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65章 1.4帝国太子的发情期造人运动(双/产) (4)

作者:花满重楼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寸占有了这个迷人的穴眼。

    “啊……老公的肉棒插进来了,嗯……太大了……”不论真假萧铭,那性器都有儿臂长,看起来很是可怖,勃起时更是青筋虬结,像一块黑红烙铁,捅进双性人那朵小花的时候,看上去简直跟上刑一般,两瓣白面馒头间的那朵艳丽的小花也不知是怎么把这擎天孽根给吃下去的。

    “这你就嫌大了?”操他女穴的那个嗤笑出声,腰猛得往前一顶,让肉棒捣到了淫穴的更深处,搅得那肉眼儿滋溜溜作响,奶水也在刺激下喷出来更多,伏在他上半身揉奶的那个因此遭了灾,被奶水喷了满脸。

    “嘿,兄弟,悠着点儿行不……”这边这个本来就没有洞可插,阴茎硬得发疼,还得看着自己的骚老婆一边挨操一边浪叫,嘴里亲哥哥好老公喊个没完,酸水都快涌到喉咙眼儿了,也为自己同意让对方先来的傻逼举动懊恼不已。

    “呜呜……好舒服……啊嗯,操到穴心了……还要……”太子顶着滚圆的肚皮,费劲儿地把腿掰开任由男人操,简直笨拙得像只青蛙,肏他的男人反而潇洒,一顶胯就能结结实实地撞上他的雌心,膨大的屌头顶着穴心便不肯松手,用这种方式直接干喷了水嫩多汁的孕夫,阴精滚烫,喷得又快又急,男人的肉龙差点被刺激得交待在里头,得缓缓才能继续为非作歹。

    搓奶的那个也停了手,一面看着孕夫被肏一面撸动自己灼烫的性器,偌大一个屋子只剩下了两位入侵者低哑的喘息喟叹声和美貌太子带着哭腔的叫床声。

    “你来插会儿,我得缓会儿。”这会儿正享受着的那个萧铭实在冷静不下来,只能拔出来平静一下,那根抽出来的紫黑长棍亮油油的,确实是在爆发边缘了,再挨那骚穴咬上两下恐怕就能丢精。

    好容易从对方手里捡了个漏,只能怪另一个萧铭太不顶用了,这边这个也不跟他客气,也是长枪直指目标,长驱直入,直捣黄龙,女洞刚才被操上了高潮,正是最敏感的时候,水多得能吓坏人,肉壁也追着阴茎缠咬,淫心更是和能吃人一样,叼着龟头就不撒手,导致每一次利落的抽插都得在这儿耽误上一阵儿,磨得两人都心痒痒,更多了好多情趣。

    “啊……这个老公也好会肏……痒死了……唔……还要老公磨骚心……”明明是笨重的身子,还扭得跟蛇一样,下身简直不能看了,用来生孩子的那处被一根长棍堵得结结实实,长棍一搅动起来就带着骚水狂涌,被操到意乱神迷的孕夫还会主动迎合抽插的动作,看那明艳面容满面潮红,唇瓣微微开合,吐出好些不堪听的话来,那嫣红小穴便夹着阳具上上下下地吞,被肏到外翻的穴肉打眼看过去是完全成熟的肉红色,怕是日日夜夜地干上几年才会是这般情态罢。

    林知此下完全忘记了真假萧铭的事,满脑子惦记的全是男人的鸡巴,不管他俩谁真谁假,且不论面貌举止几乎一模一样,那话儿也是一样粗壮骇人,太子殿下这会儿已把两根都尝了一遍,滋味都差不多,两根肉龙都能肏得他好舒服,他哪个都割舍不下。

    “啊……又射了!”孕夫秀气的玉茎至今都是个雏儿,双性人的这处大概一辈子都没机会入洞,也射不出像样的东西,双性体只要被性爱滋润个一年半载,以后光是插他的穴眼儿他就能射精,当然双性人射出的这种“精液”是肯定不能使人受孕的。

    前端出精,后面女穴骤然一紧,温热湿滑的穴径夹紧紫黑巨龙,高潮的同时肉壁震颤不已,一吸一吮的动作把埋头苦干的男人都搞得情热,总算是明白先头那个是怎么差点被夹出精的了。

    孕夫顶着个大肚皮,时间长了腰酸得不行,这个动作也不合适,腿麻得快,腰更是疲累,林知累极,身体也没满足,便换了一个骑乘的姿势。

    男人仰面躺着,胯下巨物还精神抖擞着,孕夫撅着屁股,穴口对准龟头蹭了好一会儿。他屁股这块怀孕之后圆润了不少,这是太子殿下的一处心病,双性人怀孕才是性成熟的标志,脂肪增多既是为了保护孩子也是激素失衡的体现,其中有些变化是孕期结束后通过健身可以恢复的,有些却不能,这些细小的变化很麻烦,也不方便林知隐藏自己双性人的身份。

    女穴水太多了,太子殿下托着腰套弄了一会儿,那小骚洞就跟尿床似的一直淌蜜水儿,他自己视线被肚子挡着,还看不到下身淫靡的场面,看不到那条被他反复打湿的,如今已经看不了了的床单。倒是方才在旁边缓了好一会儿的那位又被这骚货刺激得不轻,白嫩嫩的屁股中间夹了根狰狞的肉棍,这淫荡的小母猫反而一边摇屁股一边让那坏家伙在浅处操他的穴,骚水流得跟下雨似的,他都能看到那亲亲热热黏在一起的性器彼此间摩擦出的水沫儿了,这小淫猫该不会是水做的吧,不然怎么能有这么多汁水?

    第93章 【7.4】(番外七简介:太子殿下在梦里被真假少将双龙,一齐爆浆潮吹失禁不绝)

    “嗯……老公的肉棒又大了唔……骚穴好舒服……啊,二老公在揉奶子……流了好多奶……给老公喝……”林知口不择言,还给这两人排了辈份,气得揉搓他乳尖的那个差点一个仰倒,手上动作更是粗暴,结果不但没惩罚到他,反而缓解了他胸口的胀痛,奶水太多了,挤掉一点舒服了不少。

    被冠名二老公的这个还是气不过,况且他的肉具也亟需发泄,妒火和欲火的双重作用让他把罪恶的手指伸向了林知的菊穴,后庭花用的不多,双性人天生有承欢的地方,还用那处干嘛,不过不愧是孕期的双性体,连后穴都能湿,再加上有前穴的淫水流过来,手指的进出自然很是顺畅。

    “啊……不要,不要玩后面……”孕夫把身下男人当木马一般骑了半天,这会儿有点累了,坐在男人身上慢慢地摇着屁股,感受着蕈头戳弄花壁的绵长快感,突然后穴却被陌生的手指造访了,他不喜欢被男人走旱道,这也是他后面没怎么被用过的原因之一,其实他怀上之后,后穴也会时不时发痒,只是和前穴的空虚瘙痒比起来不值一提,这件事他也从没和萧铭说过。

    “小坏蛋,你二老公都快硬得爆炸了,你摸摸。”没洞可插的这个拽了林知的手,让他摸了摸自己的肉具,那根鸡巴实在是烫得吓人,孕夫一看就心软了,都是自己男人,他才不会厚此薄彼呢,要弄自己的后穴,就随他去吧。

    男人得了默许,随便用手指扩张了一下就打算入穴。为了姿势能舒坦些,孕夫从坐姿改为趴地,两手支撑在床面上,和身下人之间横了个大大的肚子,下体却还黏在一起密不可分。菊穴不适合挨操,孕期双性人的菊穴大概有所不同,那么巨大的孽根捅进去他都没喊疼,只是不适应一般地略微拧了拧身子。

    “呜……二老公的肉棒也插进来了……”后穴被撑得很开,感觉特别别扭,除了别扭之外,林知还有种诡异的满足感,这种感觉在两人同时动作起来之后到达了极致。

    “呼……这后面真紧……”后面那个扶了孕夫的腰,一挺身全送了进去,旱路同样湿热,比前面还紧,滋味不错。

    “还是我这前面好……水多死了,真骚……”前面那个也不甘示弱,他刚才得了好一会儿休息,这会儿腰劲儿正够,龟头找准花心的位置,填满肉道的阳根对准骚心就是一阵狂烈的侵袭,那处也是双性人的子宫口,最是敏感极了,激烈的抽送肏得孕夫连声求饶,淫水却流个不停,真是个欠操的骚蹄子。

    两根孽根都找着了去路,各自霸占着一个洞,偏偏谁都不服谁,都想在太子殿下面前逞一逞威风。

    “不行了……啊……太多了嗯……受不了了……”孕夫哪里被这般用过,整个人跟个性爱娃娃似的,前面那洞塞了一根,后面菊穴又塞了一根肉茎,还都是超大Size,冲撞的时候顶得他摇摇欲坠,一开始前后两人的节奏还没对上,到后来这两人想了个坏主意,总是同进同出,全塞进来的时候前后两个穴都会被撑圆撑大,睾丸摩擦着穴口的耻毛,两个同样硕大的龟头甚至都像是能直接对话彼此,还会隔着那层肉膜彼此切磋上两下,双倍的刺激肏得孕夫叫苦不迭,又爽得让他欲仙欲死,仿佛全身上下除了那两个小眼儿外都毫无知觉了。

    “宝贝舒服么?”肏他前穴的那个觉得他水太多了,就停了一会儿,肉棒埋在水穴里泡着,不安分的手把林知的头按下来和自己接吻。

    “唔……舒服……嗯舒服……”太子殿下被吻得目眩神迷,眸子水润,看上去像是哭过,孕后身材走样得太厉害,本来又瘦又精壮的手臂变成了白生生的藕段模样,这会儿都快撑不住了。

    “前面舒服还是后面舒服?”后面那个不能一亲芳泽,就开始使坏,两手先是掐住奶头揉了一会儿,奶水其实不要他揉刚才都在往下漏,这会儿受了外界刺激,喷出来好多,许多都洒在了他大老公的脸上。

    “都舒服……啊,不要打……呜呜,二老公坏……”孕夫的回答让他二老公很不满意,蕈头撞了菊心好多下以示警告,同时收了一只手回来,一边干他一边打他的屁股。

    “啪……啪啪啪……”好羞耻,坏蛋,大坏蛋,太子殿下直接羞哭了,金豆子哗啦啦地往下掉,不过诚实的身体反而很喜欢这种情趣,两穴被打的时候都绞得更紧了,他大老公本来还想歇会儿,结果穴肉缠得他躁动不已,只能重新整装上阵了。

    孕夫一面哭一面挨肏,他的两个男人愈发激动,勃勃跳动的肉茎插得整个屋子里都只剩下了交合的水声,林知的玉茎又射了一回,后来被两个男人拿锁精环扣住了,射多了容易泄阳元,对身体不好。

    太子殿下哭得狠了,身子又特别舒畅,后来呻吟声都伴随着哭嗝,被顶开的穴心再次狂洒阴潮,他大老公头一个忍不住了,龟头顶开子宫口肥厚的瓣膜,把一泡浓精突突地射进了孕夫的子宫。

    “烫……嗯,子宫要被烫坏了……”肏他花穴的那个射完就退了出去,把人扶了起来,让他仰面躺着,怕他手臂脱力撑不住。在子宫内射纯粹是为孩子考虑,双性人的宝宝需要父亲拿精液去灌溉才能平安降生。

    后面那个又干了一会儿,直到旱路也出现了类似高潮的反应,含住男根直打哆嗦,男人才把肉茎拔了出去,扶住孕夫的双腿,顶开前穴,顺着前人破开的路,肏进子宫里去射了精。

    “烫……子宫都被射满了……唔……坏蛋……”太子殿下摸摸肚子安抚了一番自己的宝宝,两个男人连番射精,过量的白浊让小小的子宫都吃撑了,肉棒退出去之后混杂的体液从穴口涌出来许多,整个屋子里味道重得要命,麝香味儿混着异样的甜腥,只要是个人就知道这里刚刚发生了怎样淫乱的事情。

    之前是两人合起伙来欺负太子殿下一个,这会儿看人哭得惨了才知道心疼了,林知以前在军校里挨揍都没掉过眼泪,怀孕的确影响了他的性情,孕期结束应该就能恢复。

    不过他就算气着了也是自己生闷气,而且也好哄,没一会儿眼泪就停了,眼圈红红的,更让人心疼了。

    第94章 【7.5完】(番外七简介:太子殿下在梦里被真假少将双龙,一齐爆浆潮吹失禁不绝)

    云雨刚歇,两人也没抱着孕夫去洗澡,因为他们知道孕夫性欲强,待会儿得再要上一次才能消停,虽然刚才很是激烈,也只是个前菜。

    林知有点累,哭停了就闭着眼睛不说话。两个遭受无声拒绝的男人只能自己玩儿,滑腻白皙的皮肤有些汗湿,不影响触感,圆润的肚皮里住着宝宝,还有奶头,产了这么多乳汁来奶孩子……

    两人一边一个吸奶,萧铭这家伙一直有奶瘾,还霸道,有段时间是说不给宝宝喝奶要自己独占,一语惊人后遭了好久嫌弃,现在这话不说了,一举一动还是透着霸道。

    孕夫的胸脯刚才很胀,肏穴的时候没人碰这儿,这会儿俩大男人认认真真给他吸奶,被咬着的红樱桃有点疼,男人狠狠嘬一口,奶孔就打开了,溢奶的时候酸酸的,也有一种类似憋急了去排水般的舒畅感。

    温柔的举动复苏了太子殿下的欲望,他吁出一口气,更直接地向两个男人索求。

    这两人也同样想要他,才刚射过,这会儿鸡巴又胀得梆硬,他们对刚才的美妙回味无穷,还想一前一后弄他,没想到孕夫捂住了自己的后穴,不想让他们肏那处。

    那处的滋味不是不美,但太子殿下过于克己复礼,还是不想让他们碰,用后穴失控的模样太难看了,他心理上很有负担。

    他看两个男人很为难,大抵是要争个先后,林知又开口了,这次才是语不惊人死不休,“你们一起进来前面,我能吃下的,医生说……医生说还能做扩张……”

    这话太可怕了,背后意思两个男人都没敢这么想过,不过这真的很吸引人,双龙什么的……

    两人谨慎地翻看了孕夫的雌穴,那处真的弹性绝佳,那么小的洞却能吃下他们的大家伙,而且显然很有余裕……为了检查弹性,两人扒着肉洞翻来翻去,揉来捏去,最后孕夫受不了了,可怜兮兮地抓着他们二人的胳膊喊痒。

    之前只操上了后穴的二老公被委以重任,在先头探路,看看这诱人女穴到底有没有能承受双龙的可能。

    坚硬的肉根刚才没什么机会试试前面,才显得这会儿有些急切,骚穴真的挨操宽了,还没恢复过来,不用他刻意去磨穴心,淫荡的肉壁就追着他咬,湿得简直跟泡在泉眼儿里一样。

    “怎么样?”这会儿还没操上的那个问,他的阴茎被太子殿下捏在手里,享受着孕夫的服侍。

    “太湿了……还有空,应该可以……”为了证实他的话,之前被称作二老公的这个又往女穴里塞了三根手指,三指并在一起扣挖肉壁,长年累月积累的经验让他很会找林知的敏感带,再加上孽根在里头搅弄,前穴很快就潮吹了一次,泄出来的阴潮和下雨一样,还配上那声响,很好地证明了他的话。

    “大老公也来……嗯……也要大老公的肉棒……”孕夫一吃肉棒就是这副样子,泄潮之后反而更不满足,自己掰开穴口让男人插。

    “整天只记得你大老公……白疼你了,小骚货。”伏他身上耕耘的那个遭受了几次不公平待遇,很有怨气,气呼呼地抽出了手指,腰部发力顶着他骚心戳了好几下泄愤,只得到了孕夫软软的叫床声作为回应。

    “我都喜欢……啊……进来了……好大……唔烫……”林知听不懂他的嘲讽,他两根肉棒都喜欢,比不出高下的,刚才他拿手握着的那根也从掰开的小孔隙中挤了进来,阴茎的粗壮程度远胜手指,进得很不容易,磨了一会儿才塞了个龟头并前端进去。

    “呼,真刺激……你那玩意儿磨到我了……”先前在里头的那根没动,这会儿又要往小眼里塞大长棍子,两根不可避免地磨到了一块儿,彼此都够硬,青茎虬扎,互相摩擦带来的刺激也不小。

    “疼不疼?”他进得不容易,一根有余裕,两根就不一样了,艳红的小穴都快被撑爆了,多亏双性体天赋异禀,暂时还没有流血迹象。

    “不疼……啊,喜欢……喜欢两根一起……”孕夫说不出个子丑寅卯,只知道说喜欢,双龙入洞也一点儿都不疼,只是洞口有点酸胀,他给自己摸摸,又顺藤摸瓜摸到了两个男人的睾丸上,当玩具一样揉玩了好一会儿。

    “艹……”阴囊是男人的禁忌处,被太子殿下揉了两人都不太好,一个还不敢有大动作,另一个也加快了入洞的速度,堪堪把整根也埋了进去。

    “好涨……”孕夫皱眉,听他的话两根尽数入洞,女穴被撑得太狠了,肉壁把两根肉龙都包得很紧,完全动弹不得的那种,这种程度已经让孕夫感觉到腹部被顶到了,甚至把下腹撑起了一小块,但他还怀着孩子呢,也摸不到,蛰伏的两根并没给他太大的刺激,只是有点酸酸麻麻的。)

    “啊!”林知叫的时候其中一根有了动作,刚才只是让他适应一下,他二老公那根一开始就对准了穴心,这会儿又顶着骚心一下又一下的凿,让他很是受用,另一根被这根牵动了,除了彼此摩擦,也拿那上翘的屌头挖着穴眼儿,磨得肉壁滋溜冒水,舒服得直哆嗦。

    “啊……太多了……啊嗯……不行,不行了……停下嗯……”孕夫这会儿才知道了双龙的厉害,他的两个男人都不是省油的灯,对他的敏感带一清二楚,知道怎么操他才舒服,又是双龙入洞一齐配合,骚透了的孕夫也受不住了,爽得直接软成了一滩水,“停下……啊,求求你们……呜……停下……唔,不要啊……又,又丢了……”

    两人都扣着他的腰,喷潮的时候太子殿下浑身剧震,只看他抖得像水中浮萍,滚烫的阴精一股一股地喷到两根大肉棍子上,喷得比平常急多了,也多多了。

    “真爽……刚才就该这么玩儿……”

    “是啊,你往那儿让让,我们一起操骚心……”

    男人们的精力十足,持久力惊人,这会儿双龙滋味太好,他们更舍不得射,都想多玩会儿。

    孕夫爽得头皮发麻,全身上下都没有着力点,最后只能抓住男人们的手臂,也是他自作自受,让他们一起来,哪知道进来了之后他就控制不住了,只能乖乖被他们亵玩。

    “好会操……啊……嗯……穴心会坏的……嗯,你们轻点,轻点……”兄友弟恭的二人开始全方位分享太子殿下的小洞,并排挨着放的男根配合愉快,你肏骚心我就不动,如此反复,这比一根肉棒肏穴的速度快多了,花心痒得要死,被插得淫水乱喷,泄的次数估计自己都不记得了,啜两口屌头就要喷一次水,高潮似乎就没停下来过。

    “又来了……啊……喷了……喷了好多……”孕夫浑身无力,激喷的淫汁也只便宜了两个大淫棍,他全身呈粉色,乳尖胀红肿大,也一直在喷奶,肉穴一直正在或是处在高潮的边缘,肉眼都可见花穴的颤动,还好玉茎上扣着环,没把他射得身子弄坏咯。

    “猜,这会儿是你哪个男人在操你的骚心?”

    “是……啊……是大老公……”

    “错了,要罚。”所谓的惩罚就是一段更高速更猛烈的肏穴,穴口都被他们这般胡来磨出了沫儿,更别提穴里是怎样的惨状了。

    “喷了……呜……又喷了,停不下来了……”被反复作弄的孕夫身体完全已经处于一个非常神奇的状态了,持续高潮,反复潮吹,肉道松垮了下来,不再像刚才箍得那么紧,里面的肉圈却一层一层,包裹住两根阴茎,且一直在蠕动,还时不时有火热的蜜潮喷在他们的马眼处。

    “哪来的这么多水……”肉茎又被阴精当头浇了个彻彻底底,孕夫已经神志不清了,官能的快感战胜了一切,纤长的手指也不再抓他们的手臂了,而是自己往他都快撑裂了的肉洞里塞。

    “呼……真的好多水,嗯……老公好厉害……”手指拿出来的时候都湿透了,还被孕夫放到嘴边,一口一口地舔干净了。

    “兄弟,我快到顶了,这骚穴太会夹了……”

    “我也是,干脆一起吧。”

    两根都快到极限的肉棒同时开始对着花心猛攻,花心先前凿开过一次,已经非常柔软,只是两个龟头太大了,并不能同时挤进去。

    也不知是哪根抢了先,龟头卡死宫口就开始喷精,滚烫的精液喷得宫壁直抖,量也大得不像刚射过一次的样子。

    “啊……老公又射进来了……呜,忍不住了……”孕夫缩了缩鼻子,男人朝他宫内射精的动作刺激得他失了神智,之前尿意还不明显,这会儿不知怎么竟然拿女性尿道口尿了出来,两根鸡巴塞在阴道里尤不老实,一根喷完精另一根立马接上捅进子宫射精,他就只能跟着男人们射精的动作漏尿,本来还是能憋住的,结果第二波精液一浇,再卡在宫口一抖,尿液立马憋不住了,哗啦啦地全尿了下来。

    事后孕夫坐立不安,焦躁地想毁尸灭迹,结果男人们不依,还拉着他温存,太子殿下仅剩的面子里子都丢干净了……

    【章节彩蛋:】

    萧铭今天回来晚了,他的小宝贝肯定睡着了,也不知道睡得安不安稳。

    一身军装的少将军推开房门,进门的时候直接就愣住了。林知确实是睡着,只是那姿势……

    孕夫半躺着,眼眸紧闭,长长的睫羽像把扑闪扑闪的小扇子,而他的手,一只摸在腹顶,另一只则抓着一物的尾端,一直不停地抽插,而那物,正好塞在太子殿下的肉花里头。

    萧铭的喉结不由自主地耸动,下意识地吞了吞口水,他的宝贝老婆,竟然在梦里自亵?

    林知大概是做了一个很好的春梦,脸颊羞红,手上动作不停,嘴里还一直呓语,萧铭耐着性子认真分辨,一开始是喊老公,后来就更是荤话,什么不要了,去了之类的层出不穷,累了一天的萧铭也忍不了这种诱惑,阴茎立马立正站好,蓄势待发。

    再看孕夫下体,他自慰用的东西还蛮粗的,导致整个花口都撑开了,水光盈盈,屁股下的床单也是一片湿,看这样子起码泄过两回了。萧铭要是再能忍他就不是男人了,他立马飞扑上去,打算用自己的埋头苦干唤醒沉睡中的骚美人……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