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74章 终章

作者:鱼游太白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李元吉见没能整到尉迟敬德后,便又找了个借口,诬陷李隐晋王府的左一马军总管程咬金,李渊下诏将程咬金外放为康州刺史。 .

    程咬金以上表为由拖着没有去上任,对李隐道:“大王的辅佐之臣快走光了,大王自身又怎么能够长久呢!我誓死不离开京城,希望大王及早将计策决定下来。”

    李元吉又用金银布帛引诱马军总管罗士信,罗士信将李元吉所赠送之物,全都转手送给了街道上的乞丐。

    李建成对李元吉道:“在晋王府有智谋才略的人物中,值得畏惧的是房玄龄和宋正本,只有将这两人弄出晋王府,我们便能高枕无忧了。”

    李建成与李元吉于是又向李渊诬陷房玄龄和宋正本二人,使他们遭到斥逐。

    见成功的让房玄龄和宋正本两人离开了晋王府后,李建成对李元吉两人大为高兴,以为晋王府不足为虑,于是没有再派人日夜监视晋王府。

    这天,李隐的妻弟长孙无忌和妻舅雍州治中高士廉一起来到承德殿,劝李隐当机立断,尽快成就大事!

    长孙无忌还担心李隐的心不够坚定,向李隐问到:“大王认为虞舜是什么样的人呢?”

    李隐道:“是圣人。”

    长孙无忌又道:“假如虞舜在疏浚水井的时候没有躲过父亲与哥哥在上面填土的毒手,他便化为井中的泥土了,假如他在涂饰粮仓的时候没有逃过父亲和哥哥在下面放火的毒手,他便化为粮仓上的灰烬了,还怎么能够使自己恩泽遍及天下,法度流传后世呢!

    所以,虞舜在遭到父亲用小棍棒笞打的时候便忍受了,在遭到父亲用大棍棒笞打的时候便逃走了,这恐怕是因为虞舜心里所想的是天下大事啊。”

    李隐听后,面无表情的微微颌首道:“辅机不必多虑。”

    长孙无忌听后,这才放心的离开了。

    这天,李元吉再次暗中向李渊请求杀掉李隐,言道:“晋王之子,乳名为小虎儿,犯了太祖景皇帝(李虎)的名讳,无祖无君,反意早已显露。

    而且他去年在平定刘武周之乱的时候,观望形势,不肯返回长安,又散发钱财布帛,树立个人的恩德,又违背父皇的命令,不是造反,又是什么!”

    李元吉这次状告李隐的这两条理由,不得不说,都算是有矢放的了,与以前无中生有的言词强多了,明显是受到了高明之人的指点。

    指点了李元吉的人,是现在的太子洗马魏征。

    魏征自河北归来后,便被李渊任命为东宫署官太子洗马,当东宫与晋王、秦王交恶的时候,魏征屡屡向李建成献策,基本都没被采纳。

    昨晚,李建成召集东宫官署,准备再次向李渊建言杀李隐,向众人询问计策的时候,魏征便说了两条,李建成觉得很妙,便采纳了。

    李渊听了李元吉之言后,脸上一阵阴晴不定,但最后还是叹了一声,没有回答李元吉的请求。

    但李隐在得知此事之后,却心有不安,于是打算提前发动计划。

    这天,原本被驱逐出了长安城的房玄龄与宋正本,穿上了道士的服装,与长孙无忌一同进入了晋王府,而尉迟敬德、程咬金等人,也陆陆续续的由别的道路,悄然到了晋王府。

    李隐与众人商议妥了计划后,有人提议让人卜算是否应该采取行动。

    但李隐却将龟甲拿过来扔在地上,训斥道:“占卜是为了决定疑难之事的,现在事情并无疑难,还占卜什么呢!如果卜算的结果是不吉利的,难道就能够不采取行动了吗?”

    众人听后,这才不再说什么。

    武德五年四月初三,李隐向李渊上奏,说李建成与李元吉后宫嫔妃,请李渊务必将事情查清,以明天下。

    李渊看了奏疏后,大为惊怒,回诏李隐,承诺明天就会着急李建成、李元吉在早朝审问此事,并让李隐也务必到朝。

    李隐所住的承德殿、李世民所住的承乾殿、李元吉所住的武德殿后院与东宫、皇宫之间,原本是畅通无阻的。

    但鉴于诸子之间关系日益恶劣,李渊便在今年开春之时,下诏命人将多出通道给堵住了。

    这样一来,李建成与李元吉要入皇宫,必须经过的一处地方,便是玄武门。

    初四,李隐率领长孙无忌等人早早入朝,将晋王府的兵力埋伏在了玄武门。

    昨天,张婕妤暗中得知了李隐上奏的大意,急忙前去告诉李建成。

    李建成将李元吉叫来商议此事,李元吉道:“我们应当统率好东宫与齐王府中的军队,托称有病,不去上朝,以便观察形势。”

    李建成说:“军队的防备已很严密了,我与你应当入朝参见,亲自打听消息。”

    于是,二人一起入朝,向着玄武门走来。当时,李渊已经将裴寂、萧、陈叔达等人召集前来,准备查验这件事情了。

    当李建成与李元吉来到玄武门附近的临湖殿之时,隐隐听到有战马嘶叫之声,又察觉到四周氛围古怪,觉得事情不妙,于是立即勒转马头,准备向东返回东宫和齐王府。

    李隐便在这时带着甲士,骑马出现在李建成与李元吉的视野中。

    李元吉二话不说,便拉开弓射李隐,一连两三次,因紧张而没有将弓拉满,所以没有一箭都没能射中李隐。

    李建成见此,不再迟疑,立即拍马向远处飞奔而去。

    李隐张弓搭箭,瞄准了李建成,所以见到这一幕的人,都屏住了呼吸。

    李隐的神色十分复杂,千般念头涌上心头,但知道今天李建成若是不死,那就是他亡,于是手一松,弓箭飞射而出!

    箭声响起后,飞奔前行的李建成应身落马。

    弓箭从李建成的后背贯穿而过,顿时血流如涌,没过几息时间,便带着无尽的不甘与悔恨,离开了这个世界。

    尉迟敬德带领骑兵上百骑兵,追击李元吉,尉迟敬德身边的将士首先将李元吉射下马来,随后尉迟敬德骑马赶上,一刀削掉了他的脑袋。

    李建成与李元吉两人就此接连殒命。

    随后,李隐指挥人马,控制了皇宫各处要道,让尉迟敬德率先带兵入宫担任警卫。

    当李渊见到尉迟敬德身披铠甲,手握沾满血迹的长予出现在他面前时,他立即便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情,整个人丢了魂似的瘫坐在龙椅上……

    玄武门之变后的第三日,李建成、李元吉的余党已基本被李隐清洗完毕。

    在那天的混乱中,秦王李世民带着他的人马一度想要闯入皇宫,但最后却没能成功,当李隐慢慢的将快将局势掌控之时,他便带着人马离开了长安。

    李世民出了长安后,原本是打算去洛阳起兵反抗李隐的,但却得知潼关、武关等出关中的要地,都已布满了忠于李隐的军队,才无奈的调头往西北而去了。

    四月初六,李渊下诏将李隐立为皇太子,并颁布诏书道:“从今天起,军队和国家的各项事务,无论大小,全部交付太子处置决定,然后再报告朕知。”

    至此,大唐的权力由李渊转移到了李隐的身上。

    半个月后,李隐以李渊的名义,大肆封赏有功之臣。

    李隐任命秦王府护军苏定方为左卫大将军,又任命程咬金为右武卫大将军,尉迟敬德为右武候大将军,罗士信为左卫大将军,周安为太原道行台尚书,刘弘基、张亮、黄君汉等人也各有封赏。

    随后,李隐又任命高士廉为侍中,房玄龄为中书令,萧为左仆射,宇文士及为右仆射,长孙无忌为吏部尚书,宋正本为兵部尚书……

    用过这一系列的任命,李隐便将大唐的中枢牢牢的把控在了他的手里,李渊完全成了空架子。

    四月二十八日,李渊颁布制书,自任太上皇,将皇位传给太子李隐。李隐再三推辞,李渊都不肯答应,李隐这才勉为其难的答应了。

    武德五年五月初一,李隐在东宫显德殿即皇帝位,大赦天下,以太子妃观音婢为皇后,关内地区以及蒲州、芮州、虞州、泰州、陕州、鼎州六地免除租调两年,其余各地免除徭役一年。

    李隐虽继位为帝,但天下却仍是纷乱不休,因为他得为不正,各地都有起来反抗他的。

    其中声势最大的,要属这时占据河西、灵州等地起兵反抗李隐的秦王李世民。

    李隐于是在登基后的第一件事,便是任命将军征讨四方。

    李隐以苏定方为征东大将军,讨伐、安抚潼关以东的地区、以李世绩为征西大将军,带领罗士信、程咬金等悍将,前往西北与李世民交战。

    李世民是兵法大家,手下也多有能战之辈,又有杜如晦等谋士的出谋划策,李世绩与他交战的初期并未取得很好的战绩。

    但随之时间的推移,李隐慢慢的稳定了大唐各方,战争潜力开始被激发出来。

    一年后,李隐御驾亲征河西,与李世民交战数月,李世民由于地狭兵少,最终力穷,于决战中被李隐大败,带着残部继续向西逃去了,大唐西北遂安定了下来。

    李世民一直逃到了西域,被高昌国王招为乘龙快婿,国中大事皆交付在他的手上,李世民此后十数年,以高昌国的兵力,吞并西域各国,再与李隐争锋。

    然而一直到李世民死去之时,他也再没有机会,重回长安城。

    此后两三的时间,唐军在李隐的统筹下,开始继续扫平四方,再次搅乱河北局势的刘黑闼、夺江淮军大权后反唐的辅公、在窦建德败亡后,逃到高开道处的李密、反复无常的罗艺……

    一个个割据一方的诸侯,都接连被唐军所灭,华夏大地,再次复归一统!

    随后,李隐下诏休养生息,数年之后,大唐人口渐渐充实,百姓也渐渐富裕了起来,国家兵强马壮,四方来朝。

    一个让后世永远铭记的盛世,即将到来……

    天下太平后,李秀宁脱下了军装,在少华山白云观带发出家了,而这些年,少华山也城了皇帝李隐最常临幸的地方。

    这天,李隐自洛阳回长安之时,再临少华山,徒步登上山顶时,见到了李秀宁正迎风而立,貌美如仙,一如李隐当年初次见到他的时候……

    (全书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