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十六章神之血脉

作者:初夏月未央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月儿~我的宝贝女儿~你受苦了~”那个声音沉寂了片刻之后,又响了起来,这次语气里带着浓浓的愧疚和心疼。

    “你到底是谁?不要装神弄鬼!”薛棉警惕的盯着眼前的空气,她莫名的感觉那里有人。

    平静的空气忽然如同水波一样泛起阵阵涟漪,一个美丽端庄的妇人慢慢的浮现出来。

    薛棉惊愕的看着冲自己含笑而立的女人。

    不是因为这个人的凭空出现,而是对方的容貌竟然与自己有七分相似!

    只是比自己多了岁月沉淀下来雍容大气和成熟韵味。

    “月儿~妈妈终于找到你了,妈妈好想你~”妇人向前一步,就去拉薛棉的手。

    “你找错人了,我叫薛棉,不是什么月儿~”薛棉后退一步,躲开了妇人的手。

    对方脸上露出一丝失落和苦涩,继而又重新扬起嘴角,温柔可亲的看着薛棉:“不,你不叫薛棉,你的真正名字,叫古灵月。你是白虎神这一代的唯一血脉继承人。”

    “你~你说什么?”薛棉惊讶而迷惑。

    “孩子,听我慢慢跟你说。”妇人上前一步,拉住了薛棉的手,那双手柔软的不可思议,还带着令人心醉的温度,好像能直接传达到薛棉寒冷的心里,抚平她的伤痛。

    “东方青龙,西方白虎,南方朱雀,北方玄武,中有麒麟,是远古守护人间的五大神兽,更是维护五行平衡的使者。后来神界空间崩塌,连累了人间,为了修复人界,五大神兽下凡到人间常驻,在人界繁衍生息。世世代代的生活了下来。而我们古家,就是金系神兽白虎的血脉!为了不再令人间陷入权利纷争之中,每一代的神兽血脉继承人,都只有一个人!”妇人神兽抚上薛棉的脸庞,笑得温柔:

    “月儿,你就是这一代的神兽血脉继承人!”

    “就算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你又怎么证明我就是那个唯一的白虎血脉继承人?就因为我是金系异能者?”薛棉皱眉拍掉妇人的手,紧紧的盯着对方,心潮却起伏不定。

    对方的话为她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可是她更加奇怪,前世她过得那么辛苦,最后甚至任人欺凌,怎么就没见一个所谓古家人来找她呢?

    这一世倒是好,自己觉醒了异能,改变了前世的命运,什么莫名其妙的人都来了!可笑!

    “不,不是因为金系,而是因为极致金系!月儿,你要知道,这世界上只有神兽血脉继承人才会觉醒极致五系异能!”妇人无奈的解释。

    “只有神兽血脉继承人才会觉醒极致异能?那么也就是说,觉醒了极致火系的人就是朱雀神兽这一代的继承人了?”薛棉想起薛烈,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对,比如薛烈,他就是这一代朱雀血脉继承人,他的家族也在寻找他,我估计也就这两天他就会离开这里,回到他的家族去了。”妇人微微点头,眼里带着一丝沉思:“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他的名字应该叫褚焱。”

    薛棉抿了抿唇:“既然我们是神兽血脉继承人,为什么没有从小生活在家族里,而是成了孤儿?”

    “这是家族的规定。”妇人神色无奈而愧疚:“每一代刚出生的孩子,都要被送出家族,等待他们自己长大,直到血脉继承人出现,他们才会被接回家族。”

    “那,如果有不幸死掉的呢?”薛棉想起前世的自己,不由得心生悲凉。

    “那就只能说明他不是血脉继承人。”妇人回答的毫不犹豫。

    薛棉不说话,思绪有些飘忽,她不明白,前世那一切如同梦幻一般的过往,如果前世她救觉醒了极致金系,会是什么样子呢?

    前世,薛烈也没有觉醒极致火系,所以他和她,都只是普通人,没有什么上古神兽,没有什么血脉继承人。

    这一世,一切都不一样了,这到底是福还是祸?

    “所有继承人,都要回到家族里吗?”薛棉微微低头,语气说不出的复杂“五大神兽家族的关系好不好?”

    “我们五大家族平时是从来不往来的,各自镇守着这个世界的东南西北中五个方向,只有发生重大事情的时候,才会相聚,算是井水不犯河水吧。”

    妇人微微笑了笑说,语气十分和蔼:“而且,血脉继承人回到家族是要继承族长之位的,自然是必须要回去的。”

    薛棉垂着头不说话,心头乱糟糟的一片。

    “你还有什么要处理的事情吗?妈妈可以等你的。”妇人似乎看出了薛棉的不愿,试探着开口安慰。

    “我们要是都走了,我的爸爸妈妈~我是说,我的养父母怎么办?还有,我还是不相信,我是什么白虎的血脉继承人。”薛棉干脆说出了自己的疑虑和担忧。

    “这个你放心,血脉继承人的养父母家族会派人暗中保护照顾,直到寿终正寝。而你所说的,怀疑自己不是血脉继承人,这个就更好证明了,我们五大家族都有先祖留下来的血玉,是不是真正的继承人,滴血便知,若是,你便得留在家族,若不是~”妇人犹豫了一下,严肃道:“你的下场只有死路一条,因为家族是不允许知道了这么多机密事情的人存在于家族之外的。”

    薛棉咬了咬唇:“我想跟我哥~薛烈说说这些事情,然后再做打算。等我想走了,我再联系你。”

    妇人犹豫了一下,脸上露出为难之色,但是看到薛棉坚定的脸色,想了想只好点了点头,轻轻抚了抚薛棉的头发,语气中带着一丝落寞:“月儿~妈妈能看出你的心思,但是,你们之间是不可能的,五位先祖留下过嘱托,五大家族血脉继承人不得婚配!如果你们都是血脉继承人,就不能违反先祖传下来的族规,如果你们其中一个是,而另一个不是,那么就更不可能,家族血脉继承人的配偶,只能从其他家族继承人直系血亲之中挑选。除非你们都不是。”

    妇人轻轻叹了口气:“月儿,你认为这可能吗?”

    薛棉不由自主的咬紧了嘴唇,脸色青白,只觉得手脚冰凉,良久,才惨笑一声:“无所谓,或许他现在正恨我恨得不愿意再看我一眼呢,你说的那些规矩,都用不上。”

    妇人似乎有些惊异的看了薛棉一眼,点了点头:“这样最好,唉~有时候我庆幸你是血脉继承人,这样我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把你接回族里,不用再受骨肉分离的痛苦,可是有时候,我宁愿你肉体凡胎,什么都不是,一辈子做个普通人就好~”

    妇人似乎是在对薛棉说,又似乎在自己叹息,随着话音落下,她的身影也再次如同水波一般,飘飘荡荡的消失了。

    雨重新落了下来,浇在身上,似乎比刚才更冷了!

    薛棉打了个哆嗦,沿着来时候的路,慢慢往回走,身体是冰冷的,可是心更加冰冷。

    她不知道自己是想离开薛烈回到家族,还是想留下来继续这样过日子。

    想起刚刚薛烈的态度,薛棉就忍不住难过得想逃,逃到没有薛烈的地方去,似乎只有这样,她才会好过一些,似乎只有看不到薛烈,她的心才不会那么痛。

    可是这样的机会真的来了,她反而开始怀疑自己,她真的愿意离开吗?这辈子都不再跟薛烈见面了吗?

    一想到这一点,她的心反而比薛烈漠视自己更加难受!

    薛棉心不在焉的往回走,忽然看到一个人影从斜刺里冲来,猛的抱住自己,一股陌生男人的刺鼻体味立刻冲进了鼻子!

    薛棉立反应过来刚要动手,就看到抱着自己的那个人突然飞了起来,半空中被一团火焰包住,惨叫都没来得及就化成一片一片的黑灰落到地上的水坑里。

    紧接着,她便被一个熟悉的让人忍不住落泪的怀抱圈住,那么温暖,那么干燥,那么霸道!

    仿佛有一种无形的魔力,能治愈她心里所有的伤口!

    “你怎么这么傻,下雨了还在外面淋雨!生病了怎么办?”薛烈熟悉的声音里带着沙哑。

    薛棉只觉得脸上热热的,嘴里却苦涩无比。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哭了,只是觉得好安心好高兴!

    “我没事,不会有事的~”薛棉很像问问薛烈是不是知道了什么,可是她却不敢问,她怕知道那些连她自己都害怕的真相。

    “还说没事,等你病了看我怎么收拾你!”薛烈状似恼怒的掐着她的脸蛋,忽然像是意识到什么,又再度摸了摸她的额头,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

    “你在发烧!是不是很难受?”

    薛棉笑了笑,她真的没觉得怎么样,就是觉得自己的身体特别的轻,飘啊飘啊,好像能飞起来。

    她看着薛烈对自己发怒,忽然觉得好幸福。

    她确定,自己真的爱上这个前世令自己无比讨厌的男人了。

    “小棉?不要睡,你跟我说句话!”薛烈看着怀里的人有些呆滞飘忽的眼神,心头不由发慌。

    没有等到薛棉的任何回应,薛烈抱起薛棉,狂奔着离开。

    空无一人的巷子里,一个全身黑袍的人影缓缓浮现出来,看着消失在大雨中的身影,轻声呢喃:

    “薛烈,这个继承人我让给你了,而小棉,是我的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