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六十一章 我们的存在

作者:薛定谔的猫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次郎!”汤川雪菜对着次郎挥了挥手,她此时站在一棵大树下面,肚子已经明显地隆了起来,这样反而更加增添她脸上的光辉,招呼次郎的时候自然的微笑越发地显得她的容光灿烂。

    “怎么了?姐姐。”次郎走到了雪菜的面前看着她问道,目光扫过她的小腹,露出了关切的神情来。

    “虽然他不让我出来,但是我总觉得出来走走比较好,这孩子大概也不喜欢一天呆在屋子里面吧,太闷了。”雪菜顺着次郎的目光抚摸着自己的小腹爱怜地说道,从她的脸上展现出一种叫做母性光辉的东西。

    “叶月也有几个月了吧?”抬起头来雪菜眨了眨眼睛问次郎道,“我们两姐弟时间上倒是有点巧合的样子呢!”雪菜的目光中不乏促狭,“如果两个孩子性别不同的话,就让他们长大结婚吧!”雪菜装出一本正经地样子说道。

    “喂喂,这是什么年代的事情?”次郎笑了笑。

    “说的也是呢!”雪菜掩着嘴巴也笑了起来,“那个,次郎,”说着她突然止住了笑声,严肃地看着次郎说道,“要对叶月好哦!”

    “这个我知道的。”次郎抿着嘴巴,点了点头。看着次郎这个样子表态,雪菜像是松了一口气一般,“那就好,”她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你知道的,我还一直担心来着。”

    “担心,为什么呢?”次郎长长出了一口气,看着雪菜说道。

    雪菜犹豫着撩了撩自己的头发,并没有往下说了。

    “决定了孩子的名字没有?”次郎弯下腰来,看着姐姐隆起的腹部说道,“和汤川教授应该商量过了吧?”

    “这个呢……”雪菜的脸上露出了得意的表情来,忍不住笑了笑,摸着自己的肚子说道,“说了,如果生了儿子叫的话,就取名叫做秀树的。”

    “叫做秀树吗?”次郎耸了耸肩膀,“如果那样的话,我的儿子将来难道叫做振一郎吗?”

    “你还是想好女儿的名字吧!”雪菜对于次郎的笑话撇撇嘴说道。

    “哟,立花先生要参加市长的竞选了吗?”山上真树盘腿坐在大厅里面,有点吃惊的看着立花智和跪在自己祖父的灵位前,恭敬地上着香。

    “是的,山上先生。”供养跪在立花智和身后的立花绫在恭敬地行礼之后转过身来,看着坐在蒲团上,有点艰难地移动着自己身体的山上真树,低着头说道。

    周围的神官走过来扶起了山上真树,山上真树站起身来之后双手合什对着同样站起身来的立花智和行礼说道,“那么提前祝贺立花先生了,您的祖先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也会高兴的吧!”山上真树看了看立花小一郎的牌位说道,“令祖当年也曾经是福冈的市长呢!”

    “是啊,如果这次竞选失败的话,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爷爷呢!”立花智和回过头去看了看立花小一郎的牌位说道。

    “一定会成功的,”山上真树含笑说道,“令祖会保佑你的。”

    “谢谢你,山上大师!”立花智和合什了双手鞠躬说道。

    “咳咳,”山上真树的表情有一点艰难,“真希望能够活到看到立花先生当选的时候呢!”

    “别这么说,”立花绫躬身说道,“您马上就会好了。”

    “希望如此!”山上真树露出一丝苦笑来。

    “根据第三季度的调查数据显示,目前日本的经济正在逐渐恢复,电子产业目前的已经恢复到了2008年前的最高水平的3/4……”

    “你回来了?”在门铃响起来的时候,美子一下子丢开了电视的遥控板,马上跑到了玄关口上,躬身迎接着次郎的回家。这个时间,大概是的,她这样想着。

    “嗯。”推开门的果然是次郎,他换了拖鞋,把书包挂在了木头衣架子上,有点奇怪地问着美子阿姨,“叶月呢?”

    美子的脸色露出一丝娇羞的神色来,“美幸带她去外面散步了。”她说道,不由得用犹豫地眼神瞥向了次郎。

    “次郎……”咬了咬嘴唇,美子还是问道,“今天晚上……也许美幸要留下来,现在她们回来还有一点时间,去我的房间好吗?”有点犹豫,但是最终还是抓住了次郎的手臂,次郎疑惑和犹豫了一下,美子在这期间新莫名其妙地怦怦乱跳。

    “去吧,快点!”次郎最后还是简洁坚毅地叫道。

    平凡的世界依然继续运转着,在一瞬间出现,一瞬间消失的人大概根本不会引起人们的注意,京都熙熙攘攘,比以前更加让人迷醉。即使文化氛围再浓厚,这里也是现代化的都市,比较任何信仰和生存的努力,和平的生活里面总是夹杂着一点慵懒的气氛。

    “所谓的达成愿望,不相信是不可能的,这个世界,依然是信仰的精神和庸俗的物质组成的,如果不相信自己的灵魂能够得到拯救的话,那么救赎就永远不会来临,事物的发展最终还是决定于你的选择不是吗?”坐在自己的算命摊上,黑岛仁含笑对这自己的顾客讲解着信仰的意义。

    但是这个染着头发的年轻人大概根本不能够领会黑岛仁隐藏在话里面良苦的用心,听到对方并不能够说出自己的心事或者指引自己的未来,告诉自己的命运,年轻人直截了当地站了起来,摇了摇头走出了卜屋。

    “这是失败的第几个了?”从门帘的后面露出了乃津麻奈美的嘲弄的脸。

    “用欺骗来换取无知者的信仰是不应该的。”黑岛仁拍了拍嘴巴说道,“我说的都是实话,只要相信神明的话,总有一天,神明会因为自己的信徒的力量的移聚打破空间隔离,降临到这个世界完成救赎的。”黑岛仁一本正经地说道。

    “这样的日子,准备就这么过下去吗?带着对神的期盼?但是召唤神明的降临要多少年?三十年还是五十年?说不定等到神明降临的时候,我们都已经老死掉了。”

    “所以我在想,”黑岛仁笑了笑,“你愿意和我结婚,让我们的子孙看到那一天吗?”

    “笨蛋,这……这算什么?有这么简陋而且白痴的求婚方式吗?”乃津麻奈美羞红了脸转过头去。

    “我是认真的!”黑岛仁站起身来,正要继续说下去,这个时侯店门被推开了。

    “请问,”入目的是一张精细细腻的女孩子的脸,充满了贤淑美丽的气质,一个男孩子不耐烦地跟在了她的身后,还打着哈欠,“着外面所说的信仰伊耶那崎和伊耶那美就可以获得神明的赐福,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哦,请坐吧。”看了看进来的两个人,黑岛仁的脸上露出了凝重严肃的神色,这就是他即将长篇大论讲述原理时候的准备工作。

    “请问两位的姓名是?”黑岛仁露出了好奇的神色来,拿起放在桌上的笔在白纸上开始画起来。

    “我叫做宫泽亚美,这是我的哥哥,他叫做宫泽栩。”女孩子介绍到。

    “新的守护者说不定是我的孩子的。”从睡梦中醒来,佐佐木次郎下意识的扭头看了看睡在自己身边的叶月,她脸上的轻松自然的表情,小心地蜷着的身体,腹部拱出来的,整个人带着一点神圣的光辉。

    次郎把被子往叶月的身上拉了拉,轻轻地下了床,走到桌子边上拿起来水杯来咕咕喝着水。

    到了最后,佐佐木次郎分裂成了两个,一个是被人间界现实培养出来的灵魂,另外一个是存在于守护者本身也许永远不会醒来的本质。

    但是那个本质实际上早就醒来了,他依靠着外表的次郎小心地掩饰着自己,到了最后,一个回到了原本的世界,一个作为本身应该存在于人间界的存在继续保存着守护者身份的存在之力。

    实在没有想到会是这样吧!露丝雅的想法总是有着误区,她总想着要压制或者转移走作为守护者存在的人的精神力应该存在的方向。从一开始她就开始布局,只是想要借着守护者的身份导致最后的位面结界的破裂罢了,但是一开始作为守护者的存在就有两个无论如何是不可能想到的。

    作为某种从天上俯瞰的视角,没有掺加任何因为是人所以具备的情感,那么作为本意的拘束着某人精力和思想的女性,到最后因为存在拉希姆分身清醒的保险,最终让所有的布置全部失败了。

    “我会喜欢这样的平凡的世界的吧!”次郎重新睡到床上,伸手抚摸着妻子熟睡的脸颊,另外两个和自己有着同样纠葛的女性此刻就睡在隔自己一个走廊的房间里面,也许睡不著正在讨论着什么,大概也同样和自己有光。

    “这样的世界我大概会喜欢吧?”依然是自言自语地说着话,次郎躺下去之后看着天花板静静的,所有存在的和自己绕不过去的关系都随着“RE—TAKE”烟消云散了。

    “我爱这样的生活呢!”次郎伸出手去,摸在了叶月饱满的乳房上。

    (正文完结)

    完本感言

    好多憋屈的话在完本的时候终于可以说了,之前书评区无论怎么闹我都忍着,虽然有点不屑或者好笑的成分在里面,但是看到那些留言多少还是有点不爽……嗯,不爽,如果不是每个月还可以领点低保补贴家用的话,我大概不能够坚持下来。同样要感谢留言支持,看书支持,订阅支持的朋友们,抽屉写作真的不是是个人就能够干的。

    那么畅所欲言,这个故事分成了一个诡异的结构,嗯,这个本来不是预计的,按照我的想法这应该是一个莫比乌斯环一样的东西,重复又重复,但是每次的角度只偏差一点点,就可以看到很多不同的东西。啊,我忍不住又用《EVA》作为例子,明日香和凌波丽她们为什么会是这种性格,成长的背景是什么?那些遭遇让她们用一种不同于常人表现自己?从两个外篇大概能够看出我这个尝试来着。

    但是,这还不是本意,我的本意是模仿泥人或者是罗森能够写出一部H的作品来,当然,我大概过于高估自己的想法了,事实证明我始终是一个过于纯洁的人啊!连H都写不好,这部作品原先是发在LK论坛上的,拥有一个香艳邪恶的名字,哪个才是我的本意,我本来准备在像是王小波一样的重复啰嗦中寻找人类的色的本性的……但是呢,居然签约了,很让我吃惊,本来发了两个外篇就想再努力去写一部历史小说来着,大唐的坑准备重新挖一个来着,但是签约了,太出乎我的意料了。所以所谓的正文从某种程度上讲是一个妥协的产物,我要把整个故事融合起来,就是现在这个鸟样。我挖坑有点越挖越大,不好收尾的感觉,《渐近自由》是这样,《大唐预言师》也是这样,前段时间把《我的白蛇传》重新看了一遍,觉得我以前写的东西并非一无是处,好多时候看看反而有种惊叹的感觉,我希望过上一段时间来看这本书同样有这种感觉,希望……

    因为思维的跳跃,所以很喜欢不断改变视角,就好像王小波的青铜时代一样,有人批判繁冗拖沓,但是种种可能性的写法实在是让当时看书的我大大地吃惊。写作就是穷尽一切可能性,但是卡尔维诺在形式上实践这种理论的那本书我实在是看不下去。

    趣味啊趣味,我果然是一个低级的人啊!

    补完是我最喜欢的,《渐近自由》是这样,《大唐预言师》是这样,我好多没有能力表述的东西总希望换个方式和角度表现出来,不再被强迫着和正文一致,轻松地写写算了,不过什么都不保证。

    看到有人提到才人……哈,这厮,昨天还给他打电话,最近看NBA比赛正爽呢!挠着头皮给我说没有灵感,新书又准备推倒了重写了,这个小子我总觉得带着一点写作的天分,但是因为已经找到工作并且正在家等着上班,所以缺少一种紧迫的焦灼感,如果我也在成都的话,真想每天拿着鞭子抽着他更新!希望他今后无聊的工作能够让他重拾写作的激情来。

    更多的话已经不用说了,新书正在犹豫中,和才人通了电话反而有点不知道怎么办的感觉了。不过休息休息也好,这段时间工作忒忙了一点,我又上驾校学车,真感觉紧迫了,每天都觉得睡眠不住还止不住地熬夜。

    附送补完的番外一章,很久之前就已经写好了。

    最后谢谢大家的支持,这本书的长度和《渐近自由》差不多,我果然还是写不到一百万字啊!哈哈哈。

    新世纪补完计划(又名补不完计划)

    番外 十年以后

    “佐佐木,是佐佐木君吧!”在图书馆里被抱着一摞子书的女人像是看见了旧友一样认了出来,还叫出了名字,这样的遭遇让佐佐木很是错愕。

    “哦,你是?”佐佐木把拿在手中的书放了回去,转过头来仔细端详着这个站在自己面前的小个子女人,依稀觉得她很眼熟就是了。

    “朝苍有希子!不认识了吗?”那女人有些激动的眼神让佐佐木次郎尴尬,听到了她报出了名字,这种尴尬就消失掉了。

    “班长?”佐佐木皱着眉头不敢相信地说道。

    “哎呀,你还记得!”朝苍有希子从佐佐木的反应中收获了满意,于是把自己手中捧着的书放到了佐佐木的怀里,“帮我拿一下吧,我们很多年没见面了,不如到附近的咖啡店喝一杯。”

    “好的,班长的邀请我是不敢拒绝的。”佐佐木抱着朝苍有希子递给他的书,笑着回应道,然后陪着朝苍有希子一起到了登记的地方把借的书一一登记。

    “没有打扰到你吧,等会你没有什么预定的事情吗?”出了图书馆的门朝苍有希子才像是想起来这点一样替佐佐木着想到。

    “没有,我今天很闲的,”佐佐木抱着书回答道,“不然也不会在图书馆里面晃着看书,有事的话我基本上是借了书就走的。”

    “那样就好。”朝苍有希子点了点头说道。

    “毕业之后突然收到消息说你和叶月老师结婚了,简直不敢相信,像是电影里面的情节一样。”在咖啡店里坐下,要了两杯蓝巴咖啡之后,朝苍直接地说道,“还是茅原绫子告诉我的,茅原绫子你还记得吗?钢琴社的,钢琴弹得可好了,她和隔壁学校的篮球队的坂本龙马是男女朋友,可惜上了大学就分开了,绫子是有一天遇见了宫泽亚美,听亚美说的。”

    朝苍有希子一边说着一边眼神炯炯地看着佐佐木,那样子就好像是希望能够观察到决定性证据的侦探一样。

    “哦,是亚美告诉她的吗?那就不奇怪了。”佐佐木只是淡淡地回应道。

    “被你打败了!”朝苍抓了抓头发说道,“高中的时候,亚美和那个叫做吉泽爱的老是来找你,我以为她们中间的某一个喜欢你,没想到最后居然是这样的一个结局。和老师谈恋爱诶,你不说一说你们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吗?”

    “因为你的好奇心吗?”佐佐木喝了一口咖啡笑着看向朝苍有希子,不能不说他的笑容很好看,有点淡淡的疏离感。

    “我只是觉得很突然而已,”朝苍撇了撇嘴,“高中毕业的时候你多大,急急忙忙和叶月老师结婚了,好像你们早就商量好了一样,现在想起来,那个时候你和叶月老师的关系确实很可疑,但是因为有两个美少女老是来找你,所以我就没有往那个方向上想。”

    “班长,你确实是一个好人。”佐佐木举起杯子来向朝苍有希子致意,“这样子说来那么我还要感谢亚美和爱子了,虽然我实际上很早就和她们说清楚了我和爱子实际上不可能,但是这么倔强的女孩子真的是……哎,说起来好像我还真是对不起爱子呢!”

    “是爱子不是亚美吗?”朝苍偏着头问道。

    “为了这个我已经向明智秀人说过无数遍了,偏偏他就是不相信。”佐佐木耸了耸肩膀说道,接着是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

    “那个……佐佐木君,”朝苍端着咖啡杯打破了沉默说道,“你现在还和叶月老师在一起吗?”

    “这样问太失礼了吧,班长。”佐佐木愕然地举着咖啡杯在半空中半天才回应道。

    “对不起。”朝苍羞红了脸低下了头。

    “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佐佐木举起了杯子,“我们还在一起,对于我来说,叶月是一个很好的妻子,真的很好。”

    “现在你们还住在京都吗?”朝苍低声问道。

    “嗯,还在。”佐佐木握着杯子回道,“和我的阿姨,还有妻子她的姐姐住在一起。”他在心里面这样子补充道。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