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十七章无法不爱

作者:初夏月未央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薛棉觉得自己特别累,特别的疲倦,怎么也睡不够,睡不醒,梦里的一切都朦胧而美丽,她其实并不知道自己梦到了什么,但是她知道,自己这样睡着很舒服,舒服到不愿意醒来。

    薛烈红着眼睛打开门,暴躁的气息在看到风尘仆仆的苏青笠的那一刻似乎凝滞了片刻,然后一把拽住对方的领子,几乎是用甩的给扔到了床边!

    “你不是说,至少半年内小棉都没事吗!这是怎么回事,刚刚过去了不到一个月!她怎么又这样了!”薛烈拎着苏青笠的衣领,像一头择人而噬的蟒蛇!

    “突然发病是有原因的,她一直跟你在一起,我怎么知道!”苏青笠神色清淡的推开薛烈的手,俯身给床上沉睡的薛棉检查。

    薛烈气息一滞,瞪着眼睛盯着苏青笠,却不敢打扰他给薛棉检查。

    一丝墨绿色的光带从苏青笠的掌心透出,顺着薛棉的脉门钻进她的体内。

    许久,薛烈甚至都快要不耐烦了,苏青笠才缓缓收回异能,眉毛微微拧起,沉思起来。

    “怎么样,她什么时候能醒?”薛烈迫不及待的问。

    “不知道。”苏青笠回答的十分干脆。

    薛烈愣了愣,继而危险的眯起眼睛:“苏青笠,你在耍我???”

    苏青笠淡淡的瞟了他一眼:“你们之间发生什么事了?”

    薛烈一滞:“没什么~”

    苏青笠转身就走:“不说算了,我没办法。”

    薛烈闪电般的挡住他,瞪了瞪眼睛:“不许走!不治好小棉你哪儿也不能去!”

    “我去给她研制解药,你要想拦着就拦吧。”苏青笠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薛烈乖乖的让了路。

    基地内一切恢复了秩序,重新掌握在周家手中,这一次,周煜一吸取教训,又因受伤过重,将基地领导权移交给了自己的儿子周凛,安心调养身体去了。

    周凛狠辣有余,雷厉风行,跟薛烈的作风很像,干脆利落的解决掉了平时就针对周家的几个势力,彻底将所有的权利握在手中,并正式为基地命名为玄武。

    至此,玄武基地成为周凛一个人的天下。

    当然,其中李江天这个军师还有叶浩波,薛烈也出了不少力。薛烈身为四级异能者,往那里一站就是一个巨大的威慑,再加上周凛自身实力也不俗,很快就收拢了人心。

    玄武基地的生活步入正轨之后,薛烈的日子却更加难过。

    因为薛棉依旧没有苏醒的迹象。

    时间却已经过去了半个月。

    “我说过我不会跟你走的!”薛烈皱起眉头,厌烦的看着眼前的老者。

    “你是我们朱雀兽神血脉这一代唯一继承人,你必须回去,这是你的使命,也是你的责任!”老者长着一张正气凛然的脸,同样皱着眉头。

    “老子不稀罕!什么使命,什么责任!我不想当救世主!我就只想要小棉一个人!”薛烈瞪圆了眼睛冲着老者吼,这么多天的不眠不休,几乎将薛烈折磨得发疯!

    “胡闹!”老者大声呵斥:“她是白虎身手的血脉继承人,你们是不可能成为夫妻的!这是祖上流传下来的规矩!”

    “狗屁的规矩!老子才不管!老子不当什么继承人!你爱找谁找谁去!”薛烈毫无惧色的冲着老者吼,不让他跟小棉在一起,就算天王老子也不行!

    “你~!!冥顽不灵!顽固不化!”老者气的直哆嗦,狠狠的一跺拐杖,看到床上沉睡依旧的薛棉,忽然眼珠一转,语气缓和了一些:“这个女娃子是中了蛊术了,除非她回到家族里,集合五大家族的力量,否则她是醒不过来的!”

    “蛊术?什么是蛊术?”薛烈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冲过来抓住老者的衣领逼问。

    “是远古魔道流传下来的一种邪术,当时并不厉害,但是现在大多数法术已经失传,想解除蛊术就十分困难了。”老者的语气也有些凝重。

    “可是,小棉怎么可能接触蛊术呢?”薛烈拧起眉头,神色阴沉。

    从上次薛棉突然昏睡不起时起,凡是接触过的人,薛烈都回想了一遍,没有发现可疑的人。

    而且跟薛棉接触的人就那么几个,可以说,都在薛烈掌握之中,现在唯一可疑的就是跑掉的杨子凡。

    当时的杨子凡确实跟末世前很不一样,显得阴森而诡异,难道是他对小棉施展了蛊术?那么,他又是如何懂得蛊术的呢?

    现在又到什么地方去找这个杨子凡?

    薛烈恼怒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恨自己在送杨子凡去医院的时候怎么就没一狠心直接弄死他,果然是祸害遗千年!

    “除了回到家族,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薛烈红着眼睛问眼前的老者。

    “你以为蛊术是什么?实话告诉你,就算回到家族里,结合五大神兽后裔的血脉力量,也未必就能解除蛊术,蛊术邪恶,而我们神兽家族的法术又基本消失殆尽,她是白虎家族的继承人才会有解救的机会,换成另外一个人,会被直接放弃救治!因为就算解除了蛊术,代价也是巨大的!”

    老者似乎有些不耐烦,灰白的眉头拧在一起:“看这个女娃娃的样子,如果不救治,就会一直沉睡到身体所有技能死亡为止,你要想好了!”

    薛烈看向薛棉,眼底一片暗沉,沉默了许久,他才又开口:

    “你走吧,我再想想。”

    老者摇摇头,神色十分无奈,甚至恼火,却还是慢慢消失在房间里。

    薛烈坐在薛棉旁边,将她抱在怀里,进入了空间。

    薛烈抱着薛棉泡在温泉池里,手里拿着一颗粉嫩晶莹的桃子,他屈指一弹,掌心冒出一簇火苗,灵桃在火苗的炙烤下慢慢融化成一大滴汁液,薛烈用事先准备好的玉杯接住,凑到薛棉嘴边,将灵桃的汁液喂进她的嘴里。

    放佛有一层无形的光从薛棉体内透出来,只是一瞬间就消失不见。

    “小棉~我该怎么办呢?”薛烈紧紧的将薛棉抱在怀里,坚毅的脸上第一次露出犹疑不决的神色。

    “你是谁?”苏青笠警惕的看着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房间里的年轻男人。

    “你爷爷叫我来接你回家。”男人相貌十分俊美,男生女相,妖娆妩媚,一颦一笑,举手投足间都带了三分魅惑,即便是男人,也忍不住心神激荡!

    “我爷爷?你~你怎么认识我爷爷,他还活着?”苏青笠惊喜交加,却也有几分怀疑。

    “苏老爷子前一阵子才回到家族,家族一直在寻找你,确切的说,是寻找我们青龙神兽后裔的唯一血脉继承人,直到两天前,我们才感应到你觉醒了极致木系异能。这才派我来找你的,话说,这里其实也蛮不错,家族闷死了,规矩太大~还是这里自在啊~要不咱们多待几天再回去?”

    男子懒洋洋的瘫坐在床上,一副怡然自得的模样

    “~~”苏青笠感觉一滴冷汗滑落,继而追问:“什么神兽家族唯一血脉?我爷爷到底在哪儿?”

    “哎呀,真是哕嗦!”男子不耐烦的抛了个媚眼:“我就说我不来吧,懒得跟你哕嗦,等你回去了叫那帮老家伙跟你解释!顺便跟他们说一声,我先在外面玩两天!”

    说完,男子一挥手,苏青笠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猛的一撞!脑子像是被谁狠狠的拍个一巴掌,立刻就失去了意识!

    年轻男子伸了个懒腰,咧嘴笑了笑:“哎呀,憋了这么久,出去找几个妞去!”话音未落,他人已经消失在房间。而苏青笠也不见了踪影!

    “小棉~难道我真的要把你送回你的家族吗?一旦我们都回去,面临那么多阻碍,有那么多优秀的人存在,你还能看到我吗?”薛烈搂着薛棉,轻声呢喃。

    “我已经都知道了,我昏迷的那些天,我做了个梦,但我知道,那不是梦,你今世的改变,是因为我吗?是觉得愧疚,还是~,我是不是太奢望了,我竟然觉得你是喜欢我的~虽然,在见到你的一瞬间,我不知道怎么来面对你,可是你离开之后,我很快就明白,即便前世你那般对我,这一世,我还是无法放弃你。小棉~我无法不爱你~”

    薛烈看着怀里无声无息的人儿,心痛的难以自抑。

    薛棉个睡着了一般,呼吸均匀,脸色红润,身上寸缕不遮。

    “你只能是我的,小棉~我要你,永远都只能属于我~即便是用,最卑劣的手段~~”薛烈低头,狂热的吻上肖想了许多年的唇瓣。

    温泉水池内热气蒸腾,水面像被煮开了一般,泛起气泡和水花,白色的热气很快就弥漫开来,不大的室内如同下了一场浓浓的秋雾,很快便什么也看不见了~

    只有呼啦啦的水声,还有粗犷的喘息,和令人脸红心跳的撞击的声音清晰入耳。

    薛棉似乎做了一个冗长的梦,但是梦里是一片空白。

    她摇摇头,想让自己清醒一些,却意外的发现,这里不是自己熟悉的房间。

    这里的一切古色古香,虽然简陋,却充满了古朴的韵味。雕花的木床,红木的八仙桌,矮脚小圆凳,古韵十足的梳妆台还有大衣柜,一切都显得十分陌生。

    薛棉精神一凛,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