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章

作者:枫筱烟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自从和好以后,刘阳更加珍惜和纪非之间的友情,即使心里对GAY还是不太赞同,但也绝对不会在纪非面前表现出一丝一毫的嘲笑或讽刺。

    刘阳还是喜欢去找纪非玩,但心里已经产生了一些芥蒂,并不像当初那般随意了,不会再耍赖闹着叫纪非做饭给自己吃,不会再故意玩到很晚找借口留下来睡觉(纪非家的床绝对比学校舒服

    多了),也不会在冰山纪非偷窥别人XXOO时大惊小怪……

    其实纪非隐隐也感觉到刘阳变得小心翼翼,他也说不清楚这样的刘阳是好还是不好,反正一切顺其自然吧。

    学校总喜欢搞一大堆活动,并美其名曰丰富学生的校园生活,至于有多少人欣赏学校的这种做法就不得而知了。

    寝室里四个大男生,除了任煋其他三个都是体育健将,刘阳看着越来越像书呆子的任煋心里一阵郁闷,觉得这小子近来自闭的倾向越来越严重,便死活给任煋报名参加寝室接力赛。任煋本来

    想拒绝的,可刘阳端出寝室应该团结抗敌的大口号,他便被迫答应了。

    除了接力赛,其他三人也报了别的项目,沐伊何和几个同学参加了篮球赛,徐然是单打网球,而刘阳则参加了男子三千米长跑。

    “小阳,你怎么参加这个,不怕累死?”看着报名表,沐伊何有股大笑地冲动,要知道那么自恋的刘阳从来都是选最出风头且最能耍帅的项目。

    “唉,没办法,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虽是在唉声叹气,可一点也看不出来刘阳有一丝不乐意的样子。

    坐在床上看书的徐然瞟了眼表情夸张的某人,淡淡道:“有什么好处?”

    沐伊何和任煋困惑地看着徐然,不明白他的意思,倒是刘阳感到惊讶,随即笑道:“我和人约好了,只要我拿了长跑第一名,就有一个月免费大餐吃,哈哈!”

    不得不承认,刘阳除了自恋还特别好吃,另外他和琳琳交往似乎也是因为琳琳会做好吃的,沐伊何还开过玩笑说能够抓住刘阳的胃基本就是抓住他的心了。

    距离运动会还有两个星期时间,这段时间刘阳还真是难得认真地努力练习,每天早晚跑步像吃饭一样固定,当然这么辛苦他也不会亏待自己,十分自觉地天天去纪非家蹭饭。

    “哇——这道红烧茄子真好吃!”由衷地赞叹。

    此时对面坐着的是冰山纪非,冷着张俊脸瞪着恬不知耻的某人,“你似乎还没有赢得比赛。”

    “放心啦,我肯定会赢,到时候记得来给我加油哦!”呜呜,连普通的番茄炒鸡蛋都这么好吃……口水。

    “问题是你现在还没赢,为什么还每天跑来吃饭?”纪非觉得刘阳不仅脸皮厚,还很没有自知之明!

    刘阳心里嘀咕,冰山纪非还真是小气,还是那个温柔的纪非好,每次他过来吃饭都是笑呵呵的,从来不摆脸色。

    尽管心里鄙视冰山纪非,脸上却仍是带点白痴似的笑,“有什么关系,再说你是答应等我赢了请我吃大餐,这个小餐就不要太计较了。”说完,塞了一大块牛肉进嘴里。

    本来吃得很开心,刘阳突然发现纪非傻了似的一直盯着他看,被看得浑身都不自在,吞掉嘴里的番茄问:“怎么了?”

    怦怦……似乎是他心跳的声音,奇怪,怎么被纪非看会不由紧张起来呢,他又不是我老爸?

    纪非忽然放下碗向刘阳伸手过去,刘阳一时呆住,傻乎乎地看着纪非的手,手臂白皙而修长,手指纤细,纪非有一双很美的手,不似他的人这般冰冷,哦,应该是不像冰山纪非那么冰冷,却

    是和那个纪非一样,只是看着就觉得很温柔,那么漂亮的手,刘阳还记得那天纪非给他擦药时,背上舒服柔软的触感。

    眼看纪非的右手伸到眼前,刘阳条件反射地闭上眼睛,心跳的速度快得惊人,心脏仿佛随时都会跳出一般。

    嘴角拂过一丝冰凉而又柔软的感觉,被纪非的手碰到了……

    一室寂静,空调风扇发出的风的声音,厨房传出的水滴声,屋外的蝉鸣声,刹那,都变得那么清晰生动。

    还有,自己的心跳声……

    “刘阳,你咬我的手指头干什么?”这么多声音里就属纪非冰冷的声音最不协调。

    等等,他刚才在说什么?

    我咬他的手指头!!!

    刘阳猛地睁开眼睛,对视上纪非那双闪烁着邪恶光芒的黑亮眼眸。

    舌头忍不住舔了舔,皱眉,的确不是菜的味道O__O"…

    张嘴从纪非的手指上移开,脸热热的,却还是一脸倔强,“你干嘛把手伸到我嘴里!”

    纪非挑眉,笑得莫名得意,“明明是你自己咬我手指头,怎么能说是我放进去的?”

    闷了会儿,结结巴巴问:“那……那你把手……伸过来干嘛……”混蛋,在纪非面前怎么总是弱一节似的。

    “你脸上粘了饭粒,算是我多管闲事好了。”

    “……”

    刘阳闷头吃饭,就是不喜欢纪非这种说话的口气,突然又想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抬头问:“我脸上粘了饭粒你说一声不就行了,干嘛要亲自帮我弄?”心里偷偷补充一句,平时都是我给琳

    琳那样弄的,那个叫情趣,你这样算什么?

    这次换纪非沉默了,半天才憋出一句,“吃你的饭去……待会找你算账。”说完,埋头吃饭不再看刘阳一眼。

    刘阳愣愣看着纪非,人还是这个人,帅气的脸没有变,冷冰冰的态度也没有变,只是……

    “纪非,你怎么不去洗手啊?”

    “我刚才洗过了。”横了刘阳一眼,然后继续吃饭。

    “唔……我咬了你的手指你不嫌脏吗?”这可不像那个洁癖男。

    纪非顿住,看了看自己拿着筷子的右手,“反正连你口水都吃过了,这个不算什么。”

    很平静的语调,但听到这句话后刘阳立刻想起那次的吻,脸被烧了似的红通通的,又结巴起来:“你……你乱扯……什么时候吃了口水的……”

    那次明明只有亲了一下,他们很快就分开了,哪里吃了什么……什么口水……唔,脸好烫……

    纪非放下碗筷,起身走到刘阳身边,低声道:“这样就吃到了……”

    单手挑起正处于痴傻状态的某人的尖尖下巴,将自己的唇印了上去。

    刘阳的大脑顿时一片空白,心如捣鼓,耳边嗡嗡声不断。

    他们又……又接吻了……

    奇怪的是,这次除了震惊,竟不会再那么排斥。

    不由闭上双眼,静静感受纪非唇上的热度,半晌,嘴巴也不由自主地张开,任由对方的舌头进入。

    很奇妙的感觉,这样的深吻是过去从未体验过的,他们的舌头紧紧纠缠在一起,呼吸渐渐变得困难,心跳得愈发剧烈,一切都变得不受控制。

    纪非伸出手抱住刘阳的头,让这个吻变得更加深刻,另一只停留在刘阳下巴上的手缓缓向下移动,最后停在刘阳的腰上,轻轻撩起白色衬衫,悄然探入,抚-摸上光滑的背部。

    突然背上一阵冰凉,刘阳顿时清醒过来,意识到他们在做着怎样疯狂的事情,立马使劲推开纪非。

    “怎么了?”纪非眼神迷离,连声音都特别的性感,显然还沉醉在刚才的那个吻中。

    刘阳看着他,心里想的是,自己不是GAY,而纪非是个已经有男朋友的GAY,他们不是恋人,不该做那种事情的。

    说出口的却变成了,“你口臭……”O__O"…什么乱七八糟的,纪非的嘴巴才不臭呢,而且还有香喷喷的番茄味。

    纪非一愣,脸顿时沉下来,“我还没嫌弃你一嘴巴牛肉味,你倒好意思说我口臭!”一提到这个,帅气的脸蛋都微微扭曲起来。

    有洁癖的人,在那么好气氛下突然听到这种话,心里不气才怪。

    刘阳支支吾吾,挤出一丝笑意,“我牙疼,说错话你别生气啊。”

    又是这副小心翼翼的样子,看来刘阳是真的害怕和自己吵架,发现这一点的纪非心情突然愉悦几分,“没事……不过这次怎么不觉得恶心了?”

    听到他这么说,刘阳这才意会过来这次他的确没觉得恶心了,而且,似乎感觉还很不错……

    脸上一红,“我下午还有课,快吃饭啦。”埋头吃饭,再不敢说一句话。

    纪非的嘴角扬起一个弧度,笑得邪恶。

    这个傻瓜,也该差不多了吧。

    光棍到四十岁

    恩,今天是光棍节啊,可悲的小枫又要过这个节日了,其实还是蛮有趣的,呵呵。

    《恶魔》里也有不少光棍大叔啊,关于他们的感情生活经后会朝着怎样的方向发展,今天就来做个小小的访问吧(阴笑……)

    恩,首先有请头号光棍,我们的任煋大叔!

    煋:那个……我结婚了,不算光棍的……

    (众小攻射来或哀怨或愤恨的眼神)

    枫:任大叔,你还没男友就还算是光棍啦,你那个老婆先无视吧。

    煋:好吧……那我什么时候才能不过光棍节?

    枫:这个,是我在纠结的问题……

    红岩:笨蛋,还纠结什么,大叔迟早是我和清萝的啊!

    清萝:哥哥,大叔是我的,什么时候还有你的份了?(清萝还不清楚红岩和任大叔的事情)

    枫:两兄弟不用吵了啦,大叔是谁的还不一定了,徐大叔和沐大叔的呼声很高哦。

    煋:……你都不问我的想法吗?

    枫:大叔的想法先无视,大叔太脆弱了,等你变强了再来考虑你的想法吧。(摸摸)

    徐然:作者,你是在欺负煋吗?(冷笑……)

    枫:哪有,我还想多活几年,哪有胆子欺负任大叔!(汗,徐然的冷笑够恐怖)

    徐然:哼,谅你也没那胆子!

    枫:咳咳,我决定了,要让你们过光棍节过到四十岁!

    徐然:你在报复吗,作者?(脸色阴沉,请大家自由想象)

    枫:哪有,我这是在为你们着想啊,光棍节多好,单身的话还可以自由自在过日子,没人管着……

    红岩:你是自己单身惯了拉我们陪葬吧?

    枫:……哪有……(刺中死穴)

    清萝:不可以这样的……小枫不是有老婆了?

    众人:什么时候???

    枫:哈哈,清萝真会开玩笑,我再怎样也不可能有老婆吧,我是女生啊,呵呵……(干笑)

    清萝:是吗……大概是我搞错了……(小恶魔邪恶一笑)

    枫:……决定了,你们就光棍到四十岁……

    众人:你敢!!!

    煋:……我其实无所谓的,反正单身惯了,而且也结婚了。

    众小攻哭泣ING!

    枫:最后一句啦,祝仍是单身的亲光棍节快乐,早日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非单身的感情甜蜜O(∩_∩)O~

    众人:你快点更文大家就幸福了!

    囧……

    圣诞初吻(上)

    【今天平安夜,明天圣诞节,这篇小番外算是送给大家的节日礼物吧,特别感谢一直以来支持偶给我鼓励的亲们,么么!】

    出场角色:任煋,徐然,红岩,清萝,任一泽,徐澈……

    话说这是好多年后的某一个平安夜,那天下午任煋正在公司处理事情,突然有人敲门。

    “请进。”

    “爸爸……”

    门被轻轻推开,任一泽的小脑袋探进来,见办公室只有任煋一人便推门进来,却不敢与男人直视。

    大概猜出儿子突然跑来的原因,任煋让他先在沙发上坐下,等自己处理完手里剩下的工作后他们再谈。

    任一泽一直很乖巧,明白爸爸现在有工作便不去打扰,从书包里拿出小学课本认真复习起功课来。男人从来不会担心孩子的学习问题,不仅因为任一泽够聪明,还因为他很上进,每次考试都一定要拿第一才开心。

    大约一个小时后任煋完成了今天的工作,离开办公桌走到沙发前,“好了,有什么事情说吧。”坐在儿子对面,完全是一副很平等的姿态准备和小家伙谈话,任煋对孩子的爱从来都是这样的。

    任一泽放下课本,端正地坐好,白嫩嫩的小手平放在膝盖上,“爸爸,今天老师布置了一个很奇怪的作业。”

    “嗯,什么作业?”看来他之前的想法猜错了,并不是想要什么圣诞节礼物啊。

    “老师要我们准备一份特殊的圣诞节礼物,在圣诞节庆祝会上送给爸爸妈妈,可是我只有爸爸没有妈妈,这要怎么办?”

    任煋微微皱眉,每次听见小家伙提到“妈妈”这个词时,他都会感到内疚。

    “只送礼物给爸爸不可以吗?”

    “可是大家都有妈妈,就只有我没有……”

    小泽委屈地看着任煋,大眼睛湿漉漉的仿佛随时会哭出来似的,男人见他这样也很心疼,“那我叫你妈妈过来?”

    “爸爸,其实我是想你能不能让爹地代替妈妈去参加圣诞节庆祝会?”

    “爹地怎么代替妈妈?”任煋一时没明白小泽的意思,困惑地问道。

    “那个电视里不是有男人穿裙子吗,爹地穿裙子肯定比其他人的妈妈都要漂亮的!”

    “这……”

    小泽那么期待,任煋实在无法开口拒绝,最后还是答应了,“小泽想要哪个爹地去呢?”这样问时男人觉得自己已经满头黑线,脑海中幻想那几个男人穿上女装的样子,恶寒-_-!

    “爹地们都很漂亮啊,这个交给爸爸决定吧。”

    “这样啊……”

    那该叫谁去呢?难得一次圣诞节,这次一定不能让小泽失望啊!

    见男人正在冥思苦想,任一泽低头偷偷微笑,哈哈,今年的圣诞节肯定会很有趣!

    下班后任煋就带着任一泽回到他们的家,位于半山腰的小洋房,一路上下了无数决心,这一次就算惹他们生气了也一定要开口。

    回到家里,只有临时保姆安妮和在家养病的徐澈,那几个男人还没有回来。

    “爸爸,哥哥……”小澈的精神看上去好很多,只是声音里还透着虚弱。

    任一泽放下书包跑到徐澈跟前,伸手捏了捏他的肉脸,“小澈澈还有没有哪里痛痛?”

    “……哥哥,我不痛了,你捏得好痛!”

    “嘿嘿,我买了礼物给小澈澈,我们先回房吧。”

    “好,是什么礼物啊?”

    “秘密!”

    两个小家伙先回到他们三楼的小天地,留下任煋一个人呆坐在客厅沙发上继续烦恼,到底该怎么向他们开口呢?这么丢脸的事说出来,估计会惹他们生气的吧?

    ****************

    “哥哥,到底是什么礼物啊?”刚进房间小澈就迫不及待地拉着小泽要礼物,要知道这么多年以来他从来没收到过任一泽的礼物,心里自然十分激动。

    “小澈澈喜欢小猫吗?”小泽神秘兮兮地问道,顺手又捏了捏小泽的肉脸,软软嫩嫩的,怎么捏都不会觉得腻呢!

    “嗯,小澈澈更喜欢小狗狗的……不过只要是哥哥送的小澈澈都喜欢!”

    “乖,礼物就藏在床下,小澈澈去找找看吧。”

    “好!”

    小澈欢呼一声,立刻松开小泽钻到床下面去找礼物,胖胖的身子要钻进去有点吃力,小泽斜靠着墙壁,双手环胸静静看着小澈一半身子钻到床下找那,根本不存在的礼物。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整弟弟玩已经是他的乐趣了。

    小澈长得胖胖的,在学校里经常被人欺负,大家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小肥猪”,每次都是小泽出面帮他,久而久之在小澈心里哥哥是非常完美的存在,即使已经被骗过很多次,依然每次都选择相信。

    小泽自己也搞不懂自己,不明白为什么在别人看来很难看的小胖子,在他看来却显得很可爱,特别喜欢捏那张**的小脸蛋,软软的好舒服。

    “哥哥,礼物放在哪里,小澈澈找不到礼物……”

    床底传来小澈带着哭腔的焦急询问,觉得这样差不多了,小泽走过去拉小澈出来,“可能被老鼠偷走了,小澈澈不要找了,我给你讲故事听好不好?”

    “可是……小澈澈想要礼物。”

    “明天再买一个新的礼物给小澈澈,乖,不听话今天小澈澈就一个人睡觉觉哦。”

    “不要,晚上有会哭的姐姐,还有长舌头叔叔,小澈澈不要一个人睡觉觉!”紧张兮兮地抓住小泽的袖子,害怕哥哥真的会丢下他。

    “那好吧,今晚还是一起睡觉觉,不过每晚的功课要做些改变哦。”

    “嗯,只要哥哥不走,小澈澈都听哥哥的。”

    小泽捏了捏那张快哭出来的肉脸,“嗯,那从今天开始小澈澈就不再是我的仆人了!”

    “哥哥不要小澈澈了,呜呜……”

    “小澈澈不哭哦,哥哥没有不要小澈澈啊。”拿出小手帕给弟弟擦脸,不太喜欢身为男孩子的弟弟这么爱哭,特别是讨厌弟弟在别人面前哭,好丢脸-_-!

    “那哥哥为什么不要小澈澈继续当仆人了,哥哥就是不要小澈澈了,呜呜……”

    怎么这么多眼泪,都擦不完的,“哥哥的意思的从今天开始小澈澈做哥哥的公主,小澈澈不喜欢吗?”

    “嗯……可是小澈澈是男生,怎么做哥哥的公主呢?”

    “没关系的,哥哥就是喜欢胖胖的公主……”笨蛋,我什么时候喜欢胖女生了,隔壁班的小花胖乎乎的好难看-_-!

    “那小澈澈以后就当哥哥的公主,可是公主要做些什么呢?”小澈歪着圆圆的脑袋困惑地看着小泽,想着故事里的公主都要和王子结婚的,他和哥哥也要结婚的吗?

    “这个嘛……哥哥想好了再告诉小澈澈,小澈澈只要乖乖听话就可以了。”

    “嗯,小澈澈会乖乖听话的。”

    其实有个傻乎乎的弟弟还挺不错的,小泽一个劲地捏小澈的肉脸,直到任煋来叫他们下楼吃饭。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