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09章 第一乐章,鸣奏曲:辉煌(3)

作者:苍狼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萨尔没死!?

    并且还出现了!?

    这个消息好像重磅炸弹一样,猛然之间在冒险者之中爆炸开来。剧烈的冲击波瞬间就将牛倌等人给炸晕了。

    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了……

    从表面上来看,似乎这是个好消息。毕竟,整个部落就因为萨尔失踪这件事而被搅和得风雨飘摇的,如果萨尔这个消失了的关键因素重新出现的话,从表面上看来,部落之中的各种问题似乎就要因为萨尔的回归迎刃而解了……

    但事情真的会是这么简单吗?

    如果是不关心这些“政治”的人,或者是不了解内情、经理不是很多的人时,这种想当然的看法自然而然的就会冒出来的。只是……无论是牛倌、陈真他们这几名冒险者,还是坐在那里悠闲的品着茉莉花茶的希尔瓦娜斯女王,他们都不是所谓的“政治”白痴,此时的形式已经复杂到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境地了,所以萨尔突然出现的这个消息绝对算不上实施很么好消息!!

    原本,部落的各个主城只见就已经有着这样那样的矛盾,只是,这些矛盾被深深的隐藏在水面之下罢了,让大部分的普通人以及几乎是全部都冒险者们都很难了解到四大主城之间的龌龊。

    可是,由于外界的压力,他们之中的那些不和谐的声音也就被硬生生的压制了下来,慢慢的从冒险者们的眼前变得隐形了……但是,它们却从未消失过!无论是过去还是将来,巨魔与精灵的矛盾、兽人与精灵的矛盾,以及所有生灵对于被遗忘者们的戒备……

    总而言之,即使是部落的阵营之中,也是有着团体划分的。

    巨魔一族就不用说了,整个暗矛氏族都寄居在奥格瑞玛中,而牛头人也是一直都给跟兽人们一个鼻孔中出气,所以自然的,奥格瑞玛的声音就会比较大那么一点点。也正是因为如此,幽暗城与血精灵这两边算不上太友好,却又有着一定联系的主城也就站在一起了。

    虽然说希尔瓦娜斯女王陛下不怎么太露面,可她的手中却掌握着大部分的原住民、冒险者们的资料,只要他们曾经经过幽暗城,这些资料就会被总汇到一起,由议会或者情报部门送到希尔瓦娜斯女王面前,让她过目。

    其中……银月城与自己这边的亡灵议会中的议员们之间那小小的贿赂自然也没能到得过希尔瓦娜斯女王的目光。只是……处于对同样身为高等精的希尔瓦娜斯女王来说,这些只是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那些亡灵也只不过是群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这些家伙根本都无法引起女王大人的兴趣。

    但是……对于那些招摇撞骗的家伙,希尔瓦娜斯女王陛下的愤怒可就不是他们所能承受得了的了,所以那些亡灵贵族们,自然也不敢违背女王陛下的命令。

    如果萨尔一直都在的话,那么这里的矛盾也许就要被继续压制下去了。但是……当他消失了之后,种种的问题就暴漏了出来,并且小地狱咆哮那里已经给整个部落的团结稳定造成了无法挽回的巨大损失了。那么……此时,即便是萨尔重新出现了,他就连奥格瑞玛的控制权都未必能够拿回来……

    权利这个东西,一旦离手,再想抓住的话可就要付出十倍、二十倍甚至上百倍的努力与代价了!!而可以肯定的是,此时只剩下孤身一人了的萨尔,根本无力与占据着奥格瑞玛最高领袖位置上的小地狱咆哮争夺什么东西了。

    如果萨尔识相的话,他自己也会做出个无关痛痒的声明之类的东西,再承认一遍小地狱咆哮的即成事实,也许……他还能用这个条件交换到小地狱咆哮的一些信任与帮助也说不定……

    不过……小地狱咆哮能否有如此的容人之量……

    所有人都不太清楚,想必就连希尔瓦娜斯女王本身也无法叫得准吧,所以这才拐着弯的告诉了陈真他们——直到此时,所有人都清楚了,女王陛下请他们来到这里的原因——除了避难的事宜之外,女王陛下肯定是有什么目的跟萨尔有关系的。

    否则,她也不会在此特意会见冒险者们!要知道希尔瓦娜斯女王可是很久很久都没有关心过幽暗城的内政了,此时突然这么上心肯定是有她的目的。

    牛倌等人在得知了这个消息之后,也是稍稍的震撼了那么几分钟……

    随即沉默的气氛就笼罩了这个水晶似的温室之中,只剩下淡淡的茉莉花茶香与山鼠草的清心香味缭绕在冒险者们的鼻尖,使得心中的紧张与忐忑感在不知不觉之中就已经慢慢的变成了安宁与祥和。

    “您告诉我们这个消息,实在是太令人震撼了。”牛倌点点头,终于打破了沉默的气氛。

    “哦……那,你们有没有什么想法?”希尔瓦娜斯女王静静的坐在那里,摆在她面前的茶杯缓缓的散发着白色的水汽,也让女王的面容宾得模糊了起来……

    牛倌笑道:“哦?萨尔出现了,这很好啊,部落的混乱时代终于就要结束了……”

    “哼。”女王突然哼了一声,两只了眼宁静直勾勾的盯着牛倌,大有深意的问道:“是吗?难道你们的想法就只是这样而已?”

    牛倌耸耸肩到:“不这样又能怎么样?别忘了我们也只是一群冒险者罢了,你们原住民自己都搞不定的事情,我怎可该才能改变你们这些原住民的看法??”牛倌一边摇着头一边说,晃悠着那个大脑袋说道。

    “也许……你们可以帮助他……”女王陛下不急不缓的接口到……

    “啊?”牛倌顿时楞了起来。

    “……我……我们能帮得上什么忙?”牛倌喃喃自语的说……也不知道是在问女王,还是在问自己。

    “那就要看萨尔需要什么样的帮助了……”女王陛下微微一笑。

    ……

    没想到萨尔这家伙的人缘还不错……女王陛下居然都会找人帮助他!?

    “牛倌,你是怎么想的?”在回到了自己的飞艇上之后,陈真突然开口问道。

    “怎么想?我能怎么想……莫名其妙呗……”牛倌叹了口气说,“现在形势这么复杂,我整个脑袋都要大了……我们怎么帮助他?简直就是扯淡……我真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呃……”陈真紧了紧手中握着的那根木棍似的法杖,埃提耶什的力量不断的从陈真的手心渗入到他的身体之中,让陈真身体周围的魔法元素不断的与他体内的元素共鸣着,就好像在交流着什么一样……

    “牛倌,我想我知道应该怎么帮助他。”陈真挠了挠头,犹犹豫豫的说道。

    “嗯!?”牛倌一愣,抬起头来仔细的盯着陈真的眼睛。

    “……自从埃提耶什的碎片复原过来之后,我的脑袋里就多了很多东西。”陈真一边说,一边敲着自己的脑袋,“呵呵……这种感觉很奇怪,就像是看到了另一个人的记忆似的……你肯定猜不到这个人是谁。”

    “哼……能是谁?”牛倌不屑的摇了摇头……陡然之中,一个可能性在牛倌的脑海中一闪而过,好像闪电似的在瞬间照亮了整个脑海……

    “啊!?难道是!?”牛倌渐渐的张大了嘴巴,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陈真,目光就在陈真与那把好像木棍似的神器身上来回移动……

    “埃提耶什居然还有这种功能!?”牛倌吃惊了好半天,倒吸了口冷气,看着陈真差点说不出话来……那个可能性实在是过于惊人了。

    “没错……就是你猜的那样。”陈真耸耸肩说,“最开始我也感到很困惑……不过,似乎埃提耶什的内部有着一些神秘的力量在起作用……”

    说到这里,陈真也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埃提耶什的杖身之后,沉吟了片刻,这才抬起头来说道:“埃提耶什曾经是世界的守护者麦迪文的武器!所以……即便它有着再怎么奇怪的力量都不足为奇……即便是他能够记录麦迪文的记忆。”

    “我觉得……也许,我可以扮演一下麦迪文……”陈真缓缓的说道,“也许……也许我能帮助萨尔重新建立起部落的盟约也说不定……”

    很久以前,萨尔就是在麦迪文的引导下慢慢的得到了几个势力的支持,这才建立起了整个部落的这么个庞大的阵营,甚至能与艾泽拉斯大陆上的老牌阵营联盟相提并论、分庭相抗……

    这件事本身就非常史诗!

    而陈真此时的提议,其史诗程度丝毫不亚于萨尔曾经做到过的一切!

    想想吧……一名冒险者冒充麦迪文,好像先知似的引导着部落的领袖一点一点的打拼、重建秩序……

    这个念头只是在脑袋里面稍稍的想上那么一想,就足以令人激动得浑身上下每一根毫毛都在颤抖!!这是何等的史诗,何等的辉煌!?想到一半,牛倌都开始激动起来了!

    “你……你有几成把握?”牛倌在激动之后,稍稍平静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压抑着激动问道。

    “能否重新建立起部落的同盟关系我也不知道……但是对于装扮麦迪文这件事,我很有信心……”陈真呵呵的笑道,终于还是没忍住说了出来:“我都装过一次了……”

    “啊!!啥?”牛倌一愣,有些傻眼的看着陈真……

    “呃……”陈真那得意的表情为之一滞,“说漏嘴了……”

    牛倌皱了皱眉头:“跟我说说那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当时我是怎么想的,就是突然有一股冲动……觉得部落这边不应该闹成这个样子,所以突然就冲了上去……”

    原本这件事也不是什么秘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陈真有些不愿意跟牛倌等人说……不过到现在了,牛倌既然都知道了,那么回头想想,似乎也没有什么涉及到太隐秘的东西,而且自从上次陈真通过战场辅助系统搞了一下监视着自己的那些力量之后,直至现在他都没有感觉到战场辅助系统有什么异常。

    也许……那些人已经被自己搞得手忙脚乱了吧?

    反正不管原因如何,至少对于陈真来说,少了那么多监视之后,对于陈真来说,已经有很多东西说起来也少了一分顾虑。

    之后,陈真就把他之前在奥格瑞玛装先知麦迪文的事情都说了出来,当然,其中略过了自己无师自通就学会了英雄技能水晶墙这件事……

    直到现在……陈真都弄不明白自己当时的精神状态是怎么回事。有点像是梦游……的感觉……朦朦胧胧之间,好像有着什么东西指引着自己,让自己那么做、那么说……不过,所有的念头并没有像尤格萨隆所施加的精神控制那样,是由外物强行灌输给自己的……

    可以说,当时陈真的所作所为,都是发自于自己内心的想法。

    但人的想法是会变的,此时此刻陈真再想起来当时自己的所作所为,依然感到有些云里雾里的感觉,那种朦胧并且迷糊之中居然能够做出如此惊天的大事件,居然一手压制住了四大城市五大种族没有当场翻脸!

    现在想起来,还真是挺激动人心的呢……

    “……就是这么回事。”陈真解释完了之后,自己也稍稍的松了口气,“我再说一遍,我自己也不知道当时为什么就想那么干……怎么说呢……这种感觉就像灵机一动,或者是早晨起来迷迷糊糊之间自然而然的就要往厕所走是一个道理,这就是……”

    说到这里,陈真突然愣住了!

    因为他接下来想说的几个字是“习惯性使然……”,可是,身为一名冒险者,陈真降临到这个世界中来都不过是才发生了那么几年的时间而已,又怎么能谈得上习惯性?

    这实在是太奇怪了……

    这样想着,陈真就把目光移到自己手中握着的法杖上……

    埃提耶什,难道你的力量居然能够传递一个人的信念与习惯吗?

    陈真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怎么了?怎么说到一半突然卡住了?”牛倌奇怪的问。

    “没什么……”陈真摇了摇头,转移了话题:“那么……你觉得这件事我们做不做?”

    “唔……让我想想,既然女王陛下这样请求我们了,那不去做也有点太不给女王面子了……”牛倌摸着下巴说道……

    “不过即便是帮忙,我们也要榨取最大价值!我先去找女王陛下要好处去……”牛倌说完,不等陈真反对,就拽着他去求见希尔瓦娜斯女王了。

    看起来,牛倌对于这件事,比陈真还要上心。

    ……

    飞艇缓缓的飞离了幽暗城,也离开了那个散发着温馨香味的花园。

    只是,陈真对于希尔瓦娜斯最后凝视着自己的眼神,感到有些不安。

    那是怎样的眼神……

    熟悉?陌生?……崇拜?以及……戏谑?

    那的确是戏谑。

    陈真敢百分之一百的肯定,女王陛下看着自己的眼神之中,绝对有这个情绪!特别是在牛倌非常丢脸的跟女王陛下讨价还价的时候!女王眼中的戏谑成分就愈发的浓郁了起来……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疑惑与迷茫,好像杂草一样在陈真的心中胡乱的生长着……

    似乎……

    她人认识我?

    陈真想来想去,也就只剩下这样一个念头比较合理了。

    那戏谑的眼神,就好像在看待老朋友出糗似的……

    可是陈真这个冒险者什么时候能跟即便是在原著民中都非常神秘的希尔瓦娜斯女王陛下有什么交情!?更别说陈真见都没见过那个女人……等等!

    陈真突然一顿!

    在他想起了女王陛下的容貌时……一股熟悉的茉莉花茶的香味就好像在他的鼻尖涌动似的……

    难道那个女人给我的印象这么深!?

    陈真烦躁的吐了口浊气,将这些不合时宜的想法通通抛开……

    可是,那迷茫与熟悉的感觉却久久无法散去。

    根据女王陛下所提供的消息,萨尔曾经出现在大漩涡附近的某个岛上。

    这个消息是从一些地精的口中得知的。

    只是……萨尔的下落究竟在何方,那还需要冒险者们细细的在那几百几千个岛屿之中慢慢的寻找……

    不管萨尔还能否起到稳定整个部落的作用,但只要找到了萨尔,那么接下来应该怎么做,自然有人会告诉他们。

    ……

    几星期后,冒险者们离开了幽暗城,带着女王陛下的馈赠,缓缓的飞临了艾泽拉斯大陆的赤道附近。

    这里,就是传说中萨尔曾经出现过的地方。

    虽然萨尔为什么会在北极失踪,并且突然出现在万里之外的地方,这就要靠陈真他们去慢慢的追查了。

    “我们到了吧?”陈真拿着工程望远镜,向远方的海面上扫去……

    海平面上,几个好像芝麻一样大小的小岛星罗棋布的洒在碧蓝的海面上。

    “嗯,到了。”牛倌说。

    他们能够找到萨尔,并重铸辉煌吗?

    这还需要时间才能证明……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