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56.番外

作者:羲玥公子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三年后。

    会议室里, 汇锦的工程师和法国的两名采购专员在讨论产品结构问题。林语晴作为营销总监出席。

    趁着他们在看图纸,林语晴有一点空闲,看了看时间, 已经下班了。调成静音的手机上有一条微信消息, 是苏慕瑾发过来的。

    苏慕瑾:会议还没结束?

    林语晴:嗯, 待会结束后直接去酒店吃饭,你别等我了, 先回去吧。

    苏慕瑾:晚宴我也参加。

    林语晴:你别去了,今天儿童节,你回去陪小远。

    苏慕瑾:有爸妈他们在。

    会议结束已经是六点多钟,参加会议的人一齐前往餐厅用餐。苏慕瑾掐着时间出现, 和他们一同前往餐厅。

    晚宴结束后,吴旭舟安排司机送客人回酒店,林语晴和苏慕瑾赶回家。

    回到家已经九点多, 萌萌的苏维远已经在柳美芝怀里睡着了。

    柳美芝说:“这孩子一定要等你们回来切蛋糕,等着等着就睡着了。”

    林语晴看着儿子, 有些心疼, “那还要不要叫醒他?”

    “他一直在等,还是叫醒他。”苏慕瑾说着, 弯腰从柳美芝怀里接过苏维远, 小家伙悠悠转醒, 眼睛微微睁开, 在爸爸怀里钻了钻, 又睡了过去。

    林语晴轻轻拍了拍他的脸蛋, 小声喊:“小远,小远,爸爸妈妈回来了,我们切蛋糕。”

    怀里的小孩慢慢睁开眼睛,长长的睫毛下一双水灵的眼睛,是个长得很标志的孩子。看到了林语晴,他糯糯的声音喊了一声,“妈妈。”脸上还有一分倦意。

    林语晴说:“蛋糕在哪,我们切蛋糕。”

    苏维远小手指了指厨房,“奶奶放进冰箱里了。”

    柳美芝进了厨房把蛋糕端了出来,放在茶几上,“来,蛋糕在这呢。”

    苏斌河洗了澡后穿着睡衣下楼,今天苏维远一直盼着爸爸妈妈,但他们两都不在。

    苏斌河心疼孙子,对苏慕瑾道:“对方只来两个采购专员,让下面的人应酬就好了,小远今天等你们等了很久。”

    苏慕瑾解释道:“这个客户质量不错,所以我和以晗都比较重视。”

    林语晴走到茶几盘拆了蛋糕盒子,朝苏慕瑾道:“来,快来切蛋糕。”

    苏维远看到了蛋糕,一下子清醒了好多,仰着小脸说:“爸爸,我要下去。”

    “嗯。”苏慕瑾弯腰把他放了下来,他蹬着小短腿往林语晴身边走。

    一家人围着茶几切蛋糕,连极少吃甜食的苏斌河为了陪孙子也吃了一小块。

    吃了蛋糕之后的苏维远终于满足,乖乖地睡觉去了。

    林语晴洗了澡后靠在床头翻着手机照片,刚刚切蛋糕的时候,她给苏维远抓拍了几张,照片上两岁半的孩子脸上带着天真的笑,就只是和爸爸妈妈一切吃蛋糕而已,就值让他这样满足。

    苏慕瑾从浴室出来,靠过来和她一起看,“拍的不错。”

    “你觉不觉得,我们两陪小远的时间挺少的?”

    苏慕瑾沉默了片刻,他平时工作很忙,林语晴也有不少工作,陪孩子的时间确实不算多,比如今天,原本答应要和他一起过儿童节的,两人都一起爽约了,本来以为小孩子不会记得,但却不知道小小年纪的他一直在等爸爸妈妈回来。

    他今天跟过去应酬是担心林语晴喝酒,她那酒量,喝一两杯就会醉的,他不放心。但是最后却忽略了儿子。

    苏慕瑾提议,“那这周末我们两单独带他出去玩。”

    林语晴点头,“嗯,好啊,去哪比较好?”

    “听你的。”

    林语晴想了想,“要不去沙滩吧,两天一夜。”

    “嗯,可以。”

    听到要跟爸爸妈妈一块去玩,苏维远很兴奋。

    柳美芝最是宠着她这个孙子,距离出发两天前,就带他去买小旅行包,买游泳裤,游泳圈,还要买帽子,一应装备俱全。

    一家人早上出发,苏慕瑾自驾去沙滩,两个小时车程。

    在车上,苏维远更加兴奋了,他糯糯的声音问:“妈妈,沙滩是不是有大海,还有很多鱼?”

    林语晴摸了摸他的小脑袋,“谁告诉你的呀?”

    “爷爷说的。”

    “爷爷还说了什么?”

    “爷爷还说,不能喝海水,不好喝。”

    林语晴笑了笑,前面开车的苏慕瑾看了一眼后视镜里的母子,心里也暖融融的。

    苏维远记得奶奶给他的小书包塞了零食,他抱起来,拉开小拉链,拿出一个巧克力,“妈妈,我要吃这个。”

    林语晴接过,帮他开了包装。

    苏维远再给她一个,“妈妈,这个给你吃。”

    “你留着吃,妈妈不吃。”

    苏维远问:“那爸爸呢?”

    握着方向盘的苏慕瑾回了回头,“爸爸也不吃。”

    “嗯嗯。”苏维远咬了一口巧克力,嘴巴边沿沾了不少,“等我回家了,要给奶奶带礼物。”

    “你想带什么礼物?”

    小家伙嘴里含着吃的,口齿有些不清,“奶奶说她想要贝壳,她说沙滩上好多的,我要捡很多很多,还要给一点给爷爷。”

    林语晴用纸巾帮他擦了擦嘴,“如果很多的话,你还想给谁?”

    苏维远认真地考虑起这个问题,他伸出手指数着,“还想给潘奶奶,给青青阿姨,志成叔叔……”

    几乎把他小脑袋瓜能记住的人都说了一遍。

    到了海景酒店,三人先把行李放好,中午在酒店吃了饭,休息了一下,下午才走着去沙滩。沙滩离得很近,走十几分钟就到了。

    苏慕瑾提着游泳圈和铲沙子的玩具,到了沙滩租了一个太阳伞,先在太阳伞下看了一会儿海,等到三点多钟太阳没那么毒辣,才走出太阳伞,下了水。

    为了安全,他们只在海水没到脚踝的区域玩,海浪冲上来,也只是到小腿肚子。

    苏慕瑾和林语晴两人牵着苏维远,等到海水冲上来,两人就把他拉起,苏维远玩得不亦乐乎,笑声不停。

    在沙滩待到六点多钟,太阳下山,海平面被夕阳染上了金黄,波光粼粼。

    他们一家三口,踩着柔软的沙回酒店。

    苏维远这才想起什么,“妈妈,不是说沙滩有贝壳吗,我怎么没看到?”

    “贝壳在沙子下面呢。”

    苏维远有些难过,“那怎么办,我就不能给奶奶带礼物了。”

    “不怕,我们去商店里买,商店里很多贝壳,还很漂亮,奶奶一定喜欢。”

    “好。”

    三个影子越走越远,在沙滩上留下三串蜿蜒的脚印。

    酒店建在海边,他们的房间也一面靠海,晚上能听着海浪的声音入睡。

    房间外面有个较大的阳台,阳台上摆了一副镂空的桌椅,坐在椅子上吹寒风,吃着酒店提供的海鲜,是一大享受。

    晚上,一家三口一起睡,苏维远在两个大人中间。

    他生下来后就有**的房间,极少和父母一块睡,难得和父母一块睡觉,他也表现的异常兴奋,十点钟了还没有睡意。

    林语晴给他讲了一个故事,海的女儿。

    听完后,苏维远就不兴奋了,他有点难过,“妈妈,那人鱼公主她还会活过来吗?”

    林语晴怕他会因此一直难过,安慰说:“会啊。”

    “那她还会生活在海里吗?”

    “嗯。”

    “那我们明天去看她吧。”

    林语晴有些无奈,看了看苏慕瑾,向他求救。

    苏慕瑾拍了拍他的身子,“她生活在海里,我们是看不到的。”

    “那要怎样才能看到呢?”

    苏慕瑾想了想,“在电视上。”

    苏维远当真了,“那等我们回家了,就在电视上看。”

    林语晴轻笑了笑,对苏慕瑾比了个大拇指。

    第二天早上绕着海堤散步,再去附近的商业街买了点礼物,中午吃了饭,下午就回程。

    苏维远的小书包来的时候装满零食,回去的时候装满了礼物,他都分好了,这个给谁,那个给谁,等一回去就送。

    回程路上,苏慕瑾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里的男音说:“你好,请问是苏慕瑾苏先生吗?”

    “对,您是?”

    “我是夏先生的助理,夏先生住院一个多月,最近情况危急,他说想见你。”

    苏慕瑾沉默了片刻,距离上一次见夏志华,已经过去了三年。

    他深知一辈子都没办法忘记他给他带来的创伤,所以只想远离他。

    但这一刻,他听到他病危的消息,心里动摇了。

    他低沉的嗓音问:“在哪?”

    “仁和医院。”

    “我知道了。”

    林语晴听苏慕瑾讲电话的语气,听出了一些不妥,她问了一句,“怎么了?”

    苏慕瑾还在继续开车,“我爸,病危住院。”

    林语晴也沉默了,对于夏志华,他们觉得那是他应得,但心里又觉得不该绝情到连他病了也不去看一看。

    “哪里的医院,要不我们直接过去。”林语晴道。

    “嗯。”

    三年后的夏志华躺在病床上,头发已经花白,脸上皱纹更深,当初的那一股子锐气现在已经全部消除了。

    他躺在床上,夕阳照进来,在地板和被子上铺上一层金光,静谧得像是在天堂。

    苏慕瑾带着林语晴和苏维远进了病房,动作很轻。

    夏志华看到了他们,虚弱的脸上浮起一丝欣慰的笑,声音沙哑无力,“你们来啦。”

    苏维远仰起头问:“妈妈,他是谁?”

    林语晴抱起他来,对他说:“这是爷爷。”

    苏维远很听话,立即喊人,“爷爷。”

    夏志华听到了这一声软糯的爷爷,眼角滑落了一滴泪,他满含泪水,“真乖。”

    苏慕瑾看着病床上奄奄一息的人,虽然对他有恨,此时却冷不起来,他低声问:“你找我是有话要说?”

    “嗯,对。”

    林语晴抱着苏维远先出去了,病房里留下他们父子二人。

    苏慕瑾走到床边,在旁边的椅子坐下,“你想说什么?”

    夏志华微微偏头看着他,气息微弱,“就是想,想跟你说一声对不起,是我没有尽到做父亲的责任。”

    “现在说这些,都已经晚了。”

    “我知道,我知道。”夏志华缓了一会儿气,才继续说:“我花了大半辈子追逐的东西并不能给我带来快乐,可惜我明白太晚了,晚了……”

    “公司我卖了,已经立好了遗嘱,那些钱一半归你,一半捐给福利院,我知道,你不想要我的钱,但是,那是我作为父亲对儿子最后的一点弥补,我希望你能收下。”

    苏慕瑾道:“好。”

    夏志华嘴唇微微颤抖,“你能不能,最后……最后叫我一声,爸爸……”

    苏慕瑾沉默良久,张了张嘴,声音很低,但是夏志华听到了,他听到了他喊:“爸……”

    这一声,他隔了25年才听到。

    能在生命的尽头再听到这一声爸,他心满意足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