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5章 番外过去篇

作者:郑三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昨天我做了一个梦

    池塘边上的树下开了两朵花

    我和她牵着手过去

    只看见其中的一朵

    她却还是很高兴

    低下脑袋对着那些鱼儿笑

    啊

    原来另外一朵在水里

    ——《两朵花》 方成林(八岁)

    下午五点多, 方成林跟着班上的学习委员出完了黑板报出来, 乔小雨已经趴在校门口的大树上晃着脚丫子咬了大半天的糖人儿了。

    她今天心情奇好,一来常年飘红的数学考了六十二分, 二来她放学后又用五毛钱抽中了一个肖想很久的糖人儿。

    方成林看见她的样子, 打老远就开始叹着气。

    走过来仰着脖子,开口小声地喊:“乔乔, 你怎么又爬树了, 被保安看见,会喊家长的。”

    乔小雨听见他的声音连忙低下头来,笑嘻嘻地吐了个舌头, 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无畏模样。

    低头把手里的糖人儿叼在嘴里,顺着树干一点一点往下爬, 乍一看就跟只猴儿似的。

    方成林看见她那小胳膊小腿灵活的模样, 心里不禁生出一丝羡慕的情绪。

    小心翼翼地张开手,生怕她突然掉下来。

    乔小雨安安稳稳地落了地,看见他的怂样很是不屑地“哼”了一声。

    把手里的糖人儿递过去, 笑笑着问:“吃,我今天五毛钱抽中的,厉不厉害。”

    方成林平时性格内向,还有些孩子的天真。

    虽然他全身上下都是肉嘟嘟的样子, 可在乔小雨面前却特别喜欢闹大红脸。

    这会儿他的脸也没例外,听见乔小雨的话,立马悄悄地红了起来。

    有些不好意思地点点头,小心翼翼地接过她手上的糖人, 张开嘴巴小气吧啦似的咬了一口,然后舔舔自己的嘴巴,小声说了一句:“但是妈妈说,好孩子是不能吃太多糖的。”

    乔小雨一副大摇大摆的地主架势往前走。

    听见他的话,连忙挺了挺自己的胸脯,伸手放在方成林头上比划一阵,皱着鼻子,十分严肃地回答:“谁说的,好孩子就要大大方方地吃糖,我比你高这么多,你得听我的。”

    方成林听见她这句话,肉嘟嘟的脸上倒是不害羞了,泛起一点难以发觉的忧郁情绪,眉毛一皱,让他脸上每一块肥肉都带上了一丝生动的抗拒。

    抓着书包的手指微微一缩,轻声回答到:“我…我会长高的。妈妈说,男孩子长大后会比女孩子高的。”

    乔小雨才不相信他呢。

    她觉得方成林必须永远是现在这么个肉嘟嘟的样子,抱着软乎。

    哼哼唧唧一阵,回过头来,一脸信誓旦旦地开口道:“才不是呢,你长高了,我也是会长高的,我会一直比你高,会一直一直当你老大的。”

    方成林看着她水汪汪的大眼睛,也没有反驳,甚至还有点助纣为虐的意思:“嗯,你会一直是我老大的。”

    乔小雨这下又高兴了,也没仔细琢磨那话里的意思。

    咧嘴一笑,扭头就走进了旁边的书店里。

    那会儿学校周边的书店还不像现在这样充满小资情调。

    那时候的书店一没有咖啡,二没有坐在窗台边上一脸忧郁的少年,偶尔出来的帅哥儿都是搂着小姑娘的。

    大多数孩子在店里席地而坐,年纪大些的抱着金庸做武侠梦,女孩儿拎一本一块钱一天的言情小说偷偷泛春心,年级稍微小些的认字少,更爱看漫画,他们体会思想,然后吹吹牛皮,《老夫子》那种类型尤为风靡。

    乔小雨也是个喜欢看漫画的。

    有时候两眼一弯还靠在方成林身上硬是要拉着他一起看。

    方成林这人一般不怎么容易被逗乐。

    经常用关怀残障人士的目光对其进行安抚,乔小雨也不觉得尴尬,有时笑得狠了,跟个泼猴儿似的样子倒是能让方成林歪着脑袋笑两声出来。

    方成林知道乔小雨下课了不喜欢回家,索性就陪着她一起钻书店。

    私底下跟他爹交涉了一段,让人把那个书店收下来,在窗边上特别留了个空余的桌子,好让两个人每次过去,起码能有个坐的地方。

    乔书聆可不知道这些事情,她还觉得自己运气特别的好,大大咧咧地走进书店。

    笑嘻嘻的在靠窗的座位里坐下来,刚刚掏出最新一期的漫画。

    那头方成林就说话了,从书包里拿出乔小雨五年级的课本和习题,轻声问她:“你这次考试及格了吗。”

    乔小雨觉得自己高达二百五的智商受到了侮辱,转身掏出自己的试卷。

    一脸骄傲地回答:“六十二呢!”

    方成林看见她试卷上歪歪扭扭的字迹,抿了抿嘴巴,也没说话。

    只是用自己短短的小胳膊在她头发上轻轻摸了一把,他自己那时候都还是个小孩儿呢,这动作看起来不但不浪漫还带着点儿滑稽。

    好在乔小雨也是个缺心眼儿的,抓了个他放在桌上的糖,吧唧一口就扔进嘴里,没在意。

    方成林于是又很平和的把手里的习题册递过去,轻声表扬了一句:“真棒,那今天咱们就把除法也做了吧。”

    乔小雨原本洋溢着开心的脸色一下子就黑了下来,一点儿伪装也没有,实打实的忧郁着。

    她毕竟不是方成林这样天生热爱学习的神经病。

    这厮是带着仙气来到世间的怪胎,打小屁事儿不干光抱着书啃都能饱,才小学四年级呢,就想不开的把中学的东西都给学了。

    乔小雨坐下原地,露出很是壮烈的表情,全身上下挂着一副“你们谁都不能让我屈服于学习”的革命气质,就像你这会儿给她一围巾一大刷子,她立马能直接到街上刷大字报去。

    轻咳一声,小声嘟囔到:“我不。”

    方成林听出她话中的万千情绪,也没觉得意外。

    鼓了鼓自己肉嘟嘟的腮帮子,歪着脑袋问:“那你有见过考试不及格的老大吗。”

    乔小雨听见这话,表情更加忧郁了。

    沉默许久,像是做了一番深刻的思想斗争,终于一脸愤恨地抓过桌上的习题册,吸着鼻子感叹了句:“哎胖墩你变了,真的,你以前从来不逼我学习的,你以前总是陪着我玩儿。”

    方成林其实也不想整天看见乔小雨这么个愁眉苦脸的样子。

    可是之前乔小雨考试没及格,被她那个一点也不可爱的哥哥锁在家里补习了大半个月,那期间自己别说见面了,就连一句好好的话都没能她说上一句。

    所以,方成林觉得自己不能再这么惯着她,低下脑袋抿了抿嘴巴,打开手里的本子,小声地问:“那你是想和我做题,还是让你哥给你补习啊。”

    乔小雨听见这话一下就没了脾气。

    苦着个脸,一脸忧愁地掏出自己漂漂亮亮的笔盒,趴在桌上跟个金鱼似的吐泡泡,一边吐一边轻声念叨着:“那我还是和你做题好了,哥哥好可怕的。”

    说完,她就开始一本正经地挑起了笔来。

    乔小雨这厮平时成绩差的没眼看,但她特别喜欢收集那些漂亮的文具,别人开学是认真预习书本,她不,她专门到处网罗好看的文具笔和包书壳,跟只母恐龙专门往自己的山洞里藏宝藏似的,也没个屁的用处,就是看见;额漂亮的就非得买下,然后扒拉着不放,那么个认真挑选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真改邪归正、奋发图强了呢。

    方成林这下也轻笑一声。

    从书包里掏了一把进口糖递过去,很是认真地说到:“我也喜欢跟你在一起。”

    乔小雨看着眼前方成林胖嘟嘟的笑脸,也跟着嘿嘿嘿傻笑起来。

    然后不知怎么的,脑子里突然响起了牛明明前阵子跟自己说过的话。

    牛明明是乔小雨班上的班长,也是老师眼里好学生的典型。

    和方成林一样,一早就积极当了少先队员,方成林经常和她一起参加学校里的活动。

    前阵子,牛明明和乔小雨一起值日,遇见了方成林给乔小雨补习的样子。

    坐下听了一阵,突然意识到方成林的成绩比自己好像还要好一些,一时就起了好胜心,之后臭不要脸地掺和在他们中间,说什么也要一起。

    乔小雨一开始还觉得没什么。

    毕竟她这人大大咧咧惯了,像牛明明这么优秀的班长和自己一起做题,她心里还觉得挺骄傲。

    可后来,有一天牛明明突然小心翼翼地凑到她旁边,眨巴眨巴眼睛问了句:“乔小雨,你觉不觉得方成林其实也挺可爱的啊。”

    乔小雨心里一下就不乐意了,默默地想:您说这话摸过自己的良心吗,胖墩成绩好是好,可哪儿可爱了啊!

    再说了,就算他现在看着有点儿像咱们人类的好朋友,但在我捡到他之前,这小子牲口着呢,明明是我身上善良可爱的光芒感化了他,怎么就成了他可爱了啊!

    这事儿不能深想,乔小雨越想越气,连忙咬着脑袋,气呼呼地回答:“哪里可爱了呀,他不就是个小胖子吗,你看他脸上的那两团肉,电线杆下走一圈一准好几条狗跟着。”

    牛明明笑得格外开心,缩着脑袋乐呵呵地说:“胖子怎么了嘛,胖子就不能可爱了啊。你看他眼睛那么大,还有他的睫毛好长啊,比我们女生的都要长呢。最关键的是,他每天都有好多好好吃的糖啊,我让我爸爸给我买,到处都买不到呢。”

    乔小雨这下总算是明晃晃地不开心了,嘟着嘴巴念叨起来:“他…他那是带给我吃的!”

    牛明明还以为乔小雨这是在护食呢。

    笑嘻嘻地回答:“嘿嘿,所以我才觉得你能和他做朋友好哇,那些人说他性格孤僻我是一点儿没觉得,你跟他说,我也当他的朋友好不好啊,我就吃你不喜欢的那两种糖,你喜欢的我都留给你。”

    得,感情这厮就是为了那两口零嘴。

    乔小雨没答应。

    这是原则问题,她觉得自己作为预备少先队员,万万不能在这样的时候出卖了组织的小伙伴。

    方成林从作业里抬起头来,看见对面乔小雨盯着自己的模样,忍不住小声喊了句:“乔乔你看什么啊。”

    乔小雨从自己的觉悟里回过神来,“哼”了一声摇摇头回答:“不告诉你。”

    方成林也没再问她,凑过去看了一眼她本子上的题目。

    有些无奈地“啧”了一声道:“错了,小数点后面的也和前面一样要进位的。”

    乔小雨低头看着自己本子上的鬼画符。

    捂着脑袋“嗷呜”了一声,重新趴在桌上,一边望着指头一边压着草稿,使出喝奶的劲算了半天。

    抬头看见方成林一脸严肃盯着自己的样子,眼泪都要出来了,“咚”的一声把额头撞在桌面上。

    破釜沉舟地喊了句:“我不会做!”

    方成林见她实在憋的难受,叹口气坐过去。

    靠在她身边,提笔给她演算了一遍,然后偏头看着她,轻声开口告诉她:“下一道,你自己来。”

    乔小雨看着方成林笔下行云流水的数字,只觉得这个世界真是太不公平了。

    为什么一道题到了方成林手里,结果出来就是轻轻松松的正确答案。

    而自己却跟走迷宫似的,连滚带爬,最后好不容易算出来一个数字,大喊一声“是2.2!”

    然后一脸兴奋的去看下面提供选择的答案:

    A)12

    B)4.5

    C)3.2

    “我去你奶奶猪小腿的吧!”

    方成林看见乔小雨那一副怅然若失的表情,低着脑袋差点都没笑出来。

    拍拍她的脑袋,轻声安慰了句:“没…没事的,至少我们努力了。”

    乔小雨大脑瓜子又“咚”的一声撞在桌子上,小脸蛋贴着桌面从左边滚到右边,又从右边滚到左边,无比彷徨地喊:“还有什么是比自己明明已经很努力但还是错误,甚至连个选择项都没有更难受的呐!”

    说完,又坐直了身体,双手捂着自己的脑袋,眼泪汪汪地哭诉:“我才五年级而已啊,这么小的身躯,这么简单的头脑,明明还是祖国的花骨朵,为什么要经受这样的人生打击。”

    然后“咚”的一声又靠在了桌面上,生无可恋地念叨着:“数学这个东西,总共就1到9这么几个数字,它们为什么要想不开除来除去彼此伤害,你说那些让它们乱搞的人缺不缺德啊。”

    方成林都被她的话给逗笑了,靠过去,摸着她的头说:“没关系,你这里只错了一点,下次我们改掉就对了。”

    说完,见乔小雨还是一脸伤感。

    又眼神闪烁地加了一句:“我们把这一页的写完,等下就去我姥爷那里好不好,我昨天做了个梦,梦到你埋在后面的那个东西开花啦。”

    乔小雨平时特别喜欢方成林姥爷机电厂后头山上的那个小池塘,那池子里有一群特别漂亮的锦鲤,颜色好看的就跟画儿里的一样,旁边还有一群不知谁养的花花草草,乔小雨之前上自然课,问老师要了两根花苗,也一并埋了下去。

    撑起身子,终于十分哀怨地点了个头,低头看着眼前的数字,又皱了皱鼻子吐起泡泡来。

    等两人做完作业收拾好东西从书店里出来,时间眼看着已经是六点五十多。

    顾有文的司机在书店外头一直默默地等着,方成林出来看见他也没有说话,装作没有看见的样子,转身就拉着乔小雨往旁边停着的公交车上走。

    公交车上这会儿人还不少,乔小雨被挤得靠在方成林肚子前面,软乎乎的觉得挺舒服,咧嘴一笑,忍不住臭不要脸地说了句:“方胖胖同学,你的小肚肚好舒服呀,都是肉肉呢。”

    方成林被她说的脸上一红,小声嘟囔着:“我以后会瘦下去的。”

    乔小雨没有听清他的声音,凑过去问:“啊?你说什么?”

    方成林摇摇头,闻见乔小雨身上牛奶似的味道,十分义气的又把她往自己怀里捞了捞。

    可他那会儿个头比乔小雨还矮呢,不但没有表现出一丝男子气概,还让整个动作看起来可爱滑稽极了。

    两人在方成林姥爷家里吃了点好吃的。

    趁着老爷子不注意,转身就往山上的那个小池塘跑。

    要是夏天的时候,他们厂里的人吃了饭就喜欢散步到山上纳凉去。

    可这会儿时间已经是深秋,路上行人无几,乔小雨跟在方成林走过去的时候,整条路都只有他们两个人吧嗒吧嗒的脚步声。

    直到他们来到小池塘,乔小雨咋咋呼呼地跑过去,才看见那里蹲着的刘小明。

    刘小明是住在电机厂的小孩儿,比乔小雨大一岁。

    以前方成林带着乔小雨过来的时候总是遇见,所以也算得上是半个朋友。

    乔小雨笑嘻嘻地走过去,弯腰看着刘小明问:“刘小明,你在干什么呀?”

    刘小明抬起头来,透过路边的灯光显示出一点儿可怜兮兮的表情,小声道:“我姥姥说我之前种的花死了呐。”

    乔小雨双眉一皱,很是诧异地问:“什么!你种的花死了吗?”

    刘小明点点头,指着旁边已经香消玉殒的花苗子,一脸忧郁道:“死的透透的了。”

    乔小雨凑过去一看,只觉两眼黑成一片,蹲在地上就开始哭:“啊,花苗苗你死的好惨啊!”

    刘小明没想到乔小雨平日里看着挺缺心眼儿一傻大妞,内心竟然这么善良,他自己种的花死了,她倒是哭得跟去了姥姥似的。

    忍不住叹一口气,很是唏嘘说到:“哎,也是它的命啊,我明明每天都给它浇水的呐。”

    他这话说完乔小雨哭的更惨了,大声嚎着:“废话!你他妈浇的是我的花苗苗啊,而且人家叫仙人掌啊!”

    刘小明这会儿脸上的表情瞬间僵硬下来。

    也不忧郁了,“嗝”了一声,凑过去小心地看上一眼。

    咽了口口水,缩着脖子小声地问:“不、不会吧?”

    乔小雨趴在地上只觉世界都黑暗下来。

    把旁边的土好好地埋上去,鼻涕滴在地上,还从书包里掏出自己的数学本子,撕下一张纸,上书“乔小雨花苗苗之墓”几颗大字贴在上面,用一个大石头压住,随风一飘,都显得无比凄厉了。

    刘小明见状是真心里愧疚起来。

    不好意思地走过去拍拍乔小雨的肩膀,小声道:“乔小雨,你…你节哀啊。”

    说完,也跟着蹲了下去,想要伸手去抹乔小雨脸上的眼泪,被后面走上的方成林一把抓住了手,低声问了句:“你干什么。”

    刘小明挠着头有些尴尬地说:“我觉得挺不好意思的啊,要不,要不乔小雨你去我家里吧,我把我最近买的漫画都给你看,你不是说你喜欢看漫画吗。”

    乔小雨这会儿还沉浸在自己花苗苗早逝的悲伤中呢。

    听见他的话刚想说话,方成林就在旁边凉凉地开口了:“乔小雨都在书店里看过了,而且,你把她的花苗弄死了,她现在这么伤心,哪里还有心情去看你的漫画,她这人最重感情了。”

    乔小雨听见这话,那是就算想去看也不好意思说了。

    装模作样地吸了吸鼻子里的鼻涕,小声念叨一句:“就…就是啊,我伤心着呢。”

    说完起身想要走,没想刘小明刚才在旁边放了块石头,原本是想给那“乔小雨花苗苗之墓”添砖加瓦的,这会儿乔小雨没长眼睛,转身往上面一踩,直接“哐当”一声扭倒在了地上。

    刘小明伸手去扶,被方成林一把推开。

    他“哎哟”一声,也不知道方成林这个小胖子怎么有的这么大力气,摸着自己的屁股,只觉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方成林蹲在地上,倒是没有再看他。

    而是伸手揉了揉乔小雨的脚踝,凑在灯下看了两眼,蹲下来,小声说到:“上来吧,我背你下去。”

    乔小雨听罢,恋恋不舍地望了一眼她可怜的小苗苗。

    皱着鼻子还是上了方成林的背,小声问了句:“你…你可以吗,要不,我让刘小明…”

    “我可以的!”

    说完,方成林像是想要迫切地证明自己,直接闷哼一声从地上站了起来。

    回头看了刘小明一眼,装作个小大人似的,很是冷酷地说了句:“你别跟着我们,乔小雨现在看见你就想到她的花苗苗,心里特别难受。”

    乔小雨这下还真入了戏,低头“嗯嗯”两声,埋着脑袋把鼻涕都抹在方成林白白的衣服领子上,一直到刘小明都看不见影子了,她还在那忧郁着呢。

    闷在方成林背后,格外深情地哀嚎着:“胖胖,我好桑心啊,我的发发死了,我感觉我的世界都灰暗了。”

    方成林微微喘着气,笑着回她:“它不会怪你的,真的,它来这世上看一眼,能有你这样的好主人为它伤心,其实就很幸运啦。”

    乔小雨把头抬起来,靠在他的肩膀上,小声地念叨:“你说的好难懂哦,我只是希望它可以长大一点,至少长成书里的那个样子,树上那个图里面的仙人掌可好玩啦,好多小小的刺呢,硬硬的,以后尤勇要是再扯我的辫子我就拿那个去扎他的屁股。”

    方成林微微地缩缩脖子,乔小雨说话的热气喷在他脖子上,有些痒。

    笑了一声开口问:“乔乔,你以后想要成为怎么样的人啊。”

    乔小雨想都没有想,直接理直气壮地回答他:“我啊?我想要成为一个可爱的人啊。”

    方成林听见她的话,微微一愣,突然放声大笑了起来,然后扯着背上微微酸涩的肌肉,又不得不收敛了一些。

    乔小雨听见他的小声,有些不解地问:“你为什么笑呀?胖胖你在这个世上想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呐。”

    方成林没有说话,背着身后的人,还是一步一步继续往下走着。

    家属区的灯光这会儿已经近在眼前了,背后的乔小雨久久没有得到方成林的答案也开始有些睡意昏沉起来,靠在他肩膀上很是平静地呼吸,带着点儿若有似无的奶香。

    方成林不觉得累,他甚至觉得心里有些无比踏实的快乐着。

    他自觉平时是一个很少会去关注周遭或是憧憬些什么的人。

    他的世界太枯燥了,凉薄的天性让他连想要的东西也显得不那么多。

    只是在那一刻,或许也仅仅是那么短短的一刻,他突然觉得自己背着的,好像就是他的世界。

    而在这个世界里,他想要成为的,只是一个可爱的人。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