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3章

作者:惜清风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安静的屋内只有各类医疗数据器微微跳动的滴答声, 席忆原本微合的双眼在听到屋内响起的稳稳脚步声时动了动。

    “车爷爷你有——石大哥?”

    话落在嘴边转了个弯,席忆怔愣了一瞬, 神色淡了许多, 微微的浅笑挂在眼角眉梢,有礼的看着面前的石歧微微道。

    “石大哥, 你怎么突然来了?有事吗?”

    石歧眉眼未动, 看着面前女人平和的神色,修长如竹的手指收紧,微微泛白, 双眸波澜不定。

    姜,果然还是老的辣

    看着面前姑娘眼中明显的疏离还有隐隐侧身挡住身后人的动作, 石歧终究是苦意漫上嘴角。

    当初二人成婚时尚还有着微微戒备的双眼, 现在已是对身后人全然的信任与依赖, 易柳这招儿,还真是不错。

    车老爷子,让自己进来也是想绝了自己的念头吧。呵, 这些人,果然都是一样的霸道脾性。

    “无事, 只是今日来拜访车老先生, 听说了你的事便想顺便来看看,你最近可好?”

    仿若没有注意到面前人疏离的神色, 石歧笑着解释,温文儒雅的风范让人看着很是赏心悦目,席忆也不自觉的放松了许多。

    “谢谢石大哥的关心, 我没事,不如我们出去说话吧,这里也没有什么招待你的。”

    “也好”

    垂着眸点了点头,视线淡淡扫过她身后医疗舱内的人和数据,石歧没有拒绝。只是,连自己也要防吗……还真是一个好的统帅夫人了……

    席忆淡笑着向外先行一步,易柳状况如何她也不清楚,车爷爷也没有仔细解释过,但是却也不想让人惊扰到他休息,便干脆打算到外面说话了。

    只是——

    “石大哥,你这是?”

    动了动手腕,席忆杏眸微睁,语声中已是有着一丝不悦。

    石歧微微用力,小心的制住她但也怕弄疼了她,看着数据器上半死不活,明明稳定却无论如何也恢复不了的生命体征嘲讽一笑,然后却是丝毫不客气的抱住了手里拽住的人。

    想要我帮忙,不收点利润可不是我这商人的风格……

    “放开我,石先生,别忘了这里是统帅府,请你注意自己的行为。”

    发现挣脱不开,也无法触碰智脑上的警报按钮后,席忆神色凌厉,看着距离不远的关闭的医疗部大门沉了沉眸。

    石歧看着怀里的人,没有说话。

    第一次这么近的靠近一位女性,柔软的,娇小的,抱在怀里仿若拥住了一捧香嫩的鲜花。

    低头,眸色轻柔,也许,这是我最能靠近你的时刻。

    “放开”

    虚浮的底声,即使仍然不失凌厉,但也明显厚度不足。

    只是——

    席忆挣扎的双手顿住,甚至连心里刚刚升起的疑惑也散了出去,只是愣愣的转过头,看着身后的声音源头。

    易柳费力的说出一句话,头便剧烈的疼痛,但纵使如此,双目仍然清冷的注视着一旁的两人,情绪没有一丝外露。

    顾不了其他,席忆惊喜的挣脱开了石歧的双手,快跑至医疗舱旁边,想伸手扶他却又不敢动,想和他说话却又不知该说什么。

    看着瞬间跑开,在医疗舱旁明显不知所措的女孩,石歧笑了笑,收回手对着医疗舱内的人挑衅的扬了扬眉,走了出去。

    车启数据器有了反应,已经惊喜的走了进来,与石歧擦肩而过之时,两人却是同时笑了笑。

    这个关头易柳是不能还睡着的,不下点猛药,那小子还真是不愿意醒!

    ———————

    “你有什么不舒服吗?头还痛不痛?”

    “不”

    “不舒服?不痛?哪里不舒服?哪里痛?”

    “不用”

    “哦对对对,叫医生,哦不对,车爷爷车爷爷了……”

    看着易柳挠了半天头发,席忆终于是想起来做什么事,正打算转身去找车启时,刚刚被人握住的手腕却是再度失去自由。

    低头,看着腕上的手,席忆沉默。再抬头时易柳已经闭上了眼,只是那双手却仍然不放开,微微收紧,好似在宣示领地一般。

    在两人皆沉默的片刻,车启已经走近,迅速的看了眼易柳的情况,也不在意席忆站在身旁,拿起各种仪器便往易柳身上插,还有各种药物也皆倒入医疗舱内,易柳,再度昏迷。

    擦了擦汗,看着稳定下来的数据,车启总算是真正的安下了心。

    “放心吧,经过刺激他的各类身体激素已经达到基本阈值了,接下来要不了多久便会好的。不过小忆啊,石会长是故意这么做的,想刺激一下这个傻小子,你别生气啊。”

    掰了掰易柳的手,发现拽不开后车启这才抽了抽眼皮,转过身笑着和席忆解释。

    席忆咬了咬唇,却也笑了笑,道。

    “没事,不要紧,应该谢谢石大哥才是。只是车爷爷,易柳他真的没事了吗?我看他脸色不是太好。”

    没有过多注意石歧,席忆听到这个理由也只是不在意的弯了弯眉,继续担忧的看着医疗舱内的人。

    车启满足的笑了笑,也没有再多说石歧,而是和席忆细细的讨论着易柳的事。

    出了屋,因为高级区病毒蔓延的原因,即使是远离政界区域的军界统帅府也早已戒严,尤其是席忆所在区域附近更是密密实实的喷洒了各类消毒无味药水。

    鞋尖点了点,轻触着地面由石氏商会研究贩卖的熟悉消毒液体,石歧半弯着腰,悠悠一叹。

    “滴——”

    “会长,新的商会记录表已经发送到你的处理箱内。”

    “恩,九号”

    “在,请问有什么新的商业任务需要分配吗?”

    “恩……送些新研制出的消毒营养品到军界……”

    说完话,没有在意对面的安静沉默,石歧挂上联络仪器往外而去。

    这傻丫头眼光还真是差啊……选了那么个傻小子……

    ———————

    “别急,慢慢来,小心不要碰到”

    “我没事,可以自己来”

    “不行,精神力损伤是大事,你别看好像没有外伤,但是这种内伤更是严重的,必须好好休养,伸手,军甲的外套可以扣了。”

    抬起手,任由女人贴身服务,香香软软的身体靠近没有防范意识的蹭了蹭男人手臂,席忆抬头,好不容易帮易柳穿戴好军甲,又去扣各类暗扣军扣。

    易柳抿了抿唇,看着平常一分钟便可以完成的事已经被忙活了近十分钟,这还好,毕竟能贴近喜欢的人,还能享受到她的贴身服务的确是十分舒服。

    不过——

    席忆侧身为他搭紧身侧的角扣,因为金属质地较硬,力气很小又不让易柳动的女人只能憋着气半搂着易柳,感受着满怀的柔软,易柳很无奈。

    这是自己的妻子,自己的女人,这种情况,要是还没有点反应他就真的不是男人了……但——

    “呼,好了,终于弄好了。你看这个衣服那么难穿,若是让那些军士来说不定便不小心伤到你了,你先倚着靠背哦,我去给你拿军靴。”

    看着恢复神采,穿着军甲精神奕奕的男人席忆满足的笑了笑,又连忙往外跑去提因为太重而没有同时被自己抱进来,暂时放在衣帽间的军靴。

    女人纤细柔软的身影消失在屋内,易柳终于大喘了口气,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忍不住换了个姿势静了静心,这可真是对自制力的挑战啊。

    “哈哈,不错嘛你小子,你爸当年可没这待遇,身体怎么样?还有没有不舒服的?”

    目睹了半程的车启进屋,看着半倚着靠背的易柳笑了笑,乐呵呵的打趣。

    易柳转过身,换了个笔挺的姿势坐在塌上,看着面前的老人点了点头,恢复面无表情。

    “启叔,找我有什么事?”

    “呿,跟你老子一样无趣,行了,趁着小丫头还没来我快点和你说了,免得等她看见没让你休息只怕还会怪罪我这老头子。”

    又打趣了两句,车启却是不耽搁的拿出了数据器,简单的介绍了一些外界的情况。

    易柳眉目未动,只是听完后却是看着车启道。

    “那日遗留下来的东西,是否还在?”

    “恩,取回来了,放在了隔绝箱内。不过,研究部分没有发现任何可用之处,只是其内蕴含的不知名射线对现在人的基因有所改变,对精神力也有很大的攻击力,研究价值并未发现。”

    对于那天具体发生了何事车启也一直未来得及问,现在却是起了几分心,正打算问问易柳,屋外却是响起了一串细碎的脚步声。

    勾了勾唇,车启也不说了,只是快速传输了几串数据交代了几句后便走了出去。

    看着费力的抱着一双军靴向自己跑来的人,易柳脸上的棱角柔和了几分,手上的智脑也被他悄无声息的藏在了军甲之内。

    再等等,再给他一些时间……

    作者有话要说: 滴滴滴,更新啦啦啦……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
qg111