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番外

作者:臭沫蛋子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钟灵秀的餐厅正式开业时,正是《后宫纪事》开播之时。

    她在里面的亮眼表现,引起了广泛的讨论,被称作是“最让人心疼的反派”。

    同时,《我下乡的日子》助她拿下了电影届最负盛名的金玉兰奖最佳女主角奖。

    作为演艺界炙手可热的新星,本该四处参加活动的她,却突然宣布了结婚的消息,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

    虽然她没有说出男方的名字,但还是有人从蛛丝马迹中推测出了男方是谁。

    在察觉她的“背景”如此强硬后,流言四起,说她两部戏都是从别人手里抢过去的,甚至还有狗仔围堵她,让她回答这个问题。

    对此,钟灵秀只淡淡一笑,直接道:“我演的不好吗?”

    狗仔哑然无语,键盘侠们见在她这里找不到存在感,转而抓住李学涯和林恒亮狂轰滥炸。

    谁都知道李学涯跟林恒亮之间不和,能让两人同时青睐的女人,真的是仅凭演技就征服了他们吗?

    他们的回答也很肯定,直接道:“这个角色除了钟灵秀外谁都演不好。”将所有人的嘴都堵住了。

    见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结果,他们转而分析李浩然身后的李家有多庞大,能够让演艺界的大佬们三缄其口,好不容易回答也是说的不痛不痒,让人浮想联翩。

    就在外界围绕着她展开热烈的讨论时,钟灵秀这会却在头痛电子屏的失灵。

    『任务:解救床上的李浩然,获取一滴新鲜血液』

    『任务成功:奖励宿主炒鱿鱼技能』

    『任务失败:抹杀宿主』

    『倒计时:600s』

    她无奈地走进房间中,拿起美工刀在李浩然的手上划了一下,塞进自己嘴里。

    『恭喜宿主完成任务,喜获炒鱿鱼技能。』

    李浩然醒转过来,眸光一黯,声音沙哑地道:“这是这个月你第十次诱惑我了。”

    钟灵秀像是知道他要做什么似的,赶忙往后退了一步,为难地解释道:“不是我故意的,实在是,实在是不得不这样做。”

    见她如此,李浩然心中一沉,皱眉问道:“是不是你的身体出问题了?”

    钟灵秀的脸色也不怎么好看,摇头道:“不清楚,应该是哪里出问题了,不然不会如此。”

    十天前,电子屏像是疯了一般,每一天都会发布拯救李浩然的任务,然而每一回李浩然都没有遇难,刚开始她还以为是李浩然有了寻死的想法或者是会遇到什么意外,然而在试验几次后,发现这个任务简单得只需要她将李浩然的血液放进嘴里便完成了。

    虽然暂时没有从这个变故中看出来对自己和李浩然的影响,但钟灵秀的心中却惴惴不安。

    万一是真的有事呢?如果她没有及时救下李浩然,那就是两条命的事情。

    正因为这个担心,她这几日一直都陪伴在李浩然身边,不管他去哪里都跟着,让李浩然的下属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偷偷在背后议论了好几波。

    李浩然翻身下床,抓住她的手道:“去医院看看吧,一直待在房里也无济于事。”

    因着钟灵秀的担心,他已经好几日未曾出过门了,但似乎这样下去,并不能改变现状。

    钟灵秀犹豫了一瞬,见李浩然眼中满是担心,最终还是答应了。

    两人就近进入一家私人医院中,医生将李浩然的身体全方位检查过后,肯定地对钟灵秀道:“他的身体没有什么隐疾,十分健康,您放心好了,只要不是意外,他是不会出现您说的‘猝死’情况的。”

    钟灵秀放下心来,开始检查自己的身体。

    说起来,自从她重生后,还没有从头到脚地全方位检测过自己的身体,因此多少有些不安。

    结果出来后,医生笑呵呵地道:“恭喜二位啊,喜得贵子!”

    李浩然跟钟灵秀的眼中同时闪过一抹讶异,对视一眼,似乎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钟灵秀摸着自己的肚子,古怪地道:“医生,您确定没误诊吗?”

    医生没有听出她话里的意思,脸色一正,肯定地道:“当然没有!怀孕这种小事是不可能误诊的!”

    见两人的脸上依旧一副不相信的模样,医生似乎终于反应过来了,科普道:“就算你们戴套了,也有可能发生意外,所以不要多想,回去好好养胎。”

    钟灵秀尴尬地道:“那个,我们,根本就没有......”

    医生大惊失色地摘掉眼睛,仔细地看了两人一眼,喃喃道:“没错啊,你们不是结婚了吗?怎么可能......”

    李浩然干咳一声,打断道:“原因比较私人,但事实的确如此。”

    两人考虑到两年后的约定,知道就算防护措施做到位了,也有可能发生意外,便约定等到完成跟李浩然奶奶的约定后再发展下一步,现在才过了半年,就已经看到胜利的曙光了,不出意外的话,下个月两人就能名正言顺,没想到现在竟然爆出了钟灵秀怀孕的消息,也难怪两人都那么诧异了。

    医生在听完李浩然的话后,脸色有些尴尬,迟疑地道:“要不然......再检查一遍?”

    钟灵秀十分配合的完成了第二次检查,在说结果时,医生的脸色更加尴尬了,小声地道:“还是这个结果啊,没错啊,里面是正在发育的胎儿......”

    他快速地扫了两人一眼,建议道:“要不然二位换家医院再检查检查?大医院的仪器更多,也许能发现原因。”

    其实他心里有其他的猜想,但是这话可不能从他嘴里说出来,要不然......

    李浩然跟钟灵秀对视一眼,似乎也没有别的方法,只好离开后赶往当地的大医院。

    大医院的结果跟之前的医生是一样的,唯一的不同就是医生看上去更铁面无私一些,直接跟钟灵秀道:“你跟他没发生过关系并不代表就不能怀孕,像在公共泳池游泳之类的,也能导致现在这种情况。”

    要是换了另一个男人,大概就要怀疑钟灵秀是不是给自己戴了绿帽子了,毕竟这个医生明显是那么想的,只是没有戳破罢了。

    好在李浩然的态度十分坚定,直接道:“她没跟任何人发生过关系,也没有去过公共泳池,医生还有别的假设吗?”

    见他如此笃定,那个医生也说不出话了,半天才道:“目前看不出什么来,再过一个星期来看看,比对一下胎儿的生长速度,如果符合正常胎儿的生长速度,那么基本上只有怀孕这一个假设了,只是方法还需要讨论。”

    李浩然点了点头,握紧钟灵秀的手,带着她离开了医院。

    在回去的路上时,两人的心情都有些沉重。

    毕竟这种玄之又玄的事情,要是发生在别人身上,还可以当作是一处奇闻轶事来看,但是发生在自己身上,那种未知的恐惧感着实能让人心情崩溃。

    回到家后,李浩然对钟灵秀道:“别担心,等结果出来再说,事情还没有朝最坏的方向发展。”

    被他这么一安慰,钟灵秀的心情瞬间好了许多,“嗯”了一声,继续按照原来的节奏生活。

    一个星期后,不用医生看,钟灵秀自己都能察觉出自己的肚子有问题了。

    因为变化太明显,就算真是怀孕,也没有一个星期就长这么大的肚子。

    两人再次前往上次的那家医院,医生在看到钟灵秀时也吓了一跳,赶紧帮她做完检查,在拿到结果时脸色有些凝重。

    “确实是胎儿,但却是三个月大胎儿该有的模样,这......的确是有些匪夷所思了。”

    如果没有上回的经历在,他大概还会坚持上次的说辞,但是亲眼目睹这不寻常后,自然无法再将事情往科学的方向想。

    钟灵秀皱紧了眉,问道:“有什么办法能解决吗?直接将它拿掉?”

    医生沉吟片刻,认真地道:“这事情已经超出了科学的范畴,我也无法提供有效建议,也许它到了时间会自动生产出来,也许会一直无限变大,谁也说不清楚,拿下也是如此,现在拿下可能就没事了,但也有可能导致病变等结果,很难把握啊!”

    虽然这个道理钟灵秀跟李浩然也明白,但是亲耳听到还是会掩饰不了内心的失望。

    见他们陷入沉默,医生犹豫了一会,建议道:“国外的医疗技术发达一些,你们也许可以去试试。”

    钟灵秀点了点头,对医生告别后,跟李浩然相携离开。

    李浩然马上着手出国的事宜,一天内就联系好了医生,带着钟灵秀踏上异乡的路。

    一落地,钟灵秀就被带去做了一系列复杂的检查,最后得到的结果虽然跟国内得到的差不多,但是却多了一点:她肚子里的胎儿疑似高活性生物。

    看着自己日渐长大的肚子,她丝毫不怀疑里面那东西的活性,但是怕就怕在活性过度,到时候直接从她肚子里蹦出个大人来,怕是要吓惨所有人。

    会诊过后,专家们建议钟灵秀在医院里住下,以便就近观察。

    钟灵秀倒是没什么所谓,李浩然更是,在哪里办公都一样,何况现在钟灵秀每日都离不开他的血液,若不是每回都是一滴,他怕是要被吸干了。

    又一周过去,钟灵秀的肚子发育得跟六个月身孕的人差不多,甚至有了孕吐、水肿等反应。

    按照这个进度,再一个星期,肚子里的这个东西就应该蹦出来了?

    时间一点点过去,医生们对钟灵秀更是采取了24小时全方位的关注。

    “十个月”的时间一到,钟灵秀的肚子马上便出现了阵痛感,仿佛有什么东西迫不及待地想要钻出来。

    好在医生早就准备好相关的东西,直接将她送进急救室中,人手也瞬间到位。

    钟灵秀的“生产”进行得十分顺畅,几乎就在阵痛后的十分钟,她就顺产了一个六斤重的女婴。

    这个婴儿奇怪的是,生下来后不仅白白胖胖,甚至还不会哭,直接瞪着一双滴溜溜的大眼睛打量着周围的人。

    如若不是她长得太过可爱,恐怕抱着她的护士会吓得直接将她扔掉。

    等婴儿睡着后,医生们迅速离去,在钟灵秀的同意下,带着婴儿去做一系列的检查。

    生完孩子的钟灵秀虽然虚弱,但是心里却总算是放下了一块大石头,不用担心肚子会突然破开了。

    李浩然若有所思地看着医生们离开的方向,突然道:“那个小孩,长得真的挺像我们俩的。”

    准确的说,是完美继承了两人最好的部分,像是特意挑选着长的似的。

    钟灵秀当时并没有注意看,听到李浩然的话后,心中一动,突然想到了李浩然这些日子提供给她的血液。

    长得像他们两人,会是因为吸收他们两人的血液最多吗?

    但是......命令她去吸血的难道不是电子屏吗?

    想着今天电子屏还没有发布任务,钟灵秀多了个心眼,默默在心里记下这个细节。

    两人回到病房后,足足等了一个晚上,才等来医生对女婴的检查结果。

    “呃,很抱歉,我们什么都没检查出来,她就是一个普通的婴儿罢了,活性虽然比一般的婴儿要高,但是却在正常范围内,跟在母体时完全不一样,我们猜测,这大概是人类还没有发现过的一种胚胎发育方式,我们会将此记录下来,以供后人参考,可以吗?”

    李浩然看了钟灵秀一眼,似乎在等她做决定。

    钟灵秀倒是没什么意见,只是并不觉得他们做的这个记录有供人参考的意义,不过她最终还是点头表示了同意。

    高兴的医生将女婴抱回来,放在钟灵秀的床头,笑道:“她很乖,我们会持续跟踪,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联系我们。”

    钟灵秀看了一眼女婴,发现她似乎是知道医生要离开了似的,还伸出手挥了挥。

    虽然因为骨骼未发育起来的原因,她的挥手就像是胡乱搅动了一下似的,但是钟灵秀却能够从中猜出更深一层的意思,她把这当作是“母女同心”。

    等房间里只剩他们三个人,女婴终于转动看向钟灵秀,大眼珠中闪过一抹兴味。

    钟灵秀突然开口道:“昨天没有任务,所以你就是它,不是吗?”

    女婴嘴巴微张,旋即恢复淡定,看着天花板,悠哉悠哉地吐着口水泡泡。

    李浩然心中一紧,问道:“你知道它是谁?是......妖怪吗?”

    钟灵秀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电子屏,想了半天,憋出几个字:“应该是......数据吧?”

    数据变成人?就是天方夜谭里也不敢这么写啊?

    见李浩然呆愣愣的,女婴突然咯咯咯笑了起来,似乎是在嘲笑他无知。

    李浩然一脸奇怪地看着女婴,迟疑地道:“那我们怎么叫她?我是说,平辈还是呃,后辈?”

    钟灵秀也无法解答,沉吟良久后才道:“等她能说话后,让她自己决定吧。”

    等钟灵秀出了月子回家之后,女婴就能吐出简单的音节了,只是要想说出一长段话,却还是不行。

    不过能发出音节就已经让钟灵秀得到许多信息了。

    从跟女婴的问答中,钟灵秀得知,女婴的确是帮助她重生,并且给她发布任务的电子屏,只是对于为什么要发布任务以及从电子屏变成女婴一事,钟灵秀一直都猜不出来,因此也就无从得知。

    在他们回国前,医生们再次给女婴做了一次检查,并且试探着提出让女婴留下来的想法,可惜的是,钟灵秀果然拒绝了,毕竟她还没有搞清楚事实的真相,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的让女婴离开?

    当他们一落地,就被狗仔包围了,也不知道这些人是哪里得来的消息,如若不是李浩然为了防范于未然,让一大票保镖开路,恐怕他们根本就无法掏出人群的簇拥。

    不到一小时,全网就遍布了钟灵秀产女的消息,甚至连女婴的正面照都贴了出来,夸她冰雪可爱,丝毫不顾忌这样会不会对女婴不利。

    三人好不容易回到家,李浩然倒了两杯水,正准备拿过去给钟灵秀时,突然听到一句小声的“还少一杯”。

    他吓得手一抖,水杯滑落在地,发出清脆的声响,泼出去的水浇湿了他半边裤子,看起来好不狼狈。

    “啧,没点定力。”还是那道声音,但语气却充满了扑面而来的嘲讽。

    李浩然呆滞地看着砸吧着嘴的女婴,愣愣地道:“刚才的话......是你说的?”

    钟灵秀刚换好衣服走出来,见李浩然一副见鬼的样子,过去重新倒了杯水,拍了拍他的后背,问道:“怎么了?喝口水歇会。”

    “丫头,我也要。”

    “咔擦”一声,又一个被子遭了殃。

    钟灵秀缓缓转动僵硬的脖子,跟李浩然一样傻了眼,惊道:“不会吧!你你你这么快就能说话了?”

    女婴见自己的话连番被忽视,不高兴地道:“早知道我就留在那边了!”

    反应过来的李浩然赶紧倒好水,送到女婴嘴边,小心地喂着她喝下,见她露出心满意足的表情才放下心。

    钟灵秀回过神来后,缓缓走到女婴旁,伸手捏了捏她的脸,直到她露出不耐的表情才放开手,不可思议地道:“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外星生物吗?”

    女婴给了她一个不屑的表情,而后严肃地道:“我来自两千年后,是人类研发出来的一种新型病毒,以潜伏期长,能瞬间夺人性命闻名。”

    李浩然跟钟灵秀对视一眼,都被这消息冲击得说不出话来。

    “你竟然是病毒?按你的意思,之前是潜伏在我身体里,准备夺去我的性命?”

    一想到那些任务其实是眼前这个女婴的阴谋,钟灵秀就有点不寒而栗。

    女婴看出了她的恐惧,嗤笑一声,继续道:“我最终又没选择夺去你的性命,害怕什么?何况,如果不是我,你能重生吗?”

    “重生?”李浩然重复道,疑惑地看向钟灵秀。

    钟灵秀索性开诚布公地道:“其实我已经死过一次了,死后她问我要不要重生,我选择了‘是’,于是一瞬间回到了我十八岁的时候。”

    李浩然恍然大悟,看上去并不觉得这是多么惊悚的一件事,点点头示意女婴继续。

    女婴轻哼了一声,白了李浩然一眼,似乎是在责怪他为什么不就重生的话题跟钟灵秀纠缠下去。

    不过虽然如此,她还是接着解释道:“虽然我的威力强大,但是需要的条件却十分苛刻,不同生物的血液,就是其中一项。只要集齐七七四十九种血液,不对,准确说来,是四十八种其他人的血液,再融合宿主的血液,我就能抢夺走宿主的身体。”

    “但是!”她突然扬起了小脸,看上去十分自得,骄傲地道:“我发现了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借助宿主的子宫,直接凝聚新的身体!”

    钟灵秀了然地点点头,正因为她的新发现,才有了后来的事情,并让他们多了一个“女儿”。

    女婴似乎还没说完,表情瞬间垮了下来,抱怨地道:“后来我发现这样做存在巨大的风险,那就是从母体中吸取的血液过多,会让母体对我的身体发生同化反应,我差一点就被吞噬了,好在急中生智,就近选择了一个人作为固定的血液提供者,才算是逃过一劫。”

    难怪在“怀孕”过程中,几乎每天都需要获取李浩然的一点新鲜血液,不过好在女婴选择的是李浩然,要是选择另一个男人,那李浩然在看到女婴的长相时一定会心情十分复杂。

    解开心中的疑惑后,钟灵秀和李浩然都跟女婴相处得十分融洽,还在她的同意下给她取了个“一号”的名字,也不知道她的审美是从哪里学来的。

    一号能走后,就开始闲不住了,整天见的想要往外面跑,不管钟灵秀和李浩然怎么跟她说,她都不为所动,直接穿过层层防卫,悄悄地溜了出去。

    用脚指头想都能猜到一个独自在街上溜达的小屁孩会有什么样的遭遇,当一号被人捂住嘴抱走时,她开始后悔了。

    今天应该穿那双红色小鞋子的,粉色的不适合她,不够骚气。

    人贩子见一号不哭不闹,甚至连看都不看自己一眼,以为她是个傻子,心里虽然有些可惜,但却放松了下来,好声好气地逗弄着她。

    一号摇晃着双腿,等人贩子将她带进一间又破又脏的屋子后,自动从他身上滑下来,混进成堆的小孩中。

    她的反应超乎了人贩子的想象,甚至生出了留下她的想法。

    好在外面的人很快就催促起来,他瞬间打消了心思,将门一关,出去帮忙。

    一号在小孩堆里转了一圈,最后停在一个乖巧得出奇的小男孩面前,严肃脸问道:“你为什么不哭?不怕被卖掉吗?”

    小男孩眨了眨眼睛,一号看着他那长长的眼睫毛,心中有些嫉妒。

    “哭也没用啊,而且我本来就是孤儿,去哪里都一样的。”

    他说这话的语气很平静,就像是看破红尘的归隐道士一般。

    一号心中一动,举起手捏了捏他的脸,满意地道:“不错,很有肉感,带回去捏着玩也不算浪费。”

    小男孩看着一号这个比自己还矮一个头的小女孩说着如此老气横秋甚至有些“社会”的话,顿时忍不住笑了起来,伸出手,怜爱地帮她整了整头发,安慰道:“别怕,一会我会保护你的。”

    一号嗤笑一声,本想说“这话该我说才对”,见小男孩眼中一片纯真,顿时将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

    过了一会,另一个人贩子走了进来,仔细地挑选了一会后,指着小男孩道:“哎,这个小孩不错,符合那家的条件,快出来!”

    小男孩看上去还算镇定,转头看了一眼一号,忍不住道:“我可以带上她吗?她也很可爱,那家人也许愿意买两个......”

    “别罗里吧嗦的,哎,好像是还不错,那就一起出来吧!”

    人贩子拽着小男孩的手,粗暴地将他往外扯了扯,正准备伸手去抓一号时,一号就像是瞬移一般走到了小男孩身后,笑着道:“那就一起走吧。”

    她的速度太快,人贩子看着落空的手,一时分不清是自己眼花还是自己的手脚变慢了,摇了摇头,带着两人朝外走去。

    一号悠哉悠哉地走在人贩子身后,但眼神却飞快地扫了一遍周围的环境,将地形记了下来。

    两人被带着进入一间会客厅,里面已经有两个穿着还不错的男女在等着了。

    在看到小男孩的长相时,他们眼前一亮,根本挪不开目光去看一旁的一号。

    “就是他了!我们要了!多少钱?”

    人贩子的眼中闪过一抹狡黠,心道既然你们如此迫切,那就怪不得我们狮子大开口了。

    他张嘴就道:“五百万!”

    那一对男女俱是一惊,脸色难看地道:“之前还说五万就行了,这不是狮子大开口吗?”

    人贩子胸有成竹地道:“五万的那是带病带痛的干瘪娃儿,你们看这两人的模样,是一般娃娃比得了的吗?”

    被他这么一提醒,两人终于注意到了一旁的一号,在看到她的长相时,眼中闪过一抹惊艳,只是在沉思半晌后,却道:“我们买不起两个娃娃,你就说那一个男娃儿多少钱吧?”

    人贩子早就料到了这个结果,不紧不慢地道:“四百五十万!”

    男人脸色铁青地道:“女娃娃长得还好看些,为什么比男娃娃便宜那么多?”

    人贩子的脸上出现得意的表情,笑道:“当然是因为男娃娃多了一个把啊!一个把值四百万不算贵吧?要知道有些有钱人,就爱这一口,可惜我们不做那害人的勾当!不然这个价钱我们还嫌亏!”

    男女两人对视一眼,通过“脑电波”交流了一会后,突然道:“那我们要女娃娃,五十万。”

    人贩子一愣,看上去似乎没有想到会被人来了这么一出。

    但是说出去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一双娃娃五百万,一个男娃娃四百五十万,剩下那个女娃娃可不就是五十万吗?

    见他眼中露出挣扎之色,男人解气地道:“这张卡里正好是五十万,密码6个6,女娃娃我们带走了。”

    说完,两人站了起来,想要过去牵一号的手。

    一号叹了口气,同情地看着小男孩,慢慢地道:“你保护不了我了呢。”

    小男孩紧紧地捏住拳头,安静的脸上露出难过的表情,看上去让人心碎。

    一号“啧啧”两声,突然从自己兜里掏出一张黑色的银|行|卡,霸气地丢在桌上,淡定地道:“他,我买了,里面有一千万,密码6个8,随便刷。”

    她来的这出让在场的所有人都震惊了,甚至连空气都变得凝滞。

    人贩子一脸古怪地看了看桌上的那张黑色银|行|卡,伸手拿起后,用旁边的pos机刷了刷,见一号说的不假,顿时惊得跳了起来。

    “你、你是什么人?不对,你是哪家的孩子?!”

    他不是傻子,从这张卡里就知道,自己招惹了一个不该招惹的人。

    要是被这孩子的父母找上门来,那他们就毁了......

    想到这,他目露凶光,悄悄地将手伸到身后。

    一号抓住小男孩的手,不屑地扫了眼人贩子,淡定地道:“贩卖人口罪和故意杀人罪哪个更重都分不清么,蠢。”

    在人贩子大惊失色的同时,一号扬起头对那一对男女道:“拿上你们的钱走吧。”

    那一对男女虽然拿起了卡,但却不甘地道:“你们要跟我们走吗?”

    一号不知道看到了什么,突然转变了主意,点头道:“好啊。”

    人贩子看着四人的背影,虽然这个结果比他预想的更好,但是他心中的不安却始终挥之不去,最后一个激灵,赶紧跑进屋对其他人道:“赶紧撤!要出事了!”

    小男孩拉着一号的手,看了眼走在两人身后的男女,小声地道:“你有那么多的钱,我们还要跟他们走?快回家吧,不然你爸妈会担心的。”

    一号无所谓地道:“没事,难得出来一次,多逛逛,做做好事。”

    小男孩不明白她的意思,只将她的手握得更紧了。

    那对男女在上车之后,对两人笑了笑,从包里掏出两根棒棒糖,诱惑地道:“吃点东西吧?回去的路有点远。”

    小男孩乖巧地接过棒棒糖,道完谢之后跟一号一人一根分了。

    见他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听话,那对男女互相对视一眼,露出满意的神色。

    一号拆开棒棒糖的包装纸,放进嘴里舔了舔,露出嫌弃的表情。

    “给我!”

    小男孩见一号朝自己伸出手,愣了愣,反应过来她的意思后,缓缓将棒棒糖放到她的手中,只是那双大眼睛中明显流露出恋恋不舍之意。

    一号接过棒棒糖后也不吃,只放在口袋中,摇晃着双腿,百无聊赖地看着窗外。

    坐在副驾驶的女人见状,又从包里掏出了几根棒棒糖,笑着递给小男孩,哄道:“还有呢,想吃就吃!”

    小男孩接过棒棒糖,看了一眼一号摊开的手,乖乖地将所有糖果都放进了她的手中。

    女人脸上的笑容一滞,问一号:“你一个人吃不了那么多,分一点给哥哥呀。”

    一号“啧啧”两声,淡定地道:“不吃,糖里有东西。”

    正在行驶中的车辆突然失去了平衡,男人就近靠边停下,看着后视镜道:“你怎么知道?”

    见两人的表情有些奇怪,一号嗤笑一声,高傲地道:“他们说了,外面的糖里都加了防腐剂之类的东西,吃了长不高的!”

    那对男女对视一眼,都觉得心里有些发毛,但一号的话听上去并无破绽,两人最后只好将这归因于自己神经太紧张了。

    一个小时后,车终于停在了一户居民区面前。

    小男孩被男人抱在怀里,当女人想要抱一号时,却被她拒绝了。

    女人本来就觉得一号有些怪怪的,见她不愿便不再坚持,任由她迈着小短腿跟在身后,只时不时转头看她一眼。

    那对男女的家在顶楼,装饰还算不错,看得出来在小康线以上。

    等他们在沙发上坐下以后,男人倒了两杯水过来,笑着道:“渴了吧?先喝点水,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你们一定要乖乖的哦。”

    一号没有碰那杯水,转着头四处打量客厅的布置。

    突然,她指着放在墙边的三个圆形瓷器道:“那是什么?有点像骨灰盒啊。”

    见她连骨灰盒都知道,男人的脸色有些不太自然,支吾道:“算是吧,都是家里人。”

    一号点点头,转过头看小男孩,他已经将那满满一杯的水都喝了下去,眼皮像是在打架一样,睁都睁不开。

    女人走过来抱起小男孩,笑道:“这孩子累了,你要不要跟哥哥一起去休息啊?”

    一号站起身,整了整衣服,淡定地道:“行啊。”

    她跟在女人身后,走进一间放满玩具的儿童房,看着女人将小男孩放在被窝里,默不作声地钻进去,跟小男孩躺在一头。

    关门声轻轻响起,一号突然坐起,悄悄地翻动着满屋的玩具。

    在找出几个带着血迹的玩具后,她偷偷将它们都藏在了角落里,门一响,她就立马躺下去装作睡着的样子。

    透过眼睛的眯缝,她看到那一对男女缓缓走了过来,手上比之前多了一副白色手套,脸上的笑容也变得刺眼起来。

    看着他们将小男孩的外套脱掉,一号再也忍不住,突然暴起,像是闪电般贴近那个男人,夺下他手上的针管,反刺进他的血肉里。

    被注射不明液体后的男人突然之间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一般,瘫倒在地,惊恐地指着一号道:“你、你是怪物!”

    一号冷笑着将手上的空注射器扔在地上,寒声道:“谁是怪物,你心里没点数吗?”

    女人觑准空子,猛地从后方朝一号扑去,想要将她制服。

    可惜一号就像是身后也长了眼睛似的,在她接近自己前蓦地闪身避开,一个弹跳,踩在女人的后背上,让她摔了个狗|吃|屎。

    明明一号就那么小小一个人,但是被她踩住的女人就像是被五指山压住了一般,丝毫动弹不得。

    就在此时,刺耳的警报声传遍了院子,在听到破门声时,一号淡定地从女人后背上跳下,将外套盖在小男孩身上,背着手面对一脸错愕的警员们。

    钟灵秀跟李浩然在警员身后挤了进来,在看到一号毫发无损时,松了一口气。

    天知道当他们收到刷卡消息,定位到人贩子的窝点时,心里有多恐慌。

    虽然一号严格意义上讲跟他们并无血缘关系,但这些日子以来跟她的相处就像是家人一般,他们不希望一号出任何事情,不然定会抱憾终身。

    一号在被钟灵秀抱起时,没有任何反抗,伸手指了指下方的小男孩,命令似的道:“把他也带上,以后他就是我小弟了。”

    在看到那个比一号大好几圈的小男孩时,李浩然有些无奈,但还是按照她的话去做了,好在警察并没有追究,只说等小男孩清醒后再去做笔录。

    在离开前,一号突然对警员道:“那个角落里的玩具都好脏哦,还有那里的三个骨灰盒,看起来还怪好看的。”

    警员愣了愣,反应过来这都是重要线索,见一号一脸天真无邪,心中一松,揉了揉她的头后迅速朝她说的地方检查起。

    一号面无表情地将头发整理好,舒服地靠在钟灵秀怀里,淡定地道:“走吧,深藏功与名。”

    过了好几天,钟灵秀才听说那家人原来是潜藏的恋童癖,家里的三个骨灰盒里装的都是被他们骗来的孩子,这次是想尝试一下“上等口味”,所以才不惜花重金去人贩子那里买漂亮的小孩,若一号没有出现,可想而知小男孩的下场。

    让人值得庆幸的是,因为警方的及时行动,不仅将一号接触过的人贩子和恋童癖全部抓捕了起来,还顺藤摸瓜找出许多类似案件,将那些潜伏在人群中的蛀虫全部曝光了出来,史称“打虫行动”。

    至于小男孩,警员在遍寻他的亲身父母无果后,将其带走,送进了孤儿院。

    这难不倒李浩然,他找了个符合收养条件的人后,让小男孩挂在其名下,再把小男孩带回家养,一切便名正言顺了起来。

    在一号五岁那年,李浩然跟钟灵秀终于有了自己的孩子,还是一对龙凤胎,小男孩看上去颇为喜悦,对小弟弟小妹妹多加爱护,但一号就不怎么高兴了,霸气地再次离家出走。

    她这一走,李浩然动用所有人手找了半个月都没能找到她的半点影子,最后还是她自己主动回来的,只是回来时明显精神恍惚,钟灵秀问她,她也不说话,只是到了深夜的时候,她突然跑去找到小男孩,低声道:“我找到回未来的路了,你要跟我回去吗?”

    小男孩听得懂她的话,也知道她跟一般小孩子比起来,着实不寻常,所以丝毫没有怀疑她话里的真实性,沉着地点点头,肯定地道:“你去哪,我去哪!”

    当钟灵秀第二天醒来时,发现一号跟小男孩双双消失不见,只有一张纸放在桌上,上面写了一句话:我们回未来了,勿念。

    李浩然将抽泣的钟灵秀拥进怀中,却没有说什么安慰的话。

    不属于这里的,终究会离开,他们能做的,也就只有祝福罢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