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云开见月明(完)【秦骁vs东方云沁】

作者:三木游游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秦骁看着东方云沁,再也忍不住,大步走过来,把东方云沁拥入了怀中。

    东方云沁整个人都是僵硬的……这一幕,梦里出现过很多次,如今真真切切地发生了,她想要推开秦骁,却发现自己根本一点儿力气都没有,甚至心底有个声音在说:你一直做梦梦到这样的情景,是因为你希望秦骁真的可以抱着你,再也不分开……

    两人都没有说话,就那样静静地抱在一起。秦骁感觉怀中人瘦得厉害,心中酸楚不已。而东方云沁突然感觉脸上有一点湿意,微微抬眸,就看到两行清泪从秦骁脸上滑落。

    秦骁哭了……

    东方云沁感觉呼吸在这一刻都停滞了!东方云沁最初认识的秦骁,是冷漠的,坚强的,似乎没有任何事情能够牵动他的情绪,东方云沁用了好久才走进秦骁的心里。他们在一起之后,秦骁的性格其实也没有变化多少,东方云沁有时候会打趣秦骁,说他连情话都不会说,像个木头一样,秦骁总是淡淡地笑笑。

    曾经秦骁对东方云沁的感情并不炽热,甚至一开始到后来,更主动的人都是东方云沁。他们在一起之后,东方云沁觉得那样细水长流的相处方式也没什么不好,只要在一起就好了,可是当变故发生的时候,东方云沁得知秦骁骗过她,还是那样的事情,她心中真的失望至极,也伤心透顶,感觉秦骁并没有那么爱她。

    可是如今,一向坚强独立甚至冷漠的秦骁,竟然抱着她哭了……

    落在东方云沁脸上的眼泪,在那一瞬间,也落在了她的心里,让她的心中冰冷到了极致,然后在冰封之中,又瞬间生出了一团火苗,心中有个声音在说,不用怀疑了,秦骁是爱她的,一定是的……

    在这一刻,似乎什么话都不需要说了,一个拥抱,就是地老天荒……

    过了不知道多久,秦骁张口,声音微微有些干涩地叫了一声:“沁儿……”

    这一声沁儿,让东方云沁瞬间泪流满面。过去的一幕幕,已经仿若隔世,他们分开的每一天,对彼此来说都是度日如年。东方云沁伤心难过流泪了那么久,可是今天,当他们相拥在一起,看到秦骁的眼泪,听到秦骁叫她的名字,东方云沁突然觉得什么都不重要了,即便是秦骁真的骗了她,可他现在是爱她的,她不在乎了,她只想要和秦骁在一起,因为她真的爱惨了这个男人。

    “别哭……”秦骁放开东方云沁,有些无措地给东方云沁擦眼泪,眼中满是痛色,因为他最不想看到的就是东方云沁流泪,这比砍他一刀还让他难受。

    “阿骁,我们再也不要分开了……”东方云沁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紧紧地抱着秦骁,痛苦失声。

    秦骁心中一痛,抱着东方云沁,仿佛要把她嵌进肉里面,发誓一般地说:“沁儿,我再也不会放开你的手了!”

    房间里面,气氛哀伤至极,却又带着一丝重逢的甜蜜。而门外窗下,躲着一对听墙角的母子。

    “娘亲,秦叔叔和云沁姑姑都是大人了,为什么要哭?”墨问小包子不解地看着靳辰问,看到靳辰眼眶也微微有些发红,他更是不解了,“娘亲你也想哭吗?可是爹爹说,如果谁让娘亲哭了,就把谁砍了。”

    靳辰伸手揉了一下自家儿子的小脸蛋,墨问的脸都被她搓变形了,她有些高深莫测地说:“儿子啊,等你有了媳妇儿就明白了。”

    墨问小包子挣脱了他家美人娘亲的魔爪,皱了皱秀气的小眉头说:“我决定不要媳妇儿了。”真的好麻烦的样子……

    靳辰嘿嘿一笑:“儿子,话别说得这么满,等你长大了会打脸的。”

    墨问小包子表示他跟他家美人娘亲是真的没有共同语言,一言不合就被坑,还是各种防不胜防的坑。

    靳辰本来还以为秦骁进去之后,他和东方云沁要坐下来很严肃认真地解释之前所有的误会,可是没想到里面那俩人几乎啥都没说,深情款款地叫了彼此的名字,然后就抱头痛哭,难舍难分了。

    靳辰表示,问世间情为何物,只教人死去活来……真正相爱的人,是不会被现实打倒的,也不会被误会分开的。有时候,不需要说什么,一个眼神,一切尽在不言中了。

    “儿子,走吧。”靳辰提着墨问小包子的衣领,把他拎了起来,准备到后山看风景去。这里的墙角也没啥好听的了,因为没有任何悬念,东方云沁和秦骁平复心情之后肯定还有很多话要说,但是他们会说什么,靳辰能够想到。靳辰之前只是怕东方云沁再见到秦骁崩溃晕过去,如今看来,爱情的力量还是很伟大的。

    而靳辰和墨问在这其中功不可没。如果没有靳辰和墨问故意让东方云沁听到的那段对话,东方云沁见到秦骁的时候,或许真的会瞬间崩溃,像上次一样。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靳辰就是过来帮他们夫妻俩的,如今也可以功成身退了,接下来的事情,秦骁自己就可以搞定,不需要靳辰插手了。

    墨问小包子被靳辰提着衣领,一脸的不乐意,挣扎地要下去,结果靳辰拎着他在空中甩了甩,哈哈一笑说:“儿子,有没有坐秋千的感觉?”

    墨问小包子好想晕过去,而靳辰提着儿子转身,就看到林桓神色怪异地站在不远处,看着靳辰一副这是你亲儿子吗的样子……

    “林公子有事?”靳辰把墨问小包子直接夹在了胳膊下面,墨问小包子一脸生无可恋,还不忘了跟林桓打招呼:“林叔叔好。”

    林桓一脸同情地看了一眼墨问小包子,然后看着靳辰问:“秦骁是不是又来了?”

    靳辰笑了:“是啊,他们夫妻团聚,现在正在互诉衷肠,你就不要过去打扰了。”

    林桓微微皱眉。夫妻团聚?互诉衷肠?真的假的?没多久之前,东方云沁和秦骁见面,东方云沁还说再也不想看到秦骁,才过几天,这就原谅秦骁了?是不是太快了点?

    虽然林桓也没有真的想过要拆开东方云沁和秦骁,但是以他对东方云沁的了解,东方云沁的个性其实很倔强,她应该不会这么轻易就原谅秦骁吧?

    林桓看着靳辰提着儿子往后山走去,神色莫名,心中微动。他觉得,如果秦骁和东方云沁现在已经和好了的话,靳辰在其中一定起了很大的作用。这个传说中的天命煞女,真的是一个谜一样的女子,不管是实力还是心智,都让人叹为观止。当然了,靳辰对待自家亲儿子的方式,也让林桓叹为观止……

    林桓没有去打扰东方云沁和秦骁,默默地去做自己的事情了,而东方云天和元媛也很快知道了秦骁出现的事情。

    “云天,这件事我们就不要管了。”元媛看着东方云天神色认真地说,“我知道你怪秦骁让云沁受了那么多苦,但那也不是秦骁愿意的,如今都过去了,能让云沁好起来的人,只有秦骁。”

    东方云天一只手抱着熟睡的小云儿,看到小云儿那张酷似东方云沁的脸,他的心瞬间就化了,想起了东方云沁小时候的可爱模样。

    东方云天没有抬头,也没有回答元媛的话,元媛以为东方云天还是接受不了秦骁这个妹夫,对秦骁还有怨气,正想再劝几句的时候,东方云天突然抬头,看着元媛微笑着说:“你什么时候给我生个女儿?”

    元媛愣了一下,然后脸色瞬间就红了,嗔了东方云天一眼说:“你说什么呢?我跟你说正事呢!”

    “我说的就是正事。”东方云天看着元媛,目光下移,看了一眼元媛平坦的小腹,然后一本正经地说,“看来还是我不够努力。”

    元媛脸色爆红,伸手就拧上了东方云天的腰,压低声音说:“大白天的,你说什么乱七八糟的?小云儿还在呢!”

    “小云儿睡着了,而且我说的就是正经事。”东方云天看着元媛说,“我们才新婚没多久,前面一直在赶路,倒是没什么时间温存,接下来我努力一点,咱们就有娃娃了。”

    元媛扶额,面前这个男人真的是她曾经认识的那个东方云天吗?怎么最近越来越觉得东方云天的性格变了不少?曾经东方云天断臂之后,虽然没有意志消沉,但是整个人都变得有些沉默寡言了,对周遭的一切也冷漠了许多。可是如今,东方云天在认真学医术,会注意到生活中很多小的细节,时不时给元媛一点小惊喜,也学会说甜言蜜语了。

    当然了,元媛极喜欢现在的东方云天,东方云天身上有了烟火气,没有之前那么高高在上了,却更加真实,也更加快乐。

    东方云天看着元媛微微一笑说:“其实我早就想开了,我生过秦骁的气,甚至恨不得砍了他,因为他让沁儿受了很多苦。但说到底,是沁儿选择和秦骁在一起的,他们既然决定了要携手,就要一起面对所有的苦难。沁儿受了很多苦,秦骁也没有好到哪里去。我知道,沁儿想要真正好起来,只有秦骁才能办到,既然这样的话,我又怎么会阻止呢?”

    元媛神色有些惊讶地看着东方云天,有些不敢相信这话是从东方云天口中说出来的。

    东方云天笑着摇头说:“媛儿,我也死了一次了,还能活着,找到你,是上天眷顾。你可能觉得我跟以前不一样了,其实我只是对很多事情都看开了。”

    如果是以前的东方云天,就算东方云沁原谅秦骁,东方云天也一定要给他妹妹报仇。可是现在的东方云天心境平和了很多,也开朗了很多,主要是得益于邱宝阳这个师父对他的影响。

    东方云天觉得邱宝阳从一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没有身份没有地位没有财富,性格还很善良,从来不害人,能够走到今天,拜了鬼医为师,和当世最出色的一群人成为好朋友,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真的是个奇迹了。

    而在这其中,际遇和运气虽然是一方面,但更重要的,是邱宝阳为人处世的态度。他是一个善良又不迂腐,豁达且开朗自信的人,有喜欢的东西,就会努力去追求,对他好的人,他会加倍回报。待在邱宝阳身边,会让人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这恐怕也是当初邱宝阳能够结交靳辰的主要原因。

    东方云天喜欢邱宝阳这个师父,他潜意识里也希望变成一个那样的人,他正在慢慢改变,自己能够感觉到,也很喜欢这样的改变。

    元媛看着东方云天笑:“你现在真的很好。”她很高兴,在这段爱情里面,他们都变成了更好的人。

    “所以,我还是想让你早点给我生个女儿。”东方云天唇角微勾。

    元媛羞红了脸,声如蚊蚋地说:“我当然愿意了……”

    这边甜甜蜜蜜,那边秦骁抱着东方云沁,两人仿佛要把这辈子的眼泪都流干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东方云沁终于稍稍平复了心情,秦骁小心翼翼地擦干她脸上的泪水,看着她说:“沁儿,不要哭了好不好?”声音很轻很柔,像是在哄小孩子一样。

    东方云沁靠在秦骁怀中,双手紧紧地抱着秦骁的腰,有些赌气地说:“你别以为这样我就原谅你了,如果你的解释让我不满意,我就把你赶走!”

    秦骁看着东方云沁目光灼灼地说:“沁儿,除非你杀了我,否则我绝对不会再离开你了。”

    “你以为我不敢杀你吗?”东方云沁放开秦骁,看着他说。

    秦骁握住东方云沁的手,贴在了心口,看着东方云沁说:“这里,这辈子只为你跳动过,下辈子下下辈子都只有你。”

    “那……”东方云沁实在不想提到东方雅那个名字,一提起就感觉心中隐隐作痛。

    秦骁微微叹了一口气,伸手拥住东方云沁说:“当年你问我,是不是成过亲,我从想过要骗你。我说我没有,是因为我和那个女人之间只有交易,没有任何感情,我也从未碰过她。”

    这件事,就是让东方云沁心中最痛苦最无法接受的,因为她当年那么认真地问了秦骁,秦骁却骗了她。

    其实东方云沁心里,始终不愿意相信东方雅说过的那些话,东方雅说她和秦骁如何恩爱,说秦骁对她如何好。假如这些事情真的发生过的话,东方云沁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能毫无芥蒂地再次接受秦骁。

    秦骁说他和东方雅之间只有交易,没有感情,更不存在任何肌肤之亲,东方云沁相信秦骁说的是真的。

    “沁儿,这件事确实是我错了,当初我不应该和东方雅来往,后来没有对你说实话更是大错特错。”秦骁对东方云沁说,“但你要相信我,我从来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我只恨我自己没有保护好你,让你受了那么多苦,遭了那么多罪……”

    听到秦骁的声音有些哽咽,东方云沁又湿了眼眶,她看着秦骁说:“只要你说,我都相信你。我要听你说你从出生到现在所有所有的事情,我都要知道!”

    即便秦骁和东方云沁在一起之后,性格没有之前那么冷了,但他依旧是个不善表达的男人,心里的很多事情,下意识地不会对东方云沁说,不是因为不信任,只是习惯使然。

    因为秦骁从他母亲过世之后就一直是孑然一身,没有依靠,也没有一个人一直陪伴在他身边。和东方云沁在一起的那段日子,他过得很幸福,但那种幸福对他来说还有些陌生,在他还没有真正学会如何守护的时候,幸福就被打碎了。

    东方云沁其实问过秦骁,想让秦骁告诉她他以前的事情,他童年是怎么过的,他为什么会成为战神将军,可秦骁不习惯对别人说自己过往的苦和难,因为他觉得自己都已经熬过去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不值一提。

    但秦骁却不知道,每次他转移话题,不愿意对东方云沁说他的过去的时候,东方云沁心中都有些失落。因为东方云沁把自己从小到大所有的事情,都事无巨细地和秦骁讲,她想让秦骁知道她的经历,她也很想知道秦骁的经历,因为那是他们相遇之前彼此无法参与的过往,是他们成为现在这样的人的原因。

    秦骁不愿说,东方云沁想着或许是过往太沉重,她也不想给秦骁压力,后来便不再问了。

    但终究,夫妻之间一点小小的问题,都有可能会变成一个导火索,导致他们之间出现裂痕。

    假如秦骁当初告诉过东方云沁他从小到大都是怎么过来的,即便他依旧不说他和东方雅成过亲的事情,东方云沁也不会那么难以接受,因为那样她就会知道秦骁那些年过得很苦,他在追逐权势,而且不像东方云天那样单纯只是野心,秦骁是为了让自己变得强大,变得无人可欺,只是想要活下去……

    可秦骁没说过,什么都没说过,东方云沁直到出事,被东方雅擒住,听着东方雅在她面前得意又疯狂地叫嚣,她才意识到,她对自己的枕边人,其实根本就不了解……

    “沁儿,我一直没有跟你说过我小时候的事情,不是我不相信你,只是我觉得那些事情没有什么好说的。”秦骁看着东方云沁说。

    “你现在还是不愿对我说吗?”东方云沁眼底闪过一丝失望,心中微微沉了一下。不管过往的快乐还是苦痛,东方云沁只是想要听秦骁告诉她,让她知道她自己的丈夫为何曾经那么冷漠,她想要抚平秦骁心中的伤痕,因为他们是夫妻啊……

    看到东方云沁眼底的失望和黯然,秦骁眼中闪过一丝慌乱,抱着东方云沁声音有些急切地说:“不是的!我愿意跟你说,所有的事情我都可以告诉你!”

    就算东方云沁现在要天上的太阳,秦骁都会想办法给她射下来,更何况只是告诉东方云沁他过去的事情。那些事情没什么不能说的,那些过往的伤疤也早就愈合了,秦骁之前的表现,绝对不是因为他不爱东方云沁,只是性格使然。

    “你说吧。”东方云沁对秦骁说。

    “我的母亲是夏国的公主,她过世的时候,我八岁。母亲走之前,拉着我的手说,让我一定要活下去。”秦骁开口,声音很平静,东方云沁的心中却是猛然一痛。

    东方云沁从小到大都是养尊处优的,即便她的母亲也很早就过世了,但她身为东方城的圣女,没有任何人敢欺负她,所有人都顺着她,宠着她。可秦骁不一样,他作为和亲公主的儿子,还是雪狼国的王子,雪狼国王室弱肉强食的残酷竞争法则,东方云沁也有所耳闻。她无法想象,年仅八岁的秦骁是怎么在那样众狼环伺的地方活下来的。

    “很多人想要杀我,我八岁到十岁那两年,都不敢睡觉,怕闭上眼睛就再也醒不过来了。我知道,没有人在乎我,如果我死了,我会被埋葬在雪狼国的皇陵里面,但没有人会记得我,也没有人会为我伤心,所以我听我母亲的话,告诉自己不能死,一定要活下去。”秦骁的语气很平淡,仿佛在说别人的事情,跟他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

    “十岁那年,我又一次差点被害死的时候,我觉得不能再那样下去了。我待在那个王宫里面,什么都不会,没有依靠,早晚都是死路一条。但我找不到依靠,我只能靠自己,所以我跪在我父王面前说,我要进军营,我要当将军。”

    “我一直都记得,我父王怀里还抱着两个女人,看着我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小乞丐,然后他随手扔给我一把刀,说等着我成为将军的那天。”

    “我知道,当时父王心里应该觉得我很可笑,觉得我不自量力,觉得那个弱女人的儿子不仅弱,而且还异想天开。但我当时告诉自己,我要变得强大,终有一天我要坐上狼王的位置,再也没有人能够伤到我,所有人都要仰望我。”

    “就在十岁那年,我拿着父王给的刀,进了雪狼国的军营。没有人当我是王子,因为我年纪最小,所有人都欺负我,他们都知道,没有人会给我撑腰的,他们也从来都不认为我有翻身的那天。”

    “有一次,睡在我身边的那个士兵被秦岩买通了,在夜里把我打晕扔到了一条河里,我差点被淹死,但最后没死成,又跑了回去。我当着所有人的面,向那个士兵提出了生死战。所有人都在看我的笑话,因为我很矮,很瘦,看着没有力气,那个人却壮得像头熊一样。但最后,我把我的刀插进了他的胸口,杀了他,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从那天开始,军营里面有人说,我杀人的时候,很像一头恶狼,谁都挡不住,他们说得也没错。后来依旧还是有人要杀我,从来没断过,但最后都被我杀了。”

    “我有一个师父,你知道的,西门擎。西门擎教了我武功,我很努力地去学,不分日夜都在修炼。慢慢的,我的武功越来越高,能欺负到我的人也越来越少,但我知道,除非我当上狼王,否则我永远不会有安宁的日子,因为在我变得强大的时候,我的兄弟姐妹,更加坚定了要除掉我的心。”

    “在这期间,我父王始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是他挑选继承人的方法,他不在意自己的儿子死,他只认可最后活下来的那一个。我想活,所以我拼了命,想要提升自己的实力,想要壮大自己的势力。”

    “最初认识靳辰的时候,是我被秦岩的人追杀,那次很凶险,是靳辰救了我。当时我不知靳辰的身份,想让她为我所用,因为我需要助力,但是她并没有理会过我。”

    “在遇到你之前,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娶妻生子,我只想要最高处的那个位置,所以我时刻告诉自己,要变强,要变得更强,否则就会死。”

    “东方雅是东方木的孙女,那个时候东方木手中有天玄心法,他并没有传给我,但我太想要了。我觉得如果我修炼了天玄心法,就再也没有人可以伤到我了。所以当东方玉提出要用天玄心法和我交易的时候,我什么都没想就答应了,娶了他的妹妹东方雅。”

    “我不喜欢东方雅,我们只是举行了仪式,我得到了天玄心法,除此之外,没有别的。”

    “后来,我被人下毒失去了武功,东方木祖孙设计陷害我,导致我假死离开了大秦城。即便在那个时候,我只能受制于东方木祖孙,我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假装对东方雅好一点,利用她摆脱当时的困境,因为我看到她就觉得恶心,觉得厌恶。”

    “靳辰和墨青帮我解了毒之后,我和墨青一起,被东方广和东方木带去了八大家族的东方城。是东方木刻意隐瞒了我和东方雅成过亲的事情,或许他想着他清清白白的孙女还能再嫁给别人。我对这些,根本就不在意。”

    “之后发生的事情你都知道了。我从未想过要骗你,也从未想过要瞒你,你是这辈子唯一一个陪在我身边,让我觉得不再孤单,可以一直这样下去的人。我过了太久一个人的生活,我习惯了把所有的事情都埋在心底,不对别人说,因为在遇到你之前,也没有人愿意听我说,没有人可以帮得上我。”

    自始至终,秦骁的语气都平静得仿佛在说别人的事情,仿佛曾经受过的那些伤,流过的那些血,他都没有感觉到一点疼,仿佛这些过往,对他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秦骁话落,东方云沁再次泪流满面,扑到秦骁怀中哭得泣不成声。

    秦骁神色有些无奈地抱着东方云沁:“沁儿,不要哭了好不好?”

    不需要再说什么,秦骁知道东方云沁不会再怪他了,因为她那么爱他,她现在哭,只是心疼他。

    而那些过往对秦骁来说是真的不值一提了,他现在更在意的是东方云沁,看到东方云沁哭,他心里才真的难受。

    “阿骁,对不起……”东方云沁哭着对秦骁说。

    秦骁神色一怔,看着东方云沁说:“傻丫头,是我对不起你,你从来都没有做错任何事。”

    “我以后一定会对你好的,再也不让人欺负你了,谁敢欺负你,我就杀了他……”东方云沁看着秦骁泪眼朦胧地说。

    秦骁只是轻描淡写,可东方云沁听到秦骁的那些过往,心中却像是被人压了一块大石一样,很沉重,很心疼。她到此刻才真的知道,为何最初见到秦骁的时候,秦骁对人那么冷漠。

    秦骁从小生活在那样的环境下,无依无靠,一切只能凭借自己的双手和血肉去打拼,他全身仿佛包裹着一层看不到却很厚的盔甲,把他自己护在了里面,他的心也是封起来的,因为从小就见多了人心的冷酷和残忍,没有人在乎他,所以他便不在乎任何人。

    东方云沁真的很心疼秦骁,到这个时候,她哪里还会介意秦骁当初为了交易和东方雅成过亲的事情,她只是觉得自己以前对秦骁还不够好,她的男人过得那样苦,她以后一定要好好对他,再也不让他受到一点伤害。

    听到东方云沁的话,秦骁有些哭笑不得,这个小女人竟然说要保护他,说不让别人欺负他?虽然秦骁并不认同,但他心中却感觉好极了,很温暖,很爱很爱……

    两人再次相拥在一起,两颗心再无芥蒂,紧紧地靠在一起,仿佛已经融为一体。两人心中的伤痛,也终于愈合了,冰冷的心变得温暖和炽热,不仅为了自己,也为了对方而跳动。

    眼看着太阳要落山了,靳辰站在门外轻咳了两声,秦骁和东方云沁才分开,四目相对,东方云沁看着秦骁神色认真地说:“以后不管有什么事情,都告诉我好不好?”

    秦骁重重地点头:“一定。”

    “我们出去吧,靳辰说不定会以为我把你给杀了。”东方云沁的心结解开了,说话语气都变得轻快了不少,拉着秦骁的手就要出门去。

    秦骁却把东方云沁抱了回去,东方云沁坐在秦骁腿上,神色有些不解:“怎么了?”

    “让我再抱一会儿。”秦骁把头靠在东方云沁肩膀上,抱着东方云沁不让她走,像个闹脾气要糖吃的小孩子。

    东方云沁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秦骁,而她知道,这段日子秦骁也很不好过,她受了很多苦,秦骁受的苦也没有比她少几分。

    东方云沁没有动,也不管外面有人在叫他们,什么都不管,她只想和秦骁在一起,甚至连女儿都被两个人抛在了脑后。

    没过多久,东方云沁微微转头,发现秦骁竟然趴在她肩膀上面睡着了。

    东方云沁看着秦骁消瘦的脸庞,疲惫的神色,微微叹了一口气,有些费力地把秦骁放在了床上,她想起身的时候,秦骁还抱着她不松开。索性也不觉得饿,东方云沁直接躺在了秦骁身边,就那样静静地看着秦骁,仿佛时间都停止了,她的心中终于得到了宁静,还有失而复得的幸福……

    靳辰在门外叫了两声,发现没有人理,干脆就不管了。当然了,靳辰不会认为是东方云沁把秦骁给杀了,她觉得这对多灾多难的夫妻久别重逢消除误会,应该只想跟对方待在一起,什么都不想理会。靳辰没有经历过,但她还是可以理解的,如今一切都很顺利,她也为他们感到高兴。

    秦骁已经多日没有合眼了,这会儿心中松懈下来,就撑不住了。东方云沁躺在秦骁身旁,也很快闭上了眼睛,两人抱在一起,时隔很久之后终于可以安心入眠。

    被秦骁和东方云沁遗忘的小云儿一直在东方云天那里,东方云天和元媛都极喜欢小云儿,知道秦骁和东方云沁和好了也很欣慰,想着他们有很多话要说,就没有去打扰他们。

    一直到第二天一早,东方云沁睁开眼,就看到秦骁目光灼灼地躺在旁边看着她。

    东方云沁微微闭了闭眼睛,喃喃地说:“我不会是在梦中罢……”

    秦骁在东方云沁唇角轻轻吻了一下说:“我的美人,醒过来。”

    东方云沁猛然睁开眼睛看着秦骁,愣愣地问了一句:“你刚刚那话是跟谁学的?”

    秦骁神色微微有些不自然,似乎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下意识地做出那样的举动,说出那样的话。对上东方云沁好笑的眼神,秦骁轻咳了两声说:“是小宝说的。”

    “你骗人,小宝才多大,怎么会跟你说这些?”东方云沁一副我才不信的样子。

    秦骁神色认真地说:“真的是小宝说的。我之前在千叶城,有一次……我在墨王府后花园坐着,小宝过来说要给我讲个故事,是一个王子和睡美人的故事,他说王子吻了一下睡美人,睡美人就醒了。”

    这个事情秦骁并没有说谎,只是他没说他当时因为想起东方云沁太难受,差点哭了,墨问小包子是一本正经地在讲故事安慰他,还对他说等他找到了东方云沁,吻她一下就好了。

    听到秦骁煞有介事的话,东方云沁唇角微勾笑了起来,伸手揉了揉秦骁的脸说:“阿骁,你变得有些可爱了呢。”

    夫妻俩下床,东方云沁这才想到她竟然把女儿给忘记了,而秦骁也这才想起他还有一个女儿,到现在都没有抱过。

    两人虽然都有些饿,但是都没去吃饭,而是去找小云儿了。

    小云儿这会儿被靳辰带去后山玩儿了,墨问小包子也跟着。

    秦骁揽着东方云沁靠近的时候,就听到了一段让他们甚是无语的对话……

    “儿子,小云儿这么可爱,你肯定喜欢她,不要口是心非了,娘都懂的。”靳辰看着坐在地上玩石子的墨问小包子说。

    墨问皱了皱眉头:“娘亲,我真的不喜欢小云儿妹妹,她只是妹妹,我会对她好的,但我不要娶她当媳妇儿。”

    “儿子,你现在这样,小心将来娶不上媳妇儿,你还有为墨家传宗接代的任务呢。”靳辰看着墨问说。

    墨问一脸无奈:“娘亲,究竟是我身上那一点让娘亲觉得我娶不上媳妇儿?”

    靳辰笑了:“娘只是未雨绸缪。”

    墨问小包子无语望天,而秦骁的脸都黑了,开口叫了一声“小师妹”。

    靳辰回头,看到秦骁和东方云沁,唇角微勾说:“呦!这是雨过天晴了?很好很好!”

    秦骁走过来,把在小车里面昏昏欲睡的小云儿给抱了起来,小心翼翼的样子像是怕把她弄伤了一样。

    秦骁低头看着怀中那个一脸懵懂的小姑娘,眼神瞬间化成了水,心中柔软得不可思议。这是他的女儿,这是他心心念念的宝贝,她长得那么像东方云沁,和秦骁梦中的女儿一模一样。

    “沁儿,谢谢你。”秦骁突然抬头看着东方云沁说。

    东方云沁微微一笑。所有的辛苦,都是值得的,因为秦骁值得。

    “爹爹……”小云儿迷迷糊糊地叫了一声,眨巴着眼睛看着秦骁。

    秦骁眼底闪过一丝狂喜,看着东方云沁说:“她认识我!”

    东方云沁只能在心中默默地感叹血缘的奇妙了。

    “秦叔叔,云沁姑姑,小云儿妹妹的大名叫什么?”墨问小包子突然开口问了一句。

    秦骁看着东方云沁,目光灼灼地说:“我们的女儿,名叫秦慕云。”

    “啧啧!”靳辰在旁边笑得一脸意味深长。

    墨问小包子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说:“哦,我明白了,秦叔叔原来喜欢天上的云彩啊!”

    靳辰笑得乐不可支,把自家儿子抱过来一通揉搓,哈哈大笑说:“儿子好样的!对待光天化日之下秀恩爱的人,就要这样假装听不懂然后胡说八道哈哈!”靳辰表示自家小儿子实在是太好玩儿了。

    那边正在用女儿的名字秀恩爱的两个人,嘴角都抽了抽。秦骁轻咳了两声,看着靳辰说:“小师妹,我家小云儿还小,你不要打她的主意,我坚决不同意。”

    秦骁没有忘记刚刚听到靳辰和墨问小包子的对话。墨问小包子还小,什么都不懂,靳辰却摆明了要给儿子找媳妇儿的样子,秦骁表示他家宝贝闺女才一岁多,就被人盯上了,简直不能忍!

    靳辰倒是一点儿都不尴尬,唇角微勾说:“我家小宝这么帅,小云儿肯定会喜欢的,放心。”

    秦骁的脸有点黑。放心?他放什么心?

    东方云沁却笑了:“阿骁,靳辰是在开玩笑啦,你不要这么紧张。”孩子还小,靳辰明显是逗自己儿子上瘾了,以后的事情让孩子们长大自己决定就好了。

    秦骁脸色稍霁:“好吧。”目光再次落在怀中小人儿的身上,咧开嘴笑了,看着小云儿说,“乖,再叫一声爹爹。”

    靳辰感觉秦骁现在的样子有些不忍直视,说好的高冷冰山男,天字头一号面瘫呢?如今倒是不苦情了,一夜之间就改走暖男奶爸路线了,跟昨天判若两人。

    东方云天见到秦骁和东方云沁和好了,东方云沁脸上重获笑容,感觉很欣慰,最终也只是拍了拍秦骁的肩膀,什么都没有说。

    这天秦骁找到林桓,对着林桓行了个大礼,看着林桓神色认真地说:“你救了我的妻儿,这份恩情我会永远记着,不论你有什么需要,我都可以满足。”

    林桓看着秦骁唇角微勾:“如果我说,我要雪狼国的王位呢?”

    秦骁微微点头:“没问题,我正好不想要,你要那个位置,我求之不得。”

    林桓神色有些无语地说:“我是开玩笑,你别当真。”

    “我说真的,你想要那个位置的话,我真的可以送给你。”秦骁看着林桓神色认真地说。

    林桓嘴角抽了抽:“我真不要。”他话落就看到秦骁眼中闪过一丝失望,心中更加无语了。皇帝当到这个份儿上,秦骁也是前无古人了。不过这说明秦骁更在乎的是东方云沁,而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皇位,这一点林桓很欣慰。

    已经是夏末秋初了。

    东方云沁和秦骁和好之后,两人倒是比出事之前更加甜蜜,更有默契了,往往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能知道对方心里在想什么。

    而秦骁如今彻底变成了二十四孝好老公加女儿奴,甚至还想喂东方云沁吃饭来着,结果被东方云沁哭笑不得地拒绝了。

    至于他们两个人的身体,一个比一个瘦,秦骁只顾着心疼东方云沁,东方云沁却更心疼秦骁。于是两人一起开始养身体,一起吃好吃的,阳光好的时候带孩子去散步,早睡早起,不管靳辰给了他们什么奇奇怪怪的汤药,都一滴不剩地喝下去。

    如此东方云沁和秦骁虽然没有很快长肉,但是精神都好了不少。

    林桓背着秦骁,告诉了靳辰东方云沁可能以后都不会有孕的事情,当时靳辰就笑了:“那是你医术不济,对我来说,这个问题,不存在的。”

    林桓当时只有一个想法,当靳辰的朋友一定是一件超级受打击的事情,他现在才认识靳辰没多久,就深深地感觉自己实力弱,医术差,脑子也有些不够用……

    这天秦骁说要带东方云沁和小云儿去一个地方,东方云沁大概猜到了是要去哪里,也没有问,就跟着秦骁一起走了。

    最后站在岁寒山上的时候,东方云沁有一点惊讶,因为她本以为秦骁会带他们母女去雪狼国的皇陵,却不知道秦骁的母亲葬在了这座高高的山顶,连个墓碑都没有。

    “娘。”秦骁和东方云沁一起跪了下来,秦骁怀中还抱着一脸懵懂的秦慕云小姑娘。

    东方云沁跟着秦骁叫了娘,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头,就被秦骁扶了起来。

    “娘,这是您的儿媳妇,她叫云沁,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姑娘,她能嫁给我,我真的很开心很幸福,娘也可以安心了。”秦骁看着面前的坟冢说,“这是娘的孙女,她叫秦慕云,是不是长得很好看?”

    秦骁还握着小云儿的手教她:“乖,叫祖母。”

    “祖母……”小云儿萌萌哒叫了一声,软软的小胳膊抱住了秦骁的脖子,秦骁微微笑了起来。虽然他错过了小云儿在东方云沁肚子里长大,也错过了小云儿的出生,但他问过林桓所有他错过的事情,他知道今天他们还能在一起,这一切来得有多么不容易,所以他会更加珍惜。

    而秦骁很欣慰的一点是,小云儿很喜欢他这个爹爹,总是要让他抱,他对此感觉很开心。

    “娘在九泉之下可以安心了,儿子以后会过得越来越好的。”秦骁看着他母亲的坟墓说,“我们走了,儿子会带着媳妇儿和孩子再回来看娘的。”

    秦骁话落,一手抱着小云儿,一手牵住了东方云沁,和她十指相扣,看着她目光宠溺地说:“沁儿,我带你回家。”

    东方云沁点头,和秦骁一起下了岁寒山。只是东方云沁本以为秦骁说的回家是去福祥村的温泉庄子,谁知道秦骁另有打算。

    第二天一早,天还未亮的时候,东方云沁有些迷迷糊糊地在秦骁怀中醒来,就发现秦骁在帮她穿衣服。

    “阿骁,为什么要起这么早?”东方云沁有些不解地问。为了让他们睡得好一点,这几天小云儿都跟着靳辰一起睡的。东方云天这个舅舅虽然很喜欢小云儿,但他如今每晚都拉着元媛努力造人,不方便照顾小云儿。

    “我们回家去。”秦骁已经穿戴整齐了,他给东方云沁系好最后一颗扣子,然后还蹲在地上给东方云沁穿好了鞋。东方云沁下床,秦骁一手提着一个包袱,一手揽着东方云沁,往外走去。

    “我们到底要去哪里呀?”东方云沁真的有些搞不清楚状况,难道是靳辰昨晚决定今天大家一起去千叶城,她忘记了?还是说秦骁要带她去大秦城住进王宫里?后者她真的不喜欢。

    “回家,回我们自己的家。”秦骁看着东方云沁神色认真地说。

    东方云沁心中微动,他们自己的家……

    东方云沁没有再说什么,任由秦骁揽着她往外走,然后把她抱到了马背上面,自己也翻身上来坐在了她的身后。

    “云儿……”东方云沁以为秦骁要带上孩子的,可是都出了温泉庄子了,就只有他们两个人。

    “小师妹会帮忙照顾的,我们什么都不管,回家去,只有我们两个人。”秦骁对东方云沁说。

    东方云沁心中涌起了一丝甜意,虽然感觉有些对不住女儿,而且太麻烦靳辰了,但她想任性一回,跟着秦骁走,不管秦骁要带她去天涯海角,只要他们两个人在一起就好。

    靳辰早上起床的时候,秦骁和东方云沁都已经走远了,他们的房间里还留了一封给靳辰的信,上面是秦骁笔力遒劲的字:“小师妹,我带沁儿走了,小云儿麻烦小师妹帮忙照顾,为了表示感谢,我把雪狼国送给小师妹。”

    “娘亲,秦叔叔在信里面写了什么?”墨问小包子有些好奇地问,怎么感觉他家美人娘亲看了信之后笑得有些不善呢……

    “你秦叔叔说,让你当他的上门女婿,照顾小云儿,这样你可以继承他的王位,当雪狼国的狼王,开不开心?”靳辰揉搓着自家儿子白嫩的小脸蛋,笑得灿烂无比。

    墨问小包子挣脱开靳辰的魔爪,皱着小眉头说:“娘亲你骗人!秦叔叔肯定说让娘亲照顾小云儿妹妹,把雪狼国的王位送给娘亲了!”

    “儿子你这么聪明做什么?傻傻的才可爱啊!”靳辰又揉了揉墨问小包子的小脑袋。墨问心中默默吐槽,他家美人娘亲性子太恶劣了,怪不得他家姐姐是个小魔女,这叫有其母必有其女……

    虽然秦骁一声招呼都不打就带着东方云沁去过二人世界了,但靳辰也并没有真的生气,毕竟这是皆大欢喜的结果,她很乐意见到。而靳辰是很喜欢小云儿的,觉得这样软软嫩嫩有些呆萌的小姑娘才可爱,尤其是跟她家里那个小魔女比起来。靳辰是不打算再生孩子了,所以她是很认真地打算把这个呆萌的小云儿拐来当小儿媳的,无奈周围的人都当她在开玩笑……

    既然秦骁和东方云沁都已经走了,靳辰也决定要回家去了。东方云天和元媛自然是要跟着靳辰一起走的。

    看到林桓欲言又止的眼神,靳辰微微一笑说:“林公子,有没有兴趣去千叶城玩玩儿,我请你去做客,不乐意的话就算了。”

    林桓轻咳了两声说:“那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在靳辰出现之后,林桓才发现他之前的生活过得太无趣了,明明他家老爹是齐皓诚的师父,他竟然一直都不知道。现在东方云沁已经没事离开了,林桓打算去千叶城玩玩儿,结交一些新的很有趣的朋友。

    如此,一行人就离开了福祥村,踏上了回千叶城的路。

    齐国东部的沁阳城。

    秦骁带着东方云沁进城的时候是傍晚时分,天色有些昏暗了,没有什么人注意到他们。

    两人骑着马,到了一个没有牌匾的宅子门口停了下来。东方云沁看着面前的大门,神色微怔。秦骁说的没错,这里是他们的家。

    秦骁推开没有上锁的大门,牵着东方云沁走了进去。

    东方云沁的情绪并没有很高,其实秦骁知道,这个家里面虽然承载着他们很多美好的回忆,却也有让东方云沁伤心的地方,而这,是秦骁给东方云沁准备的一个小惊喜。

    “小姐!”

    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东方云沁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她不敢置信地看了秦骁一眼,秦骁对着她肯定地点了点头。

    不远处站着一个人,一个对东方云沁来说熟悉至极的人,是英姑。东方云沁飞奔过去,抱着英姑喜极而泣,连声说:“你还活着……你还活着……”

    秦骁知道,纵然东方云沁已经原谅了他,可英姑始终是东方云沁心中不能触及的痛。东方云沁一直以为英姑已经死了,她不敢对秦骁提起,因为这是她心里无法跨过去的一道坎,她甚至认为是自己害死了英姑。

    原本身在大秦城的英姑,在秦骁找到东方云沁之前就已经醒过来了,秦骁让人把英姑送来了沁阳城。英姑的双手都被砍掉了,如今装了假手,而她一边侧脸上面被东方雅用烧红的烙铁毁了容,如今戴了半边面具。

    英姑从小陪着东方云沁长大,一直在照顾和保护东方云沁,对东方云沁来说,就像是母亲一样。东方云沁看到英姑还活着,心中最后那点伤痛也慢慢消散了。即便英姑身上留下了不可恢复的伤,但只要还活着,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秦骁一直在跟这边联系,英姑知道他们回来,还专门给他们准备了热腾腾的饭菜,都是记忆中的味道,是家的味道。

    东方云沁吃着英姑做的饭,又哭又笑的,因为她实在是太开心了。

    英姑去休息了,东方云沁抱着秦骁,声音闷闷地说:“我会把英姑的脸治好的。”

    “嗯,我相信你。”秦骁说。

    “曾经我真的以为英姑死了,我很难过,我觉得是我害死了她……”东方云沁眼眶微红,“她还活着,只要活着就好,以后我对加倍对她好的。”

    “嗯。”秦骁吻去了东方云沁眼角的一滴泪水,看着她神色认真地说,“一切都会好的,我会永远在你身边。”

    东方云沁微微点头,紧紧地抱着秦骁不说话。

    第二日一早,东方云沁醒来,发现秦骁不见了人影。她收拾好之后下床,去了英姑的院子,里面也没有人。

    宅子并不大,东方云沁慢慢地走到了后花园里面,远远地就看到有个人背对着她,正弯腰站在莲池里面,她知道那是秦骁。

    东方云沁走近,就看到秦骁的鞋袜都在岸边,秦骁正弯着腰从池塘里面挖莲藕。

    旭日初升,秦骁的额头带着一丝薄汗,抬起头来,转身对着东方云沁笑:“沁儿你看,这是我们种的莲藕,现在正好可以吃了!”

    秦骁脸上沾上了一点泥,东方云沁却觉得他现在的样子最可爱。秦骁挖了几根莲藕,就从池塘里面上来了,他笑着对东方云沁说:“我身上脏,你先回房间去好不好?有礼物要送给你。”

    东方云沁微微蹙眉,嘟囔了一句:“怎么搞的神秘兮兮的……”

    秦骁笑着催促东方云沁,像在哄孩子一样:“沁儿乖,回去,不要出来,等我过去找你。”

    “那好吧。”东方云沁也不管了,转身离开,准备等着看秦骁给她什么样的礼物。

    英姑也回来了,手中提了一串她刚刚去早市上面买来的最新鲜的排骨,交给了秦骁。

    英姑看着秦骁一个大男人,在厨房里面娴熟地忙活,眼底闪过一丝欣慰。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之后,他们还能回到这个最初的地方,真的是上天眷顾了。对于秦骁这个姑爷,英姑之前所有的不满,如今也都烟消云散了,因为对她来说,只要东方云沁觉得幸福,她就认为是最好的。

    东方云沁就听秦骁的话,在房间里面默默地等着,等得肚子都饿了,还不见秦骁回来。

    她起身准备到门口去看看的时候,就看到秦骁走了过来,手中还端着一个汤盅。

    “沁儿,来。”秦骁让东方云沁在桌边坐下,他把手中的汤盅放在了东方云沁面前,然后伸手打开了盖子。

    香气扑鼻,东方云沁看到面前竟然是一盅莲藕排骨汤,微微愣了一下,看着秦骁说:“是英姑做的吗?”

    秦骁摇头说:“你再猜。”

    东方云沁微微垂眸说:“我猜不到了。”话音未落,一滴晶莹的泪珠落进了汤盅里面。东方云沁真的觉得自己越来越没出息了,动不动就想流泪。

    秦骁一下子就慌了,赶紧过来抱住了东方云沁,看着她说:“沁儿不喜欢就倒掉,我以后再也不做了!”

    东方云沁看着秦骁,明明在笑,眼中却有晶莹的泪珠在打转。她伸手抱住秦骁说:“不,我很喜欢,我以后要天天喝。”

    秦骁咧开嘴笑了:“傻丫头,你想要的,我都会给你的。你先尝尝还不好喝,我是专门跟南宫暖学的。”

    东方云沁坐了下来,拿起勺子舀了一勺汤,送入了口中,然后抬头看着秦骁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明媚如三春暖阳,她看着秦骁说:“这是我这辈子喝过的最好喝的汤。”

    秦骁眼神宠溺地看着东方云沁,心中默默地想,这个笑容,他愿用一生去守候……

    终于,云开,见月明……

    ------题外话------

    二师兄和云沁的故事到这里就真的结束啦~至于明天是谁的番外,等明天就知道了~O(∩_∩)O哈哈~

    【再次推荐游游的新文《盛嫁无双:神医王爷不良妃》,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求收藏~爱你们!】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