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番外一

作者:暴躁的螃蟹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苏杭互换之你要和我离婚一

    当清晨第一缕阳光透过落地窗上窗帘的缝隙照射进来的时候, 苏杭睁开了眼睛, 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的男人,本能的抱紧怀里的女人, 腻歪了十几秒之后, 才撑起上半身,落下一个早安吻之后, 起床去洗手间梳洗了。

    几乎是在洗手间水声响起的瞬间, 沈溪睁开了眼睛,她望着洗手间的方向,眼里满是疑惑。他今天这是怎么了, 为什么会突然这么亲昵的吻自己?

    不一会,哗啦啦的水声忽然停住, 沈溪重新闭上眼睛, 假装自己还没有睡醒。苏杭从洗手间走了出来,去衣帽间换了运动服,然后再回到床头柜上拿起了手机。苏杭打开手机, 上面显示的是2022年10月31号。

    苏杭见手机里没有未读短信,把手机随意的装进兜里,打算出门跑步,顺便给沈溪买玫瑰花。这个季节, 院子里的玫瑰花已经不开了,只好去下面的花店买了。

    “先生,早。”正在打扫卫生的张嫂看见从楼上下来的苏杭,拘谨的问好。

    “早。”苏杭好心情的笑了笑。

    张嫂一愣, 拿着抹布的手僵住了,直到苏杭走出大门才回过神来,先生,似乎今天心情很好的样子?

    苏杭走到院子里,发现早晨总是和自己一起出去跑步的初五居然没出现,他喊了两声,也没听见初五回答他。苏杭虽然有些奇怪,但是也没怎么放在心上,也许初五这回在孩子们的房间里陪他们玩呢。

    苏杭走出别墅大门,往山下花店的地方跑去,到达十字路口的时候,苏杭发现昨天画了一半的斑马线终于画完了。这让有轻微强迫症的他看起来心情好了许多。

    “老板,给我一支玫瑰。”苏杭熟门熟路的推开花店的门。

    “好的。”老板拿出一只玫瑰,用漂亮的丝带系上了一个蝴蝶结,递给苏杭的时候笑道,“先生是要送给妻子的吧。”

    苏杭无语道:“我在您这买了几年的花了,您还问我这种问题?”

    老板看着转身出门的“老客户”疑惑的眨了眨眼,难道自己失忆了?这么帅的男人自己要是见过不能忘记才对啊。

    苏杭拿着玫瑰,看了看手表,自己这个点回去,沈溪应该刚醒。沈溪的预产期就在这几天,身子重,自己得早点回去陪她。希望这一胎是个女儿,不要像那两个臭小子,太顽皮了。苏杭一边满足的想着一边往回跑步。

    苏杭回到家的时候,张嫂刚刚摆好早餐,看着先生拿着一朵娇艳的玫瑰回来顿时诧异了一下。

    “太太醒了吗?”苏杭问道。

    “还没。”张嫂回答。

    “我去叫她。”苏杭蹬蹬的往楼上跑去,到达房门口的时候脚步不自觉的放轻,他轻轻的推开门,发现沈溪已经醒了,正坐在床上发呆。

    “醒了?”苏杭笑着推门而入。

    床上的沈溪似乎吓了一跳,她莫名的看着靠近自己的男人,不对劲的感觉在男人递给她一支玫瑰花的时候达到了顶点。

    “你……”沈溪觉得奇怪,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问,她思索了片刻,想着这也许是男人对于昨晚的粗暴在表示歉意吧。

    想到昨晚,沈溪的身体又开始酸痛了,这人也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昨天自己一回家就被他直接扛进了房间,然后就是无休无止的索取。好几次沈溪都以为自己大约要死在床上了。

    “早饭是在房间吃还是下去吃?”苏杭柔声问道。

    “下去吃。”沈溪脸色难看的回道。

    “好。”苏杭有些心疼的说道,“脸色怎么这么苍白,昨晚没睡好吗?”

    沈溪清冷的眼眸望着男人,睡没睡好难道你自己不知道吗?

    “那我扶你下去。”苏杭问道。

    沈溪有些受不了男人的温柔,这让她很不适应:“不用了,我洗漱一下就下来。”

    苏杭见沈溪这么说也就没有再坚持,他又亲了亲沈溪的脸颊说道:“洗漱好了叫我,我扶你下楼,你现在不方便。”

    沈溪惊恐的看向男人,他这是怎么了,怎么和自己这么自然而亲昵,沈溪几乎都要起鸡皮疙瘩了。

    “叮。”

    正在客厅等待媳妇召唤的苏杭听到了手机消息提示的声音,他拿起来一看,发现是李清远发来的,只见上面写着:(苏杭,你考虑清楚,你要是真把文件给沈溪了,你后悔可就没用了。)

    文件?苏杭疑惑的皱了皱眉,我有什么文件要给沈溪的吗?给完还会后悔?

    (什么文件?)苏杭回消息。

    (你装什么傻,我昨天给你的离婚协议书。)李清远。

    离婚协议书???苏杭的眼睛一眯,浑身冷气全开,(你没事给我离婚协议书干嘛?)

    (我靠,你自己要离婚难道还怪我?)李清远。

    苏杭顿时怒了一个电话打过去,骂道:“李清远,你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李清远也很蒙蔽。

    “我自己要离婚是什么意思?”苏杭问道。

    “不是你前几天跟我说你要和沈溪离婚,让我给你准备离婚协议书,我昨天给你了,大哥你装失忆呢。”李清远问道,“你给沈溪了吗?”

    “李清远,今天不是愚人节。”苏杭冷声道,“就算是愚人节,你这个玩笑也开大了。”

    “谁他么给你开玩笑。”李清远回怼,“文件昨天给你了,你自己不会去看。”

    “你还给我了?你放哪了?”苏杭简直要气死了,这小子要是偷摸放自己身上不小心被沈溪看见可怎么办。

    “你自己带回家的,你问我???”李清远吼道。

    苏杭立刻挂断电话,起身就往书房走去,自己从公司带回来的东西一定在书房,李清远那小子肯定是把离婚协议书夹在公司的文件里了。这小子是不是知道沈溪有时候会陪着自己加班所以才开的这种玩笑?等我找着了,看我怎么收拾这孙子。

    苏杭在书房的办公桌上找了一圈,没发现,拉开抽屉再翻了翻,果然发现一份厚厚的离婚协议书。发现离婚协议书就算了,上面居然还有自己的签名。

    苏杭整个人都要不好了,这怎么回事?自己怎么可能和沈溪离婚?

    “叩叩!”

    听到敲门声的苏杭吓的一声冷汗,把离婚协议书一团,塞进了衣服里:“谁啊?”

    “先生,太太让我来叫您吃早饭。”张嫂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好,我这就来。”苏杭抹了一把虚汗,把离婚协议书从衣服里拿出来,随手放进了公文包里,打算一会去找李清远问清楚。

    沈溪见苏杭从书房出来,也从客厅的沙发上起身往餐厅走去,只是她才走了两步,就发现男人一脸惊恐的看向自己的腹部,她奇怪的问道:“怎么了?”

    “孩……孩子呢?”苏杭吓的都结巴了。

    孩子?沈溪一愣,目光晦暗不明的看向男人,难道对方想要孩子了?也是,结婚五年了,想要孩子也无可厚非。只是……沈溪不希望自己的孩子是在父母双方没有爱情的基础下诞生的。

    “你……想要孩子了?”沈溪迟疑的问道。

    “哈??”苏杭懵逼了,不是我想要,是过两天就是你的预产期了呀。

    苏杭诡异的坐在餐桌前,望着餐桌上仅有的两幅碗筷,想了想还是问道:“张嫂,小少爷呢?”

    “小少爷?”张嫂疑惑的重复道,“什么小少爷。”

    果然,难道自己在做梦?终于察觉到不对的苏杭默默的摆摆手:“没事了,你下去吧。”

    “是。”张嫂不敢多问,转身离开了餐厅。

    苏杭熟练的拿起勺子,帮沈溪盛了一碗粥放在她的手边,然后又夹了几个她喜欢的小笼包放进沈溪的碟子里。

    “你不用这样。”默默看着苏杭做完这一切的沈溪忽然出声阻止道。

    “什么?”苏杭疑惑的抬起头。

    “你不用这样。”沈溪犹豫了一下说道,“孩子的事情我会考虑的,你不用……做这些,或者送花。”

    “……”苏杭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接了,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食不知味的吃完早餐,苏杭坐在沙发上发愣,他脑子里乱成了一团麻?尼玛这一大早到底怎么回事,虽然他也很嫌弃自己那对双胞胎混小子,但是从来没想过不要他们啊。还有我即将出生的闺女呢?长的和我媳妇一样的闺女呢?

    “你……”沈溪看了看时间问道,“今天不去上班吗?”

    “呃……”因为媳妇待产所以全程在家陪同的苏总裁,懵逼了一会才反应过来,“我……我就去。”

    “张嫂,帮我拿一下公文包。”苏杭朝一旁的张嫂说了一句,然后自己上楼换西装去了。

    张嫂拿了公文包出来,见苏杭不在,就把公文包给了沈溪。沈溪接过,奔向放在茶几上的,结果忽然发现公文的里的文件似乎没有放好,拉链卡主了A4纸的一角。沈溪想也没想的拉开拉链打算把文件重新放好。

    然后……

    苏杭在楼上掐了自己好几把,发现居然不是在做梦,于是只好换了衣服下楼。他急匆匆的跑到茶几上拿了公文包,打算出门去找李清远问个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杭!”沈溪叫住了就要出门的男人。

    “嗯?”苏杭条件反射的停下了脚步。

    沈溪扬了扬手里的文件,语气冰冷的像南极的冰川:“你要和我离婚?”

    什么是晴天霹雳???

    苏杭傻在当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要肿么办啊???

    作者有话要说: 本来想多写点的,但是……螃蟹手速也就这样了,没办法呜呜呜……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