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81章 感谢上天的安排(大结局)

作者:面壁的和尚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看了眼台上的日历,原本感觉时间如此难熬,但转眼间四年时光已消失在了身后。

    三年前,他多方打听找到她现在工作的地方,南方的一个城市——上大学时她就说过,希望以后能来这里工作。

    他追随而来,也在这里找了一个离她比较近的公司上班,或许因为她在这里的缘故,于是心安,他慢慢习惯了这里的生活,并且也喜欢上了这里。

    刚来的时候,对她的思念让他每天想着的是如何去见她,但见了就好吗?见了,会不会让她想起过去那件受伤的事,会不会让她再次受伤?她想不想见他?他还有没有资格见她?

    这样想着,每次看着她的身影从对面楼里走出来,走进人流,他满眼渴望,内心激荡,却每次都是目送她离去——那是一种想见不敢见的伤痛!

    那样的日子充满了煎熬,但现在想起却又感到淡淡的温馨和甜蜜,其实这样看着她也是一种幸福,只要她安好!

    又到了下班时间,她应该也快从对面楼下出现了,于是他就将外套披上,换上另外一副琥珀色的眼镜,也跟着下楼,这样就能多看她一会儿——因为留了胡须,改换了穿衣方式,原来只穿正装,现在他则总是穿牛仔,只要不迎面走,她应该是认不出来的。

    下了楼,先在大厅里等了一会儿,李环果真从对面楼里走了下来。四年不见,往日清纯的面容上带了分坚毅和一分沧桑,但在他眼里却更加有魅力!

    丛岳往玻璃前靠近一些,希望看得更清楚,然后等李环转身向右侧公交站牌走去的时候,他也迫不及待地走了出去。

    李环回家要去对面,也就是他这边坐车,他快步走出写字楼,走过楼前一块儿不大的停车场地,然后就发现他已经来到了路边,这是他第一次距离如此近地看她!

    一时间,他内心不由忐忑,既害怕她发现认出了他,又忍不住渴望她能认出他,以致于他站在那里急促喘着气,身体也因激动而颤抖,但他还要极力掩饰他的失态,只是眼镜里却升腾起了一股雾气。

    绿灯亮了,对面人群开始涌动,争先恐后地向这边走来,李环随着人流过了马路,然后很快她要坐的5路电车停了过来——为什么不能慢一点来呢?

    下班高峰期,电车里塞满了人,丛岳不知道自己是怎样上的车,但在这极度拥挤的环境里,他依然感到有种像花开般的幸福,因为有她在!

    在吴东路下车,往前走上四五十米,对过就是李环租住的小区,小区旁边则是一家海鲜大酒店。

    绿灯亮起,丛岳站在原地看着李环往对面走去,余光中则看到一辆车从酒店停车场驶了出来,转了几下,加速向这边冲了过来!

    丛岳大叫一声:“小心!危险!”

    说着话,他的人已经冲了过去,用力把李环推到了对面,紧接着呯的一声巨响和紧急刹车的刺耳响声中,他的人就被撞飞了出去!

    李环扶着信号灯杆止住前冲的身体,转头看着被撞飞的身影,发疯般地冲了过去。

    丛岳摔倒在地几乎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一般,眼前忽明忽暗,每呼吸一口气身体里都像是着了火似的,但看到李环奔跑过来的身影,他努力想要笑出来,想伸手去扶她,但右边半个身体都已经失去了知觉,只伸出了左手,被李环一把抱住,看着她血色全无的脸色,他道:“不怕,没……事了!”

    见他被撞还想着安慰她,李环只觉得心痛得像是被劈了一刀,她伸手去捂他一说话就有血往外流淌的嘴,耳中听到后面司机在哆嗦着打救护车电话,她声音颤抖地道:“你别说话!救护车马上就要来了,你……一定要坚持住!”

    丛岳看着李环近在咫尺的脸庞,费力地道:“环环,我,我是岳……岳……”

    到了现在,面对她,他终于还是忍不住说破了自己的身份。

    李环拼命咬着唇,流泪道:“我知道,我知道……你不要说话,从现在起不要说话,救护车马上就要到了!”

    这三年来,每当她生病或者不开心的时候,总会收到安慰的短信,在每个节日总会收到没有具名的鲜花,当有人给她介绍相亲对象时,她总会很快就得到对方的过往经历的信息……这一切,就算别人不告诉她,她也能感觉到是谁做的!

    看着李环眼中流出的泪水和熟悉的眼眸,丛岳感到身上痛楚似乎淡了,又想起大学时他俩都喜欢的歌曲,不由哼唱出来:

    “我祈祷有一颗纯洁的心灵和会流泪的眼睛……”

    “我宁愿所有痛苦都留在心间,也不愿意忘记你的眼睛”

    李环用手去擦他嘴角流出的鲜血,急道:“你别说话!不许说话!”

    丛岳左手恢复了些力气,握着她的手,道:“你不要伤心,这……都是上天的安排,是我该得的报应,在,在我追到你的时候,我曾……说,说过,永远爱你,背弃诺言,就让……就让车撞死……”

    李环拼命摇着头,眼前似乎浮现那个午后的情景,犹记得她答应了他的追求后,他脸上眼睛里的狂喜,也清楚记得他说出那些誓言的庄严,可是现在……她用力握着他的手,道:“你别说话!坚持住,救护车马上就要来了!知道吗,你一定要坚持住!”

    丛岳感到眼前的一切越来越暗,越来越模糊,他奋起力气,努力挤出一丝微笑,喘息道:“可是,我感谢老天的安排,让我回到你的身边……”

    “环环,我现在能记起的,全都是你的好!”

    在李环惊骇欲绝的注视下,丛岳面带笑容,身体软了下来。

    忽然记起有次她们俩相依坐在星空下,说起生死的话题,那时丛岳很认真地对她说:“我要走在你前面,因为我无法承受失去你的痛苦!”

    一种撕心裂肺的痛楚袭来,她的人像是被掏空了,只知道放声大哭,哭得整个人像是都不存在了似的!

    ……

    三年的时间,放在小孩子身上会有特别明显的变化。

    放了学,胖敦敦的多多背着书包向学校外面跑,看到等着他的晨曦,就叫着姐姐奔跑了过去。

    晨曦牵起他的小手往学校外面走去,等在外面的小黑和公主就一左一右像是保镖一样护卫着她们。

    多多特别喜欢运动,对于这样慢腾腾走路不太喜欢,走了没多会儿就一蹦一跳地向前跑开了,又转过头道:“姐姐,你来追我啊!”

    晨曦柔声让他看着路,八岁的小女孩儿,有着这个年龄如水般的眼睛和肌肤,虽然穿的是校服,但干净合身,还是像朵娇嫩的花朵一般。

    村里将龙窝潭和水库之间的河道加宽,上面建了一道白石桥,多多跑到桥上的时候,咦了一声,就趴在桥栏杆向下看了看,就拿手指指指点点的。

    晨曦走过去,看到桥下草丛里趴着一条青蛇,此时就和印第安人表演的眼镜蛇一般,盘在那里,头一伸一缩,偶尔身体还要翻转。

    多多玩得不亦乐乎,突然间耳朵就被揪住,姐姐的声音响在他耳边:“你忘记爸爸说的话了吗?不许你随便使用这个能力!”

    多多抱着晨曦撒娇道:“我就是随便一玩,你可不要告诉妈妈啊,就是玩儿条蛇嘛!”

    晨曦哼了一声,往桥下看了一眼,道:“你还不快跑,被小红看到就麻烦了!”

    她话音刚落,小红的身影就从河的上游出现,像是闻到了美味,它脖子毛一乍叫着就向这边冲了过来!

    三年了,小红的身影愈发强壮,体形几乎有两只普通的公鸡大,被前来旅游的游客拍到它跟一条足有六斤的大蛇搏斗的过程后,马上就有人出高价想要收购,其中有人直接出价二十万,还有人说钱不是问题,任凭主人开口,但当他们知道主人是谁后,就再也没人来说买它的话了,只是都知道龙窝村有一只鸡叫小红,大家都认为它是鸡王!

    晨曦看着小红轻易地就将青蛇踩在了脚下,牵着多多的小手继续往家走,一边走一边道:“爸爸说乱用这个能力对身体不好……再说,用也用到大事上啊,你像咱爸爸,把那个小鬼子一抓,叫什么来着,好像叫武原司,它们就给咱们大把的赔钱,那才叫厉害呢!”

    三年的时间放在一家公司上,就有可能成就一段奇迹,况且,对阳婷来说,成为奇迹好像也是顺理成章的事!

    三年的时间,阳婷的店面已经开遍了华夏大中小城市,产品也成了大家日常生活最常见的,从另一方面来说,大家日常生活常用的产品,阳婷已经几乎都有了——因为阳婷只在自家店里卖阳婷的产品,基本上就杜绝了假冒伪劣,大家也就都信任她。

    阳婷的发展自然是让很多人大为垂涎,但武原司没想到的是,他隐藏了三年,针对阳婷的间谍活动还是以失败告终——这算是他第二次失败,两次失败都发生在国内。

    而这次失败和以往不同的是,他没能全身而退,并且将樱花集团近些年的所有勾当都供了出来,在收集齐证据后,阳婷向樱花集团及其他八家相关的公司提起诉讼,光索赔的金额都把他们几家赔得几乎内裤都没剩下!

    另外,东南亚的其他受害的公司最近也跟阳婷接洽后,开始起诉樱花集团。

    在这个背景下,阳婷的产品迅速占领了倭国市场——和樱花集团的官司并没有因此受到倭国人的抵制,相反的则是大宇宙国总是设置各种障碍,于是,在半年前,阳婷关闭了在那里的七家店。

    最近则听说他们商业部的副部长高金仲,因为当地民众对他们的商业政策不满而引咎辞职。

    因为樱花集团这一档子事,晨梅最近一段时间又找回了当时上班的感觉,今天因为一些事,回来的则还算早。

    回到果园的家里,她从车上下来,从窗户里看到赵阳正站在桌子前面拿着毛笔写着什么,不由心中咯噔一下,赶紧向屋里走去。

    进了屋,蹬掉脚上的皮鞋踏上拖鞋就往卧室走去,进了屋就小声地问道:“赵阳,你在干什么?”

    赵阳回过头,道:“回来了!”

    晨梅松了一口气,还有反应就好,她往桌前看了一眼,只见纸上只写着四个大字:合家幸福。

    “回来了。好好的,怎么想起写字了?是不是一个人在家闷了?以后……”

    赵阳知道晨梅担心什么,只是,那三本小册子都已经熟记在他的心里,他就是不刻意去钻研,三年的时间也会有不少心得,但他却并没有继续钻研下去,因为他在不知道第几幅图里看到的都是一片无光的黑暗!

    他伸手环着她的腰,想到今天刚听到的消息,一时感慨才想起写字的,他拿脸贴在晨梅的脸上,道:“我们要感谢上天的安排……你想想,两个人要在一起长相厮守是多么不容易:首先他们要遇到,但遇到却并不代表他们相爱,或者只有一人爱着另外一个,两个人就永远也走不到一起!”

    “即使两人相爱,但也有可能中途会变心,或者因为现实的原因走不到一起!”

    “走到一起,或许又会在相处中因为相处不好,变心,伤害,等等,而又分开……”

    “等等,你身上的味道……”

    晨梅捏了捏赵阳的鼻子,声音像是沾了蜜一样,道:“你的鼻子是什么构成的……以后咱妈又会不允许我上班了,我就有时间在家里陪你了,你说好不好?你可要对我好一点哦!”

    赵阳在她脸上亲了一大口,然后哈哈大笑。

    晚饭,一家人坐在一起,灯光照在丰盛的各式菜上面,让人一看就想吃,晨梅眉眼含着笑安静地坐在那里,孙振香和赵丙星则一边给别人夹菜一边开怀地笑着。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