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1章 第三乐章,诙谐曲:黑暗(2)

作者:苍狼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哦哦……居然是神力的影响……”

    白胡子老人观察着光屏上那不断刷新着的数据流,好似自言自语一般说道,两眼虽然依旧盯着那光屏,但是他双眼的焦点却落在光屏之后,不断刷新着的数据在他的眼镜上的投影不断的上升着,让人看不清那镜片之后他的眼神究竟放在什么地方。

    放在老头手边的,就是之前从那名年幼的继承人手中诈来的那块储存芯片的拷贝。显然,老头此时正在分析着这块芯片之中所储存着的数据。

    “所长……”就在老头沉思的时候,从门外走进来一名同样身穿白大褂的眼睛男。

    “什么事!?”老头不悦的皱了皱眉头,抬起那锐利的双眼问道:“跟你说多少次了,我讨厌别人打断我的思路!”

    “抱歉……”眼镜男一头冷汗的说道,“不过……这次是那位给您的资料,我不敢耽误……”

    “哼,拿过来吧。”老头冷哼了一声。

    那名眼镜男这才松了口气,一头冷汗的把那沉重的黑色匣子轻轻的放到了老头的面前,然后就小心翼翼的向后退去……

    “等等!”突然,老头开口道。

    “!!”眼睛男一惊,转过身连一脸惶恐的说道:“对不起……对不起……下次我一定不敢了……”

    老头叱喝他:“闭嘴!我问你话你再说!”

    “是……”眼镜男一脸心虚的底下了头。

    “……那个人,海蜇家的那个人怎么样了?”老头沉默了一会之后,突然开口问道。

    眼镜男这边都快吓死了,在老头开口问道那个人的之前,他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从嘴里跳出来了。

    “……呃……他……他,咕噜。”眼镜男太紧张了,他了半天也没说出来一句完整的话,因为害怕那名老者那他发脾气,所以眼镜男赶紧吞了一大口口水,强自让自己冷静下来。

    “那家伙他的仪式失败了,死亡之翼没有降临,听说是壁障内部的召唤被人破坏了。”眼镜男已经紧张过头了,话突然说得顺畅了起来。

    “……唔……这样啊。”老头沉吟了一会,提起头来说:“也就是说,那家伙已经死了吗?”

    “不知道……在法阵爆炸之后,海蜇家的人就把他的身体给要回去藏起来了。现在除了他们家族内部的人之外,其他人根本就不知道那个人的生死。”眼镜男一看老家伙没有对他发脾气的意图,终于慢慢的冷静了下来,说话也顺畅的多了。

    “哼,就算活过来了也是个废人了!!”老头有些心虚的说,“你在给我好好打听打听,现在你先下去吧……”

    “是……”眼镜男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然后恨不得跑着离开这个纯白色的实验室。直到他走出大门之后,这才“呼”的一声长出了口气,使劲的在大腿上蹭了蹭那汗水淋漓的手心。

    “TMD……这个老怪物!”

    眼镜男在心里暗骂着,不过并没有表现出来什么不满的表情,整了整衣服就像自己的实验室走去。

    看着拉门被关上,老头的眉毛顿时纠结在一起了。

    “这可怎么办!?”一副科学家打扮似地老头,站起身来原地转圈,脸色颇有些焦急……

    “这可怎么办?那家伙要是知道了是我算计他……不,他肯定已经知道了!这下子他要是没死的话我可就要遭殃了……”老头碎碎念的转来转去,好像热锅上的蚂蚁似地不知道做什么好。

    “啪……”

    老头猛然回头,这才发现自己居然在不知不觉中将那块芯片刮掉地上了。

    弯下腰去将它捡了起来……

    看着这块小巧的储存芯片,老头的脑海中突然一亮!

    “咦!?对了!”

    “对了对了!!我之前怎么没有想到!?”老头哈哈大笑了起来,一点都没有了之前那惶惶不可终日的样子。

    “哈哈……只要有了这个分析记录和应对的方法!我还会怕你!?哼……”

    一边自言自着,老头一边坐了下来,双手在虚空中的光感键盘上噼里啪啦的乱打起来,似乎……一篇貌似严谨的科学报告就要这样从他的手中诞生了。

    只是……

    他自己都不知道,因为这么一篇东西,究竟会有多少人死掉。甚至连陈真都被这个偶然事件牵连在内了。

    只是……

    此时的陈真,还没有感觉到危险正在悄悄的降临着。

    ……

    在经历过上一次地震之后,整个艾泽拉斯大陆的地貌都起了巨大的变化,燃烧的大地以及被海水侵蚀的城市……似乎所有的一切都在那短短的一瞬间之中被毁灭掉了。无数原住民流离失所,不得不踏上了躲避天灾逃荒之路。

    但是,对于冒险者们来说,这次巨大的天灾也只是让他们多了几个景点而已,对于整个大陆的命运他,他们根本就不关心——在这些冒险者们看来,即便是整个艾泽拉斯大陆都毁灭了,也不会对他们造成任何的影响。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样的想法是正确的。可那只是在里理论上成立的假设而已,如果冒险者们的灵魂没有及时的被收集起来,并且重新将它们带回艾泽拉斯大陆的壁障之外,那摆放着他们身躯的扭曲虚空中的话,即便冒险者们的灵魂再怎么坚韧,他们也很难独善其身。

    可惜……真相永远都不会被大众所知道。

    在经历过一次巨大的灾难之后,保存相对完好的黑峰要塞中,冒险者酒吧依然火爆依旧。在这里,没心没肺的冒险者们依旧赶着他们平时总在做的事情:喝酒、打架以及……找女人。

    陈真从酒吧门前经过的时候,很轻易地就能听到那爆炸一般的音乐声,各种各样的吼叫、尖叫,以及乱七八糟的呢喃……

    而陈真脚下的路,却依然灰暗且布满了垃圾。酒瓶、玻璃碎片以及纸巾等等东西被扔得到处都是,就连那些魔法扫帚都聚集到了这里……可即便如此,这里依旧脏乱,那么多的魔法扫帚也没有起到太大的作用,只是让这附近的卫生情况稍稍的好了那么一点点罢了。

    “哎……”陈真叹了口气,默默的从酒吧门口经过,缓缓的向飞艇塔的位置走去。

    ……

    “你来晚了呃。”阿德低头问道。

    “嗯。”陈真叹了口气,“稍稍的……在看一眼这个城市。呵呵……毕竟我们为了这个城市付出了那么多的努力……真希望能跟他们继续生活下去啊……在这里。”陈真转过身来,看着这个繁华而又喧闹的城市,自己静静的站在黑暗之中,心中总有种浓得化不开的情绪在左右着陈真……

    这是什么?悲伤?惆怅?还是不舍?

    各种情绪混杂成了一杯苦涩的鸡尾酒,在陈真的舌尖打转着,让他默默的体会着离别的痛苦。

    在冒险者们之中生活了这么长时间,欢乐的日子好像总也过不完似的,无论是平静的生活,还是激情的战斗,在这里似乎总能够找到快乐,也不断的给其他人带来快乐。可以说这四年以来的经历让陈真从一个内相、冷漠的人,完全改变了,成为了现在这样一个带着点开朗、带着点坏坏笑容的大男孩。

    可以说,这四年来的经历对陈真的影响,是之前的几十年的战斗生涯所无法比拟的!即便是陈真自己回过头来的时候,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那巨大的改变。

    但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对于陈真接下来想要做的事情来说,再把自己的队友们搅和进来……那实在是太过危险了。陈真不希望自己给团队带来如此的巨大的危险。

    “怎么了?这么伤感。”阿德此时并没有保持之前的人形,而是变成了那头庞大的巨龙,静静的站在陈真的身边,从这高高的飞艇塔上向下望去……漆黑的夜晚中,那星星点点的灯火看起来格外的遥远,而那远远传来的喧闹声,也让这里显得格外的幽静。

    “……稍稍……有点。”陈真转过头来,笑着对巨龙形态的阿德说:“……有点不舍呢。”

    “您哭了,我的主人……”阿德低下头来,静静的看着陈真眼角的那丝晶莹的水珠。

    “没有,你想多了。”陈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再次低下头来……

    可是,胸中的情绪却在剧烈的波动着,再也无法平静的表情将之压制下来了。

    傻逼大宝、傻逼牛倌、傻逼忘我……

    “呵呵……”陈真突然笑了起来,“现在想起来我的那些队友,似乎每个人的前面都的加上傻逼两个字。”

    “……”阿德静静的听着,并没有说话。可是陈真语气中的情绪,即便是再怎么压抑也是压抑不住的。

    “呼……”陈真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浊气。

    似乎……除了饼干之外,所有人都能加上个“傻逼”的称号。毕竟,他们干出来的那些事情,也不得不让人喷一喷……甚至,陈真自己也是。想想自己跟大宝、牛倌他们闹出来的那些荒唐等事情,陈真不由得会心的一笑。

    以及……那个并不温柔的女人。

    “走了,阿德。”陈真突然抬起头来,眼中闪烁着坚定的光芒,“我们快去快回!我们……一定能回来!”

    “是的,我的主人。”阿德恭敬的低下头来,趴在地上……

    而陈真也毫不犹豫的翻身跳上阿德的脊背。

    “出发吧!”

    “呼呼———”

    剧烈的风暴在阿德的双翼之下暴起,狂风吹得这个木质的高塔吱嘎乱响,而阿德的身影也陡然身高,很快的,化为了空中的一个小点,消失在浓郁的乌云之中……

    ……

    “哒啦哒,滴答滴~~喂,陈真!开饭了!”大宝哼着歌,跑到陈真的卧室来叫他。

    “咦?怎么了?没在吗?”大宝敲了敲门……结果,门却自己开了……顿时,大宝的脸上露出了一个不怀好意的表情。

    “哼哼……这可不是我开的哦!这是你自己找倒霉,嘿嘿……”大宝嘿嘿的坏笑着,小心翼翼的推门进去,然后蹑手蹑脚的跑到厕所去,端了一杯一大盆冰凉的水出来……

    “……哇哈哈哈……我真是个坏蛋……”大宝唱着歌,学着派洛特船长的样子,摇摇晃晃的跑到了陈真的卧室面前,一脚踹开了大门。

    “哈哈!去死吧,陈真!!宝船长让你吸取个教训!!”吼完这几句之后看也没看,就将一整盆水都倒在了陈真的床上。

    “哗啦……”

    然后,大宝就愣住了。

    陈真的床上……收拾得整整齐齐的。

    被子、枕头,都井井有条的叠起,摆在床头上。在最上面的枕头上,一张羊皮纸被水打湿了,摇摇晃晃的掉了下来。

    “……”大宝顿时就沉默了下来。

    这不寻常的一幕,让他隐隐的感到了有些不妥。

    随手将手中的盆扔掉,快步来到那湿漉漉的枕头旁,伸手将那张羊皮纸拿了起来。

    只见上面工整的写着几个汉字:

    谢谢。

    再见。

    ——陈真留。

    “搞什么鬼!?陈真!你是不是在跟我们开玩笑呢!?快出来吧……喂……不要闹了!”大宝猛然回头,在这个房间之中进进出出的寻找着“藏起来”的陈真。

    结果却让大宝发现了更多陈真已经走掉的证据。

    衣物、装备、魔包、帐篷等等……

    所有的私人物品都被带走了!

    除了……

    桌面上的那张写着提取密码的“银行卡”。

    所有的一切,都不像是在开玩笑。

    “喂……哥们!别闹了,出来吧!”

    没有任何的回应……

    空旷的房间依旧沉默着。

    大宝转了一圈,大声的喊道:“是我不好行不行?我替你洗袜子!我这回不赖账了……你看,你赚大了!赶紧出来吧!”

    “……”

    还是没有人回应他——这也是当然的了,陈真已经不再屋子里了嘛。

    “该死……这家伙搞什么鬼!”大宝颇有些担心的自言自语着,然后拿着那张湿漉漉的羊皮纸以及写着提取密码的银行账户卡,带着一丝疑惑回到了餐厅中。

    ……

    “……你知道吗,那个时候他们的表情怎么样!?简直就比苦瓜还苦啊!!”

    “哈哈哈……”

    远远的,还没走近餐厅,就听到牛倌吹牛,以及旁边那些轰然大笑的声音。

    “吱嘎……”

    大宝推门进来……

    整个餐厅都被布置得色彩缤纷,到处都是彩带、气球,旁边还挂着个圣诞树。

    当然,现在还不到圣诞节,那棵树只是为了装点气氛而已。

    牛倌正在说笑着,突然看到大宝手里拿着一张羊皮纸就走进来了,不由得转过头来开玩笑道:“喂!你走错了!厕所不在这里……”

    “哈哈哈……”

    旁边人听得一愣,然后看到大宝手中的纸之后这才反应过来,顿时爆笑了起来。

    大宝皱了皱眉,没心情跟他开玩笑:“别闹了牛倌……陈真走了。”

    “走了?”牛倌一愣,然后大笑起来:“我管他去死呢!你骗不了我的……陈真!出来吧!你个贱人!我看到你了!”

    “……我没跟你开玩笑……你自己看吧。”说着,大宝就把手中的那张羊皮纸递了过去。

    “哦?我倒要看看你们再耍什么花样……”牛倌疑惑着从大宝的手中接过了那张羊皮纸……

    “谢谢……再见!?”牛倌慢慢的念到……然后抬起头来皱着眉头问道:“你们在搞什么鬼?”

    “牛倌……这回我可真没参合进去,我自己都在奇怪着呢……”说着,大宝就将陈真的银行账户交给了牛倌:“你自己看吧……他连着玩意都留下来了,我觉得差不多就是真的了……开玩笑的时候那家伙可舍不得下这么大的成本。”

    “……”牛倌彻底的沉默了……然后将手中的东西递给了身后的饼干,问道:“你怎么看……”

    “……”饼干什么都了没说,只是默默的接过了那张有些湿润的羊皮纸,还有陈真的银行账户,突然皱眉问道:“这张纸怎么湿了?”

    “呃……”大宝一愣,突然变得不好意思起来。

    “我看他的门开着……我就进去了……然后弄了盆水……嗯嗯……大家都知道了吧?”大宝挠了挠头。

    “你们啊……真能胡闹!”牛倌叱喝到,“你们……”

    没等牛倌说完,大宝就赶紧接话道:“喂,那个牛倌啊……你先别说我了,赶紧打开你的日志看看,陈真在公会成员列表里面的状态显示……”

    “……哼,便宜你了……”牛倌一愣……还真没办法反驳大宝的这个提议,只能暂且放下训斥大宝,将他的日志从魔包中摸了出来。

    随着沙沙的纸声,日志缓缓的翻到了最前面的那一页。

    陈真的名字依然还在亮着,这就说明陈真暂时还没有生命危险。

    “呼……这就好。”牛倌松了口气,“只要他还平安着就好。”

    “你说,他能去哪里呢?”饼干幽幽的说道……今天,其实是她的生日。冒险者们聚到这里,就是为了给她庆祝,但……陈真却……

    “我心里大概有点谱了……”牛倌自信的说。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