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36.番外三 侯 爷

作者:云千重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那年开了春, 海棠开得红艳艳的一片。

    普济寺的海棠是整个江洲最好的, 每年春日里,她都喜欢去看普济寺的海棠, 看一簇簇的花儿在枝头开得热热闹闹, 一朵朵垂下来, 好像害羞的小姑娘, 美得让人移不开眼。

    她早就及笄了,只等着孟家的表兄来娶, 嫁衣都绣好了一半,很快就要出阁了。她求了祖母,跟着几房婶婶,还有姐妹们一起去普济寺上香,她知道,这或许是她做姑娘的时候, 最后一次出门了。

    她记得那日,出了姚府,一路上春光明媚, 她和堂姐偷偷地挑开帘子朝外看, 街上人头攒动,明明知道自己已经是待嫁之身, 这么做很不合适, 可她依旧是不舍得放下帘子。

    她喜欢江洲的山, 江洲的水, 江洲的风土人情, 她要是嫁给了孟家表兄,不是回山东就是去京城,她舍不得离开。

    父亲已经老了,父亲膝下就只有她一个,她要是远嫁,谁又来照顾父亲呢?

    大房的伯母好几次都在她面前说,让她说服父亲在近支中找个堂兄弟过继过来,好继承香火。

    她也和父亲提过,可父亲说,他是攒了些,还有母亲留下来的嫁妆,都是给她的,他还说,儿子女儿不拘什么,人死了,就什么都不知道了,香火什么的,不过是活着的人舍不得死,又不得不面对,才给自己找的一点念想。

    她当时就哭了,父亲其实是不想把他和母亲攒了半辈子的,给了旁支,只想留给她,才找出的这个由头吧!

    可谁敢说父亲说的不对?父亲是一代大儒,就是当今的皇帝都不得不给父亲脸面,谁敢说他说的不对呢?

    就是如此,族里对父亲才意见很大,但慑于父亲的威望,不得不在父亲跟前做低伏小。

    她突然就想,这家族中,虽说骨肉亲情,其实也没多少意思。

    普济寺的阳光似乎都足一些,佛门净地,一进去就让人心安,她一路上不好的心思也都淡了。

    上了香,婶婶们累的不行,几个堂姐也抬不起腿,去了厢房休息。

    她随意一人,朝后面的海棠林走去,有风吹过,落英缤纷,下了一场花雨,如同天雨散花一般,美得惊心动魄。

    不知不觉间,她就往里多走了几步,林子里很冷,身边的侍女示儿回去给她拿披风,嘱咐她不要再朝里走了,怕有危险。

    她一开始听了的,后来,就不知不觉,一下子走到了林子尽头。

    她听到了示儿的喊声,正要应,又听到了一个草垛后面传来浅浅的□□声,很痛苦,她起了怜悯之心,那声音好像有召唤人魂魄的魔力,她不由自主地就走了过去,偷偷地一看,一个男子浑身是血地在草垛上挣扎。

    “壮士,你怎么了?”

    这时候,她已经听不见示儿的声音了,眼中只有这么一个男子,他眉眼刚毅,一双亮得如暗夜星辰般的眸子里,布满了血丝,带着警惕的神色看着她。他身上好几处伤,也不知道被何种利器刺得,在流血,把他身上的甲胄都染红了。

    她当时很害怕,却又很担心,他这么流血,很快就会死去的。

    她根本就忘了,自己有婚约,和一个外男在一起非常不妥,更是忘了自己独自一个人,哪怕这男子受了伤,想要伤害她也是手到擒拿的事。

    她看这男子,身上有伤,还穿着甲胄,更是把伤口弄得裂开,便帮着男子把甲胄脱了,又要扶着这男子去找庙里的弘一方丈,“方丈的医术很好,他会救你的!”

    她胡乱地给男子包扎伤口,男子的气息越发不稳,身上像是着了火,最后他眼一闭,便将她压在了草垛上,她就知道,自己做了一件极为愚蠢的事。

    她吓得哭了起来,看男子扯掉裤头,拼命求饶,可男子根本不理会,“我会对你负责,我不得不这么做,你救了我的命,我会对你负责,我无妻室……”

    后面说了什么,她根本不记得,她只觉得身上被撕裂般的疼,男子根本就没有章法,扣住她的腰,拼了命地顶,她身上像是被一根铁钻头在钻一样,她疼得难受,求饶,男子只把她的身体往他身上扣,毫不理会。

    她呜呜呜地哭,末了,男子总算是歇了下来,她看到他眼中的血丝散了,气息也稳了许多,她才知道这男子怕是被人下了见不得人的药。

    她原本恨他,可他细细地帮她把衣衫整理好,把一枚玉佩塞到她的手里,问她的名字,她就连恨都恨不起来了。

    她听到了示儿匆匆而来的脚步声,不知道为何,她害怕被人知道,就捂着脸跑了。

    她听到他在身后说,“你不说,我也会找到你!”

    她见到示儿,示儿吓了一跳,她骗示儿说自己摔了一跤,身上都是脏污,示儿怕被婶婶们知道,用斗篷遮住她回了厢房,偷偷地帮她换了衣服。

    她后来想去看看那男子在不在,有没有死,她连他名字都不知道,她捏着玉佩,神魂都散了,只一心惦记着那男子,想象他的长相,还有他做了那事后,面上的愧疚,对她的心疼,她就觉得,一颗心都化了。

    没几天,表兄来了,来见她,四下无人时,要牵她的手,她躲开,以未成婚为由,不遂他的意。

    那时候,她不由得想到,她要嫁给这样的人吗?

    他一双眼睛黏在她的身上,和那男人中了药后,依旧清澈坦荡,哪怕要强迫她时的眼神比,她都觉得恶心,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

    她不想嫁给表兄,她已经不是完璧之身了。

    她的月事推迟的时候,她就觉得不妥了,她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在碰嫁衣,看到堆在榻上的那一堆红,她有种要拿起剪刀剪了的冲动。

    她抚摸着自己的小腹,心里在想,大不了这辈子就一个人吧,不用嫁到山东去,也不用跑到京城去,被欺负了都没有人帮忙撑腰。陪着父亲,抚养这孩子,挺好的。

    她被诊出怀了孕,家里顿时就乱成了一锅粥,好似她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要谋逆造反一样。

    很快,就听说了,和孟家表兄的婚事,换成了堂姐。堂姐小时候订过亲,因未过门,堂姐夫就过世了,婚事耽搁了下来。

    她松了口气,这样很好啊!

    她在花园里荡秋千,坐在秋千上,慢悠悠地晃荡,孟家表兄居然来了,说他不嫌弃她,让她作为滕妾一起到孟家,他愿意抚养她肚子里的孩子。

    这怎么可能呢?

    她一辈子不与人作妾,她要是这么做了,她父亲的颜面情何以堪?

    她宁愿被那人婚前玷污也不可能会与表兄作妾的。

    她被逐出了家门,父亲护不住她,很快就老了,慢慢地精气神都没了。她跪在父亲跟前求父亲原谅,父亲却说,这不怪她,没有人能够选择自己的命运。

    她说,其实她不喜欢表兄,不想嫁给她,如今这样,她很好,哪怕离开孟家,她是孟家的女儿,横竖是要离开的。

    父亲说知道,说孟氏不是良配。

    父亲因为她,因为要和家族打官司,耗尽了心血,最后总算是如愿把名下的财产都给了她。

    她在江洲,在离普济寺不远的地方买下了宅子,后来孩子出世了,是个女儿,她看到女儿的第一眼,泣不成声,觉得这辈子,他再也找不到她也没什么了。

    他怎么找得到她呢?

    姚家把她的事瞒得严严实实,她是死了丈夫的寡妇,女儿是遗腹子,她觉得其实这样也好。

    她名声已经不好了,就算他愿意要她,谁知道是妻还是妾,他要是说要她为妾,她要多委屈?

    她害怕自己忍不住会答应。

    女儿一天天长大,会问她,她为什么没有爹爹,她不是没有想过凭着那枚玉佩去找他。可天下之大,她又要往哪个方向去找他呢?

    每年的春日里,她都带着女儿去普济寺,可她一次都没有再遇到他了。

    渐渐地,她淡了这心思。

    当她差点出了事,在翠微院里,她正要咬舌自尽的时候,他出现了。她看着他眉眼熟悉,可听到他身边的人喊他是侯爷,她就觉得,就算他们再次相遇又如何?

    如今,她是死了丈夫的寡妇,而他是侯爷。

    侯爷有多大,她怎么会不知道呢?他家里必然会有妻妾,她能够谋求他身边什么样的位置呢?

    她没想到,他也认出她来了,对她势在必得,她心里既喜又悲,觉得这一生,上天待她实在是刻薄。

    她连宁愿没有遇见过他的资格都没有。

    他拿出了那枚玉佩,又跟她说,他没有妻室,要娶她的时候,她想要痛哭一场,她在想,必然是父亲在天有灵,才会让她的命运峰回路转。

    她明知道进侯府必然会有很多不得不面对的苦难,可她还是想要为女儿谋一场富贵,也为她自己,夜深无人的时候,她也会想到那一日,在草垛上,他像是一头狼一般扑向她,把她拆吃入腹。

    一直到如今,她有了镇哥儿,镇哥儿已经大了,他依旧说,他喜欢听她婉转的声音,会要了他的魂一样。她多少次说,下一次忍着不哭,最后还是不得不告饶,在他的身下啼哭,嗯嗯呀呀地叫。

    (全文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