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98章 大结局(完)1098大结局

作者:寒香小丁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魏府不大,但环境极好,很幽静,是首长们聚居的地方。

    魏赐瑞和妻子胡程紫能住在这里,当然是沾了父亲的光。一来是让老人能与家人住在一起方便照顾,二来老人回家的时候,也方便保护一些。

    魏府今天有一件重大的事件,就是魏紫霞的男朋友要来府上提亲。

    紫霞是魏府独苗,集家族千万宠爱于一身,本身又是国际娱乐坛的风云人物,按理说,魏家应该会请来很多长辈和亲戚朋友才对,可是魏赐瑞和胡程紫两人这想法刚一提出,便即遭到了老爷子的坚决反对,说家庭私事,不宜惊动太多人,就一家人行了。

    老爷子在家中,除了紫霞还能跟他撒一下娇,驳一下他的“尊严”之外,魏、胡两人倒是从来不敢违拗。

    两人都是从事公益事业的名人,朋友是很多的。府上千金相女婿,合适就直接订婚如此大事,竟然不能公开,魏赐瑞倒也罢了,胡程紫心里却是有些不舒服,但老爷子不但是国家的首长,也是家中的权威,她也不好说什么。

    嘿,她不舒服的事情才刚刚开始呢!

    “欣怡姐姐!”紫霞手机一响,便高兴的从座位上蹦了起来:“你们先到了?到外面啦,好,我到门口接你们。”

    “小霞,谁呢,这么高兴?”胡程紫今天穿着隆重,身上是一套淡红色的女式西装配一件白色的小翻领衬衫,头发梳得很齐整。

    女儿相亲嘛,听说她的男朋友来头挺大,她可不想被那“未来女婿”小瞧了。

    从事公益事业的名人,对这方面还是很在乎的。

    “妈,我好姐妹们来到了,我去接一下,不过,待会儿不用妈你招呼她们,让她们自己来就行啦,人太多。”紫霞挂了电话,嘻嘻笑了一声,便冲了出去。

    “这丫头,高兴成这个样子,她什么时候交了一帮好姐妹了?倒是没听她提过,也不知道是哪家娇贵小姐。”胡程紫见紫霞蹦蹦跳跳跑出去,不jin笑斥道。

    “赐瑞,你听小霞说过吗?”说着望向正坐在那里喝茶的魏赐瑞道。

    “你这个做妈ma的都不知道,我怎么知道,女儿一向跟我没有什么话说,倒是黏着爸爸的多。”魏赐瑞笑道,转头向正在看着报纸的老人,笑道:“爸,你知道不?”

    “啊,”老人抬起头来,微笑道:“我听小丫头说过,不过还真没见过。好像都挺有来头的吧,象晶寒国际的代执行董事刘小姐,宇晶珠宝的CEO巫马小姐,中医泰斗秦竹味先生的孙女秦小姐等等,好像有十几二十个的,呵呵,多了去,我也记不住那么多,待会儿你们自己问吧。”

    “不会吧?”魏赐瑞和胡程紫两人都有点惊讶:“小霞什么时候交了这么多好朋友?别是有什么目的才好,这孩子,心眼好,容易心软。”

    “放心吧!”老人笑道:“那些女孩子,听说有的刁蛮任性,有的温柔贤惠,有的端庄守仪,有的jiao媚,有的孤傲,有的……”

    老爷子搜索着紫霞跟他说过的话,把寒子的一帮姑娘一个个的以貌品论,最后笑道:“这些女子虽然性格各有不同,不过听小霞说,一个个都是心地极为善良的人,你们就放心吧。”

    “不会吧?”听老爷子说得那些人一个个都象是天仙化人一般,两人都有些不大相信。

    老爷子口中的这些女子,在凡世中找一已然难能,这一回可好,全是女儿的好姐妹,他们都觉得老爷子说的有点夸张了。

    “呵呵,是不是我不懂,老头子我也是听小霞说的。”说着转脸向外,笑道:“喏,来了,你们自己看吧。”

    魏赐瑞和胡程紫两人站了起来,转身望去,只见院子外面缓缓驶来三辆加长的一品红旗,细心的胡程紫还发现,那辆车子的车牌号竟然是连着的,尾数分别是7、8、9。

    看这架势,果然都不是简单人物,开得起来这种车的人,若不是大富人家的子女,那可就少有了。

    两人礼貌性的迎了出去,车子并排停下,紫霞从最先驶来的那辆车子前头下来,也不及跟两人打招呼,便跑去打开中间车门,从里面扶了一个腹部微微隆起的美妇人出来,看这女子,果然容颜绝世,百里挑一。

    刘欣怡一跨出车门,便微笑着向魏、胡两人走了过来,施了一个晚辈之礼,落落大方的道:“伯父、伯母你们好,我叫刘欣怡。”

    两人刚礼貌的答了一句,便即有点呆了,只见随刘欣怡之后,一个个绝色mei女从车子里钻了出来。

    柔化万物的高诗柔,笑意盎然的谢佳颖,娇艳妩mei的杨澜澜,娇柔可爱的夏侯馨雅,成熟稳重的张雨妍,乖巧可人的徐纤儿,端庄秀丽的巫马飘雪,落落大方的秦思苓,天仙化人的逸萧儿和龙筠仪,如春天一般的芝芝,xing感的袭薄薄竟然也在其中,其余还有苏小,秋小棠,风九丫,郭晓襄,兰凌,巫马飘舞,苏蕾等,后面从车子里钻出来的竟然有十九人之多,加上面前的刘欣怡,二十个年轻的女子,无一不是艳绝天下的极品。

    这二十个女子加上紫霞,二十一人站在院子里,周围的景色立即黯淡下去,仿佛只有她们这些美丽女子的存在。

    一袭风儿吹拂来,香风阵阵沁人心。

    “这……这简直就是一个mei女集中营嘛!”魏赐瑞和胡程紫都呆住了:原来老爷子说的话都是真的!

    “伯父伯母好!我是谢佳颖。”

    “伯父伯母好!我是高诗柔。”

    “伯父伯母好!我是……”

    ……

    魏、胡两人懵了,绝底的懵了。

    只不过,当姑娘们进家之后,他们更懵了。

    老爷子倒是呵呵笑个不停,淡然处之。看来他跟紫霞早就取得了默契,做好了心理准备。

    姑娘们进家之后,这里似乎一下子成了她们自己的家,“自来熟”的架势不但没有令得紫霞的父母反感,反而有一种幸福之感。

    一帮如花似玉般的mei女,进屋之后,便即各自分工,泡茶的,弄点心的,陪老爷子聊天的……

    负责泡茶的魏赐瑞没了事做,只好陪着刘欣怡聊天;本来要上厨房的胡程紫,因为厨房被谢佳颖和小雅、巫马飘雪及苏小占领了,也只好坐在那里陪众女聊天。

    况且,她看到这些女孩子,一个个的自己动手,竟然一个个都象是行家里手,龙筠仪的泡茶手法独到而深具韵味,茶叶三洗之后,只见她纤手轻扬,三只手指轻轻捻起壶耳,离茶杯一尺五之外,小手微微一倾,一道清幽香溢的茶水如箭般射出,“嗤”的进杯,七分而停,未有一滴溅出。

    轻轻放下,逸萧儿负责双手捧起,递到老人面前,微笑道:“爷爷,你是不是心口儿有点不舒服?”

    老人一愣,抬起头来,便见到了逸萧儿清如秋水的明眸,微笑道:“是有一点点,逸小姐会看病?”

    “眼为心之窗,心为体之柱。”逸萧儿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微笑道:“爷爷,你饮下龙姐姐亲手泡制的这一杯龙涎茶,便是再活三十年都不成问题。”

    “哦!”老人虽知听紫霞说过,逸萧儿是仙女之身,龙筠仪更是神龙帝国的公主贵尊,但若说一杯而可医病,他还是不大相信,不过他还是拿了起来,对嘴一饮而尽。

    “好茶!”茶一入口,老人不jin由衷赞叹起来:“清香浓郁,滑如丝,醇似酿,幽深而宏远,堪回味三日。”

    只不过,下一刻,他却愣住,只觉得,心尖那里隐隐的疼痛,竟然在那温度恰适的茶水入喉的一瞬间消失得了无影踪,全身四体百骸,说不出的轻松畅快,仿佛真的一下子年轻了二三十年一般。

    听说茶可治病,魏赐瑞和胡程紫自是不信,想要阻止老人喝下,却被紫霞阻住,小声道:“爸爸妈妈,逸姐姐是丹药圣手,这个世界上,还没有她医不好的病,放心吧,难道小霞还会害爷爷不成。”

    两人都有点紧张的盯着老人,看到老人大声称赞,心里便松了一口气,待得看到老人一愣之间,却看到老人的脸上暗黄的老人色迹在这顷刻之间竟然消失,一张脸儿泛起了只有健康中年人才会拥有的色泽,不jin也呆住了。

    龙筠仪又倒了一杯茶,微笑着对魏赐瑞道:“伯父,刚才萧儿妹妹跟我说,你体脂过溢,体内酒jing毒素过积,这杯清心茶颇合您饮用,您试试看。”

    魏赐瑞身ti这几年来确是有些发福,做公益事业的,大多有求于人,有时为了让那些势利的商人掏腰包,应酬是在所难免,这两年来走路感觉到有些辛苦了。

    听她一语言中,再看到老爷子脸上露出了欣慰喜欢之色,便点了点头,放心的端起杯子,一饮而尽。茶入胃,疲态尽除,说不出的舒畅,心中对于逸萧儿只望便可断的神奇医术惊叹不已。

    接下来便是胡程紫了。

    “伯母,萧儿妹妹说,你身ti很好,只是常常奔波劳累,体内水分失衡,对容颜的保养颇为不合。”看到胡程紫脸上露出了关注之色,这才道:“这一杯守水茶,功能保水养颜,伯母你喝了这一杯茶,筠仪可保证你容颜二十年不会有任何改变。”

    女子爱美,除为悦知己,还有一份虚荣心在内。听龙筠仪这么一说,她不jin怦然心动,只不过心中却是极为惊诧,疑虑的问道:“龙小姐,你一个茶壶倒出的茶,为何却有不同的名堂?”

    龙筠仪微笑道:“伯母,其中玄妙之处,不宜道之,你信紫霞妹妹便成,晚辈不会害你的。”她虽来地球多日,说话之间,还是带着浓浓的龙族贵族语言习惯,但却予人一种信服之感。

    胡程紫看到老爷子和自己老公的样子,便已然相信了,听她这么一说,哪还说什么,端起那杯茶一饮而尽,茶水入腹,一样的也呆住了!

    水为体之基。那茶一入喉,她便感到一种清爽无比的感觉瞬间遍布全身,已入不惑之年她,突然感觉到自己竟然一下子之间充满了朝气那是怎样的一种感觉。

    就是年轻,仿佛,自己顷刻之间,突然年轻了十几岁。

    姑娘们做的这些事情,只不过是寒子提亲的第一步:

    女子大部队融入,示之以好;清除病患,示之以恩。

    她们没有带任何的礼物,但所送的礼物,比得世界上所有最珍贵的东西。

    健康和美,才是一个人最想永远拥有的财富!

    第二步是什么?请拭目以待。

    看着刘欣怡微微隆起的小腹,胡程紫微笑道:“刘小姐,小宝宝多大了?”

    刘欣怡下意识的抚了抚腹部,脸上露出了母性慈祥的微笑:“差不多四个月了,这小家伙皮着呢,三个月的时候就会踢人了。”

    “不会吧?”胡程紫诧异的道,她是做过母亲的人,自然知道胎动的时间常识,旋即微笑道:“如果是这样,我想他爸爸一定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这孩子,将来也一定会名动天下。老人们不是有这么一句话吗,叫什么三月胎动,动的是天下,反正是这个意思。对了,刘小姐,他爸爸贵姓,是哪个府上的贵公子?”

    刘欣怡淡然笑道:“我先生姓卢。哪里是什么府上的贵公子,平民出身,整天就喜欢游手好闲的。”嘴里虽然这么说,脸上却泛起了幸福的笑意。

    “哦,”胡程紫自然不会相信,以为她是不想深谈,便转了一个话题:“刘小姐现在在哪高就啊?”

    “高就不敢。”刘欣怡微笑道:“现在暂时做着晶寒国际代执行董事,不过我很少管事的,有苏小姐姐管着,她们都不想让我cao心。”

    “你……你就是坐着晶寒国际第二把交椅的刘代董?”胡程紫又是一惊,她再也想不到这个孕妇才是晶寒国际的代执行董事。

    紫霞适时挨了过去笑道:“妈妈,你就是喜欢问人家工作上的事,今天都放假,只聊家常,不许谈工作,爷爷也一样。”说着撒娇的瞅了老人一眼。

    老人呵呵笑道:“好好好,难得今天这么热闹,只聊家常,不谈工作。”

    正闲聊间,巫马飘雪端了一碟jing致的小点心出来,轻轻放在桌上,微笑道:“伯母,听紫霞说,您最喜欢吃南方的小点心南瓜饼,这是晚辈做的,您尝尝看,是不是合您的味口。”

    “呵呵,飘雪姐姐做的,肯定很好吃,妈妈,您尝尝。”紫霞笑着包了一个递到胡程紫的面前。

    “嗯,很好吃,比我在南方一些大酒店吃到的还要好吃,南瓜味好浓好纯。”胡程紫小yao了一口,连连赞叹不已。

    巫马飘雪心道:“当然啦,这可是婆婆特定从乡下拿来南瓜,也是婆婆亲手教我做的,嘻嘻,看来婆婆的手艺还真是没得话说。”嘴里却道:“伯母太看得起晚飘雪了,我哪敢跟大酒店的师傅比。”

    胡程紫看了看她,只觉得她的脸很熟,先前因为女孩子们一个个的跟她招呼,她并没有记得清谁对谁来,此时细看,一愣道:“你是巫马小姐?宇晶珠宝的CEO?我在电视上见过你。”

    她是做慈善公益事业,经常关心一些集团公司的高层很正常。

    “不敢,我是巫马飘雪。”巫马飘雪微笑道:“不过伯母你还是叫我飘雪吧,我跟紫霞妹妹是好姐妹,也就是伯母你的晚辈了,伯母您别跟我客气。”

    “是啊,妈妈,都说不谈工作了,你又问到工作上去了。”紫霞不依的嘟嘟嘴道。

    “不是的,”胡程紫微笑道:“妈只是想不到巫马小姐身为一个大公司的CEO,竟然还会下厨,而且做的东西还这么好吃,真是难得。现在这样的女孩子很少了,将来谁能娶到你,可就有福咯。”

    巫马飘雪不好意思的笑道:“伯母你太夸我了,我们这帮好姐妹,个个都会一两个拿手好菜的,不过手艺最好的,可就要数欣怡妹妹了,只是她带着身子,先生交待不能让她劳动,怕动了胎气,不然今天伯母就能尝到欣怡的手艺了。”

    “刘小姐也会下厨?”胡程紫又是了愣。

    紫霞笑道:“妈妈,当然啦,你女儿的好姐妹们,有谁不会下厨的,都不算合格。就你女儿最差劲了,到现在,也才学会弄两样菜式。”

    “你也会了?”胡程紫小嘴微张,这些给她的惊讶更大,从小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女儿竟然也会自己动手弄菜,这是她怎么也想不通的。

    寒子的车子缓缓驶进了院子。

    也是红旗,车牌号竟然与前三辆只差一个数:他的车牌尾号是6!

    WWW_3uww_COM--UMD/TXT電孖書下載

    胡程紫特别注意他的车,所以自然也注意到了这个车牌号,心中大为惊愕,心道:“这卢公子与紫霞的这些朋友是什么关系,难道都是认识的?不然有这么巧,开的车子是一样的,连车牌尾号都是相连的。”

    看到这么多集天地灵气于一身的女孩子,做母亲的她,不jin有点担心,这些女孩会不会横插一脚做第三者什么的。

    “小伙子,很久不见了。”老人见寒子走了进来,竟然亲自站起来迎接。

    “首长,您好!”寒子十分恭敬的道:“几年不见,首长脸色红润,身ti倒是比以前更硬朗了,国家之福,人民之福啊!”

    “什么首长不首长的,这是在家里,你还是跟小霞一起,叫我爷爷吧。”老人呵呵笑道:“不过这身ti,倒是拜龙姑娘和逸姑娘之赐,一杯龙涎茶,让老头子我一下子年轻了十几岁。”

    寒子微笑看了龙筠仪和逸萧儿一眼,道:“小仪的泡茶功夫,确是已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萧儿的丹黄之术,这两年来进步也很大,前几天秦老来访,一老一小两人论起中医的博大jing深,都不jin嘘唏。”

    “爸爸,原来你们早就认识了。”魏赐瑞见老人对寒子如此看重,心中不免有些奇怪。

    胡程紫想的,却是另外的事,那就是寒子看着龙筠仪和逸萧儿时的眼神都落在了她的眼里,再听到寒子对她们的亲昵的称呼,她心里颇为不舒服。

    寒子以晚辈之礼见过了两人,老人才指着寒子笑道:“这小伙子可是国家的大功臣啊,为中国的科技发展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尤其是在航天科技方面更甚,使得我国在这方面掌握的技术一下子至少比M国领先了两百年。

    “还有,他把晶寒国际大部分的股份都无尝的送给了国家,目前国家每年从晶寒国际得到的财政收入,就占了全国全年GDP的20以上。”

    “啊”

    直到此时,魏赐瑞和胡程紫两人才知道原来今天来向自己女儿提亲的,竟然是世界上最大的晶寒国际的幕后董事长,一个传奇的人物,一个曾经和一直在轰动着整个世界的神秘的风云人物。

    两人对望了一眼,均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不安。尤其是胡程紫,她看到寒子进屋之后,女孩们都很自然的侍候着他,而且每个人看着他时的眼神,就象是深爱着丈夫的妻子看着丈夫时的眼神。

    那不是暧昧,而是真正的爱的眼神!

    “小霞,你老实交待,你的这些姐妹都是怎么回事?”胡程紫坐不住了,拉着紫霞进了房间,开始“审问”起来。

    紫霞笑道:“妈妈,怎么了,我的姐妹们不好吗?”

    胡程紫道:“好,而且好得太离谱了。不管是容貌还是自身的本事,都是万里难挑一的绝世佳人。可是,妈妈问你的,不是这件事,而是为什么她们看着你男朋友时的眼神,都是那么暧昧,难道她们都与你男朋友有什么不清不楚的关系?”

    “呵呵,妈”紫霞笑道:“那种眼神不叫暧昧,而是真正的爱,发自心底的爱。”

    胡程紫轻斥道:“难亏你还笑得出来,这么多女孩对他虎视眈眈,你就没有一点危机感?这下倒好,还带到家里来了。”

    “妈妈”

    紫霞上前抱住母亲,微笑道:“实话跟你说了吧,除了苏蕾和小舞,其她女孩都是寒子的妻子!”

    “什么”

    胡程紫惊叫出声,嘴巴张得大大的,脸上表情古怪至极,久久说不出一句话来。

    胡程紫阴着脸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然后把魏赐瑞叫了进去,紫霞则是甚是忐忑的返回大厅,谢佳颖偷偷地拉了她过去问情况。

    “只怕不太妙。”紫霞甚是担心的道:“妈妈说,在现代这样的社会,不可能还有这么荒唐的事情,而且妈妈说,即使同意了,谁又能担保姐妹们不会争风吃醋的,二十多个妻子,将来不闹得天翻地覆才怪了。”

    谢佳颖眉头一蹙,向刘欣怡望去,却见她脸上也甚是担心之样,便轻叹道:“但愿魏爷爷能帮说上几句话,若是最后一步棋也没有办法颈通过,便只有靠老公以爱之法来感化了。只是老公说过,他不想那样做。”

    “嗯,”紫霞点了点头:“其实我也不想那样,能真正的让我爸爸妈妈从心底来接受这件事情,那才是最圆满的结局。”

    寒子正跟老人说着话,十多分钟之后,魏赐瑞和胡程紫才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直接便来到了老人的对面坐下。

    “爸,卢公子与小霞的亲事,我和程紫商量了很久,都不同意。我们想听听您的意见。”让寒子暂避之后,魏赐瑞直接进入主题,把两人商量的结果说了现来。

    “哦,”老人微笑道:“说说你们商量出这个结果的原因。”

    “爸,你说吧,这都什么年代了……”魏赐瑞把寒子与众女的关系说了出来,并说出了他们两人看法,末了道:“我和程紫最担心的,是她们将来的相处问题,家越大,问题也会越多,一旦闹了什么意见,小霞会很难做人。”

    老人微笑道:“嗯,此事于法不合,如果要我同意,那是不可能的;但又关系到人身自由的问题,如果我不同意,却又干涉了小霞的自由。所以在这件事情上,我保持沉默。你们自己决定吧。”

    末了,他又补充了一句:“要明白爱的真谛,才能在这件事情上作出理智的决定。我还是希望你们认真想清楚才决定。”

    魏、胡两人对望了一眼,老人虽然没有表态,但是两人都看得出,在这件事情上,他更倾向于“同意”。

    “我上一下洗手间。”大厅的另一头,刘欣怡站了起来向洗手间慢慢走去,众女则都是紧张的望着大厅的那一头魏赐瑞和胡程紫与老人低声交谈,一个个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了。

    “哎哟”

    刚从洗手间出来的刘欣怡突然摔倒下去,一声惊呼引去了厅里所有人的目光。

    “欣怡姐姐”

    “欣怡妹妹”

    “嫂子”

    所有的女孩都骇得脸都青了,也顾不得在老人及魏赐瑞和胡程紫面前露出她的非同凡人的身手,香风阵阵、倩影绰绰之中,电也似的冲过去将刘欣怡扶了起来,几乎所有的女孩都急的哭了,一个个担心的问她有没有摔伤,逸萧儿和秦思苓则是马上对她进行了检查。

    寒子听到里面的哭喊声,一惊之下立即便扑了进来,老人等三人连他影子都没有看到,便见他出现在了刘欣怡的身边,焦急的看着逸萧儿和秦思苓给她做检查。

    “幸好没事,没有动到胎气。”逸萧儿站了起来,擦了一下额头上汗水,道:“以后欣怡妹妹上洗手间可得有姐妹陪着才行,这一回,可把姐妹们吓死了。”

    所人的女孩们都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这才记得去擦头上的汗水和腮边的泪珠儿。

    “欣怡姐姐,你可吓死妹妹了。”谢佳颖和紫霞扶着她慢慢向沙发走去,腮边泪痕犹在,众女亦是如众星捧月一般跟着,寒子想上前帮忙,被紫霞一把推了开去,嗔道:“你粗手粗脚的,闪一边去,没你的事。”

    此时的刘欣怡,与其说她是一个孕妇,不如说更象是一个易碎的国宝!

    魏赐瑞和胡程紫“惊心动魄”的见证了整件事情过程,众女的反应,关心,急切,泪水等等,都落入了他们的眼里,他们都看得出,所有的一切,都是发自内心。

    没有埋怨,只有关心,二十一人如一人。

    这是一个爱的集中营,一份爱的结合之体。

    这样一帮女子,予他们的,是深深的感动。

    不再怀疑,不再担心,女儿在这样的一个大家庭里,沐浴在二十多人的爱与关爱之下,难道还会不幸福吗?

    魏府的大事结束了。

    寒子的脸上堆起了笑容,一份完满的笑容。

    紫霞也笑了,因为,她终于可以做寒子的妻子,几经波折,梦想成真,这一份相守,来得真是不容易。

    “黛玉!”

    看着一个背对着自己的纤纤倩影,寒子淡淡的唤了一声。

    一袭缁衣随风摆动,显得是那么的平静。

    一顶尼姑帽下,那三千红尘烦恼丝,早已不见。

    徐徐转过身来,古黛玉右手轻举xiong前,左手捻着一串念珠,唱了一声佛喏,古井不波的俏脸上,没有一点儿表情,一双秀目清澈如秋水,目光深幽却又宁静,轻声道:“卢施主,贫尼清还,黛玉一名,贫尼早就忘了,请施主自重。”

    “清还师太,你真的放得开吗?心里的那份执着,可曾放下?”寒子目光落在她的俏脸上,没有移开,淡淡的问道。

    “红尘俗事了,剪了丝,持了戒,一盏青灯一木鱼,长伴古佛,清还前世孽,赎我今生罪。这便是贫尼的归宿。”清还淡淡的道:“卢施主,凡尘之事,贫尼早已放下,请施主走吧,勿要打扰贫尼清修。”

    说罢缓缓转过身去,手中念珠随指而动,嘴里开始轻轻念起经文来。

    寒子静静的看了她半晌,点了点头,什么也没有说,转身,缓缓而去。

    这个背负了太多罪孽的女子,倘若还生活在尘世中,只怕始终难逃良心的谴责而郁郁而终。或许,出家,吃三十年斋饭,念十万经文,赎十世罪孽,那才是她最好的归宿。

    孤坟的周围,长满了美丽的樱花,两只美丽的蝴蝶从远处振翅飞来,小足一伸,悄悄的落在坟头上一朵美丽的樱花上,美丽,幽静。

    一阵风儿吹拂而来,将花儿的清香之味送向远方,似是把她的祝福带给所有幸福或是不幸福的人,又或是想要去寻找他,伴在他的左右,默默的为他守护。

    徐纤儿和小九默默不语的将坟头的杂草扯净,然后静静的站在寒子的后面。

    亲手把一束世界上最美丽的紫菊轻轻放在坟前,然后,缓缓站起。

    天空突然暗了下来,一朵浓浓的黑云,将太阳遮掩。

    一道淡淡的紫色光芒从坟墓里缓缓飘荡而起,那是堂本乐玉美丽的身影,淡淡的笑脸,会说话的眼睛,脉脉含情的看着寒子。

    “老公,看来玉姐一直在等你,等着再见你一面。”徐纤儿看着凝而不散的堂本乐玉的灵魂,感动的道。

    “弟弟,你还能来看乐玉,乐玉真的很开心。这一天,姐姐等了很久。”她不知道寒子能不能听得见自己的说话,续道:“这辈子,乐玉不能做你的妻子,下辈子,乐玉一定好好的做一个好女子,但愿还能碰到你,到时乐玉一定做你的女人,默默的侍候你一辈子。”

    “会有那么一天的。”寒子突然开口,脸上的笑容很淡,很清。

    但是那淡淡的却又浓浓的情意,如春风化雨一般,化成一道实质的光芒,星星点点地,渗进了堂本乐玉虚幻的身ti里:“玉姐,你放心吧,你对我的情,我都记着。下辈子,我一定会让你做一个快乐、幸福的女人。”

    “好弟弟,你听得到我的说话?你说的都是真的吗?”堂本乐玉脸上露出了激动而幸福的表情。

    “当然是真的。”寒子微笑道:“下辈子,不管你投胎到哪里,也不管你长的是美是丑,我都会找得到你,让你做我的女人,做七宇间最快乐、最幸福的女人。”

    “好弟弟,有你这句话,姐姐好开心,真的好开心。”堂本乐玉两腮突然涌出两串泛着莹光的泪珠儿,轻轻的,缓缓的顺着脸颊淌落,滴在满是樱花的坟头。

    樱花,开得更艳了。

    堂本乐玉的魂体缓缓消逝在空间里,寒子、徐纤儿和小九的身影也在原地消失。

    黑云飘开,太阳又露出了头来。

    阳光明媚,暖洒大地。

    暖的,是人的心。

    “流星流星,快点快点,老大的奠车(‘啪’的一声脆响)他ma的谁打老子!”孟成大喝一声,猛的回头,便看到了金江和柳随缘愤怒的脸孔!

    “嘭”

    金江大力一脚踹了过去,正中孟成的pi股,孟成咕噜一声跌翻在地,接着便传来了金江的怒骂声:“花车就花车,什么那个车,今日是老大的大好日子,傻大个你今天若是再说错一句话,老子一刀咔嚓了你!”

    孟成这才发现自己刚才真的说错了话,mo了mo头,尴尬的爬了起来,不敢作声,心想:还好琼瑜等一帮女生都去做伴娘了,不然犯了这么一个大错误,一定会被她们的口水淹死!

    金江和柳随缘不再理他,冲过去与流星、狂潮和晨越等人一起燃起鞭炮来。

    “噼噼啪啪……”

    一阵鞭炮响声中,二十余辆极品红旗豪华房车从龙都宽敞的大街上缓缓驶了过来,大街两侧,站满了龙都的百姓以及维持秩序的帝国官兵。

    “斗龙,斗龙……”

    惊天动地的欢呼声又快就代替了鞭炮声。

    “啪”

    一个巨大的礼花炮在第一辆房车顶端爆炸开去,满天的五彩礼花屑随风飘散而去,落到了两侧欢呼的百姓身上和头上。

    身着大红新郎装的寒子缓缓从房车顶升了上来,对着两边的百姓拱手回礼。

    男人们嘶声欢呼,以此为心目中的英雄祝福!

    少女们歇斯底里的狂喊着“斗龙斗龙我爱你!”,大力的向前推进,高高举着手中的鲜花,想要挤出去给她们心中的“白驹王子”献花,若不是有官兵手拉着手将她们隔开,只怕防线早就被冲开了缺口。

    “啪”

    “啪”

    ……

    一声声礼花炮响起,后面的每一辆房车顶上都升起了一个新娘来,或着婚纱,或着大红新娘旗袍,只不过每一个新娘的脸上都蒙着一层轻纱。

    虽然看不清她们的脸,但是仅从那绝世的身段便可看出,这些新娘无一不是七宇间的绝色。

    欢呼声,狂喊声更猛了,更烈了!

    已改成斗龙王府的大门前,大红灯笼高高挂,寒子的爷爷、父母以及各个新娘的家人都站在那里等着新郎和新娘花车的到来,就连龙帝都在其内。

    乐鼓声震动了天地,喜庆的气氛充斥着龙都每一个角落。

    “小紫姐姐,你怎么了?”萧雅娴看到周紫馨眉头一皱,忙担心的问道。

    周紫馨微笑道:“小家伙又闹事踢我的肚皮了。”

    萧雅娴上前轻轻mo了mo她的肚子,呵呵笑道:“我看呀,他是想他的爸爸了,姐姐,你考虑得怎么样了?回不回去?”

    周紫馨抚了抚肚皮,脸上露出了慈祥而幸福的微笑,目望远方,没有回答萧雅娴的问题。

    “新郎新娘的花车来了!”苏蕾和巫马飘舞尖脆的声音响起,所有人的目光都向王府门前的大路望去。

    鼓乐声更响了!

    在众人的注视下,寒子缓缓走出了房车,微笑着转身。

    一个个新娘从后面的房车里走了出来。

    刘欣怡,高诗柔,谢佳颖,杨澜澜,夏侯馨雅,魏紫霞,张雨妍,徐纤儿,巫马飘雪,秦思苓,逸萧儿,龙筠仪,芝芝,袭薄薄,苏小,秋小棠,风九丫,郭晓襄,兰凌。

    十九个新娘,十九个绝世的身姿,甫一出来,路边的花儿羞的都低下了头去。

    寒子向着兴奋的亲人们一拱手,右手一甩,“刷”的一声响中,一条长长的大红纱如飞蛇一般向前飘荡而去,新娘们伸出纤细的巧手,轻轻抓住其中一段。

    寒子大声道:“老婆们,随老公进门咯!”

    说罢霍地转身,牵着十九个新娘大步向府门走去!

    (全书终!)

    书友必看:

    周紫馨的一些事完本书友感谢信!

    书中的女主周紫馨,是一个曾经真实存在的名字,她是一个白血病患者,在读高中时便已经不在人世。《修龙阶》,也就是狂龙的后期,应她好朋友好姐妹萧雅娴(忠实读者之一,现实生活中周紫馨她们七姐妹之一,书中还有一个女角色慕容静怡也是她们七姐妹之一)要求,小丁临时决定把她安排进小说中,和萧雅娴一起,做了女主,也算是圆了她生前的一个梦想吧。

    希望我们美丽善良的周紫馨妹妹,能够在天堂那边快乐幸福的生活着,也希望通过小丁这本书,让更多的朋友们记得,曾经有这么一个坚强美丽的女孩存在。

    我的书友们,如果愿意,请让我们一起为周紫馨妹妹默哀一分钟,一起为她祈祷!

    紫馨,你安息吧!

    ……

    萧雅娴的本意,本来是让她、周紫馨和慕容静怡最后都离开的,但是随着书友们对她们感情的加深,小丁最后对结果作了一些修改,相信书友们看了这个后记,对小丁所做的修改能够满意。

    在此,小丁也非常感谢亚亚(也就是萧雅娴)给小丁提供了这么一个角色,写周紫馨的故事时,小丁也很感动。

    小丁想对亚亚说几句话:

    亚亚,真的很谢谢你,也谢谢你一直支持和关心这本书的发展。听小倩说,你虽然出国留学了,但只要有本书新的更新,你都会让她打成拼音传给你。

    我听了,真的很感动。

    你们七姐妹的最大心愿,是想看到地球变得更美,没有污染,没有战争,蔚蓝的天空,碧清的海水,风调雨顺的气候……没有地震,没有疾病,没有火山爆发,没有旱灾、没有水灾、没有冰冻灾……

    一个美丽的地球,一个充满了关爱和互助的人类和谐生存空间,相信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在大家的共同爱护下,梦想一定能够实理。

    我们的地球一定会越来越美!

    从我做起,让我们一起爱护我们生存的地球吧!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