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章 第二乐章,变奏曲:英雄(3)

作者:苍狼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当陈真手持着埃提耶什的时候,他总有种奇怪的感觉……

    最开始,陈真并没有注意到这种感觉,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陈真就觉得自己的脑袋里慢慢的多了一些东西。这些东西正在左右着陈真的思维方式以及行为方式,也许……这可以叫做人格残片?还是记忆残留之类的什么东西?

    不过,这种被神力所缠绕的感觉让陈真从内心深处往外感到很熟悉,很亲切……所以,在不知不觉中做出了点什么事情,陈真也只以为是自己跟大宝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太长了,开始有点发神经罢了。

    也许,表面上陈真的确是这么想的,可是……不可否认的,陈真也从来不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从甚至不愿意深入的去想这个问题。即便是在牛倌的追问下,陈真也有点自欺欺人的回避了它……

    不知道为什么,陈真就是不想提起这件事情来。

    而此时,当萨尔明确的提出来这个问题的时候,陈真反倒没那么紧张了,好像自然而然的就接受了这个事实一样……那温暖的金色光芒缓缓的爬上了自己的手臂,随着血液流动到全身……

    而当陈真感觉自己身上每个细胞都被神力充满了的时候,他的心情就渐渐的平静了下来。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陈真沉着的问道,“最近一段时间,我总觉得自己好像对某些东西很熟悉,很习惯拿着法杖、披着斗篷……还要带着兜帽。这根本就不是我平时的性格!还有,你说的那个什么麦迪文……”

    当这个名字脱口而出的时候,陈真就感觉到一阵没来由的熟悉……

    “这个……名字,为什么我会感到熟悉?”陈真顿了顿,看着自己的双手喃喃自语……

    “最近一段时间,我总觉得自己好像变了个人似的……但有时候又会觉得理所当然,我……我究竟怎么了?萨尔?看样子你很清楚似的……”陈真抬起头,两只眼睛闪烁着灼灼的光芒……

    那是神力的光芒。

    不知不觉中,陈真握着的埃提耶什就不断的将它的力量注入到陈真的体内,使得陈真身上所蕴含的力量缓缓的增加着……当然,这样的神力流只像是通电的电线一样,让陈真会本身成为了一个导体,当陈真身体中的神力消失掉的同时,陈真也就会像断了电的电器一样,失去了这些神性的光芒。

    虽然陈真的眼神之中只带有一丝丝的神力气息,可即便如此,也让萨尔有些是偶不了陈真的目光,稍稍的别过头去不敢看陈真的眼睛。

    那实在是太耀眼了……金色的神之光芒好像能够将人灼伤似的……即便是萨尔这样的英雄职业者,也不得不暂避其锋。

    “……”萨尔听到陈真这么说,显然没想到陈真会是这种反应,明显的楞了一下,随后这才问道:“难道你的埃提耶什的碎片没有搜集齐?”

    “……齐了啊……应该齐了吧。”陈真不干可定的说,“之前我弄到一半,另一半被克尔苏加德弄去做半神之躯的电池了,最近我们才把克尔苏加德干掉,这才从他的身上把剩下的这一半给拆下来。”

    陈真想了想,觉得这种事情没有必要瞒着萨尔,所以就很直接的说了出来。虽然大多数的时候冒险者们不会透漏出自己的极品武器的来源、属性等等,但在面对着萨尔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陈真突然有种“这个人可信”的感觉。

    难道说……这又是那位真正的神级强者的影响力在作怪?

    承载着最伟大的法师麦迪文记忆、人格的法杖……

    埃提耶什的力量还真是神秘得令人头疼。

    听完陈真的叙述,萨尔反倒沉默了起来。

    突然,萨尔开口问道:“你还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时的样子?”

    “嗯……”陈真点了点头,“那时候你还在幽暗城前面的小镇里装酒保呢……”

    “我不是装的,我是真心希望能够在那里继续生活下去。”萨尔摇了摇头,找了一块大石头坐了下来,随手从他的魔包之中掏出了个半米多高的橡木酒桶,拍了拍那厚实的橡木盖,笑问道:“要不要请我请你喝一杯?”

    “……那就谢啦,之前都是我请你来着,也该你请回来了……”陈真哈哈一笑,接过了萨尔的啤酒杯……

    随后,两个人就这样坐在高高的礁石之上,缓缓的说起了萨尔的经历……陈真听的很认真,虽然陈真他们这些冒险者也能算得上是见多识广了,但比起萨尔来说,那可就差的太多太多了,很早以前,在陈真刚进入这个世界中的时候,他就很喜欢听萨尔跟他说那些传奇故事……

    而现在,在这个好像夏威夷一样的小岛上,陈真在那一瞬间,似乎又回到了那个昏暗的小酒馆、周围充斥着臭气熏天的原住民佣兵们呢喃的醉声……转眼之间,那已经是四年前的事情了。

    “……呵呵。”陈真摇了摇头,自嘲的笑了笑。

    四年的时间转瞬即逝啊……到头来,陈真记忆中最清晰的,居然就只是这最近的四年而已。而在进入艾泽拉斯世界之前的那些记忆,反而都变得非常的暗淡了……那厮杀着、拼搏着,每次都会苟且偷生的活下来,并且慢慢做大的生活,似乎已经远得好像上辈子的事情了一般。

    原来那个冷酷无情不苟言笑的自己哪去了呢?

    还是说……现在这副样子才是真正的自己?

    陈真那稍稍有些彷徨的眼神,被萨尔敏锐的发觉到了。只是,他并没有揭破陈真的心思,而是静静的坐在那里……不时往嘴里灌上一大口啤酒……

    “……怎么不说话了?”陈真叹了口气,这才发现萨尔也坐在自己的旁边看海,一声不吭的样子好像也在想着什么东西似的。

    “嗯,我在怀念。”萨尔轻声的说道:“你知道吗……这个所谓的部落领袖,乃至奥格瑞玛的大酋长……这些原本都不是我要的,甚至都是我已经抛弃了的。”

    “……”陈真一愣,没想到萨尔居然把话题绕回到他自己的身上去了。

    “……在阿克蒙德死后,燃烧军团的力量就彻底的崩溃了,虽然还有一小部分残留在这片土地上,但是……他们的势力已经完全不成气候了。”萨尔的目光好像投过了海平面,透过了时间,重新看到了当年发生的那一幕……

    “在那之后,天灾军团都已经退缩到瘟疫之地,并且再也不敢出来了,部落领袖这个位置乃至奥格瑞玛大酋长我都已让出去了。对于我自己来说,那些东西都只是我的负担而已,我并不喜欢那样的生活。”

    萨尔说到这里,飞;讽刺版的笑了起来,咕噜一声将木杯中的啤酒一口气全部灌进肚子里,转过头来盯着陈真说道:“然后,我就想找个地方好好的玩一玩散散心,结果却发现自己还是有点担心瘟疫之地的亡灵,素以就跑到幽暗城旁边的酒馆去当酒保了……”

    陈真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那时候……当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我就感觉到,你跟我的一位老朋友非常的相像……那不是容貌上的或者身材上的不同,而是一种气质与……于一种说不出来的某种熟悉感。反正我当时那么帮你,就只是直觉而已……”萨尔满嘴酒气的说。

    “哼……那也谢谢你的好心了。”陈真翻了个白眼说道。

    “不过,你知道吗……我觉得你像谁?”萨尔用力的呼吸着,似乎要将整个大海的味道全部吸入肺部似的。

    陈真耸耸肩:“还能像谁?你都说过了……麦……麦迪文嘛!”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名字从陈真的嘴里说出来,总觉得那么别扭……

    “哎,是啊,麦迪文……在我最困惑的时候,这个家伙突然横空出世,改变了我的命运……也改变了整个艾泽拉斯大陆很多人的命运。如果没有他的话,整个艾泽拉斯大陆都要被燃烧军团给摧毁掉了。”

    “嗯,很伟大的一个人嘛。”陈真点点头附和道。

    萨尔奇怪的看了陈真一眼,随后继续说:“但是……你知道这位神级的强者在一手导演了整个燃烧军团的破灭与失败之后,他人去哪里了吗?”

    “这个……”陈真一愣……

    似乎,他所经历过的一切,都没有告诉过他这位神级的强大存在究竟去消失在何方?

    如果只是听故事的话,那么麦迪文就很有可能跑到那个角落去隐居去了。可是,陈真却隐隐的感觉到事情的经过绝不会这么简单!!甚至可以说,麦迪文有八九成的可能已经遭遇不测了。

    果不其然,萨尔接下来的话让陈真猛然愣住了……

    “麦迪文的下场想必你要比我更清楚才对……看看你手中那把武器就知道了,埃提耶什……守护者的神器!居然被巫妖王耐奥祖得到了,并且你被拆分成无数的碎片……你认为,这件事之中就没有电什么不为人知的东西吗?”

    萨尔诱导着问道。

    “……”陈真完全的沉默下来了。

    “据我了解,在那之后麦迪文曾经东躲西藏了一阵……虽然我曾经抓住机会问过他一次究竟在躲避着什么,我只记得他有些复杂的跟我说‘无论何时何地,无论相貌如何,只要拿他拿着埃提耶什,那么那个人就是我麦迪文。’”萨尔回忆道,“至少,他就是这样对我说的。”

    “我知道法师们有很多用来储存记忆的方法,其中……压缩与封印就是最常用的魔法之一……而据我所知,麦迪文习惯于将他的记忆随身携带着……也就是说,那把埃提耶什就是他储存记忆的地方。”

    萨尔猛然睁开了眼睛问道:“而这把法杖却不是谁都能拥有的……更别提让它复原了!”萨尔紧盯着陈真继续说:“如果没有得到记忆的传承以及神器的承认的话,那么它们根本就是无法重新凝结成一起的……我就是看到了你手中的法杖,才叫你麦迪文的……”

    “可是,能做到这一点的又不是我一个人啊!还有一个,那个克尔苏加德……他也能做到这一点!他手中的半截埃提耶什,被他硬生生的重新熔炼成了铁链形状!那可比我这个简单的复原厉害得多了……”陈真并不相信萨尔所说的。

    “什么!这怎么可能!?”萨尔大吃一惊:“克尔苏加德他子不过是个投机取巧的巫妖而已,他怎么可能知道埃提耶什的秘密!?他怎么能够做出这样的……?!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陈真挠了挠头,“……”

    ……

    陈真与萨尔聊了很长一段时间,但陈真他究竟是不是麦迪文的化身,最后连他本人都觉得有些没把握了。但至少……封存着麦迪智慧的法杖依然还在陈真的手中,虽然它会让陈真时不时的跳出来做一些很奇怪的事情,可是法杖上所蕴含着的神力气息,却也让人欲罢不能……

    攻击萨尔他们的就是造那位深藏子海地的纳加女王艾萨拉。但是,由于阿德的搅和,最终艾萨拉女王的算盘终究还是没打响。萨尔……他依然活着。陈真等人在扎到了萨尔之后,立即就开始向奥格瑞玛飞去。

    虽然他们几个都不太喜欢萨尔,可是萨尔毕竟要比那个胡闹的小地狱咆哮强得多……那个邪兽人甚至无法控制的得住自己血脉之中的力量!以前萨尔还在他身边的时候,时不时的还能提醒他压抑住自己的毁灭欲望,但此时萨尔都已经流落到外面的海岛上了……那么小地狱咆哮就像一个没有了家长管了的孩子,想怎么疯就怎么疯……

    短短的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整个奥格瑞吗都被他弄得乌烟瘴气的……别说是冒险了,就连很多原住民都在悄悄的从奥格瑞玛中搬走!

    人员的流失就导致了消费需求的下降,从而间接导致了奥格瑞玛的经济开始大幅度的衰退,除了那些走不了的人之外,整个奥格瑞玛都开始人心浮动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当萨尔回到这里的时候,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我们真的只送你到这里就行了?”牛倌担心的问道,“那里面可都是小地狱咆哮的人了,你确定你能从里面杀出来?他要是真的对你有什么不好的想法的话,我们跟在你身边还能帮你挡一挡。”

    “谢谢……”萨尔笑着说……

    “只是,你们还有更重要的任务去做。”不经意间,萨尔的目光扫过了迷茫的陈真,突然笑了:“多灾多难的艾泽拉斯大陆总会出现一些英雄的——我指的不是实力,而是真正的英雄!而这一次……我相信,英雄还是会回来的……先知总有一天会走出迷茫,并且带领着我们战胜一切困难……”

    说完,萨尔又很认真的看着牛倌说:“我不管你们这些冒险者究竟是从哪里来的……我希望那个,到时候你能能够站在我们这一边,站在艾泽拉斯大陆的立场上与上古神、恶魔、以及所有邪恶势力作战……”

    “那是当然的了……”牛倌还没说完就被萨尔给打断了。

    “不……你什么都不明白……不过,我也希望如此。但愿吧……你们赶紧走吧,你们还有更重要的任务,艾萨拉那家伙肯定还在策划着什么,不让死亡之翼回到艾泽拉斯大陆上,她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萨尔指着大漩涡那斌的方向说:“好了,你们出发吧。这里……必竟是我的地盘,我决不会让小地狱咆哮为所欲为的……况且,当年让我重新执掌奥格瑞玛的,也是他们……”

    ……

    陈真等人送回萨尔之后就走了,虽然牛倌等人对他之后说的那些话感到有些迷茫,但他们终究还是没有多问出什么东西来。

    不过,想来萨尔在奥格瑞玛也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毕竟他曾经都已经卸下了所有的职位跑去隐居,是奥格瑞玛需要他,才将他召唤回去的。

    所以……不管怎么说,萨尔并不是因为自己而去争夺那个权力的。

    可是,陈真的心中却在思考着萨尔他最后说的那几句话,一直都在愣愣的想着这几句话而出神。

    陈真的心中所藏着的那个秘密,跟萨尔告诉他的这些情报比起来,似乎也就不是那么重要了——整个艾泽拉斯大陆是被泰坦们创造出来的,而那些冒险者们就是泰坦一族中的成员……

    这样一个巨大的秘密,在原住民们看来也许过于惊世骇俗了,可是在每个冒险者看来,这是天经地义的……而陈真所知道的,就更加深入了一些,他知道……所有的冒险者都被骗了!

    艾泽拉斯大陆……

    根本就不是什么虚拟世界!

    这就是某些人的阴谋而已……

    而那些人,也许就是原住民口中的黑暗泰坦了吧?

    陈真默默的看着自己的双手……

    我真的能够成为整个艾泽拉斯大陆的英雄吗?

    ……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