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86章 大结局

作者:陈证道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秋日的阳光下,天朗气清,缅北新城开启了近三年的护城结界今天关闭了,所有居民均走出了家门,兴高采烈地望向湛蓝的天空,在灵气浓郁的街道上行走,享受秋日灿烂的阳光。

    当张去一等出现在新城的上空,整座小城彻底引爆了,早就收到通知的代理城主刘庸,率领着大家在城主府外恭候了。

    张去一等刚降落在城主府外,老妈薛翠兰、殷蕴、楚江海、寒氏等人便激动地扑了上来。

    “你这破孩子,总算回来!”

    “小盈!”

    “楠楠,宝贝乖女,想死老爸了!”

    一时间乱作一团,亲人间相拥而泣,场面感人催泪。好不容易大家的情绪恢复了平静,刘庸这才带着房杜二人走了过来,小心翼翼地道:“属下参见城主!”

    当年刘庸被张去一斩断一臂,后来把谋门千年来积累的财富和一幅推背图献出,才换回自身和两名弟子一命。

    此后张去一失踪这几年,均是刘庸在管理新城。本来,即使张去一和柳惜君等不在,还远轮不到刘庸管事,毕竟还有寒锋蓝小天,还有老道张开山张闻道。

    不过,无论是寒锋和蓝小天,均没有管理一座城市的才能,张开山和张闻道就更加不愿意麻烦了,最后便把管理权给了刘庸,不过城卫力量却牢牢握在手中。

    刘庸出身谋门,手下的房杜二人均是人才,所以这些年把新城管理得井井有条,后来寒锋跟柳惜君进了圣境,干脆把城卫力量也交给了刘庸掌管。

    随着全球环境不断恶化,缅国脆弱的政府已经彻底土崩瓦解,分裂成大大小小的邦国,而缅北新城俨然成了缅北最强的势力。

    张去一目光扫过刘庸和他身边的房杜二人,点头道:“你们把新城管理得不错!”说完轻出一掌按在刘庸的胸口。

    房杜二人面色微变,刘庸却浑身轻松地吁了口气,喜道:“多谢城主!”

    当年张去一在刘庸身上下了禁制,刚才那一掌已经帮他解开了,刘庸自然一身轻松。

    接下来的日子,张去一把天竺大吉岭的空间裂缝给封印起来,杜绝了邪兽流入地球,然后开始剿灭已经流入地球的邪兽。

    这项工作不用张去一亲自出手,跟圣境五大派打了声招呼,他们便殷勤地派出门下弟子到俗世,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终于把全球各地的邪兽给剿杀干净。

    时间转眼又到了年底,经过数个月时间的澄清沉淀,全球的环境进一步好转,但要完全恢复到灾难之前的水平,恐怕还得等几年,而且已经灭绝了的物种是不可能再恢复了。

    在此值得一提的,美洲是受灾最严重的地方,曾经地球上最强大的国家米国已经名存实亡了,附近的国家开始争相进入米国抢夺地盘,华国的海军也远赴重洋,凭借强大的实力占据了米国沿海地区近半的国土。

    至于俄国和欧洲等老牌强国,由于纬度较高,在这场灾难中损失惨重,国力大不如前,根本没有力量抗衡华国,而华国已经一跃成为全球第一强国。

    另外,趁着剿灭邪兽的时机,在刘庸的建议之下,张去一干脆把整个缅国都统一了。

    目前缅国四分五裂,根本不用花什么力气,刘庸和寒锋等带着数千城卫队就把所有势力给横扫了。

    大年三十,缅北新城张灯结彩,一片喜气洋洋的景象,因为除了过大年,今天还是城主大婚的大喜日子。

    城主府内热闹非凡,江盈、柳惜君、楚楠三女身穿凤冠霞帔,三张动人的俏脸美得让人花花缭乱。

    张去一穿着状元袍,满脸春风地招呼着来贺的宾客。

    “周大福集团董事长周瑜亮来贺,铂金钻石项链三副、玉如意一柄、翡翠戒指三对……”

    “香巷药联商会主席霍启文先生来贺,老山参两支,鹿茸、阿胶、首乌各十盒……”

    “船王赵势雄先生来贺,现金十箱,合计九千九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元,祝新人幸好美满,长长久久!”

    哗……

    惊叹声此起彼伏,大手笔呐,那唱礼的司仪拿着礼单激动得手抖。

    “咳咳,下一个,李某诚先生……”司仪心脏有点受不了:“首富李某诚的贺礼,鼓浪屿别墅一套、豪华游轮一艏,劳斯莱斯幻影一辆……”

    “首富不愧是首富,李老财大气粗,咱们比不得啊!”一众富豪笑着调侃起来。

    这时,一名生得水灵灵的少女出现在门口,扎着双丫髻,十分之可爱。

    “哎,念呀,发什么呆?”少女黑漆漆的双眼睇着司仪。

    “谁家的丫头,真是水灵!”司仪定了定神,接过礼单念道:“灵植谷仙灵儿,仙芝儿敬贺无垢果玉一枚!”

    司仪愕了一下,灵植谷是什么地方?无垢果玉又是什么玩意?

    正在此时,穿着状元袍的张去一匆匆行了出来,水灵少女顿时眼前一亮,欣喜地叫了一声大哥哥,便后飞奔过去扑入张去一的怀中,像小松鼠般挂在他脖子下。

    司仪不禁傻了眼,这么多来客,城主还是第一次亲自跑到门口相迎的,而且看样子两人的关系十分亲密。

    张去一有些尴尬地轻拍了拍芝儿的后背,把她放了下来,这小萝莉长高了不少,胸前两个小馒头都明显突起来了。

    “芝儿,谢谢啦,你灵儿姐姐没来?”张去一笑问。

    芝儿笑嘻嘻地道:“灵儿姐姐她不喜热闹,不过我超喜欢热闹,大哥哥,听说你一次娶三个娘子,嘻嘻,快带我去看看漂不漂亮!”

    张去一不禁好笑,牵着芝儿往里面走去。

    接下来,圣境中五大门派也派人到贺,就连九尾宫主姬雪落也托了人送来贺礼,各种稀奇古怪的物品与司仪大跌眼镜。

    上午十一时十五分,吉时到,鞭炮声中。

    张去一满脸春风,一条红绸牵着三名新娘子,在羡煞旁人的目光注视下走进大门,拜天地,拜高堂。

    老妈薛翠兰看着眼前一个赛一个水灵的儿媳妇,乐得合不拢嘴。

    这次婚礼是遵循古礼的,所以步骤复杂繁琐,作为新郎官的张去一更是被折腾得昏头转向。好不容易各种仪式折腾完,张神棍累得可够呛的。

    是夜。

    红烛高照,江盈羞涩地坐在床沿,云髻高耸,在烛光的映照下,那张俏脸更是美得让人窒息。

    张去一满身酒气,挑起红头盖,失神地看着烛影摇红下的绝色美人,仿佛更加醉了。

    江盈低着头等了一会也不见某人有动手,忍不住抬头白了一眼,嗔道:“呆子,还没看够!”

    “当然没看够,一辈子都看不够的!”张去一认真地道。

    “油嘴滑舌!”江盈娇嗔道,心里甜丝丝。

    张去一灵力游走全身,喝进体内的酒全部蒸发掉,这个洞房花烛夜的美好时间,自然要清清醒醒的。

    江盈娇呼一声,已经被某人抱起横放在床上,倾刻间钗横发乱,衣服一件一件掉到床边……

    片刻之后,低垂的罗帐来传出一声娇呼,在低低的喘【息】声中,烛影摇红……

    ……

    五年后,老爷子江横空逝世,终年82岁,张去一携妻儿回京参加葬礼。

    又十年后,老道张开山和殷老爷子相继离世,均是无疾而终,走得十分安祥。

    这十五年里,缅北新城在刘庸的经营之下发展非常快,把东南亚统一了,刘大谋主的宿愿以另一方式获得了实现。

    张去一与江盈的儿子八岁那年,正式拜了刘庸为师学习谋术经略,这小子不喜修炼,反而喜欢那方面,五六岁便跟着刘庸折腾。张去一对儿子采取放养的态度,对女儿反而管得严些。

    在此值得一提的是,这十五年里,张去一一共得了三子三女,不知是否有意为之,江盈、柳惜君、楚楠各育一子一女,十分公平。

    又十年之后,缅北新城已经俨然成为全球圣地。

    再过十年,老妈薛翠兰、张闻道、楚江海等长辈陆续相续离开人世。

    岁月就好像一把刀,给所有人的脸上雕刻上皱纹,谁也躲不过悠悠岁月的侵蚀……

    五十年后,张去一和诸女均已经一脸皱纹,满头尘霜。

    这一年,张去一离开了缅北新城,携着江盈、柳惜君和楚楠回到青市,回到青中,漫步在郁郁葱葱地校园,游览崂山,回忆当年的点滴。

    然后又回了京华大学,回到药王谷……

    又二十年后,已经近百岁高龄的江盈躺床上,平静地握着张去一的手,同样鹤发鸡皮的柳惜君和楚楠坐在一旁默默垂泪。

    “惜君姐姐,楠楠,没必须流泪,这辈子我已经很满足了,我走了以后你们都要好好的!”

    柳惜君和楚楠掉转头抹掉眼泪,伸出手来握住了江盈的手腕。

    张去一暗叹了口气,或许是因为两次压制灵体觉醒带来的副作用,江盈的无垢灵体一直没有再觉醒的变象,所以没办法修行,眼下寿元将尽。

    为了不要刺激到江盈,这些年来张去一和和柳楚都刻意不用灵力维持年轻的容貌,陪着江盈一点点地老去。

    江盈也知道这一点,不过她没有半点遗憾,能和所爱的人活一辈子,她已经相当满足了,更何况是活到差不多一百岁。

    夜色降临,窗外下起了沙沙的春雨,四人手握着手,有搭无一搭地聊着往事……

    夜渐深,江盈打了个呵欠,梦呓般道:“坏人,我困了,要睡了,惜君姐姐,楠楠,再见!”

    说完合上了眼睛睡去,微微起伏的胸口渐渐平静下来。

    “盈盈!”楚楠捂住了嘴,柳惜君眼圈红了,张去一的心一瞬间空落落的,脑海中像过电影般回放着昔年第一次相见的片段。

    就在此时,江盈突然又睁开了眼睛,表情痛苦地道:“坏人,我突然觉得好受难!”

    张去一愕了一下,急忙抓住江盈的手腕一探,接着狂喜大笑:“觉醒了,无垢灵体觉醒了!”

    柳惜君和楚楠对视一眼,喜极而泣!

    张去一急忙把江盈扶起来,将早就准备了多年的无垢灵丹喂她服下……

    十年后,缅北新城的上空出现一个空间漩涡,一身青衫的张去一,携着三女破空而去,飘飘然宛如神仙伴侣,此刻三人的容貌已经恢复了年青时的模样……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