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如是结局

作者:青底白纹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作者有话要说: 是的~就和前几章说的~本文到这里完结啦~

    曾经我追文的时候经常遇见好看但是坑了的文,那个时候心情就是费解,明明是每天挤点时间写几个字就可以写完的东西……但是直到自己写文了才懂得其中原因(~ ̄△ ̄)~

    折中来做,我还是没有真的坑了,给个结局啦~如果有机会我再重新开文写后续~那个时候会是新地图,新人物,新故事,顺便把这里挖的某些坑一一填上。

    嗯,,如果有需要的话,,我可以再写一个番外,,也可能不写,,好咯~有缘再见!

    【ps:全身心拒绝差评】

    眼前的这个同门师妹面上带着可疑的红晕,掩面的白纱草率的揭开别在了耳后,印像中几次寥寥的见面里,慕笙箫对这个师妹也就是定义为感官舒适的“应该亲近的路人”,她是净水真君的血脉,虽然不常常见面,但于情于理他都需要对这个师妹担待一些。

    但如今这种状况,慕笙箫大约是没有过设想过的,这被狐妖夺舍?又或是夺身?的千师妹怕是要对他行不轨之事,而此刻的他首先无法动弹,再便是即使有机会脱身也无法对这个理应担待的师妹下重手……秘境仙府之中变数千千万万,他虽不记自己因何到此,但更诧异于这跨越千万变数出现在他眼前的千师妹,这状况着实归因为缘分。

    ———过去~遇见———

    ……

    初次相遇大约是在后山林子里,毕竟忽然回神的时候,他就莫名步入了后山边缘,视线里扑过一个不明身影,也在几乎同时他被紧紧拽住了一个衣角,以及听闻一句虚弱无力却饱含信任的“救我…”在翻开脸辨认出了这个“臭名昭著”的师妹的身份之后,他克制住了将人摔开的念头。

    之后因为和净水真君那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朦胧“师生”关系,他偶有探访净水真君的山头,倒是也有好些次机会见到这个深入简出的师妹的身影,不过对于交际不抱有兴趣的他而言,只是遥遥看见身影就主动回避,隐秘得维持着与净水真君的“师生”情谊,仅是对于一些琐碎传入耳的谣言真假心里有底。

    门内大比,那一场几乎掀起一波门内风雨的破规比斗,这个师妹再度沦为众矢,虽然他对于在那血雾之间发生的具体内容不甚了解,却是权衡再三之后“自动”走到了这个看着只是在强撑着的师妹背后扶住了她的身子……大约是身体意识潜在使命感、责任感,又或者更多的是……不由自主,遇见这个师妹有关的事情,他就常常出现间歇失忆??

    千诗颖是一个对他而言奇怪的存在,这个念头在门内比斗的那次对手场次中在一次清晰了起来。在每个开始他就清楚知道又是一场结局注定的比斗,他不会放水也不懂什么手下留情,只是“本能”驱使着他随手施展的法术……

    虽不可名状,慕笙箫却清晰的认识得到他与寻常修道之人的差别,他的道法过往向来都是意念之间就能信手粘来,法决如同虚设。然而在与千诗颖的那一场比斗,他却是初次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了自己身上的不寻常之处,意识飘散朦胧之间,似乎一切下意识的行为都是在□□控着。这一场比斗他没有过分保留实力,千诗颖毫无悬念的重伤,而他却是再度于不可抗力的驱使下脱口而出“你还远远不够”……身体意识差不多清晰起来之后,他已经抱着失去意识的师妹扎入了人群中??

    ……这几次古怪的相遇,慕笙箫也差不多得出了一丝线索,虽然很离谱,但是他同样离谱的身世似乎和这个师妹有一些道不明的联系。

    ———当下~境遇———

    “慕师兄~”伴随着一声娇媚甜腻的呼唤,一具柔若无骨的身子就贴在了他的身上,同时还有一只泛着凉意的手钻进了他的衣领。顺着脖颈一路滑入了胸口,柔软带着湿热的唇碰在耳尖,细小微弱的蠕动,他几乎被定格到僵硬的身子是忽然恢复了控制权,可却只是觉着身体在一瞬间失去了气力”柔弱”不已,已经伸进衣襟的手在不安分的乱摸,衣服也散落开袒露出了大半个胸膛,微微喘了一口气,慕笙箫只觉得自己周身的失力感越来越明显。

    虽然他不曾亲身体会过双修之事,但此时此刻他还是察觉到了怪异之处,体内的灵气混杂着精元在随着肢体的触碰一点点散开。

    对于自己身体的秘密甚至慕笙箫本人也不是特别清楚,对于此刻的情况,他只有一种解决方案虽然有些吃力但也不是不可为,只要运转哪怕一丝体内灵气便会从胸口处蔓延至上半身的黑色图腾,迄今除去这种出现图文的现象之外再无特别之处的现象,倒是在适才遇见狐妖魂魄之时似乎发挥了什么神奇的效果。

    黑色无规律可言的图爬上脸颊之时,那个紧贴在身上的作乱的身子停滞了下来,慕笙箫对上了一双似乎载满水意的眸,原本该是漆黑的瞳孔是火红的颜色还带着妖兽一般的立瞳…

    “果然你是上面的人…”仅仅是短暂的对视,与上一次的回避不同,这个附身在千诗颖身上的狐妖几乎是迫不及待得将脸埋在在了他心口的位置,慕笙箫听到了隐隐传来闷声的呢喃,可得听见了令人费解的前半句…

    ……

    在一段些许漫长的沉默,久到慕笙箫甚至以为这个“千师妹”以这样一种奇异的姿势陷入沉睡,他却听到了比之前更加腻歪的声线,埋在胸口的脸抬起带着格外灿烂的笑容“慕师兄~我们接下来进行更有趣的事情。”

    火红的妖瞳闪烁过狡黠的光彩,慕笙箫看着那张陌生又熟悉的脸恍然靠近,带着滚烫温度的嘴唇狠狠压在了他的唇上,或轻或重的吮吸…舔舐…或许带着几分暧昧气息,可细细想来,此番更像是被当成食物享用的状况…又或者他只能这么想象从而缓解脑海中动荡的不明的躁动。

    ……

    凌乱交织的外衣平铺在地面,越发沉重的眼皮微微合着,压在身上的那具身体也越觉沉重,终究是一同倒在了散落的衣物间,肌肤相接只觉滚烫一片,快要合上的视线中景象也变得模糊起来,只是焦灼在了那张朦胧幻影间越发娇艳的脸上…勉强的移动的手指倒是猛然触碰到了“千诗颖”腕上某个冰凉的事物……清脆到刺耳的铃铛声忽然尖锐的回荡起来。

    他的脸上忽的溅上一股温热的液体,意识猛然回复片刻,只见那双闪烁着火红光亮的妖瞳忽的熄灭,“千诗颖”的嘴角溢出的血液划过下颚滴落在他的脸颊之上,唇瓣微微张合似乎想说什么却最终随着那无力闭合的眼睛一起沉寂,软绵绵的瘫倒在了一旁。而他的手指还接触着那一块冰凉的不明金属打造的小铃铛,猛然回复的片刻神识终归也是渐渐褪去同是昏睡了过去。

    ……

    ————后续~秘密————

    青黑色的图腾蜂拥而出几乎覆盖住了所有的肌肤,倚在石壁上的人睁开了眼睛,古井无波的深黑色眸子环视了一周,不紧不慢的站了起来,而同时地面上破土而出一株新芽,以肉眼看见的速度迅速生成了一株青绿色的手臂粗壮的藤蔓,缠绕住那个几乎失去了声息躺在地上的女人轻松的托了起来,奇异之处却是这整个过程并没有带出半点灵气波动。

    微动手指,所有散落在地的衣裳都归于原位,他身上衣物恢复到了一丝不苟的状态,手指摖过女子嘴角还未凝固的血液,随后便是抹在了她腕上的那颗小铃铛之上,又是一声清脆的铃铛响,现出了一只九尾红狐的影子。

    “狐不凡,上界的仙气可不是白送的,你需暂居这锁魂铃中护得她达到窥得天机之际,自得升入上界。”

    缩小版的九尾狐嗤笑了一声“那白狐神棍一族倒是占对了一卦,也是劳烦‘上仙’费心了,也罢,我在这破洞府里也腻了…看你与他相识的份上我就认了你这暗算…”九尾狐晃荡了一下尾巴,化作一个粉衣肉嘟嘟的的小女娃的影像“本妖向来重情义,这血契实属多余,此处我暂且不计较,日后我便委屈装一波器灵,还清你这仙气债。”

    面容上依旧分辨不清特殊的情绪,目光焦距在了这个在驱尘术后宛如安宁沉睡的女子脸上,“还是远远不够呀…”此话间倒有了一丝喟叹之气,话落便是踱步离开了这石牢…突然出现的藤蔓又在以同样的速度缩小,直到随着他的消失一同归入泥地 。

    ————事后~后遗症————

    黄灵仙境的开启时间为百日,这也是各大门派拼尽物资计算出的最大的维持传送通道的时期,这也意味着百日之后,入秘境的修士们要计算好时间完成各自的计划,还要在出秘境之期来临之时触发发放的唯一一张传送符完成脱离秘境。

    ……百日不长也不短,这一天终究在翘首企盼中到来,守在秘境外的各宗长老们打开了这百日之后的交接通道,历来出秘境的人只有进入的三分之一,所有平安归来的修士都至少证明了其今后可独当一面的资质。

    ……

    交接通道仅仅只会维持一天,通道最终关闭的一刻,守在通道口的一部分长老面色是真的有了异样,十大门宗中有六个门宗没有做到全员完璧归来,那么青云宗五归四的状况倒是显得没那么特殊了…可是偏偏唯一一个在秘境中生死未卜的弟子却是那身份最为特殊的千诗颖??

    最终迷雾一般的通道在子夜消散的一刻,坚持守着的四个青云宗弟子脸上都面微有异色…虽然这个结果看起来对唯一一个练气期入境的修士来说算得上理所应当,然而思及某些隐秘却还是觉不可接受。

    青云宗掌门刘汉海的面色也颇有古怪,屡次看向依旧黑面具黑衣,面色如常的紫涵真君欲言又止…最终只是叹了口气,没有多言,领着门下四个精英弟子踏入归门的传送阵法。

    紫涵真君拾起最后一颗耗空灵气的黯淡无光的灵石,完美无瑕的半张脸上恍如绽放出一个发自心底的笑容“小杂种,必须死。”

    ……

    黄灵秘境之后的青云宗几乎算得上是遭受了大创,净水真君在得知女儿未归之后虽没有大怒,但却一改原先龟息作风走出了青云宗开始了漫长无期的云游归期不定,青云宗实际坐镇的元婴长老只剩下一位。千诗颖师父张默药长老也仿佛受到打击开启了长期闭关减少了不少宗门内符篆供应。

    唯一平静的大概是青云宗新生一代的修士层,如同什么都未曾发生一般继续着平日的修行生活…但确实有哪里存在不同…

    ————结局~挖坑————

    “言诗师叔,沉云阁的宗门选拔要开始了,别迟到呀!”一袭白衣的少年毛毛躁躁的推开了藏书楼的大门,扯开嗓子喊了那么一句就急急忙忙的跑去了下一个地点。

    放下手中的书卷笔墨,一袭玄衣的女子站了起来,不紧不慢得地朿好垂落至脚踝的长发,习惯性抚摸过脸颊上那半层丝质如肌肤柔软的半边纯黑色面具,再从储物袋中取出了那根象征长老身份的簪玉插在发髻,走出了藏书阁。

    手决掐动唤出了一团黑红的火焰化作一只展翅大鸟,飞往沉云阁的大殿。

    高空之上,沉云阁的大体轮廓映入眼底,陌生的建筑却是平白勾起了一丝过去的记忆…自那已经过去了二十年,此番看来她大约也算是真正摆脱过去…逆转未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