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1/26 16:42:39|46279736

作者:黑铁骑士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第212章 决战朝歌

    这三头洪荒凶兽在全盛时期绝对有大罗金仙的实力,但它们被囚禁多年,实力大打折扣,连金仙都不如。

    不过,三头凶兽联手一击,还是很有看头的。

    “羑里竟然还有看门狗啊。”

    谷行有点无语,宰了六万天祸军还不够,又来三头凶了吧唧的孽畜,他都感到腻味了,帝辛到底安排了多少力量在此阻挡他?

    “镇压妖魔,用佛门功法度化更有效果。”

    谷行心中一动,浑身气息随之变化,本真不存,无我独尊!

    只见亿万佛光射冲斗府,普照苍生,金光熠熠,金身迎风见长,顷刻间便有了丈八金身。

    仙佛本同源,谷行驾驭自如,一念之间,从仙转佛,佛祖降临!

    不过,有天道镇压,他只能铸就丈八金身,无法更大下去了。

    饶是如此,谷行已经超越后世丈六金身的如来佛祖了,他凌空而立,仿若端坐云霄之巅,一掌镇压而下。

    那黄金手掌巨大无边,覆盖苍穹,无与伦比。

    三头洪荒猛兽的攻击打在黄金掌上,连一层皮都没有擦破,感受到那无边无尽的神威,肝胆俱裂,蛰伏在地,不敢动弹。

    佛,本就是法力无边,无法无天。

    谷行一掌镇落,邬玄霜惨叫一声,碎为肉泥,三头凶兽战战兢兢,度化之力侵蚀兽魂,顷刻间便彻底臣服。

    “你们三个是怎么回事?”谷行没有下杀手,看着三头快吓尿的凶兽问道。

    裂天兕把事情说了,谷行呵呵一笑,原来是邬玄霜搞的鬼,展颜道:“一场误会,你们自由了,去吧。”

    三头洪荒凶兽呆了呆,同时问道:“天尊不杀我们?”

    谷行摆了下手,大度道:“我说了,误会而已。”

    说着,谷行,石矶和四美就朝着深渊之下走去,三头洪荒猛兽对视一下,竟然跟了过来。

    石矶眨眨眼,问道:“你们跟过来干什么?”

    三头洪荒猛兽一个快步,来到谷行面前,跪倒在地,可怜兮兮道:“六百年不见天日,洪荒不再,人道大昌,我们已经没有容身之地,请天尊收留我们。”

    谷行脚步停住,看向四位娇妻,问道:“你们想要个坐骑吗?”

    苏凝香摇头道:“我本就是半妖之身,不需要其他妖魔当坐骑。”

    东方嫣然,左丘樱花,唐傲雪,倒是不排斥,于是一人挑了一头。

    到了深渊最底层,推开一道锈迹斑斑的牢门。

    这一刻,谷行终于见到了被九条锁链牢牢捆绑的阿依尔。

    微微的光亮里,阿依尔缓缓抬起头,泪水夺眶而出。

    “霸道,是你吗?”阿依尔哭着喊道。

    谷行点了下头,走上前,把手按在囚天锁上,释放出混沌之力,立刻囚天锁瓦解,阿依尔扑入谷行怀里,紧紧拥抱,激吻。

    “谷郎,她是……”

    苏凝香,东方嫣然对视着,左丘樱花和唐傲雪也是莫名其妙,她们追随谷行而来搭救一位故人,并不知道这位故人竟然是精灵族,与谷行格外亲密的样子,都吻上了。

    谷行简单把事情解释了一下,石矶和四美听到,无不是瞠目结舌,谷行居然是姒霸道转世!

    阿依尔依偎在谷行怀里,道:“霸道早就知道自己要死于帝辛之手,他把转世计划告诉了我,所以我一直在等他来救我。”

    谷行长叹口气:“转世,这是我唯一打破宿命的机会,不过,说实话,能不能成功,连我自己都没有把握,但是阿依尔坚信我一定能成功,她一直在等我!”

    阿依尔:“这一世不成功,下一世你还会回来,不管多少世,我都会一直等下去,等你来接我。”

    深爱如斯,夫复何求!

    一行人欢欢喜喜离开羑里。

    谷行带着阿依尔游山玩水,往北荒行去。

    接下来找到萧若雪,再去接玉柔,之后与帝辛做个了断,或许还会与鸿钧聊聊天,劝说他放弃吞噬天道,最后他会离开九州世界,专心营造混沌金莲界。

    但是,他们还没有进入冀州,萧若雪和刀如狂驾着飞行虫族而来,随着二人一起来的,还有灭绝师太孤绝情。

    “主上!”

    老刀已经破入星辰级,这得多亏了谷行摧毁了摘星楼,让他有机会采集到星辰之光。

    再次见到谷行,老刀神色无比激动,谷行的壮举他都有关注,自然知晓谷行已经强大到足以惊动万古,他当然比谁都开心了。

    “老刀。”谷行冲老刀点了下头,又看向萧若雪和孤绝情,道:“我已经恢复记忆了。”

    孤绝情旋即跪倒在地,含泪道:“阿情拜见主上。”

    她曾是姒霸道的婢女,自然要叫谷行主上。

    可以想象,苏凝香有多惊讶,她和谷行的师父竟然是谷行前世的婢女,这关系是够乱的。

    谷行扶起孤绝情,含笑道:“以后你不再是我的婢女了,不必跪我。”

    孤绝情破涕而笑:“主上,当年你答应过我的,做不做婢女是阿情的事,得阿情自己决定。”

    谷行呵呵:“那随你吧。”

    萧若雪冷着脸道:“有事找你。”

    “若雪。”谷行笑了笑,走上前,牵住萧若雪的手。

    萧若雪触电般娇躯一颤,想抽回手却使不出劲,双眼渐渐朦胧,低声道:“帝辛派殷破败、恶来攻打云水宫,掳走了玉柔。”

    谷行吃了一惊,旋即,他就想通了帝辛为什么要这样做,九窍玲珑心!

    “比干以七巧玲珑心与混沌同归于尽,玉柔的九窍玲珑心,恰是你的克星。”萧若雪表情凝重地说道。

    谷行深吸口气,沉声道:“帝辛,这家伙真会搞事。”

    萧若雪眼神闪动:“你打算怎么办?”

    谷行掐指一算,半晌,他微微一笑:“走,去朝歌,是时候与帝辛做个了断了。”

    大周军马度过黄河,抵达孟津,朝歌在望。

    所有的反叛军里,只有大周做到了,东伯侯姜文焕败于游魂关,南伯侯鄂顺败于三山关,其他的更不值一提,天下望风而动。

    大周成为人心所向!

    不日,姜文焕、鄂顺等诸侯纷纷前来投奔,周武王一一接纳,收编军马,共合人马一百六十万。

    浩浩荡荡,声势浩大,刀枪如积雪,剑戟似堆霜。

    黑云压城城欲摧!

    与之相对的,朝歌则是一片萧索之景。

    帝辛穷兵黩武,为了制造天祸军团,他采用了涸泽而渔的方式,新生的天祸军都要以新鲜的血肉喂养,帝辛便任由天祸军残害朝歌百姓,怪物吃人几乎每天都在上演。

    可怕的是,帝辛掌控末日神光,封印着朝歌城,百姓逃都没法逃,百姓要么加入天祸军,要么成为天祸军的粮食,到现在,朝歌城十室九空,路边连一条野狗都见不到。

    摘星楼的废墟依然在,熠熠星辉的角斗场早就关大门了,昔日的繁华只剩下空壳。

    不过,帝辛依然自信。

    通天教主在朝歌城外摆下万仙大阵,大周军马要想攻打朝歌,首先得过通天教主这一关。

    还有一点让帝辛胜券在握,端坐于龙渊殿的龙椅上,苏妲己依偎在身旁,大殿里,还有一位亭亭玉立的美人,正是长大了的玉柔,此刻她的双眼充满了仇恨怒火。

    孤绝情将玉柔送往云水宫修行,她在那儿生活了近二十年,有很多姐妹朋友,和蔼的师父,疼她的长辈,但是帝辛却把所有人都杀了。

    “陛下,有了九窍玲珑心,谷行不足为患。”苏妲己妩媚的笑着。

    朝歌城群魔乱舞,当然有她的原因。

    她讨厌人族,亲近妖族,结果自然是彻底与人族为敌,如今她只能继续站在帝辛这一边,一条道走到黑,别无选择。

    帝辛看着玉柔,用毫无感情的声音问道:“你知道谷行就是姒霸道吗?”

    玉柔皱着眉头,哼道:“暴君,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看来你什么都不知道。”帝辛叹口气,“没关系,抓你来就是为了以防万一,如果谷行真地掌握了混沌之力,你将是他的掘墓人。”

    玉柔激烈回应:“休想,我绝不会伤害少爷的。”

    帝辛嗤笑:“你是不会,但是等我吞噬了你,九窍玲珑心就是我的了。”

    玉柔骇然,苏妲己笑了笑,道:“陛下,这个小丫头的九窍玲珑心还没有成熟,不如将她送入药池,加速成长,果实熟了才好吃嘛。”

    所谓的药池,乃是帝辛在苏妲己的建议下,将酒肉池林内采摘的种种奇珍异宝,用《黄帝内经》记载的药浴之法建造而成,浸泡在药池内,能持续不断改善体质,提升修为,好处无穷。

    帝辛觉得苏妲己说得在理,颔首:“就按皇后说的办。”

    苏妲己挥了下手,两名天祸军走过来,押着玉柔,扔进了药池之内。

    玉柔拒绝修炼,倔强道:“我是不会让你们得逞的。”

    苏妲己冷冷一笑:“药池的可怕之处在于,你不吸收药力,你就会被药力炼化,不管怎样,对我们都一样,你自己选择吧。”

    玉柔害怕了,想了想,她还是选择炼化药力,或许只要开启了九窍,自己就会有战胜帝辛的力量。

    数日后,周武王昭告天下:“帝辛残暴不仁,骄奢淫逸,以致库藏空虚,民日生怨,军心俱离,人人得而诛之,吾等奉天意、民意,伐之!”

    一百六十万大军,开始攻打朝歌……

    (本章完)

    第213章 你不会背叛我吧

    最后的决战终于来到。

    姜子牙望着阴风飒飒的万仙大阵,表情凝重,他的身旁,三目杨戬,托塔李靖,哪吒等主要武将也是深感压力山大。

    正犯愁之际,广成子、赤精子、黄龙真人、玉鼎真人、文殊广法天尊、普贤真人、慈航道人、清虚道德真君、太乙真人、灵宝**师、道行天尊、惧留孙、云中子、燃灯道人纷至沓来,齐聚一堂。

    不多时,太上老君和元始天尊也来了,众人商议一番后,便开始攻打万仙大阵。

    通天教主坐奎牛之上,穿大红白鹤绛绡衣,手执青萍宝剑,诸位弟子各就各位,一起催动大阵,疯狂攫取天道之力。

    风云际会!

    大战爆发!

    这一战便持续了数月之久,难分胜负,万仙大阵,强不可破。

    朝歌城内,尤浑乔装打扮,偷偷潜入费府,见到了费仲。

    “怎么办?”尤浑有些惶恐,大周来势汹汹,朝歌朝不保夕,令他寝食难安。

    费仲也心乱如麻,十年间,天下风云突变,大商气运一泻千里,岌岌可危,叹口气道:“不要急着下结论,别忘了,陛下无伤,没有人能伤害的了陛下,只要陛下还在,事情便会有转机。”

    尤浑抓狂道:“你还不知道?”

    费仲眨了眨眼睛:“知道什么?”

    尤浑心道一声果然,压低声音说:“前阵子,陛下听说谷行要去羑里劫囚,便要御驾亲征,但是陛下才出了朝歌,就遭到了刺杀。”

    费仲还真不知道这事,惊愕不已,道:“后来呢?”

    尤浑:“刺客乃是大周猛将杨戬,使得一口三尖两刃刀,不知怎么回事,他竟然重创了陛下。”

    “真有此事?你确定?”费仲彻底愕然。

    尤浑点着头:“陛下下了严令,禁止任何人传出此事,不过殷破败把这件事告诉了皇后,而皇后身边有我的眼线,听说后来杨戬从容逃跑了,惹得陛下大怒,这件事应该假不了。”

    费仲颓然坐倒在位子上,天下能人异士层出不穷,能伤害甚至杀死陛下的人,终究还是出现了,那陛下便不再是无伤无敌。

    “我们得为自己的未来好好着想一下了。”费仲看着尤浑,表情越来越阴暗。

    “呵呵,你们的确该好好想想自己的未来。”蓦然,一个声音在密室里响起,吓得费仲和尤浑头皮乍起,摔倒在地。

    “谁?”

    费仲惊恐的喊道。

    谷行一闪而出,笑道:“两位老朋友,好久不见。”

    “是你!”费中和尤浑差点吓尿了,以为谷行是来杀他们的,惊恐无状,大喊大叫:“来人啊,有刺客!”

    嚷了片刻,一个人都没来,谷行呵呵:“两位在此商议机密事,我以为你们不想让人知道,便帮你们把空间封禁了,怎么,想让我解开?”

    闻言,费仲和尤浑顿时噎住。

    如果让人知晓他们密会,满门抄斩跑不了。

    不过听到空间封禁,费仲不由得惊道:“末日神光应该还在,你是怎么进入朝歌的?”

    谷行感觉一阵好笑,转眼数个月,他已经是圣人境界,突破一个封印简直比进自己大门还容易,道:“来找你们,有件事要你们帮个忙。”

    费仲和尤浑对视一下,吞咽着口水,道:“请说,我们一定尽力。”

    谷行摆了下手:“没有什么难度,只是想让你们帮我联络苏妲己,我想和她见个面。”

    其实,以谷行如今的实力,直接闯进皇宫去见苏妲己,也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但是,看在苏妲己是苏凝香姐姐的份上,他还想给苏妲己一个改变宿命的机会。

    费仲麻利地把事情办了,很快联系上了苏妲己,然后鲧捐秘密出宫,来到费府密会谷行。

    “皇后娘娘抽不开身,有什么事跟我说也是一样。”鲧捐看着谷行,大气不敢喘,她是知晓谷行是姒霸道转世的少数人之一。

    谷行嗯了一声:“苏妲己叫你来见我,看样子,她是不想跟着帝辛一起死。”

    鲧捐眯起眼:“你有把握战胜陛下吗?”

    谷行不置可否:“玉柔在哪儿?”

    “药池,”鲧捐停顿了一下,“皇后娘娘说服陛下没有立刻吞噬玉柔,她,她一直在等你来。”

    谷行了然,道:“告诉苏妲己,把玉柔放了,我保她无事。”

    鲧捐离去。

    与此同时,龙渊殿内,帝辛抱着苏妲己,望着城外的万仙大阵,眉头紧锁。

    “陛下,怎么了?”苏妲己轻轻问道。

    帝辛长叹一口气,语气莫名,说道:“红尘之厄,天下大乱,忠于寡人的一个个死了,还有更多的人都背叛了寡人。”

    低头看向苏妲己,双眼凝聚着风暴,“皇后,你不会背叛我吧?”

    苏妲己吻住了帝辛的嘴,激情了好一会儿,唇分,道:“陛下,臣妾愿与你生死相随。”

    帝辛眼神闪动,最后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那可能是他最后的人性了。”苏妲己看着帝辛那抹淡笑,这样想到。

    缠绵了一会儿,苏妲己离开龙渊殿,回到中宫,鲧捐早已回来,把事情说了。

    “谷行可以从容进出末日神光,实力必然深不可测,他敢来,必然有十足的把握。”苏妲己脸色变化了一阵,沉吟着说道。

    鲧捐:“那我们……”

    想了又想,苏妲己一咬嘴唇,道:“跟在帝辛身边,每天都要提心吊胆,我已经受够了。”

    一旦下定了决心,苏妲己果断行事,来到药池,捞出玉柔,打开了她身上的枷锁。

    “玉柔,我与谷行达成了协议,现在就救你出去。”苏妲己简明扼要的说道。

    “你……”玉柔则是莫名其妙,半信半疑,她对苏妲己一点好感都没有。

    “愣着干什么,快走!”苏妲己拉着玉柔,带上鲧捐,一起出宫。

    乌云压顶,电闪雷鸣。

    轰隆隆!

    一道银花闪电从天而降,将阴沉的天空照得雪亮,帝辛站在宫门前,表情从未有过的阴沉。

    苏妲己的脸色霎时苍白到了极点,只是愣了一下,猛地一掌拍向玉柔,轰得一声闷响,玉柔口中吐血,跌倒在地上,回头望着苏妲己,眼神遍布震惊,道:“你!”

    苏妲己根本没有看玉柔,凝视帝辛,挤出一丝笑容,道:“陛下,玉柔企图逃跑,臣妾将她拿下了。”

    帝辛沉默不语,冷冷盯着苏妲己,低沉道:“皇后,你和鲧捐那点事,寡人全部知晓了,终究,连你也背叛了寡人。”

    苏妲己遍体冰凉。

    鲧捐噗通跪倒,央求道:“陛下,全是鲧捐的错……”

    帝辛不耐烦的一挥手,鲧捐话没说完就倒飞出去,撞在宫墙上,化为一滩烂泥糊在了墙上。

    见状,苏妲己绝望的跪倒在地,眼前浮现过自己的一生,不知怎么,这一刻,满脑子都是伯邑考的音容笑貌。

    其实,伯邑考本来不用死,但是她是自私的,为了自己,她背叛了伯邑考,就像刚才,她背叛玉柔一样,她永远将自己摆在第一位。

    这有错吗?

    没有错,当然没有错,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但是要知道,你怎么对别人,别人就会怎么对你,这叫因果报应。

    帝辛大手一抓,苏妲己便飞了起来,被他凌空摄来,修罗吞噬!

    一声叹息悠然响起。

    “少爷!”

    听到叹息声,玉柔猛地转头,脱口呼唤。

    “柔儿,想我了吗?”谷行扶起玉柔,擦掉她嘴角的血痕。

    他早就来了,目睹苏妲己打伤玉柔,便决定不再去管苏妲己的生死,所以帝辛吞噬苏妲己的时候,他没有出手阻止。

    “想,想死了!”

    玉柔扑进谷行怀里,放声大哭。

    谷行拍了拍她的后背,道:“柔儿乖,看少爷怎么为你出气!”

    “姒霸道,你终于来了!”帝辛望着谷行,双眼冰冷之极,寒声道:“寡人能杀你一次,就能杀你第二次。”

    谷行坦然道:“我活了三生三世,早已参破玄机,打破宿命,你不是我的对手,说实话,我真地没有兴趣与你战斗。”

    帝辛仰天大笑,抬起双臂:“我左手吞噬了帝江,掌控时间,我右手吞噬了梼杌,掌控空间,我的修罗道已经大成,还有玉玺无伤护体,你凭什么跟我斗?”

    谷行叹口气:“那你就来试试吧,让你见识一下至尊神的力量!”

    “死!”

    帝辛大吼一声,左右手拍了出去。

    顿时,左手打出时间风暴,右手打出空间风暴,两道风暴一起席卷而来。

    “雕虫小技。”谷行不屑一顾,打了个太极,一个漩涡凭空出现,黑洞一般,顷刻间便将两道风暴吞噬。

    帝辛骇然,断不迟疑,激发了玉玺,煌煌方印悬浮在他的头顶,散发出无尽神光。

    “无伤么?”

    谷行嗤笑着一掌拍出,庞大的神威碾压而去,帝辛啊的一声,整个人倒飞出去,玉玺随之咔咔咔破碎。

    “哇!”帝辛跌落尘埃,猛地咳出一大口血,双眼弥漫惊恐。

    谷行:“还要打吗?”

    帝辛:“……”

    谷行牵着玉柔的手,腾空而起。

    帝辛瞪大双眼,吼道:“为什么不杀了我?”

    谷行呵呵,俯视着帝辛,就像在俯视一只微不足道的蝼蚁,道:“你有资格死在我的手上吗?”

    帝辛闻言,颓然躺在地上,昏死过去。

    (本章完)

    第214章 尾声

    “柔儿,你和凝香她们待在一起,我去处理点事情。”

    谷行一晃身,穿梭时空,来到了驭兽宗绝情谷,笑着对玉柔道。

    “嗯,好的,少爷,那你快点。”玉柔乖巧地应了一声,一蹦一跳走向竹林。

    那边,竹林小屋里,石矶,萧若雪,苏凝香,东方嫣然,左丘樱花,唐傲雪,还有孤绝情,都在。

    苏凝香听说苏妲己被帝辛吞噬,不禁黯然神伤,众人好一阵安慰。

    “唉,姐姐已经变了,她早已不是曾经那个单纯的姐姐,今日之果,实在是咎由自取。”苏凝香伤心了一会儿,很快看开了,其实她早就知道,苏妲己迟早自取灭亡。

    谷行再次回到朝歌,望着万仙大阵,沉吟不语,须臾,一个白衣男子洒然而来。

    此人玉树临风,俊逸出尘,很容易让人想到楚留香,见到他,谷行爽朗笑了三声:“陆压,好久不见!”

    陆压鼻孔朝天,呸了一声:“姒霸道,咱们最好别见,上次你把我灌醉了,偷了我的月光宝盒,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谷行笑哈哈:“有这事吗?我怎么不记得?”

    陆压气不打一处来:“就是因为你乱用月光宝盒,泄露天机,搞得我都跟着倒霉,不得不从西昆仑出来参与封神大战,唉,你小子可把我害苦了。”

    谷行走上前,搂住陆压,勾肩搭背,一碗美酒递到嘴边,笑道:“好兄弟不记仇,来来来,请你喝碗好酒。”

    “靠,好酒!”陆压双眼放光,抢过来一饮而尽,回味无穷,“臭小子,有这样的好酒,还不赶紧拿出来。”

    谷行摆着手:“没了,没了,就剩这一碗了。”

    陆压一万个不信:“你我还不了解,说废话,私藏的全拿出来,不然我就用月光宝盒,穿越回三十年前,把刚出生的你宰了。”

    谷行双眼一闪:“我记得崇侯虎屠灭鹿城的时候,我和父母本来都要被杀的,是你救了我吧。”

    “切,谁有那个闲心管你。”陆压别过头去,有点不好意思了,没错,是他救了少年谷行的命,因为他用月光宝盒看到了未来,两年后,少年谷行将会成为姒霸道重生的宿主,他自然不能不闻不顾。

    就是因为陆压救了谷行的命,改变了谷行的宿命,惹怒了天道,封神大战他才不得不掺和进来,不然的话,他待在西昆仑,享受逍遥自在,封神大战管他屁事。

    “这就是好兄弟,前世是好兄弟,一辈子都是好兄弟。”谷行心念一动,一缸美酒凭空出现,陆压鬼叫一声,狂饮起来,他就是这样一个洒脱不羁游戏人间的人。

    片刻后,陆压红着脸,点了点万仙大阵,醉醺醺的道:“鸿钧估计快现身了,你真要跟他斗?”

    谷行想起通天教主的话,道:“大丈夫,当有所为。”

    陆压嗯了一声,不再说话,他太了解姒霸道了,认准的事,十头龙都拉不回。

    万仙大阵仿若一头永远吃不饱的饕餮,疯狂汲取天道之力,这样只加剧了天道裂痕,红尘之厄愈加厉害,结果逼得鸿钧不得不现身,只见天空上祥云万道,瑞气千条,异香袭袭,有一青衫道人手执竹枝而来。

    正是高卧九重云,天地玄黄外,鸿钧道祖!

    鸿钧道祖来见通天教主,劈头盖脸就问:“你为何设此大阵,涂炭苍生?”

    通天教主矢口否认,道:“太上老君和元始天尊欺灭截教,纵门人毁骂我,又截杀我的门下,全不念同堂手足,一味欺凌,我无奈之下……”

    “胡说八道,分明是你有私心,不愿献祭你的门人来化解红尘之厄。”鸿钧道祖怒不可遏,把通天教主骂了一顿,命他赶紧撤了万仙大阵。

    “你随我来。”鸿钧道祖断然不容许通天教主继续汲取天道之力,将其带走,自然要好好教训一番,若是通天教主有不服管教,就废了他,另择他人传道。

    “是。”通天教主唯唯诺诺,跟着鸿钧去了。

    万仙大阵就此破掉,太上老君和元始天尊大功告成,大周军马立刻冲到朝歌城下,惊喜的发现末日神光封印已经消失了,无不是喜出望外,掩杀进城,斩杀帝辛,大商王国!

    鸿钧道祖带着通天教主正往九霄天界行去,忽然,前方出现一个人,拦住去路,不是谷行是谁。

    “鸿钧道友。”谷行施礼,以他的界主身份,称呼鸿钧为道友,并不为过。

    然,鸿钧双眼眯起,表情冰冷下来。

    因为谷行有混沌之力的关系,鸿钧也好,太上老君、元始天尊都感应不到他,故而鸿钧对谷行,犹如天道对谷行的排斥一般,如临大敌。

    “道友已经自成一界,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为何还要留恋此间。”鸿钧道祖淡漠的说道,就像在驱赶闯进家门的陌生人一般。

    谷行释放出神威,道:“红尘之厄因你而起,遗祸苍生,请尽早收手,不然身陨道消,岂不可惜。”

    “放肆!”鸿钧道祖勃然大怒,死死盯着谷行,“你是什么东西,敢来教训我?”

    就在这一刻,通天教主忽然扬起青萍剑,那剑内有亿万豪光,灌注了万仙大阵汲取来的天道之力,朝着鸿钧道祖直刺了过去。

    鸿钧道祖全身心都盯着谷行,一时不察,遭了暗算,但是,道祖就是道祖,饶是如此猝不及防,还是偏移了一下身子,青萍剑刺进鸿钧道祖的右臂,贯穿而过,强大的力量直接将整条右臂扯了下来。

    这一剑,也斩断了鸿钧与天道的联系。

    “谷道友,还不动手。”通天教主激动的大喊。

    鸿钧道祖目光冷冽,左手悍然拍出,打在通天教主的胸膛上,直接将他打飞到了九霄云外,消失不见。

    青萍剑脱手飞出,带着一条断臂,落入凡尘。

    在这个瞬间,谷行催动混沌金莲,将鸿钧道祖吸入了界内。

    鸿钧道祖已然来不及阻止,拼死反击了一下,狠狠踢了谷行一脚。

    下个刹那,鸿钧道祖进入了混沌金莲界内。

    “这!”看着无尽的混沌,鸿钧道祖感受到庞大的压力,就像是被镇压在海底深渊,无法呼吸。

    “到了我的界内,你就完了,在这里,我是唯一的神!”谷行一掌拍落,镇压而下。

    “等等,道友有话好说。”鸿钧道祖拼命挣扎,然而,混沌之力侵袭过来,势不可挡,谷行下手不留情,根本没有给他反扑的机会。

    无尽压力碾压之下,鸿钧道祖形神俱灭,到最后,只有一块顽石留下。

    “这是……”谷行端详着顽石看了又看,恍然道:“鸿钧吞噬了天道,这块顽石就是天道所化。”

    “天道缺了一角,这就有意思了。”谷行带着顽石离开混沌金莲界,出现在九霄至上,掐指一算,时间已经过去三十年了。

    大周王朝已经过了百废待兴的阶段,天下重归太平,百姓安居乐业,生活富足,周武王治理有方,不愧为一代明君。

    “哇!”谷行猛地喷出一口血,鸿钧道祖踢他那一脚造成的伤势,终究还是发作了。

    谷行想吐纳天道之力疗伤,猛地发现天道之力竟被封印了,这无疑会阻碍他的疗伤,让他的疗伤变得漫长。

    “呵呵,被算计了吧。”

    陆压跳了出来,笑嘻嘻看着谷行,说道:“鸿钧道祖被你掳走,通天教主不知所踪,太上老君立刻便取代了鸿钧,他把天道之力封了,阻碍你疗伤,如此一来,你就无法阻止他融合天道了。”

    叹了口气,“唉,忙活了一场,最后的大赢家是太上老君。”

    “是这样吗?”谷行淡然一笑,把手中顽石丢了出去,这块顽石是天道所化,如果太上老君没有封锁天道,顽石会重新回归天道,但是……

    顽石落向了人间。

    太上老君啊,你算计我一次,将来我还你一个大大的惊喜。

    “走吧,这个世界我已经没有什么好留恋的了。”谷行转身离去,回到驭兽宗绝情谷,众人一起进入混沌金莲界,着实开辟自己梦想中的世界。

    不久,玉皇大帝邀请谷行去天庭坐坐。

    天界浩渺无边,天脉横亘,但是一直没有什么生气,出了瑶池,一切都处于待开发状态。

    玉皇大帝是个创业者,自力更生,开辟了天庭,化为三十三重天,三百六十五位封神就位后,天庭终于有模有样了。

    玉皇大帝给自己建造了最辉煌的宫殿,还没有挂上匾额,邀请谷行前去做客,就是希望谷行给宫殿题名。

    谷行倒是乐得,道:“灵气功德遍地神,九霄之上造宝殿,不如就叫凌霄宝殿吧。”

    玉皇大帝大喜。

    没过多久,西方教改名佛教,燃灯古佛邀请谷行去灵山讲禅,谷行去逛了一圈,顺手点化了一个法号如来的小沙弥。

    许多许多年以后。

    东胜神洲花果山下,一块顽石轰然破裂,跳出一个石猴来。

    一百多年后,石猴来到西牛贺州方寸山拜师学艺。

    谷行给这个猴子取名孙悟空。

    “记住了,不管你怎么惹祸行凶,不许说是我的徒弟,你说出半个字来,我一定知之,把你这猢狲剥皮锉骨,将神魂贬在九幽之处,教你万劫不得翻身!”谷行把猴子赶下山时,诡秘一笑。

    太上老君,游戏开始了哦。

    “你这个人啊,就是小肚鸡肠,太上老君算计你一回,你非要讨回来不可。”陆压扣着鼻屎,一脸鄙视地看着谷行。

    “关你屁事。”谷行笑骂一声,“我这儿可没酒给你喝了,爱滚哪儿滚哪去。”

    陆压摆了下手:“找你有正事要谈。”

    “什么事?”

    “那个,我一时手痒,用月光宝盒去了未来看了看。”陆压挠挠头,不好意思地说道。

    谷行干瞪眼:“我靠,你又惹什么乱子了?”

    “瞧你说的,”陆压翻了个白眼,叹口气,认真地道:“我看到了西游一万年以后的光景,过不了多久,我们将迎来末法时代,道佛没落,天庭凋零,人族走上了另一条道路,他们在科学领域取得突破,建立了进化文明、机械文明、星际文明,一万年后,星际航母横穿宇宙八荒,一**基因药剂便能让凡人进化到拥有仙人的实力,一拳打爆星球,而我们这些界主,也将遭到他们的碾压。”

    谷行倒吸一口凉气,沉思半晌,道:“这事儿挺严重,我们得早做准备。”

    陆压眼珠子一转,瞅了一眼离开方寸山的猴子,道:“我有个主意,你且听听……”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