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78章 我入归真!

作者:短刀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昆仑山魔门开启一线间,所幸山门老真人恰在场,布下天罡八门阵,施展乾坤镇妖术,力慑妖魔。

    消息一经传出,全球术法界大哗。

    与此同时,国际术法界大会上的诸多议题,也开始迅速传遍全球,术法界所有人士,都开始积极地按照大会上既定的预案,商讨、筹划安排,并以最快的速度向推测出的魔门开启地点集结备战。

    正所谓兵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虽说距离魔门开启大规模的正式开启,还有三个多月的时间,但面对妖魔入侵的巨大压力,其实谁的心头,都隐藏着那么一丝的不安——这,不是简单的江湖势力冲突,不是术士与术士之间斗法,而是,一场战争!

    是战争,就必然会有死伤。

    无可避免!

    而昆仑山魔门开启一线的当天晚上,王启民和刁平师徒、杀生门传人出现在昆仑山魔门开启之地,并杀死潜逃近三年的伏地门宗主蔡贤一事,却并未被世人所知。

    各方,极为默契地对此保持了沉默。

    所谓大敌当前,所谓同仇敌忾。

    于是原本应该让奇门江湖轰动一阵子的平阳宗成立一事,即便是明确了王启民和刁平两名诡术传承者入平阳宗,诡术并入平阳宗内,配合官方为诡术正名,从而就此真正成为了奇门江湖上的一种术法……所有人,对此也不过是在初期的惊讶之后,便不再多言。

    多说无用啊。

    大战将启,奇门江湖乃至全球术法界人士皆并肩作战,平阳宗实力强横,副宗主苏淳风与奇门江湖上各大势力几乎全部交好,如今就连山门、佛门密宗似乎也都对此默认了,江湖势力,又何必去自找霉头?更何况,有平阳宗铁卦仙、邪不倒龚虎、苏淳风、石林桓、王启民、刁平、冯平尧这些一个个全都是江湖上出类拔萃的顶尖高手并肩作战,己身在战斗中的安全性也多了层保障啊。

    所以现在,大家上杆子去巴结平阳宗的人,都发愁找不到门路呢,谁还会去挑刺?

    转眼又是春暖花开时。

    周末。

    苏淳风在一楼的客厅里,像个孩子似的趴在地上,和他那还不会爬的儿子玩儿得不亦乐乎。

    小家伙坐在地上抱着玩具,看着爸爸撒欢,嘎嘎直乐。

    于是苏淳风更有成就感了。

    “好了好了,别逗他了。”王海菲笑眯眯地走了过来,放下刚刚榨好的果汁,嗔怪着:“孩子笑得多了也不好,什么事儿都要有个度……你啊,以前比谁都看着早熟,自从有了豆豆,你倒是越来越孩子气。”

    “笑一笑十年少,天天这么乐呵着,你说我能不年少吗?”苏淳风往地上一躺,双手掐住儿子的腋下举起来晃悠,一边嘟嘟嘟地逗着他。

    小家伙愈发开心地嘎嘎直乐,嘴里爸爸爸爸地喊着。

    虽然都知道小豆豆喊出来的“爸爸爸爸”的声音并非真的已经会说话喊爸爸了,但每每听到这样的声音,苏淳风都会乐得眉开眼笑,不停地应着声,然后再狠狠地在小豆豆的脸上亲几口。

    手机铃声响起。

    苏淳风起身把孩子递给王海菲,然后大步走出客厅把放在玄关处的手机拿起来摁下接听键:

    “喂,是我。”

    “我知道,嗯,下午的飞机,你们去吧,放心。”

    “别听他们胡说八道,就这么安排。”

    ……

    挂断电话,苏淳风笑着和客厅里的王海菲打了声招呼,打开门走到外面,点上了一颗烟。

    目前确切的魔门开启时间,已经确定下来,是五月十五日或十六日。

    但根据山门、佛门密宗及国际术法界那些顶级的法师们实地勘察,发现昆仑山魔门开启的时间,可能是因为上次曾经有过开启一线的试探,却被山门真人以术法术阵压制震慑的缘故,所以开启的时间相对比全球其它五个地方,要晚一周左右。

    这,对于国际术法界来说,是一个好消息。

    因为如此一来,华夏奇门江湖、山门、佛门密宗,可以抽调出更多的高手,飞赴全球其它五个魔门开启的地点支援作战。

    不过,为了防止万一,还是会留下一些高手,驻扎在昆仑山。

    作为最新组建成立,且实力超强的宗门,平阳宗当然要在这件大事上表现得更为积极。但所有人又都心知肚明,当前平阳宗与奇门江湖,尤其是与山门、佛门密宗之间的微妙平衡状态,是因为要共同应对魔门开启的大事,一旦魔门被再度封印,山门和佛门密宗,随时都有可能动手。而两世为人的苏淳风,更清楚大战之后,山门和佛门密宗就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动手,毫无顾忌……以至于,苏淳风对官方,都不敢完全相信。

    所以,平阳宗内部私下经过了认真的讨论之后,由苏淳风拍板决定,并上报至国际术法联席会,平阳宗除苏淳风、屠惜掳之外,其他人包括客卿名誉长老冯平尧,全部出发,去往北美洲的格陵兰岛,与美国的道格拉斯、凯奇、奥穆尔三大家族及属于北美洲国家的法师们,共同应对格陵兰岛即将开启的魔门,封印的任务则由佛门密宗的几位高僧,和奥穆尔家族的那位魔导师,识情况而定,选择由佛门法阵或者魔法之阵去封印。

    这,是一个硬条件——平阳宗的人,不分开。

    之所以选择格陵兰岛这个地方,平阳宗的人也是经过深思熟虑而做出的决定——有道格拉斯、凯奇这两大家族在,那么封印魔门之战结束后,没有哪一方,敢悍然向平阳宗的术士发动攻击。

    苏淳风和屠惜掳留在国内,则是负责去往昆仑山驻扎,配合山门、佛门密宗,及奇门江湖各大势力留下的高手,预防万一。

    对此,平阳宗宗门内也有担忧。

    因为只剩下苏淳风和未对外公开杀生门传人身份,但山门却清楚其身份的屠惜掳,万一山门和佛门密宗,欲图不轨的话,危险性太大了。

    不过苏淳风却好像不以为意,他当时说:“山门和佛门密宗,也会将大批的高手派遣至国外执行封印魔门的任务,即便是他们留下来一些高手,以我和屠惜掳的实力,倒也不足为惧,更何况,奇门江湖上各大势力都留有高手,在昆仑山共同应对不测事件的发生,山门和佛门密宗难不成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悍然动手么?”

    诸人想想也是,便没再多言。

    局势如此。

    平阳宗,在魔门开启一事上,必须要表现出一流宗门的魄力和雄心。

    然而苏淳风心里却很清楚,此行昆仑山,十有八九会发生不测,山门和佛门密宗,也必然会对他出手。

    这,是宿命。

    “淳风……”王海菲在屋里喊道。

    “哎。”苏淳风答应一声,赶紧把烟蒂弹到了几米开外的垃圾桶里,转身快步进了屋。

    王海菲正在沙发上帮着小家伙换纸尿裤,一边说道:“纸尿裤就剩下一片了,你去买两包回来吧。”

    “好嘞。”

    ……

    午后。

    孩子睡着了。

    苏淳风坐在床边,目光柔和地看着睡得香甜的小家伙,伸手轻轻蹭了下小家伙的鼻子和脸蛋儿,微笑着说道:“这次去西北,昆仑山一带的山里可能信号不会太好,有时候联系不上我,你们也别担心,我抽空就会往家里打电话的,这几天咱爸咱妈都住到这边来。”

    “嗯,在外面小心点儿,衣服我给你收拾好了,听说西北大山气温低,多穿衣服。”王海菲柔声道。

    “后天丽飞不是说要来么?记得代我向她道个歉,实在是没时间。”

    “知道了。”

    “哟,我怎么好像闻到醋味儿了?”

    “呸……”

    苏淳风起身,张开双臂抱了抱王海菲,然后吻了吻她的额头,柔声道:“不用担心,没事的。”

    “嗯,去吧。”

    ……

    ……

    巍巍昆仑,苍茫云海。

    传说中的西王母居住在此,从风水学上来讲,称之为华夏龙脉之祖。

    清晨,旭日东升。

    苏淳风站在山巅,观朝霞万丈,天穹地苍。

    一位身着朴素道袍,手持拂尘,须发皆白犹若影视剧中得道仙人般的老真人,缓步走到了苏淳风身旁,望苍茫云海,淡然说道:“淳风道友,可知佛家言轮回,道家求长生,和永生的区别?”

    “嗯。”苏淳风点了点头。

    “你看这天,这地,古往今来,世间红尘纷纷扰,常言道日新月异,可这日从未新过,月也从未异过,天地也未曾反复过。”湘遥子语气轻灵地说道:“求得长生是为康健,看破轮回是为淡然。古有先贤羽化而登仙,踏碎虚空,是证道得长生,还是永生?”

    苏淳风看向他。

    “无人知晓,但这人世间,能容长生不过三甲子。”湘遥子轻叹口气,道:“人生如若再长,甚或是永生,就不能再容于人世间了……因为,那是违逆了天道,不再自然,就会给人世间引来大祸。”

    “嗯,这些我想过很多很多。”苏淳风微笑道:“可人性本私,居高望远指点江山可以,轮到自己头上,我却是没有那么伟岸的心胸,还是愿意过自己平平静静的幸福生活。”

    湘遥子笑问道:“看着子子孙孙白头老去,是幸福还是痛苦?”

    “所以想要长生就只能斩断三情么?”

    “是啊。”

    “其实,这些我也想过,所以,如果我修行证道得长生,也会在恰当的时机,斩去一部分亲情。”苏淳风语气淡漠地说道:“可这为人子、为人父、为人夫、为兄为友等等亲友请,我才刚刚开始享受,舍不得断去……哪怕看着生离死别,起码,我曾陪着,他们也曾陪着我。”

    湘遥子长叹一口气,转身离去。

    道不同,不相为谋。

    唯敌。

    ……

    ……

    2008年,华夏京城时间五月十六日凌晨一点。

    当世界各地五处早已被确认的地点,相继魔门开启,数之不尽的妖魔从黑暗的虚空之中冲出,早已做好准备的国际术法界的术士们,无论修为高低,皆无惧生死,各施术法奋勇围杀从未有见过的妖魔时,华夏的昆仑山中,当初刁平追杀蔡贤的那条深不见底的峡谷间,漆黑的夜色突然间塌陷,仿若这天地间的夜色都被某种恐怖的存在不断地吞噬着。

    很快,数之不尽的妖魔从万丈悬崖下方冲天而起。

    霎那间,长达十数里的峡谷上方金芒万丈,无数符箓、术阵泛起金黄色的光芒,将汹涌如潮狂喷而出的妖魔阻拦,在无声的妖魔群体攻袭下,符箓时而幻灭,随即再生,术阵颤抖着崩坏,随即又有山门、佛门密宗、奇门江湖上的术士布下术阵镇压。

    然而随着越来越多的妖魔涌出,万丈悬崖下方十数里长的峡谷内仿若被妖魔填满,无实体的符箓术阵再无法完全压制住有形有实的妖魔,一些妖魔开始顺着悬崖边缘冲上公路,冲上峭壁,冲上山顶。

    瞬间,群山中无数品级不同的法器凌空而至,杀向妖魔。

    没有人,能够在这种形势下还来得及,或者说还能保持镇定想着保全自己从而耍弄心机——形势危急!

    战斗,在异象骤升,山摇地晃霹雷闪电之际,进入了白热化。

    妖魔无声。

    但这莽莽昆仑山间,除却斗法引发的种种异象而爆发出震天动地的响动之外,时而便会有人类术士凄厉的惨嚎声响起——莫被妖魔侵身,沾之则难活,凶险莫测。

    方圆百里开外。

    军队封山封路,严阵以待。

    至黎明时分。

    暴雨倾盆而下,恐怖的霹雷闪电不断地摧残着混沌的昆仑山这一场特殊战争的战场。

    当东方的天际处泛起淡淡的一丝红光时,雨过天晴。

    昏暗的天光下。

    身穿白色衬衣、黑色西裤,挽起袖子的苏淳风,沿着激战过后,被术法和惊雷闪电摧残得树木横倒巨石崩坏的山体,如履平地般缓缓向山巅走去——他知道,昆仑山之战虽然惨烈,超过百余名修为高低不一的术士、山门中人、佛门密宗的苦行僧或伤或亡,但,这场特殊的战争,从头至尾,都在山门真人和佛门密宗的通盘计划之中。

    当庞大无比的佛门密宗伏魔天罡和山门的镇妖塔将魔门封印的同时,四周群山,巍巍昆仑,已经尽被佛门密宗的高僧和山门真人以术阵相引,龙脉之祖,华夏天时地利,皆在掌握之中。

    为了,杀苏淳风。

    也许这样的计划被奇门江湖,被官方,被国际术法界的各大势力所知的话,都会感觉不可思议——苏淳风,是半入醒神非醒神,却有着醒神境巅峰实力的绝顶高手不假,可也不至于在大战之后,身心皆疲的状况下,还需要山门、佛门密宗联手布下如此大阵,借助天时地利华夏龙脉之威,且高手尽出地对付他一人,那,也太小题大做了吧?

    而就在世界各地魔门即将开启,大战将临时,身处非洲刚果尼亚穆拉吉拉火山的纵仙歌、纵萌,日本仙台地区的罗同华,新西兰南岛库克山的白擎山、白寅、白行庸,欧洲的古岳白、郭蠢,北美洲格陵兰岛的平阳宗高手,等等诸多人,都发现了异常之处——山门和佛门密宗派遣来的人手,不多,且都是修为相当于炼气境初期的人物,根本没有那些能够成就佛门金刚和山门真人的炼气中期以上的高手,更不要说那些堪比醒神甚至成就地仙的老家伙了。

    昆仑莽莽群山之中。

    苏淳风缓步登山,这座山相对比附近的山峦,不算高,以至于当旭日浮出地平线时,因为视线被其它高山阻挡,苏淳风都无法看到,只能观霞光万丈,驱散夜色现万里晴空。

    距离山巅还有几米远了。

    神情略显疲惫的苏淳风扭头,望向远处,意念力传至半山腰背对着战场的一个山洞里:“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出来……”

    山洞中。

    灰头土脸的屠惜掳疲累不堪地坐在一块石头上,咧嘴面露微笑:“老子还没在江湖上扬名,你死不死我不操心,可我也想着一战名扬天下呢,你不是说,老子绰号千面笑阎罗吗?”

    “会让你扬名的,等我消息。”

    “好吧。”

    屠惜掳双手抱着后脑勺,仰面靠石壁,突然间,就觉得外面原本已经泛起晨光的天色,暗了下来。

    他浑身气机不受控制地膨胀。

    因为感应到了极度的危险!

    但这种危险,却又让他清晰无比地感知到,对他个人没有什么危险,但一旦爆发必然会波及到他。想到之前战后苏淳风的叮嘱,屠惜掳起身大步到山洞口,躲在了一侧山体最厚的地方。

    外面。

    苏淳风终于走到了山巅,他目光扫视四周,心平气静,脑海中,却自相矛盾地闪过前世今生所有经历的那一幕幕,一个个仇敌、亲人、朋友、师父,一场场生死斗法,还有前世的昆仑山大战,随后遭受伏击围攻……前世,这些山门和佛门密宗中修为高深莫测的老家伙们,直到最后,都没有参与围杀诡术传承者苏淳风啊。

    “今生,他们够瞧得起我了。”苏淳风长叹一口气,全然不在意脑海中的这些纷繁想法,会影响到接下来自己面对生死危机不得已大战时的状态。

    这,是一次精心密谋的围杀大局。

    奇门江湖上,但凡绝对或者可能站在他这一边,与山门、佛门密宗对敌的高手,尽皆被调离至国外了。

    苏淳风一死,大局定,谁还会再拼命?

    平阳宗么?

    平阳宗内,王启民、刁平本就是山门和佛门密宗计划中必杀的目标——除掉苏淳风,一切都好办了。

    官方,会接受现实。

    因为,官方最现实。

    这个江湖啊……

    苏淳风微低头,有些感慨地轻声自言自语:“十数载,奇门风云变幻;两轮回,江湖乾坤动荡……我得写成对联贴到平阳宗的大门两侧。”

    群山之中。

    山下、悬崖边、山巅、峭壁间……

    一位位佛门密宗和山门中的高手现出了身形,望着那个明知是死却偏偏走到了山巅的青年,每个人心头都有些疑惑——苏淳风绝顶聪明,岂能意识不到当前所面临的绝境死地?也许,他很清楚难逃一死,所以想着最后一战让自己显得更加风光无限?

    世俗之人,本就有着世俗的虚荣之心。

    天空,骤然暗了下来。

    黑沉沉压下来的乌云中,隐然有闪电如蛇,不时出现,旋即消失。

    苏淳风没有理会,他默念王启民曾经讲述给他的有关诡术传承的术咒心法,磅礴的意念力汇聚在了脑海中,尽查己身潜意识,抽丝剥茧,不放过一点一滴的浮动,于是他恍恍惚惚间,看到了亘古时期九州混战的浩大惨烈场景,天空中、地面上,无数能飞天遁地的人间大能翻江倒海,战天斗地。战场上血流成河,处处尸骨残躯堆积成山……

    他看到了一位身躯魁梧面目狰狞似煞神,身披金甲有帝王雄姿的人,浑身杀机沸腾将空气都点燃了,如浴火天王,为数十万神情呆滞疲惫不堪的老弱伤病残躯的大军,殿后。

    恍惚间,他又看到了一代帝王站在城头,远眺战场,旌旗招展、枪戈如林,军鼓阵阵撼天动地,无数骄兵悍将身披黑甲,在那位气吞万里如虎的帝王指点江山下,箭矢如雨杀敌,攻城略地灭国……

    一统天下,国立!

    帝王宫前,九鼎铸成,那位千古一帝手抚鼎身,睥睨天下。

    时空倒转,光影变幻。

    一幕幕历史的画卷,大多是猩红色涂染。

    围绕着苏淳风脚下的这座山。

    穹顶之下。

    无数繁杂深奥的符文泛着淡淡的黄色光芒从山下开始显现出来,像是推动着多米骨牌般,由山下,向山上推动,一层过一层,层层递进似波浪,很快,整座被先前的战争摧残过的山峰,就披上了一层淡金色华光。

    术阵起。

    华光璀璨,将苏淳风裹挟住。

    他低头,站在华光中。

    当那些佛门密宗的高僧、山门中的真人,齐齐发动攻势时,他就会在惊天一击之下身死道消,连一点点的骨灰都留不下来。

    他,本就不该是这个世界上的人。

    诵经声在山间响起,浩浩荡荡,寰宇侧耳。

    山门箴言一句句,声似炸雷,字字金石,山峦俯首。

    淡金色光芒裹身的苏淳风,双手缓缓抬起,右手掐诀如兰花端平在身体一侧,左手高举过顶,掌心向天托起苍穹寰宇。

    天空中,一声炸雷!

    天摇地动。

    山门、佛门密宗、战后还未撤离的奇门江湖众人,全都目不转睛地看着站在山巅的那个青年,那一位奇门江湖上的,奇人!

    苏淳风双目微阖,唇口轻启,吐出四字:

    “我入归真。”

    声音不大。

    却如金石碰撞,似平地惊雷,浩浩荡荡响彻群山之中,滚滚涌动冲击所有人的耳膜脑海……

    天地有感!

    一道儿臂粗细的闪电笔直地从天空中疾射而下,直击苏淳风托天的左手掌心。

    闪电不灭,扶摇接天。

    混沌苍穹上,猩红夹杂着黑色和白光搅动起漫天浓云,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状云斗,浓云滚滚沸腾。

    一道道闪电劈空直落而下……

    隆隆的炸雷声响彻天际,连绵不绝。

    ……

    ……

    “我操!”屠惜掳使劲地用手扒拉着堵住了洞口的石头,心里一边忿忿地嘟哝着:“入了归真了,他不是人了啊!”

    突然,碎石尽扫一空。

    屠惜掳怔住。

    外面,天光大亮,苏淳风站在洞口,微笑着说道:“屠惜掳,从今天开始,但凡有下山的山门中人,有入世的佛门密宗僧人,你可以随意屠杀……千面笑阎罗,肯定会名扬江湖。”

    “是平阳宗千面笑阎罗,屠惜掳。”屠惜掳嘿嘿一乐,旋即正色道:“你要走了?”

    “你不走?”

    屠惜掳怔了怔,旋即松了口气,赶紧快步走出去,绕着苏淳风上上下下打量半天,又在他身上捏了几下:“我以为你要羽化了。”

    “凡人一个,羽化干什么?”

    “凡人?”

    “背我下山吧,我累了。”

    “哦。”

    屠惜掳背着脸颊有些苍白的苏淳风,小心翼翼地往山下走去,一边说道:“你该不会,真成凡人了吧?怎么回事?”

    “想做凡人了。”

    “嗯?”

    “鬼知道踏碎虚空,那边是个什么鸟不拉屎的破地方……”

    “也是。”屠惜掳深以为然,诧异道:“你是不是成废人了?干嘛还得我背着你?”

    “累啊。”

    “入了归真会七十二变不?”

    苏淳风笑道:“我要是会七十二变,就先把你变成一头青牛。”

    “为什么?”

    “老子骑青牛出函谷关的典故,没听说过?”

    “没有。”

    “没文化!”

    屠惜掳怒道:“我妹妹是博士!”

    “……”

    山下。

    蜿蜒险峻的山路旁,停放着一辆黑色的SUV越野车,车窗是开着的,刘学树坐在驾驶位置,面带着略显牵强和诧异的微笑,向屠惜掳和苏淳风招手道:“实力不足,帮不上帮忙,对不住了……上车吧。”

    两人坐到了车后排。

    越野车启动,在山路上保持着五六十迈的匀速下山。

    刘学树隔着后视镜看了眼面色略显苍白虚弱的苏淳风,犹犹豫豫地问道:“苏淳风,你,你是不是入了归真境?”

    “嗯。”

    “哦。”刘学树稍作沉默,随即咬着牙说道:“不管怎样,你就算是入了归真成就天人身,以后也不能,肆意妄为。”

    苏淳风怔住。

    屠惜掳咧开嘴哈哈大笑起来。

    “好吧,我听你的。”苏淳风哭笑不得地摇摇头——这个刘学树,还是那个刘成林啊。

    ……

    ……

    滔滔江水,万古长流。

    一叶扁舟浮于江边浅水处,舟上两人。

    苏淳风戴着遮阳帽,拿着钓竿,笑眯眯地说道:“古岳白入醒神了,让我帮忙给你递个话,他想挑战你。”

    身躯魁梧的纵仙歌摇摇头,目视浮漂,道:“没意思,不斗了。”

    “就不怕让人说你,站着天下第一的位子不挪么?”苏淳风打趣道。

    “原本我的打算是,你从我手里拿走天下第一,然后我就退隐江湖潜修去试着能不能看到归真境的天人气象,再到那所谓的虚空去看看都有些什么神神鬼鬼的。”纵仙歌笑容恬淡,道:“可惜啊,你一步入归真,却甘做凡人身。这个江湖,委实没什么意思了。”

    “别急着去,等我将来玩儿腻歪了,咱们一起去。”

    “你确信我能入归真?”

    “干嘛要我确信?”

    纵仙歌笑道:“你是天人身,出口能成真。”

    “我说,好歹也是天下无敌几十年的人物了,能不能别这么势利?”苏淳风笑着摆了摆手。

    “对了,你为什么公开不再收徒?”

    “诡术有王启民和刁平往下传承,中天秘术有钱明,这就够了。”苏淳风神色平静地说道:“其实,我很早就考虑过太多,所以知道,山门和佛门密宗,其实都没有错……”

    “哦。”

    (全书完)

    完本感言

    当敲打出“全书完”三个字时……

    我的心情,两年多来从未有如此的平静和轻松过——2013年六月份正式开始写,七月份上传,至今两年多了。

    《低调术士》其实还有很多很多可以展开去写的情节、人物、篇章,但写到后期,许多许多计划中的东西,我已经觉得没必要再去写了,虽然,那些也都很有趣,但却没意义。

    两年多的时间,《低调术士》历经浮沉,当初成绩最好时,家里老爷子重病,一年的时间里我码字时断时续,长期断更,成绩下滑得厉害,身负债务,心情烦躁……所幸有诸多读者不离不弃,陪伴着我,陪伴着《低调术士》让几次因为思路长期中断而写不下去的我,坚持了下来。最后这几个月,家里把照顾植物人的老爷子的重担,放在了我大哥的肩上,我和我二哥负责赚钱,所以我才能放下心去认认真真地完成了《低调术士》

    入行多年,写了好几部网络小说,《低调术士》是历时最长,字数最多,也最为用心的一部。两年多来,我在写作上成长了,在对人生的认知感悟上,也成长了很多很多。

    人,就是这样,不经历,又如何成长?

    还有很多话想说……

    但如我曾经在接受专访时说过的那样,我这个人,不擅长写感言,所以……

    就这样吧!

    待我休息一段时间,为新书做好准备之后,重新开工!

    鞠躬!

    再鞠躬!

    三鞠躬!

    多谢各位了,是你们,成就了《低调术士》!

    谢谢!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