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7章

作者:惜清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想到这儿, 易柳不禁心情越发复杂。

    当初小忆选择留下来,自己庆幸的同时却也不敢思考太多, 甚至不能确定当初她的决定是否只是一时冲动。

    等到解决所有的问题后, 她不提离开,自己却也没有再问。

    终究不是狠得下心的, 无数次深夜醒来, 看着躺在另设的软塌上的女孩,易柳一次次睁眼到天明,也一次次恐慌她是否天亮便又要笑着告诉他:“事情既然已经解决了, 那我便回去了。”

    回去,也可以说是一去不回。

    为了研究恢复男女比例, 星源物质早已消耗了许多能量, 看着奇异的石头, 易柳不是没有想过干脆毁了这东西,然后告知席忆星源物质已经能量殆尽,不能再支撑她穿越。

    只是……

    放下仪器, 易柳终究没有动手。倘若只是把她强留在这里,自己又有何颜面承诺让她一生幸福。

    但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 星源物质, 终究还是能量殆尽了。而这个动手的人,不是易柳, 不是车启,却是平静的席忆。

    当晚,没有等易柳问清她原因, 席忆便已先抱了两坛自己酿的瓷梨花酒进了屋。

    注意到她神色淡淡,看不清喜怒,易柳也只以为她心情不好,便也随着她各灌了一坛酒,心情复杂。

    星源物质毁了,她,不开心是因为……

    “易柳……你……你混蛋!”

    本想灌醉易柳对他来个霸王硬上弓,结果因为自己也想壮胆反而先醉了的席忆双眼潋滟的瞪着易柳,神色悲愤。

    易柳皱眉,饮尽杯中酒,顺便将歪歪扭扭的半趴在桌边的席忆扶稳,抢过她的酒杯倒进自己嘴里,方才无奈的摸了摸双脸飞红的小家伙额头,问道。

    “不开心吗?怎么怪我混蛋?”

    “你就是混蛋,我都说了愿意留下来了,你这个混蛋还老是想送我走。哼!现在自然女性多了你就起坏心思是吧?连我主动追求你,你都不理我了!”

    撅着嘴,醉意上脑的席忆现在自觉胆子大了许多,人越加迷糊起来,说着说着就扒着易柳的胸口敲打。

    易柳愣了愣,几下拽住女人的手,锁住她的腰,不确定的再次问道。

    “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哼,你还吼我,我……我就要弄坏那个石头,看你还怎么整天找借口说不和我在一起……是……是为了让我……恩……恩回去……”

    断断续续的说完,席忆又不安分的拉了拉纱裙的衣领,本就轻软薄纱的衣领被她拉的敞开大半,内里若隐若现的风景涌出,满满的撞进易柳眼里。

    咬了咬牙,暗暗警惕以后千万不能让她独自喝酒的易柳抱紧怀里软哒哒的女人,两下拉好领子,哑了哑声音,头皮几乎发麻的紧绷着声继续问道。

    “你之前不是在开玩笑吗?而且……你什么时候还……主动追求我?”

    易柳确实是犯蒙了,听着席忆的话若不是女人酒醉的反应太过真实,自己身下的触感又明显不是做梦,他真的会怀疑这是一个不敢妄想的美梦。

    席忆看他还想狡辩,早已憋闷许久的话立马便忍不住直往外冒。

    “我……我每天给你做的饭食都摆了小的爱心,你训练我也陪着你,你办公我也是时时给你准备吃的,还有你……”

    因为醉酒而越发绵软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响起,易柳没有一点不耐烦,几乎是从原本的呆愣疑惑到惊讶喜悦,最后双臂用力,搂紧了怀中不断挣扎的女孩。

    “你……你是真的想留下来?愿意——”

    易柳的话没有问完,席忆便已经忍受不住耳边不断嗡嗡的声音挥了一巴掌,打得易柳终于停下了话的同时,没有被缚住的手臂也再度开始撕扯自己的衣裙。

    现在本是盛夏,席忆又怕热,刚才冲动喝了几大碗酒,初时还没什么,现在却是酒意上头浑身发热起来,而本被易柳微微拢住的纱裙领也几下便被她再度抓开,甚至还有越来越往下的趋势。

    而与此同时,听了席忆的话易柳却是有些不敢确定,最后回过神看着怀中的人时,小姑娘已经裸了大片圆润的肩头。

    双手微微用力,易柳再度咬牙握住席忆不断挣扎的手,就算现在已经确定了心思,但是她现在终究还是神志不清,自己不能在这时候占她便宜。

    但可惜,他不占她便宜,酒醉的席忆可不客气。

    双手被缚,越发难受的席忆立马便倚着易柳哭哭啼啼起来,边哭边哼哼,嘴里还直哼唧着热,要洗澡。

    怕她挣扎的时候不小心没控制好力度弄伤,易柳也只能依着她,抱着她往侧殿的浴室走去。但是进了浴室,不消片刻,易柳便也出了一身的汗。

    微暖的水很清澈,因为滴了些解酒的香薰露就连蒸腾的雾气都带着几丝淡淡的清香,易柳唇线僵直,几乎是以最大的自制力控制着力度,小心不让倚在池边的人掉下去。

    席忆不耐烦的挥开扶着自己肩的手,几次挣扎不过干脆往旁一滚,易柳下意识的去捞,目光在女人身前不经意的闪过,却是倏地指尖一颤,生生的让席忆落入了水中。

    顾不得再想其他,易柳连忙下池捞起全身□□的女人,满手满怀滑腻的触感传来,自制力再强面对自己喜欢的女人也忍不住了,尤其是怀中的人还紧搂着他的腰,胸前的两团蹭着他的手臂。

    “难受……我难受……”

    “我……忍不住了”

    同时发出的声音,易柳却是再也放不开怀中的女人,坚硬的军甲中枢光芒闪动,几乎是瞬间方才还一身板挺军装的男人便同样□□的拥住了怀中的女孩。

    席忆只感觉头脑一顿,然后便是周身一暖,半边身子被人抱住浸入水中,唇间发疼。

    小心的却又急切的寻找着女孩的唇,搂着女孩的手也是越收越紧。

    肩、手、胸、腿……

    易柳无数次幻想过的地方,无数次幻想过的动作一一的尝试,等到怀中的女孩也准备好时终于抬了抬头,眸色幽远。

    “小忆,从今以后,便容不得你反悔了!”

    “恩……你说什……啊”

    皱眉,席忆扣紧双手,突然的疼痛让她神志终于清醒了些,费力的睁了睁眼,只看到一双暗沉的双眼,心慌感传来,却是害怕的推着身前的人。

    “你……你干什么,不,不对——”

    没有说话,易柳只是拥紧了怀中的女孩,浴池内的水也只是如海浪般起起伏伏,一次次的拍打着池壁,而池中的两人却是越拥越紧,到了最后,易柳几乎是想将怀中的人嵌入自己的身体,再也不放开。

    “记住,从现在起,我再也不会给你机会让你离开”

    是的

    放下盛着酸粥的碗,易柳吻了吻怀中女孩半垂的眸,笑容轻和却又不失占有欲。任何人,都不能让你再想,再在乎,再让你离开。

    作者有话要说: 滴滴……滴滴……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