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50章 大结局!

作者:午夜浓茶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经过连续两天的突击审讯,神经一直绷得非常紧的韩家政终于没有抗住纪委三个审讯小组对他的连番审讯,自诩为反审讯能力超强的韩家政,在一摞证据面前终于崩溃了,特别是他听说了自己的老婆没有逃脱,更是垂头丧气的连连感叹造化弄人。

    对此,李逸风给他的说辞是,莫伸手,伸手必被捉!

    韩家政交代了自己所犯罪行,其中,利用职务之便收受贿赂只不过是很小的一件事情,面对纪委的原同事从他家搜出来的四百万现金,韩家政苦笑着说,这些钱的确是自己收受的贿赂款,不过单就自己而言,这些钱实在算不上多,比自己收的多的有的是。

    李逸风倒是有些不明白了,目光灼灼的望着他。

    韩家政跟李逸风要了支烟,点上后贪婪地吸了几口,随后给他举了个例子,他说,这年头,但凡手里有点实权的,谁不趁着在位时多捞几个,就算是起初不敢捞,但也抹不开面子,你不收钱,就会脱离了官场的本质,国内的官场中人都是以什么形式存在的,你李书记不会不知道吧?在官场上混,你就必须要谨守官场的规则,你不收别人不以为你有多清正廉洁,反倒认为你在装腔作势,一次两次的拒绝,没有什么,三番五次的拒绝,那些人就会把你孤立起来,他们认为你是官场的异类,或者说你根本没有资格混官场。

    别看这些钱不少,其实,真正收取的贿赂款还真没几个,都是些打麻将赢来的钱,还有就是别人送的烟酒,自己喝不了用不了的,拿到某个关系户那里让人家帮着代卖换成了钱,韩家政说,其实,这些钱都是有出处的,四百多万,没有一分钱他自己说不清楚来历,他给李逸风算了笔账,他一个月的工资,乱七八糟加起来四百多块,一个月收取的各种名目的好处费烟酒礼品三万多,这还不包括过年过节别人的例行拜访,一年下来加一块也有个四五十万,自己又有个打麻将的小爱好,他也清楚,别人找他打麻将目的是为了给他送钱,但是,谁会嫌钱多了烫手?

    起初也有过犹豫,久而久之见这种贿赂收起来神不知鬼不觉,习惯也就成自然了,他当了十多年干部,最初从乡镇副手干起,一直到监察局副局长,在沂南这么个小县城里来说,也算是位高权重了,十多年下来,攒个几百万的家产不算是太多吧?

    李逸风对他这种说法愤怒之极,这种人,贪腐都能给自己找到个名正言顺的理由,人的贪欲是无止境的,李逸风恨不得上去狠狠抽韩家政百十个大耳刮子。

    “你家里既然有钱,为什么谭颜辉挪用了国土局的公款帮你渡过难关后,你还忘恩负义地置他于不管不顾的地步?你就没有考虑过他的处境么?”李逸风愤怒的问道。

    韩家政嗤之以鼻的笑了笑,道:“李书记,你太天真了,我这四百多万块钱如果帮谭颜辉填了窟窿,不等于主动把把柄送到你们手里么?再说了,这些钱本来就是以防万一的,对于这个结果,我早就想到了,当时我就想,就算是我进来了,只要我死扛着啥也不说,有这些钱,也能保证我的老婆孩子一辈子衣食无忧,人呐,都是自私的,换句话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为了一个谭颜辉,让我搭上四百万,你认为值么?”

    李逸风头一次遇到这么一个拿着磨叽当沉着的无赖干部,他怒不可遏的拍着桌子吼道:“无耻之尤谭颜辉为了帮你渡过难关,不惜挪用公款,你就是这么对待朋友的?”

    “朋友?官场中人谁敢说自己有朋友?再说了,他谭颜辉如果眼里看不到利益,看不到那三百万存款所带来的利息,会主动拿出三百万来帮我?真是笑话”韩家政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反驳李逸风道。

    李逸风怒从心起,非常想再一次拍桌子,仔细一想,对啊,官场上有朋友么?韩家政说的似乎并非没有道理,他冷静了下来。

    点燃一支烟,李逸风无视了韩家政满是仇恨的目光,静静地走到了窗户前,案子办到这个程度,该了结的似乎都了结了,下一步,就是把牵扯进案子里的干部们全部抓获归案,然后就可以移交给检察院起诉了,谭颜辉……自作孽不可活啊自己心里纵有千般不愿意认可这个事实,但法律就是法律,法律是没有人情可讲的,权大于法,也要看什么时候,在韩家政这些问题上,想保住谭颜辉,不是一般的困难!

    想通了这一点,李逸风跟身边的纪委办案人员交代了一下,转身出了门。

    对于谭颜辉的逮捕,李逸风并没有参与其中,事后李逸风听说,把谭颜辉从家里带出来后,他很平静的接受了这个现实。

    李逸风其实很想去看望一下谭颜辉,毕竟两个人关系莫逆,但见了面又能说什么呢?还是等案子完全了结了再说吧。

    案子终于结束了,通过这起案子的办结,李逸风在纪委打开了工作局面,这里在多句嘴,监察局十六名干部,涉案超过了三分之一,大换血之后的监察局似乎没有了以往的锐利,一干人等显得沉寂了很多,不过,对于李逸风来说,这是个好机会,是他真正能掌控全局的机会。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转眼到了九月底。

    方妍打来电话,说是乘今天的飞机赶到海滨,让李逸风去机场接她。李逸风开心地笑了,两人的婚礼定在十月六号这一天,方妍过来是为了在海滨登记,她知道李逸风工作忙脱不开身,没办法,只能她到滨海来一趟,李逸风对方妍的体贴很是欣慰。

    看着佳人从通道疾步走出来,李逸风脸上的笑容愈加浓烈,接过方妍手中的包,李逸风嘿嘿乐着拥抱了她,佳人依旧羞涩,李逸风有恍如隔世的感觉。

    “累了吧?”李逸风掏出手绢擦了擦方妍脸上的汗渍,关心的问道。

    方妍笑着摇头,小手插进李逸风的臂弯,臻首靠在他宽阔的肩膀上,一脸柔情蜜意。

    “逸风,咱们先去舅舅家还是登完记后再说?”方妍羞赧的问道。

    李逸风道:“这么快就等不及了?”

    “是啊,等不及了。”方妍欢快的蹦跳着,吐着猩红的舌头,说道。

    李逸风呵呵一笑,搂着她的杨柳细腰上了车。

    登记还是非常顺利的,两人带齐了各种材料,填了表后领取了两个鲜红的结婚证,李逸风说:“后悔不?”

    方妍哭丧着脸,做出一副无辜的样子说:“后悔有用吗?后悔也晚了。”

    李逸风哈哈大笑。

    方妍捶了他一下,说道:“你知道结婚的意义是什么吗?”

    李逸风一愣,忽然笑了,他说道:“没结婚之前,我们住一块那叫未婚同居,更不好听的,那叫狗男女,结了婚,我们就是合法夫妻,就不存在先上车后补票的情况了。”

    方妍恼火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李逸风哈哈一笑,把她搂得更紧了。

    李逸风和方妍的婚礼说不上多么热闹,反而气氛还显得有些沉闷,原因是以前只能在电视上见到的人物今天都来捧场了,虽说大多数人只是聪聪露了一面,说了些祝福的话便离开,也够让李逸风感到惊讶的了,他从未想过自己的婚礼会有这么多党和国家领导人参加,从另一个方面来说,通过这些人,也让他认清了李家在国内政坛上的地位。

    老爷子很高兴,娶孙媳妇了嘛,家里又添了一口人,让他看到了能见到第四代的希望,年岁已高的老人家听说那几位来了,不顾家人的反对,亲自来到国宾馆大厅里迎候,握着他们的手,也是一阵寒暄。

    够上的资格来参加李逸风婚礼的海滨省党政干部,除了陈国强这个娘家舅舅以外,也就是刘源他爹刘东亭勉强能够上台盘了,对于刘东亭,李逸风好感颇深,他从刘源嘴里听说了刘东亭最近跟省长郝仁江闹得颇为不愉快,联想到前世里刘东亭被人陷害最后黯然离世的事情后,也弄明白了其中的缘由,不过这一世显然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了。

    原因是前一阵子还处在观望状态下的刘东亭,知道了李逸风和陈国强的关系后,立马加入到陈国强的阵营中,现如今俨然成为了陈国强的左膀右臂,郝仁江即使想为难刘东亭,也得顾忌一下陈国强的感受,省委书记虽说不至于和省长闹翻天,但是想要给你使个绊子,似乎也不是什么太难办的事情。

    张文华的到来是李逸风刻意邀请的,李逸风如今把张文华当成老师看待,其实张文华也没想到人生的机遇会如此美妙,当初启用李逸风的时候,可不是看到他有如此通天的背景,阴差阳错的,居然通过李逸风,让京城张家和李家两大豪门结成了盟友,为此,张家老爷子没少夸赞张文华,张文华在家中的地位与日俱增,一时间曾跟他有过竞争的兄弟们纷纷退却了,不出意外的话,张文华在张家的家主地位任谁也撼动不了了。

    李逸风已经得到消息了,年后张文华就会调往省委担任副秘书长一职,对他而言,暂时的沉淀和避让是为了今后的发展,一个人锋芒毕露了,不见得是好事情,张文华这几年在沂南取得的成绩太过引人注目,原本东平市委打算把张文华就地提拔的,但是遭到了省委的反对,当然了,能够代表省委发出反对声音的,无疑是省委书记陈国强,对此,翟冠群不止一次的找过陈国强,陈国强给他的理由是,文华同志我看上了,你老翟就忍痛割爱吧,翟冠群面对省委书记的跋扈,也只能苦笑连连。

    看着身边的美娇娘,李逸风有些沉醉了,一袭华丽的婚纱穿在身上,把方妍衬托的更显娇媚,挽着李逸风的胳膊,方妍表现出来的大方得体让李逸风备感有面子,都说人生第一知己足矣,人活一世,能娶到个如此娇美如花,又温柔善良的娇妻岂不是更应该知足么?

    更何况活了两世的李逸风,他感觉,这是老天爷给他的恩赐!

    结婚的这一天,让李逸风总结起来就一个字:累这个累,说的不仅是身体上的疲劳,更是心累,应付着方方面面的封疆大吏、部委大员,小心翼翼地说话,恭恭敬敬的敬酒,本身酒量不浅的李逸风居然喝了半斤多一点就醉了。

    怎么回的新房李逸风是一点都不知道了,第二天醒来时,看见床头上贴着的“囍”字,李逸风才想起来原来自己结婚了。

    “这就算结婚了?”李逸风嘟囔了一句。

    怀里的佳人还在沉睡,枕着李逸风手臂的小脑袋往他怀里拱了拱,慵懒的姿态让李逸风感受到无限幸福。

    抽出已经有些发麻的胳膊,李逸风给方妍掖了掖被角,却不想这一动作搅了方妍的美梦,睁开了惺忪了双眼,方妍笑眯眯望着李逸风,“早上好,老公!”

    一声“老公”喊得李逸风骨头都酥了,笑了笑,李逸风道:“早上好,老婆”两人很有默契的相视笑了起来。

    李逸风热切的眼神注视着方妍,情难自已的凑了过去,一时间房间里春色满园……

    温柔乡是英雄冢在家小度了七天婚嫁的李逸风终于体会到了这句话的含义,很是感叹了一番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

    老爷子把李逸风喊进了书房,询问了他后面工作的安排,李逸风从老人期盼的眼神中读懂了什么,表态说一切听从爷爷的安排,老爷子非常高兴,把自己的想法跟李逸风说了,提一级,回京城部委锻炼,美其名曰:站的高望的远李逸风听从了老爷子的建议,去国家计划委计划产业司就任企改处副处长。

    李大海两口子在李逸风结婚后搬来了京城,这是李逸风最得意的事情,一家人永远不分开是李逸风给李大海作出的承诺,李大海老两口自然也不愿意跟李逸风分开,再加上已经考入京大的李怡群也需要人照顾,两位老人便在京城住了下来,对于李逸风来说,在京城买处房产,算不是多大的事情。

    又是两年过去了,李逸风在国家计划委的挂职锻炼行将结束,他的下一站是海滨省武江县,那个他父亲李辰南曾经战斗过的地方,职务是武江县委书记,他这才下武江,是带着任务来的,深化国有企业改革,探索一条适合国企改制的道路是下一步李逸风工作的重点。

    又是五年过去了,李逸风在武江走出了一条不平凡的道路,成功实现了国有企业改革的探索,积累了相当丰富的经验。

    他以三十三岁的年龄当选为东平市政府常务副市长,有一段奋斗旅程即将拉开序幕。

    在去市政府报到的途中,李逸风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掏出来看了一眼,脸上的笑容明快起来,快速接通后,李逸风说道:“老婆,还好吧?”

    “老婆老婆,你心里只有你老婆,老娘是你妈臭小子,赶紧给我滚回来,小妍进了产房,马上就要生了”话筒中传出了陈雪梅蛮不讲理的吼声。

    李逸风一个愣怔随即醒悟过来,赶紧说道:“好的老妈,我马上订机票回去”还没来得及挂电话,就听到那边一阵嘈杂的声音,随后,陈雪梅急切地说道:“生了生了,逸风,是儿子……”

    一阵温暖涌上了李逸风的心头,他挂断电话,双手捂住脸,眼泪从指缝中缓缓流出……

    转眼又是十年,金秋十月,李逸风和方妍推着坐在轮椅上的老爷子缓缓登上了泰山之巅,旁边是早已退了休的李辰南和陈雪梅,还有李大海、赵秀蓉,李思言乖巧的牵着李辰南宽厚的手掌,其乐融融的一家人引得路人纷纷注目。

    “风儿,还记得爷爷跟你说过的那句话么?”老爷子垂垂老矣,但精神头却是不错,他回头望着李逸风,笑着问道。

    李逸风蹲在老人面前,把毛毯给老人掖了掖,说道:“爷爷,您的话孙儿记一辈子呢,非常之时,要有非常之为,非常之事,要尽非常之责,为政者,要肩负使命、投身大局、攻克艰难、勇于担当,要以为老百姓谋福利为己任,以振兴党的事业为基础,不畏艰险、排除万难,才能取得最后的胜利。”

    老爷子点了点头,脸上的皱纹也变的跳脱起来,“一个经济发展迅速的大省的省长,不是那么容易干的,我相信我的孙子能够干好看,太阳升起来了,毛主席说的好啊,世界是我们的,也是你们的,但最终还是你们的!”

    李逸风郑重地点了点头,坚毅地目光眺向远方……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