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百二十三章 番外 终有尽头

作者:墨香逸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尘埃落定。数日之后。冰床之上,那一头银发的绝美少年,那张冷冰白皙美得不真实的脸庞上,长睫如竹扇的缓慢睁开,庸懒的星眸中有一丝的倦意,他睁眼看到这环镜,渐渐站起了九尺之躯,笔挺的身影看着这里的一切,星眸中有微凉之意,叹息着:“我会一辈子记得你。”

    他说着这句话,是对谁说的,无人得知。

    大宛皇宫中,新帝继位,召告天下,辕帝遗旨,传位于辕帝的亲兄弟翰亲王龙辕叶翰,继承皇位,一统大业,年号万绪帝,这绪字也是绪这千秋霸业,天下一统的意思。四海来朝拜,万绪帝元年十月十日,大珀帝国使臣来朝,带来了千箱奇珍异宝,价值连城品无数,是为了求一桩婚事。

    “要聘娶永昌皇公主。”龙辕叶翰他周身依旧是沉淀着儒雅文温的气息,可这金壁辉煌的大殿内,就这么一声浅浅的不温不火声,亦充满着为君者上位者的威严。

    使臣他早已将诏书呈给万绪帝的龙桌上,况且他知道大宛帝国的永昌公主龙辕花樱对他们的珀帝早已情深,他以礼道:“正是,大宛帝国永昌公主美貌胜月中嫦娥,才情更胜容貌,有才有德,才貌双全。故,我皇方让臣出访大宛帝国结下此良婚,并带了五百二十箱金银珠宝,不成敬意。”

    珀帝他是要娶龙辕花樱了么?龙辕花樱她终于等到了今天,接到圣旨后,龙辕花樱她正在太庙,皇嫂随着辕帝他们去了,不知道是真的仙逝,还是隐居了,如果阿兰皇嫂知道了,应该会为她龙辕花樱高兴的吧。

    龙辕花樱她想着,脸上露出了笑容。“在想什么呢?”身后一声如清泉的声音响起,这个声音,让龙辕花樱她又惊又喜的转过了身,抬起眼,看到的是那张敛着笑容的珀帝,他的嘴角拾起一抹溺宠的笑容,眯着星眸看着龙辕花樱,银发随微风微微飘动,更衫得珀帝他肌如玄冰玉骨一般。

    “你……你怎么来了?”龙辕花樱有些紧张的低着头,脸颊悄悄的红了,看似羞涩,可这红嘟嘟的脸颊更显得美丽俏人。

    “我来看你。”珀帝他靠近龙辕花樱她身旁,握住了龙辕花樱的手,星眸紧盯着龙辕花樱的表情,曾经他忽略了龙辕花樱的感觉,更是十几年来,他都没有察觉过龙辕花樱她一直对他的感情。

    “以往是我忽略了你,花樱,以后我会这样牵着你的手,再不分开了。”珀帝他说,自在逍遥已经逝去,远去,随着时间而过去,随着四季秋冬而被掩埋,随着光阴变成泛黄的历史……

    龙辕花樱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执着珀帝他的手没有再分开,看着庭院内滴滴答答下起的小雨,这样看着雨。

    那牵着的手紧紧交缠握着。

    一白袍,一青衫的身影,两人静立廊道中,那富丽堂皇的鎏金瓦檐下,滴答下的雨滴,看那淅淅沥沥的小雨打啪在庭院内植着盛开的樱花,

    看那沥沥下雨冲涮过庭院的青苔,看流过大理石打造过的地面。

    那廊下,一白一青,一高一瘦的身影并肩立着相伴,他们牵着的手再不分开。

    雨滴的偌大庭院内,响起了两个声音。

    “你说会迎我为后,不会放开我的哦。”

    “君无戏言,花樱,我们不会分开。”

    庭院深深深几许,这两声音响起,温情蜜意的,像是谁对谁的守护,永远不会有分离。

    如此这样有喜有甜的渡过,让时间成为烙印,成为永恒的一刹,共看细水长流,依旧有她们彼此间的陪伴。

    郊外,青山绿水。

    蒕烈他骑着烈马,手勒着疆绳,马儿低头啃着地面的嫩草儿,蒕烈他的鹰眸看着在前边,汗血宝马上的江疏影。

    天边晚霞弥漫,蒕烈他微眯深邃的眼神盯着前方马上的江疏影,她身后红火的晚霞张扬布在天边,与江疏影这道骑马的身影成一道美丽的画面。

    “你当真愿意辞官,随我戒马一声,浪及天涯?”江疏影她手中腕上还是悬着两把未出鞘的弯刀,任性又凶蛮带着毫爽的抬着下巴,无畏看向蒕烈。

    青山环绕,天地浩大。蒕烈他笑笑,他很佩服龙辕叶寒,能这样舍弃大好江山的随羽阿兰而去,蒕烈他抬眼一笑道:“一生随天地独霸,随辕帝征战杀场,如今戎马归来,一生只想护一个人平安。”蒕烈他说,看着离自已有一丈远的江疏影,她的汗血宝马亦在低头时不时啃草。江疏影她爽朗的笑容,道:“从此缷甲归田,不再厮杀。”

    白云飘飘,天地浩大,火红晚霞下,两道身影在两匹烈马上一前一后的策马奔腾着,共看岁月静好。

    帝都城内。

    一身布衣的魏甫晨看着繁华街上,人来人往的思索着如何完成岚傲她的择夫大赛上胜出。

    这个问题,他魏甫晨要怎么去办呢。

    魏甫晨他身旁跟着小霜,小霜她是岚傲她派出来给魏甫晨他当助手的。

    见魏甫晨他发呆的模样,小霜她拍醒了魏甫晨:“小姐是让你出来办事,攻克那些难关的,你发什么呆呀。”小霜她看魏甫晨,魏甫晨真以为能娶到岚傲她么,小霜她劝魏甫晨别作梦,岚傲她才不会嫁给魏甫晨这么一个花心大萝卜呢。不过,之才小霜她觉得魏甫晨思考发呆的样子还挺俊气的。

    “我当然知道了。”魏甫晨嫌吵的避开了小霜。

    小霜她跟上去,斜眼看去:“怎么,还在想你的美仙儿二房啊?”

    魏甫晨他睇了小霜一眼,没搭理。小霜双手环肩,扑的一笑,讽道:“得了吧。你又追不到公主,别以为见过永昌公主一面。就敢不要命的娶人家,还是个二房,这可是要掉脑袋的,谁都知道永昌公主心里只有珀帝。”

    “我怎么不知道,你这八婆,少在这里吵,影响小爷想对策。呆会怎么赢了四老乌龟。”魏甫晨他想。

    “走啦,快点,第一关就要开始了,磨唧!”小霜她拉着魏甫晨他往岚府里走。

    “咚,”随着金属声巨响的一声撞钟响起。魏甫晨他和小霜她走了进去。

    在进去之前小霜她跟魏甫晨他耳语了一番什么,魏甫晨他恍然大悟的模样,笑得十分嗨比,眼睛都带了笑意,对着小霜道:“哗真是太好了,你真是我的好妹妹啊,有你这么说,嘿嘿,小爷我赢定了。”

    瞧着魏甫晨兴奋的样子,小霜厥高了嘴不满:“谁是你妹,无耻!”

    “嘿嘿,要当小爷我三房,小爷我也不介意啊,老婆,嘿嘿。”魏甫晨他无耻的模样,小霜一把跑开了。待得魏甫晨与首批进去的男子们。

    算是见着那公子的长相了,魏甫晨他满脸鄙视,脑中眼中在初见就有了打量:哗,长得这么丑,论英俊潇洒,还没有魏小爷我的一半帅,岚傲要是嫁给他,咦,真是他娘的一朵新鲜插在人人都想拉的大便上啊,臭,特别是公共的屎最臭。

    魏甫晨想到小霜她对魏甫晨说的话,一下子就有了底气,那木愣的脸上,看着四老爷的外侄子,心里得意极了,眼神中也带着蔑视与轻敌的意味,柔按着手骨头关节,心中暗自奸笑着:跟魏小爷我抢女人,嘿嘿,看小爷我呆会玩死你这个臭不要脸的龟孙。他爷爷的。

    迎着魏甫晨这种挑衅又不友好的眸光,还有注意到魏甫晨他揉着的手关节骨。吴公子他侧过脸,不屑去看,一个无耻之徒,也想跟有四老爷给他做靠山的他去争岚傲,不自量力。

    岚傲她拿出了一护肤品,放在待客用的桌上,道:“这个是岚庄买得很好的一个护肤品,主要功效在于能淡斑和美白肌肤。早之前岚府也在一些大宛快报上刊登过,也搞过活动让十六到二十六的女性免费试用,同时赠送一些产品礼物,各位知道,我岚府是开门做生意的,我要嫁的人自然要有生意头脑,各位想要娶岚傲,首先就先说说。这款美颜护肤品,为什么销量好呢。”

    魏甫晨他这个模样,这四老爷的表侄子暗暗发笑的看了魏甫晨一眼,心下想一个家丁,没有文化的打杂的,怎么可能会呢,他这表少爷当下就自信满满,洋洋得意的站出来道:“我知道,首先呢,当然是价格低喽。”

    “还有呢?”岚傲她问。

    “还有……”他一时语寒想不出来,平日里都是溜鸟喝茶,怎么会上心知道呢:“还有女人喜欢,。”

    小霜等暗暗露出不屑的鄙夷神情,这明就是个不学无术的顽绔子弟。

    魏甫晨心里得意的看着他在人群中尴尬,这尬笑,搬石头砸自已脚了?这龟孙,敢装,看小爷我出风头死你啊。魏甫晨暗暗扯嘴一笑,那舌头舔过嘴角,仿佛占进上风,出尽风头的人是他魏甫晨,那环胸的双手立马机灵快速的跟个猴子一样的举高,人冒出来唯恐别人看不见他站在最吸引人眼球的地方,那风轻云淡的先声夺人:“岚傲小姐,我知道。”

    岚傲她道:“说。”尽管岚傲她这么说给了发言的机会,别人纷纷不看好魏甫晨,一个家丁罢了。

    魏甫晨上前仔细观察了那护肤品,道:“首先外观很漂亮,很容易吸引女性呐。”底下没人理会他,屁话,这点谁不会呀,接着魏甫晨他的话就令他们大大的砸舌了:“岚府的促销呢,分别使用了先广告后促销模式,和强广告弱促销模式。首先我们岚府的护肤品本身就具备着商业价值是一种好的产品,不过目标消费人群分散,又怎样让消费者更容易接受这款产品。为让消费者更容易接受这款产品,我们岚府决定将扩广活动都把消费者的体验纳进去,制定了各种渠道宣传、全方位的市场攻击策略,这是我们岚府的市场攻击策略。在大宛帝国的印刷术基础上发行的报纸上刊登活动;渠道上走美容院形式,别说丽冬院里各位烟花女子们都很喜欢,促销我们岚府的产品。这样对我们岚府的这款产品推销和广告是最好的,更能达成制定的市场目标:岚府想要的强大市场销售力。在我们帝都城展开试点及目标市场,通上以上几个方面来提高市场份额。

    女性成了我们岚座的当前客户与潜在客户,主要市场在于十六到二十六岁之间的女性市场。所以这方面市场攻击点来广告和促销都是对着十六岁到二十六岁的女性。护肤品的销售特色是祛痘美白效果非显明显,一,刊登点火这促销产品,二,消费者互动,来呀,免费试用呀,这样的执行步骤,让这些目标客户传达了我们岚府这款产品排毒美肤的信息,将体验营销进行到底!这是我魏小爷谈为什么卖得火,因为整合运用促销与广告,所以才火嘛。”

    四老爷他要吐血似的,不敢相信这是大字不识的魏甫晨:“你……你!”就是来捣局的!

    魏甫晨他反驳着嘻皮笑脸道:“你你你,你什么你。我还没说完呢,你打断我干嘛,真的是了,日他姥姥的个龟孙。他爷爷的。”

    “魏小爷我最不喜欢的就是被人打断了,你,可别再吵我了,否则魏小爷我要以打断我思考,影响我知识产权,告你个倾家荡产。”魏甫晨他指着四老爷的鼻子道。岚傲她说:“你继续。”

    魏甫晨继续风轻云淡的道:“既然岚傲小姐这么开口了,这次我就不跟你计较损知我知识产权的事了,不然小爷我告你个头破血流,怼得你跪地求饶啊!”魏甫晨他一敛,道:“其二呢,这岚府美容去斑护肤品与刊登大宛早晚报广告的新合作模式形成双赢的局面,将我们岚府具有排毒美肤功效的护夫产品的通过刚才的提到的几个面的市场攻击点进行软性的广告和促销,传达了我们岚府护肤品的特点与强化消费者印象,宣传的同时结合了促销的物质激励,如赠送产品,更是获取了消费者资料。市场竞争优势做大以后,不止各方面可以削减一定的开支。最后着陆,各美容店与印刷术早报的正面宣传,产品不再只是依赖广告宣传的路径。所以说,我们这款护肤品本在成熟期呢,这是最挣钱的时候了,四老爷,我说得没有错吧啊?”

    魏甫晨他问得四老爷不想理他,魏甫晨就胡言乱语的穷追猛打了:“不说话了,哑口无言了?无言以对了吧你,魏小爷我说对了,啊哈。”

    岚傲她这时走下来,与四老爷道:“四伯,魏甫晨他通过了重重考验,就他能有资格行了吧?”

    四老爷气极败坏,冷哼了一声,没好气的走了。岚傲她看着众人皆在,就道:“那再过几天就是到了中秋节,祝大家节日快乐啊,本小姐呢在中秋当日喜择夫婿,在中秋成亲啊,到时大家多来捧场,酒菜一肆全免,而且呢,不必当心这月收入会有开支,旦凡来表心意祝福的,不收份子钱。”

    人散后,魏甫晨他想,岚傲这般大张旗鼓的为他们婚礼张罗,一定准八成是被小爷我英俊迷人的外表给吸引了,小爷我帅得估计连当今圣上看到了都会震惊,帅得天昏地暗啊,总是这么招女人喜欢是多么的寂寞与无敌啊。孤独呀孤独!

    “喂,别做美梦了,小姐她是不会嫁给你的。”小霜她的声音,直接毫不留情的给魏甫晨浇冷水。

    “开国际玩笑?”魏甫晨他说,小霜坐在了魏甫晨身旁,慢慢的依畏在了魏甫晨肩头:“要嫁的是我。”

    天边夕阳西下,清风吹拂过这依畏在魏甫晨肩头的小霜,秋天的来临,小霜她缩了缩手脚往魏甫晨身上贴近:“我冷。”

    魏甫晨一笑,手搂住了小霜,笑洋洋的道:“别怕,我在,我脱外套给你穿,别冷着。”

    “陪我看细水长流?”

    “细水长流算什么?我带你看浩翰江海都没问题,而且说走就走,绝不耽搁。”

    “然后呢?”

    “海枯石烂啊,斗转星移啊,陪你看月亮看星星啊,只要你想得到,打死魏小爷我也要陪着魏小爷我的骄美老婆。”

    “真的,什么都肯么?”

    “真的。”

    “那江山为聘呢?”

    “。。。。”

    “干嘛沉默?”

    “你知道,我又不是辕帝,怎么有那本事。”

    “我也不是天地独霸,不过我愿意像兰妃那样,等呀,一直等你到老,而且黄泉碧落永相随呢。”

    等呀,龙辕叶寒,我一直都有在等你呀。

    上至黄泉下至碧落,

    江山为聘。

    那些年,谁跟谁归去隐居不问世事,那一世,谁与谁刻在三生石上,永远无法抹去的永恒。待千年之后,谁经过奈何桥时,耳畔依旧响起:龙辕,我等呀,我一直都在等你呀。

    阿兰,永生永世不换你一人,上邪为证,黄泉碧落永相随。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