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4章 尾声

作者:苍狼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个世界终结了,而另一个新的世界开始了。

    被领导、被代表,被赐予着幸福感的人们终于得到了解放,每个人都从那暗不见天日的维生舱中走了出来,睁开了他们那从未用过的双眼,用心的去看什么叫做太阳,什么叫做月亮……

    而站在幸福的地球人背后,那个男人也踏上了新的征程。

    不过,那就是另外一个故事里。

    (全书完)

    外传,阿鲁高的拯救【转帖】

    作者:未知

    望着阴霾的天空下森然兀立在高崖的灰色城堡,遥遥的叹了口气。

    最后一次的谈判破裂了。

    克尔苏加德啊,你可知道,又有一个人走上了和你一样的不归路。不同的是,他是为了创世,你是为了灭亡。

    说来真是可笑,我们三个人都是达拉然的叛徒,现在,却为了各自不同的信仰而走在各自的路上。

    只是他们不知道这个世界的真实罢了。

    “稀客稀客,什么事情惊动了阁下的大驾,以至于光临寒舍?”

    “我自然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眼前这个和我年龄相仿的男子皱起了眉头,让我感觉到了他心头的顾虑。“你放心吧,我不是来打架的。”

    “什么事情你就直说,我讨厌拐弯抹角。”

    我看着这个深沉冷静的男人,一身一如往日的灰白色长袍陈旧却干净的没有半点尘埃。

    难以想象十三年前他只是一个小厮。

    我苦笑了一下,我自己十三年前不也只是个学徒么。

    我有印象的,我们的第一次见面。

    达拉然的结界还有着净化空气的作用,无论如何深呼吸,都没有任何清爽的味道,让我感觉自己像在一个蒸馏罐里,除了维持着正常的生理功能外的杂质,全部被无情的过滤掉,我对老师说这里的人毫无乐趣可言,老师却说我太山野气,不像做学问的人。

    我抱着研究记录和老师穿过了奥术回廊,历代大法师的生平肖像在眼前一副副的掠过,纤尘不染的元素广场上,十几把永恒魔力扫帚井然有序的排着队伍格式化的进行着打扫,他们被赋予的魔力足够他们这样环绕着这中央广场几千年,随处可见的法力碎片在广场上空漂浮着,这些细小的法力微粒将会慢慢的被达拉然的结界吸收,并且转化成能量释放到达拉然外围,肉眼看去就是一道道紫色的云霞,这也是达拉然为什么被称为紫色的魔法国度的原因。

    咒术研究所还有很远的路程,我们现在踏进了紫罗兰花园,这里是整个达拉然我最喜欢的地方,因为这里是唯一能看到生气的地方。这是个仿照野生植物环境而巧夺天工设计出的花园,姹紫嫣红、碧草金菊,就在这里我第一次见到那抹灰白色。

    一个平平凡凡身穿灰白色法袍的小厮在为花草浇水本没有什么值得注意,之所以他吸引了我的注意是因为这个颜色在达拉然几乎没有,达拉然是一个制度非常森严而且必须遵守的地方,在这里哪怕最低阶的学徒也都会穿着墨绿色的巫师袍,这抹灰白色无疑是一道异景。

    他没有抬头,也没有回身,只是专心的在那里浇他的花。在沿着碎石小径走到他的侧面时,我才发现他正在灌溉的,是一株野花。

    我惊讶的停下了脚步,在紫罗兰花园里能有一席之位的花卉,全部是艾泽拉斯珍奇的品种,所以才需要专人来定时养护和裁剪灌溉。杂草和野花是不应该存在的。我毫不掩饰的把惊诧的目光投向那个小厮,他似乎也感受到了我炙热的目光,转过头和我对视。

    只是短短的一瞬,我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急忙紧跑几步跟上了老师,可是那双单纯而清澈的眼睛,已经给我留下了极深刻的印象。

    还有那挥之不去的一抹灰白。

    “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我话一出口就后悔了,怎么在这个时候自己谈起旧事。

    “你是来怀旧的吗?”阿鲁高果然对我的话感到万分惊奇,不过他很快的叹了口气。“是啊,我还记得。你的眼睛里,有和我一样的东西,所以我们后来才能成为朋友,不是吗?”

    “野性吗?你所谓的东西?而且,现在我们不再是朋友了。”

    “野性?用乌尔的话说应该是散漫吧。的确,我们不再是朋友了。”他闭上了眼睛,“我几乎没有朋友过,你是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

    “这怪不得别人,自从你带着从老师那里偷走的研究成果逃离达拉然的那一天,我们就不再是朋友了。”

    “得了吧,暹流。你知道我们都不应该属于那里。这可不是理由。”他的脸上带着不屑和鄙夷。真是奇怪,我竟然很平静,恐怕这个世界能这样对我说话的人,只有他了。

    “别对我摆那张臭脸。我只问你一句话,老师的手稿你准备还给我吗?”

    “乌尔的东西有这么重要吗?你已经不再是达拉然的人了,知道乌尔秘密研究的人,这世界上不会有第五个。你认为我对乌尔的研究记录那么依赖么?”

    对我而言,这真是一个一点都不可笑的笑话。“你一夜之间成为达拉然咒术研究所的独立研究员难道是靠自己的聪明才智?没有人会相信的,你之前只不过是一个连最简单的施法都不能完成的魔法白痴啊。还记得他们对你的评价吗?比纸还薄的施法能力,却比达拉然的穹顶还要高的心。老师的研究让你成功了,可是他的东西不属于你。”我停了一下,终于把我一直想问的问题说出了口。

    “你接近我是不是一开始就是为了老师的研究?”

    我想不到的是他的脸色一下子变的苍白。

    “暹流,我想不到,你眼里我是如此的不堪。是的,我有野心,有阴谋,可是我还没沦落到要利用自己朋友的感情的地步!我接近你是为了乌尔的研究?你忘了让我成为现在这个样子的罪魁祸首是你自己没有听乌尔的话!”阿鲁高的身体一阵轻微的颤抖,似乎难以遏制激动的心情,“暗影的源头……让暗月开始照耀在这个世界的人,是你啊!暹流·天子鹿,月亮背后的魔术师先生!”

    “闭嘴!你什么都不懂!”我想说出来的话让我自己卡了壳,我要怎么告诉他呢?自己领悟到暗月的人,这个世界上还是存在的啊……我要告诉他吗?愚者、力量、倒吊男、团长……他一心以为我不肯把暗月的秘密告诉他,所以自己偷取了我和老师的研究?原来我们之间所谓朋友的信任,比他的法术造诣还要薄。

    豁然开朗了,原来是这样。

    “……我明白了……,乌尔之书就留在你那里吧。”我真的是不知道说什么了,“我们之间,没有关系了。”

    我看着暴怒的他,竟然有一种凄凉的感觉。是的,我们不是真正的朋友,虽然我们彼此认为是。

    他认为我藏私,我认为他背叛。

    我拂袖而起,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开,我知道他在背后看着我,欲言又止。

    我在女墙上看到了巴顿伯爵被诅咒了的灵魂,这个曾经为我们的研究贡献了很多的人,如今变相的被我们的研究成果变成了野鬼孤魂,阿鲁高做的够狠。

    “暹流。你知道么?我从小就进入达拉然学习了,可是所有的人都瞧不起我,他们说我没有魔法的天分,我只能在花园浇花,大法师们永远都是高高在上的,他们绝不在意忽视掉我这个微不足道的生命,这个世上,每个人都会有属于自己的故事,只是有些被人遗忘,另一些被人记录。我要让自己的故事被后世记录和传说,我不要自己的名字被人就这么忘记,因为我是活生生的生命,没有任何能被忽略的道理,就像那天你看到的那株野花。渺小但是真实。”

    真是的,我怎么想起那么久之前他的话。我敲了一下自己的额头,让自己混乱的思路顺畅一些,可是却未能奏效。

    “我会成为神的!你知道么,我能够使用暗影的法器让生物从质量上都发生剧变,这离造物主已经不远了!只差一步,只差一步,我将创造生命,我会用我的方式颠覆这个世界的法则。我要创造生命!一旦我成功,我将成为神的存在,你明白的吧,你明白的吧,达拉然的老头子们不明白,你一定明白的,暹流。为了天幕背后的暗月,为了灵魂深处的暗流,为了我的理想,让我放手去作吧。那么,别了,我最好的朋友。”

    我取出了他离开达拉然之前留给我的短笺,看了最后一遍,然后扬手把它变成了漫天飞舞的纸屑。

    是的,他看起来成功了。阿鲁高之子,这种以诅咒为本体产生的玩意让我啼笑皆非。这也算是造物么?没有意识的肉体和用魔法护腕禁锢的肉体,外表无限接近于真正的狼人,可惜并不是。他想要靠暗影扭转世界,他以为暗月才是这个世界的真实,可惜他错了,暗月的存在不是为了取代,而是为了平衡。

    我想要来拯救自己唯一的朋友,然而却失去了他。我以为自己的研究是为了让人清醒,然而却成就了疯狂。也罢,也罢,一切都随它。

    我自流连于格雷迈恩之墙,叹息着轻抚隔世的沧桑。

    我自徜徉于洛丹米尔的水,飘离在腐败的气息之上。

    卫道士有卫道士的避风港,叛节者有叛节者的理想乡。

    魔术师有魔术师的墓志铭,造物主有造物主的礼拜堂。

    影牙城堡的新主人,执着于神的疯狂。

    牙将被诅咒磨砺,影终被黑夜深藏。

    我抬头看银松穹顶的冷光,暗月的辉耀隐约中露出寒芒。

    巨大的引力牵动着星辰的轨道,谁又看得到这个世界的真相。

    阿尔塞斯和吉安娜【转帖】

    作者未知

    阿尔塞斯和吉安娜青梅竹马,从小在魔法学院里就是同桌。吉安娜聪慧美丽,有一大群的爱慕者,阿尔塞斯清秀寡言,从不主动和其他女生说话。吉安娜有时也会细细观察她的邻桌,见这个王子在专注地练习魔法,鼻尖渗出一层细细的汗珠,吉安娜就会很奇怪这个沉默的阿尔塞斯王子天天都想些什么。

    阿尔塞斯有时也会和吉安娜讨论问题,但从来都是就题论题,从不引发其他话题。但吉安娜还是发现了一些端倪。阿尔塞斯每一次考试前都要借吉安娜的铅笔用一下,再还回来时铅笔已经削得圆圆滑滑,没有一丝刀削过的痕迹,像一件精美的工艺品。吉安娜拿着它在考场作题心里不禁一阵感动。再后来吉安娜每次考试前都把铅笔磨得短短的,好让阿尔塞斯更有理由为她削铅笔。也算是一种默契吧,他们都小心翼翼地呵护着这份秘密。

    随着岁月的流逝,王子和她之间的关系已经变了。他们已经不再是童年时的玩伴。童年世界里的简单和快乐也已不再,取而代之的是成人世界里复杂的关系。并肩战斗时,阿尔塞斯总会用神圣的护甲,一次次为她挡住敌人的进攻,专注地念咒语,为吉安娜用圣光疗伤。

    那天,吉安娜在背包里发现了一张纸条。那是她收到的最没有文采的一封情书:我对你的爱净重21克。为什么只有21克呢?吉安娜想,这么小气的家伙。吉安娜不禁微微生气了。

    第2天,她故意离开了阿尔塞斯,想对他匮乏的文采施以小小的惩罚。不巧的是,恐惧魔王恰好在这时出现。阿尔萨斯慌了,独自面对强大的不死族军队,他措手不及,没有了吉安娜的协助与提醒,王子渐渐陷入了巫妖王的圈套。

    吉安娜听说了这一切,她看出王子现在已经失去了往日缜密的思维。于是她恳求国王,调回阿尔塞斯。她有些心虚,想自己是不是应该向阿尔塞斯道歉,可是那样自己多没有面子啊,而且她应该以什么理由道歉呢。这样犹豫着,一直到夜里。吉安娜想明天吧,在他回来之后就给他写个纸条。

    吉安娜的纸条没能送去,第二天阿尔塞斯没有回来,第三天就听到了阿尔塞斯去诺森德追杀不死疫军的消息。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

    吉安娜想不到在她面前说话一贯轻声细语的阿尔塞斯竟是这么的骄傲和容易受伤害。这样的男生不要也罢,吉安娜安慰自己。

    人的记忆总是倾向于记住快乐而抹去那些不快吧,吉安娜渐渐模糊了阿尔萨斯的印象,只是偶尔会记起曾经有一个阿尔塞斯那么用心地为她削过铅笔。

    后来吉安娜上了达拉然高级魔法师培训大学。安东尼校长为她授课。

    “吉安娜同学,你能说出死亡骑士操纵的尸体傀儡和圣骑士复活的战士,他们的重量会有什么区别吗?”

    “呃……应该是一样的吧”

    “小傻瓜,你怎么连这个也不知道呢?”安东尼笑着说,“傀儡会比活人轻21克,这21克是灵魂的重量。”

    21克,21克,吉安娜喃喃地说着,过去的时光像潮水一样汹涌而来。吉安娜突然觉得心像被一个针尖刺中一样地疼,她把手捂在眼睛上,眼泪却挡也挡不住,顺着她的指缝无声地向下流淌。

    上架感言

    很多作者都说网游类的订阅比不高。

    经过再三考虑,我还是选择了网游,我想在巫妖王之怒(魔兽世界的一个版本)出来以前,写点想要说的,更符合国情的游戏,有“难度”的游戏。

    窃以为网游类的书不应只是获得装备的快感,装备压制别人以及建立自己势力的快感,很多网游书写得好像同一游戏的不同服务器,没有特色,这是为什么呢?因为游戏本身的设定没写好,网游书最有意思的部分应该就是那个游戏本身,游戏都没有意思,那建立在游戏上的装备不也让人觉得疲劳了嘛?除了欺负欺负人之外也没什么好写的了。

    当然,很多前辈在游戏上也是狠下了功夫的,但毕竟一个人的力量有限,书写的好同时还要编好游戏很困难,我就做不到,所以我选择了两个好玩的游戏进行改造,我的能力有限,只能尽量让游戏焕发出其应有的魅力。

    我在这里承诺:本书会给您带来持续的兴奋,每一个兴奋点充分利用之后才开始下一个,而且不定期的将写过的兴奋点穿插融合。例如获得装备、获得军团生物、军团生物升级、技术流的PK,团队配合,新奇的副本还有建立自己的领地等等。

    当然,贯穿整个魔兽历史的剧情也是必不可少的,“凡人”如何与史诗中的英雄魔王互动、交流和对立,在我的构思中也占了很大一部分。

    这本书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我第一本写过20W的书,写得不好,谢谢大家的支持。

    两年多的回忆和现在一个来月的坚持,我想将艾泽拉斯上的荣耀与汗水通过我的方式留下一点痕迹,也许几十年后蓦然回首,还能记起当初的感动。

    仅此而已。

    阿尔萨斯

    其实本书最后还有一个没有写完的情节,那就是阿尔萨斯王子。

    今天突然想起来,就在这里做个交代吧。

    阿尔萨斯是个好人,嗯,很好的人。

    有着强大实力的他为什么没有挥师南下,而是呆在冰冷的寒冰王座孤独的守望着整个大陆呢?

    其实,他放弃了亲情、爱情,杀死了自己的父亲,这都是为了做给巫妖王看的。其实他并没有被霜之哀伤夺去了灵魂,他的心智很正常,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迷惑被封印中的巫妖王。

    然后,他与巫妖王合为一体,以自己为鼎炉,将巫妖王的灵魂永远封禁在寒冰大陆的一角,孤独的坐在冰封王座上守望着自己心爱的大陆。

    他的一生就是救世主拯救世界的故事。

    就是这样。

    顺便说一句,以前最后结尾的两节是免费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就变成未发布了,今天也一起解禁了。

    ——迟来三年的苍狼留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