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82章 番-那些成就了她的东西(下)

作者:川年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自那晚突破了关系的界限之后, 两人的相处模式有了巨大的改变。

    也许情感上越是得不到安全感, 越是要在情感之外的地方找到补偿,学生会长专属的办公室, 开始不仅仅只用于办公和学习了。

    少女抓着文件的双手有些颤抖, 她忍不住吞了口口水,可这样的动作, 更加吸引了少年俯身向她的脖颈处吻去。

    温热的吐息一下下的在敏感的颈边扫过, 酥酥麻麻的感觉自脊椎一路上窜到大脑,她的肩膀被少年一只手按在了门上,而另一只手, 却已经翻乱了衬衣的下摆。

    她只是课间过来放一下文件,没想到赤司竟然也在这里, 不知道是刻意等待着还是只是凑巧, 刚一开门,他便将她拉了进去,按在了门上开始了肆意的侵/犯。

    少女忍不住微微张开了双唇, 从唇边溢出了一声细小的喟叹,就是这样一声猫儿般的呻/吟,却仿佛给了身前的少年莫大的鼓励一般,他侧过头去含住了她的耳垂, 校服西装裤包裹着的长腿也上前分开了少女的膝盖,挤进了大腿之间,将她整个人困在了他的怀抱里。

    一手丢开了少女手中此时已经无关紧要的文件,赤司垂眼审视着她脸上的红晕, 修长的手指勾上了她胸前的领结。

    “要来吗,真知。”他压低了声线在她耳边轻声说道,略带沙哑的嗓音仿佛正在蛊惑人心一般,他的另一只手顺着少女曼妙的腰线滑下,却堪堪停留在了裙摆下沿的位置。

    结野真知抬头,有些迷茫的看着他,受到身体燃起的情/欲的影响,她那常年淡漠而冰冷的眼神此时却像春水般融成了一潭,听到他的问话,她呆愣了两秒才想起来回答:“…嗯,好啊。”

    大概只有这时候,她才会舍弃掉平日里那些多余的花言巧语,光凭本能的反应来回答了。

    听到少女的应许,赤司满意的笑了笑,他俯下身亲吻少女的脸颊,却坏心眼的提醒她:“但是上课铃就快打响了,这样也没关系吗。”

    少年手下的动作继续了,一时间呼吸不稳,结野真知眯着眼睛,断断续续的回答道:“唔…没有关系,那种事情…无所谓的吧……”

    当然没关系,他们一个是全年级当之无愧的优等生,一个是早就用考试成绩让所有人闭嘴了的问题儿童,就算一节课不去,也只会让人觉得是有什么学校的事务耽误了,或是例行逃课罢了。

    少年带着薄茧的大手抚上了细腻光滑的大腿,顺着侧面的弧度一路向上,而少女的领结也随之落地,轻车熟路的解开了衬衣的纽扣,就看到了少女校服包裹下晶莹柔软的肌肤,赤司征十郎那赤橙异色的双眸微微暗沉,他进一步的贴身上前。

    这样另类的放纵,倒使得少女的精神状态得到了麻痹,沉浸在肉体关系带来的快感之中,就能够不再去想那些阴暗消极的事情,而身为始作俑者的赤司,自然是乐意配合少女的索取。

    至少她不再带给他那样渐行渐远的恐惧感了。

    这样的关系一直持续到了暑假,结野真知搬进了赤司家的分宅。

    对两人这样的关系,她已经渐渐有了一种认命的感觉,反正她的一生已经再也找不到更多的意义了,不如就这样跟他一直走下去好了,等到少年什么时候不再执着于她,再想别的出路也不迟。

    反正她是拒绝不了他的请求了,仿佛养成了惯性一般,就算她心底已经渐渐将他拉下了神坛,他已经失去了曾经吸引着她的那样强大的光芒,可如果全世界的人都站在面前叫她选一个的话,她还是会选他。

    少女窝在房间外的廊下闭上了眼睛,睡意朦胧间,她感觉得到一双手将她怀中即将掉下的书本抽出,然后一床薄被悄悄地盖了上来。

    这位赤司家的大少爷,只怕也是第一次亲力亲为的做这样照顾人的举动了。

    可她已经做不到像之前那样尽心的去讨他欢欣了,只能默默地接受了少年对她沉默又强势的关心,却做不到半点回报,甚至还要靠与他的片刻放纵来填补内心的空洞。

    现在两人的关系,已经不是任何词语能单独所形容的了,不是恋人却能拥抱亲吻,不是朋友却也谈笑风生,一整个暑假,少女都没迈出赤司宅半步,每天沉浸在各种各样的阅读中,她读书的口味也不挑,几乎是来者不拒,而赤司家数量庞大的藏书则正好符合了她的需求。

    洛山篮球部的暑假自然是有社团活动的,作为经理的结野真知,本是义不容辞的要参与的,可从头到尾她都没露过面,白金监督气得跳脚,却在赤司带来了少女仅凭观看录像便整理出的目前所有豪强队伍的弱点报告后,默默地闭上了嘴。

    这样一份详实的报告,甚至预测了每个人未来可能的成长走向,他从没见过哪个经理能做到这样的地步,相比起她惊人的水平,似乎不来参加社团活动,已经是可以容忍的事情了。

    结束了一天的训练后,沐浴完毕的赤司就会穿着黑色的浴衣,同少女一起坐在茶室之中,静静地观赏她赏心悦目的泡茶手艺。

    他终是把她留了下来。

    时间飞逝,转眼间暑假便过去了,而一开学,随之到来的就是全国高校综合体育大会了,作为冬季杯的冠军队伍,洛山被保送进了决赛,就在赛季开始没多久的时候,赤司征十郎意外的向少女提到了一件事情。

    “诚凛…这个学校,你多加注意一点,”拉上了正选外套的拉链,赤司停顿了一秒,才继续说道,“那是哲也选择的队伍,看起来会很有趣的样子。”

    “黑子君?”结野真知愣了愣,才从记忆的角落里翻出了一个存在感稀薄的身影,她点了点头说道,“好,那我找个时间去一趟东京吧。”

    “这倒不必,”赤司却阻止了少女突然过于认真的举动,“他们还不足以构成那么大的威胁,不管怎样,胜利的永远是我。”

    因为少年的阻止,结野真知也就没过多在意那所学校,只是将过去的记录草草看了一遍后,便提交了她的分析报告。

    出于对自己预测能力的自信,她没有专门去找冬季杯的记录,而黑子作为赤司曾经的队友,凭她的记忆分析的东西倒是要比录像带更为直观。

    决赛那天很快就到了。

    收到了绿间的邮件,赤司征十郎握着手机的手指顿了顿,随即编辑了几条邮件,发给了不同的人,他抬头,望向板凳上端坐着的少女,微笑着说道:“我去跟以前的队友们打一声招呼,真知也一起来吧。”

    少女自然是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跟随在赤司身后来到了体育馆外,远远就望见了台阶上站立着的发色各异的少年,结野真知渐渐换上了她最为熟悉的笑眯眯的表情,默不作声的打量着除开奇迹的世代以外的那个高大的红发少年。

    而前面一点的少年自然也注意到了这个格格不入的身影,他微笑着向众人打了一声招呼之后,就借过了绿间的剪刀,下一秒,那长而尖锐的物体就以一种极快的速度袭向了对面的少年,刀尖在少年的闪避动作中,只在他的脸上留下了一道小小的血痕,但这样的举动,已经充分的表达了他的震慑之意了。

    “…敢忤逆我的人,就算是父母也不能原谅。”

    蔷薇色的发丝碎碎的飘下,身后的少女有些愣神,她的表情有些恍惚,似乎又想起了初见面时那天下午的少年。

    正在发愣的时候,突然,身旁有人搭住了她的肩膀,紫原敦的声音从一旁传来:“好久不见——草莓妞,你还跟在赤仔身边啊。”

    小巨人拖着长长的语调,似乎是刚吃过薯片之类的东西,身上还带着一股零食的味道,结野真知扯了扯嘴角,微笑着回答道:“紫原君好久不见,我现在转学到洛山了噢。”

    所以跟赤司在一起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吧。

    “诶——”紫原一脸困倦的模样,懒懒的说道,“既然要转学的话,为什么不来阳泉呢,现在的我也是很强的哦。“

    ”比现在的赤仔还强也说不定。“

    少年话音刚落,就迎来了两道不同的视线。

    结野真知收起了些脸上的笑意,睁开了眼睛第一次认真的打量起了这位认识许久却一直未曾过多关注的少年,将近两米的身高对比才一米六出头的她,简直像是一座小山一样,仅凭肉眼都能感觉到这幅得天独厚的身体中蕴含了多么强大的力量。

    她默不作声的看了两眼,才复又微笑了起来,轻巧的说道:“诶,可是这已经是我高中以来的第二次转学了,还要再转的话,多少有点麻烦啊。”

    没有答应,却也没有干脆的拒绝。

    赤司的视线死死的锁定了紫发的少年,而对方似乎察觉到了他实质一般的目光,侧过头来,毫无惧意的与之对上。

    而夹在两人中间的结野真知,只是温柔的笑着,宛如一朵缓缓绽放的柔美的花。

    是夜,汗水顺着鼓起的肌肉线条缓缓流下,被褥上的水迹星星点点,少年抓着少女的手腕,将它越过了她的头顶按在了床单上,他有些微喘的压低了声音,在少女耳边说道:“我会一直胜利下去的,最终赢得那个人永远会是我。”

    结野真知扬起了下巴,露出线条优美的脖颈,她没有回应少年的话语,只是迷蒙着双眼,双颊潮红的呜咽了一声。

    ————

    最终赤司没有迎来亲手击溃那个少年的机会,在阳泉和洛山对上之前,就已经败在了诚凛手上。

    这让少女久违的感到了一丝意外,但她却也没有动手再去收集更多诚凛的资料,也许是存了一些想要看看这样下去的话,到底谁会是最后的胜利者的心态,她将自己的想法压了下去,只是渐渐开始关注起了比赛的进展了。

    好在少年一直以来也并没有依赖少女的能力的意思,比赛前夕,全队人员似乎都已经对对手的情况了如指掌了,没过多久,最后的比赛也要开始了。

    将篮球队的众人送到了前往赛场的通道口,结野真知微笑着对他们说了两句鼓励的话,就准备独自离去,就在这时,赤发的少年上前拉住了她的手腕。

    “还记得以前我们的赌约吗。”赤司微笑着对少女说道,在四面的阴影下,少年异色的双眸却像是发着光一样,这样的景象让少女怔忪了片刻,停下了转身的脚步。

    “如果这次比赛胜利的话,真知,再答应我一个请求吧。”少年的指腹温热,印在少女体温偏低的皮肤上,像是在灼烧着她一般。

    结野真知顿了一下,便笑了起来:“……这话说的,好像我会拒绝赤司君什么事情一样。”

    可是少年没再接话,只是定定的看着她,良久,少女还是败下了阵来,她轻轻点了点头,说道:“嗯,好的。”

    这样的少年让结野真知忍不住的回想,即使走出了场馆,还是忍不住萌生了一股想要回去看比赛的冲动,就在她心不在焉的向前走的时候,一个人影与她擦肩而过,然后复又倒了回来。

    “啊,你不是…当时帝光的经理之一吗,”棕色短发的少年睁大了眼睛,他一手抱着一个篮球,看起来匆匆忙忙的,似乎正要赶去看比赛一样,“那个,拜托了,请告诉我一下黑子的比赛在哪里!”

    被拦下的少女愣了愣,下意识的先开口纠正了:“我不是帝光的经理……那个,你是荻原君吧,去年初中生联赛的时候见过……”

    但是那时候,他们不是被打败到站都站不起来了吗。

    “噢,没想到同学还记得我,”明显是已经忘记了少女的名字,棕发少年一手摸着脑袋不好意思的笑了,“那个,再次自我介绍一下吧,我是荻原成浩,请多指教啊。”

    “嗯,结野真知。”少女微笑着与其交换了姓名。

    借着带荻原成浩去场馆的机会,结野真知总算还是说服自己回去看了少年们的比赛,在赤司冷静从容的指挥下,诚凛的几人被打得连连败退,几乎毫无还手之力,少女最为关注的黑子与火神的组合,似乎也并没有发挥如她所想的那般的威力,眼看着两队的比分已经逐渐拉大,快要呈现出一边倒的趋势了。

    一如以往看到的比赛一般无聊没有亮点,少女眉眼间的神色淡了些许,似乎渐渐浮上了一抹倦怠。

    每当看到这些拼命努力的人们,她就一再的感受到了自身实力的可怕,结野真知这个名字自始至终与普通人之间,都横亘着一条难以跨越的鸿沟,这样的差距使她想与人拉近距离的言语都堵在了胸腔。

    无法理解他人追求某种目标时的心情,这样的差距使得身边的每个人都显得陌生,仿佛是生活在同一星球的两个物种一般。

    就在这时,身边的少年突然爆发出了一声呐喊:“黑子——加油啊!!!”

    那声音穿透了场上所有为洛山的得分而欢呼的人群,无比清晰的传达到了场上的众人耳边。

    结野真知愣了一下,就看见满场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他们这边来,猝不及防间,她对上了场上赤司的目光。

    似乎荻原成浩的呐喊带起了一个头,观众席上,接连站起来了好几个人,全都在喊着‘黑子加油,诚凛加油!’

    这分明全是奇迹的世代们的声音。

    不知为什么,少女额心底骤然升起了几分无措,她到处转头看了看,却依旧没能听到什么为洛山加油的声音,甚至在这样的气氛的带领之下,整片观众席上都开始逐渐响起了整齐划一的‘诚凛,加油!’的声音。

    为什么要为明显显出颓败之色的队伍加油呢,为什么一直以来作为当之无愧的豪强的洛山,却没有人为其加油呢。

    明明都是曾经的队友…为什么没有人期待着赤司的胜利呢。

    她突然想起了一年前的那个下午,少年蓦然让她感到了脆弱的模样。

    所以现在,他会再一次的崩溃吗,会更加的软弱下去吗,她好不容易渐渐接受了这样丧失了光芒的他,就要再次黯淡下去了吗?

    她突然感到了一股难以名状的恐惧,仿佛什么好不容易握在了手里的东西,就要从指缝中流走了一般。

    而接下来的比赛,也的确一步一步的验证了少女的恐慌,在一次绝招被黑子和火神的配合破解的时候,赤司睁大了眼睛,出现了开场为止第一次的失误。

    而这一次的小失误却并不是偶然,像是刚起了一个开头一般,少年发挥的水平一路猛跌,几乎没有人敢相信这样的球,是刚才还统领全场的少年打出来的。

    在这样的频频失误中,诚凛一路暴起猛追,大大的弥补了刚才的分差,似乎是再也看不下去现在赤司的状态了,白金监督向裁判申请了暂停。

    暂停的哨声吹响,少女整个人的心却像是被揪起来了一样,目睹着红发的少年低垂着头走向场边,她的手下意识的揪紧了胸前的衣服。

    要被换掉了吗,就这样下场了吗,那个赤司征十郎……那颗黯淡的星星,终于也要陨落了吗?

    紧绷着他的那根弦,要崩断了吗。

    少女再也忍不住内心充斥着的复杂的感情,她突然上前,抓着栏杆轻巧一翻,就冲到了观众席上,在一路的惊呼声中,她几乎是撞到了场边的护栏上,带着一丝自己都没注意到的惶恐,她向那抹赤红的背影大喊道。

    “不要放弃啊——赤司!!”

    从来没有这样毫不顾忌形象的大喊过,少女的声音高昂几近破音,却让那头的少年猛然回头,一脸震惊的看向了她。

    他从没想过,落败到如斯地步,竟然还会获得她这样不管不顾的声援。

    也许他一直以来的想法都错了。

    胜利之于结野真知,才应该是家常便饭一般无趣的东西,那天下午吸引了她的目光的,并不是少年史无前例赢过了她的战绩,而是他毫无迷茫的话语,给彷徨不知所去的她指出了一条道路,不管其正确与否,她需要的,是他能带给她的坚定信念的勇气。

    她需要的并不是一个从不落败的胜利者,而是一个意志坚定的强者。

    “我想用胜利来维系那些无法替代的东西,除此以外我想不到其他的方法,但却至此犯下了严重的错误。”

    “只追求着胜利,抛开了其他的一切,甚至迷失了自己为何想要变强的初心,而现在,你却在重蹈覆辙。”

    而失却了本心的他,自然也失去了给她指明方向的能力。

    “我们犯下了如此重大的错误,就算至此败北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但是……”

    “听到了吗,她在说着不要放弃啊。”

    红发的少年复又睁开了双眼,赤色的双眸中一片平静的坚定,他站了起来,重新回到了赛场之上。

    喊完了那一通后,少女就愣在了场边,不管不顾的行事之后,随之而来的是有些不知所措的茫然。

    自己在干什么,突然做出这样无谓的努力…却什么也改变不了不是吗,如果真的能仅凭一声声援便悉数翻盘的话,明显诚凛所获得的鼓励更多不是吗。

    她缓缓地蹲到了围栏后面,没有理会旁人投来的异样的眼光,少女将脸埋到了手掌中,心底却渐渐升起了一股即将失去的绝望。

    听到身后的球场上比赛再开的哨声响起,少女没有站起身去查看,而是靠在墙边,渐渐的闭上了眼睛。

    如果说她的少年终将陨落,那就让她在这里仿佛送葬一般陪他最后一程吧。

    赛场上人声鼎沸,少女却像与身边所有热烈的气氛格格不入一般,她甚至都没再留心去听比分的情况,只是最后播报比赛结果时,不出所料听到了诚凛的名字,她浑身突然轻颤了一下,一行热泪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流了下来。

    什么都改变不了她的星星的陨落,少年就像坠落天际的流星一般,摩擦出了明亮的火花后便日渐微弱,最后在撞击大地前悄然燃烧殆尽。

    观众都渐渐的散场了,可她还是蹲在原地,眼泪从指缝中不断的流出,而她本人却无法阻止这样无声的哭嚎,不知过了多久,一双手突然拂过了她满是泪水的手背。

    结野真知愣了一下,下意识的松开了捂住脸颊的双手,她抬头,就看见了少年温柔的眉眼。

    她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可下一秒,却打了个嗝出来:“……嗝。”

    这是她一贯有的毛病,一大哭起来就很容易打嗝,赤司忍不住笑了起来,眉眼间的神色却是从没有过的温柔。

    一直以来他的表情都是冷酷而强势,就算是面对少女也总是不自觉的用上一副命令的语气,所有的温柔都仅仅存在于动作之中,而突然面对这样一脸不加掩饰的柔情的赤司,就算是结野真知,也一时之间不知道该作何反应了。

    “那声加油,我听见了,”少年轻轻擦拭着她脸颊上的泪痕,放缓了声音说道,“一直以来,都谢谢你了,真知。”

    在那个他压抑彷徨几近崩溃的时候,所有曾经的好友都渐行渐远,是她纵容了那个自己的强势与任性,没有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尽管自己已经无法做到给她更多,可她还是默默地陪伴在了身边,一天、一月、一年,不再过问所有事情的缘由,安静的留了下来。

    现在,是他回来给予她力量的时候了。

    少女愣愣的看着对面的少年,任凭他一点点擦拭着自己脸上的泪痕,久久未曾言语,过了漫长得像是半个世纪一样的时间之后,她突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泪水再次前仆后继的流满了一脸,倒是让对面正忙着擦泪的少年有些措手不及。

    她的星星没有燃烧殆尽,竟然回来了,并且比之过去还要更加耀眼。

    “呜呜…吓死我了…吓死我了,赤司、赤司大笨蛋……呜呜呜……”

    少女扑到了少年的怀中,第一次这样将自己真实的情感展露无遗,她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得像个小孩子一样,赤司征十郎只好伸手抱紧了她,不住地拍抚着她的后背,可少年的嘴角,却忍不住弯了起来。

    “有一件事情,一直以来都没能说出口。”

    “我喜欢你,真知。”

    “我们在一起吧。”

    作者有话要说:

    【后记】

    在赤司的建议下,高三的结野真知开始从事文学创作,超越常人的天赋并不代表她做什么事情都能一帆风顺,在几次的扑街之后,少女终于获得了‘文笔极佳,故事空乏’的评价,这使得从出生到现在还没遇上过什么失败的少女燃起了熊熊的斗志,虽然故事的不足很快就在她的刻意练习中弥补了,可是追求艺术的脚步是没有停止的那一刻的,在创作这项事业上,少女可能永远也达不到顶峰了,因为创作本身,就是没有顶峰的。

    稳定的交往数年后,凭借着底蕴深厚的教养和举世无双的文化成就,结野真知嫁入日本三大财阀之一的赤司家,成为了当代家主赤司征十郎的妻子。

    关于这位赤司夫人,贵妇之间多有猜测,大抵只有隐世多年的超级豪门,才能教养出那般礼仪和教养都完美无缺的女子吧,这样神秘的身份倒是和赤司家历史悠久的底蕴相称,众人不敢多加过问,只是更加不敢小瞧那位笑得温柔和善的女子了。

    而赤司夫妇二人,在婚后两年诞下一儿一女,夫妻恩爱十年如一日,成为上流社会经久不息的佳话。

    【平行世界赤司线-完】

    我……我忏悔……我把冬季杯和IH写反了……

    就……就不要纠结这么多了咳咳

    新坑不会再犯这个错误就好了……

    下一个番外就又是我们齐木爸爸了!!!可爱软萌的真知棒!!!呜呜我也好想她!!!!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