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章 第二乐章,变奏曲:英雄(2)

作者:苍狼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这个……我们应该帮谁?”陈真挠了挠头问道。

    “不用你帮忙了……”大宝摇了摇头说道,“你自己去看吧……下面要散了。”

    果不其然,被那个嗷嗷乱叫的地精一搅和,整个战场都被诶弄得乌烟瘴气的,滚滚的浓烟从地面上那个巨大的坑中缓缓的冒出来,甚至就连陈真他们这边都能闻到一丝焦糊参杂着机油的味道。

    而地面上那些小地精们,也乱哄哄的跑来跑去,不多时就消失在了那茂密的棕榈丛林之中……

    “呃……这就是地精们的战争啊……咱可真是开了眼界了……”陈真喃喃自语的说……

    至少,在冒险者们之中,牛倌等人也勉强算得上是见多识广了。可是,眼前这样“残酷”的“战争”场面,他们还真没见过……原来地精们不光是作出来的机械不怎么好使,就连他们的脑子都总出现问题,怪不得……

    人们总说疯子与天才仅仅是一线之隔。

    不过……看这些地精们的样子以及他们那些荒唐的发明就可得知,疯子不会总是天才的……至少这些傻乎乎的有些脱线的地精绝对谈不上什么天才!这简直太可笑了……难道说上帝创造了这个物种就只是为了让他们搞笑的吗?

    地精们的商业头脑当然就不用说了,可是他们的工程学造诣以及在这种战争时的表现,实在是低劣到家了……

    “真是丢人啊,这些地精。”陈真摇了摇头……

    “我们现在怎么办?那些家伙突然都消失了,难道咱们也要下去跟那些地精一起钻树林吗?你觉得咱们的块头去钻那些灌木丛的话,会是什么下场??”大宝一脸好奇的看着牛倌……

    “呃……我变身。”牛倌转了转眼珠说。

    “恭喜你……答对了。土狗先生请你快变身吧!”大宝翻了个白眼。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上哪去找萨尔,据说萨尔是在反抗军的手里。”陈真端着工程望远镜,在那些树林之中来来回回的搜索着那些地精们的身影,“只不过我们现在不知道那边是正规军,哪边是反抗军。”

    “管他呢,随便找个地精问问不就知道了。”大宝打了个哈欠,“嗷呜……我困了,你们继续吧,我去补个美容觉。”

    “你那脸你还美什么美?再JB美也跟毁容了似的。”陈真头也没回的说道,手中也依然端着望远镜,向周围搜索着……

    “轰!”

    突然!陈真手中的望远镜爆炸了。

    陈真被炸的一脸焦黑的抬起了头……

    “哦扑哧~”大宝耸耸肩,一脸幸灾乐祸的说:“以后少用地精工程学的东西吧你,看那看……爆炸了不是?”

    说完,大宝就一边吹着口哨,一边悠闲的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忘我,你练的是地精工程学!?”陈真满腔的怒火都从他的眼睛之中冒了出来。

    “呃……我是侏儒工程学……而且任何工程学制造出来的望远镜都不会爆炸。”忘我向后缩了缩,有些害怕的答道。

    “那这是怎么回事!?”陈真指着手中的望远镜残骸,愤怒的问道。

    忘我耸耸肩:“我想……你应该去问问大宝。难道你不觉得那个爆炸很诡异吗?”

    陈真一愣,随即调出了战场辅助系统中的战斗记录:

    “您被晴天的炎爆术击中,损失XXX点生命值。”

    “……大……宝……子……”陈真恶狠狠的盯着大宝的背影,一字一顿的念出了这几个字……

    “呃……我睡觉啦!闪啦白白……”大宝刚才还是走得不紧不慢的,此时突然听到陈真的怒吼之后,立即好像兔子似的,嗖嗖的就窜进去了。

    “去死吧你!!炎爆术!!”

    陈真一个闪烁加饿虎扑食将大宝扑到,随即自己准备了个炎爆术扔到了大宝的脑袋上!

    “啊……烫死我了!你想谋杀啊!”大宝惨叫道。

    “杀的就是你!给我死……死!死!!”

    “啊————”

    “扑哧……轰、啪啦、叮咣……”

    ……

    随着飞艇缓缓的向更南方的地方飞去,像刚才那样的大型战场越来越多,而其中的形式也越来越混乱。到处都是地精们的惨叫声与爆炸声,似乎,地精们的科技已经被全面使用了……只是,就是不知道那些惨叫着的地精们,究竟是因为敌人的攻击而惨叫,还是因为自己的身上装备着的那些危险物品的爆炸而惨叫?这就不是陈真等人所能揣测的了。

    只是……陈真一直都在怀疑,也许战场上的那些地精武器们,对于他们自己的杀伤力要超过对于敌人的,只是如此混乱的战场上,陈真根本分不清究竟是哪边的地精在使用者地精武器了,只能从偶尔弹出来的火花以及烧焦了的降落伞之类的东西来判断究竟哪里的地精武器发作了。

    “……看完这场战争之后,我决定我这辈子都不用地精装备了!”大宝喃喃自语的发誓道。毕竟,此时地面上所呈现出来的景象简直就像是地狱一般……在某些特别喜欢使用各种稀奇古怪的地精玩具之人的眼中,那一声声的爆炸简直就像是催命符一般,让人“小心肝噗通噗通的跳”——当然,这么恶心的话自然也是大宝说出来的。

    “哎……”陈真暗自摇了头。

    “怎么了?”牛倌奇怪的问道,“你脖子疼吗?”

    “不疼,只是突然有了点感触而已。”陈真闭上眼睛叹息着,但是他也没有给牛倌继续打断的机会,陈真紧接着继续说:“通过我刚擦那么长时间的观察与分析,我终于去诶的呢个了一件事……当一个人完全不要脸的时候,是多么的可怕……我真怀疑某些人难道就没有羞耻之心吗?”

    陈真一边说,一边用“深情”的目光盯着大宝……可惜,这家伙针灸师没有羞耻之心的典型,被陈真暗损的同时,大宝这个家伙居然能够装出一副我没听出来的样子,非常高兴的感谢了从知道夸奖。

    “……看到了吧?”陈真说不过大宝,就转过头来跟牛倌说:“看看吧,这是何等的不要脸……即便是我这么英明神武的法神我都受不了了,这家伙实在是太不要脸了!”

    “嗯。”牛倌没好气的说,“你跟他一样,都听不要脸的,赶紧的别在这SHOW你的智商下限了,赶紧给我滚蛋吧!搅和的我脑袋疼……”

    “我智商没有下线,负无穷!你行吗?”陈真得意洋洋的宣布道。

    “……”牛倌一脸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为什么我的团队之中傻逼这么多呢……”牛倌仰天长叹。

    “物以类聚。”大宝精辟的总结道。

    “……精辟。”陈真一挑大拇哥夸道。

    ……

    大约在这几个群岛之中逛了两天,虽然看到了不少地精之间的战争,也抓了不少地精来询问,可是没有一个知道萨尔位置的。或者说……他们甚至连这附近的某个岛屿上有个兽人都不清楚。

    在冒险者们的驱使之下,也找了几名地精帮忙认路,可是,希尔瓦娜斯女王的消息给的实在是太模糊了点,跟这几个地精说了老半天,他们居然还是一副迷迷糊糊的样子。显然,他们并没有听懂冒险者们所说的。

    最后没办法了,只能进行碰大运似的搜索,整天就在这几个岛屿之间来回乱逛,倒是对这附近的地精战争稍稍有了那么一点点的了解。

    这一天……

    两只地精鬼鬼祟祟的蹲在船尾的螺旋桨那里一轮着什么。

    “你说,他们这么大的飞艇,得用多少轻(氢)气啊?居然能让这么大的家伙浮起来……”一名地精探头探脑的向上望去……只见一只硕大无比的热气球正挂在他们的脑袋上顶上。

    “错了!你没看到他们是用的魔法吗!?是魔法!肯定是利用魔法手段让它漂浮起来的!”另一名地精很用力的强调着,小胳膊使劲的挥动,好像只有这样他才有足够的说服力似的。

    “可是……”小地精辩解道,“那些气球是做什么的?”

    “是装饰!”另一名稍大一些的地精十分肯定的说道。

    “……”陈真彻底无语了。

    他是无意中走到这里来的,原本只是想吹吹风而已……但没想到之前抓来做向导的两名地精居然在这里因为这点小事争论上了。不得不说,陈真虽然跟地精们接触过,可是他所接触到的不是那些老于世故的船员、商人,就是天才般的发明家……他真没见过像这样傻了吧唧的普通地精。

    原本想要吹风的心情也被这俩地精给搅和了,陈真摇了摇头,就想回去……

    突然,那两个地精之间的话陡然一变!让陈真一下子就愣住了。

    “……你以为你是谁!?反抗军的那个大个子英雄吗!?哼……还不听我话……”大一些的地精正在教训那个小一点的地精,没成想突然之间陈真从旁边冲了出来,一脸杀气的问到:“什么大个子英雄!?”

    “……老老老老爷……”

    那名地精吓得腿都软了……扑哧一声坐到地上哆哆嗦嗦的说不出话来。

    “……”陈真摸了摸鼻子,颇有些尴尬……什么时候自己居然有如此威慑力了!?

    殊不知……在大多数与世隔绝的地精眼中,亡灵那可是天灾军团的化身,而天灾军团又是噩梦的代名词,所以……他们这才如此害怕船上的亡灵成员。并且,由于陈真他们抓捕这几个地精的时候的态度不是那么好,地精们对于自己的命运非常的担忧,所以出现眼前的这一幕也就不足为奇了。

    只是……

    “快说!那个你们刚才谈论的英雄究竟是怎么回事!?”陈真皱着眉头问道,“快说,说的好了我给你一大笔金币!”

    陡然之间小地精的眼睛亮了起来。

    “一……一大笔!?”小地精吃力的站起来,畏缩的问道:“有……有20枚吗?”

    “……”陈真仰望苍穹叹了口气……

    这家伙的胃口小得可爱。

    “只要我们找到了那个大个子呃……英雄,我们就给你200枚金币,怎么样?”陈真摆出一副非常和蔼的表情问道。

    “2……200……”小地精的眼睛都变成铜钱形的了……

    “我说!我先说!”大一些的地精终于回过神来了,争抢着吼道。

    “不行……那是我的!我的钱!!”小地精也不知哪来的勇气,回头就给大一些的地精一个“电炮”,打得大地精眼圈都黑了……

    “你敢打我!?哇呀呀呀……”

    “我的钱!我的钱!哇呀呀呀……”

    “……”陈真这边反倒被扔下了。

    “闭嘴!都给我闭嘴!!”陈真终于忍不下去了,一脚一个踢倒,然后拎着两只小地精一路飞奔,跑到牛倌哪里去了……

    这俩地精,就让牛倌去愁去吧。

    ……

    经过了一系列复杂而又闹心的“审问”,这俩一直都夹杂不清着喊金币和我先说的地精,终于将他们所知道的那个简单的消息放出来了。

    原来,陈真等人之所以没有打听到萨尔的消息,主要还是因为这些地精都不知道那个绿皮肤的大个子英雄就叫萨尔……或者说,就连那些绿皮肤的大个子是兽人他们都不清楚!

    想想也是,自从永恒之井爆炸之后,他们来到这里休养生息已经不知道有多长时间了,别说是冒险者了与兽人了,也许他们连血精灵也都没有见到过呢……毕竟,除了冒险者、兽人是外来者以外,那些血精灵也是由高等精灵演变而成的,这些消息闭塞的家伙没有见到过也是正常的。

    但是……

    冒险者们的心中都有个疑问。

    为什么地精之间的认识居然差这么多!?

    看那些在幽暗城、在奥格瑞玛、甚至是在藏宝海湾的那些地精,哪一个不是见多识广的?一个个鬼得比狐狸都精,打起算盘来那更是噼里啪啦的响,无论是什么都在他们的算计之下……

    而且整个大路上的交通也不像是几百年前那么闭塞了,无论是船只还是飞艇,想要靠近大漩涡附近的这几个岛屿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风险,特别是飞艇,由于不需要在意洋流的问题,乘坐着它们接近大漩涡,简直是接近百分百的安全了!

    可是……这些地精们却依然是一副傻傻呆呆的样子,好像消息闭塞的程度比某些地方的原始部落,例如荆棘谷中的血项巨魔之类的都要高出很多!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不过冒险者们的目的并不是解决这些地精的认识问题,所以在套出了那个流落在这里的兽人英雄的大概方位之后,冒险者们就立即调整行道,向那个最大的岛屿上飞了过去。

    ……

    寻找萨尔的坎坷就到此为止了。

    之后的事情非常的顺利,冒险者们来到这个大岛之后,只要用“大个子英雄”来问,以及用金币开道……无论是反抗军,还是那些个为地精奴隶主服务的“政府”军,都非常配合的告诉了冒险者们那个人究竟在哪里。

    所以顺藤摸瓜之下,陈真等人很快就找到了萨尔的营地。

    此时,萨尔正站在一座巨大的断崖上,默默的看着远方的海面。

    “呃……”陈真从飞船上跳下来之后,来到了萨尔身边,但却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

    “你来啦?”萨尔回过头来,笑着对陈真说。

    “……嗯。”陈真一愣,回头看了看站在远处跟那些地精们交流的牛倌,下意识的回答道。

    萨尔的口气……似乎有些不太对劲。

    “外面的形式怎么样了?闹得不可开交了吧?”萨尔静静的问道。

    “是的。”陈真点点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些手足无措。

    “……”萨尔大有深意的看了陈真一眼,没说什么,只是拍了下他的肩膀说:“我们回去吧,去收拾餐具吧。”

    萨尔说:“走吧……伟大的先知。”

    “你!?你叫我什么!?”陈真一愣,没想到萨尔居然……

    “您为什么不把法杖拿出来呢?你的记忆都被封印在其中了。”萨尔低着头,“正想您所预测的一样,那些人终于还是对我动手了。可惜,您的追随者,伟大的红莲之火艾德霍华救了我……”

    “等等!?”陈真的脑袋一片空白。

    “你究竟在说什么!?”

    “……召唤出您的法杖吧,先知大人……或者说,守护者麦迪文?”萨尔已经走出好几步了,在陈真吼出那句话之后,转过半个身子,说出了这段让陈真更加骇然的话来。

    “……”陈真眉头一皱,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萨尔……

    他叫自己召唤出埃提耶什?

    是了……

    在得到这把法杖之后,我的心中总有一些奇怪的想法。

    陈真默默的抬起头来,从自己的魔包中将法杖取了出来。

    顿时,埃提耶什上所附着的神力就慢慢的缠上了他的手指,让陈真的大脑一下子就清醒了起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