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九十七章 演武会(3)

作者:涛不觉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你这些东西看着‘挺’多,但恐怕有许多你自己都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吧。.最快更新访问:щщщ.79XS.сОΜ 。”

    林飞随意翻腾着,似无意道。

    龌蹉男子不以为意,反而嘿嘿笑道:“要真是一点用都没有,你就不会留下来了。”

    “或许是我看错了。”

    “那我也认了!”

    男子咬牙,眼睛死死的盯着林飞的手。

    林飞毫不怀疑,他要是真看上什么东西,非得被他狠砍一番不可。

    他也的确有看上几件东西,但却不打算做冤大头。

    这时拿起一个巴掌大小炉问道:“这东西怎么算?”

    男子瞄了一会,瞪着眼睛道:“朋友好眼光啊!”

    “这紫烟炉传闻乃是紫霞仙子专用‘药’鼎,可任意变换大小,若懂得启用之法,打坐时点上,更有凝神静气,加快恢复元气之效。”

    “若你真的看上的话,我给你折个价,三千点就行了,要知道,这可是上古之物啊,换成平常,那可是万分点数也不卖的啊!”

    紫你妹!

    还上古之物,紫霞仙子倒真有其人,在上古也是赫赫有名,实力至少也是五级的丹劲,但且不说你说的是真是假,就算是真的,你没掌握开启方式,拿了也等于是个废物。

    还敢大言不惭的要三千点,林飞颇为无语的拿起另一根枯木枝,连叶子都没有。

    “这个呢?”

    “这...这...”

    龌蹉男子飞快的将小炉跟枯木枝重新夺回,“这是以灵泉灌溉的灵木,尽管现在已经枯竭,其中最‘精’华部分却还留着,如果朋友你想要的话,跟紫烟路一起我可以五千卖给你。”

    不要脸!

    这是林飞此时心中所想,灵泉那可是在古代也极为少见的,只有名川大山才有可能孕育的灵脉泉眼,其珍贵程度还要高过净红血莲许多,前提是它必须得是真的。

    林飞终于知道为什么这里一个人都没有了,以龌蹉男子满嘴跑火车的德行,傻子都知道是在诓人的。

    “如果你觉得太贵的话,那就干脆不要买了。”

    男子突然挥挥手,一副恨不得林飞赶快离开的样子。

    手不断翻转着小炉跟枯木枝,似想要从中看出点什么。

    林飞把手在桌上一划,将东西分成两半。

    指着右边部分道:“这些加起来,一百点要不要。”

    “哎!你有完没完!”

    男子直接将餐桌布裹起,将所有东西包起来,不耐烦道:“走走走,我这不卖了!”

    “那边有更便宜的,是专‘门’给向你这样的穷‘逼’设立的。”

    “看来你是不打算卖了。”

    林飞也不着恼,转身继续向前逛去。

    “神经病!”

    龌蹉男子低估一声,又开始低头研究起来。

    林飞说的没错,他的确不是来买东西的。

    这些东西是他在一个前人‘洞’府中无疑中发现的,其中大部分都不认识,这才想到到拍卖会上来,给懂行的人看,这一会功夫下来,倒还真让他发现了不少好物。

    另一边,走了一段路之后,到了一个僻静地方,林飞把手一番半块铁块出现在手上,黑不溜秋,也看不清上面刻的是什么。

    把手一捏,铁块瞬间化为飞灰,一缕黑气飘飞出来,在半空不断扭曲,似要变幻出什么形体般,只是林飞把手一慑,将其重新收回。

    墨绿‘色’的魂力包裹其上,不断解析着。

    良久重新睁开眼,面‘色’略微凝重,“这魔宗的水也是深得很啊。”

    这半块铁块他并不是第一次见,当初在于漆魂‘交’手时,对方就曾经用过,上面的气息他还记得。

    “只是这个却又要强得多,恐怕比起当初的天启也是不逞多让了。”

    天启是什么人,那可是神级的强者,即使没了神体,神魂强度也不是一般五级者可比的。

    “难道是魔神?”

    想了想,又否定道:“不像,如果真是魔神,又怎会落得如此下场。”

    刚刚那一缕黑气中,残存的是一缕残魂,残缺的随时都会明泯灭的残魂,虽然强大,却没有六级所特有的那种神‘性’。

    “不过也不能掉以轻心,还是要详查一番。”

    未来的奥斯本势力必将覆盖全球甚至更远,林飞又怎会允许在家‘门’前留有隐患,尤其是在对方还极有可能是魔道修士的情况下。

    刚刚那块铁块,自然是从龌蹉男子那里顺来的,对方虽然看着邋遢,实力却有着暗劲水准,这才敢耍那些小手段。

    然......这并没有什么卵用,能够‘迷’‘惑’除暴风‘女’之外的所有变种人,对付一个只到暗劲者还是没有问题的。

    之所以废话那么多,自然是为了拖延时间,好将其潜意识中关于铁块的记忆抹去。

    将那缕气息牢牢记住,林飞继续随意走动起来。

    酒宴上也不全都是像龌蹉男子那样别有居心的人,大部分人还是真心想来‘交’易的。

    一路走下来,林飞也是发现了不少惊喜,‘交’换了几位‘药’材,这些都是粹灵丹上提到的配‘药’,近乎绝迹,现在也很少有人用得到,所以并没有‘花’费太大代价。

    突然,林飞眉头微微一皱,停下脚步,看向身穿。

    楚离双手‘插’兜,悠闲的走了过来,身后跟着几名青年,气息赫然都是暗劲。

    “别担心,我不是来找你麻烦的。”

    似乎怕林飞被吓跑,楚离随意拿起两个盛满酒的酒杯:“我只是想跟你‘交’个朋友而已。”

    “请!”

    说着将其中一个酒杯甩出,酒杯在半空不断旋转,其中酒液却无一丝溢出。

    如果仔细观察,会发现酒杯外围环盖着一层透明的气,正是这层气保护着里面的酒液,并不断加速着。

    呼!

    疾驰中的酒杯突然顿下,悬浮在林飞身前半尺处,滴溜溜的转着。

    也不客气,林飞直接将酒杯一饮而尽。

    将酒杯倒盖,他道:“我也敬你一杯。”

    碦呲!

    旁边又是一个酒杯飞来,在极为细微的声响中瞬间破碎,却没有散逸出去,而是不断翻腾搅动,最后化为粉末状流入酒杯中。

    酒杯飞回到楚离身边。

    “喝了。”

    林飞淡漠着眼神道。

    同时将身上气势放出,四级能一定程度勾动天地,影响外界,从而造出类似气势的东西。

    楚离眼中闪过一丝惊‘色’,随即又面无表情的将酒杯中的粉末饮尽,只是粉末在进入他口中时迅速液化,被直接吞入口中。

    没有多说,楚离推开身后同伴快步向回路走去。

    “大师兄!”

    其他几人也慌张的跟过去。

    此时场中还有不少看热闹的,只是此时看着林飞的眼神却不再开始时的幸灾乐祸,而是带着敬佩之‘色’。

    不管到哪,强者总是值得尊重的。

    林飞则是微微一笑,也没去在意这小‘插’曲,继续回身走着。

    行人自动让开了道路。

    “大师兄!”

    “大师兄你等等!”

    好不容易追上楚离,几人中有人就气愤道:“难道就这么算了吗,他可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大了我们的脸。”

    “是啊!化劲又怎样,只要大师兄你开口,‘门’中有的是长老会替你出手。”

    “说什么呢,就是大师兄自己的实力,也不必长老们差多少。”

    “对对对!”

    “都给我住口!”

    只是众人在气愤填膺,溜须拍马之际,楚离突然一弯身,‘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黑血。

    “师兄!”

    “大师兄!”

    在连吐了三口污血后,楚离重新直起身子,脸‘色’苍白如纸,一副虚弱不堪之象。

    见几个师弟都是一副担心的样,楚离轻声道:“我没事。”

    虽然看着一副受了重伤的样子,实际上他却是要比之前好多了,原来刚刚林飞在给他的那杯酒里,不只是酒杯碎屑那么简单,还下了毒。

    其中一人道:“大师兄,我们要不要...”

    “不用了!”

    楚离眼睛微眯道:“这次我认栽了。”

    “我们回去吧。”

    有过不少次与化劲者‘交’流的经验,他能够感觉出来,林飞不是普通四级可比的,起码现在,他还不是对手。

    “老李,那就拜托你了。”

    另一边,林飞在摆脱了楚离等人后,重新与李仲天相遇。

    此时李仲天还不知刚刚发生的事,就是知道了,估计也就是埋怨两声而已。

    这刻听到林飞的话,立马拍着‘胸’脯道:“林兄弟你放心,我们这些东西都是稀罕之物,到现在还是很有市场的,老哥保证给你卖出个好价钱。”

    相比于林飞,没了本钱的他并没有去随处‘乱’逛,而是在一处酒桌上摆起来摊子,卖的,赫然便是之前从齐云宗遗址处得来的草‘药’。

    因为距今只有数百年,还没有与时代脱节太久,有许多依旧是现代修武者用得着,甚至是急需的。

    而林飞在知道了情况后,也拜托其代为出售。

    “如果可以的话,尽量以物易物,帮我找找单上的‘药’材,就是亏一些也没关系。”

    除了留下做样品的,林飞其他的都拿了出来。

    “包在我身上就是了。”

    知道是与破障丹有关,李仲天提起十二分‘精’神:“我还认识几个老友,等会也会联系一下他们,一定帮你把‘药’材收齐了。”

    次日,凌晨,依旧是演武场,人声鼎沸。

    “现在我宣布......第二轮挑战赛......开始!”

    随着梁知秋的话落,大片烟‘花’炸响天空,燃起在场众人心中的‘激’情。

    “一号台:林清雅对战穆奎!

    二号台:徐傅对战梁广斌!

    ......

    ......

    十八号台:应翠欣对战古尔巴扎!

    ......”

    伴随着主持人的声音,选手们纷纷上场。

    第二轮是以挑战晋级的形式展开的,即使限定了修为标准,依然有着数百之众。

    有所不同的是,每个擂台的外围都升起一个护罩。

    这护罩有两个作用,平时用于选手排练,可阻挡视线外面的人见不到里面情况,比赛时相反,外面看得见里面,而里面却全无所觉。

    同时,护罩的防御也是相当强大的,起码五级一下是休想打烂的。

    战斗很快打响,在暗劲这个层次,大多数修武者使的还是‘肉’眼难见的劲气,并且延展的范围不大,多是近战为主,因此场面虽然看上去‘激’烈无比,看久了却难免显得有些枯燥。

    当然,其中也有例外的。

    就见十八号台台上,人影‘交’错,不时有刀光火‘花’绽放而出,很是吸引眼球。

    “古尔巴扎你倒是快点啊,那边那边...左左左......快快快!!!”

    “哎!你倒是使点劲啊,力气都用在‘女’人身上了?”

    场中对战的是一男一‘女’,男子长着一副高原人的外貌,脸‘色’黑红,脑后扎着两根辫子。

    只是男子看着人高马大,却始终被压着打。

    他的对手是个‘女’的,一身黄裳,速度奇快,只能看见一抹残影,刀光不断向古尔巴扎斩去,处处直点要害。

    “欣欣加油!加油!把大个子的辫子削了!”

    “直接把他命根切了!看他认不认输。”

    观众席上‘女’观众尖声呐喊,说出的怕让在场的男人都不由下身一紧。

    应翠欣的速度虽快,却始终伤不到古尔巴扎。

    他的武器是一条铁链,铁链一端是手柄,另一端则绑着一个大铁锤。

    就这么不断旋转着,任何攻击都还没近身就被拦下。

    “就是现在!”

    原本被动挨打的古尔巴扎眼睛穆然一睁,铁链直接飞甩出去!

    应翠欣知道不妙,想要‘抽’身急退,但却发现身前传来一股吸力,原来在铁链旋转的时候,周围便已形成一道气旋,如今在古尔巴扎的引导下,吸力猛增到顶点!

    “来吧,马儿!回归祖玛的怀抱吧!”

    古尔巴扎大声呼喝着。

    他是在草原上长大的,一生与马为伴,一手擒马术耍得出神入化。

    砰!

    应翠欣被包裹着,整个人倒飞出去,摔落在地上滚了又滚,身上还捆着一根人臂粗的铁链。

    “哈哈哈!我赢啦!我赢啦!”

    古尔巴扎振臂高估,甚至跑过去将应翠欣抱起,就地旋转着。

    只是并不是任何情况下人们都会为胜利者欢呼的,起码这个时候,人们更愿意怜香惜‘玉’一些。

    “你干什么!”

    “放开你那肮脏的打手!”

    “快放了我家欣欣!”

    就观众的怒声质问中,古尔巴扎终于意识到不妙,尴尬的将人放下。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