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大结局

作者:梦草微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个月后。

    化妆间里,茉莉看着一身婚纱,精致妆容的自己,有些懵逼。

    直到现在她都还感觉不真实,怎么就这样把自己嫁了,会不会太随便了点?

    她摸了摸兜里虚弱的扣子,内心有坚定了些,现在扣子已经不能再讲话,生命进入倒计时。

    她要快点爱上樊羽飞,破解诅咒,恢复法力,救扣子。

    这段时间,她都没有再变老,她以为诅咒破解了,可是法力还是没恢复。

    不知道是不是卫毡爱上了她,只是还爱得还不够深,所以只解咒,不复法。

    ……

    李氏大楼,李爷爷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自己好不容易相中的孙媳妇,眼看就要便宜樊家那小子,他能不急吗?

    李卫毡坐在椅子上只笑不语,他把玩着一个金色的小圆镜,这是那天他在古玩市场淘到的。

    本想去给爷爷掏件生日礼物,后来无意中看着到了这个,没想到意外的解开了他十岁前的记忆。

    那些记忆是由黎燕芯封锁的,所以第一次茉莉没能探到。

    记忆恢复了,他怎么可能让自己心爱的女人嫁给别人,只是茉莉以前那么骄傲,他也要让她尝尝爱而不得的滋味。

    李爷爷一根拐杖扔过来,高秘书接了个正着。

    李卫毡笑了:“爷爷别生气,你只要在这里等着你的孙媳妇来就好。”

    “你个臭小子的话,我还能信吗?”李爷爷气得吹胡子瞪眼。

    “爷爷不妨信一次,不然爷爷有什么办法让新娘子逃婚,难道你要你的孙子去抢婚不成。那么明天李氏和樊氏都会上新闻头条,股票也会动荡,对公司目前的招商项目非常不利。”

    李爷爷也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如霜打的茄子,焉了,干脆坐下休息。

    李卫毡拿出手机,对着小圆镜一拍,按下发送键,嘴角的笑容越发深了。

    ……

    马上就要入场了,茉莉的手机响了,只看了一眼,她的脸色就变了,这是卫毡的号码,她记得滚瓜烂熟,还是当助理那段时间存的,一直舍不得删。

    现在他发信息,是什么意思?

    茉莉犹豫了几秒,立马点开,里面那张照片,让她激动的热泪盈眶。

    那是扣子的原壳,有了它,扣子就得救了,她找了好久,怎么会在卫毡那里?

    茉莉抹了把泪,如果这世上还有她唯一的亲人的话,那就只剩下扣子了。

    虽说扣子不是人,但扣子陪了她几万年,他们主仆的感情完全称得上生死相依。

    茉莉想也不想的摘掉头纱,踢掉高跟鞋,跑出化妆间。

    ……

    一辆黑色法拉利平稳行驶在公路上。

    直到现在,李爷爷都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茉莉不但出现在了李氏办公室,而且他的孙子何时转性了,简直辣眼睛。

    莫说他这个老头,就连愚不可及的高管家父子都看不下去。

    于是,三人一致选择灰溜溜的离开。

    ……

    李氏办总裁办公室。

    茉莉已经脱掉婚纱,换上了李卫毡的衬衫,因为李卫毡有洁癖,不喜欢她身上的化妆品味道。

    此时,茉莉坐在沙发上,海藻般的长发披在肩上湿哒哒的一片,胸前的衬衫已经湿了,衣服下的线条若隐若现。

    移开目光,李卫毡拿着毛巾,一本正经的给她擦头发,动作异常温柔。

    没穿裤子,茉莉有些别扭,双腿并拢了些。她推了下卫毡,想站起来,“可以了。”

    “坐好,”李卫毡视线下移,“难不成想全湿掉。”

    接收到他的视线,茉莉目光转向胸口,瞬间脸红,赶紧用手挡着,那里湿了一大片,关键她没穿内衣,真的羞死人了。

    “有什么好挡的。”李卫毡薄唇微勾,“该看的早就看过了。”

    轻飘飘的一句,让茉莉想起来上次在高秘书家里发生的事情,啊啊啊,要命,她简直想一头撞死自己。

    偏偏李卫毡不放过她:“你是不记得了?需要我提醒你一下?”

    “不用不用。”茉莉羞愤欲死,再也不想提起那次的事,想想都觉得丢人。

    李卫毡捧着她的双肩,认真道:“那我们来说点正事。”

    “什么?”在他温柔的目光下,茉莉差点溺死其中。

    “什么时候嫁给我。”李卫毡一脸认真。

    “啊?会不会太快?”茉莉还有些不适应这样的卫毡,原来恢复记忆的卫毡这么粘人。

    以前在星球上,她很讨厌这样的人。

    今时不同往日,这是她心里爱的那个人,反而会有点期待更多,原来爱情真的很美,心里比喝了蜜还甜。

    “我追了你几万年,还快?”卫毡委屈脸。“现在是不是可以给我点福利。”

    “什么福利?”茉莉还处在懵逼中,唇已经被堵上,说话的间隙,李卫毡见缝插针,瞬间攻城略地。

    茉莉的大脑无法思考,处于当机状态,她只感觉嘴唇麻麻的,很舒服,可是呼吸却越发困难,身体软在卫毡怀里。

    “笨蛋,接吻要呼吸。”卫毡终于放开她。

    像缺了水的鱼,茉莉感觉自己差点就死了,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某个男人却不像他这般狼狈。

    “你以前是不是很多女朋友?”不然经验怎么这么好。

    李卫毡笑而不语。

    “被我说中了?你和黎燕芯……”茉莉的话消失在两人的唇齿间。

    怎么还来,茉莉挣扎了几下,最终身体软了下来。

    李卫毡再次放开她时,茉莉的小脸蛋已经憋得通红,不过比第一次好一点。

    “嗯,是我喜欢的味道。对了,申明一点,这可是我的初吻,你要对我负者。”

    茉莉翻着白眼,初吻不是早就给她了吗?上次的人工呼吸。

    卫毡看着茉莉,伸出舌尖舔去唇上的津液。

    茉莉小脸一红,心脏漏跳了一拍,唇上一麻,仿佛觉得她的唇被舔了一下。

    糟了,都出现幻觉了,丢人。

    悦耳的手机铃声响起,拉回沉思的茉莉。

    不知何时胸前的纽扣,开了几颗,露出无限的春光,茉莉无比羞窘,一把拽紧衬衫。

    手机铃声锲而不舍的响着,卫毡附在茉莉耳边小声说:“宝贝,让我去接个电话,然后再回来吻你。”

    “谁要你吻……”

    原本脱口而出的话,卡在喉间。

    因为,茉莉这才发现,自己此刻正坐在卫毡的大腿上,衬衫下摆已卷到大腿根部,春光乍泄,两条大长腿与卫毡的重叠,这样子别提多暧昧。

    脑袋砰一声炸了,茉莉尖叫着跳起来,退开几米远。

    李卫毡爽朗的笑开了:“追你几万年来,我才知道,原来你的内心这么热情奔放,以前都是在我面前装的吧。”

    “什么装的?”茉莉正想发火。

    李卫毡做了个禁声的手势:“没关系,你怎样我都喜欢,先去接电话,等会儿我们继续切磋。”

    茉莉翻翻白眼,明明自己被占了便宜,怎么反倒被说成是热情奔放,等会儿还切磋个毛线啊。

    几个未接电话都是一个号码打来的,还有一条短信,李卫毡看清内容,脸色一变,回拨了电话。

    樊羽飞懒懒地接起电话,嘴角轻扯:“短信看了?”

    那是之前茉莉和他签的结婚协议,那玩意是用来套老头子的股份的,结婚证自然还没办。

    李卫毡回头看了眼坐在沙发上弄纽扣的女人,声音冷了几分:“说吧,想要什么?”

    “好,够爽快。我要城郊那块地。”有了这块地,对他坐上樊氏总裁那个位置,更多一分把握。

    这边沉默了一会儿,李卫毡淡淡说:“地我可以给你,不过我有个条件。”

    “说说看,你的条件。”

    李卫毡看了眼腕表,冷冷说:“我要今天的婚礼照常举行,对象你自己可以选。”

    “哈哈哈。”樊羽飞突然就笑了。

    “这些年过去了,你一点没变,在意的都要拽在手里,还要把对手都杀掉。”

    “不过,你这么护着新欢,黎燕芯知道吗?”

    “这不是你该关心的事。”李卫毡拽紧手机,黎燕芯的末日快到了。

    自从恢复记忆后,他恨死了黎燕芯。

    想到这儿,他突然对电话那头说:“当年你的奶奶的死,我很抱歉,不管你相不相信,当时不是出于我的本意。”

    那年冬天,他被黎燕芯控制了思想,将樊羽飞推进湖里,后来樊奶奶跳下去救回樊羽飞。

    经过这次,樊奶奶旧病复发,身体日渐衰退,没多久便与世长辞。

    这件事对樊羽飞打击非常大,从小父母关系不好,动不动就打他,奶奶却对他疼爱有加。

    所以后来也不怪樊羽飞对李卫毡和黎燕芯恨之入骨。

    而李爷爷不相信自己的孙子会做出这样的事情,觉得是黎燕芯从中挑拨,从此就讨厌上了她。

    樊羽飞对李卫毡挑衅道:“可要看好你的小美女了,说不定我哪天就把她抢走了。”

    “你敢!”电话里传来忙音,李卫毡用力砸了手机。

    “谁打来的?”茉莉很好奇,卫毡为什么这么生气。

    “没事。公司的事。”李卫毡一脸温柔的笑,手一拉,把茉莉揽进怀里。

    茉莉一脸娇羞的笑。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到了茉莉和李卫毡结婚的日子。

    李氏财大气粗,大办宴席,宴请宾客,免收礼金。

    只要是上流圈子的人都来了,什么名媛,明星更是不在少数。

    最高兴的李爷爷和莫过于莫家二老,几人脸都笑花了。

    今天茉莉很漂亮,喝了点酒,红红的脸蛋带着一抹娇羞。

    好不容易到了晚上,李卫毡抱着茉莉一抛,扔向大床,便覆了上去。

    茉莉吓了一跳:“卫毡你轻点。”

    李卫毡捧着茉莉的脸,气息有些不稳:“茉莉,你知道我等这天多久了吗?不过,等会儿,我会尽量温柔些。”

    “卫毡,其实我还没有准备……”

    茉莉接下来的话,被李卫毡的唇堵得严严实实。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可不想听到拒绝的话。

    她整张脸羞得通红,只感觉裙子的拉链打开,裙摆被推高,卫毡的手顺势滑了进来。

    茉莉的身体触电般的颤了下,卫毡吻了吻她的额头,薄唇附在她耳边,轻声说:“别怕,放轻松,我会很温柔的。”

    耳边酥酥麻麻的感觉,让茉莉更加脸红,娇羞的蹭了蹭卫毡的脖颈,唇间溢出声鼻音;“嗯”。

    茉莉惊讶,简直不敢相信,刚刚充满□□的声音是自己的,羞死人了。

    卫毡的手和唇在她身上四处点火,惹得茉莉越发难受,想要更多。

    羞耻的声音不断溢出,房间里不断升温……

    ……

    漆黑的夜。

    李氏旗下的一间豪华酒店,昏暗的地下室,灯光灰暗。

    黎燕芯和海伦,被绑了手脚,几个彪形大汉在门口把守。

    “你们到底要把我们关到什么时候?”黎燕芯此时头发凌乱,衣衫褶皱不堪,再无往日的风采。

    门口的几人仿佛没听见般,站得笔直,屹立不动。

    海伦也好不到哪去,满脸胡渣,衣衫破烂,身上还有伤,神情憔悴。

    他虚弱的出声:“燕芯别再挣扎了,他们已经完婚,我们的死期到了,能和你死在一起,我也算此生无憾。”

    “不,我不甘心!”不甘心几万年了,直到穿越了还是输给了茉莉,这次她是彻彻底底的输了。

    当初为了控制卫毡,她和海伦联合以血起誓,现在卫毡破了封,只要和茉莉一结合,他们就死定了。

    这是他们血族最毒的誓言,以命搏命。

    黎燕芯哭得很伤心,为什么要这样对她,老天真是不公平,卫毡爱了茉莉几万年。

    她只想要卫毡几十年,老天爷都不答应。

    本来今天已经混进酒店,准备破坏婚礼,结果没想到中了卫毡的计,后来就被关在这里。

    海伦手脚被绑着,努力把身体靠过去,吻去黎燕芯的泪水。

    “别哭了,哭花了就不漂亮了,如果有来生,我愿意做你心里的那个人,宠你,爱你,给你想要的一切,让你做全宇宙最幸福的女人。”

    随着他的话语落下,两人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为一滩血水。

    接着那滩血水,凝聚在一起,慢慢变成一道红光,升向上空,消失在通风口。

    地上干干净净的,只剩下几节绑人的绳索,还打着死结。

    门口的几个保安站得笔直,当然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只有高秘书看见了一切。

    若不是老板提前给他打了预防针,怕是会吓尿吧,太玄乎了。

    他拿出手机给老板打电话,把这个消息告诉他。

    “奇怪老板怎么一直不接电话。”

    “死小子原来你在这里,我到处找你。”高管家急匆匆走来。

    “爸,你怎么来了?”高秘书继续拨着老板的电话。

    高管家拍了下儿子的脑袋瓜,“你这个笨蛋,现在少爷在办正事,不想被炒鱿鱼的话,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不行。”老板叫他第一时间汇报消息的。

    “走了,有几家的千金不错,老爷正想把你介绍给他们,我还盼着升级当爷爷呢。”高管家拖着他就往外走。

    “爸,我不想结婚,我不喜欢那些小姐,难伺候。”高秘书极不情愿的被拖着走,他可不敢不听老爸的话。

    “你年纪已不小,该谈恋爱了,少爷都结婚了。”

    高秘书翻翻白眼。

    ……

    夜已深,李氏别墅,茉莉眼睛已哭肿,她再也不想要爱情了,卫毡像一头猛兽,这都好几次了,还半点没有放过她的意思。

    卫毡喘着粗气,动作没有停下:“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

    茉莉已经发不出声,拼命摇头,才不相信他的话,都保证几次了,还有先前说的温柔呢,她都快疼死了。

    抽屉里的扣子,心里那叫一个恨哪,听了主人一晚上的惨叫,无比难受。

    它决定好好修复身体,恢复法力,找出办法,帮主人逃离这里,重返星球。

    作者有话要说: 美丽又善良的小天使们,这个故事讲到这里就完了哦,在这里作者君卖萌打滚求专栏收新文收^__^

    新文:炮灰女配拯救计划<快穿>,求收收^__^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