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3章 大结局

作者:漫画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冷风卷着残叶,旋转着落入枯败的荷塘,漩荡开了一层涟漪,触及岸边被推回。

    风中传来了一声叹息,夹杂着哀愁与期盼。

    她蹲在荷塘边,手拨弄着枯萎的荒草,头埋得低低的,冬风卷起她耳边的青丝,挠的耳朵痒痒的,像有蚂蚁在爬似的,她伸手拨了拨头发别在耳朵后。

    “小姐,这外边凉还是快些进屋吧,明日便出嫁去太子府可别受了寒。”椿儿从屋子里拿了件披风为木灵溪披上,“屋子里炭火正盛,很暖和。”

    木灵溪轻点头应了句,便随着椿儿扶着往屋里走去,她倒是希望自己受了寒,到时候便可以此疏远叶瀚,可...不亲近叶瀚又怎么得知军令符身在何处。

    木灵溪围坐在炭盆子前,摸着脖子上的玉佩,思绪不由得飘向了远方:

    ‘到我生辰之日你会来吗?’

    ‘嗯。’

    ‘真的?’

    ‘一定会去!’

    如今自己的生辰已经过去了一个月之久,为何你还未出现赴约。

    不来也好,定是夺得了比武第一正在与仙谷老人学武罢。明日便是他的生辰,想到这儿她抬眼见床头柜子上放着的一套青竹长袍衣,看来没有机会给他了。

    门口传来了说话声,木灵溪闻声站起出门迎接,“林伯父您来了。”

    “快进去,外边凉。”林添道。

    落座后木灵溪为林添倒了一杯茶,“林伯父可是有什么事?”

    林添接过茶水,面色沉重,在木灵溪坐下时抿了一口茶,放下茶杯,“府中该准备的已经准备好了,明日便是你嫁入太子府的日子,你可想好了?这一嫁便难以回头。”

    木灵溪握住椅子扶手处的手紧了紧,面上云淡风轻的说道:“此事不是之前便决策好了么,此时只怕是已没有了回头路,林伯父尽可放心,溪儿心中下定了决心。”

    “你不后悔,若你与太子有了夫妻之实,到时候大皇子攻破叶城,那时你如何面对太子,又如何面对大皇子?现在回头还来得及,林伯父会找个法子替你瞒过去。”

    “林伯父知道此事的严重性,欺君之罪怎么能犯?到时候只怕会连累了众人。而且我早已决定夺得军令符,不想半途而废,阿漠他...夺取一个天下岂是简单之事,若尽我一己之力能够帮他,我必须得这么做。”

    “唉,既然你意已决林伯父也不该再劝阻你。”

    木灵溪抬眼见柜子上的衣裳,起身走过去拿了过来,“若我与叶瀚有了夫妻之实,当阿漠攻破叶城之时,我便远走他乡这辈子不再见他,到时候阿漠是帝王,我只不过是一介女妇罢了,不再配的上他。”

    “溪儿,你...”林添眼里满是疼惜,这般大义的木灵溪他倒是瞬时钦佩不已。

    “林伯父您不必再说了。”木灵溪苦笑道,“这身衣裳是我赠与阿漠的生辰之礼,若您改日见到他之时或是有人前去茯苓山遇他便帮我捎带着去,说是我赠与他的,不必挂念我,我在拂云山庄一切都好。”

    她将衣裳递过去,林添接过,捏住衣裳有些颤抖,“林伯父定帮你交与他。”

    “这衣裳是我到裁缝店让掌柜的亲手教的,第一次做衣裳也不知针脚好不好,合不合他的身,若是大了或小了让他拿去改改,将就着也能穿。”她眼眸飘忽,似乎在遐想着他穿上衣裳的场景,嘴角微微扬起。

    风过,叶落。

    .........

    林府外吹吹打打,好不热闹,众人围着满是笑意,都前来欲沾沾侧妃的喜气。

    “这林府出了个侧妃,看来以后势力势必会上升啊。”

    “那是,前几日瞧见拿侧妃长得虽不及丞相之女般魅惑却也算是出落的极美,浑身灵气,一看便是个旺夫的主儿。”

    在众人的议论纷纷中,太子的花轿落在林府门前。

    “小姐,走吧,花轿来了。”椿儿小声催促着坐在镜子前的木灵溪,见她双眼微红,急说了声,“大喜的日子可哭不得,且这妆容精致,哭花了妆只怕是又要费些时辰添妆。”

    木灵溪直直的看着铜镜里的自己,强忍着眼泪点了点头,椿儿为她盖上了红盖头,在一群人的簇拥下出了林府。

    “新娘上轿!”

    林添站在门口满是不舍的看着木灵溪的花轿走远,良久后才若有所失絮絮叨叨的走进府中。

    木灵溪感觉到轿子停下,正在想是否到了便看到有人掀开了轿帘,迎接她出轿,她任由人带着走,只见还未进入正堂便被人带入了房中。

    等到所有人都走后,木灵溪才掀开红盖头,椿儿急忙走了过去,“小姐不可掀盖头,若是待会有人进来看到了该被说闲话了。”

    木灵溪将盖头扔在一旁,自顾自的站起来,环视了周围一眼,太子府果然是太子府,装华气派繁华,只是拿着木柜上任意一样古玩儿只怕都可以让人一辈子衣食无忧。

    “小姐?”椿儿提醒了一句,“若是有人来...”

    “无事,不用担心。今日太子同时迎娶三位妃子,除了太子妃钟龄玉我等侧妃都不得进入正堂与太子拜堂,只是独守在这空房之中,连门口都无一人照看,谁还会来?”木灵溪坐在桌子前剥花生吃,又给自己倒了杯茶,“估摸着全都去东室巴结去了,不会有人来的,我猜王雨萱那儿情况与我差不多。”

    椿儿为木灵溪捏了捏肩膀,“小姐倒是也想得开。”

    “我倒是巴不得他永远不要来我这,那个东西我自是回去找寻。”木灵溪道,拉着椿儿坐在对面,握着她的手叮嘱道:“你平日里也多留意些,保不准他何时说漏了嘴。”

    “嗯,椿儿知道。”

    “这糕点不错,比林伯父府中的好吃,你也来尝尝。”木灵溪说着递来一块糕点给椿儿,“以后在这儿太子府咱们口有口福了。”

    “这,这不太好吧小姐,待会儿要是太子来了看到这桌上的花生糕点少了这么多,会不会觉着小姐...”

    话还未说话木灵溪便拿了一块糕点放入椿儿口中,得意的道:“好吃吧,跟你说了太子今晚不会来,这些糕点明日便要被扔掉,不吃白不吃,有没有人发现。”

    “今日从昨儿来到现在就没怎么吃饭,现在倒是饿得紧。”木灵溪说着,自顾自的吃起来,“今个儿我独守空房还不准吃东西以解愁思了?”

    俩人吃饱之后木灵溪见外面天色已晚,又是冬日里天黑的早现在已经黑茫茫一片,伸了个懒腰,“现在什么时辰?”

    “戌时。”椿儿说着走过去将窗子关上,“天色晚,夜里风更凉小姐别被冷着。”

    木灵溪走到窗前,挡住椿儿欲关门的手,“风凉些也好,我心里燥的很,吹吹也舒服些,也好静下心来。”

    木灵溪站在窗前,听到从远处正堂传来的声音,“今日定是热闹非凡,此番盛况以后钟龄玉只怕是会更加趾高气扬了,你我都得忍着些勿要挑事以免耽搁了正事。”

    “椿儿知道。”她见风愈来愈大,“小姐还是回到床上坐着,椿儿将窗关了,不然小姐真要受凉了。”

    木灵溪应了声便走过来倒在床上,手触及被子时感觉什么东西隔手的厉害,掀开被子才看见被子里放着花生、桂圆、枣子,以及莲子、瓜子、栗子等,揉了揉手。

    “椿儿,拿盘子过来将这些东西收了,放这些在床上怎么睡?”

    “小姐,放这些果子意味着早生贵子。”椿儿拿着盘子过来,“每个新娘子床上都会有的。”

    “那我更要将这些东西拿走了。”木灵溪道,

    她呆呆的坐在一旁,等椿儿收拾完后则躺在一旁,“我些眯一会儿眼睛,待会若是有什么叫我醒来便是。”

    “爱妃平日里都睡得此番早么?”

    门口响起了叶瀚淡淡冷冷的声音,带着一些醉意却又让人觉着十分清醒,木灵溪听到这话霎时间从床上坐起来,一时惊醒。

    椿儿面色惊慌的看了一眼木灵溪,低声道:“小姐该如何办?”急忙帮木灵溪盖上了红盖头。

    木灵溪正在想法子之际叶瀚推门而入,随行的还有几名护卫,等到叶瀚进屋后退了出去,“爱妃可是困了?”

    椿儿急忙帮叶瀚拿下外袍,准备去扶着木灵溪时叶瀚道:“你先出去吧。”

    椿儿看了木灵溪一眼,只得应了声‘是’便出了门。

    “不困,大喜之日兴奋都还来不及怎么会困?”木灵溪道,盖着头纱静静的坐在床前,“太子今晚为何会来溪儿这儿,溪儿还以为太子会到钟龄玉姐姐那儿。”

    叶瀚看了眼桌子上的东西,嘴角微微勾起,并未回到木灵溪的话,转而说道:“爱妃可是饿了?”

    木灵溪小脸一红,默默地点了点头。

    叶瀚‘噗哧’一声笑出,“饿了叫人做便是,免得待会没了力气。”便叫下人来吩咐下去做了几个菜。

    木灵溪头埋得低低的,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谁知道叶瀚今晚回来她这儿。

    “太子妃那边待会再去,本太子有的是理由瞒着,或者说本太子也没有必要瞒着。”叶瀚走近木灵溪,掀开了她的红盖头,见到她的那一刻怔了一下,转而眼中流露出满满的笑意。

    “本太子的爱妃生的可真是美丽。”他说着凑近去嗅了嗅她身上是香味,迷离了眼神,欲亲上去她的脸颊,木灵溪微微退让,他有些皱眉,“嗯?”

    “溪儿有些慌张,还没有准备好。”木灵溪攥紧了手说道。

    “你不用准备,闭上眼睛。”叶瀚温柔的安慰道,少了往日里的冰冷,将木灵溪放在床上躺着,慢慢地俯下身去。

    他的气息近到她可以感受的到,木灵溪皱了皱眉,“太子,溪儿这几日不方便。”

    “骗人,找人看过了,你不是这几日。”叶瀚柔柔的道,深情的看着木灵溪,没有一点儿生气,以为她过于慌张进而低声安慰道:“别怕。”

    叶瀚轻轻的吻上了木灵溪,她有些绝望的紧闭着眼睛。

    忽然叶瀚从身上起来,木灵溪舒了口气睁开眼,霎时便看到叶瀚与另一人对峙,那人蒙着面纱,眼神有些熟悉,穿着青竹衣裳...

    木灵溪心里一喜,露出了笑意,是乔漠。

    乔漠只是憋了一眼木灵溪,紧接着便挥剑刺向叶瀚,俩人周旋了片刻,叶瀚手里没有武器显然有些落败,木灵溪作势喊道:“太子小心。”

    乔漠无声息的移动到木灵溪身前与叶瀚过招,过了一会儿门口传来脚步声,乔漠见时机已到便抓着木灵溪假装挟持状破门而出。

    “救命啊太子。”木灵溪喊道。

    叶瀚追了出去,军队正往门口来,“太子没事吧?”

    “侧妃被挟持了,待人追上去,务必救回侧妃。”

    “是。”

    乔漠抱着木灵溪出了太子府便带着她上马,驾马而走。

    约莫过了一个时辰,乔漠停下马匹牵着木灵溪走了几步,“出来吧。”

    叶玄翌便带着人出来:“参见大皇子。”

    木灵溪早就从林伯父那儿知道叶玄翌的身份,自己得了军令符后便是交与他,倒也不觉得奇怪,只是有些愧疚,不好意思的道:“我没有拿到军令符,让你们失望了。”

    乔漠拉过木灵溪,往他怀里抱了抱,“你不应该这么冒险。”

    “没事,这件事难度很大,溪儿能安全就是最好的了。”叶玄翌道,看着俩人心里明了,从怀里拿出一只手镯,“这是昔日在中秋花灯会是玄翌得到的一对玉镯,溪儿那儿有一只,另一只并未碎,今日是大皇子的生辰,想必这个作为生日礼物不会差。”

    乔漠接过玉镯,“多谢。”

    “好了,既然大皇子无事我们也就回去了。”叶玄翌道,带着人走时回头看了一眼俩人,“祝你们幸福。”

    待到众人都走后,乔漠扶着木灵溪上马,来到江边。

    俩人席地而坐,乔漠抱着木灵溪,从怀里掏出一只发簪,“这是给你的生辰礼物。我帮你插上。”

    “好看吗?”木灵溪问道。

    “嗯。”乔漠应道,沉默了一会儿,似乎下定决心似的开口道:“溪儿,我想通了,人生就这么一辈子,若是喜欢便要在一起,不管以后怎么样我们都应该享受当下莫要等到年老之后在后悔。”

    “嗯。”木灵溪点头。

    “所以,溪儿你愿意嫁给我吗?做我的新娘!”乔漠正色道,真挚的看着木灵溪,“以后复国之路很幸苦,很危险,我不知道我会在什么时候遭遇到不好的事情。可是,我想在我还活着的日子里拥有你,和你在一起。”

    “你可愿意?”

    木灵溪仰头看着乔漠,甜甜一笑,点了点头,“嗯,我愿意一辈子都与你在一起。”

    乔漠低下头吻了上去。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完结咯,感谢小天使们一直以来的陪伴,爱你们么么哒。我们下一本见哦,撒花,撒花。

    我的古代言情新文,可以点进去看看哦,欢迎收藏,么么哒~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