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十五章 一起跑到终点(完结章)

作者:宅宅的CC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过了新年以后,严聪聪告诉汀兰,有人联系他出售在h城北山路上的那套别墅。

    他才想起来在h城还有一套别墅空了好几年。这个是严奶奶的祖产,严聪聪没打算卖掉,但是房子长期不住人,衰败的快一些,他是想把房子出租出去。他懒得处理这些事,想让汀兰去办了。

    汀兰比严聪聪更知道这套房子的价值,虽然严奶奶知道后,也同意把房子出售,但是她肯定不会让这套房子在现在的行情下转手出去,而且他们现在也不缺钱,西湖边的房子是有价无市的,她还要留给儿子呢。

    她在处理这套别墅的时候,趁机也理了一下自己这几年购置下来的房产。最早在h城武林路上的那个套房,后来由h城青兰服饰专卖店的秀英姐帮忙租了出去,每半年把租金打给汀兰,换租客等事宜也是她在办的。

    上海老石门的那个小房间在乔珍搬出去以后,也租了出去,是富洋姐帮她联系处理的。

    置下不久的北京四合院,一直就有租客在里面,之前的房主在收回房子产权以后,不好赶原来的老邻居离开,后来干脆卖了出去,收到汀兰的房款后,自己在新小区买了大房子。这些租户每个月都要有人上门去催收租金,汀兰也就不去管它了。只要房子产权在手就行了,那么一点租金能不能收上来,汀兰倒无所谓。不过看着每个月都有一笔钱打到她的帐户,汀兰知道婆婆一直在帮她处理着这事。

    其他的房产,除了h城服装店的产权,其他城市开设的青兰服装专卖店,汀兰都是建议张巧巧直接买下店面的,所以在服装公司名下的产权还有很多。

    余县的服装厂、青兰服装公司和青兰广告公司,还有那个一直收支平衡,偶有盈余的体育馆,汀兰发现自己这些年积攒下来的家当还挺多的。

    过几个月后,有一家外资品牌的咖啡馆打算租下h城的别墅,改造成餐饮店,虽然这不是汀兰知道的,几十年后会在那地方出现的店铺,但是她谈过价格以后,问了严奶奶和严聪聪的意见(问他们只是过场,这两人早就撒手不管,扔给汀兰看着处理了),最终去h城签了协议,把别墅签了十年的租期。

    年中的时候,公寓楼不断有客上门拜访,因为严大伯升官了,终于转正成了一把手,来的都是烧热炕的人,以看望领导父母的名义,每天都有一堆的礼品堆积在楼下门卫室里,严家长辈皱着眉头不知道怎么处理,上门来的人见严爷爷他们谢绝拜访,直接把礼物扔下了,他们是想退不知道往哪退。

    看着照常上班、加班,不定期出差的严聪聪,汀兰更欣赏他了。他虽然有着高干子弟的傲气,但是做起事情却十分脚踏实地,他只要找着自己喜欢干的事情,就十分的专注投入。没有追名逐利之心,没有利用特权走捷径,不喜欢奢侈炫耀。

    不过也因为他口袋里从来没有少过钱,以前靠家里长辈给他塞钱,后来是老婆大人接济。

    他领工资的第一天,就得意的把工资卡甩给了汀兰,号称以后他来养家。他们住在老石门的时候,汀兰习惯领一笔现金放抽屉里,两人随拿随用,后来搬回来也一样,只不过她在房间里放的现金更多了,给严聪聪错觉,以为这些都是他的工资款,其实他的花费早就是自己的工资两三倍了。

    他的衣服、生活用品都是汀兰置办的,这些就不用说了,他是一个好面子的人,同事朋友聚会,从来抢着付钱,不让他付还甩脸色。同事需要借钱急用时,他也第一个掏钱的。

    平时车子的油钱也不知道找单位报销,破案经费不够也是自己先垫上,汀兰知道后,只感慨就当是为社会稳定和谐做贡献吧。

    上次震惊上海市的灭门案在短时间里面告破,严聪聪是首功之一,汀兰惊喜,丈夫终于不是靠体力,开始靠脑子吃饭了,难道以后真会成为一名刑侦专家?!

    不过家里人也不都是像严聪聪这样,对严大伯升迁的事不关心,严晓华的丈夫庄伟又开始活跃了起来。他现在调到了上海市外经贸部重要岗位任职,他在家里时还是低调恭顺,出外就是睥睨自得,享受人人奉承的感觉,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和那个小丽又掺和在了一起,一次两人从宾馆出来的时候,正好被严晓华碰上,当时她和朋友在这里聚会,一群女人的注视下,严晓华顾不得影响,当看到丈夫和小姑娘手挽着手,亲亲热热的说笑时,已经失去理智,直接上去抓着两人撕打,庄伟一点不敢还手,被严晓华打的眼镜摔落,脸上被挠了好几把,小丽还试着想还击,被严晓华身后的朋友抓住又是一顿揍。场面狼狈不堪。

    两个人吵吵闹闹了一阵子,但是最终还是没有离婚,只是现在庄伟走到哪,都需要向严晓华报备,晚归一回,家里就要开始闹翻天。严家人对这两夫妻的事表示无奈,严大伯现在也会花些心思关注庄伟的工作,严禁下面的人给庄伟行方便之门,不允许这个女婿打着自己的名头去谋私利。

    严大伯的几次弹压以后,庄伟也知道了岳家对他的不满,但是现在岳父还是位高权重,他再多怨言也不敢表现出来。

    九四年的国庆前夕,乔珍告诉汀兰,她打算和蓝教授回美国定居。汀兰听到,如淋冰水,她气愤地骂道,蓝教授就是一个大骗子!

    他把自己最好的朋友骗走了!

    知道乔珍和美籍的蓝教授交往,她已经有了好友移民的心理准备,但是没想到会是这么快!她觉得蓝教授至少会在国内再任教几年。没想到一年后就接到了这个消息。

    乔珍和蓝教授在年前的时候已经注册结婚,乔珍还跟着丈夫到美国补办了手续和婚礼,不久前接到美国婆婆重病的消息,蓝教授是个孝子,他回美国陪母亲动了一场大手术以后,回来和乔珍商量,想得到她同意,一起回美国照顾母亲。

    乔珍也是思量了一段时间,现在出国虽然不像以前那么难,但是出国热潮一点也没有褪下来,出去的人是更多了,许多人羡慕她嫁了一个美籍华人,但她从来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才结婚的。出国意味着很难再见到父母和好友,她也是犹豫不定,最终不想爱人为难,在父母亲的支持下,乔珍做了移民的决定。

    汀兰心情低落了很长一段时间,最后还是接受了好友既将远别的事实,为好友送上了自己的祝福。

    乔珍走后的一个月,汀兰偶有空闲,坐在电视机前和严奶奶一起看重播的电视剧《北京人在纽约》,这部戏在今年一月开播以来,收视率节节攀升,好评不断。大家也都记住了姜文饰演的王启明,对于每集开始的那段话:如果你爱他,就把他送到纽约,因为那里是天堂。如果你恨他,就把他送到纽约,因为那里是地狱。大家都耳熟能详。

    “年轻人都想往国外跑,看了这部戏,我们才知道美国原来是这样子的。你说好,那真的是好,多繁华热闹!但你看看这国家也是真乱,好好的姑娘去了那里,都变什么样了!王启明的女儿竟然为了和老外男朋友赌气,嫁给他爸了,这叫什么事啊!”严奶奶啧啧叹气道。

    “听悟空奶奶说,悟空爸妈又想出去了。”杜姨道。小侯以前一直闹哄哄的想办出国,后来因为韩博的事消停了一段时间,听说又想出去了。

    “大人折腾,可怜小悟空,父母真的都走了,他可怎么办!”严奶奶道。

    “可不是嘛!”杜姨应道。

    “汀兰,你朋友乔珍去了一个月了吧,有来信了吗?”严奶奶转身问孙媳妇道。

    “她打了越洋电话到我公司,一切还不错,她也在已经适应当地的环境。”汀兰道。

    “她是在纽约吗?”

    “不是,她在加州的三藩市。”汀兰道,“奶奶,我想带浩浩到美国玩一趟。”

    这也不是她突发其想,从乔珍离开的那天,她就有这个念头了,今天看了这部电视以后,她突然下了决心,想去美国走一趟。

    “什么?!”严奶奶和杜姨同时变了脸色,大声地道。

    “你怎么也想出国了?还带着浩浩?他还这么小,飘洋过海去那么远的地方,我和你爷爷是绝不会同意的!”严奶奶道。

    汀兰黯然,她也知道儿子还小,在国内转一圈老人已经不放心了,何况去那么远的地方。

    “……你这次可要听我们的,不能带浩浩去!”严奶奶面色严肃地道。

    “好,我不会带浩浩去的。”汀兰答应道。

    ————

    早晨阴有小雨,这是一个跑马拉松最好的天气了。

    汀兰前一天晚上就住在附近的酒店,早上步行来到了人潮拥挤的纽约马拉松的起跑点。

    今天这里聚集着来自几十个国家的跑友,虽然纽约马拉松成立时间不长,但是影响力还是很大,在这人满为患的起跑点,汀兰真正感受到了纽约人的跑步热情。

    她刚从三藩市过来,能赶上这次报名,也是蓝教授帮忙。

    很久以前,她就想来跑一场纽约马拉松,那时候,她还是岳青青。

    这几年虽然生活和工作都很忙,但是她一直坚持着跑步,所以这次才有信心报名全马,在这个世界级的大都市里,沿着纽约城最美的路线,跑一场挑战自我的马拉松。

    纽约的verrazano narrows桥已经人满为患了,汀兰今天身着阿迪的修身运动套装和运动鞋,特别化了一个美丽的妆容,浓睫红唇,头戴一个猫耳朵状的金属发箍,她看到旁边有人拿着一个摄像机对准她时,作了一个v字手势,笑容绚烂。

    发令枪响起后,大家一起往前冲,汀兰调整呼吸,按着自己的节奏,在长长的大桥上跑起来。在前面的这段路程里,人群还没有彻底散开,拥挤在桥上的跑者还是很多,但是大家还是有意识的与周围的人拉开一定距离,以免影响其他跑者的速度和节奏。

    汀兰正在一边跑着,一边欣赏着旁边的风景和有一些个性造型的跑友,这时一个人影贴近她的身边,保持和她并肩跑动。

    她有些讶意的望过去。

    “好久不见!”斯泽朝她温和的笑道。

    汀兰的脚步顿时慢了下来,周围的脚步声和呼吸声都渐渐消失,只余下眼前的笑容。

    “不要停下来,我们继续往前跑!”斯泽看见汀兰愣在了原地,柔声道。

    汀兰继续调动脚步,此时她的大脑是半空白的,机械式的带动着身体向前跑着。

    跑过了长桥,经过了布鲁克林街区的落日公园,虽然身边的风景很美,但是汀兰无心欣赏,她不时的转头看着身边的人,有时两个人的目光相遇,那一刹那间,许多话语都无需诉说,彼在对方的眼中已经得到了想要的东西。

    四十几公里的全程马拉松,是对意志力的极大考验,汀兰正式的比赛只参加过两回,一次是在1987年h城,再一次,就是事隔七年后的现在。两次马拉松,身边的人都是同一个,虽然他们在人生的旅途中没有走到最后,但是在几小时的马拉松路程中,一直不离不弃,并肩而行。

    曼哈顿区的终点,斯泽刚停下来,前方就有一个黄发白肤的老外热情的跑了过来。

    “jason,thats cool!”

    他拿着相机对准两人,刷的拍了一张照片后,过来大力的拥抱了一下斯泽,激动的拉着他叽哩呱啦的说了起来。

    当斯泽和友人打过招呼,再转身寻找汀兰时,发现她已经离开了。

    四处搜寻,在这人群中再也发现不了汀兰的身影后,他怅然若失。

    这时他的妻子正好从人群中穿过,也在寻找他的身影,发现斯泽以后,高兴的冲他招手,奔跑过来。

    汀兰没有告别就离开了,因为当初已作告别,今天,只是一次意外而美好的邂逅,就像蛋糕上面的那颗红樱桃。

    仰望纽约的天空,早上的蒙蒙细雨已经停止,现在天空中一抹光辉透过乌云照射下来,天,就快放晴了!

    ————

    汀兰回国的时间没有和家人说过,当她从机场打车回到公寓,拉着笨重的行李箱爬上楼梯推开家门时,听着钢琴的叮咚声。

    家里窗台前的那架钢琴,好多年没有动过了,自从严浩然能走会跑以后,担心他对钢琴好奇,从而搞点小破坏,所以大家都不敢让他发现这里还有一架大玩具。

    今天竟然重新响起了钢琴声,她心里十分的好奇。

    她轻轻的走了进来,看到严聪聪抱着严浩然坐在他的腿上,两个人,一双大手,一又小手正在弹动着不成曲调的琴声。

    “妈妈!”严浩然率先发现了汀兰,他激动的从爸爸的腿上滑下来,冲妈妈扑过去。

    汀兰一把抱起他,狠狠的亲了两口,严浩然今天十分配合,他开心的搂着妈妈的脖子,也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一口,汀兰顿时感到脸上粘粘的湿意,但她完全不介意,高兴的抱着儿子转了两圈。

    严聪聪本来想刺她两句,他对汀兰抛下他们出国旅游还有点小情绪,但是看到他们母子亲热的样子,有些感动和眼热,此时也顾不上骄傲的自尊心,站起来,把两母子一起搂在了怀里。

    汀兰伸着脑袋在他的脸上吧唧一下,严浩然见此,也兴奋的啃了他爸爸一口。严聪聪擦了擦脸上的口水,故作嫌弃的模样。

    汀兰哈哈大笑起来,严浩然也不明所以的咯咯笑了。

    公寓楼里重新飘出了一串钢琴声,“库尔班大叔喜洋洋,赶着毛驴叮当响……”

    “爸爸,爸爸,我唱,我来唱,库班班大叔喜洋洋,赶着驴驴当当响……”

    全文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