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0分钟后,他们到了侦察兵隐蔽的草丛里。

作者:情雪凝钰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简洁接过热能望远镜,朝着屋里看了一下,说,“一个在窗口,老鹰你能不能进行狙击?”

    “包在我身上。”

    “好,等我命令再行动。”

    简洁看到平房的楼顶还有人拿着武器来回巡视着。

    身边的侦察兵凑到她耳边,小声道,“长官,楼顶是最薄弱的地方,可以进行突破。”

    “室内的两个,一个在餐厅吃饭,还有一个在客厅看电视。”

    “是的。他们一个是tiger,还有一个是他的副官。”

    “好,知道了,先从楼顶进去再说。”简洁正想下指令,被樊思荏拦了下来。

    “等等。”

    “怎么?”简洁不解地看着她。

    “室内的两个,或许可以让他们自己倒下。”

    “什么意思?”简洁有些疑惑。

    “我包里有麻醉粉,可以让他们失去知觉。”樊思荏打开包,拿出麻醉粉的药包,说,“我听到他们刚才又叫了外卖,我可以扮成外卖员,给他们送外卖,然后把麻醉粉放在食物里。”

    “不行,太危险了!我不能让你冒这个险!”

    “但是强行突破,可能会伤到无辜的。”樊思荏指着一个几乎跟客厅那个热能身影重合的一小片热能阴影,说,“这个可能是民舍主人的小孩,现在成了他们的人质。”

    简洁仔细一看,确实有个很细小的影子,因为静止不动,所以才没有注意到。

    “可是,你进去的话太危险,不如让我去。”

    “你要指挥全场的!而且,我希望我去送外卖的时候,你们已经在楼顶了,这样真的出什么事情,你们也可以第一时间进屋救援。”

    简洁听了她的话,微微点了点头,“也好,那你跟着小侦察兵去准备外卖,我们去攻占楼顶!”

    “好。”樊思荏应了一声,就听简洁挥手道:

    “行动!”

    他们兵分两路,一个很快制服了楼顶的人,就站在下楼地出口处等候。

    樊思荏则带着中餐,去敲门。

    Tiger的副官开门之后,看樊思荏是个漂亮的姑娘,忍不住吹了声口哨。

    “美女,怎么称呼呀?”

    樊思荏没有跟他对话,把快递递给他,伸手道,“谢谢,两份宫保鸡丁盖浇饭,15欧。”

    “15欧?”副官笑了起来,一把将樊思荏拉进屋里:“你敢跟我要钱?我现在就连利息一起给你!”

    说完,把樊思荏按到了木板床上。

    “喂,你要干什么?放开我!”樊思荏挣扎着,看到了被胶条绑在沙发上的小孩。

    她的喊声惊动了正在餐厅煮咖啡喝的tiger,生气地来到房间,踹了男人一脚,厉声喝斥,“混账东西,你想把追兵引来吗?还不快点给钱,让她离开!”

    “老大,这么多天没有碰过女人了,好不容易来了个这么标致的。”副官很委屈的说道。

    “什么女人!我们现在不是享福,是逃避追兵!”tiger又踹了他一脚,把钱给了樊思荏,“不用找了。”拉着她,把她送出门。

    樊思荏有点惊魂未定,连忙远离了房子。

    室内,tiger和副官开始吃快餐。

    差不多10分钟后,他们就失去了知觉,倒在了地上。

    等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两人都已经被简洁五花大绑带回了军营。

    Tiger看到自己被绑在陌生的环境中,立刻紧张地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在S国的Z方驻军军营。”

    这时候,帐篷内的灯突然亮起,简洁就从外面走入营帐内,看着面前的男人,说,“tiger先生放心,我们不会伤害您,反而会保护您的人身安全,送您接受公正的审判。”

    “切,什么狗屁审判!谁都没有权利审判我!我不接受任何审判!”tiger想要挣脱束缚,用力蹬腿,扭动身体。

    可是,不管他怎么努力,都没办法离开坐着的椅子。

    “如果说其他人没有资格审判你,我呢?”樊思荏从外面走进来,站在tiger面前。

    “你是那个送外卖的!原来是你!”tiger恍然大悟,“你在饭菜里下了药!”

    樊思荏没有说话,走到他面前,让他可以看清楚自己的样子,“tiger你真的不知道我是谁吗?”

    “你是谁?”tiger眯着眼睛打量着她。

    蓦地,他好像是想起什么,冷着脸说道,“你也是为了言明慧来找我吗?”

    “你记起来了?”樊思荏蹲在他面前,一把揪住他的衣领,一字一顿道,“你我为什么要听命绑架我妈?还让她出现在那么危险的地方?如果你不绑架她,她根本不会被炸伤!”

    “你必须搞清楚!我没有让她涉及危险!是她自己要去救人!我虽然绑了言医生,但是我一直都是以礼相待,没有伤害或者虐待过她!最后去最危险的地方,是她自己的决定,与我无关!”

    “你撒谎,你是个绑匪,怎么可能对我母亲以礼相待?”

    “是真的!Tiger先生真的对言医生很好,而且让我们一定不能伤害她,必须给她最好的吃食和休息!”一旁的副官开口,帮着tiger澄清事实。

    “胡说!”

    “我们说的都是实话!言医生是怎么样一个人,你作为女儿不清楚吗?”tiger冷笑道,“我是真的没想到,自己会败在言医生手上!你们每个都是为了言医生向我讨要公道,可是对言医生,我真的除了绑了她,但是绝没有做任何虐待伤害她的事情!”

    “你骗人,我不相信,一个字都不相信!”樊思荏动手打他,立刻就被简洁拉开。

    “思荏,你冷静一点!言医生的为人处事,我相信一切是她的决定!”

    樊思荏其实也清楚是这样,只是她不想承认这一点,只想把责任归结到某个人身上,这样她心里能舒服一点。

    她没有再说什么,推开简洁,跑出营帐。

    “思荏!”简洁跟自己的副手递了个眼神,立刻追了出去。

    樊思荏没有跑远,只是站在自己的营帐旁掉眼泪。

    简洁慢慢走到她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说:“你也知道是这样,对吧。”

    樊思荏没有说话,转身靠在简洁肩上大哭起来。

    “哭吧,畅快的哭出来就好了。”简洁轻抚着她的脑袋,柔声安抚着。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的哭声停止了,虽然呼吸还有些抽泣,但比起刚才已经好了很多。

    “洁姐,你还记得tiger刚才说‘你们每个都是为了言医生’这句话吗?”

    “嗯。”简洁点了点头,扶着她的肩膀,说,“你也听出来了?”

    “让他变得这么狼狈,落荒而逃的游击队,真的可能是简奕。”

    樊思荏长叹了口气,接着道,“他为我做了太多的事情,但是我却还在跟他生气,划清界限,真的太幼稚了。”

    简洁没有说话,站在她身旁听着她的倾诉。

    “我想去找他。”樊思荏拉着简洁的手,问道,“洁姐,告诉我,他现在在哪儿?”

    “他在里沙之国不远的战区。”简洁拍了拍她的手,说,“但是那里真的太危险,我不能让你过去。”

    “不,我想去,我一定要去!”樊思荏的眼神无比坚定,“我要去告诉他,我错了,我想和他一起回家。”

    简洁摸了摸她的头,说,“晚点吧,等那里稍微平稳一点,我再安排车子送去你。”

    那时候,就迟了。

    樊思荏心里暗忖着,嘴上却并没有说出来。

    “好了,时间不早了,你也累了,早点回营帐休息吧。”简洁柔声叮嘱着。

    樊思荏点了点头,走回自己的营帐。

    简洁看她回去休息了,便重新去了关押着tiger的营帐。

    第二天一早,简洁看樊思荏还没有起来,就去她的营帐叫她吃早餐。

    没想到,她进去之后,却没有看到半个人影。

    桌上放着一张纸条:洁姐,我一定要去找他,在危险也要去!否则,他不会知道我有多想他。

    “傻丫头!”简洁放下字条,跑出营帐,着急了一个精锐小队,去追踪樊思荏,并且保护她的安全。

    从S国到沙之国,汽车要开上整整一天。

    在这样一片巨大的沙漠里,打仗的地方真的太多了,可是沙之国却是这里面安定,繁荣的独立国家。

    只是,沙之国虽然很富有,太平,没有战争,却会被周遭那些区域的战乱声扰得不能安宁。

    樊思荏找了亨利他们保护自己,护送自己到了现在战事最激烈的地区。

    “樊小姐,我们只能送你到这里了,再过去车子是无法前行的,只有改成步行,才相对安全一些。”亨利必须为自己其他的兄弟们着想,不能带着他们去冒险。

    樊思荏也理解他的想法,接下他送给自己的武器,说,“谢谢你,到这里就可以了,剩下的路,我自己走,目标也能小一点。”

    “嗯。”亨利感谢她的理解,目送她离开。

    樊思荏独自一人朝着最激烈的战区走去。

    她相信,最危险的地方,就有简奕带领的医疗队。

    整整一天一夜,她的脚都起泡了,还没有找到简奕。

    夜幕降临,樊思荏不敢漏夜前行,找了个相对隐蔽的地方休息。

    突然,耳边传来一丝动静。

    她立刻拿出武器,紧张地注视着周围。

    可是,这样复杂的环境中,她一个落单的女人,真的很难察觉到所有的危险。

    只听到“啪”的一声,头顶上方的树枝断裂,一个黑色身影扑向他。

    “唔……”她想喊叫,却被人捂住了嘴巴。

    樊思荏接着月光,看清了对方的样子,应该是一个逃兵。

    男人捂着她的嘴,想要欺负她。

    樊思荏运用自己学过的格斗术,把人推开,朝着草丛里跑去。

    “救命,救……”

    她没能喊上两声,就被男人抓住,再次捂住了嘴巴。

    ……

    除了细微的“呜”声,她不能发出再大的声音。

    眼看男人就要得逞,只听到“砰”的一声,有鲜血溅在自己脸上,男人倒在了自己身旁。

    樊思荏用力把他推开,知道周围还有其他人,心里比之前更紧张了。

    “你没事吧。”低沉的声音,听起来那么熟悉,让她瞬间酸了鼻子,抬头看去,虽然背着月光,看不清楚脸,但是那个身影已经让她模糊了双眼。

    “简奕!”

    ……

    他迟疑了片刻,赶忙蹲在她面前,借着月光看清了她的样子。

    “思荏!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来找你!”樊思荏一下子扑进他怀里,开心的哭了起来,“对不起,我不该跟你离婚,不该不原谅你!我好想你,真的好想你!”

    简奕整个人有点懵,抱着她,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

    “简奕,你原谅我吧,不要生我的气,我们一起回家,好不好?”她用力抱紧他,希望他能答应自己。

    可是,简奕始终没有说话。

    樊思荏以为他是不能原谅自己,拥抱的力度变小缓缓抬头看他,“你不能原谅我,对不对?”

    “不!当然不是!”简奕回神,将她重新拥入怀里。

    他的下巴轻轻摩挲着她光洁的额头,有一层新生的胡髭刺挠着她,酥酥痒痒的,还有点刺痛。

    可是,她不介意,只要是他,就什么都不介意,甚至还会有满满的幸福感。

    突然,周围又出现了窸窣的声音。

    简奕立刻向樊思荏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拉着她的手,带她离开。

    樊思荏跟他一起穿梭着黑夜中的枯草群里,低头看着他和自己紧握的手,再多的委屈也消散开去了。

    大约十分钟后,两人到了战地医护小队的扎营处。

    其他的医生和护士,看到简奕带着个女的回去,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简奕,这是谁?”

    “呃……”简奕愣了一下,还没想好怎么介绍。

    樊思荏已经笑着伸出手:“你们好,我是他的妻子,我叫樊思荏,也是个医生。”

    “哦,你好,你好。”

    周围的人听后,立刻跟她握手。

    有几个女护士一听简奕有老婆,表情有细微的变化,但是也没有太在意,主动邀请樊思荏和他们同帐。

    简奕却直接拒绝了。

    “不用,我等会儿送她离开。”

    “啊?”

    众人有点惊讶。

    樊思荏更是不解地看着他,“我不打算走。”

    “你必须离开,这里是战区,你不是志愿医,不该留在这里。”他想樊思荏遭遇危险。

    “我可以做志愿医。”

    “那等你申请成功之后,再来。”简奕说着,就开了一辆吉普车,拉着樊思荏上车。

    “我不走!”樊思荏想要下车,简奕却不让她下去。

    “必须走。”简奕不让她任性,看她想要跳车,直接拿了绳子绑起来。

    “简奕!”

    “没得商量。”他开车离开医疗队的营帐。

    “简奕!你就算送我走,我也会再回来的!这次,我一定要跟你一起回去!”樊思荏的语气无比坚定。

    简奕不理她,只是专心开车。

    樊思荏闹了一会儿,看他不说话,忍不住哭起来。

    这让简奕一下子心疼起来。

    他停下车子,帮她松绑。

    “思荏,你在这里,我会分心的,我答应你,结束之后,就回家,好不好?”他扶着她的肩膀,说得情真意切。

    “不好!”

    樊思荏摇头,一把抱住他,说,“简奕,我知道是你带人突袭了tiger,我知道这一切都是为了我!我现在心里特别惭愧,我真的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方法来告诉你,我错了,我爱你!”

    简奕双手捧着她的脸颊,帮她擦掉了眼角的泪珠,凑上前亲吻她的额头。

    “我从来都没有怪过你。”

    “简奕,我……”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他将她拥入怀里,“但是,我希望你回家等我,这样我心里就会有个信念,无论如何一定要活着回去见你。你明白吗?”

    樊思荏抬头看着他,一把搂住他的脖子,主动吻了他的唇。

    这一晚,虽然仓促,却无比幸福。

    东边的太阳从地平线上缓缓升起,着凉了这片金色沙漠。

    简奕被那一道曙光惊醒,看着身旁的樊思荏,温柔地吻了她的脸颊。

    “呃……”

    “醒啦?”他的脸上胡髭青涩,金色的光芒落在他脸上,看起来棱廓分明,好像雕塑一样立体。

    樊思荏一把抱住他,小声道:“别送我离开,我想留在你身边。”

    “昨晚不是说好了,回去等我回家。”

    简奕吻了她的额头,帮她穿好衣服,开车送她去沙之国。

    为了节省时间,到了沙之国之后,简奕直接去见了这个国家的第十三王子黎夜。

    因为他的妻子,是启凡的妹妹启晨曦。

    当启晨曦看到简奕和樊思荏的时候,立刻让人准备了私人客机。

    简奕看着樊思荏上了飞机,才开车离开。

    樊思荏一看到他走远,就闹着下飞机。

    “夜王妃,我不要回去!”她看到启晨曦是Z国人,便直接用中文说话。

    启晨曦以眼神示意仆人放开她,走到她面前,说:“你和简医生的事情,我都听说了。你想清楚了?要回到他身边,和他一辈子吗?”

    “是!我想清楚了!”她肯定的点了点头。

    启晨曦挥手,召唤身后的禁卫队长,并对这对方说道:“江逸,你送她去国际卫生组织,让她成为志愿医。”

    “是。”

    “王妃……”

    “你放心,由他带你去,很快就能审批通过,再让他送你回来,你就能名正言顺跟在简医生身边了。”启晨曦淡淡的说着,举手投足都长相王者之气。

    “谢谢你,夜王妃。”樊思荏恭敬地向她鞠躬,转身上了飞机。

    大约用了一天的时间,樊思荏带着被认可的志愿医的委任书回到沙之国。

    启晨曦也不急着送她去见简奕,只是领她到了自己的房间,让佣人找来一套婚纱给她。

    “夜王妃,这是……”

    “你们不是没有举办过婚礼嘛,这个送给你。”启晨曦的意思很明确,让他们完成一场婚礼。

    “谢谢!”樊思荏明白了她的意思,立刻换上白色婚纱,在江逸的护送下赶往战区。

    没想到半路上,他们遇到了爆炸,整条公路都被震塌了。

    江逸下车看了一下情况,对樊思荏道:“樊小姐,我想我们可能要绕道了。”

    “绕道的话,要多久才能进入战区?”

    “大概多两天的路程。”

    “不行,不绕道!”樊思荏跳下车子,提着裙摆从旁边通过公路:“我可以跑着去。”

    “樊小姐!”江逸连忙追了上去,试图阻止她,“不可以这样,太危险了!”

    “我不管!我不能再多等两天,我现在就想见到他!”

    樊思荏心里着急,快步往前跑去。

    轰的一声,周围又发生爆炸。

    江逸把樊思荏按倒,躲避了爆炸产生的冲击波。

    “樊小姐,真的不能一个人单独行动,太危险了!”

    “不,我一定要从这里过去。”樊思荏想要站起,结果第三次发生了爆炸。

    这时候,远处驶来一辆吉普。

    江逸警惕地拿出武器。

    樊思荏看着开车的司机,一眼就认出了对方:“别紧张,我认识他们。”

    原来,他们是简洁那里追出来的副手张宏。

    之前他们没有找到樊思荏,后来遇到了亨利,就有亨利一人带路找了过来。

    “樊小姐,我们奉长官的命令护送你去救护队营帐区。”

    “啊?洁姐知道我从这里走吗?”

    “是沙之国的夜王妃发电报通知她的。”张宏向她敬礼,请两人上车。

    一路赶往医疗队的营帐。

    半天后,太阳快下山的时候,他们到了营帐区。

    可是,简奕带着小队到外面救援了,还没有回来。

    樊思荏就坐在他的营帐内等候。

    突然,账外传来急切的声音:“有个急需手术的平民,有没有人可以手术。”

    “什么情况?”营帐内的医生和护士把病人抬到手术台上。

    医生检查之后,面露难色,“这伤在心脏附近,我们这里只有简医生能做这个手术。现在,他还没有回来,恐怕……”

    “我可以做这个手术!”樊思荏站在门口,扯掉了一半的白纱裙,走到手术台前。

    “这是我刚拿到的委任书,这个手术我可以做。”说完,她接手消毒,戴上了橡皮手套,拿起手术刀,开始取弹片的手术。

    一台手术,完成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清晨。

    樊思荏放下剪刀,松了口气,“手术结束。”

    她摘掉了手套,发现自己的婚纱已经污迹斑斑,而且都被自己撕成了短裙小礼服,无奈地叹了口气。

    看了,她还是没办法完成这个婚礼。

    帐外传来很多吵杂的声音,有些闹腾。

    樊思荏走出去查看,就见到简奕带着医疗小队回来了。

    他抬头的时候,正好看到了手术帐外的樊思荏,金色的阳光落在她身上,让她看起来好像天使一样神圣美好。

    有人凑到他耳边,说了几句。

    他立刻跑向樊思荏,一把将她抱住。

    樊思荏开始还有些木讷,回不过神,很快就拥紧了他,靠入他怀里。

    “对不起,我回来了,但是我是拿了志愿医委任书的。”樊思荏在他耳边小声说着。

    简奕没有说话,好像在用生命拥抱她,恨不得把她揉进身体了。

    “简奕,你生气了吗?我知道我不对,但是我……”

    话没有说完,就被简奕吻住了唇。

    阳光洒落在两个人身上,看起来美好,又充满希望。

    良久,他才放开她,双手捧着她的脸颊,说,“我没有生气。”

    “那就好。我还以为你生气了。”

    樊思荏松了口气,低头看到自己婚纱上的血迹,连忙推开他,“哎呀,我去换件衣服,这个太丢人了。”

    “不丢人!”简奕将她拉回到面前,单膝下跪,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黑色的丝绒盒子,“在我眼里,不管何时何地,你都是我最美的新娘,嫁给我吧。”

    樊思荏惊得说不出话来,看着他手中的雕花金戒,感动得落下眼泪。

    “答应他,答应他……”

    周围的医护人员都开始拍手鼓励。

    樊思荏看了他们一眼,破涕为笑:“我嫁给你!”

    简奕很高兴,起身握住她的手,帮她戴上戒指。

    两人拥吻在这初晨的金色阳光下。

    这场婚礼,没有奢华的酒席,也没有花哨的甜言蜜语,只有两颗相爱的心,和有一群奋战在救援第一线的医护人员。

    炮火成了他们的礼炮,大锅饭成了最美味的宴席。

    就这样,他们结婚了,在医疗队的营帐内完成了婚礼。

    五个月后,简奕和樊思荏再次出现在沙之国王妃启晨曦的面前。

    这次,他们是必须分别了。

    “放心回去,我一定会平安回家的。”简奕的声音诚恳,低头吻了她的额头。

    樊思荏虽然不舍,却不再像上次那么坚持,柔顺地点了点头,“你一定要平安回家。”

    “一定。”

    简奕跟她拉钩,手轻抚她的小腹,“我向你和孩子保证。”

    樊思荏没有再说什么,含泪送他离开,自己独自乘坐飞机回国。

    地面上,启晨曦和简奕一起目送她的飞机离开。

    简奕转身,很礼貌地向启晨曦致谢。

    启晨曦没有说话,将一封印泥封印的信件送到他手上,“祝愿你和简太太永远幸福。”

    说完,转身离开。

    简奕愣了一下,打开信件阅读,表情从惊讶转为微笑,紧接着是爽朗的大笑。

    他收好了信件,开车回医疗队。

    又过了四个月,樊思荏在产房生孩子,口中还不忘痛骂简奕。

    “臭简奕!说好的回来陪我生孩子的,不守信用!等我把孩子生下来之后,看我不回去宰了你!啊——疼!”

    “你要宰了我,宝宝可就没有爸爸了。”熟悉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樊思荏原本感觉自己都快痛死过去了,这会儿好像满血复活了。

    她转头看着来人,脸上忍不住哭笑起来:“混蛋!这么晚才回来!你太讨厌了。”

    “嗯,那要咬我吗?”

    简奕把袖子卷起了,把手臂伸到她嘴边。

    樊思荏原本真的想狠狠咬一口,可是看到了他手臂上的疤痕,就放弃了。

    “老公,我有件事要告诉你!”

    “生完再说。”简奕怕她浪费力气。

    “不行!必须现在说!”她坚持。

    “好好好,你说,说吧。”

    “我之前跟你说,我心里有个救过我的‘小哥哥’。”樊思荏吃力地说着,声音很大。

    “怎么又提这个了,我知道是林子凡。”简奕没好气地翻白眼。

    “我呸!谁告诉你是林子凡的?是你啊,笨蛋!你的智商真是严重欠费!”

    樊思荏生气地骂他。

    简奕惊讶,一时有点反应不过来。

    突然他开心地把樊思荏抱了一下,大笑起来:“是我!竟然是我!你的小哥哥原来就是我!那我还吃林子凡的醋!我真是脑子有病!哈哈哈……思荏,原来自始至终你爱的都是我!”

    “是呀!我只爱你一个人!”樊思荏尖叫一声,就听到孩子“哇哇哇”的哭声。

    他们的孩子出生了。

    尾声:

    病房内,樊思荏看着躺在襁褓里的小婴儿,眼神温柔,充满了初为人母的喜悦。

    简奕和小仙则一左一右陪在她的病床旁。

    “妈妈,你想好给弟弟取什么名字了吗?”

    “嗯,这个要问你爸爸。”樊思荏看向简奕,问道,“你想好儿子的名字了吗?”

    简奕点了点头,非常自豪的说道,“当然。”

    “那,说来听听。”樊思荏很好奇的等着。

    “儿子的名字,叫简爱荏。”

    “滚!你是又多俗啊!爱人?还矮人呢!”樊思荏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满是嫌弃道,“重想!”

    “那简爱思。”

    “小仙,帮我打死他!”

    “你就不怕咬字不清的都成‘简爱死’,‘简爱屎’啊!我真想把你的脑袋劈开来看看!”樊思荏气得别过头不理他。

    “不如就叫简凡好了。”林子凡从外面走进病房,把一盒果篮放到桌上。

    “咦,这个名字不错。”樊思荏笑着跟他打招呼,“比那些爱死,矮人好多了。”

    “去!我的儿子,怎么也轮不到他取名!”简奕当然不会答应用“凡”字,这不是指林子凡嘛!

    他可不想把儿子当情敌。

    “那你说,叫什么?”

    “没想好。”

    “你滚!简没想好?我抽不死你!就叫简凡,你再啰嗦,我就带着儿子离家出走!”樊思荏一脸嫌弃地瞪他。

    简奕想上诉反驳,但是却不想惹樊思荏动气,只好忍了下来。

    结果,从此以后,我们的简凡,真的就像简奕想的那样,成了他的“情敌”,一直跟他抢老婆。

    ------题外话------

    推荐自己新文:《撩妻有瘾:老公请节制》

    这是写“启家”启晨曦的故事,女强文。

    她,18岁,ZNH保镖,启家家主,拥有绝对的身手,领导力。智商180,是个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少女。

    他,25岁,A国王储,高贵优雅,看似温柔无害,实则高能腹黑,护短,忠犬型宠妻狂魔。

    ※

    暗市上,她是待拍的压轴货品,他是一掷千金的高贵买家。

    当有人志在必得时,他喊出了有史以来最高的价格:“十亿!”

    当她用铁链圈住他的脖子,被十多个保镖围困时,

    他淡定地说:“不许动手,她是我的妻子。”

    妻子?

    她可不记得有这样的丈夫。

    明明是以命相搏的,却在第二天从他的床上醒来。

    “早安,老婆大人。”他笑脸相迎,不等她动手,已经逃离床铺,严肃道:

    “我会负责的。”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