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百六十三章 收押入狱与瞳瞳的消息(第一部完)

作者:何不干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

    在最初的冬天,在寒流到来之前,我看到一棵树静静静地停在风中,仿佛一只鸟,火焰一般在天空停留,为了等到你慧星一般的照耀,我在天空安家,在风中呼吸,一千年,做不知疲倦的飞翔。

    一个诗人的冬天是不是应该更加寒冷。在一个清寒悠远的早晨,当我用落满霜花的手敲开你炊烟初起的柴扉,我是不是那个你等到灯尽油枯的人。

    从此,我要将那些晦涩的意象推开,用最浅显易懂的语言写诗,用说了一千年的陈词滥调抒情。在你升起的人间烟火里轻声朗诵诗歌,直到你在我肉麻的诗歌里微笑着恍恍忽忽地睡去,每一个早晨,我都要看着你在我的胸口安然地睁开眼睛,像最早的一只小鸟,告诉我春天的来临。

    二

    亲爱的,相爱的人不会分开。请你记住我的话。风从东边来,风还要从西边来。风碰撞的声音那是情人们亲吻的心情。然后他们将随风而去,一些人会把梦紧紧抱在怀里,如果他们三心二意,梦就会在风中像沙子一样漏走。在他们身后的路上长成青草,当秋天来临,那枯黄一片的就是他们左顾右盼的人生。

    这是二十一世纪的冬天。我将用夜晚的寂静盛着我贮藏多年的露珠,和着我的叹息,用心地为你洗去风尘。我要将柔软的灯火放到你触手可及的地方,我要和灯火一起守护你的睡眠,直到你阳光弥漫的微笑将我和灯火一起熄灭。我将躲在你的呼吸里细数你唇上的绒毛,直到疲惫不堪地在你的唇间睡去,我希望永别不要醒来,就让你的唇作我永世不想翻身的坟场。

    亲爱的,我当然我不会让你一个人活在这灰头土脸的世上。在早晨,我还要准时醒来,我要点燃阳光,用比日子还要轻的声音叫醒你,然后和你一起在奶奶留下的上了绿锈的铜钟的回声里,慢慢地用餐。

    三

    善良的人,内心寒冷的人,在冬天里,靠灯火近一些。那些慢慢开放的灯花,是日子深处流出的血,有一些温暖,有一些疼痛,而你们的微笑将因此被亲人们记住。你们的子女将在民谣里开花,那些埋人的山岗因此有了依靠。

    在这个冬天,我将在一片雪花里出走,在你屋檐下的冰棱上留下消息。在知冷知热的人群中,我像一条茫然无措的鱼,游走在你的身影里,我流下的泪水你会不会看见,我激起的水花会不会打湿你干净温暖的衣襟。在每一个夜晚,我都会躲在你的窗前,看着你神情悠远地坐在冰花里,你窗上的冰花,是我冰冻的呼吸啊。

    有一枝梅花,在这个冬天的夜里凌空虚放。她开放的声音越传越远,传说有一条茫然的鱼,随着她游到了远方,传说一个诗人从此没有了消息,他们的故事将会在雪花飞舞的早晨或者夜晚流传……很多年后,故事的主人公再次出现在人们身边的时候,没有人会认识他们,因为,生活中的故事每天都在发生,爱情一直在继续,生活一直在继续,没有谁会为谁停留,只有相爱的人在永远怀念,在怀念中,他们是永远不会分开的……

    ——《情诗三章》

    两个月后的某一天,当安铁的律师提出检查瞳瞳的处女膜是否破裂的时候,安铁突然平静地制止了他的律师。

    “我认罪。”当安铁在法庭上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到法庭旁听的白飞飞、李海军、赵燕等人一下子站了起来,惊得目瞪口呆。

    “叔叔,你不能认罪,你没有错,我们都没有错,即使有错也是我的错——我叔叔是好人!你们才是坏人!你们全部都是坏人!”安铁的话音刚落,一直精神涣散的瞳睡突然歇斯底里地哭喊起来,最后法警过来,把瞳瞳暂时带离了法庭。

    “我不会原谅你们所有人,你们害我叔叔,我一定要你们付出代价,你们一定要得到报应!”瞳瞳在被法警带出法庭的时候,还挣扎着转过头来,看着在法庭上的周翠兰、童大牛,眼睛里冒着火撕心裂肺地哭减着。

    最后法庭宣判,安铁以猥亵儿童罪、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5年。

    安铁当庭表示服从法院判决,放弃上诉。

    宣判之后,安铁在被押出法庭的时候,听见白飞飞和赵燕在背后喊自己时,安铁回过头愧疚地看了她们一眼,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说话,转身朝警车走了过去。

    “叔叔,你不能离开我,我爱你,我会一直等着你,一辈子等着你。”就在钻进囚车的一瞬间,瞳瞳突然跑了过来,追在警车旁边哭喊道。

    瞳瞳的眼睛已经哭得通红,眼睛周围肿得像一个水蜜桃,周翠兰走过来要拉着瞳瞳,被瞳瞳使劲一推推了一个趔趄,然后,白飞飞也走过来,试图拉住瞳瞳,瞳瞳不知道哪来那么大的劲,同样把白飞飞推了一个趔趄,然后又开始向着警车追了过来。

    “你们不能把我叔叔带走!”瞳瞳的哭喊声在囚车的后面越来越小,安铁坐在警车里,身边坐着两名警察,安铁努力趴在警车的小窗子上向外看着,眼睛努力地搜索着瞳瞳的身影,可是,警车的窗子太小,无论怎么看,都找不到睡瞳的影子。

    安铁颓然坐在警车的地上,心里空荡荡的,目光呆滞地看了看眼前的两名警察,对那两名警察鄙夷的目光视而不见。

    安铁的心已经被掏空了,现在的自已仿佛一个躯壳,这些日子以来,安铁的心早就掏空了。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突然得让人想不清来龙去脉,安铁只担心一件事情,那就是自已不在了,瞳瞳又由谁来照顾。安铁并不担心别的,因为他非常清楚地知道他与瞳瞳的事情会怎么样,不用去问律师他也知道。

    这是一个让人无法承受的丑闻,瞳瞳和安铁都承受不起,正是因为安铁清楚这样的后果,安铁与瞳瞳在一起的时候才那么犹豫不决。

    但现在,安铁已经不太在乎,他担心的只是,他走了,瞳瞳怎么办?!

    在安铁被收押和开庭的一段日子里,在律师来探望并带来白飞飞、赵燕、李海军的问候的时候,安铁只是希望赵燕和白飞飞能想办法照顾一下瞳瞳,希望赵燕和白飞飞能通过法律途径解除周翠兰对瞳瞳的抚养权,花多少钱都行。

    另外,安铁还托律师交代赵燕,找吴雅交涉一下,希望吴雅能把她的房子卖给安铁,好让瞳瞳能有一个住的地方。

    赵燕捎来口信说,她一定把这些事情办好,请安铁放心,即使吴雅不卖房子,她也会想办法把瞳瞳安排好,而且也会把公司做好。

    自从周翠兰私自偷配了安铁家的钥匙带着警察抓住安铁和瞳瞳赤裸着躺在床上的现行后,安铁随即被收押在某个看守所。

    周翠兰聘请了律师,以绑架和猥亵幼女罪、强奸罪起诉了安铁。最后法院以猥亵幼女罪、强奸罪立案,公安机关在安铁的床上和瞳瞳、安铁的内裤等处收集到了有精液残留物,其他的事实清楚明白,法庭辩论的焦点则集中在猥亵幼女的细节和程度上。

    根据《刑法》二百三十七条猥亵儿童罪规定:以暴力、胁迫或其他方法强制猥亵妇女或者侮辱妇女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聚众在公共场所当众犯前款罪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猥亵儿童的,依照前两款规定从重处罚。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为人明知是不满十四周岁幼女双方自愿发生性关系是否构成强奸罪问题的批复》,行为人明知是不满十四周岁的幼女而与其发生性关系,不论幼女是否自愿,均应依照刑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二款的规定,以强奸罪定罪处罚。

    这一天是安铁被收押起诉之后的首次开庭,这两个月,公安机关一直在进行调查,双方的律师也一直在收集准备相关的证据,当开庭的时候,瞳瞳因为被律师频频问起关于和安铁一起在床上的隐私细节,既伤心又羞愧,看着瞳瞳那副伤心欲绝的样子,看着瞳瞳目光涣散的看不见任何东西的眼睛,安铁的心如同一个黑洞,自已一直在这个黑洞里往下沉。

    事情突然变成这个样子,的确是安铁没有料想到的。

    安铁知道,这件事情将会对自已和瞳瞳造成毁灭性的打击,尤其是瞳瞳,他无法想象这段时间瞳瞳是怎么渡过的。

    在看守所等待审判的日子,他只能请求赵燕、白飞飞和李海军好好照顾瞳瞳。白飞飞捎信说瞳瞳一直要求来看安铁,但因为瞳瞳是当事人,被拒绝了。

    又过了一个月,一个下午,在东北一个小城市的郊区某监狱里,安铁坐在一间小得不能再小的牢房的地上,房间里一股怪味,那是一股发霉的气味和人的排泄物的味道混合的气味,在这里,大小便都得在这个不足10平方米的房间里解决。

    牢房的门上有一个一尺见方的窗子,阴冷而又潮湿的牢房里如同冰窖一般,有一个很小的暖气片靠在墙边,用手摸一下根本就没有温度。

    安铁梗着脖子,袖着双手,目光呆滞看着门上那个小小的窗子,才几天的时间,安铁一直没有说过一句话,他一直在想,周翠兰为什么会带着警察来,她为什么不接受他用钱来解决瞳瞳的问题。

    最后,安铁得出的结论是,有人在背后唆使周翠兰,而且,唆使周翠兰的人肯定有一个更大的不可告人的目的,而且毫无疑问,他们的目标就是瞳瞳,而且他们还想要让瞳瞳和安铁彻底地分开。

    被押送到这个监狱的时候,除了几件换洗的衣物,安铁的身上只有瞳瞳送的那个银锁片,而且,这个银锁片在进来的时候,也被监狱暂时没收代为保管起来。

    这些日子,让安铁心急如焚的是,他想让这个对自己的审判早一些结束,让瞳瞳少受一些煎熬,然后,希望随着时间的推移,能让瞳瞳早一点平静下来,同时他希望赵燕、白飞飞、李海军能帮忙早一点让瞳瞳和周翠兰彻底脱离关系。

    就在安铁冷得牙齿打颤,但还是梗着脖子咬牙坚持的时候,牢房的门一响,然后管教的声音在门外响了起来:“安铁,出来,有人探监。”

    在探视室里,安铁见到了这段时间他最想见到的人,白飞飞和赵燕,可惜的是李海军没来。安铁知道,白飞飞他们能给他带来瞳瞳的消息。

    见到安铁剃着的光头和憔悴的脸,白飞飞和赵燕的眼泪马上就流了下来。

    然后,白飞飞默默地从包里拿出一村信,递给安铁说:“这是李海军写给你的。”

    安铁接过信,拆开一看,只有寥寥几行字:“兄弟,希望你在监狱里能够看清楚自我,不要太为瞳瞳担心,她有自己的命运和未来,也许,她的未来可能和你的未来联系在一起,但,这之前,等待和坚持意味着一切。”

    安铁沉默了一会,有些羞愧不安地看了白飞飞和赵燕一眼,看着眼前的这两个女人,心里酸楚得说不出话来。沉默了一会,安铁嗫嚅着说:“飞飞,赵燕,对不起!以后,你们要多照顾自已。”

    “现在别说这些了。”白飞飞抹了一下眼泪,突然很愤怒地质问着安铁:“你为什么不上诉?为什么这么傻?”

    “事实清楚,上诉只是拖时间,改变不了什么。现在这样,是我应该得到的惩罚。”安铁木然地说。

    “你脑子是不是出问题了?你这样很自私知道吗?”白飞飞有些失控地继续骂道。

    “对不起飞飞,这样是最好的结果,只是……瞳瞳的事情还要让你和赵燕多操心。”安铁急于听到瞳瞳的消息。

    “安总,公司的事情你放心,等你出来的时候,我一定交给你一个发展壮大的天道公司,我一定会想办法让你早点出去,我相信你是清白的。”赵燕说。

    安铁看着赵燕,点了点头,勉强笑了笑,然后黯然道:“让你受累了。瞳瞳的事情最近办得怎么样?周翠兰没有为难她吧?”

    安铁太着急了,本来,出了这件事情之后,安铁知道,他最难面对的就是白飞飞和赵燕,但现在看白飞飞和赵燕到现在还没有说出瞳瞳的消息,实在忍不住,于是只有直接开口问。

    安铁问完之后,白飞飞和赵燕都沉默着没有出声。

    “睡瞳怎么了?”看着白飞飞和赵燕的态度,安铁有点慌了。

    “安铁,你先别急,事情是这样。”白飞飞顿了一下,停了下来,似乎不知道如何开口。

    “到底怎么了?快说啊!”安铁大声道。

    “安总,是这样,本来,周翠兰要让瞳瞳跟她走,瞳瞳当然不愿意,周翠兰似乎也没有强迫,你宣判之后的几天里,白姐几乎都是跟瞳瞳一起住在你家里,可是,有一天,白姐姐出去一趟,再回去的时候,发现你们家里好像被人抢劫过一样,东西翻得乱糟糟的,瞳瞳也不见了。这20多天,白姐和我几乎把大连都找了个遍,也没找到,我们也报案了,瞳瞳也不在周翠兰哪里,周翠兰现在也吓得够呛,生怕她会担责任。”

    “什么?瞳瞳失踪了?!你们怎么搞的。”安铁情绪失控地站了起来,大声吼道,然后,整个人像一个泄了气的皮球似的坐了下来,两眼呆滞地望着白飞飞和赵燕,有气无力怀着最后一丝希塑问:“瞳瞳的老师那里去问了没有?”

    “问过了,也说没见到!”赵燕低着头说。

    “有一天我在影楼门口,我在给瞳瞳拍的那张挂在橱窗的照片旁边贴上了寻人启示,那天,我听见一对来拍婚纱的恋人看着那张照片说,她们好像在火车站看见过瞳瞳,我赶紧就去火车站找,可我,我在火车站转了好几天,从来没有看见过瞳瞳的影子。”白飞飞突然抑制不住地哭了起来。

    “这些日子,白姐找瞳瞳找得都有点……”赵燕说着说着,声音哽咽得都有点说不下去了。

    安铁看着两个对自已有情有义的女人,张着嘴坐在那里,想说话,却半天没说出来。

    三个人一直这样沉默着,探视室里一下子变得死一般的寂静,只有白飞飞和赵燕轻轻的抽泣声,和安铁粗重的喘息声。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着,直到管教的声音响了起来:“时间到了!”

    “当啷”一声,一把大铁锁把一切都暂时锁了起来,周围一下子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之中,但,安铁知道,自己所在的那座城市依然会是喧闹而繁华,安铁也知道,此后的五年,自己都会在这座城市的繁华之外,承受着所有的痛苦和煎熬,他也知道,在此后的无数个夜晚,他肯定会梦到黄花,梦见那一望无际夺人耳目的黄花黄,在梦中,安铁肯定会经常叫出一个让他魂牵梦绕、深深刻入他灵魂深处的名字:“瞳瞳!”

    (第一部完结)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