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52、求婚(完结章) ...

作者:漾桥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大四下学期, 是闻天语最忙的一个学期了。

    YI一方面为了赶着她毕业这个噱头,另一方面也为了留住闻天语这个人才, 让她承包了YI秋季新品的全部设计, 主题和核心内容都由她全权负责。

    换句话说, 在她毕业以及签约YI旗下的最后一年的时候,YI给她办了个个人作品专场秀。

    于是在写论文这种焦头烂额的非常时期,闻天语还要一边忙毕业一边忙专场秀设计, 偶尔还得要飞去出差和实地考察。

    两个人也算是经历了在一起后最常分开的第一个时期。

    叶梵声工作室稳定下来, 他把自己的时间规划的十分规律, 在工作室设计有固定的时间, 从来不会带回家里。

    担心闻天语吃不消,他更是把工作室交给底下人, 每天提早回家, 换着花样给她做营养丰盛的菜,再诱哄她吃下去。

    陪着她做设计,陪着她查资料写论文。

    他对她越好, 她就被养得越娇纵。

    对着他, 胆子也渐渐大了起来。时常拉着他,往自己的小世界带。

    闻天语快毕业, 借着毕业设计的名义,可劲折腾叶梵声。

    自从知道叶梵声就是糖葫芦本尊后,她时不时就从不知道哪里找来奇怪的台词,缠着他非要让他用各种特定的语气读给自己听,美名其曰:寻找灵感。

    还时常拉着他当模特, 试穿自己新设计的衣服。

    ——顺带揩油。

    起初的时候叶梵声脸皮薄,这种事觉得害羞又羞耻,常常束手束脚的,闻天语就佯装生气,逼他就范。

    “我才只有12岁的时候,你就做这种东西给我穿。”闻天语愤愤地晃着手里的小肚兜,“现在让你穿点我做的衣服你都不肯。声声,你知道这叫什么吗?禽兽行为啊!”

    叶梵声被她说得清冷的脸庞涨红,罕见地说话有些磕巴:“是小镇的习俗,说是……祝福。”

    叶梵声现在都记得奶奶跟他说起这些的时候慈祥的模样,却在他做好了后调侃,说是以前都是丈夫送给自己的小媳妇的。

    那一刻少年的脸无比的红。

    闻天语把一大摞有的没的衣服往前一捧:“我这些,也都是祝福啊!”

    说归说。可有些事情上,闻天语又是个不折不扣的纸老虎,第一次谈恋爱,提要求的时候横得不行,结果实施的时候自己脸红得比谁都快。大多时候往往搞得两个人都面红耳赤,最后还得叶梵声来哄她。

    日子久了,叶梵声居然也能适应了,慢慢惯着她玩这种角色扮演游戏,然后一脸宠溺地看着闻天语乐此不疲的模样。

    原本以为毕业季这种忙碌的时候,闻天语能消停一点,却没想到她玩的更凶,还明显有心事地盯着叶梵声,问起来又不说。

    闻天语确实有心事。

    两个人的感情已经进入稳定期,闻父闻母已经彻底接受了叶梵声,有时候甚至会让她懂事一点,多多体谅叶梵声。

    Andrea上个月查出来怀孕了,夫妇两人推掉了很多通告,尤其是闻天言,一天到晚美得发微博,巴不得每天黏在自己媳妇那里。

    大学清单里的事情,一样样完成,从闻天语的清单里划掉,可有一样关于叶梵声的,他却迟迟没有动静。

    说好的毕业就结婚,谁都没有提。

    闻天语数着自己毕业将近,心底里原来越着急。

    可这个平时她动动眼皮就能知道她在想什么的男人,这次不管她怎么暗示,都木然地避开了这个话题。

    闻天语愤愤的,一面自己筹划,一面在让叶梵声当模特试穿的时候,就多了几分整他的情绪。

    YI秋季秀上的秀服都定了以后,闻天语稍微轻松了一些,于是就把自己匀出来的心思全分到叶梵声身上。

    山不来就我,我便去就山。

    她自我开导一番,拿着设计服就回去了公寓。

    叶梵声恰好刚从书房出来。

    他这阵子神神秘秘的,不知道在书房做些什么,出门的话又带到工作室继续做,这让闻天语感觉很不好。

    于是她扬了扬笑脸,蹦哒到他身边,“声声,我的秀定下了。”

    她歪了歪头,“论文答辩也过了。”

    叶梵声脸上明显可见的松了一口气,紧接着他弯了弯唇,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娅娅真棒。”

    闻天语盯着他,躲开了他的手,紧接着目光也移开来。

    “但我还是有两件衣服犹豫要不要上秀场,你帮我试一下——”

    闻天语不给叶梵声拒绝的机会,拉着他往衣帽间走,顺便把手里的袋子塞他怀里。

    叶梵声顺从的进去换衣服了,闻天语就在外面烦躁地敲着衣架等他。

    五分钟后,门被打开。

    叶梵声一面垂眸系着腰间的带子,一面款款向她走来。

    闻天语猛地捂住口鼻。

    走近了,他抬头,耳根和清俊的脸颊微红,有些无助地看着她,“娅娅,我不会绑这个腰带。”

    闻天语深深吸了口气,觉得自己胸腔都被撑开了般,空落无着,却又满满当当。

    她靠过去,帮叶梵声整理腰间那看起来毫无章法的是几条丝带。

    目光滑向下,无可避免的掠过他清晰的锁骨,露了v字领的胸膛,白皙而硬挺。

    她给叶梵声的这套衣服其实根本不会上秀场。棉麻质地改良款的白色长袍,外搭透明质地蚕丝外衣,清冷禁欲,外面却包裹着诱惑。

    闻天语帮他交错绑着自己独特设计的腰间绑带,每一次纵横,都轻轻勒出他的腰线的。

    叶梵声的呼吸落在她头顶,带着隐忍。

    她由不得抬头,对上他黑亮的眼神。

    叶梵声眼眸里也带着浅浅隐忍和雾气,脸颊和耳根微红,耳后有个浅浅的小痣。

    “好、好了……”

    闻天语回了神,只觉得指尖发烫,这种感觉,就好像猛然回到了澜城,湖上泛舟,她有的那惊鸿一瞥。

    转过身去,她只瞥一眼镜子里的叶梵声,就不敢再看。

    原本计划着逼他在这种着装下,用他那清冷的声线说更多羞耻的话,可她发现,叶梵声对她而言,有致命的诱惑力,不逃开,她可能会最先脸红爆炸而亡。

    “还可以……换了吧。”

    她移开目光,准备离开。

    转身的瞬间,却被叶梵声捉住手腕,抬手就把她压在了穿衣镜前。

    闻天语低呼一声,反应过来的时候,眼前就是放大的叶梵声清俊的脸庞了。

    他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脸颊,眼底里有炙热的神色。

    叶梵声微微蹙眉,思考了一下,俯身在她耳边,声音蛊惑而低沉:“娅娅,穿都穿了,不能浪费。”

    闻天语愣了一下,脑袋轰地就炸开了。

    她愣怔地仰头,叶梵声微微垂着眉眼,长长的睫毛在眼下遮出一片阴影,一手捧起她的脸,一边缓缓向她的唇。

    闻天语的心跳砰砰,几乎蹦出胸腔。她右手腕被捉住,指尖动了动,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天知道!她上次让叶梵声说这句台词,他宁死不屈啊!这次怎么这样突然了?

    她真的要不行了啊啊啊!

    呼在脸颊的热气越来越重。

    闻天语微微仰了仰头,静静等着。

    叶梵声手捉着她手腕的手动了动,跟着向上,以为他是要十指紧扣,闻天语放软手指,顺从地任他抓着。半晌,没有等到期待中的吻,却只觉得指尖一凉。

    她迷茫了一瞬,被那凉意拉回了思绪。

    闻天语睁开眼睛,对上叶梵声期待而紧张的目光,偏头,就看到无名指上那个小环,顶部镶嵌着一颗剔透的钻石。

    戒指边沿经过设计和雕刻,是牡丹的暗纹。

    闻天语心里猛地震了一下,脑袋像是被清空了。她转回来,愣怔地看着叶梵声。

    叶梵声看着她,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眉眼间的紧张暴露。但更多的是藏不住的深情。

    “娅娅,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想,我究竟是哪一刻开始喜欢的你。又是在哪一刻终于发现的。”

    闻天语愣怔的看着他,还没从戒指的震惊中回过神来。

    叶梵声抬手抚上她的脸颊,眼角温润下来,“可我发现这个问题是无解的。因为以现在的我来看,过去的每一刻都是喜欢,每一眼都在心动,不然,会觉得那些瞬间都是浪费。”

    闻天语吸了吸鼻子,忽然觉得眼眶温热,她笑着逗他,试图调节气氛:“干什么突然走煽情路线,一句你喜欢我就可以解决的事情啊。”

    叶梵声的指尖在她脸上摩挲了一下,声音低沉,“娅娅,我爱你。”

    不只是喜欢而已,而是无法自拔的爱。

    “嫁给我。好吗?”

    闻天语愣了一下,忽然移开了目光。偏着头不说话。

    叶梵声等不到她的回答,心猛地悬起来,脸色跟着紧张地沉下来:“娅娅……”

    闻天语倔强地不看他,语速飞快:“你别说话!你等我缓五分钟……我等了那么久,你竟然现在才说,”她吸了吸鼻子,“我跟你讲我很难哄的。”

    叶梵声顿了一下,语气更软,“娅娅……”

    “三分钟。”闻天语倔强。

    叶梵声唇角弯了起来,声音里带上笑意:“娅娅。”

    闻天语吸了吸鼻子:“一分钟!不能更少了……你不是很能忍么!”

    叶梵声上来抱她,有些无措地帮她擦着脸颊落下来的泪珠:“娅娅,别哭,不要哭……”

    “我哪哭了?我超开心的。”闻天语趴在他胸膛,心底的震荡好久都回不过神来。

    叶梵声一边轻轻拍着她的背,像是给小孩子顺气一样轻柔,一边轻叹:“娅娅。”

    闻天语拱了拱,声音还带着鼻音,“好了……我答应你了。”

    叶梵声的手顿了一下,语气更轻,“娅娅。”

    闻天语被他一声一声喊得脸颊发烫,“我都说了答应你了……”

    “我爱你。”他说。

    ——

    叶梵声有生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做婚纱,献给了自己的妻子。

    那套惊艳世界的婚纱,穿了一次,就躺在家里的橱柜里。

    多少人慕名前来,都被叶梵声拒之门外。

    那是只属于闻天语的东西。

    微博ID如闻天语在沉寂了半年后开始重新活跃。

    粉丝们愤怒地发现,继她的大明星哥哥从一个影帝转型到炫妻晒娃狂魔以后,她也开始从一个舞见和手作达人转型向旅游博主了。

    ——顺带撒狗粮。

    徐白白在另一头微博上看着[如闻天语]和[糖葫芦]发的一模一样的牵手照,外加上面两个亮闪闪的戒指,愤愤地带头表达了单身狗的愤怒。

    那头闻天语拿着叶梵声的手机艾特了自己,又开始用自己手机发一模一样的照片。精分玩的不亦乐乎。

    闹够了,她伸了个懒腰,直接躺在叶梵声腿上。

    小舟在湖面缓缓行着,阳光洒在闻天语脸上,她眯了眯眼,下一秒,大多数光被叶梵声修长的手挡了去。

    闻天语笑着抬手抓住他的手,耍赖:“不行,上次那个太敷衍了,你得换一个。”

    两个人不约而同地选择了旅行婚礼,第一站就定在了澜城。

    旅店依旧选的上次的那家,老板娘居然还记得两人,看到他们一脸喜色地调侃,“哟,我这是还能真的转型做红娘了?”

    直叫闻天语大红了脸,扯着把他们的爱情故事讲了一遍。

    白天来湖上泛舟。闻天语兴奋地指给他看自己因为他掉手机的地方,然后拉着他让他赔。

    这会儿,吹着风,闻天语就开始跟叶梵声翻旧账。

    之前让他用糖葫芦的身份跟自己表白,一定要读一首情诗给她。

    一天后,多年没有动态如同僵尸号的网配圈大大[糖葫芦]发表了一个音频,点开来,是他字正腔圆认认真真背诵了一首李清照的《渔家傲》。

    闻天语头一天还兴奋地发语音给徐白白,说大师兄要用他微博号给她读情诗表白。

    徐白白认认真真地听了一遍,发出了个意味深长的感慨:“给你的……情诗……??”

    “情呢?”徐白白问。

    闻天语捂着脸摇头。

    “那你呢?”

    闻天语拿了本李清照词集,在视频里指给她看。

    徐白白凑近了看半天,接着发出了杠铃般的笑声。

    并且拿这事笑了她半个月。

    “闻天语,殷勤问我归何处。哈哈哈哈哈哈不行,师兄太萌了,是把你名字占全了。哎哟妈呀李清照可能是专门为你写的哈哈哈哈!”

    闻天语愤愤地掐叶梵声腰:“难怪他们说男人都一样。你是不是得到了就开始敷衍我,这算什么情诗。”

    叶梵声由着她闹,认认真真地回答:“算的。”

    他说,“你就是归处。”

    闻天语,殷勤问我归何处。

    我听到天帝的话,他热情而真诚地问我要去往何处。

    他找到了。她就是归处。

    “娅娅,我喜欢你的名字。两个都喜欢。”叶梵声又说。

    一个,是他的初心;一个,是他的归处。

    叶梵声一直对自己的名字不自信,两个都不喜欢,他不能再是樊声,那个姓和那个男人,或许此生都不再见;他被迫成为叶梵声,被囚禁被束缚,被篡改了命运。

    可闻天语不一样。

    她是归处,是光明和热情本身。

    所以工作室名字是她,家的意义是她,爱情本身也是她。

    闻天语看着叶梵声的表情。

    逆着光,他的周身像被雾环抱,眼底也有着雾气。

    她知道他的心结,那长久漂泊下一颗不安的心,对于归处有着怎样的渴望。

    缓缓凑近了一些,去环抱他的腰。

    “声声,你知道吗?我小学时候特别讨厌自己的名字。”

    叶梵声调整了一下,让她靠的舒服一些。

    “那个时候,不知道闻是个多音字,老有男生开玩笑,说是闻味道,闻来闻去的。有阵子都不让他们喊名字。”

    “后来初中学古文,发现闻有‘听到’的意思,我突然就很喜欢这个名字了。你知道为什么吗?”她抱着他的腰,仰头看他。

    叶梵声摇了摇头。

    “因为声是你的名字啊。那个时候,很喜欢你,记得你声音好听,觉得……我大概是为你而生的。”

    少女眼睛亮晶晶的,弯成月牙:“你的声音,我全都能听得到。注定我会动心。”

    叶梵声目光一怔。接着,面前被递上个手机。

    眼眶有些酸涩,他凝眸去看。

    闻天语的微博上,一张两个人牵手的合照,上面配了一句话。

    “你声如天籁,我如闻天语。”

    初见,注定余生有你。

    再往下,是她转发了他的那条。

    “闻天语,殷勤问我归何处。”

    兜兜转转,不负归处。

    闻天语刚准备说话,整个人就被叶梵声猛地抱在怀里。

    他把头埋在她颈间,只觉得,第一次真实的抱到了属于自己的整个世界。

    他说。

    “娅娅,谢谢你。”

    “我爱你。永远爱你。”

    耳朵存在的意义是为了听到你,眼睛是为看到你,心是为了记住你;

    谢谢你这样好,曾走进我的生命;谢谢你的爱,来了,就没再离开。

    —全文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