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8章 番外.史湘云

作者:非南北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史家被削了爵位,罚银贬为庶民后, 史侯府被户部收回, 再没有单独的院子关着湘云, 湘云终于被从荼蘼院放出来。

    出了荼蘼院后,史鼐夫人对湘云对态度突然好起来了,满面堆笑的道:“大姑娘如今越发沉静自持了,瞧我们大姑娘的模样、品貌越发出众,将来说个好人家, 大姑娘可不要忘了我们。”

    在荼蘼院的日子,湘云想了很多,也明白了言多必失的道理, 再不像以前一样冲动。湘云看着史鼐夫人沉思会子, 才道:“二婶子这话倒叫人听不明白了,我打小养在二婶子跟前, 感恩不及,何曾忘了二婶子?”

    史鼐夫人见湘云依旧是之前模样,但眼前这姑娘仿佛又不是湘云似的,只见眼前一素服美人,沉静自持, 不卑不亢, 再不是以前湘云那活泼跳脱模样。史鼐夫人心中暗暗吃惊, 心道怎么湘云像变了个人似的?史鼐夫人又是一笑说:“什么感恩不感恩的?咱们本就是一家子骨肉,相互照应难道不是应该的,大姑娘以后休得说这样的话, 没得坏了咱们骨肉情分。”

    湘云听了这话,越发猜着史鼐夫人是有事相求自己,因而只淡淡道:“是啊,骨肉情分原是天定,人的出生来去总是没得选的。”

    史鼐夫人听了这话,却有几分不懂了,正欲相问,一个女官差进来道:“谁是史湘云?”

    虽然湘云在荼蘼院中,不通消息,但史家削爵为民这样的消息还是知晓的,如今女官差进来,湘云倒也不意外,上前见礼说:“民女便是史湘云。”

    那女官差将一张单子递到史湘云面前道:“前儿史鼐到衙门交罚金时候,我们大人仔细查了罚金来源,特将史湘云生母嫁妆归还。这里是单子,你看了,若是没错,画了押签收去。”

    史湘云生父乃是史家嫡长子,她的生母自是出自大家,嫁妆不菲。史湘云接过单子一看,再看一眼史鼐夫人,婶子讨好自己的缘由便全然明白了。史湘云忙向女官差行礼道:“官差大人有礼了,民女孑然一身,这许多财物倒不便打理,因而民女自请将财务捐一部分出去,明儿在便就在知府衙门施粥两日,虽然力量浅薄,也是民女一份心。

    剩下的,民女再准备置办一所小宅子,民女自去使人去打听,买一所合用的,不求朗阔,只求可容身就好。待得民女宅子置办好了,再到衙门领回下剩的嫁妆,既是个对亡母的念想,也是民女下半生的依傍。”

    史鼐夫人听了这话,吓得脸色一阵煞白。听史湘云的意思,史湘云母亲的嫁妆,史家是一分都落不到了。

    在史鼐夫人看来,这史湘云向来是个无心机的,怎么今日短短片刻,便将后路想得那样清楚:史湘云母亲的嫁妆单子在她手上,通过知府衙门施粥,知府自然会得好名声。衙门受了她的好处,她再置办宅子,在知府衙门办理房契的时候就不会被人为难。委托知府施粥虽然操办的衙役也能落点子茶水钱的好处,但是嫁妆单子在她手上,一应粮米粥水的价格皆是明白的,便是衙役落点辛苦钱,也是有限。史湘云寻着宅子安顿下来,再去衙门领剩下的嫁妆,这笔钱还和史家有什么干系?

    因而史鼐夫人讪笑一回说:“大姑娘这是什么话,如今我和你叔叔虽然落魄些,也不差大姑娘那间闺房。大姑娘还未出阁,自然依旧和咱们住在一处。若是大姑娘就这样单独出去过活,你叔叔和我岂不让人戳脊梁骨。”

    那女官差听了这话,心中不禁冷笑:史鼐拿着单子去户部交罚银,账房上就见得许多泰和帝时候的金银,细查下来,才知是史鼐早逝大哥原配的嫁妆。而史家大哥膝下还有一女,其时女子嫁妆夫家不得做主,这笔钱原该史湘云做主才是。若是史湘云甘愿拿出来为史家还银,知府大人自没话说,只怕这史鼐未必告知了史湘云,因而知府便命人打听了一二句。

    也亏得这一打听,知府才得知这位史姑娘还被关在一座院子里头,数年不曾外出一步了,这笔钱被史鼐暗自处置,想必那史湘云并不知晓。今日女官差见了这情形,便知知府大人所疑不差。

    说来也合该史湘云时来运转,因赫赫扬扬、权势滔天的霍家都被绛佑帝连根拔起,小小顺天府尹哪里还敢大意?因而史鼐上前交罚金的时候,顺天府知府才多留了个心眼,倒帮史湘云护住一笔嫁妆。

    被顺天府知府识破史鼐私心之后,史鼐还曾试图私底下贿赂知府大人。顺天府知府心想:如今满京城里风声鹤唳,我若为了一点子蝇头小利坏了行径,勾结罪官欺凌孤女的名声传出去,我岂能有好?便是这史鼐是个嘴严的,然而如今满京城多少人指着揭发他人立功呢,我可不能这个时候落了不是。

    因而顺天府知府不但没有被史鼐的小利诱惑,反而越发将此事盯得紧了,派了手下女官差亲自问了史湘云其母嫁妆处置。

    却说史湘云听了史鼐夫人的一席话,不禁想起诸多前事来:以前婶子对自己也不差,然而她背后也未必安什么好心。至于她将自己关在荼蘼院,如今湘云才明白过来,自己确有不少的过错。关在荼蘼院这几年,许多事湘云也想明白了,也知道自己究竟错在何处,因而这件事上,她并不十分记恨叔婶。

    然,若非叔婶打着自己母亲嫁妆的主意,婶子方才又岂会对自己说那样多的软话?更加不会引来官差。既然婶子已经将主意打到自己后半生唯一的依傍上,湘云也少不得离了叔婶,再做打算,因而才引出施粥、买宅子那一番话来。

    湘云看了史鼐夫人一眼道:“湘云得叔婶教养,无论如何,叔叔依旧是我叔叔,婶子依旧是我婶子。只如今湘云也渐渐大了,该当自立了。婶子莫要多心,将来湘云依旧会来看婶子,只要婶子不厌弃我,咱们便依旧是一家子骨肉。”

    见了湘云说话做事和以前大不相同,史鼐夫人反倒不知该如何对待湘云。只湘云自立门户的话当着官差道来,如今知府大人又防着史鼐,史鼐夫人也只得和颜悦色的湘云说话,意欲打发了官差再细细劝来。

    嫁妆单子已经交到史湘云手上,便是再被史鼐夫人哄去,官府也不用担办事不力的干系,因而女官差也懒得听史湘云和史鼐夫人打机锋,起身告辞。

    送走女官差,史鼐夫人又是一阵相劝道:“大姑娘,如今这世道,便是家中有男儿,略是差着一点依傍,也少不得被人欺凌呢。大姑娘是年轻姑娘,尚未婚配,哪里能够自立门户?大姑娘带着大批钱财引人觊觎不说,便是大姑娘这模样儿品貌,也只怕引得登徒子上前罗叱。大姑娘何苦想不开,定要单身女子出去自立?”

    湘云听了,盈盈下拜,对史鼐夫人行了大礼,才起身道:“我心意已决,婶子不必再劝。外头的事,我也听得一二分,既是霍家这样的人家仗势欺人都要受到惩罚,想来当今圣人乃是明君,我便是自立门户,也不怕上前欺凌。

    我向来心直口快,如今没有外人,我对婶子说几句实话,若是我说得又不对的地方,还请婶子担待。只肖叫婶子知道,我便是错疑了婶子,我心中也是如此认定的,婶子只当白养我这么大罢了。

    以前的事,这些年我也想得明白了,和男子私相授受,原是我错了,落得幽禁荼蘼院的下场,原是我活该。婶子对我不薄,以前带我外出交际,送我应选,皆是废了心的,我当日不知婶子的好处,乃是我一味疑心病重。只如今我依旧觉得婶子固然对我好,却也有着自己的私心,我今日若没有母亲这笔嫁妆在手,婶子便未必能对我如此和颜悦色。因而湘云如今想自己过活去,乃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结局是好是坏,与婶子无干。”

    史鼐夫人听了湘云直白说破自己心事,脸上不禁一白。再劝得几句,湘云全然不会像以前一样动辄争得面红耳赤,一直皆是不卑不亢的说着话,全咬定了主意一点子不肯松口。史鼐夫人知晓再劝也是无用,便也死了心。

    次日,顺天府知府衙门果然搭棚施粥,湘云倒因此落了个义女的名声。湘云又派了翠缕父亲去打探买宅子的事,街坊四邻也将宅子底细好坏细细道来,倒没叫湘云吃什么亏。

    最终,湘云的宅子购置在贾元春宅子隔壁。二人姐妹一场,倒有个照应。只日后贾宝玉来访,湘云却总是闭门不见,却是后话。

    史家没有贪墨得湘云母亲的嫁妆,交了罚银之后越发捉襟见肘,湘云安顿下来之后,倒信守之前诺言,使人给史鼐夫人送去一千两。在史家离京之前,三节两寿也去送礼,湘云在手头宽裕的时候也偶有接济史家,直至史家后来举家南下回乡,湘云和史鼐、史鼎两门才渐渐断了联络。但湘云自立门户之后的作为,也算是不忘史鼐夫人的养育之恩。

    翠缕原本是贾母送给史湘云的丫头,湘云拿到母亲嫁妆之后,第一件事便是将翠缕一家买下来。翠缕父母原本还是在贾家的,贾家又败落得早,翠缕父母能有什么好日子过?因而,被湘云买下来之后,翠缕一家倒对湘云衷心得很,后来为湘云办事,皆十分用心。

    湘云母亲当年十里红妆,有数万的银子,便是衣料什么的不中用了,家具又笨重,只低价折变了,但头面上珠宝、玉石都是上乘的,更有压箱底的现金、现银。因而湘云初时手底有过万的银子。施粥两日,置办宅子之后,还余数千并那些价值不菲的头面。给了史家一千后,下剩的用来过日子已是足够,加上湘云与翠缕做些针线补贴家用,日子虽然不富贵,倒也过得去。

    又因湘云施粥有了义女的名声,街坊四邻同情她年轻女子自立,心善大娘嫂子们的照应她一二,倒没受什么骚扰罗叱。

    只湘云从此以后十多年再未说亲,她痛定思痛,一直不与不相干的男子来往,越是时日久了以后名声越好。在湘云三十五岁那年,一个年过而立的寒门秀才爱慕其自重,多次使人上前求娶。湘云被其诚心所感,答应求配。二年后,湘云生得一子。

    因那秀才上进,湘云又有大户人家的教养见识,又是在荼蘼院反躬自省过几年的,倒没一味溺爱膝下独子,湘云之子也教导得极好。许是精诚所至,湘云四十岁那年,秀才中了举人,虽然没能再进一步,倒也凭功名做了个小官。

    直至湘云过世,丈夫一直待他极好,虽然没有富贵人家的风光霁月,倒也和乐一生。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