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1章 第三乐章,诙谐曲:黑暗(1)

作者:苍狼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其实,兽人们的社会要比大多数人想象中的要简单得多。虽然其中也有些勾心斗角的情况,不过比起人类、亡灵、血精灵、暗夜精灵等等……比起他们这些种族来说,要相对简单纯洁得多。

    在大多数兽人的观念中,都是只看实力的,甚至可以说兽人就是个实力至上的种族,只要你的力量与领导力足以胜任什么位置,那么你就能够站在哪个位置上,什么资历、什么年龄,统统都不成为问题!

    兽人一族甚至鼓励那些年轻的兽人、新晋的兽人去挑战高层的兽人们,让他们用学会用自己的实力说话,让他们明白什么是差距,以此来激励大多数的兽人,使他们更加的上进。同时也让大部分处于底层的兽人看到希望,让兽人们的社会趋于稳定。

    要知道,兽人们的最高领袖的位置,要么就是靠武力的来的,要么就是靠禅让的来的。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的选择,根本就没有血统继承这一说,只有氏族酋长的位置才是血统继承的……但即便如此,氏族酋长也可以依靠个人的武力去夺取。

    而此时的小地狱咆哮无疑有着整个兽人氏族中最为强大的武力,所以他的态度就决定了萨尔能否获得兽人氏族领导者的位置。万幸的是……小地狱咆哮虽然没有交出奥格瑞玛的控制权,可是,他却表示继续服从萨尔的领导。

    也许他已经发现了,整个部落并不服从他的领导,而他又没有足够的实力去争夺、打压其他几大主城,甚至就连奥格瑞玛之中的某些声音他都无法压制下去……毕竟,就算是小地狱咆哮最擅长的行军打仗,那也不光是在战场上厮杀而已,打仗打的就是后勤,如果没有了那些反对者的支持的话,别说打仗了,就算奥格瑞玛能否经营得下去都还两说!

    整个城市的运转毕竟要比行军打仗复杂得多……一切琐碎的事物也弄都小地狱咆哮马上就要焦头烂额了,而此时萨尔的突然回归,虽然也有种质疑他能力的流言传出去,不过毕竟能够给他一个台阶下来,不用那么辛苦的硬撑着了。

    所以,借着这个机会,小地狱咆哮终于还是将奥格瑞玛的管理权限交还给了那些专业人士。这样他们就不用功两边都痛苦了。权利这种东西虽然很好,但是如果抓在手里的权利超出了本身能力的最高限度,又不愿意与人分权的话,那么造成的结果往往就是灾难性的。

    经历过这一次巨大的变革之后,奥格瑞玛终于缓过一口气来,而居民的数量也在缓缓的回升,不过……比起奥格瑞玛的全盛时期,此时的繁华程度就要差得远了。

    部落这边的危机暂时由于萨尔的回归而解决了。

    但是,不知从何时开始,联盟的核心力量风暴城,似乎也在一夜之间变天了……小王子终于长大成人了,所以他也终于发动了那蓄谋已久的政变,由于没有了某个老人的阻碍,小王子轻而易举的就得到了整个风暴城的控制权。

    不过,由此而引起的巨大影响,却在整个艾泽拉斯大陆上引起巨大的波澜。虽然对于冒险者的世界来说,这些似乎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改变,他们还只是做任务赚钱卖命而已……但是,整个艾泽拉斯大陆却在缓缓的发生这各种各样的改变,在阴暗的地方,在那些漆黑的扭曲虚空中,改变……无时无刻不在进行着。

    ……

    “还不行吗?”一名白头发、白胡子,并且穿着白大褂带着一脸沟壑的老者,推了推他鼻梁上的老花镜,问旁边的年轻助手。这样的打扮自然一看便知他的职业了:科学家。

    至少,从表面上看来就是如此。

    旁边的助手离开了光屏,转过身来低着头说:“还不行……”

    说完就在那光屏之上随手点了几下,顿时整个光屏上的数据就为之一变,乱七八糟的文字记录、代码就陡然化成了一行行整齐的表格与几个动态的曲线图,图表上的那些数据不停的在闪烁着,可是每到一个关键性的蓝色节点上的时候,整个数据图就为之崩溃,化作一片混沌。

    然后……程序构建的纠错机制就会再次重新将所有的数据建立起来,慢慢的重新演化成之前那样的标准图表、动态曲线图,并且一一检查软件、硬件以及程序上的错误,直到再次运行到那个点的时候,整个庞大的程序就再次崩溃掉……

    “这里面有一段很奇怪的代码,直接将计算器之中的某个字节……不,应该说是最底层的集成电路里的某个数据点失去控制,让它不能按照既定的程序进行开启、闭合。而这个点的位置又非常的关键,每当程序运行到这里,需要对这个节点进行操作的时候,就会因为一个关键性的参数无法相应而彻底的崩溃……”

    “也就是说,是物理上的程序锁定?”白头发的老爷子推了推眼镜,眼中闪过了意思好奇之色。

    “是的,目前我们已经排查了四万多块大规模集成芯片,两百多万亿节,但是一直都没有找到这个失去控制的节点究竟在哪个大规模集成芯片上。”那名胖乎乎的助手摇着头,颇有些无奈的说……

    “真是难以想象……在这个时代之中居然还有对物理层如此熟悉的人……”一边说,胖子一边摇着头,也不知道是佩服还是感叹的说道。

    “哼……”那名白头发的老科学家从鼻孔里发出了一个音节,也没多说什么,重新坐到他面前的光脑旁边,看着边上脸色灰突突颜色的年轻人,拿腔拿调的问道:“那么……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年轻人站在那里铁青着脸,一句话都不说。

    “哼!你还以为你是大少爷吗?现在你就是个罪人而已!乖乖的配合我把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都搞明白,否则我吃不了兜着走,你的小命也危险!”老人吹胡子瞪眼的说,只是他那姿态就跟拿架子的领导差不多,就好像年轻人平时的样子一样……这样巨大的反差让那名年轻人完全受不了……

    只见他的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的,两只眼睛恶毒的盯着那名老者,什么话也不说。

    老者也不在意,眼中略微露出点得意的神色,扭过头去慢慢的观察着光屏上的数据,男喃喃自语着……

    “人吧,还真得有个好出身,即便蠢到连观察都能弄出这么大的麻烦来,还把植入追踪装置的观察目标给弄丢了……哼,蠢到这种地步简直就是蠢材中的天才了!真没见过这么笨的家伙……”

    老人家表面上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但眼睛时不时的就往旁边的那个青年人那里斜一下,弄得那个青年的脸色越来越铁青……

    “哼……”终于,他忍不住了,不由得冷哼了一声。

    “怎么了?不服气?”老者装模作样的停下了手中的工作,再次转过头来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这名青年人。

    “你说说你除了受到你们家族的眷顾,从而得到了这个轻松而又重要的职位之外,你觉得你还对整个神族做出过什么贡献?嗯?什么都没有……你就是个蛀虫!蛀虫懂不懂!?”老人幸灾乐祸的说道……

    当然,即便是如此的嘲讽,老人也非常的谨慎,不时的观察着那名青年的表情以及动作……如果他有那么一点点想要攻击自己的意思,老人就会从兜里掏出那把武器来结果了他。

    但可惜的是……这名青年人显然有着与外表跟性跟毫无关系的坚忍。

    “切……没胆鬼。”老人在肚子里腹诽道,激了他半天也不上套……老人背后的主人也没有借口干掉这名青年。幸好,一直开着监视器观察着这里的那个大人物,终于给老人下达了新的命令。

    一条无线电波流入了老人耳朵上那个好像助听器一样的耳塞中,也让老人的话微微一顿,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延迟。白发老人顺着这个停顿,就将他的话停了下来,借着活动四肢的功夫,冲着身侧的一个小巧的眼镜盒点了点头,随即开口问道:

    “算了,我也不跟你说那么多废话了,你就告诉我,那东西究竟在哪?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在目标破坏力发信机与跳频分析器之前,肯定有什么数据发过来了,这才引起了他的注意力……我要的就是储存着那些数据的芯片!!”

    老人一脸认真的说道:“我不管那芯片上储存了什么东西,也不管你家里的那些人大人物们想要什那么,反正我就要那片芯片里的数据,如欧尼拿不出来,你就等死吧。”老人开口说道,“别跟我说不行什么的……你自己不给自己做打算的话,你以为那些吃饭不干人事的家伙能轻易的放过你?不说别的,就是我这边的报告一放上去,你的命运都有点堪忧啊……”

    老人一边说,一边上下打量着年轻人,又是威逼又是利诱的:“但是呢……我只要那份数据。只要你把数据给我拷贝一份,我就帮你度过接下来的听证会!你可要想好了,我在听证会里面的地位想必你也知道……”

    白发白胡子的老人看到那名年轻人颇有些异动之后,再接再厉的劝了起来:“……况且……哪些数据都只是数据而已……你交给我拷贝一份,你那边又不会少,只要你不说我不说……那就谁都不会知道了。”

    说到这里,那名做科学家打扮的老人就缓缓的压低了声音,用智能有他气门两个听到的声音说道。

    “我要怎么才能相信你?”终于,在这名老人的狂轰乱炸之下,那名年轻人挺不住了,脸色阴晴不定的说道。

    “很简单……你看这是什么……”说着,老人就把一块ID卡似的,但厚实得多的东西扔给了那个年轻人,“这东西是你的了,只要你把数据交给我,一切都好说……”

    年轻人手握着那张非常厚实的ID卡,犹豫了一下,在旁边的光屏上输入了点什么,再把这张卡放了上去……结果,上面发出嘟嘟的一声确认声音,随后年轻人的某个权限就被打开了……

    “你居然有这种东西!?它是合法的吗?”年轻人吃了一惊……直到此时他促癌知道这个老得好像干瘪了的橘子一样的老头,居然会是这样的大人物!?

    “哼……你以为呢?”老头翻了个白眼,“现在,你没有什么顾虑了吧?”

    “……”年轻人犹豫了一会,终于将一片小巧的东西扔给了那名老头,“就是这玩意了……要不是当时突然出现如此庞大的数据传输量,我想他一时半会还不会发现这里在单独监视着他……”

    老头拿到那块芯片之后,兴奋得立即就开始接驳,测试以及调用数据了,根本就没把那名年轻人放在眼里,就好像他完全不存在似的……只见老人面前的光屏上闪烁起的一排排的庞大数据流,反射在老人的眼镜上,让他的表情显得有些狰狞……

    “好了。”一直观看着屏幕的那名大人物满意的点了点头,“去把这份影像资料传给他的家族,哼哼……这下子我倒要看看,你们怎么保住这个家长的候选人!!”

    ……

    背叛、欺骗、贿赂以及残忍,这就是在那扭曲虚空中的黑暗里所藏匿的东西,在这里每天都在上演着出卖与叛变,也许,狭小的空间以及恶劣的生存环境,让每个生存于此的人类都感到非常的压抑……

    他们需要发泄,他们需要有个渠道能发泄出来。可是……这里又没有提供任何一个发泄的渠道,只能去虚拟网络上做哪些八百年前就已经做腻了的娱乐。所以,慢慢的,人们的心理就开始扭曲、变态。

    等待着那名年轻人的命运,非常残酷。

    他的肉体将会被毁灭,而精神则将被封印到一头怪物的身上。

    ……

    黑暗的扭曲虚空中,淡淡的奥术能量气息不停的在这片星空中闪烁着。

    一只庞大的怪物静静的停留在虚空之中,无声无息的伸展着翅膀……他浑身上下都是有如熔岩一般的鳞片,翅膀上长满了骨刺……

    这,应该是一头巨龙的身体!

    如果陈真在这里的话,他一定会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因为,这头怪物陈真曾经与他交战过!!

    但如果是一名知晓艾泽拉斯大陆历史的人站在这里的话,那么他就一定会大声的惊呼:“死亡之翼!!”

    没错……这就是死亡之翼的遗体。

    但是,借助艾泽拉斯大陆上某些单位的召唤,在这个扭曲虚空的角落中,空间站就能利用这庞大的能源将一律纯粹的精神力量打入到死亡之翼的身体之中,让他再次复活!!这就是科学与魔法的力量相结合的时候所爆发出来的力量!

    死亡之翼的尸体停留在这里还没什么……但问题是,除了死亡之翼的尸体之外,周围还有大量的其他尸体静静的漂浮在这无尽的扭曲虚空中!

    阿克蒙德、基尔加丹、以及无数的普通恶魔……它们都好像模型一样静静的漂浮在这里,任凭那些机器人挑挑拣拣的好像选择货物似的在其中穿梭着。

    这就是燃烧军团的真面目啊……

    无数机器人在修补着那些恶魔们的身体,就好像用橡皮泥捏成的玩偶一样。

    而此时,在死亡之翼的尸体面前,一艘巨大的飞船静静的停留在它的面前,并且将几束奇怪的光芒照在了死亡之翼的尸体上面。

    “时间就要到了……准备开始吧。”盯着死亡之翼的尸体看了半天的那名肥猪似的舰长,终于伸出了他那短粗胖的手指,指着屏幕上的死亡之翼说道。

    “是的,长官!”

    旁边一名勤务兵似的小兵答道。

    紧接着……

    整艘庞大的飞船就开始轰鸣了起来,巨大的能源发动机将庞大的能源灌注到一个个能源通道之中,流向了战舰底层的某个地方……

    随着外装甲的翻起,战舰的中央出现了一个小型的平台,而这个平台上所绑着的人,恰好就是之前的那名年轻人!!他,终于还是没能逃脱得了这个残酷的命运!

    他没有挣扎,只是静静的被绑在那里,好像几万年前的耶稣一般……静静的等待着命运的降临。

    在他的脚下,一个庞大的魔法阵正散发着淡蓝色的光芒,那光芒好像呼吸一般一张一缩的闪烁着……

    突然,一道蓝色的光芒从法阵之中射出,照射到对面的死亡之翼身上,紧接着死亡之翼那庞大的身躯就有变透明的趋势。

    “……哦,好了,那边的召唤仪式已经开始了,我们也加大能量的供给……”

    “加大!再加大!马上就要传送过去了!”

    “轰隆隆…………”

    随着一声巨大的爆炸……

    那名年轻人所停留着的法阵炸成了漫天是碎片……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