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6章

作者:萌子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But if you not in this world, regardless of this world has how well, he in my eyes is also only a wilderness, But I likely am a fox soul wild ghost。

    如果你不在了, 无论这个世界有多么好, 它在我眼里也只是一片荒漠,而我就像是一个孤魂野鬼。

    关于人濒死的时候, 会看到的画面,有许多的说法。

    看见已经过世的家人, 过往人生的走马花灯, 又或者是——心中最爱的那个人。

    切割成碎片的光点, 有限的空气从唇角逃离,形成一串串微小的气泡。视线模糊不清,胸口因为窒息沉重又痛苦的灼烧。幽暗的环境中, 手指无意识的乱抓,只有水从指尖溜走,身体变得沉重,就像是被什么用力的拖到深处, 无法摆脱的重压。

    更多的气泡从身体争先恐后的逃跑,没有空气的水中几乎窒息,就在这个时候她感觉到手指被什么抓紧。

    金棕色的发丝在水中飘散, 来者毫不犹豫的掐住了她的下巴,嘴唇在冰冷的水中变得无比温暖,空气从他的唇中一股脑涌进了她的身体,如同受到猛烈的撞击, 她的视线有一瞬间变得清晰了起来。

    是哈利。

    她看见他近在咫尺的蓝色眼睛,比宝石更加透明冰冷。疯狂与暴怒在眼底形成深不见底的漩涡,仿佛不这样做,就不能掩饰他的慌张一样。

    难受的闭上眼睛,困倦迫不及待的想叶安拖入昏迷的深渊。她感觉到手腕被紧紧握住的触觉,可她已经失去了所有回应的力气,只能轻轻的,像是风不经意的擦过脸颊一样,小小的咬了一下他的唇角。

    黑暗席卷了一切,她彻底失去和世界的链接。

    意识再回到世界的时候,她差点以为自己是在天堂。

    白色的墙壁,白色的床单,白色的一切,包括她被白色纱布仔细包裹好的手指。叶安伸手触了触脖子,只听见纱布和纱布之间的摩擦声,沙沙的。

    阳光隔着薄薄的窗帘将房间照的明亮,这种光线对叶安来说刚刚好能够看清周遭,又不会刺眼的让她太难受。

    房间只有她一个人。空气中弥漫着医院独有的消毒水的味道,连床边摆着的鲜花都无法掩盖。屋子里面还有一个仪器,发出富有节奏的滴滴声,和她心脏收缩的频率相同,叶安低头看了下食指上夹着的传感器和针头,顺着视线往上,看着那段延伸到袖子下方的纱布。

    伤势开始恢复产生的痒感让她非常的不舒服。

    叶安忍着想要挠痒的冲动坐了起来,经过时间的沉淀,在最后一幕的记忆终于回到大脑里。

    在那场战斗中。

    她想将毒液推进生物发电的水池中,却被他一起拉了下去。

    就在进水的一瞬间,她似乎看到了什么,只是不太确定,醒来的时候就到了这里,看似是医院一样的地方。

    [医院。]

    她听见自己内心咯噔一声,浮起:“糟糕。”这样加大加粗的字体,后面加了几个感叹号,来提醒她即将要面临的危机。

    我应该怎么跟哈利解释?哈利生气了我应该怎么办?为什么没有专门拯救感情危机的超级英雄?现在逃跑还来得及吗?

    拯救世界一时爽,情感危机火葬场。

    叶安盯着前面的墙壁,努力的想补救的办法,是不是应该给皮特罗打个电话问问他在电视剧里面学到的招数?

    就在这个时候,门把拧动,微微的推开一个缝,叶安如临大敌的盯着门口,过度紧张的心跳让旁边的仪器也跟着高速鸣叫起来。

    门后面的人察觉不对,猛地推开大门,一个穿着黑色长风衣的男人端着一杯咖啡,和叶安面对面互相注视了两秒。

    叶安:……

    黑衣男人:……

    “奥利弗?”叶安一头雾水,倒是松了一口气:“你怎么在这里?”

    奥利弗回过神来,往前走了一步,距离恰好让他能够将房门关上。他端着咖啡喝了一口,慢慢走到床前,姿态轻松,一只手插进口袋里,朝叶安道:“是你将你的男友送到我家的,你还记得吗?”

    “我在星城?”

    “纽约。”奥利弗拉开床边的椅子坐下,顺手将咖啡放到桌子上,“你不记得了?”

    叶安有些茫然的摇了摇头。

    “你突然出现在我家的泳池里面,还带着一身伤口。”他长叹了一口气,做起了解释:“然后你的男友一路飙车把你送进医院。”

    那一幕,并不是做梦吗?

    泳池,漂浮破灭的气泡,在水中飘散的血丝与黑发,比格陵兰冰盖还要寒冷的眸子,以及嘴唇上被咬疼的触觉。

    叶安不自觉的摸向嘴唇,那样浅的伤口几乎无法在她身上留下什么痕迹,即使是现在纱布下的伤口,都愈合的差不多了。

    “伤口痛吗?”奥利弗看着叶安怔怔出神的样子,问道。

    “不。”她回过神来,露出了一副不好意思的模样道歉:“我很抱歉……关于昨天的意外。”

    “你是应该抱歉,顺便赔偿我的酒柜。你的男友比我想象中的暴躁。”奥利弗并没有很生气,即使哈利打翻了他的珍藏酒,包括一瓶62年的达尔摩。

    “哈利——”叶安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怎么解释哈利有时候过分的掌控欲,很多时候在她的事情上,他会显得非常没有耐性,就像是急于要把她塞进自己的口袋里,不给任何人知道一样霸道。她想了许多解释的话,却发现都不那么适合说出来,只能含糊的转移话题:“你有多少损失,我都会照价赔偿,昨天真的是麻烦你了。”

    奥利弗摇了摇头,并不计较那些损失,那些损失对他来说只不过是九牛一毛,他更多的是对叶安的选择感到疑惑。

    哈利·奥斯本,他对这个名字并不陌生。奥氏企业的新任总裁,聪明、骄傲、年轻并且野心勃勃,在昨天见面的第一眼就指出他是绿箭侠,言语中表达出了他对叶安朋友圈的掌控,并且从时间和地点以及一些蛛丝马迹中的细节上推测出了他的身份。

    仔细从他的话语中推敲,简直就像是对叶安从头调查并且全天监控一样了解。

    “麻烦到不至于,问题是你有多信任他。”

    “发生了什么事吗?”奥利弗的表情很严肃,眉头下沉,深蓝色的眸子满是探究的表情,让叶安担忧起哈利是不是还做了什么,紧张不安的追问。

    “只是问问。”奥利弗并不想解释,只是略带着含糊说。

    叶安并不觉得这是‘只是问问’的态度。她往后靠在柔软的枕头上,低头看着自己缠满了纱布的手指,静下心想要思考,而实际上只是脑袋空白的走神。

    房间里静悄悄的,没有人打断这安静的气氛。

    许久,叶安好像回过神,又似乎是还在沉思一般低声喃喃道:“我应该……会和他结婚吧。”

    正在喝咖啡的奥利弗被这爆炸性的消息小小的吓了一下,强忍着被呛到后想要咳嗽的欲望,掩饰般用力的清嗓子。

    叶安说完之后自顾自的不好意思了起来,从仪器上忽然变快的滴滴声可以听出来。

    好不容易顺了一口气的奥利弗侧头看了一眼机器,叶安立马拔掉了手指上的传感器,机器的声音变成了平和刺耳的“滴——”

    他起身关掉了机器,又坐了下来,思考了一会劝说道:“你不再考虑一下?”

    叶安愣了一下:“为什么这么问?”

    “只是觉得我们不适合恋爱,或者组成一个家庭。”奥利弗双手盘在胸前,往后靠在椅背上,略显暗色的眸子似乎在昭示着他在撒谎的事实,“我们的身份注定我们不是普通人。”

    “这并没有冲突。”叶安说,“对许多人来说,隐士这个身份代表着她会是一个超级英雄,但是在那个名号下的我,也只不过是披着超级英雄外表的普通人。”

    “高兴会微笑,难过会流泪,受伤了也会死的普通人。自然也会有重视的人,会因为爱而变得幸福。”

    哈利也许还有很多缺点,他的性格注定在以后的时光里他们会产生许多摩擦。

    也许会有争吵,但是她会试图改变自己,或者让他理解。

    很久以前,她也以为自己会这样,追逐着父亲留下来的目标,直到一切的结束来临。她曾经一直坚持着这个梦想,如果牺牲自己才能换来更多人的生存的话,她会毫不犹豫的选择死亡,这是作为她应该做的事情。这种决定——我想教授、奥利弗或者是其他人都能理解她的想法,去保护大多数人平凡而幸福的生活,是他们共同的目标。

    直到她遇见了哈利。

    “会期待另外一种生活。”叶安转过头看着窗外,风带起了窗帘,透过缝隙她可以看见远处连绵不断的白云和透蓝的天空,“不需要我的天赋或能力,也与变种人或者基因无关。”

    她说着,不自觉的笑了起来。

    “和哈利在一起让我感受到一种……内心的平静。我第一次开始偏离其他人给我的目标,衍生出了自己自私的愿望——我想要继续这样的生活。不是英雄式的轰轰烈烈,而是平凡的细水长流。我会有自己的孩子,我会看着他成长,我会和喜欢的人一起度过安静的生活,我会和他一起老去。”

    “我想要这样的生活。”

    奥利弗还想说什么来着,最后都没说出来。只是起身拍了拍叶安的头,眼睛里有复杂的颜色,混合着一种她看不懂的深沉和一抹感叹,“祝你好运。”

    他转身打开房间门,门外站着一个穿着得体西装的男人。

    相同的蓝眸,门外的人双眼在昏暗的光线下显得深邃阴郁,像是黑夜中守望的狼,占有性十足的将注视着出现在自己领地上的敌人。

    “哈利吗?”房间内的叶安稍稍探了个头。

    男人眨了眨眼睛,气息刹那间缓和了下来。他迈开脚步,和奥利弗擦肩而过。

    风一刹那间就重了起来,吹动着树枝沙沙作响,奥利弗不自觉的扭过头。

    在门被风带着关上前,他看见地上两个人被阳光拖长的影子,头和头亲密的重叠在一起。时间流逝,门归回原位,分割出两个世界。

    他把手插进口袋里,走过空荡荡的走廊,将私密空间留给那对怎么看都不合适的情侣。

    ---

    “你在做什么?”哈利脸一黑的掐住叶安的脸,把她推开。

    她抿了抿水色润滑的嘴唇,像是一个无辜的黑色毛球,努力的讨好着他,黑色的眸子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神色:“我在道歉。”

    “道歉?”哈利意外的看了她一眼,松开手坐在床沿,一只手按在她的身侧,压下身子,放轻声音问道:“那你说你做错了什么?”

    叶安被他逼迫着,不自觉的后撤身子,靠在了柔软的枕头上,一副茫然的样子道:“做错什么……?”

    她并没有觉得自己哪里做错了,道歉也只是因为觉得他会生气。

    “叶安!”哈利脸上闪过一丝恼怒,连视线都变得尖锐可怖了起来。

    她努力思考,一边试探的开口。

    “你是……指我昨天一个人去战斗的事情?”哈利似乎并不认同她的做法,但她并不觉得她做错了,“关于这点,我并没有做错。”

    她毫无意识的回答激怒了他。

    他冷笑了一声,语调尖锐的说道:“为了其他人——”

    “不是的。”

    两个声音同时打破静谧紧张的空气。

    哈利阴暗冰冷的眸子刹那间顿住,凝固一般将视线望进她眼睛的深处。

    她坦然又毫无掩藏的张开眼睛,深深的看着他。将哈利的思绪带到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糜烂浑浊的酒吧,充满酒气和荒废的暗色人间,她和周围混乱的气氛格格不入,带着清水一般的气息来到他面前,也是这样干净的黑色眼睛,毫不遮掩一般的澄澈色彩。

    “你早就知道——毒液的目标是我吧。”

    哈利没有回应,呼吸不自觉的加重,白色的床单在手指的挤压下缓缓变形。

    “只要他的目标是我,那么即使当时的我不去,他也迟早会找上来,并且因此伤害到我身边的人。”叶安伸手覆盖在他的手背上,嗓音轻的像晨间的风,轻飘飘的没有力量,确如此用力的击打着他的心房:“大量捕捉变种人会引起警卫队注意,所以你就成为最优先的。你没有力量,不是变种人,是诺曼先生的孩子,那么比起其他选项,带走你是损失最小的一个选项。”

    “你对我来说,比其他人更重要。”

    这句话如此熟悉又清晰的将深藏在脑海的记忆抽出,昏暗的空间,扎着马尾的女性,光线在她的面具上折射出一道冰冷的光芒,戴着面具看不清眼中的神色。

    她在离开前,说的那句话——

    [你对我来说,比其他人更重要。]

    “我为所有因我个人考虑而伤害到你的事情道歉。只是,如果再来一次的话,我还是同样的选择。”她低低的说道:“我不想失去你。”

    记忆继续延续下去,她推开了他,只不过一秒的时间,最后一幕就是她独自一个人站在房间里,与他相望的画面。

    她欺骗了他。

    哈利剧烈的喘息了一声,想要怒吼或者拽着她发脾气,但却硬生生的压制了下来。激烈的情绪在那双眼睛里不断转换,最终抿唇不语,只是这么看着她,好像有很多话想要对她说,又好像在一瞬间已经失去了所有想要说的话语。

    怒气沉寂了下来,沉默开始凝固。

    “我从一开始,就对你没有任何的办法。”哈利直起身子,抓过她绑满了绷带的手臂,露出了难过又悲伤的表情,最后叹息的说着,“无论何时。”

    他一露出这个表情,叶安开始不安了起来:“哈利……”

    蓝色的眸子被深刻浓郁的情绪填满,眼睛下淡淡的阴影让他看起来病态一样的苍白,尽管无声的沉默,却能感受到周身那股几乎要接近崩溃的痛苦。

    “痛吗?”他指尖摩擦着纱布说道。

    叶安摇了摇头,纱布下的伤口已经好的差不多,只是看起来惨烈罢了。比起这个,她更关心哈利,犹豫的问道:“你……还在生气吗?”

    “生气?”他很轻的重复着她的话,似乎有一瞬间的茫然,所有情绪褪去的脸上有种单薄的脆弱,一碰即碎一般,“也许是。”

    “我以为你死了。”他说,“躺在我怀里,浑身冰冷,呼吸微弱的几乎没有。”

    “你说,我该怎么办?”

    这是一个无解的命题,就像奥利弗说的,他们这一类人其实一点都不适合组成一个家庭。难道他们能够抛去责任心吗?能够放弃帮助别人的念头吗?追求平凡的生活的代价就是必须要放弃曾经所坚持的东西,她能做到吗?

    这并不是一条平坦的道路,是深渊上的钢丝,是荆棘道上的裸足。

    她一个人,在这条路上行走了许久,是叶文叔叔给她留下的唯一信念,最后也成为了她唯一的信念。在失去所有的时光里,这一度成为了她活下去的力量,想要一点点改变这个世界,想要做叶文叔叔一样的人。

    可是,她也不希望这样的愿望会伤害到哈利,不希望因为自己的坚持,给他带来任何的痛苦和挣扎。

    也许是叶安保持沉默太久,哈利就忽然站了起来。

    “你刚醒,多休息一会吧。”说着转身就要走,刚迈开了一步,第二步却无论如何都迈不开了。

    叶安才发现自己下意识的就抓住了哈利的衣摆。

    她能够说什么?她愿意放弃坚持,放弃曾经存活下来的理念。万一下次再发生什么意外,能够保证自己不再帮助别人,不再因为别人受伤吗?

    待他回过头的时候,仿佛被烫到一般猛地松开了手。

    能原谅她吗?如果她都不想放弃的话,还能接受她吗?

    气氛在她松开手的瞬间变得紧张。

    真的——可以这样吗?

    而那份紧张又在她重新牵住他的手指的时候破碎。

    “哈利。”她张开唇,白雾在空气中消散,“我——”

    哈利垂下眸子摆出一副倾听的样子。

    “伤害了你,真的非常抱歉。”她艰难的开口,脸上随着话语浮现出一种感伤和黯然的神情,仿佛对自己极为失望似得:“我没有办法做出选择,也清楚的知道,你和别人在一起会比跟我一起来的安全和幸福。”

    “但是。”

    她深呼吸了一口,抬眼毫不躲闪的望向他,目光真挚坦然,黑色的眸子逐渐变得坚定了起来,就像是剑士拿着自己唯一的武器,最后的孤注一掷。

    “我想要和你在一起的心情是真的,你对我来说,比任何人都重要,我不想失去你。”

    “你拿什么证明。”哈利转过身子,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也不抽开手,反而是紧紧的攥着,看着她说:“你已经没有任何信用了。”

    叶安一愣,对他话语中的意思还没明白一般,保持着抬头看着他的姿势,有些无措的出神着。

    只是当她终于回过神准备询问的时候,她的思绪就被哈利另一个手掌上躺着的东西给打断。

    张开的掌心上孤单单的躺着一个戒指。

    她看着那个戒指,一时间反应不过来,又将视线挪到了哈利的眼中,看着他眼底闪过一抹不明显的亮光。

    手指僵硬的不知所措。

    “果然……”他喃喃的说道,收回了手掌。

    “等等。”叶安猛然回过神,一把抓住了哈利拿着戒指的手腕。却又迟疑了几秒。哈利一直耐心的等待着,看她缓缓的朝他伸出手,手心向下,手掌放松的放在他的掌心上。

    她坐在床沿上,而哈利完全转过身子,表情严肃的半跪下/身。一只手拿着戒指,另一只手握着她的左手,在她的注视下,捏着素雅的戒指,缓慢又不容抗拒的将其扣在她的无名指上。

    他半跪着,金色的光线打在了哈利的头发,给人一种浑身笼罩在阳光中的圣洁感,唯美的不可思议。细长的手指与她的相交,银色的光辉在期间闪闪发光,他慢慢的垂下头,将嘴唇印在她戴着戒指的手指上,久久不语。

    叶安在床前呆滞了一刻,被无措慌张塞满了的脑袋终于迟钝的觉得有那么一丝丝不对劲。

    很快的,半跪着的男人站直了身体,脸上原本压抑的神情一扫而空,年轻的脸上唇角弯弯,看着她的视线像是盯着兔子的狐狸,狡猾的神情。

    ——被骗了。

    叶安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她就这样被莫名其妙的套牢了。

    哈利弯下身子,捏着叶安的下巴心情颇好的亲了一口,宽大的手掌顺着她的头发往下揉弄,爱不释手一般滑到了她的腰侧,又咬了咬她的唇角,心满意足的说道:“还是太单纯啊,安。”

    叶安一脸不敢置信:“你刚才……”

    “我说过很多次,你太天真了。”哈利微凉的手掌死死的扣住她的手腕,另一只手抚摸着她柔软的脸颊,带着阴谋得逞的笑意,叹息又满足的说道:“从一开始我就没想过要放开你,而你也已经答应了我的求婚,即将成为我的妻子。”

    “……你明知道我从来不怀疑你的话。”叶安总算完全明白了,有些恼怒的推了推哈利。

    “你可以继续保持。”哈利垂下头漫不经心的解开她手指上的纱布,仿佛不经意的问道:“伤口还痛吗?”

    “已经好了,本来也没什么伤口。”叶安毫无所觉的回复,话语未尽又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连忙问道:“我睡了几天,今天几号了!”

    “嗯?2号了。”他垂下头,手臂环住了她的身子将她往床上推。

    “糟了,开学——等等,哈利你在做什么?”叶安迟钝的发现手臂上的绷带被解开丢在了地上,连着衣服的下摆也被撩了起来。

    他抬起头,一只手撑在她耳边,眼中含着怜悯,舔着嘴唇低哑的说道:“嗯?这应该算是——”

    叶安看哈利已经在解上衣扣子,黑色的西装被无情的丢在了椅背上,她感觉肩膀骤然一凉,不由得僵硬的抵住了他的胸口问道:“算是什么?”

    他露出了某种危险的笑容,眯了眯蓝色的眼睛,手指一刻不停的解开她上衣扣子,一字一顿的回答:“秋后算账。”

    “等等,那个——我还有事情没有说完。”揪住了自己的袖子想要抗拒。

    “嗯……一边做一边说。”哈利干脆利落的堵住了她的嘴巴,整个人挤上床。

    “这种情况下说不清楚。”叶安努力的挣扎着。

    “那就说点别的……”哈利喘息着靠近她的耳廓,轻笑的说道:“比如——你想要生下我的孩子,看着他长大。”

    他说完,不等叶安继续开口反驳,又用亲吻堵住了她接下来的所有话语。

    叶安发现此刻的她已经没办法再指责他偷听的行为,挣扎的力道渐渐被压制了下来,最后只剩下微弱的喘息声。

    阳光透过窗户洒了进来,金色的光芒充满了整个房间,风卷着落叶远去,远远的落在花朵上。

    END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