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番外三 最幸福的事莫过于有你在这

作者:陌上君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凤来袭略带心事,但牧无欢却是满心欢喜,朝着目的地飞驰而去。

    满天的大雪随着他们的马蹄落下渐积成堆。

    几人在南华国境内的某座小山谷外转了好几个月,却一直没能见到除他们之外的人影。

    三月,漫天粉红的桃花从山谷里飘起,带着淡淡的清香,让人望着移不开眼。

    但谷外几人却似热锅上的蚂蚁一般,转个不停。

    “来袭哥,我们是不是走错了?”牧无欢那平静的脸上浮起几丝紧张,温平的眼里也开始不安紧张起来。盯着山谷四周没方寸的打着转。

    凤来袭那微敛的眉眼也少了往日里的冷静,生出一丝难得一见的焦躁来。

    “应该不会有错,这个地方是地图上所标的地方。”凤来袭平静的说。

    可牧无欢不安的皱起了眉,“但我们已在这里寻了一个多月了。”

    “无双说的地方不会有错的,至于我们为什么没能找到进谷的路,一定是有原因的。”凤来袭看着定力渐失的牧无欢,突然心一紧,似是想到了什么一般,轻声安慰道,“无欢,你先冷静下来。”

    他声色轻柔,却透着一股冷凝,似酷夏里的凉泉,从牧无欢头顶淋下,瞬间让他清醒不少。

    “无欢,你要记住,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事,你都要学会处理不惊,这样才能让你姐放心你。”牧无欢听着凤来袭的轻喝,脑海里突然记起牧无双与他说的话来,顿时静下心来,微垂着眼,淡扫四周。

    其他几人见状,虽不明是何意,但也跟着静了下来,不再乱寻。

    果然,没过多久,便见到随风而起的桃花瓣极有规律的从山谷里飘出,似是在指路一般,由远及近。

    “在这里。”细心观察着周边情况的凤来袭手一指,脚步轻盈的追着飞出来的桃花瓣入谷。

    高叔与其他人见状也是立马跟上。

    众人脚步略显沉重,却又隐透着欢喜。

    牧无欢紧跟在凤来袭的身后,越往里走空气中的香味就越浓,让人原本紧张的心也跟着轻松起来。

    山谷里白色的雾越来越大,牧无欢只觉得每一步都踩在了白去上一样,是那样的不真实,可却又偏偏每一脚都落在实地上。

    胸口处传来的没有规律的心跳声,一声比一声响,以至于他之后走一步后不由自主的抬手紧拉住了凤来袭的衣袖。

    “来袭哥,我,有点紧张。”

    “不用担心,九歌她们一定在这里!”凤来袭反手轻按住他的手腕,柔声安慰。

    其实他每走一步也觉得有点不安,内心是忐忑的,但在比他更不安的牧无欢面前,他只能深吸口气,尽量不让其他人也察觉到不安的因素。

    不知走了多久,但凤来袭却都默记下所走的步数。一共是前行了六千步整!

    “停!”一声轻喝,他突然似是听到了什么声音,很小,却又很清晰。

    牧无欢停下脚步,侧耳细听,不稍片刻,眉稍轻挑,嘴角露出一丝很浅的笑。

    其他人也是相互停下,转动着眼眸打探起来。

    “是她!”牧无欢听着远远传来的呤唱声,清冷的眼眸里也都染上了一层蕴红。

    “谁?”凤来袭侧头回望轻问。

    牧无欢听着缓缓传来的呤唱声,眉心都渐舒展开来,眉梢都带着笑。

    “是她!”牧无欢再次肯定,这次连眼眸里都浮起了一丝宠溺的笑。他抬头,望向凤来袭,“是她!”

    “谁?”凤来袭这次真的懵了,再一次反问。

    “大叔,是小舅舅他们来了吗?”稚嫩的童声从白雾中传来,让人听着心神一振。

    “嗯,是的,小念心想小舅舅吗?”男子温润的声音轻轻的回应着。

    白雾里没有人声,似是在想,可利落的声音继而响起,“不想。”

    “不想又要来这里?”

    “这里的桃花林最美,我想让大叔陪小念念看桃花。”小女童天真的声音清澈入耳,落在众人耳里皆是不由的一愣。

    凤来袭更是不解,里面那男子的声音虽有好久好久没有听到了,但他还是一听便能听出,那是牧无双的声音。

    可是那个女孩叫他为大叔,而又称外面的人为舅舅,哪个是她的舅舅?

    牧无欢听着里面的对话,眼里的宠溺之情再也忍不住,迈开大步直朝里面走去。

    “你们几个,先留在外面。”凤来袭见状轻声吩咐。

    既然找到牧无双了,那么牧九歌定也在这里,而且他知道牧九歌的性子,这么些年不出来,定是有她的想法。

    跟随着牧无欢的脚步,几个轻转,眼前一亮,满天的桃花瓣从空中飘落下来,打在他的鼻尖,衣肩上。

    他没有躲闪,走着的步子突的一滞,那清冷的双眼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看到的小人儿,头上扎着两个髻,额间有些许刘海,眉宇间透着英姿之气,那双眼,如同天上的繁星,闪晶晶的,干净,清透,随着她的眉头轻皱,波光潋滟。

    她——像极了九歌!

    她——是九歌的孩子?

    她的手被她身边的男子轻牵住,在与他对视间,微微一笑。

    凤来袭满是疑惑,刚想上前询问清楚,心念一想,那女孩抬头间便瞧见了他,微愕下,突的“噗嗤”一笑,松开牧无双牵着的手,直朝他们奔过来。

    “小舅舅!”欢喜的声音似是百灵鸟般在桃花林里响起。

    “小念念,想死你小舅舅了!”牧无欢往地上一蹲,张开双臂,就要抱来人。

    可等了许久,也没见她扑到他怀,回过神来时,她已是歪着个头,立在他身前两步远之处,打量着一脸温笑的凤来袭。

    “这个漂亮哥哥就是凤家公子吗?”半歪着个头,似是大人一般的询问,但眼眸里却是透着肯定的光芒。

    凤来袭听着心里又是一惊,过了会才道,“你是小念念。”

    “是啊,我叫南宫念心,你呢!”小女孩一脸认真的介绍着她自己,目光却是一直盯落在凤来袭脸上,没有移开半分。

    凤来袭惊讶她的言词,她叫南宫念心,南宫……

    “念心小姐,王妃说请客人们进来。”低温的声音从桃林一头传来,随着人声响,一个白袍男子缓步从里面走出来,在望向众人时微微的福了个身。

    是他——颜和!凤来袭望着这张波澜不惊的脸,还有平静的双眼,心头突然间涌起一股莫名的悲伤来。

    原来,是这样的……

    “好,漂亮的凤公子,我带你进去吧。”在凤来袭还没反应过来前南宫念心便已上前抓住了他的手,紧拉着,半仰着头,认真的道,“快来吧。”

    这一幕发生的太快,就连一直守着她的牧无双都没反应过来就见南宫文念已带着凤来袭往里走去了。

    几人各怀心思,直往里走去。

    凤来袭的心更是不能平静下来,但被这小手牵着,他的心更是扑通扑通的乱跳不停,大脑里一片空白,都不记得是怎么样停下脚步的。

    等他回过神来时,他身边已是静下来了,抬头寻望间周边没了其他人,入目处白雾茫茫,一个窈窕的身影在雾隐中若隐若现。

    远远一瞥,但却令他整个人都要沸腾起来一样,唇角几番蠕动,终是轻唤出声,“九歌!”

    人影听到他的轻唤缓缓的转过身来,正面向他,眉眼温和,记忆中的冷清已是不见,这让他的心莫名的一暖,“真的是你!”

    “让你久等了!”牧九歌站起身,望向来人,轻笑着。

    这时凤来袭才看清她身边的景况,她的身侧是一个温泉,白雾正是从这里面升起来的。

    可当他看清她脚下的一切后,心猛的一跳,一个箭步冲上前,跪坐在她脚边,伸手就要去抱浸在温泉里的人。

    “别动,他在休息。”牧九歌伸手抓住他伸出去的手,轻按住,柔声说着。

    这时凤来袭才察觉到她言词的异样,太过轻柔了。

    按下心中的惊讶,收回手,但目光却一直落在闭目在休养的人脸上,这张脸太过白皙,与他记忆中的人脸很是不符,白的不真实,白的让人心酸不敢直视。

    “王爷他?这是怎么了?”犹豫许久,他终于说出心中的疑惑。

    牧九歌松开他的手,不好意思的一笑,随后目光继而落在靠在泉边闭目养神的南宫翔身上,眼神更加温柔起来,“他在休息。”

    听着她执意的这般说,凤来袭再不知也知事情不对了,深吸了口气下,才发现心里某处堵的慌,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走,去那边,好久不见,谈谈这些年外边的变化吧。”牧九歌缓缓的起身,伸手指向不远处的一个小亭。

    移步到了小亭,亭虽小,但该有的都有,她又是给俩人倒了两杯清茶,递到他面前,轻笑,“山谷幽静,闲暇时采了些桃花瓣用来泡茶,味道还不错,喝点。”说完又是推了下木桌前摆放着的几色糕点,“这些都是取自山谷里的果子做成的,尝尝。”

    凤来袭看着她风轻云淡般的说着,动作如行云流水般自然,便知她已习惯这里的生活了,顿时心里涩涩不已。

    “还是说说你们的事吧,外边好着呢!”转开话题,凤来袭不想打扰她现在平静的生活,可又担心南宫翔的事,如若翔王这些年一直没有醒过来,那是不是该去请老神医来瞧瞧了,还有不语姑娘,她的医术也是一流的。

    牧九歌轻啜了口清茶,唇角浮起一个极浅的温笑,微低头间,便听得她娓娓道着这些年的事来。

    她说的轻淡,但凤来袭听着却是心疼不已。

    “你是说翔王这些年一直都没醒来过?”已是冷静下来的凤来袭轻声问着。

    牧九歌轻轻的点头,别开脸,没看他,凤来袭随着她头的移动,见她头继而落在南宫翔的身上,心里的酸苦之意更深。

    虽然他已早就学会隐藏情绪,但这次他还是没能忍住,“我想请神医和不语姑娘过来替翔王看诊,九歌你觉得呢?”试探的询问,没有一丝底。

    他的心思她怎能不知,只是这些年来,她用尽了办法,也没能让他醒过来好生与她聊过,但他身上的伤却是都好了,所以她也不敢肯定他是真的没事还是……

    见她沉默不语,凤来袭一瞬间这些年所受的所有委屈都在此刻化为乌有。

    “九歌,王爷他一定会好起来的!”

    千言万语,终汇成这么一句,不知过了多久,牧家兄弟带着念心来寻。

    “漂亮的凤家哥哥,你能带念念出谷吗?”直朝他飞奔而来的南宫念心张开双臂往他怀里扑去,没有任何防备的凤来袭被她扑的稍稍往后一仰,但还是很快稳了下来,抬手想要将她扶起,手刚伸出心却又生不忍来。

    他迟疑的抬头望向已是停在他身前了的牧无双与牧无欢,挑着眼,询问这是怎么回事。

    牧无双一时间也是愣住了,他一直都知道南宫念心想要出去,但是没想到她所求之人会是凤来袭,而非他!

    不过如若真是凤来袭带出去,他也是放心,可就是心里有点怪怪的,好像是不舍得……

    “来了就先在这里留几日再走吧。”淡淡的留客声从他们身后发出。

    于是乎,几人在山谷里留了几日,等出去的时候他们身边多了一路蹦跳着的小不点——南宫念心。

    而在他们出谷后,泡在温泉里的男子突的睁开了眼,似漫天繁星一般,璀璨生辉,却又透着幽幽凉意,落在他身前的人影上,又是一阵哀怨。

    “九歌!”

    “爷!”

    “你让我憋的好辛苦!”南宫翔一脸怨妇样的从温泉里起身,露出结实精壮的胸肌,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不敢直视。

    饶是看惯了的牧九歌此刻也是娇容上浮起一丝羞赧之色,微垂下的眼眸里露出一丝微愠之意。

    “南宫翔,戏已是演够了,念心也被你送走了,你也是该滚出来回你的南华国去了!”微恼的牧九歌脚一抬,踢着一块小石落水直朝他身上飞去。

    “呀!疼!小娘子要谋杀亲夫了!”南宫翔略带夸张的一声惊尖,“腾”的从水里飞出,带起一连串的水珠,在阳光下闪着五彩的光芒,甚是好看。

    随着他的尖叫,牧九歌似是被吓到了一样,连忙捂着眼就要往后跑,可她脚还没来得及动,整个身子就被一个结实有力的双臂圈住,抱在怀,暖暖的。

    “九歌儿,今生有你,是我最幸福的事!”头顶传来的柔声细语,在暖阳下如诗一般轻呢温着她的心。

    身子不自觉中放松,轻靠在他的怀里,头顶着他的下颚,笑的温婉。

    桃花漫天飞舞,飘落在他们的青丝上,如画一般,宁静,逸美!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