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章 3 救赎

作者:同花十一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三十几岁的人了,不管是身体还是心思,都还像个少年。十八岁以后,他就刻意逃避长大这件事。

    他离不开那宠溺无度的四年。就算欺骗,背叛,就算他逃得很远,他依旧离不开,所以他放任自己在每个醉酒的夜里和那个男人痴缠。

    直到真相揭开,连名字都变成了莫大的讽刺。

    他忍不住问道,“阿佑,我哪点和父亲像?”

    “不像,左佐,你和谁都不像。”

    “那你为什么不放过我?十八年了,你还是放不下他么?”

    “左佐,求你,不要推开我。”

    滚烫的泪水流进他脖颈,他四肢僵硬,“阿佑,你走吧,你要是爱我,就不会只敢在我醉酒的时候来找我,也不会在我睡着的时候就离开,你不敢面对我,因为你有愧。”

    男人沉默不语,他很久才起身,走近窗口,颤抖着点燃一支烟,“左佐,我认识你父亲的时候才二十岁,年轻人大都爱得热烈,且肆无忌惮。但我的爱却给你父亲带来了困扰,也给他的家庭带去了危机,你母亲因为我跟你父亲闹过很多次。你父亲抑郁去世,有我的责任。”

    黑夜里他只能大致看清男人的轮廓,红色的烟头抖得厉害,“他去世以后,我很厌恶自己,却在看见你的时候,看到了生的希望。我接近你,不是想要在你身上找他的影子,我只是想要获得救赎。”

    他在黑夜里徒劳地睁大眼睛,“但是你不要我,你娶了我的母亲!”

    男人掐灭了烟头,黑暗里最后一点光火也消失了,“你以为你母亲是爱我么?她是全世界最恨我的人,眼睁睁看着我毁了他的丈夫,又要把他唯一的儿子拉下地狱……”

    他心脏猛地收紧,“她知道?”

    男人自顾自说道,“我不能拒绝她,左佐,不仅因为我愧疚,还因为那时候你母亲的精神状态很不好,你父亲去世以后,她的精神状态就一直很不好,这么多年来一直在接受治疗。”

    他想起了常年深居简出的母亲,忍不住留下了眼泪。

    “左佐,一切都是我造的孽,但我最不该做的,就是把你牵扯进来。你父亲走后,我也快崩溃了,如果没有你,我可能也不会站在这里,但如果我能料到今天,我宁愿十八年前就把一切了结。我看着你跟一个又一个男人上床,看着你一个人烂醉在街头,我只能偷偷站在一旁,什么也做不了!我以前那么宠你,把你捧在手上,把你当我的救世主,我甚至不敢要你!”他声音颤抖,“左佐,我只敢在你喝醉的时候来找你,因为我怕你质问,怕你拒绝,我不敢在你清醒的时候面对你,因为我给不了你承诺,我给不了你未来。左佐,我无路可走。”

    理智被轰得七零八落,他忍不住开口声讨,“你为什么现在告诉我?”

    “我已经藏了太久了,左佐,迟早有一天,你都会知道的,只不过恰好是今天。”

    他仰头大笑,笑得痴颠,好一个恰好!一个恰好,就让他蹉跎了十几年,一个恰好,就让他在绝望里孤独地等待了十几年!

    他颤抖着爬起来,走到他面前,“你欠我父母的,都是用我的幸福在偿还,那你有没有想过,我愿不愿意?”

    那天夜里,混乱一片,他已经不记得那个落魄的男人是什么时候离开。

    第二天,他去看望了母亲,这个曾经美貌无双的女人现在形容枯槁,了无生气。十几年来,他因为那个男人,几乎没有回过家。

    他迅速联系了加拿大的一家疗养院,然后跟随母亲一起搬了过去。

    他的母亲对于远离故土这件事并不反感,他轻轻握住母亲的手,小心翼翼开口,“妈,有人把我的幸福押在了你这里,你能不能,快点好起来……”

    她眼神空洞,半晌才开口,“Micky,我恨他,我这一辈子只爱过你父亲一个人,但他夺走了你父亲。”

    他便不再开口,安心陪母亲住了下来。

    一个冬日的清晨,他在疗养院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片刻走神之后,他裹紧了大衣匆忙离去。

    再回来时,脸上多了些许神气。母亲疑惑问他,“你刚刚去哪儿了?”

    他敛眉,试探开口,“我看见了一个熟人。”

    母亲只是沉默。

    后来,那个男人时常会过来,平淡的生活便有了期待。母亲的状况在异国他乡渐渐好转,一转眼,他在加拿大已经待了三年。

    出院的那天,母亲自己要求留在加拿大。

    他想了一下同意了,“我会经常给你打电话。”

    临行前,母亲忽然拉住他的手,“Micky,离婚协议书我已经发到你邮箱了。”她说,“我现在很好。”

    眼泪模糊了双眼,他抱紧了面前这个女人,“妈,谢谢你!”

    那个男人在机场等他,看到他来笑得两眼弯起。他今年四十五岁了,眼角已经添了细纹,但久违的快乐让他忍不住笑意,连声音都变得轻快,他说,“左佐,我们回家吧。”

    他小声抱怨,“我都说了,不要这样叫我。”

    男人摇头,“我叫你左佐,是因为这里有我的姓,我喜欢你的名字冠上我的姓。”

    夕阳西沉,落日的余晖洒在男人身上镀上一层温暖的金色,他清晰地感受到心脏在胸腔快速跳动,仿佛下一秒就要逃逸而出。

    他在人潮涌动的机场,抱着男人的头献上了久违的一吻。老男人有些无措,但很快就被他的热情俘获,急切地回吻。

    长路或许漫漫,岁月总是悠长,但相爱的两个人,终究会找到来时的路。男人牵着他的手,走得慢而安稳。

    完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