姐,你看这小子的窝囊样,吹口气就倒,您是看上他哪了?”

    樊萝看着越子期挣扎的样子,媚笑出声。

    “你们这些五大三粗的男人懂什么,他可不简单,当初为了抓住他,不知道折损了我们多少兄弟,武功好,长相出众的,才配的上本姑娘,快动手。”

    他被五花大绑的压着和樊萝拜了堂,等回到樊萝的屋内,他摸了摸腰后的的短刀,还在。他镇定下来,准备伺机动手。

    樊萝轻轻带上门,转身散开头发,双眼含笑的看着越子期,顺手脱掉身上的外衣,露出红色的鸳鸯肚兜。

    扭动纤细的腰肢,走到桌边,打开香炉,拿出火折子,用鲜红欲滴的红唇吹亮火星。

    “我准备了好东西,来给你助助兴。”

    说完点燃香炉内的东西,阵阵青烟飘起,慢慢消散在空气中。

    越子期闻到空中的香甜之气,暗叫不好!这是媚-----药,等他在闭气已经来不及,樊萝扭着水蛇腰走到他面前,手指放在他的唇上。

    “何必这么辛苦自己,从了我多好。”

    她低头在他耳边吹口气,然后柔声低语。

    “今晚我是你的。”

    越子期听到这话,只觉得全身燥热难耐,看着他渐渐泛红的脸,樊萝解开他手上的绳子。

    “还没有哪个男人,能从我樊萝手心逃开。”

    他难受的抓紧胸前的衣襟,恨不得一把扯开衣服,眼前人影晃动,他仿佛看到阿蛮在对自己招手。

    “子期,我好想你,来抱抱我。”

    “阿蛮。”

    他痴笑的看着樊萝,樊萝皱了下眉头,居然把她当做别的女人,不过罢了,早晚有一天,她会狠狠将那个女人,从他心里踢出。

    越子期颤抖的伸出手,脸色泛着欲/望的潮红,嘴里不停的呢喃着阿蛮,阿蛮。眼前苏小蛮和樊萝的脸庞不断晃动交替。

    他想伸手抱住阿蛮,但脑子残留的最后一丝理智告诉自己,一切都是假的。

    他冲到桌边,将香炉翻撒在地,端起桌上的茶壶,将茶水从头上倾倒而下,短暂的凉意,让他看清眼前的人。

    衬着自己还清醒,他抽出短刀,一刀扎在腿上,一刀不行就两刀,两刀不行就三刀,鲜血不断的喷涌而出,樊萝彻底被惊呆了。

    “你这是想死吗?和我成亲就那么让你为难?”

    她跑到梳妆台的首饰盒内,拿出解药,塞到他嘴里,愤恨的看着还在迷糊中越子期,这个男人疯了,为了心里那个人,不惜这样伤害自己。

    “来人!”

    语闭门外就走进两个虎背熊腰的婆子,进屋看到这一幕,吓得哆嗦的后退一步。

    樊萝妥协的叹口气,抓起床上的衣服穿好,指着倒在地上的越子期。

    “抬下去治好,好了就给我打发到,最低贱的俘虏住处去,让他给我日日洗厕桶。”

    她气的一拳砸在床栏上,这个男人侮辱了她的自尊心。

    日子一天天过,苏小蛮心里越来越担忧,为什么府里所有人一看到她要出府,就极力阻止她,母亲也忙的一天都见不到人。

    就算问金宝银宝缘由,她们也是三两句就把她敷衍过去。

    已经快要入夏了,她的肚子大的和箩筐一样,眼看临盆的时间也越来越近。

    可越子期还是没回来,只是中途四九回来一趟,来拿换洗衣服,说事情还没处理好,还要在耽搁段时间。

    从那次以后,她的心里一直隐隐不安,所有人一定有什么事瞒着自己。

    可是她现在身子如此笨拙,根本就没办法躲开这么多人出去,急的只能扶着腰来回踱步。

    皇宫内李毅正在看着手中的密报,嘴角带起一丝冷笑。把它用力扔在桌子上。

    “这个越子期还真是有本事,头目的女儿都能被他迷住。”

    齐浩看着李毅冷峻的面庞,试探的问了问。

    “那皇上的意思是?”

    “传书给聂辉,叫他去把人接回来,直接带入皇宫内。”

    入夜,紫辰阁内传来一声声喊叫,门外守夜的金宝吓了一个激灵。

    “少夫人,你怎么了。”

    苏小蛮急的一把抓住床幔,这孩子怎么回事,一点招呼都不打,直接破了羊水。

    “金宝,我快要生了,赶快去喊人。”

    金宝吓得赶紧跑到院子里大喊,苏小蛮镇定的将软垫垫在腰下,安静的躺在床上,仔细的开始计算宫缩。

    越母和越老太太听到消息,只披了外衣就急匆匆的赶过来,知道她快临盆了,越母老早把元安最好的稳婆,提前请进了府。

    “这是要生了?”

    越母看着稳婆正在给苏小蛮仔细检查。

    “是了夫人,少夫人的羊水已经破了,要赶快生。”

    苏小蛮咬紧牙,宫缩的频率越来越高了,疼痛一波一波袭来,让她疼到快没空挡呼吸,额上细密的汗珠,一层层的渗出。

    她伸手抓向越母,艰难的喊出声。

    “母,母亲!”

    越母心疼的握住她的手,偷偷擦掉眼角的泪。

    “小蛮你想和母亲说什么?”

    “子期他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越母转头深吸一口气,压住心中的悲伤,女人生孩子,本就是从鬼门关走一遭,而小蛮从怀孕到生孩子,子期都没陪在她身边。

    这半年,儿子音信全无,越母已经绝望了,她甚至都开始接受,子期已经死了的这个事实,可是她要如何开口告诉小蛮这一切。

    “小蛮,听母亲说,子期已经在赶回来的路上了,他马上就会到,你要坚强知道吗?母亲当初生子期的时候,你父亲也没陪在身边。”

    苏小蛮刚想开口再问,一波宫缩袭来,疼的她低喊出声,稳婆擦擦额上的汗珠,对着她焦急喊道。

    “少夫人,可以用力了。”

    子期,子期,越子期你个混蛋,她在心里大喊,却还是要承受,越来越快的宫缩带来的,撕裂般的疼痛。

    恍惚中她仿佛看到越子期那张痞笑的脸庞。

    “阿蛮不怕,我就在这陪着你。”

    不知道过了多久,伴随着一声洪亮的嗓音,孩子终于出生了。稳婆用棉布巾裹住孩子,放在苏小蛮旁边。

    “恭喜少夫人,是个娘子。”

    苏小蛮听到稳婆的话,笑了笑,再也坚持不住,疲惫的睡了过去,在梦里她梦到越子期回来了,在她身边眼神温柔的,看着他们的女儿。

    等她醒来的时候,越母和越老太太,正在逗弄摇篮里的孩子。

    “母亲,子期还没回来吗?”

    她喉头哽咽,心中的预感越来越强烈,越母在也忍不住哭出声。

    “小蛮,你听母亲说,子期在回来的路上,遇到了山匪,至今下落不明,母亲怕你乱想,一直不敢告诉你。”

    “为什么会这样?”

    苏小蛮低声自语,然后忍不住掩面哭泣。老天爷为什么要这么对她,让她穿越到之玥国,遇到越子期。

    让她以为自己以后会一直幸福下去,如今却一次全都收回。

    越母揽着她的肩默默流泪,越老太太看着摇篮里的婴孩,浑浊的眼底溢满泪水,可怜的孩子,一出生就不见到自己的父亲,甚至自己的父亲都不知道有她的存在。

    ~~~~~~~~~~~~

    飞云山上,越子期没日没夜的刷着粪桶,只有活下去,才有逃离的希望。

    樊萝双手环胸站在河边,看着衣衫破烂,满脸胡须的越子期。

    “你若应了我的要求,就不会在这整日刷臭烘烘的粪桶。”

    他不理樊萝,只是把洗干净的粪桶放到岸边,樊萝气的冷哼一声。

    “你这么喜欢洗,就待在飞云山上洗一辈子,永远也别指望见到那个女人。”

    樊萝见他依然不吭声,气的转身想走,刚扭头,就看樊城站在她面前。

    “阿爹,你怎么来了?”

    樊城看了眼还在河里干活的越子期。

    “我来送这个人出寨子,你别洗了,你们之玥国的将领来接你了。”

    越子期放下手中的东西,双眼放光,强压住心里的激动,他可以回去了。

    樊萝愤愤不平的大喊。

    “不行,不能放他回去。”

    樊城眉头深皱,怒声呵斥。

    “胡闹,你知道来接他的是谁吗?是聂辉!你是想我们整个寨子,为了这个没用的人陪葬吗?”

    听到是聂辉来接人,樊萝瞬间没了刚才的傲气,只是耍脾气的扔下鞭子,扬长而去。

    等到了寨子门口,越子期看到一个一身银色盔甲,手拿佩剑的男子,站在外面,在他身后站着一排精兵。

    “越郎君这半年受委屈了。”

    聂辉看到他落魄的样子,心里虽然有些瞧不上,但还是客套的问了下。

    越子期冷笑一声,真当他什么都不知道。

    “我怎么会委屈,只是委屈皇上,为了弄死我,如此花费心思。”

    聂辉不怒反而爽朗的笑了笑。

    “越郎君误会了,皇上这不是派我亲自来接你了,走吧!想必你元安的亲人等急了,而且我听闻你的夫人已经怀孕了,算算日子,如今怕是已经临盆了。”

    越子期听到这话,先是激动,然后兴奋,最后却变得愤怒,还没等所有人反应过来,越子期已经抽出聂辉腰间的佩剑,抵在他脖子上。恶狠狠的看着他,咬牙切齿的低声怒吼。

    “就因为我当初没投入他的战营,他如今就要用这种方式惩罚我,让我不能陪在心爱之人身边,不能亲眼看着我的孩子出生。”

    周围的士兵见状全部抽剑,指向他,大声呵斥。

    “大胆,居然敢威胁聂将军。”

    聂辉嘴角带笑对着身后的人摆手,然后伸出手指拨开剑尖。

    “如果我是越郎君,我就不会再此时还较这些,而是快速赶回家中,与亲人团聚,不过回家之前,皇上请您去宫里见一面,我想在那,你能提前见到你的夫人。”

    越子期放下利剑,将它放在聂辉掌中。是啊,他现在最想的就是回家赶快见到阿蛮,母亲,奶奶,还有他未谋面的孩子。

    ~~~~~~~~~

    苏小蛮生完孩子,已经过了大半个月了,她日日茶不思饭不想,有时就抱着孩子愣愣发呆,人看着日渐消瘦,来探望的没有一个人不心疼。

    秦之时也来过,看着她越见憔悴的面庞,忍不住想抓住她得手,告诉她,他秦之时愿意照顾她们母女余生。

    但是她泪眼婆娑的看着自己时,他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直到有天叶远来到越府,越母亲自出门相迎。

    “叶将军怎么会大驾光临越府?”

    叶远儒雅的笑了笑。

    “我只是来替皇上传个话,他想见见故人。”

    越母拧眉,一脸疑惑,故人?随即道。

    “我们越家小门小户,怕是没有皇上的故人。”

    “越夫人谦虚了,皇上的故人,就是贵府的少夫人。”

    小蛮怎么会与新皇认识?越夫人看向叶远的表情,似是没在撒谎。

    苏小蛮直到坐上马车还有些恍惚,会不会搞错了,她怎么会是皇上的故人,她压根就没有机会去认识,什么这么尊贵的人。

    齐浩老早就守在宫外,看到她下了马车,赶忙高兴的上前躬身行礼。

    “苏大夫好久不见了,怎么现在清减这么多?”

    苏小蛮疑惑的看着他。

    “这位公公,我们认识吗?”

    齐浩听到这话,惊的张大嘴。

    “苏大夫你这记性也太差了,是我啊!齐浩,在桃源村山上,有一个山洞,你医治了一个人。”

    听到这,她才恍然大悟。

    “他是皇上?”

    齐浩笑着点头,她有些不可思议,当初看他那落魄样,她只觉得有没落的贵族气质,没想却是皇子。

    “皇上正在勤政殿等您。”

    她小心的跟在齐浩身后,不敢东张西望,电视剧里看了不该看的,话太多的,都是死的最快的。

    到了勤政殿侧殿,李毅正坐在桌旁用早膳。见到推门而入的苏小蛮,他放下严肃的表情,满眼温柔。

    “你来了!”

    苏小蛮有些尴尬的对着李毅行礼。

    “民妇见过皇上。”

    李毅上前抓住她的手腕,稳稳的扶起她,他上下打量她。

    “清减许多,来坐下陪朕用早膳。”

    她有些局促的低首回应。

    “民妇已经用过了。”

    见她拘谨的样子,李毅笑了笑。

    “你以前可不是这个样子,怎么?知道了我的身份怕我了?”

    苏小蛮心惊的赶紧跪在地上。

    “当初是民妇无知,还往皇上念在不知者无罪的份上开恩。”

    李毅对她拍拍凳子,柔声喊到。

    “我没说我要计较,你不用那么怕我,就当我现在还是你山洞见到的那个李毅,来!坐下,朕突然想吃豆花,我是吃咸的,但不知道你吃什么?所以一样准备了一碗,吃吧!吃完朕就还你一个愿望。”

    苏小蛮看着眼前两碗豆花,浅浅一笑,她喜欢吃甜的,却伸手端来了咸的,因为以前越子期长长陪她吃。

    开始的时候,她并不知越子期不喜欢吃甜食,直到他离开的第四个月,她才从金宝口中得知,他自小就不喜甜,但每次却都陪她一起吃甜豆腐脑,还吃的一脸开心。

    一直都是越子期包容她,宠爱她,这一次她也想了解他的一切。

    李毅看着她面前的咸豆腐脑。

    “这是你的选择?”

    苏小蛮笑着点点头,咸涩的味道在口腔蔓延,泪水不争气的从眼角滑落。

    “朕当初许过你一个愿望,你现在最希望的是什么?”

    李毅目光有些暗淡的看着她。

    “我只希望子期能平安回来。”

    他起身看着她,对身后的宫人摆下手,有些不甘的笑了笑,这样的结局他早就猜到了。

    “你果然也是事事以他为先,那朕就了了你的心愿,从此我们两清了。”

    说完他将那个他视若珍宝的布袋,放在桌边,悄然离去,宫人打开她面前的房门时,她以为自己在做梦,她居然看到越子期看着自己笑。

    那深情的眼神迷了她的眼,一如当初在明月山庄,他站在树上与她微笑相视,越子期走到她身边,轻柔的扶上她的脸,看着她泪如雨下。

    心疼的轻轻吻去她脸上的泪珠。

    “阿蛮,我回来了。”

    苏小蛮哇的一声哭起来,哽咽的双手不停捶打他的胸口。

    “你跑哪去了,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我以为你再也回不来了。”

    越子期抓住她的手腕,笑着将额头抵在她的额间。

    “我说了许你一世荣宠,一世还没到,我怎会舍得不回来。”

    苏小蛮看着他破涕而笑,踮脚献上自己的粉唇,两人相拥深吻,一旁的宫人全都识相的转身回避。

    殿外的李毅走在空荡荡的长廊上,面目表情,一旁的齐浩心里暗笑,皇上到底是心软,苏大夫没来之前,皇上和越子期说。

    他们的命运,都握在苏大夫等下的选择里,选对了,他们就能重逢,越家继续过会以前的日子,选错了,越子期马上人头落地。

    结果苏大夫选对了,但齐浩心里知道,就算苏大夫选错了,皇上也不会杀了越子期。

    直到这一刻越子期才明白,皇帝为什么抓着他不放,不单单是因为他当初没有相帮,还有一半原因是,皇帝看上他媳妇。

    他在心里不禁暗叹,还好自己下手早。

    (全文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